黄冠文: 巴生及蒲种非法的按摩院及网络咖啡座数目比前朝政府执政时代激增了高达5倍之多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揭露,雪州非法按摩院及网络咖啡座已到达泛滥及令人非常担忧的地步,但民联雪州政府却对此不闻不问,没有寻求有效对策。

他形容,自民联执政雪州后,州内的法及非法的按摩院及网络咖啡座犹如雨后春笋,尤其是在巴生及蒲种地区情况最为严重,估算有关数目比前朝政府执政时代激增了高达5倍之多。

他发表文告坦言,在国阵执政雪州时代,州内也有存在着非法按摩院及网络咖啡座,但情况绝对没有现时般严重,而且在国阵管理下,有关问题受到法律行动的妥当控制。

“目前情况经已失控,我们可以轻易地在雪州各个商业地区寻获至少一间非法的网咖或按摩院,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问题越来越严重?民联雪州政府及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研究与考察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须付上最大责任。”

他更挑战刘天球,公开雪州境内所有娱乐业的执照和营业数量,包括按摩中心,网咖,夜店以及酒吧,以符合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所倡导的资讯自由法令原则。

此外,黄冠文提及加影市议会执法组被指联合警方动员逾80人闯进马华蕉赖11哩支会会所之时,与马华支持者发生肢体冲突,造成多人受伤事件,以免有任何滥权问题发生问题。

“为什么民联领袖这样多时间,三更半夜对付马华,却没有正视州内各种悬而未决的民生问题?是不是以为操纵了市议会,并把马华赶走,就可以为所欲为?民联不必妄想!”

他提醒雪州政府,作为雪州反对党的国阵领袖,必定会跟人民站在同一阵线,继续监督雪州政府。

Advertisements

周丽玉炮轰民联侵犯自由及谴责刘天球没有政治原则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妇女组今日召开记者会炮轰民联雪州政府侵犯自由,及谴责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研究与考察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没有政治原则。

马华雪州妇女组主席周丽玉上议员针对刘天球宣布禁止雪州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并指有关标志政治宣传目的,表示遗憾。

她质问,禁止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是否是刘天球个人决定亦或是雪州政府的决定?

她说,在受到各方猛烈抨击后,雪州政府早前宣布暂缓“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广告牌的禁令。

“过后刘天球透露会等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度假回国,才在他主持的明年度州政府行政会议上,全面检讨这项禁令。”

她谴责,在短短几天内,刘氏态度360度转变,又坚持禁止雪州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如此反覆无常的管理方式,令人大失所望。

她说,刘天球指地方法令只允准非政治宣传标志,那刘氏有什么证据证明”一个马来西亚”是个政治标志?

“有关禁令已违背了人民的意愿,绝非人民想看的结果。”

马华雪州妇女组指出,雪州政府不能在没获得人民及全民议员的同意下,作出违反人民意愿的决定。

周丽玉认为,这事件再次爆露出雪州政府在执政及管理的无能,并没有对所执行的措施深思熟虑,而且完全不把人民意愿放在眼里。

“民联执政雪州才短短两年,就如此狂妄霸道,真令人失望。”

“雪州民联政府禁止”一个马来西亚”标志是因为雪州民联感觉没有安全感,担心”一个马来西亚”所引起的良好效应”

“为了证明”一个马来西亚”是个真真切切的理念,而非口号,国阵通过各种管道把理念清楚地传达给基层,大事宣传。”

她说,政府在”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下,创办及支持推动各种优惠措施,比如:颁发奖学金给独中统考生与各族学生,一个马来西亚宿舍,一个马来西亚诊所,一个马来西亚徒手搬屋大计等。

“若国阵不把理念付诸于行动及公告给人民知道,人民怎能知道有这些有利于民措施呢?民联却为了抢夺中央政权,不惜展开各种阻止可以团结各族的措施,真是天地不容!”

叶金福警告国能若起诉约万人追讨多年电费,估计国阵将会因此而失去至少5万张选票

(吉隆坡30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叶金福警告,若国能一年平均起诉约万人追讨多年电费,这些被追讨电费的业主及家人,将会在大选把选票投给反对党,造成国阵难以估计的重大损失。

他估计,若一年约一万人被追讨电费,这些愤怒用户将分别会对身边的至少5名亲友造成不满的影响,因此,估计国阵将会因此而失去至少5万张选票,国阵不得不重视这问题的严重性。

根据国能总营运长拿督阿斯曼莫哈末,一旦国能发现偷电事件,国能一般会向业者发出通知书,若业者没有回应,将采取法律对付;单在2010年,已有共9648宗涉嫌偷电个案被带上法庭。

但是,2008年及2009年,仅分别有1104宗及2390宗带上法庭。

叶金福对于有关个案,比较往年暴涨约4倍或以上,深表关注。

他发表文告揭露,他在过去这些年,已处理不少业主被追讨电费的个案,其中包括数个大老板的产业出租,也面对相同问题。

“根据了解,国能在近两年,一般会派员到产业检查,一旦发现电表有问题,便向用户追算损失。”

但是,他说,他已接获业者不少投诉,包括指电表被怀疑动过手脚,即使产业电表已上锁,国能都在没获同意下私自橇开,并声称电表损坏,并坚持追算多年电费,造成业者不惜跟国能闹上法庭。

他认为,国能正确做法,是应派更多职员进行检讨工作,一旦发现电表损坏,就应马上更新,而非单凭估计所流失电源,追算电费,这对用户绝对不公平。

“在法律上,任何个案疑点应归于用户,因国能职员本身没勤于检查电表,电表可能在应用过程中自然跑慢或损坏,用户本不应被要求对此负责。”

他透露,在以前,曾有业者为了息事宁人,选择私底下跟国能谈判,并成功国能给予折扣,比如从追讨的3万6000令吉电费,减至6000令吉。

“不过,在1990年电流供应法令下,一旦不满的用户把案件带上法庭起诉国能,国能一般都会胜诉,造成在近年来,国能仗着在法律上占优势,而持着越来越强硬态度,而不再跟业者进行折扣谈判。”

叶金福希望趁此机会,呼吁有产业出租的业者(landlord),在出租产业时把电表名字转换为租户(Tenant),以避免陷入被国能追账困境。

郭洪究:国阵政府不会忽视青少年的想法

(吉隆坡29日讯)马华沙白安南区会主席拿督郭洪究指出,国阵已逐步改变及积极带领全民达致进步,因此全国人民,尤其是年轻人都应该给予国阵最大支持,才可确保国阵所有政策取得成功。

他说,大马的青少年占总人口约40%,显示大马是个年轻及有活力的国家,因此大马未来发展肯定须靠年轻人的协助;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领导下的大马所展开的所有计划,都必须获得年轻人支持。

针对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促请年轻人给予国阵学习及转变机会言论,郭洪究今日发出文告,发表看法。他对于这名连续几次在巫青大会拔剑出鞘的前巫青团团长在近年作出的改变,表示欣慰。

他认为,在这个讲求知识,民主,透明及高科技的年代,一党独霸的旧时政治体系将逐渐改变,反而是真正为各族人民服务的开明政党领袖才可在政局万变的洪流下生存。

因此,他指出,人民必须相信国阵的改变,最重要的是,在308的此时短短两年内,国阵也确实做出了许多的改进及执行各种政策及改革制度,包括在经济,治安方面对症下药。

他说,根据统计,我国至今有超过90万名大学生和学院生,仍未登记为选民,而即使已登记为新选民者,也会被视为是支持民联或反对党的人士,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现代的年轻人应该从不同的资讯管道,对大马各政党及政治人物的表现做出评估,政治新闻并不是中年人士才会或应该看的,反观年轻人也必须了解政治,因为政治将决定国家的前途。”

他认为,国阵政府不会忽视青少年的想法,并已设法通过各种管道,加强与青少年的沟通及了解年轻的心声;在国阵各政党方面,更拥有许多年轻人发挥平台,重视年轻领袖的努力。

叶炳汉: 拆除马来西亚标志是不明智,不需要及不正确的行动

(吉隆坡 24 日讯) 雪州马华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认为雪州民联政府采取拆除及禁止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在广告招牌使用上是不明智,不需要及不正确的行动,应受到雪州各阶层人民的谴责。

这项行动被认为是雪州民联政府对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以民为先,即刻表现的目标与执行给予否决及感受恐惧,这项国家概念已被人民认同与接受而雪州民联政府采取这项行动已使雪州人民感到失望,遗憾与悲伤。

首相提倡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宗旨是维护及巩固我国多元种族的团结及以国内各族群所需为依归而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目标是非常明确与清楚,但雪州民联领袖却不认同及不接受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去体现联邦宪法和国家原则的精神及内涵。

雪州民联政府领袖公开采取否决及禁止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是反映其思维狭窄及具有恶意与不良意图,这也意味着民联领袖完全拒绝国家团结精神和不同意巩固国内各民族的联系与合作。

雪州人民应了解及评估雪州民联政府禁止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的标志的意图,是反映雪州民联政府没有施政目标及没有能力为州内各族人民提供幸福生活的一项行动。

Kenyataan Akbar yang dikeluarkan oleh Dato’ Yap Pian Hon, Ketua Penerangan MCA Selangor yang berikut :

MCA Selangor menyifat tindakan Kerajaan Pakatan Selangor yang kombinasi dari DAP-PAS-PKR untuk mengharamkan penggunaan dan menurunkan logo 1 Malaysia pada papan iklan ianya tindakan tidak wajar, tidak perlu dan tidak tepat yang hendaklah dikutuk oleh lapisan masyarakat Negeri Selangor.

Susulan tindakan berkenaan ditafsirkan sikap rasa penuh takut dan menolak Gagasan 1 Malaysia yang berpaksikan prinsip “Rakyat didahulukan, Pencapaian diutamakan” yang diamalkan dan telah diterima oleh rakyat Malaysia sepanjang masa ini. Tindakan pengharaman itu telah berhasil rasa sedih, kesal dan kecewa memang nyata dari rakyat Selangor terhadap Kerajaan Pakatan Selangor.

YAB Perdana Menteri pernah menyatakan bahawa 1 Malaysia adalah satu gagasan bagi memupuk perpaduan di kalangan rakyat Malaysia yang berbilang kaum, berteraskan beberapa nilai penting yang seharusnya menjadi amalan setiap rakyat Malaysia dan kita mengambil tindakan berdasarkan kehendak semua kumpulan etnik dalam negara kita.

Misi dan objektif gagasan 1 Malaysia memang nyata dan jelas, tetapi pemimpin-pemimpin kerajaan Pakatan Selangor tidak akan menerima hakikat ini dan tidak terima gagasan 1 Malaysia sebagai wawasan negara sejajar dengan peruntukan yang termaktub dalam perlembagaan persekutuan dan prinsip-prinsip Rukun Negara.

Tindakan menentang secara terbuka yang diambil oleh kerajaan Pakatan Selangor penuh dengan niat jahat dan fikiran sempit terhadap gagasan 1 Malaysia yang bermakna pemimpin-pemimpin Kerajaan Pakatan Kerajaan Selangor terus menolak semangat perpaduan nasional dan tidak setuju memperkukuhkan hubungan dan kerjasama antara rakyat pelbagai kaum di negara ini.

Raykat Selangor perlu sedar dan menilai terhadap tindakan kerajaan Pakatan Selangor yang mengharamkan penggunaan dan menurun logo 1 Malaysia dalam papan iklan ianya merupakan tiada tujuhala pentadbirannya dan tidak mampu untuk memberi kesejahteraan kepada berbilang kaum di Negeri Selangor.

叶金福斥加影市议会执法官员对国家元首不敬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叶金福直斥,加影市议会执法官员于本月24日到马华蕉赖11哩支会会所,把国家元首及元首后的照片拿下及搬走,是对国家不敬,叛逆及侮蔑的行为。

他说,国家元首及元首后地位崇高,人民一旦看到国家元首及元首后肖像都必须肃然起敬,更莫谈可以随便地拆除。

他举例,中国文革时代,红卫兵看到贴有毛泽东的肖像时,都不敢冒然动手拆除,这便是人民对一国之尊或最高领导人所表现的崇拜形式,也显示出肖像的珍贵。

“加影市议会执法人员身为政府官员,竟然把元首和元首后的照片拿下,这对人民来说,肯定是不敬、无礼、知法犯法、叛逆行为!”

他今日发表文告谴责,民联执政雪州短短约两年时间里,已多次展示如此目中无人的狂妄态度,这理当受到全民的指责。

“民联雪州政府及加影市议会必须对此向国家元首道歉,并向人民作出交代。”

针对警方被指参与有关执法行动,叶金福透露,他将致函要求全国警察总长,以调查为何有警方被指牵涉在内。

他不忘促请警方调查,加影市议会执法组被指联合警方动员逾80人闯进马华蕉赖11哩支会会所之时,与马华支持者发生肢体冲突,造成多人受伤事件,以免有任何滥权问题的发生。

他质疑,有关执法单位何需劳师动众,向手无寸铁的马华党员展开此行动,背后是否有难言之隐,目的何在?

他说,根据1950年Specific Relief Act第7及第8条文,屋主必须获得庭令才能驱赶屋内的居民,即使是屋主,在没有庭令情况下,更换锁头或上锁都是犯法。

“这不是偷鸡摸狗的事,为什么不在白天,非要选择在凌晨时分进入该会所呢?尤其是在大家都在庆祝佳节之时。”

他认为,加影市议会执法组闯进马华蕉赖11哩支会会所事件,明显是有政治议程人士所为。

“若没及时阻止此歪风,难保每次的政权的交替,不会造成一次又一次的互相报复恶法。”

他透露,前无拉港州议员拿督何启利已表明,已写信给有关警区主任,清楚阐明法庭判决内容,而且该案已在法庭进行上诉阶段。

他也同意何启利所言明,法庭已判决市议会发出的通知信全数收回,所以他认为,现有情况应是回到之前没有发出通知书的情况。

“根据法律,若要再拆除,就必须重新发出警告信。”

雪州政府禁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叶怡华:民联缺乏信心打压人民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州双溪比力州议员叶怡华强烈谴责民联雪州政府对商家施压,禁止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广告牌的措施,并指出雪州政府有关措施主要目的是因为无法交出成绩,所以在缺乏信心下,才会打压人民使用一个马来西亚的自由空间。

叶怡华指出,刘天球作为掌管雪州地方政府组织的行政议员把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列入只有选举期间才获准张挂的标志,是一种牵强的理由。

他说:“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是一个兼容各族人民福祉的国家发展概念,因此刘天球刻意将它视为大选广告,是民联领袖刻意误导民众的措施。”

叶怡华更劝告民联领袖与其一再地沉迷政治秀,如绘声绘影的916变天夺权,到迈向布城计划等露骨的政治口号,不如务实地给雪州人民交出具体的工作成绩单,让人民看到雪州政、经、文、教的发展计划,以及仿效中央政府定期公布6个国家关键成效领域 (NKRA)成绩的做法,定期公布州发展计划的各阶段成果,这样更能够取信于民。

叶怡华也表示民联州政府与其害怕一个马来西亚标志的深入民心,因而限制人民使用它的自由,倒不如先履行民联选举前的宣言,包括即刻落实降低门牌税、分派75令吉的托儿津贴,雪州子民获幼稚园50令吉津贴与媒体自由等,以及在雪州东目成立集中养猪区的承诺,而不是倒行逆施地剥夺人民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的权力。

叶怡华也劝请身为行动党籍的行政议员郭素沁和刘天球,与其堕落到滥用州行政权,干预民众使用一个马来西亚标志的自由,不如更积极地响应中央政府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让华印裔学子掌握州政府奖贷学金资讯,而不是任由州政府将四百个多名额奖学金,分别只颁发给12名华裔和4名印裔申请者的现象继续发生。

“一个马来西亚”标志令人民感到愤怒或是个”政治标志” 郑敬賲:刘天球必须交出证据以示证明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州署理主席兼政府事务局主任拿督郑敬賲谴责民联雪州政府禁止使用拥有 “一个马来西亚” 标志广告牌决定,是企图分裂各族人民和谐关系做法。

他促请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与研究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交出证据,以证明”一个马来西亚”标志令人民感到愤怒或是刘氏所指的是个”政治标志”。

“强调以民为本,各族团结,缔造成就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已深入民间及深受人民欢迎已是不争的事实,民联无理强硬地讹传这是具有政治意图标志,目的在于不择手段图谋中央政权。”

他发表文告炮轰,在民联管理下的雪州,已成为雪州所利用的政治工具,在州内进行一切充满政治意图制度,条例与不成文规定,玩弄种族政治,让雪州子民深感失望。

他也说,民联雪州政府刚在今年7月向雪州议会提呈资讯自由法案,以寻求一读与二读通过,这个获得大事宣传的法案,受到40多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良好施政联盟”要求检讨。

他说,雪州政府如今禁止使用拥有”一个马来西亚”标志广告,也正是抵触了制定有关法案的原则。

“民联雪州政府已滥用本身在州内权力,毫无节制地浪费公款充作个人的政治宣传,比如人民可以随时在看到四处张挂着,充满政治宣传味道的布条,甚至连县市议员照片也印在布条上。”

他举例,民联雪州政府也四处张挂首20立方米的免费水措施布条,高调的宣布手法,毫无生产力可言,所作出的举动,完全自于政治考量,动机显著。

他说,资讯自由法案备受争议,因为这法案的内容并没有符合:最高程度的公开,最低费用,简化程序,定时公布资讯,开放的政府,设立独立行政监督机构等原则,这显示有关法案的通过祇不过是民联雪州政府的政治宣传议程之一。

黄冠文抨民联三党立场反覆无常,虚以委蛇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抨民联三党立场反覆无常,虚以委蛇,并且持续包庇备受争议的领袖。

国会上议院主席丹斯里阿布查哈指对民联领袖在国会下议院制造混乱场面深感遗憾,并认为闹事议员不配称呼 “YB”。

对此他有感而发,并想起行动党直辖区秘书林立迎在雪州行动党大会上疑醉酒闹事,大闹会场后,遭该党纪委会处份事件。

他说,身为该党纪委会主席的陈国伟处份了林立迎后,却没有对付早前多次备受争议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

“刘天球之前涉支持信风波,祇被训斥,后来还也指行动党有金钱政治,陈国伟要刘在两周内提出证据,但现却还没采取对付。”

黄冠文在文告中说,在“维基解密”事件中,民联领袖一边力挺该党的实权领袖安华,却一边指责首相纳吉,明显持双重标准立场。

他说,当“维基解密”指出大马政府弱点时,反对党马上欢呼大表赞同;但当指安华鸡奸案时,就指是不正确指控及谣言。

他也说,经已多次重申了塑造回教国立场的回教党,最近似乎深受民联行动党的压迫而更改了口风,指将对回教国理念作出解释。

他说,民联不需再狐假虎威,因为人民已不可能会相信民联会有达成共识的一天。

他说,回教党党章每个条文都是为建立回教国斗争,但是事实上建立回教国与宪法精神不符,这说明回教党领袖的蛮横无理。

他说,民联是为了夺取政权而结合,但他们非但没有任何长远的治国方针,更没有治国共识。

他说,公正党拉拢行动党及回教党是为了达成安华当首相目标;总而言之,民联就是个一盘没有理念,各怀鬼胎的散沙。

叶炳汉: 马青新一代应认真掌握了解马华创党历史

(吉隆坡 23 日讯) 前任马青总团长拿督叶炳汉劝请马青新一代应认真掌握了解马华创党历史,分析过去六十年来马华在政治运动及参与建国历史进程作出深入的探讨,在过去面对政治动荡不安时代及诸多挑衅与压力中,马华领袖依然站稳立场不会因政局动荡而放弃对国家与社群的政治承担。

他指出,马华经过一甲子的历史有时面对党内纷争及部分华社不满,但马华依然在联盟时代或当前的国阵中继续扮演其政治角色,坚持民族团结,包容与和谐的看法,通过政治影响力确保社群权益在宪法范涛内受到尊重。

叶氏也是前任马华副总会长,他是受邀出席加埔马青区团政说馆所主办“叙述马华”的政治 讲座会发言时所作的表示。该区团团长李至尊及其他区团领袖也出席上述会议。

叶氏说,马华在1949年创党后,积极参与协助社群在紧急状态时期所遭受的不公平对待尤其是50万华裔将被驱逐出境而马华挺身交涉后重新安置在452个新村内,通过福利彩票发售的盈利协助新村人民建屋,设立华小,推动成人教育班,提升教育素质,过后与巫统,国大党成立联盟政党参与市议会及立法议会选举,马华领袖高瞻远曙带动华社参政,奠定华社在这国家落地生根。

他继说,当时马华巫统国大党领袖团结一致争取国家独立,共同草拟国家宪法,马华领袖奠定华社日后参与国家事务权力及使华社成为国家公民参与国家发展,这些国家历史档案应受到年青一代重视及了解而不会受到错误引述及负面讯息。

他说,马华创党20年后即1969年大选面对严重政治挫折,当时马华多名正副部长失利,只剩下13个国会议员,槟城失守,雪州与吡叻政权摇摇欲坠,随即国内发生513惨剧,是马华,巫统,国大党在1952年结盟后面对最大的政治危机,但马华领导层认为失去华社支持而宣布退出参与内阁及各州行政议会,这项决定华社震惊,不安与忧虑,许多华社领袖通过报章要求马华重新考虑代表华社权益参与政府行政事务及稳定局势,过后马华领导层决定重返内阁及各州行政议会继续参与国家事务,但从此失去内阁一些重要职位如财政,贸工等及雪州,霹雳,森州等被减少行政议员数额及失去槟城首席部长职位等。

叶氏说,马华在1969年大选挫败后,却在39年后即2008年大选再度受到政治重创,剩下15名国会议员,同时在槟雪吉打失去行政议员,县市议员等而成为反对党,但随着马华及巫统领导层的更换,宣布进行改革与转型,重新赢起群众的支持面对下届大选,马华将再度面对挑战与考验。

他强调,马华虽曾面对政治挫折,但马华及过去的联盟或现今的国阵也曾获得华社全面的支持如1964年大选,印马对抗期间,华社为了国家安全而全力支持当时的联盟,击败反对党政治攻势,尤其是挫败来自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意图取代马华政治地位,过后新加坡脱离大马而人民行动党也退出大马政坛而改由民主行动党取代,在1982年大选马华在城市区如怡保,芙蓉,八打灵等获得华社支持取胜,1999年大选因安华事件,马来选票大量流失而华社却全力支持国阵,2004年大选华社同样给予国阵支持,因此马华及国阵在大选的得失应以国家政策执行公平合理与否作为检讨及反省的重点,拟定政治策略重整旗鼓面对反对党的政治挑战。

叶氏促请马华马青基层必须认清当前的政治局势,掌握党内组织系统,带动转型与改变政治思维面对行动党的挑战,积极走入群众,聆听及了解群众意愿,掌握马华政治资讯及国阵政治转型向社群传达讯息,赢回人民对马华与国阵的信心,确保多元种族社会和谐,稳定与团结,全面击败任何极端偏激狭隘主义的滋长。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