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伟:雪州民联政府持双重标准,剥削人民权益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鹅唛淡江支会主席吴永伟抨击雪州民联州政府为了博取选民的选票,以在来届大选胜出,不惜违反现有法律条例地处理各项民生问题,包括违反条例批准地契给已在宪报上颁布为绿肺的土地给私人单位。

他指出,根据现有雪州政府自己的指令,凡是绿肺及公共的空地,都不能申请地契,任何在提呈上述申请时,马上被拒绝,无需上交。

“但是,雪州政府却以双重标准方式,执行有关条例,比如淡江体育俱乐部(Ulu Klang Recreation Club)最近宣布,雪州民联政府在州行政议会上通过动议,同意发出地契及更改土地用途给淡江体育俱乐部。”

他发表文告反对雪州民联政府批准地契给淡江休闲俱乐部,因为国阵前朝雪州政府早在2004年在宪报上颁布涉及的土地为绿肺。

他促请雪州政府,针对淡江体育俱乐部的宣布做出交代,以澄清雪州政府是否的确已将绿肺土地,批准改成淡江休闲俱乐部,充作私人产业。

他强调,他反对雪州政府颁布淡江休闲俱乐部的土地用途动议,更反对雪州政府发出有关地契的原因,是因为这土地一直以来都是民众会堂,当地村民有权力自由进出。

他批评,雪州民联政府最近通过行政议会,冻结申请临时地契(TOL)的措施,跟雪州政府批准绿肺充作私人用途的做法,自相矛盾。

“雪州政府一边不让居民在空地上进行小型农业活动,比如栽种椰子,香蕉,种菜等,却让私人单位占用绿肺。”

此外,他指出,自从民联执政雪州后,商家都因为雪州政府不按照条例办事,而吃尽苦头。

他最近就接获不少商家投诉,指公司完成了合法购地程序及获得银行贷款后,雪州政府却因为当地居民抗议有关工程,而下令搁置计划,以致商家被迫在工程停顿后,继续缴付银行利息,血本无归。

他指责,雪州政府由于不擅于管理及解决问题,以致每在居民作出抗议后,就采取拖字诀做法。

“雪州政府所做的一切决定,都是为了选票,并没有理会这些措施对雪州日后的发展,带来的严重后果。归根咎底,雪州政府无非是为了保有政权,不惜一切。”

他指出,一旦有一方面对一些计划发出不满声音时,雪州政府不能以牺牲其中一方权益,作为解决方案,而应采取双赢的解决方式,以大多数人民利益摆在第一位。

郭洪究轰雪政府冻结申请临时地契做法牺牲农民权益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副财政兼马华沙白安南区会主席拿督郭洪究抨击雪州民联政府通过行政议会,冻结申请临时地契(TOL)的做法已侵犯了雪州子民及农民的基本权益,是不人道及无情的州政府。

他强调,雪州民联政府应该开放临时地契的申请程序,让居民可以继续在住家附近的土地进行小型农业活动,比如栽种椰子,香蕉,种菜等。

“雪州政府不明白,许多郊区居民,如沙白县都有很多需要申请临时地契的土地,居民都使用这些地来进行农业活动,增加微薄收入,如果雪政府不让这些农民申请临时地契,他们的贫寒生活将进一步受到打击。”

他发表文告指出,如果雪州政府让这些土地荒废,对雪州的农业发展及人民利益都没有好处,有弊无利。

“雪州政府情愿让土地荒废,给野狗撒尿拉屎,都不让很少就业机会的乡下居民有个平淡的谋生机会。”

他批评,雪州政府一边高喊以民为本口号,却不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眼里。

他举例,在霹雳,国阵政府为了解决因建筑从巴登威利到劳勿新路所引起的许多菜园问题,于今年初兑现了给予人民的承诺,指示土地局发出临时地契给菜农。

他说,霹雳州政府也重新发出临时地契给69名在路边菜园种菜的菜农,并且他们只需从今年开始缴交地税,这些菜农早前是因筑路,而遭冻结临时地契。

他也炮轰,民联以民以本口号,是一派胡言,所谓的利民政策,常仅是专注在粉刷莎阿南人民组屋,这些组屋人口都是以巫裔占多数,很多住在新村的华裔居民都没有受得雪州民联政府的帮助。

“敢问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及刘天球,到底为华社付出了多少贡献,民联执政雪州后人民获得什麽好处?”

他也说,虽然国阵在上届大选失去雪州政权,但在3年以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每年都拨给雪州18个渔村的拨款不少过200万令吉。

“雪州国阵每个月拨给沙白县的1400多名渔民各200令吉津贴,有关津贴是直接汇入渔民个人银行户口,而这措施也将逐步扩大到全州渔村。

他也指出,沿海一带的渔民,尤其是华裔渔民,向来都没有获得民联帮助,试问民联雪州领袖在过去3年内,如何捍卫渔民与农民的利益。

他也质问,我国很多华裔都是小商人,雪州政府到底有那几项是真正利惠华裔小商的政策?

他促请雪州政府撤回冻结申请临时地契决定,以让雪州人民可以如常耕种,确保平民有好日子过。

黄祚信呼吁全体大马人民不应参与”一个土著”运动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认为,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理念的全体大马人民,不应出席由土著权威组织订于本月30日举行的”一个土著”运动,因为这项运动已违反了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倡议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

他也促请国阵成员党领袖为国家团结与稳定作出努力,无论是土著或非土著都必须共同推动”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坚持开明,民主及平等的执政制度,避免直接或间接涉及各类种族极端性质活动,包括”一个土著”的运动。

他发表文告指出,一旦国阵领袖出席”一个土著”运动,必定令人民对”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产生质疑。

针对土著权威组织直捣马华总部大厦示威及呈交备忘录,力挺《马来西亚前锋报》“一个土著论”,更警告马华不要玩火一事,他也不表认同及感到不满。

“大马是个言论自由的国家,社会应该理性看待所有言论,不应使用粗野叫骂方式,抨击立场不一的一方。”

他强调,评论不是结论,而是提供更多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所以各造应从容的看待所有舆论争议,忌情绪化评估问题。

黄祚信於日前出席双溪比力斯里马里亚曼兴度庙宇活动,并赠送球衣于该庙宇理事会青年团说,首相纳吉已表明“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只是《马来西亚前锋报》助理总编辑再尼哈山的个人见解。

图像:ME041 黄祚信(右4 )赠送球衣于双溪比力斯里马里亚曼兴度庙理事会青年团与庙宇理事会青年团,由团长拉美斯(右3)领接。

“首相已明确表达立场,国阵中央政府也有清晰的理念,并且会继续致力於实践,因此,大家应该将这课题视为个人的看法,不能跟政府的理念牵扯上任何关系,马华被指对这说法坐视不理的问题,也已不存在。”

他指出,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官访中国时表明,虽然马来语是大马国语丶官方语言及国内媒介语,但政府却非常重视中文。政府不但视中文为华裔母语,也鼓励非华裔学生在学校学习中文。

“正副首相的谈话已反映了国阵政府的鲜明立场,土著权威组织及再尼哈山都必须自我检讨;我也相信,在知识水平日益提高的大马社会上,人民有能力分辨“一个马来西亚”与““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理念之间的好及坏处。”

无论如何,他指出,尤其在大马现正处于经济转型状态中,任何极端的宗教及种族运动及言论,都会对政府吸引外资工作上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甚至会把具 有潜能的外资吓跑。

“国家领袖及人民都不能为了达致个人议程或政治利益,把任何课题政治化,因这将令政府的发展经济计划毁於一旦,反而必须极力于推动国家的经济转型,以为大马达到先进国目标作出贡献。”

他说,大马的政治及经济稳定,多元文化及语言,已成为大马吸引外资的优势,比如去年马中两国的贸易额创下历史新高即达到742亿美元,比起2009年的519亿美元,飙升了43%。

“特别是从副首相慕尤丁官访中国后,中国企业也表明对到大马投资太阳能发电,再生能源及旅游业都深感兴趣,而且在中国总理温家宝於本月27和28日访问大马时,马中两国也将就双边贸易及高等教育互相承认协定签署备忘录,这足以显示政府必须确保大马维持开放及多元政策的重要性。”

他说,人民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对极端性言论保持高敏感度,勿因达致政治目的加以渲染,进而影响大马与各国邦交,典当了大马的经济发展前景。

林祥才:水荒论水费涨引反响 促雪政府解释抚民心

(蒲种23日讯)2014年将闹水荒的预言造成人心惶惶,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林祥才促雪州政府必须向人民讲解这项议题的重要性,同时要求民联执政州属对调涨水费政策作出解释。

除了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之外,大马水务协会今日也发出一警告,称若过度浪费水及无收益用水问题一日不解决,国内各主要州属,或将在2014年面对严重水荒。

他今日出席马华雪州经济局举办的雪州水供课题讲座会后,召开了一项记者会。他说:“身为雪州人民,有责任明白当中的来龙去脉,因此讲座会是给‘自己人’参与。”

有关讲座会攸关雪州人民知情权利,但却以闭门方式进行,仅让公众参与,林祥才解释,该会是听取律师建议后,认为目前雪州水供公司已就双方签署的特许经营权合约,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要求赔偿4.7亿令吉,因此决定闭门进行,并由雪州水供公司(Syabas)首席执行员李明贵担任主讲人。

不过,他否认该公司向马华求助,而促成此次讲座会,“我们非常关注2014年没有水的问题,认为应该要了解(才举办)。”

他说,雪州人口超过500多万人,在国家经济发展上占了三分之一的比重,是非常重要的州属,而在过去6、7个月以来,雪州水供问题已成为很大的课题,尤其是在来临的2014年,雪州将面对缺水困扰之说等等。

另外,他也希望民联政府就其执政州属如槟城及吉打,出现水费调涨的情况作出解释。

林祥才认同雪州水供公司成立“善心基金”(Tabung Budi),及提出高收入群不应享有免费水福利的建议。

“我们都认为,那些高收入的都不应该得到奖励,一如在买卖房子方面,也有特别项目列明有能力购买高价格房子的人不应享有折扣等等,所以这建议是对的。”

询及该公司如何鉴定高收入及有能力者,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表示,民联政府每个月缴交1147万令吉的水费,但其实真正需要花费的只是400万令吉,意即只有三分之一的雪州人民需要免费水。

“这说明雪州政府正浪费另外70%的金钱,为富有的雪州人民付费,而不是穷人家。”

新闻摘录自: 光华电子新闻 24-4-2011, 11:27AM

王钟璇: 行动党声称要“改变国运” ,实际上应是 “改变党运”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王钟璇指出,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提出该党与砂拉越国民党合并计划,除了要 ‘符合’ 行动党多年无法达致的 ‘多元化’之称,更主要是为了实现行动党领袖有朝一日出任砂拉越首长的”梦想"。

王钟璇,也是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提及,砂州最大的族群是达雅族依班人,占了人口的34%。最早期领导达雅族群的政党是在1961年3月创立的砂拉越国民党,第一任砂州首席部长就是国民党创党主席卡隆宁甘。

她说,国民党向来获得达雅族支持,虽然党内也有不少华裔党员。林吉祥了解,如果行动党要掌控砂州政权,首先必须得到达雅族依班人的支持。虽知他这样的建议对民联,尤其是公正党无益且不公,因在砂州选举前公正党和国民党就曾因席位分配谈判不妥。林吉祥应是认为达致州首席部长之 ‘梦’ 比在布城当副首相之 ‘梦’ 来得比较 ‘有机会’; 这就是他要行动党跟国民党合并的主因。

林吉祥深明行动党即使在12个华人选区取得的胜利,也无法让该党执政砂州。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说穿行动党在砂拉越采用“以华制华” 的竞选策略,正好点破了行动党领导层的计谋。

王钟璇说,安华之前曾影射砂国民党被国阵收买,现也已表态不认同行动党与国民党合并; 而行动党这次不顾阵线组合的私自建议,说明民联在砂州选后,已进一步陷入 ‘各自为谋’ 的分裂状态;也显示民联三党随时会因为政治利益随意结合,也可以在各自利益为重时,随时出卖对方。

“民联三党没有共同政治理念,祇有短视的政治利益; 所以当国民党反问林吉祥的建议是否诚心诚意时,后不置可否,大家应心里有数。”

她指出,行动党看准遭 ‘丑闻缠身’的民联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大势已去,而回教党的回教化行动又遭受人民反弹,继续靠华裔选票赢得议席不是长远之计。此时此地,要执政必须东西马人民结合,而和国民党结合将使行动党 ‘省’ 了不少功夫。

她抨击,行动党声称要“改变国运” ,实际上应是 “改变党运” 才是;‘林老’及‘林少’继续让人民沉醉在 ‘大我’口号,暗里二人正为父子共登东西马二州首席部长之梦自喜。

王锺璇说,民联三党一直强调为民,然而所喊的口号却因选民而异。行动党在华人选区就煽动及制造不满情绪,高喊捍卫华人权益; 公正党在其他选区喊为全民争取利益,回教党则 ‘陪跑’ 。仔细一想,民联为各族又何曾作出具体贡献?

郑有文:郭素沁邀功请赏

(吉隆坡25日讯) 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郑有文博士呼吁郭素沁身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有责任为政府官员树立良好榜样,勿冒名顶替,邀功请赏。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及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是针对郭素沁之前在州议会及多个其他场合,趁机引用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所发表的数据,彰显雪州民联的功劳,而感到遗憾。

他说,郭素沁最近又提到兴建中的“雪州第二科技园”,其中州政府已指示雪州发展机构,向台湾工业园取经等等。

郑有文说,郭素沁大肆宣扬,惟恐别人不知,让人误以为又是她立了大功。“其实,雪州第二科技园是前朝国阵政府所构思创立,并由州经济划小组着手及雪州投资中心招商引资,郭素沁只是拾人牙慧。至于国外投资,很多都是再投资项目。”

郑有文认为,郭素沁不应将功劳占为己有,她应该感谢前朝政府奠下的基础和官员的努力。否则这不但对官员不公平,也为他们树立不良榜样。

郑有文提醒郭素沁不要忘记,她在“变天百日”在媒体有声有色表示重拟政策发展雪州,发掘商机招商。郭素沁当时指“州政府计划推动英达岛为投资中心,设中国村,引进中国学院、开发中国公寓及发展设施,吸纳更多中国投资。”“此外,郭素沁也多次带团、委任顾问到国外招资,包括中国、台湾和欧州国家考察,请问成绩如何?”

郑有文说,郭素沁也表示会增加谙华文官员,究竟有没有落实或是自爽而已?只有郭氏最清楚。“最好的例子,民联引以为傲的500亿令吉振兴经济配套,讲了两三年,到了现在还是‘纸上谈兵’。

郑有文再次提醒郭素沁,民联在雪州执政不但已“千日”,如果继续以靠宣传,往自己脸上贴金,必遭人民所唾弃。

汤木斥责八打灵再也市政厅采取强硬拆除行动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公共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指出,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局接获投诉,指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将在本月25日(周一),到八打灵再也区内的非法木屋区及被指没有营业执照的二手车行,展开拆除行动。

他促请民联雪州政府关注此案件,兑现以民为本诺言,必须指示有关当局跟涉及的居民代表及二手车行商家对话,而非绝情地采取强硬行动,对付这些居民及商家。

“雪州民联政府有关当局必须听取人民及商家的问题,设法寻求解决方案,因为一旦把居民的房屋铲平,居民将无家可归,同样的,有关商家也面对重大亏损。”

他发表文告指出,根据居民的投诉,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将在本月25日拆除八打灵再也乌达玛的非法木屋区,同一天,也会到位于旧巴生路18区卡那嘉巴拉花园的二手车行展开拆除行动。

他指出,灵市政厅是受到民联国州议员压力下,才发函要求汽车业者立即搬迁;问题是,业者一直以来,都有向当局申请营业执照,却不被批准。

他说,在国阵政府执政时代,虽然业者没有营业执照,但因为有关地区位于繁忙大道旁,已不适合居住,而且也不构成干扰居民的问题,故此有关当局允许业者继续营业。但是当民联政府上台后,因为小部分民联支持者投诉,当局就选择性地向业者采取不合理及不近人情的行动。

他也透露,此前有四位印裔声称代表当地的居民协会来会见他,但是他经过征询当地人的看法后,认为有关人士没有权力。汤木指出,“当地有两百余名的二手车行业者及其员工,99%都是华裔职员,试问又如何能让少数的清一色印裔来决定他们的命运?民联地方政府有考虑过两百多名业者及员工失业的问题及对其家庭生计的影响吗?”

“以这两宗案件为例,居民及商家都已在该处生活及经商多年,民联雪州政府必须以人性化的方案,解决这问题,比如物色适当的地方安顿他们,而非把他们赶上绝路。”

叶炳汉: 认真评估及看待2010年野生动物法令716条文

(吉隆坡23日讯) 雪州马华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认为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及野生动物保护局应认真评估及看待全国各地养鸟公会及爱好养鸟者对2010年野生动物法令716条文实施管制喜鹊及其他飞禽的措施及执行方式的不满情绪所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

叶氏已在3月29日致函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简述全国各地特别是雪州一带数以万计以上的爱好养鸟者对该716条法令不满讯息应作出适当检讨。

叶氏也是雪州国阵宣传主任,他曾向雪州马华联委会主席拿督林祥才副部长,雪州国阵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诺奥玛部长及首相政治秘书拿督沙菲宜作出讨论此项社会休闲活动之一,应获得适当处理。

叶氏在一篇文告中表示曾与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及野生动物局官员进行讨论此项令使全国爱好饲养鸟类者在传媒发表对该法令需为所饲养的喜鹊及一些鸟类申请执照方式不满情绪应作出适当调整,以符合民意,民情的走向。

他指出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官员对此项问题有着积极及令人鼓舞的看法,并期望该部门应以以民为本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给予全面处理解决,以疏解民怨及不会受到负面因素影响。

黄淑华促提早拟定明年度的主要佳节假期时间表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州教育局副主任黄淑华促请教育部,提早拟定明年度的主要佳节假期时间表,以让校方,教师,家长及学生都可提早规划假期。

她透露,各源流学校目前必须个别向教育部申请佳节额外假期,所以提前统一佳节假期天数,可以避免各方对假期天数作出不必要的猜测。

她发表文告建议,教育部应把每年的主要佳节假期鉴定出来,比如开斋节,华人农历新年,屠妖节等佳节的学校放假天数。

“一旦大家掌握了明年的主要佳节假期,各造便可在提早规划自己的行程及假期;目前的情况是,因为担心买不到车票而提早买票的人士,可能会因临时的假期变动,而面对不便。但如果不提早买票,又要担心会临时买不到车票,真是令人左右为难。”

她说,更重要的是提早规划假期可避免在星期六补课所带来的各种不便。补课往往会扰乱老师及家长事先的计划,如影响学生原本在每个周末进行的舞蹈,绘画等课外活动的进行。

她说,至于有关假期所造成的年度上课天数不足,教育部应从年中学校假期扣除。

“除此,她也希望教育部在拟定每年的政府考试时间表时,应该更周详的考虑到各州的特别假期,避免考试时间表因为某州有特假而临时改变。”

她认为,政府考试,尤其是UPSR考试不适合在假期后的第一天开始,因为校方需要时间整理考场,学生也需要一些时间将放假的心情调整回来以面对考试。

姚伟豪:郭素沁以偏概全捞取政治资本

(吉隆坡22日讯) 马华中委兼马青副总团长姚伟豪谴责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郭素沁在当今大马发表文告指责马华对前锋报投鼠忌器之言论,并表示郭素沁乃是试图通过哗众取宠方式,试图进一步抹黑诬蔑马华以达到捞取廉价政治治本之目的。姚伟豪指出,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表明前锋报不应以偏概全来评论砂州选举是言之有理的,反之郭素沁却藉着前锋报言论而以偏概全的指责马华则是无理取闹的博取宣传,因为前锋报只是国内十数份平面媒体之一,郭素沁大事渲染之目的不言而喻。

也是雪州马华联委会成员的姚伟豪表示,一些媒体偶尔有言论不当时马华都有给予指正。针对火箭报长期对马华展开的种种诬蔑言论,马华都本着良好执政风范而没有大事渲染,所以两党之间的素质优劣一目了然。姚伟豪说:“身为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到现在还不能明白政策的拟定和推行须由内阁的各成员党商讨后决定,而以偏概全的把前锋报当成是国家最高领导层的决策,并会对首相所倡议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有所打击,这点是令人感到非常失望和难过的。”

姚氏进一步指出,郭素沁本身其实就是对回教党叩头的一个反面教材,她在回教党禁止情人节和吉打回教党政府拆除唯一宰猪场,以至吉兰丹回教党政府否决非回教徒售卖福利彩票的课题上就是连生气都不敢的最好例子。姚伟豪说:“身份犹如副州务大臣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在州内回教党要推行各种神权回教化政策时都是‘软弱、谦卑和温和’的,看来这就是郭素沁本身所崇尚的民联权力分享精神,实在令人民感到汗颜和愤怒!” 姚伟豪继续指出,郭素沁本身就是言论矛盾的姣姣者,她可以做秀高喊新闻独立言论自由,然而却对新媒体的使用投鼠忌器,没有勇气接受不同的意见和批评,并封锁别人包括姚伟豪在其推特上留言。 姚伟豪也忠告郭素沁须学习抱有同理心,以后不要因为捞取政治资本而一再的露出政客狰狞面目,反之应该鼓起勇气以实际行动来捍卫雪州华裔的权益,不要害怕冒犯主宰民联的回教党和公正党。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