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華雪州聯委會召開第7次執委會會議

(吉隆坡廿二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于上周五(6月17日)下午1时30分,所召开的第七次执行委员会会议中,深入地讨论了由欧阳捍华主导的三个新村村长直选事件,并认为有关村长直选措施缺乏周全的策划,缺乏了选举制度应有的公信力和可性。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余金福透露,马华雪州领袖在会议中针对该选举存有许多不明朗的因素,也质疑有关选举的有效性,以及是否通过州行政议会决议推行,还是纯粹欧阳捍华及行动党的政治宣传花招。

余金福指出,马华针对有关事件提出以下的四点疑问,要求民联雪州政府加以解答,让人民看清州政府对于落实有关措施的诚意:

(1)有关村长直选制是否正式在雪州行政议会内以书面方式通过?倘若已经在州行政议会通过EXCO paper,就必须将它加以刊载在公报上(gazette),否则就是非法的行政措施。

(2)假如已经通过雪州行政议会的批准,为何在全州的78个华裔新村内,只选择性地在区区的3个新村中举行直选?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的巫裔和印裔村村长的直选,让人怀疑有关措施是否获得全体州行政议员的认同。

(3)同时,有关的村长直选中,是根据什么准则决定谁才有权力参与提名和投票的工作?是雪州政府哪个单位负责印制有关村长直选制的选民册?假如没有健全的机制来处理选民册,有关的选举成效缺乏公信力。

(4)更让人不解的是,欧阳捍华强行地在上述村长直选中,不准60岁或以上的乐龄人士被推荐,导致变相地剥夺有能力和活力的乐龄人士,出任地方公职的机会。马华雪州联委会强烈抨击有关歧视乐龄人士的行政措施,并认为若雪州政府立下这项排挤有能力的乐龄者的先例,今后将进一步地限制60岁或以上的人士,在公共甚至其他领域的参与权,对于马来西亚人均寿命不断延长的趋势而言,边缘化乐龄人士的措施,无疑将制造更多的社会问题。

拿督余金福表示,基于以上的四点疑问,马华雪州联委会当日的会议正式决议,要求全体党员勿参与该疑点重重的村长直选,以免受到欧阳捍华和行动党的诡计蒙骗。

Advertisements

郑有文:公正党的“以 民为主”口号是政治谎 言‪

(吉隆坡20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郑有文博士揶揄公正党的“以民为主”口号,是民联喊得烂熟,却从不打算执行的政治谎言。

他说,以公正党为首的民联,以“为国家”、“为人民”作为幌子,设法把人民拉下水,麻醉民众,通过不择手段夺权。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及马青雪州州团署理团长的郑有文,是针对公正党大选备战大会以“以民为主”作为口号,发表文告这样表示。

他指出,民联在雪州以“为人民”之名,其实是为“为自己”的例子,最近就有歧视乐龄人士之嫌,剥夺60岁以上长者担任新村村长的权利事件。

“此外,雪州基金今年1月份的奖学金录取名单, 239受惠人当中,其中印裔占11人,华裔只有两人。”

郑有文指出,民联执政雪州后,非法夜生活场所激增,特别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林立,民联难逃纵容色情活动之嫌。

“此外,雪州回教党千方百计要落实禁卖彩票和酒类,反对举办演唱会,日前在吉兰丹还发生踩场腰斩肚皮舞事件,证明民联‘以民为主’口号,都是政治谎言。”

“雪州民联也一掷千金,花费1500万人民的钱来为办媒体,为自已包装和宣传。”

郑有文指出,雪州民联所作所为,都与“以民为主”背道而驰,因此他奉劝民联不要以“保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幌子,尤其是在公正党执政的雪州,更应该“少提口号,多办实事”!

指开面书需180万显示林冠英没水准

林祥才:为何对雪州弊端不吭一声? 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林祥才表示,连小孩都知道开设面子书(facebook)帐号是免费的,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竟然以为开设面子书帐号需要180万,作为一个州首长竟然如此没有水准,可谓贻笑大方。

林祥才也质问林冠英,为何对雪州民联政府近期的种种弊端不吭一声,这包括:州政府一年前宣布花费1500万令吉宣传民联和大臣卡立的所谓宣传费,至今没有公布详情;其亲信刘天球治理下的雪州,非法按摩中心、非法网咖和色情架步的问题日益严重;雪州政府将业者苦心经营多年的双溪毛糯花圃地段授予雪州基金会引起反弹等课题。

也是副财政部长的林祥才说,正如旅游部长拿督斯里黄燕燕已经非常清楚的声明,该部花费180万令吉是用于整个社交媒体宣传费的配套,其中包括宣传大马旅游的6大活动,至于开设面子书帐号,根本不用花费一分一毫。

“只有像林冠英和陆兆福等行动党领袖,才会以为开设面子书需要180万,然后以他们无知的言论误导大众和诋毁政府。”

林祥才指出,在林冠英治理下的槟城,升旗山缆车在正式启动后的不到三个月内,接二连三发生故障,其中一次竟然还是因为野狗所导致,林冠英连几只野狗的问题都无法解决,现在还令人啼笑皆非的以为开始面子书需要180万,他已经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槟城有史以来最没有水准的首长。

政治歪念已經根深蒂固 叶炳汉指林吉祥以華制華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州宣传局主任拿督叶炳汉感叹林吉祥身为马来西亚在位最久的反对党领袖“为反对而反对”的政治理论已经根生地固的烙印在他的脑里,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下针对着马华不放,试图利用以华制华的惯用政治招数,制造舆论压力。

他针对马华总会长为旅游部以180万做为社交媒体宣传费用,但却被行动党误导一事为旅游部部长黄燕燕护航指出,林吉祥在面对本身民联所出现的政治乱象和滥权课题完全置之不理,雪州民联州政府一连串滥用公帑,纵容滥用娱乐执照的事件对他来说几乎都是小事一桩,眼前进驻布城执政中央才是行动党的大事,人民的事是小,坐上大位,拥有政权,灭绝马华才是行动党的终极目标。

“雪州民联1500万宣传费,州内有超过220间按摩中心,不汤不水的虚假回复地方选举诉求等等的关乎人民的问题,林吉祥可有任何的积极回复?还是他认为雪州投资名列全国的榜首都是因为按摩中心开得比其他州还要多,宣传费比其他州还要丰裕确非常的合理。”

他强调马华总会长的高调问政是完全建立在有事实的根据上,全盘事实的分析和完全的理解事件的事由后才做出评论。相反地行动党在马华务实的服务压力下不得“即兴”制造炒作课题,放大部分不利执政党的字眼,并联合其网络枪手在网络上攻马华。

他呼吁马华站稳本身立场,有理能行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只要是对的,马华就要“敢敢”发言,只要言之有理,行动党任何污蔑的行为和举动都将不攻自破。

乌雪高速公路转驳点(Sg Buaya Interchange) 动土礼 黄冠文: 将於2013年完成,乌雪居民可利用此转驳点避免万挠塞车之苦

(乌雪 16 日讯) 乌雪高速公路转驳点(Sg Buaya Interchange)将于星期天(6月19日) 早上11点举行动土礼,当天大会也准备了舞狮表演,午餐等供出席的人士享用。

马华乌雪区会主席兼新古毛区州议员黄冠文表示这个高速公路转驳点花费8千6百万令吉,是首相在去年乌雪国会补选的其中一项补选承诺。此工程预计将在2013年完成,这将利惠乌雪的居民,届时大家能够利用此转驳点到吉隆坡一带,免除在万绕面对塞车之苦。

他说,此转驳点节省了乌雪和吉隆坡一带来往的时间,这能够吸引城市一带的居民到乌雪游玩,这能够带动乌雪的经济,对本地的饮食业和旅游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另外,也能够鼓励制造业相关公司到乌雪来设厂,这将会为本地居民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

黄冠文表示此高速公路转驳点将会为乌雪居民带来许多好处,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出席参与这次的盛会。

林金辉: 欧阳捍华所推行村长年轻化已扼杀了乐龄人士参与社会的机会

(吉隆坡16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乐龄事务局主任林金辉谴责雪州民联政府试验性质的村长直选,美其名是推行村长年轻化,实质上却是边缘化乐龄人士的措施,剥夺了健康和有活力的乐龄人士参与社会工作的空间。

他表示,民联雪州政府试图用年轻化的籍口,来合理化具有歧视老人的政策说不通,因为这三个新村的村长直选,从一开始就将60岁以上的健康村民排除在门外的做法,简直就是剥夺长者最起码的被推荐权力。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的他表示:“因此欧阳捍华作为掌管有关部门的行政议员,必须马上向雪州的乐龄人士公开道歉,并马上删除任何剥夺乐龄者权利的条例,让年长者与年青人享有同等的机会,一同建设和参与社会的工作。”

他说:“随着科技和医疗服务的进步,各国人类的平均寿命已经有延长的趋势,因此各先进国家已经一再地延长退休年龄,甚至鼓励乐龄人士持续工作,以保持生活的热忱与或活力,而民联剥夺乐龄人士出任村长的试验性政策,显然是背道而驰的措施。”

他指出,根据去年的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马来西亚的男性平均寿命为71岁,而女性则是76岁,而且比之前的统计现实人民越来越长寿的趋势,因此民联却以年龄限制,扼杀了老人参与社会的机会,倘若开了这个不良的先例,将导致乐龄人士被视为没有能力的弱者。

他认为,作为一个强调孝亲敬老价值观的东方社会,雪州政府应该比西方社会提供乐龄人士更多参与社会建设的机会,让长者能够保持积极的生活方式,因此促请民联雪州政府亡羊补牢,重新检讨任何剥夺老人参政的政策。

黄冠文: 不允许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参与村长直选,显示出行动党新生代领袖忘恩负义,已经不需要老人票

(吉隆坡16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指责掌管雪州新村事务的欧阳捍华主导的新村村长直选,不允许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参与,显示出行动党新生代领袖忘恩负义,已经不需要老人票。

他说:“原本是行动党雪州主席的欧阳捍华在党选中降级,正是因为许多行动党雪州老干部对他有很多的不满,因此雪州民联政府限制乐龄人士担任村长的措施,也可以是欧阳捍华要排除老干部的手腕。”

他指出,雪州政府选择性地只在三个新村举办村长直选,而且又将健康的乐龄人士排挤在外,比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更苛刻,证明行动党对乐龄人士存有歧视的成分。

他表示,行动党新一代的领袖,此番举起边缘化老人的旗帜,也突显出行动党已经遗忘了上一代行动党干部当开荒牛,如今让年青人当官后,被抛弃在政治主流的无奈。

他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区区的新村村长,行动党说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没有资格出任,但是行动党却允许林吉祥和卡巴星一而再地代表该党竞选国会议席,让人看到行动党的双重标准。”

他表示,欧阳捍华及行动党年轻领袖的忘恩负义,不重视老干部历年来的汗马功劳,也遗忘了也有很多老年人的选民给他们当官机会的恩情,如今执政后就推出歧视老人的政策,难怪民联对他们选举前的宣言和承诺忘记得一干二净,让大家看清楚民联与行动党无情的真面目。

他对于民联剥夺乐龄人士担任村长的权利不敢苟同,因为长者除了有更丰富的人生经验,同时也具备更佳的地方人脉,一般上能够出任官职者已经具备更稳定的个人经济基础,更投入地参与新村建设。

他表示,马华历年来都奉行敬老尊贤以及选贤与能的方针,不会歧视年长者的能力,所以非常强调老、中、青互相配合的政治团队,并让经验丰富的长者,提携新进的党干部,一同为地方建设打拼,而不是限制乐龄人士参与公共领域工作。

黄福安: 抗议雪州基金没公平分配奖学金

图说:马华蒲种区会秘书刘有福,财政拿督李桂芳,执委林祺达及马青团长李韶彬

(蒲种 14 日讯)马华蒲种区会主席黄福安指出,雪州基金今年1月份的奖学金录取名单,共有239人受惠,其中印裔占11人,华裔只有两人,他认为雪州政府没有公平分配有关名额给更多的非巫裔学生。

他说,根据统计,去年共有1,571人获得雪州基金奖学金,但只有5名非巫裔,与今年的数据相比,华裔和印裔学生受惠人数无显者的增加。

他表示,州政府曾于去年11月指雪州基金缺乏宣传,导致鲜少华裔和印裔学生提出申请,可是时隔多月,情况依然没有改善,州政府内的华裔与印裔行政议员必须对此负上很大的责任。

他透露,据了解,雪州基金的其中一项申请条件相当模糊,即申请人必须是雪州基金所赞助的技术学院之学生,问题是一般上类似技术学院的非巫裔学生并不多,进而导致非巫裔生的基金受惠者少。

他认为,州政府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检讨将贷学金的发放制度,并透明化的公布雪州基金的经费用途,同时设立调查委员会,进行详尽的彻查,以给于雪州人民一个合理的交代;因为,基金的经费来源于人民。

马华雪州挑战民联即刻下令雪州各地方政府,马上取缔色情按摩院,以及制定认真应对问题的方针,不要再继续推卸责任

(吉隆坡15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指出雪兰莪州自308过后,许多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中心林立,已是众所周知的现象。而日前星报记者实地追踪报导的新闻,所披露的八打灵再也区的220间色情按摩中心,也只是冰山一角的数据。因此对于掌管地方议会的民联雪州政府来说,有责任解决雪州色情场所泛滥的现象。

文告指出,国阵及马华虽曾多次地吁请民联雪州政府迅速采取行动,必须正视雪州遍地都有不法按摩院的情况,然而民联州政府却几乎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令人对民联是否有解决这项问题的诚意。

自从有关非法按摩院新闻被报导后,马华雪州联委会就接获公众的投诉,要求马华严厉地批判民联涉嫌包庇不法按摩院,而且要大力地对民联政府施压,以便看到雪州各地方政府采取行动,认真地制定解决问题的方案,以及看到落实的成效。

刘天球作为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显然无法推卸责任,因为各地方政府对非法勾当视若无睹的作法,不是直接包庇不法之徒,就是纵容色情活动公然地在每个商业及住宅区横行。”

基于刘天球过去曾经涉嫌阻挠警方取缔廉价酒店色情活动,并曾被报章报导过他在该事件的廉价酒店房间内上演熄灯情节,再加上民间广泛流传他涉嫌包庇色情业者的传闻,因此显然让他出任该官职犹如送羊入虎口。

民联州务大臣卡立以及行动党高层,过去一再地庇护刘天球的做法,应该受到严厉的谴责,因为民联高层竟然为了政治派系的利益,而让不合格的人选掌握和滥用权力,这就是导致不法活动横行无阻的根源,假如雪州人民不愿看到民联的霸权与非法势力结合,进行为非作歹的活动,人民就必须勇敢地向民联州政府说不。

随着这项问题再度曝光,民联州政府尝试扫入地毯下的污点重现,并摊在阳光底下让人民检验,更显得民联议长邓章钦声称雪州民联政绩卓越论存属空论,同时也让人觉得回教党宁愿高调地禁演唱会,却无视于雪州色情场所林立的问题,让人认识到民联施政上的轻重不分。

马华也挑战民联即刻下令雪州各地方政府,马上取缔色情按摩院,以及制定认真应对问题的方针,否则人民一定会在来届大选,狠狠地教训涉嫌纵容不法活动的民联州执政党。

黄祚信: 依布拉欣阿里發表的极端言论傷害其他族群,也引起各族互相猜疑

(吉隆坡 11 日讯) 馬華雪州聯委會副組織秘書黃祚信抨擊土著權威組織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無的放矢,他沒有資格批評馬華總會長蔡細歷,應該閉嘴的是他本人,才不會嚇走非土著選票。

他指出,蔡細歷說得沒錯,依布拉欣阿里確實是麻煩份子,發表許多傷害其他族群感受的極端言論,引起各族互相猜疑,破壞了首相納吉推行的一個馬來西亞理念,理應受到當局的對付。

他說,依布拉欣阿里除了是麻煩份子,也是寄生蟲,曾經在巫統呆過,後來利用回教黨過橋中選為國會議員,如今寄生在非政府組織,惹事生非,無非為了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

也是馬華雪邦區會主席的黃祚信針對依布拉欣阿里的蔡細歷必須閉嘴,不然馬華將一敗塗地言論,發表文告時,這樣表示。

黃祚信指出,蔡細歷是國陣第二大成員黨的總會長,依布拉欣阿里只不過是一個小小投機組織的主席,不夠資格向蔡細歷喊話,況且許多土著也不認同他的極端言論及不支持他。

他說,應該閉嘴的是依布拉欣阿里,雖然巫統已與他劃清界限,但很多非土著還是認為土權是巫統的外圍組織,他發表越多言論,越多非土著將不在來屆大選投票給國陣候選人。

他表示,蔡細歷在出任馬華總會長後,極力的為華社爭取利益,召開了14次會長理事會及9次中委會,商討如何解決華社及其他族群面對的問題,蔡細歷是馬華總會長,媒體給予報導無可厚非,並不是如依布拉欣阿口中的博取宣傳。

他說,依布拉欣阿里才是為了博取宣傳時常發表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言論,以免人們忘記了這名政治投機份子,巫統及回教黨都不要的不能再循環政治垃圾。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