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冠文: 雪州缺少华人申请贷学金是因为大部分的华裔学生都不知道有贷款计划的存在

(吉隆坡 10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表示雪州基金会贷学金仅4名华裔生的申请证明了人民对民联政府和基金会毫无信心。同时,他也批评民联华裔行政议员没有为这贷学金计划作出良好的宣传。

黄冠文也讥讽民联指雪州行政议会拥有更多华裔代表,但是,这些华裔行政议员却无法为华裔学生带来良好的福利。他相信缺少华人申请这贷学金是因为大部分的华裔学生都不知道有这贷款计划的存在。

他说,民联执政至今对雪州基金会管理不当,导致基金会挥霍无度。国阵在308全国大选前,留下了8020万令吉现金在雪州基金会,但该基金会在雪州民联政府接手后,如今却负债700多万令吉。

“雪州基金会滥用资金,花费巨额来庆祝各项庆典,去年更花费40万来庆祝基金会40周年庆并提供80万令吉的优厚薪水和花红给它的职员,当中包括了雪州大臣,为什么基金会不利用这些钱来提供更多的贷款给学生?”

黄冠文批评雪州民联政府滥用基金会资金来照顾他们的官僚和朋党的利益,这有违民联廉洁,处事公平、公正和透明的说法。

黄冠文认为雪州民联政府应该善用州政府的资金来宣传这项贷款计划,让更多的雪州华裔子民受惠。

Advertisements

王钟璇: 回教党的福利国路线内容模糊,民联各党领袖随之起舞的动作更不过是各投其好

(吉隆坡10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兼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王钟璇,指出回教党的福利国口号,不过是 ‘应景’的政治伎俩。诚如该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所言,该党所执政的吉兰丹州政府已逐渐采用回教法,这说明回教党神权治国的理念依然是他们的坚持。民联领袖高调畅谈的福利国路线,只是麻痹非回教徒选民的选战策略。

她表示,回教党迄今没有宣布修改党章,放弃神权治国理念,以便让路给世俗化福利国的路线。反之,身为丹州州务大臣的聂阿兹却坦言丹州逐步实践回教法的事实。而从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及精神领袖聂阿兹的言论中,不难发现回教党的福利国概念,仍然依据可兰经的教义。由此可见,该党的福利国路线,是包了糖衣的神权治国路线。

她表示,聂阿兹曾透露以“福利国”口号来取代“回教国”的理由,是基于很多人觉得“回教国”理念可怕。为了赢得大选,采用了 “福利国” 这名称,并不是“福利国”路线更符合回教党朝向世俗化的新政治改革方向。所以,肯定的说这只是投选民所好,而非实质上的政治转型路线。

王钟璇认为,该党福利国路线内容模糊,民联各党领袖随之起舞的动作更不过是各投其好。试想,当回教党领袖以可兰经来诠释福利国,以及该党逐步实施回教法的论调,其他民联回教徒领袖到时敢哼声吗?行动党领袖对此更是寒噤不敢说话,至今只有党主席卡巴星一人在很久之前曾说过 “要成立神权回教国,先跨过我的尸体”。

她指出,回教党领袖除了在其执政州属,一再尝试剥夺非回教徒的自由空间,包括在公共空间如戏院、泳池及超市制定男女隔离措施,设法落实禁彩票及禁贩卖酒类饮品; 也公然反对举办演唱会,反对女权运动,以及发表衣着暴露的女性该被强奸的言论。如今,又处处依据可兰经教义来诠释其福利国路线,因此大力支持该党福利国路线的民联领袖,必须清楚交代有关路线的详尽内容。不然,福利国只是新瓶装旧酒的花招,以骗取非回教徒选民的支持; 在该党掌握政权后再逐步实践神权治国,犯上 “误导民众” 之罪。

她对回教党要成功转型成为一个走世俗化路线的政党不感乐观,尤其是回教党内还是以宗教司和保守宗教势力为其骨干,而其组织结构更以宗教长老为尊。所以,国民不可不警惕,回教党当前急于展示其开明派主导方向的一面,根本就是为来届大选部署,攻夺更多议席以巩固回教党在民联的地位,然后逐步实践回教法治国方针。

黄冠文: 卡立对于双溪毛糯花圃业者自聘咨询人员针对该区地段做一份土地研究报告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吉隆坡 9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揶揄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朝令夕改,卡立反覆无常,模糊言论的作风在雪州双溪毛糯土地风波上再次体现出来。

“雪州行政议会在今年4月12日的行政会议上已经通过把该地段交给雪州基金会,在这之前雪州行政议会就应该自行做一份土地研究报告。”

黄冠文批评大臣要求56名双溪毛糯花圃业者自聘咨询人员针对该区地段做一份土地研究报告是本末倒置的做法。他也不解雪州行政议会在没有任何研究报告下就把土地交给雪州基金会的决定是以什么作为基准,雪州行政议会的专业性让人质疑。

同时,他也认为雪州行政议会把土地交给雪州基金会管理是“不怀好意”。他说,如果没有业者揭发这次的事件,土地已经转到雪州基金会名下以便作为其他发展用途。

“雪州民联政府应该是看到中央政府的[大吉隆坡蓝图]推出后,这块土地有发展潜能,于是就欲收回以便与发展商共同发展,从中获得利益,拯救基金会。”

另外,他表示这些花圃业者在该地段经营了超过十年的时间,平均每一家花圃商投资都高达100万零吉。如果州政府要求这些业者搬迁,也需要物色新土地给予相关业者,并赔偿业者搬迁的费用。黄冠文也强调,该地的园艺业也已成为旅游业,不少来自国内外的游客和商家都会前去该地参观并购买花卉。由于顾客多数都是个别前来购买花卉,拥有策略性地点对业者来说非常重要。就算州政府安排业者在新地段营业,也不能确保业者可以保持目前的生意额,州政府也需要赔偿业者生意上的损失和承担业者额外的宣传费用。

黄冠文形容雪州行政议会是大臣的“一人会议”。308后,雪州4位华裔行政议员指雪州政府拥有更多华裔代表,当初人民寄予厚望,但在这事件上,却没有华裔行政议员在雪州行政议会上反对。黄冠文说,如果民联华裔行政议员不敢在会议上维护华人的利益,民联有再多的华裔行政议员也没用。

他讥讽民联4位华裔行政议员有如红毛丹没籽,根本没有胆量反对大臣的决定。56名园艺业者当中,共有90%是华裔,然而,郭素沁,刘天球,欧阳捍华和黄洁冰,在这事件上一直保持沉默,没有维护华人业者的利益,也未曾给予业者任何协助。

有关短片

黄冠文: 揶揄民联缺乏政绩,因此才将具有实验性质的三个村长选举,用来博取廉价的政治宣传

(吉隆坡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揶揄民联议员缺乏有力政绩,所以才将具有实验性质的三个村长选举,用来博取廉价的政治宣传,并指出欧阳捍华没将马来传统甘榜列入其中,归咎非他管辖范围的说法已露出马脚,并证明了民联没有全面落实村长直选的大选承诺,否则身为行政议员的欧阳捍华的回复,则显示出民联三党至今仍存有政治分歧。

他表示:“民联政党在大选中没兑现的承诺多不胜数,而民联口口声声要推动村长直选,如今才在三个新村开始筹备实验性质的选举,并在没有看到成果前,就敲锣打鼓地博取宣传,以转移民联无法兑现大选宣言的窘境。”

他认为,民联政党执政雪州迄今,除了不断地费心思把州政府资源用来搞政治,如不断提高民联各级官职朋党的福利和筹码,州务大臣更亲身示范如何把州内的钱花在外州的民联政治活动上,而且还曾一度要拨出州内巨款来为大臣及民联做政治宣传,所以导致州内政绩不佳,民联议员只好打民粹牌和捞取廉价宣传进行政治保温。

他指出,虽然欧阳捍华不承认这个实验性质的选举,为民联的备战大选造势,可是民联州议员颜贝倪却已计划组织观摩团,进行政治动员工作,兼收取政治宣传功效的目的已暴露出来。

他表示,对于已经步入执政三年的民联雪州政府,将仍旧筹备中的三个村长选举,作为党领袖上报邀功的做法,就好像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炒作电视剧课题,把《渔米人家》作为博取自身廉价宣传般的投机取巧。

他表示,欧阳捍华有参与州行政议会,应该知道州政府政策和方向。因此他取巧地回避披露马来传统甘榜为何没有直选的议题,已透露出民联政府并没有意愿落实他们的大选宣言。

他指出,欧阳捍华的态度,已对州政府是否会全面落实承诺,在所有新村和甘榜举行直选,带来许多的不确定因素。

他表示,根据了解雪州民联政党都缺乏健全的基层组织,所以才出现民联村委会只有村长却没有委员的个案,以及村长和村委会冬眠、不做事的现象。因此欧阳捍华也许是自圆其说,被迫用州政府资源美其名是推动村长直选,实质上是掩饰民联内部缺乏有能力和肯做事的村长人选。

他也认为民联雪州政府若继续维持政治挂帅政策,滥用州发展和建设的资源来搞民联政治,对雪州长远的发展将会形成负面的影响,对全体的雪州人民不利。

叶炳汉: 卡巴星误导人民相信回教党已经放弃神权治国理念

(吉隆坡8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抨击卡巴星误导人民相信回教党已经放弃神权治国理念,刻意回避哈迪阿旺拒绝修改回教党党章,建立神权回教国的政治斗争方向。

也是国阵雪州宣传局主任的拿督叶炳汉指出,从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的言论中,完全地表露出回教党并没有放弃神权治国的理念,但基于失去了安华作为民联共主的趋势,回教党抬出福利国口号,也逐渐透露出民联以在进行部署工作,让回教党成为后安华时代的领导核心。

他指出,行动党内除了有卡巴星协助建立回教党世俗化的形象,在霹雳州也有倪氏兄弟宣称,在来届大选该党料将放弃马来选区,并将拱回教党尼查上位任州务大臣。

他表示,雪州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则在回教党党选前后,一再发表文告,对回教党党选的召开歌功颂德。

他说:“有关政治现象,让人看到民联三党对回教党领袖,有不寻常的重视及护航的动作,而该党的路线也成为了民联共同的焦点。目前,回教党要急着抬出福利国口号,让该党神权治国的理念软着路,其最大的原因正是为了填补安华空出的领导空间,以便让回教党能够率领民联出战大选。这点可以从行动党和公正党非回教徒领袖的默契与言行,显示出民联内已经开始酝酿的共识,即使民联领袖一再地否认。”

他指出:“哈迪阿旺宣称可兰经内没有提及神权回教国,可是他却不愿修改该党党章,让人对回教党的福利国路线有所保留。”

他表示:“同时,卡巴星身为资深律师,他绝对明白党章条文的作用,特别是在引导政党斗争方向有其崇高性。因此哈迪阿旺及卡巴星的言论,只可视为民联在大选前争取选票的权宜之计,让民联还是无法否决往后执行落实神权治国方向的可能性。”

他指出,哈迪阿旺所强调“时机未到,而不是放弃理想”的言论,让人有很大的想像空间,以及标榜无意当首相的言论,更是具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因为这是在安华强势领导民联的时代,不曾听过的论调。

张胜富:颜氏勿要半夜吃黄瓜,不知头尾就对马华套帽子

(八打灵3日讯) 国阵甘榜东姑州选区协调官张胜富驳斥刘永山助理误把冯京当马凉,对他作出人身攻击之前没有认真地看报纸,让人民质疑刘永山服务中心的能力。

他说:“刘永山助理颜婷萍前日所发表的文告,谴责他对村委会作出指责是天大的笑话,这已经证明刘永山的服务团队处理事情的肤浅,连看报纸也只看标题,而没有认真地看完全文,所以才会令到选民对他们的服务态度感到愤怒。”

他披露本身在该事件中并没指责村委会不帮助救灾,而是在灾黎不满民联议员、领袖及马华没协助灾后安顿工作的报导中,有灾黎直接炮轰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市政厅和马华的内容。

他指出,针对有关报导,灾黎由于没有被安顿到人民组屋,所以导致必须留宿在亲戚家,所以他才吁请市政厅协助灾黎重建家园,甚至协助灾黎购买一间双溪威18路人民组屋和尽速协助清理灾区。

他说:“颜婷萍的言论对我不公,我们无论是在那个党,都应该尽心尽力地去协助灾黎,而不是将事件政治化,把灾黎的话套在我的口中,转移视线。”

他促请颜氏勿要半夜吃黄瓜,不知头尾就对马华套帽子,相反地应该实事求是地协调民联管辖的市政厅,给予灾黎帮忙,而不是忙着发文告搞宣传。

他更吁请甘榜东姑现任州议员刘永山及八打灵市政厅民联市议员不要睡觉,运用政治智慧和危机管理的意识,去解决灾黎的问题和需求,而不是任由助理本末倒置地将时间浪费在口水战中。

余金福: 马华放弃全国1万1千个官职的政治决定,行动党尝试用断章取义的方式来误导人民

(吉隆坡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余金福吁请全体党员支持马华中委会所通过的议案,那就是马华倘若下一届大选得不到华裔选民支持,马华将放弃全国1万1千个官职的政治决定。

他表示,马华中委会的决定,也意味着下届大选,将是马华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一场大选,马华各级领袖和党员必须精诚团结,全力以赴地备战和迎战大选,才能克服目前的政治困境。

他指出,马华中委会所作出的上述决定,也显示出马华能够勇于面对华裔选民,将本身的政治前途,交由选民做主,而不是眷恋权位的政党。

他认为,马华坦荡荡的政治立场,更让民联过去许多诬蔑性的言论不攻自破,所以让包括行动党再内的在野党领袖感到紧张,因此当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医生之前对这项重大政治方向作出宣布时,行动党则尝试用断章取义的方式来误导人民。

他相信经过这次中委会的政治决策,将让马华各级党员了解到党的命运将与大选成绩捆绑在一起,假如马华无法说服选民给予支持,马华将失去各级1万1千名大大小小官职的平台,为地方建设和华社发展作出贡献和服务。

他认为这项政治决策,将让马华中央领导层的高调论政思维模式,迅速地贯彻到各级组织内,以便能够更贴近及反映人民的需要,争取选民在大选中的委托,让马华继续扮演着华裔在朝政治力量的代表。

叶怡华: 民联雪州政府三番四次以“没钱”为籍口来落实对选民的承诺,实际上州政府却存有巨款

(吉隆坡2日讯) 马华双溪比力州议员叶怡华对刘天球揭露雪州政府累积存款达8.3亿零吉,却没看到民联履行大选承诺一事,谴责民联以缓兵计,拒绝落实降低门牌税,全面发放婴孩、儿童、孤儿、单亲妈妈、残障人士、乐龄人士等阶层津贴的民联大选宣言。

他也严厉要求州务大臣卡立向全体雪州人民道歉,因为民联雪州政府已三番四次地以“没钱”作为籍口,拒绝落实民联的承诺,事实上州政府却存有巨款。

他指出,随着刘天球透露了州政府有巨款的真相,已经证明民联高官过去一直在讲骗话。

他表示,民联在抵赖中央政府,以博取民众的同情心之余,却一再地提高民联各级官委朋党的福利,如大幅度增加县、市、州议员津贴和拨款,因此吁请全体雪州人民不用客气,向富有的州政府追债。

他表示,雪州政府现存的巨款当中,也包括雪州纳税人所支付的门牌、土地、以及发展税,因此卡立应该对雪州政府下令,马上偿还被人民被拖欠了3年的20%住家门牌税以及10%商业门牌税的回扣,以便言而有信。

他表示:“基于民众对于民联雪州政府过于宽容,导致民联高官虽已享有全国最高额的年度拨款,如今民联更加变本加厉,刘天球还要建议再调高民联州行政议员和州议员拨款至分别100万和80万的个人拨款。”

他说:“此外,作为州务大臣的卡立,更曾爆发过滥用雪州公款,去资助雪州境外的政治活动,包括数月前毫无忌惮地在砂州选举砸重金,如拨出50万零吉给区区的18户砂州居民建长屋,充分体现出富有州属首长的气派。”

他吁请雪州人民及在民联空头支票所列明的受惠阶层和团体,马上行动,敢敢地向州政府要回已被拖欠3年的债务,以阻止民联高官慷雪州人民之慨,乱乱花人民的钱。

黄冠文: 无力降低门牌税是因为地方政府面对收支不足的问题;但提高民联议员拨款,又说地方政府有盈余,立场简直前后矛盾

(吉隆坡1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针对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宣布民联各地方政府已转亏为盈,并将建议增加行政议员和州议员一事,要求民联雪州政府即刻落实3年前所有的选举承诺,尤其是落实降低20%门牌税的措施。

他指出,民联雪州政府常以没有经费作为理由,为无法修补道路、路灯等公共措施,以及无法作出发展工作的籍口,可是却有办法一而再地提高民联高官的福利和拨款。

他也谴责民联州政府如果财务状况良好,为何在面对蕉赖呀吃14英里土崩事件以没有经费为由,要将责任全推卸给中央政府,如今刘天球却发表相反的言论,让人质疑民联州政府的公信力。

他表示,过去刘天球曾在州议会上说州政府无力落实降低门牌税的承诺,是因为多个地方政府都面对收支不足的问题。如今,刘天球却因为要提高民联议员拨款,才表明地方政府有盈余,立场前后矛盾,也让人质疑民联是否有诚意兑现选举承诺。

他说:“刘天球在去年州议会中的回复中,甚至狡辩说民联虽有承诺要降低门牌税,但是并没有说何时才兑现。如今,既然身为民联行政议员的刘天球夸口地方政府有盈余,而且还能够建议增加高官拨款,民联州政府应即刻展现政治诚意,优先落实降低门牌税的利惠全体州民的措施和承诺,而不是本末倒置地照顾民联高官。”

他指出,民联执政雪州迄今,已经多次提高民联持官职者的福利和拨款,包括大幅度增加州议员、县市议员的津贴,并为县市议员提供助理和办公室津贴,加重各地方政府负担,剥夺人民和地方建设及发展款项,所以民联州政府面对任何问题都把它推卸给中央政府。

他说:“但是刘天球对雪州政府每年给民联州议员50万拨款,居全国之冠一事沾沾自喜,如今还要分别提高各行政议员和州议员拨款到100万和80万。所谓羊毛出自羊身上,民联雪州政府事实上是将人民所缴付的门牌税、地税和发展经费,用来照顾民联高官的利益。”

他表示,雪州国阵和马华会与人民站在同一阵线,不断对民联政府施压,要求民联即刻落实承诺,马上降低门牌税,而不是将州政府的资源,用来照顾民联高官和朋党的需要。

Next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