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冠文: “还水予民”运动的民联雪州政府,从头到尾都是在玩弄政治把戏,欺骗人民

(吉隆坡3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针对雪州水供公司总营运长警告雪州水供用户节省用水,否则雪隆在2012或2013年将面对水供危机,表示关注。

他怒斥,中央政府早已制定由彭亨引进水源至雪州及兴建第二冷岳滤水站的全盘计划,以解决雪州水供危机,但雪政府却因政治立场,拖延配合及同意这计划的展开。

“中央政府全面性配套献议包括低息贷款,以展开雪州冷岳第二输水计划,但雪州政府却拒绝,把雪州人民利益及雪州前途当赌注。”

他也斥责,雪州民联政府至仍无法向人民交代及详细解释,一旦雪州政府取水供管理权,将如何解决雪隆水供危机问题。

他今日针对雪隆明年恐水断警告,发表文告指出,水供危机已快来临,这也再次证明去年发动”还水予民”运动的民联雪州政府,从头到尾都是在玩弄政治把戏,欺骗人民。

“雪州政府声称一旦取回水供管理权,将可把水费控制在合理水平,为雪州子民提供更有品质的水源,但其实雪州政府已对危机束手无策。”

他炮轰,民联执政雪州前后已向人民开出许多的空头支票,但至今都没有实现。

“916变天谎言,没有兑现降低20%住家门牌税及10%商业门牌税,反而调高;没发托儿津贴丶幼稚园津贴丶解决万挠电缆丶雪州水供危机等。”

他促请人民认清民联的真面目,在下届大选给予民联狠狠的教训,不要再被民联的表面功夫蒙骗。

黃祚信:歐陽捍華是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趙明福自殺的導火線

(吉隆坡28日訊)馬華雪州聯委會副組織秘書黃祚信表示,民主行動黨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是名不負責任的政治人物,沒有好好保護下屬,他是趙明福自殺的導火線,歐陽捍華應負起最大的責任,辭去所有官職及黨職。

黃祚信指出,趙明福在雪州反貪會墜樓身亡後,大家都感到很傷心,希望案件早日水落石出,查明真相。

他表示,趙家不滿驗屍庭的報告後,國家元首御准成立皇家調查委員會,委任身居威望及富有司法經驗的人士成為委員,調查趙明福的死因。

「報告終於出爐,根據皇家調查委員會聆訊各方的供詞後,得出趙明福死於自殺的結論,並指明反貪會的3名官員違反調查程序,涉嫌採用連續性、激烈及不恰當的盤問方式,造成趙明福在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

黃祚信在文告中促請當局採取刑事法律行動對付涉嫌濫權的3名反貪會官員,以免將來再有第二個趙明福證人遭到逼供而自殺。

他說,除了反貪會3名官員需為趙明福之死負起責任,趙明福生前的僱主,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更應為趙明福之死負起責任。

黃祚信表示,趙明福生前是歐陽捍華的政治秘書,歐陽捍華負責雪州新村及非法工廠事務,由於歐陽捍華遭到反貪會懷疑,才會將趙明福帶回反貪會協助調查。

他指出,當反貪會突擊歐陽捍華的辦公室時,歐陽捍華應該保護其職員趙明福,拒絕反貪會官員將趙明福帶回反貪污局協助調查。

他說,在反貪會把趙明福帶回雪州反貪污局後,歐陽捍華也應該積極跟進事件的發展,想方設法保護趙明福,將趙明福帶離反貪會辦公室,以免受到逼供或傷害。

「遺憾的是,歐陽捍華並沒有這麼做,他當時人在那里?如果他由始至終跟進趙明福被帶到反貪會的案件,出現在反貪會辦公室,極力與反貪會官員交涉,甚至獻意本身代替趙明福接受反貪會調查,趙明福得以離開反貪局辦公室,就不會墜樓身亡。」

黃祚信表示,從趙明福被帶離雪州政府辦公室那一刻起,歐陽捍華並沒有展現身為僱主的責任,關心及保護其職員趙明福,對方應為趙明福之死負起責任,辭去斯里肯邦岸州議員、雪州行政議員及行動黨的所有職務

他說,如果此案發生在台灣、韓國或日本等國,身為上司的歐陽捍華早已辭職,涉案的反貪會官員也已被帶到法庭面審。

黄冠文: 刘永山没诚意协助印裔,且还玩弄政治技俩转移人民视线,掩饰雪州政府忽略了州内印裔人民的事实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指责,民联议员不支持协助印裔社会的动议事件,不但证明民联州政府拒绝解决印裔社群问题,也突显了民联三党州议员同床异梦的事实。

他指出,行动党哥打阿南莎州议员马诺哈然日前在州议会提呈5项动议,其中3个无法获得通过。

在这三个无法获得通过的动议之中,其中一项就是要求州政府提2000依格的土地 给200户贫穷的印度家庭用以进行农业丶禽畜和渔业活动,以及成立1亿令吉的资金来协助贫穷的印度人从事中小型工业。

他发表文告指出,当马诺哈然提呈有关动议时,不但刘永山本身没有支持,民联的公正党及行动党的印裔州议员都没有支持。

“如果在州议会内有国大党州议员,我很肯定国阵的印裔议员都会附议。如果当时的动议也包括要求州政府提2000依格的土地 给华裔或三大种族贫穷家庭,我肯定也会支持。”

他也谴责刘永山完全没有羞耻之心,在民联拒绝协助印裔社会后,还会厚着脸皮反过来炮轰没有支持有关动议的国阵议员。

“当国阵议员提出动议时,民联议员会附议吗?刘永山对国阵的指责,是为了转移人民视线,掩饰雪州政府忽略了州内印裔人民的事实。”

他指责,民联对于国阵的所有政策都会倾力反对,比如令全民受惠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都被民联议员批抨得一文不值。

“没诚意协助印裔,玩弄政治技俩的是民联,是刘永山。民联这次的所作所为,再次证明在308大选,给予人民的承诺,包括自称为全民政府,都是一派胡言。”

王钟璇: 反贪委员会就应该立刻对涉嫌滥权的反贪局官员采取对付行动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兼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王钟璇强调,既然赵明福案件皇家调查委员会已证实反贪局官员涉嫌滥权,反贪委员会就应该立刻采取对付行动,不能一再拖延。针对反贪污委员会宣布将三名涉嫌导致赵明福自杀的官员停职,并设立特别工作队彻查赵明福皇家委员会针对三人的指控,她指责多此一举。

她指出,目前公众人士对大部分公共单位已失信心,公信力近零。如今,一旦人民因对反贪会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及愤怒,这更让反对党有机会继续利用此案捞取廉价政治宣传。

她发表文告指出,审查此案的官员本应在第一时间停职内部调查; 但现在皇家调查委员会已证实该3名官员滥权,反贪委会对该3名官员就不应该停职如此简单,而是要即刻将他们提控上庭,为滥权造成有人丧失性命负上全责。

“同时,如反贪会还在此时刻要设立特别工作队彻查赵明福皇家委员会针对三人的指控,这涉及反贪会对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果不尽然全信,又怎能让赵家及公众人士接受皇家调查委员会的调查结论?”

皇家调查委员会证实官员有错,反贪委会必须道歉; 这也是时候让有关掌舵人或高官下台谢罪,以行动落实问责文化。王钟璇说,在案件发生后,前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赛益提前5个月退休。如今此案已有结果,反贪委会也必须对此向人民作出交代。

“高官是负责监管官员的工作表现及操守,一旦发生问题,高官必须负责,即使是正副部长也不例外。”

她强调,大马政府机构必须塑造及执行 “问责文化”,提高公信力; 不能有问题就由下属负责,有功劳就由上司领。否则,我国的政府机关素质不仅不会进步,也破坏整体执政政府的形象。

叶金福: 内阁应参考美国的反垄断法令,以减低国能垄断电供所带来的伤害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叶金福今日促请尊贵的部长先了解国能计算”偷电”的方式,以及国能估计损失方法,因为当中存有的疑点及问号实在多不胜数。

他发表文告强调,内阁也必解释,国能到底是政府机构,还是政联公司,因这疑问在不同法庭有不同诠释。

他指出,国能已垄断了电供市场,人民也渐渐感觉到利益受损,内阁应参考美国的反垄断法令,以减低国能垄断电供所带来的伤害。

“长期以来,国能都以本身的方式,向被怀疑涉及偷电的用户追算电源损失,完全没有一套受人民认同的计算标准。”

他指出,在1990年电源供应法令第37及第38条文所赋予的权力及保护下,垄断了大马电供领域的国能,所展开的行动,令用户痛苦不堪。

“用户的用电量可以随着生意的起落,有所不同,特别是工业用电量的波动更大,所以用电量时高时低,也是很正常。”

他说,偷电是刑事罪名,在法律上,需要很高程度的确凿证据证明;国能应是把疑点归给用户和更换新电表,不要自行估计罚款数额。

他指出,很多用户和国能讨价还价,并不是代表承认偷电,而是不想被法庭案件缠身。

“用户在法律面前,往往都感觉无能为力,也没有这方面知识,更不知道电表是否被恶意损坏。 ”

他指出,在偷电争议问题上,用户有如“鱼肉砧板上,任由宰割”,如果问题没解决,日后肯定会有更多用户被国能指责偷电,因此内阁必须马上设法解决有关法律漏洞。

“内阁于本月20日议决国能不能追算为用户更换电表後出现的电费差额,而最多祇追算过去3个月的电费差额,是项明智决定,应得人民赞许。”

他强调,内阁绝不能在被疑偷电课题上,向国能妥协,否则一旦招惹更多民怨,将令国阵政府形象受损。

李万行: 促请政府公开及透明化处理电脑验车中心的政策,以便提升该中心的服务,达致零舞弊及滥权投诉目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促请政府公开及透明化处理电脑验车中心的政策,以便提升该中心的服务,达致零舞弊及滥权投诉目标。

他指出,贸消部指将重新检讨上个月生效的分期付款(修正)法令当中的一些条文,包括针对有意转售旧车者,必须在售车前支付90令吉验车费予电脑验车中心的决定,进行检讨。

“政府修正分期付款法令旨在保护消费人权益,免受到剥削。这项努力值得赞赏,而且这法令的确可以保障人民及车主。”

他说,政府推行的政策虽好,但在执行上往往都出现漏洞,没有符合法令规定,而无法达致预期目标,反而让一些害群之马,有机会从中牟利。

他发表文告指出,电脑验车中心的操作是由交通部管辖,但如今的买卖汽车法令却在贸消部之下,这部门职权的交接问题,会产生疏于监管及互相推卸责任情况。

“电脑验车中心也接获了不少投诉,如舞弊及滥权问题,假设舞弊及滥权行为没有解决,这将拖累交通及运输业者,交通部必须对此问题,寻求有效解决方案。”

王钟璇: 促请政府重新检讨各项监督新闻媒体的法令和政策,以重建媒体的公信力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促请政府重新检讨各项监督新闻媒体的法令和政策,以重建媒体的公信力。

她对于华盛顿的“自由之家”公布最新全球新闻自由排行,大马排名较去年倒退两位,在全世界196个国家当中排行第143位,被列为“不自由国家”,表示关注。

她发表文告指出,各大媒体必须取信予民,让人民信服,才可以有助于制衡网络媒体。网络媒体上的报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的确让许多只上网看新闻而不看平面媒体报道的朋友听片面之词。

例如在“净选盟事件发生后,网上流传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会见同善医院董事时,答应通过卫生部拨款200万令吉,以掩盖事件真相。”; 又如平面媒体报道” 郭素沁4助理因玩牌嬉闹声破坏酒店安宁”,网络媒体却只强调警方人员因助理穿净选盟黄衣扣留他们,片字不提玩牌嬉闹声。

“公众必须理智看待网络的未经证实的报道,以免讯息传达不详而受误导。同样的,平面媒体必需依实报道,以执行媒体的执责。”

至于社会主义党6名党员在内安法令下被捕事件,他促请警方尽速完成调查工作; 若掌握有关人士的触犯法令证据,就应马上将他们提控上法庭。如果没有证据,就应马上释放。在现状,国阵应有信心能执行职务,不需反对党有机会继续利用这课题攻击警方,让国阵成为箭靶。

黄冠文: “民联三党无共识” ,斥回教党反对一切娱乐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对回教党反对雪州举行演唱会一事感到非常遗憾,并认为回教党是在侵犯马来西亚人民的人权。

“回教党口口声声说要走中庸的路线,但实际上,回教党依旧保守并已经侵犯到马来西亚人民的个人自由。比如上个星期,吉打州政府更下令非回教徒遵守斋戒月娱乐禁令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黄冠文抨击吉兰丹州政府,更是以宗教理由禁止各项传统演出,包括马来皮影戏。这就是回教党不顾人民的利益,禁止一切形式的娱乐的最好范例。而本周日举行MTV世界舞台马来西亚演唱会是项国际盛事,回教党莎亚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一贯持着反对的意见,强烈反对一切形式的演唱会。

回教教条让国家经济陷入困境

“在塔利班主导的阿富汗,也设下严刑峻法取缔所有形式的娱乐,包括戏院、演唱会和电视机。回教党是否试图让马来西亚倒退回到黑暗的年代?这些禁令让人担忧,并进一步让游客和外资止步马来西亚,就如国际社会不愿意在阿富汗投资一样。

黄冠文认为,莎亚南是一个旅游景点和商业集中地,回教党反对演唱会的做法已经和雪兰莪州政府努力把I-City数码灯光城打造成娱乐中心的做法背道而驰。

“显然,民联的州务大臣卡立也无法阻止回教党的反对声浪。再加上行动党在此问题上保持沉默的态度,更无法保障热爱演唱会群众的利益。这已经表明民联无法就一个简单的事情达成共识,因为回教党和民联的其他成员党,公正党和行动党并没有施政的共同点。”

郑有文: 民联不断强调会保留县市议员固打,给民间团体(NGO)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谓民间团体的代表,几乎都是朋党

(巴生20日讯) 马青巴生区团针对雪州民联政府将于七月及八月在三个华人新村落实村长直选,发表文告評击雪州民联政府是在玩弄新村人民,误导华社民联已落实地方选举,并挪揄欧阳捍华只在华人新村演政治秀,却不敢到马来乡村玩村长直选治的游戏。

区团团长郑有文指出民联领袖,由其是行动党领袖在308大选时,向选民承诺落实地方选举,但3年已经过去了,民联执政的州一字不提地方选举,由于来届大选近在眉睫,必须向人民交代,因此,便以班达马兰,仁嘉隆和吉胆岛三个对于他们比较有问题的华人新村,落实村长直选,意图瞒天过海,误导人民并制造民联政府已落实地方选举的假像。

郑有文说班达马兰民联村长因涉嫌推介信以获取工程而被开除,行动党各派人马对村长早已虎视眈眈,现在仁嘉隆村长来自民间团体(NGO)虽深得民心,但却得不到党心,吉胆岛是华人占多数的鱼村,但村长是回教党委派的,而欧阳捍华又不敢向回教党施压,唯有将村长一职交由村民手上一票决定。

郑有文续称由于民联执政的村委会,无法获得州政府的拨款来改善新村的基建,已沦为食之无味,弃之所惜的鸡肋,有鉴于此,民联政府为了向人民交待,以鸡肋(村长)当地方选举,一旦失去村长,也不会影响到民联的执政权,若失去县市议会控制权,有如一只没有脚的螃蟹,州政府将动弹不得,因此落实村长直选,只是民联领袖的政治伎俩。虽然民联不断强调会保留县市议员固打,给民间团体(NGO)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所谓民间团体的代表,几乎都是朋党。

郑有文亦非议参选村长年龄限于21-60岁,最少两年居住在新村,换句话说民联政府否定了60岁以上的村民对新村所做出的贡献。五十年前这些乐龄村民曾不惜付出,留下许多血汗和泪水,才成功开拓成为今天的新村,但却没有资格参选村长,而仅仅居住在新村两年的村民便有权参选,这不但剥夺宪法所赋予的选举权力,也抹杀了先贤对新村所做出的贡献!

欧阳捍华指出仅限于六十岁以上的村民参选村长是延续前朝的年龄限制,郑有文評击说,前朝村长是委托制,非直选,既然是直选在宪法赋予权力下,凡二十一岁以下的村民都有权参选,如果欧阳捍华认为前朝对于六十岁以上的村民不公平,那为何还要延续?今天权力掌握在欧阳捍华的手上,他可以改天换地,很遗憾的是他不敢去改变事实。“改变”是行动党为了要讨好华社而喊出来的“口号”,但却无法改变六十岁以上村民的命运,这足以证明“改变”是行动党为了捞取政治本钱而空喊出来的口号,更加了证明欧阳捍华的无能 !

黄祚信: 促请撤销「依布拉欣阿里領導獎」的申請,以免種族主義思想在我國滋長,破壞國民團結及社會和諧

(吉隆坡20日讯) 馬華雪州聯委會副組織秘書黃祚信促請大學理事會及瑪拉工藝大學董事局,撤銷設立「依布拉欣阿里領導獎」的申請,以免種族主義思想在我國滋長,破壞國民團結及社會和諧。

他發表文告指出,較早前,瑪拉工藝大學馬來人思維及領導研究院在官網上公佈「依布拉欣阿里領導獎」詳情,令人「虛驚一場」,以為有關當局那麼草率的接受了土權主席依布拉欣阿里自己倡議的該項獎項。

他說,瑪拉工藝大學校長沙胡爾今日澄清,「依布拉欣阿里領導獎」尚未獲得有關當局的批准設立,令人感到欣慰。

黃祚信指出,依布拉欣阿里只是每年提供5000令吉給瑪拉工藝大學,異想天開為自己塑造成維護族群權益英雄形象,況且該獎項並非由第三者所倡議。

「依布拉欣阿里並不是德高望重的人士,他只不過名巧取豪奪政治利益的投機者,如果瑪拉工藝大學有意設立領導獎,還有許多比依布拉欣阿里更有資格的學術人士或社會長者。」

他說,依布拉欣阿里在創立土著權威組織後,不斷的發表危險的種族極端主義言論,包括華裔囤糧論及對基督教徒發動聖戰言論,理應受到有關當局的對付,而不是設立獎項表揚他,鼓勵其他人向他看齊,推行種族極端主義,這是對多元種族及不同宗教的馬來西亞國家發展埋下種族衝突計時炸彈。

黃祚信表示,維護本身族群權益者,不代表可以侵犯其他族群的權益,依布拉欣阿里的動機很明顯,他是假借維護族群權益之名,以延續他的政治生命,因為他是巫統及回教黨都不要的政治垃圾,他唯有依靠發表驚人言論來騙取馬來人的選票及支持。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