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冠文: 各族同胞必须撫心省思,國家今天所擁有的和諧穩定並不是必然的

(吉隆坡31日訊)馬華雪州聯委會秘书黄冠文促請國內各主要宗教的人民,在國家慶祝54周年及回教徒同胞慶祝開齋節的同時撫心省思,國家今天所擁有的和諧穩定並不是必然的,不要常常因為心中一時的不忿,而斷送國家美好的前程和大家過去所付出的一切。

“54年並不是一個短的時間,54年的穩定和諧更是不易,因此各宗教都應該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寶物”,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被一小撮為了自己利益的政客利用,造成宗教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

他說,過去一年,雪州政府在民聯的領導下,宗教之間的關係曾出現數次的沖突,雖然雪州政府無能處理,幸好各宗教之間的信徒都可以理智地面對,最終化險為夷,這也顯示了各宗教之間的理智和成熟。

“不過,人民的成熟卻也讓人看出了雪州政府的無能及懦弱,愛說謊的大臣卡立不但沒有能力控制民聯一班的烏合之眾的議員,更三番四次被一黨獨大的回教黨利用,一而再傷害其他的宗教,這是讓人無法接受的。”

他說,人民是期待政府來領導和保護,並不是政府做錯了由人民自己救自己,這樣的政府如何能為國家帶來和諧?

他說,只有人民之間先和諧共處,才可以談經濟發達;否則,一切也只是紙上談兵。

“在百樂鎮衛理公會(DUMC)事件上,我們可以看到的是,回教黨的目中無人、卡立的無能與愛說謊的態度、及一眾行動黨的傀儡議員,什麼事都做不好,人民已根本無法再指希望他們悍衛任何權益或者爭取任何的公平,反而只是祈求他們不要再讓我們所擁有的送出去,那已是謝天謝地了。”

他說,該事件由八月三日演變到今天已經一個月了,一個月以來,卡立除了表達毫無意義的“遺憾”之外,他與其他行政議員都被回教黨控制了,沒有人再敢發表任何意見。

Advertisements

林祥才: 各族应更加珍惜彼此之間的感情和關係

(吉隆坡31日訊)馬華雪州聯委會主席拿督林祥才祝贺马来西亚54歲生日,并促請各族趁這個別具意義的日子,提醒自己更加珍惜彼此之間的感情和關係,不要因敏感的課題影響情緒,破壞了種族之間的良好關係。

“特別是國家的領袖及高官,須常對涉及種族的課題保持高度敏感,處理這些課題都應該從對方的立場去設想,先去了解對方的感受才踏出下一步,而不是什麼事情都為自己著想,如此自私的行為,往往就是破壞種族和諧的第一步。”

他形容,種族之間的關係就如一顆玻璃球,一旦跌破了便永遠不能夠重新完好地鏠合,那一道疤痕將永遠在大家的心中。

“我們要明白,馬來西亞今時今日 所握在手中的並非是上天所賜,而是各族曾經共同努力所得來。”

他說,各族之間的感情和關係是前輩前賢在國家獨立時所建立的,過去54年裡雖然經過了風雨,可是慶幸的是,大家到今天都還可以融洽地生活在同一個國家,這是許多其他國家都無法達到“夢想”。

“甚至是在英國這樣歷史悠久的國家,種族和膚色之間的鴻溝仍然存在,大家之間的關係緊繃,一觸即發,才會引發了上個月的嚴重暴動事件 ,讓國家的聲譽和人民的生活蒙上了重重陰影。”

他說,各族應該互相諒解,而且更重要的是諒解不應該計較先后,才能真正維持這份無價的和諧。

李万行: 在執行政策應該要運用智慧去評估, 且須堅持“以民為本”的理念

(吉隆坡28日訊)雪州馬華副财政李万行認為,政府最終決定在發展大吉隆坡計劃下的捷運同時,也將保留苏丹街的百年老店,是真正體現了首相納吉“一個馬來西亞:以民為本、績效為先”的施政理念;而且,他也認為馬華總會長蔡細歷這次在適當時機插手調解了此事,也顯示出他與人不同的政治智慧。

他有絕對信心,在蔡細歷的領導下,馬華將會繼續以智慧去協助人民,特別是華社解決問題,悍衛權益。

他說,隨著這項捷運計劃首項的土地問題解決了,接下來其他地區的土地問題相信也將能夠迎刃而解,不過陸路公共交通委員會必須先列明如何將建築物歸類為歷史價 值的建築物,及何種建築物是必須折除的,否則一旦所有涉及的建築物的業者都要求保留,這將令到建築的成本暴增,甚至會令到整個捷運計劃被拖延。

“徵地是國家發展,特別是發展鐵路和地鐵這類工程最具挑戰的一環,因為政府必須照顧到原本土地的居民及業主的利益,同時也要控制發展的成本,這並不容易。”

李万行說,就如目前仍在進行的雙軌火車計劃,由北到南,雖然由動工至今天已經超過10多年,仍只能發展到柔佛部分的地區而已,在柔州境內大部分的徵地工作還在進行中。

“國家要朝著先進國的方向前進,往往就必須有人付出,這便是所謂的有得必有失,但是,政府必須確保受影響的居民的賠償是合理,及大部份人民所能接受的。”

他也指出,有許涉及法律程序及過去所定下的政策,在執行時,都應該要運用智慧去評估,包括不同地區、不同的建築等,都應該用各別方法去執行,惟須堅持“以民為本”的理念,相信將可以獲得大部分的人民支持及接受。

“新加坡和香港擁有今天的繁榮,過去他們人民所經過的都是不可以被勿視的,因為要建造完整的公共交通系統,並不是三天兩夜便可告竣工,因此,我國人民和政府都應該向這些先進國家看齊,無論是在硬體,如科技和工程等,或者在人民的心態和思維,都須向他們 取經,將視野看得更高更遠。”

叶炳汉: “私人住宅土地拥有权”政策误导新村人民

(沙登 28 日讯) 雪州马华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强烈促请雪州民联政府必须阐明“私人住宅土地拥有权”政策向州内新村人民申请延长呀兰批准后是否依据市价作为估计住屋地段方式来征收地价(PREMIUM),取代过去优惠新村人民申请延长地契期限的条列而不应采取轻描淡写或敷衍口吻去误导新村人民。

叶氏是针对行动党行政议员刘天球出席班达马兰新村一项宴会时表明新村屋地延长期限不会以市价计算而申请60年地契期限延长地价税率每方尺50仙,99年为每方尺RM2.50计算保持不变的言论发表文告。

叶氏也是雪州国阵宣传主任,他指出,以公正党为主导的雪州民联政府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在今年6月2日在传媒上宣布州政府采取,“私人住宅土地拥有权”政策下凡申请土地延长地契者必须依据市价估计住屋地段价值作为缴交地价(PREMIUM)准绳,并由土地局发出5A表格注明地价价格及缴付之。

他继称,依据了解雪州土地及矿物局主任拿督阿都拉锡在今年6月1日致函州内各县土地局提呈有关私人住宅土地拥有权政策的指南而其中一项申请延长土地呀兰期限必须依照1/4 X 1/100 X市价X(99年有效地契期限)X面积的方程式确定缴交地价(PREMIUM)价格,同时也宣布撤消之前不同年代所通过的一些土地条例。

叶氏指责行动党行政议员在通过私人住宅土地拥有权政策时可能不了解或没有细读条列内容下而“蒙查查”支持撤消过去优惠新村人民申请延长呀兰期限即申请60年期限每方尺50仙计算,申请99年期限每方尺RM2.50计算而接受以市价估计地价,直接提高几倍的地价费用增加新村人民的负担。

叶氏认为雪州新村人民有权力知道他们申请延长呀兰所带来的昂贵且必须缴交的地价的真相而不只是缴交一千零吉可获得呀兰那么简单,事实上,那张呀兰已经被限制而无法自由使用,除非缴交昂贵的地价后方能自由使用自己真正所拥有的地契。

黄祚信: 雪州州務大臣卡立在謊言被揭穿後仍硬拗,沒有資格再擔任雪州州務大臣‏

(吉隆坡28日訊)馬華雪州聯委會副組織秘書黃祚信抨擊雪州州務大臣卡立在謊言被揭穿後仍硬拗,竟還企圖兩度更換理事會名字,混淆視聽,卡立已失去公信力,沒有資格再擔任雪州州務大臣。

他發表文告指出,這名“謊話大臣”發表聲明宣佈,指該理事會己經改名為聽證委員會(Jawatankuasa Pendengaran),還形容之前使用“宗教司協商理事會”的名字,招致雪州蘇丹的不滿,纯粹是一场混淆,似乎要借此淡化他與蘇丹之間的矛盾,對方更表示對于這場“混淆”表示遗憾。

他說,卡立過後在召開了另一個記者會時,竟然又再更改有關理事會的名字,將它改稱為“聽證工作隊”(hearing working group)。

“卡立在最近數週,的確遺憾了很多次,不過他的遺憾卻是毫無意義的,包括他之前針對靈市百樂鎮衛理公會(DUMC)事件曾表示遺憾,惟后來被掌管雪州回教事務的回教黨行政議員哈山阿里反駁,猶如狠狠地摑了他一個耳光。”

黄祚信說,卡立現在已亂了陣腳,因為他企圖利用蘇丹殿下的名字來逃避身為大臣的責任,他竟被蘇丹殿下揭發,試問,他此時此刻除了下台謝罪,還有什麼可以做?

“卡立已經成為雪州民聯的一個負累,民聯領袖到今天都還沒有人站出來針對此事發表談話,已顯示出民聯內部也在等待,由誰去挺卡立,或者由誰去與卡立劃清界線,以免讓他繼續拖累整個民聯在雪州的聲望。”

他挑戰所有民聯的州行政議員,站出來替人民說一句公道話,要求卡立去或留,而不是一再做駝鳥,令全體雪州人民大失所望。

“特別是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還企圖以其他事件掩飾自己在此事件上的責任,完全當作視之而不見、聽之而不聞。“

他也指責,沙登区国会议员兼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自己同樣身為雪州的國會議員,不單單沒有要求卡立下台,為謊言負責,竟還要挺潘儉偉一把,卻更暴露出了這些行動黨議員不敢得罪公正黨和回教黨的懦弱性格。

“我今天並沒有要求這些人代議士去評論宗教的問題,也不是要他們指出誰在宗教局闯教會的課題上誰是誰非,我只是想要他們說一句公道話,即卡立是否還有資格當雪州大臣。”

最后,他警惕即將與卡立會面的百樂鎮衛理公會代表,要提防卡立在會面上與較后所發表的言論前言不對后語及出爾反爾,因為這都是卡立慣用的招數。

黃偉益將會是行動黨內的 “明日之星” , 因這種指鹿為馬、對號入座及看文章只看裡面一兩句的作風,有著許多行動黨領袖的風範!‏

(吉隆坡28日訊)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針對檳州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日前發表的〈马华对纵火案竟显得没有人性? 〉談話感到非常“激賞”,並認為黃偉益將會是行動黨內的 “明日之星”,因這種指鹿為馬、對號入座及看文章只看裡面一兩句的作風,有著許多行動黨領袖的風範!

他說,根據《當今大馬》 的報導,當天文章第一段如下:“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谴责,涉及民主行动党槟州总部及威省市政局总部大厦抛油漆兼纵火及遭人泼红漆事件的幕后黑手将政治 暴力化 ,并冀警方全力追查干案者身分和绳之于法,杜绝这种暴力政治的蔓延。。。”,並在這句過后,他才提到無論警方查案或者公眾看待此事,都應該查得全面,看得完整,包括要防止有人以苦肉計搏同情等等。

“我並沒有提到是行動黨在搏同情,但是有人卻對號入座,看到后便大發雷霆,過后就將我整則文章的內容扭曲,這些招數出自堂堂一名州議員,真的讓人大開眼界。”

他說,黃偉益身為行動黨及民聯的一份子,在雪州大臣卡立面對講大話被揭穿的大難關,不願出手相助,卻來將自己套到別人的文章中,看來全部行動黨的領袖,都在逃避著宗教局闖教會檢舉的這個課題。

“黃偉益身為檳州首長林冠英的政治秘書,即然林冠英早早也表明自己無能,就算民聯入主布城不能當首相替華社維護權益,並且甘于當檳城的首席已足夠,他應該也會感覺自己沒有資格評論卡立已發封令的課題。”

他认为行動黨,如果不敢針對雪州大臣的事件表明立場,對于雪州的問題噤若寒蝉的态度,让雪州人對他們失去信心,大失所望。

王钟璇:和平时强势姿态有别,是否林冠英此时也知道,‘何可为,何不可为’ ?

(吉隆坡27日訊)馬華雪州副秘书兼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王钟璇指出,面子书里所设的 “一百萬大馬人民支持林冠英當首相”(1M Malaysians Support Lim Guan Eng To Be Prime Minister Of Malaysia) 的粉絲專頁虽得万人支撑,然身为檳州首席部長的林冠英却在第一时间慎重否認有當首相的念頭。

行动党向以 ‘维护民意’自称,难得有支持华裔大马人当首相的建议,理应响应民心; 林冠英却罕有自贬以一句“我沒有資格” 推得一乾二淨。和平时强势姿态有别,是否林冠英此时也知道,‘何可为,何不可为’ ?

林冠英指公正黨安華將會是民聯的唯一首相人選,但这是否是回教黨的意願呢?還是林冠英的隐騙人民緩兵之計,在继续争取华裔选民的支持当儿却不敢当领头羊?因‘有所能为,有所无能为’ ,万一无法有效扮演 ‘为民请愿’的角色,还是 ‘闪’ 为妙!

远的不说,就以最近雪州宗教局闖百樂鎮衛理公會晚宴一事,已顯示民聯其他盟黨無法左右回教黨的決定。回教黨區區一名行政議員哈山阿里的權力,便可駕奴州务大臣卡立的任何一項決定; 而最多州議員的行動黨,尤是平时一有课题就咬着不放的邓章钦杨巧双及张念群,没听到他们在这课题上哼一声!

这不禁让人深思,如民聯果真如其所愿入主布城,回教黨落實神權回教國; 面对类似课题时,行動黨是淪為‘无聲蟲’,或是能有效悍衛華社或者非回教徒的權益?

真如林冠英所说安华是當民联首相的人选,以安华过去握权的‘伟绩’及对华教的‘贡献’:
(1)1987年擔任教育部長时因坚持派不諳華語的教師及校長到華小執教,最後引發華社群起反對在天后宮集會,觸發了茅草行動大逮捕。

(2)華社、馬華及人聯黨曾向安華提呈修款意向書,認为1961年教育法令21(2)條文,所賦予教育部長可引用該條文改制各源流小學,包括英文小學可改成國小的權力,必須修改。

(3)安華當時不但沒有給予華印社任何幫助,過後竟還諭令各區的学校保留地必須保留給國小,这對華印教育后来的发展帶來莫大的傷害。

“安華當年有權有勢,沒有幫助華泰小; 如今竟因身已不在國陣,就为獨中及華教叫冤高喊支持。这种身份调动立场即刻改变的政客,万一执政立场可能再变动,国民是应对‘本性难移’政客的甜言蜜語,有所警戒。”

而林冠英,明知自已可能更有‘本钱’当首相人选,应该‘当仁不让’; 怎能以一句 ‘我沒有資格’就让寄望于他的人民失望!

黄冠文: 雪州子民无法享受蓬勃的经济发展

(吉隆坡25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揭露,自民联执政雪州后,砂石价格暴涨3倍,从国阵执政时代的每吨8令吉,暴涨至每吨28令吉,这就是雪州屋价激涨的其中主因。

“雪州屋价上涨,是因为雪州民联政府允许朋党垄断砂石市场,这使到砂石价格逐年上升,以致建造房屋成本价飙涨。”

他发表文告炮轰,民联雪州政府执政至今,从没兴建任何廉价屋,而是兴建每间价格超过10万令吉的“保障住屋”,比前朝国阵政府廉价屋售价高出150%。

他也批评,雪州民联政府所执行的政策,也对房屋发展商十分不公平,比如从土地转换必须根据转换以后的商业地的价值征收30% 的房地税,无形中就增加发展商的土地成本,加上砂石价格上升而加重了朋党发展商的负担,因此导致房屋价格暴涨,然而却把此问题推卸说是中央政府的问题。

“种种不合理的政策,已造成发展商逐渐减少参与廉价屋兴建计划,这些问题已反映出民联对雪州毫无贡献及建设,也造成雪州的经济停滞不前,比308大选前更不景。”

他谴责,民联不但是雪州经济啸条的罪魁祸首,也连累到雪州子民无法享受蓬勃的经济发展,让人民生活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他指责,雪州经济不进反退,民联众领袖仍沉醉在玩弄政治花招,比如雪州政府推动的“Jom Shopping” 购物活动,就是政治把戏,完全对中下阶层人民没有任何帮助。

他促请民联停止展开表面功夫,应该以实际行动来协助雪州人民。

叶怡华: 雪州議會在一名說謊及冒用蘇丹名義發放假聖旨的大臣領導下,誠信已坦然無存

(吉隆坡24日訊)馬華雪州双溪比力州议员叶怡华挑戰行動黨議員,拿出勇氣與軟弱無能兼愛說大話的大臣卡立畫清楚河漢界,否則必須與卡立在24小時內退下台,因為整個雪州議會在一名說謊及冒用蘇丹名義發放假聖旨的大臣領導下,誠信已坦然無存!

他說,行動黨的眾位議員已不能再保持沈默了,人民委托他們幫助人悍衛權益,而不是進入議會當傀儡,如果他們不敢發聲,何必要做人代議士?

“郭素沁、歐陽悍華、劉天球等人是時候講話了,之前“謊話”大臣一聲令下要所有封口,他們便啞雀無聲,現在如果連發現大臣講大話,蘇丹也發言指責,他們還可以裝作若無其事,我在猜想他們到底還敢做些什麼?”

他說,自從雪州宗教局于八月三日闖入白樂鎮衛理公會教會(DUMC)取締后,這些行動黨的議員都不曾公開講過一句話,如果現在還不講話,他們不下台,如何能向雪州人民交待?

叶怡华也要求公正黨顧問安華針對卡立冒用蘇丹之名發表立場,是否要卡立為此事負責。

“欺上犯下是一等一的大罪,卡立己別無選擇必須立即下台,如果全體行政議員都不願表明立場,倒不如全都退下來!”

他說,行動黨的議員每當在誣賴馬華時都恶言相向,可是現在面對證據確鑿的情況下,竟不發一言?他們的立場真的很讓人感覺可笑。

“就如八打靈再也北區國會議員潘儉偉,在709同善醫院事件上,如瘋狗咬著廖中萊不放,現在我真的很想他站出,堂堂正正為了正義發表一下立場,或者他還是依然如過去三星期一樣,不敢冒犯以“民聯首相”安華為首的公正黨,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黄冠文: 卡立乱讲话的记录多不胜数

(吉隆坡24日訊)馬華雪州聯委會秘书黄冠文州议员对于雪州苏丹不曾建议设立“宗教司协商理事会”一事,他炮轟雪州大臣卡立濫用雪州蘇丹之名冒傳聖旨,犯下了嚴重的欺下犯上之罪,必須二十四小時內向苏丹负荆请罪!

他說,卡立乱讲话的记录多不胜数,除了这次的假传圣旨外,卡立也无法兑现他在州议会内承诺为州政府赚取每年总值1亿5千万令吉的采砂收入,以及民联议员在州议会中通过《资讯自由法令》,制造假象和搏取宣传,可是当雪州宗教局突击和骚扰教会活动爆发争议后,卡立却传达封口令,封锁了公众掌握该事件的内部资讯,让人识穿了卡立讲话不算数的真面目。

他进一步指出:“卡立当初在雪州苏丹为州议会开幕时,在苏丹面前承诺采砂活动,每年能够为州政府赚取1亿5千万令吉。可是当我在上一季的州议会会议上询问州务大臣时,卡立却加以否认。当我从会议记录中找到证据时,卡立竟然篡改州政府上载到网站的会议记录。”

“作为统领雪州政府的州务大臣,应该做到一言九鼎的政治风范,才得以服众,可是卡立不但言行反复无常,而且还敢篡改前期议会会议记录,所以他的信譽已坦然無存,如果他繼續領導雪州政府,叫雪州人民如何信服?”

(左起) 莫哈默依莎,P卡玛拉纳登,黄冠文,国大党乌雪区团团长穆基兰

他於星期一出席巴冬加里淡小举办2011年游行庆国庆活动說,自從雪州宗教局闖入白乐鎮衛理公會(DUMC)檢舉事件 后,卡立軟弱無能的一面已完全表露了出來,從他一開始聲稱針對此事表示遺憾后遭到回教黨行政議員哈里阿山反嗆,到回教黨哈迪阿旺以一名外來者 的身分,挺哈里阿山無須為此事負責,已顯示卡立根本沒有資格當大臣一職。

“他多次聲稱是雪州蘇丹要求調查報告,也指雪州蘇丹只會在開斋節后才公布調查報告,真的讓人懷疑這些聲明的可信度,到底是不是他一再地利用蘇丹殿下的名義,來故意拖延,想討好兩邊!”

他說,卡立的軟弱無能,加上其他行動黨的行政議員貪生怕死,已令到雪州毫無寧日,各宗教之間產生互相猜疑、互相指責,令到馬來西亞即將來臨的54週年國慶蒙上了陰影。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