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仅存的华裔部长被除名” 郑有文: 行动党最终将原有在州内阁内的华裔代表人数,一一去除

(吉隆坡30日讯)随着砂州政府于周三公布新内阁阵容,原有华裔副首长一职,因人联党主席陈康南在州选落马而悬空,州内阁更仅存唯一一名华裔部长黄顺舸,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称赞”指,这是行动党“以华制华”策略下所取得最经典的成绩,就是制造华社在野,他族在朝的局势!

“无须质疑的是,这全是行动党的功劳,他们成功将民联的橱窗粉刷得亮亮丽丽,替回教党掩饰他们极端的宗教主义,借此取得华社的支持,最终将原有在州内阁内的华裔代表人数,一一去除!”

他说,行动党在砂州选所喊出的“UBAH”口号,的确生效了,但是这“UBAH”只是纯粹改变了砂州华裔的政治局势,对于砂州整体的局势,却丝毫未有改变。

“行动党在州选期间,只是针对华裔选民,他们到华裔的集中地区,如诗巫丶古晋丶美里等地的市区,举办露天讲座,为公正党和回教党讲好话,还一而再瞒骗华社,指行动党足以抗衡回教党落实神权回教国,实施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

结果,他指出,在砂州选尘埃落定后,行动党一众中央领袖便飞回来西马,留下全部菜鸟州议员在砂州自生自灭,由于没有经验丶没有能力丶没有人数,他们要在砂州悍卫华社的权益,显得力不从心,根本也是无能为力。

他提问,谁是在这场州选中最大的输家?不是国阵丶不是白毛丶更不是人联党,而是在州选时被行动党蒙骗了的华社!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据主任的他说,行动党一直否认自己“以华制华”,但是事实已证明一切,行动党在华社面前讲一套,在回教党和公正党面前做一套,出卖华社的权益和尊严,这种行为根本是要不得!

“在最近的回教党坚持落实回教刑事法事件上,一众当时在砂州选时,骂国阵骂人联骂得面红耳赤的行动党巨头,包括林吉祥丶林冠英等人,显得哑雀无声,甚至三番四次遭回教党和回青团的人,挑衅为“怕鬼的小孩”和“不喜欢就走”,竟也可以扮作听不见,为了私利继续在民联忍辱偷生。”

他说,在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一声令下“住口”后,竟连原本一些行动党内零零星星不满的声音,也全消声匿迹,行动党的“奴”性,由此可见一斑!

“而在雪州宗教局硬闯灵市百乐镇卫理公会(DUMC)检举的事件,甚至占了雪州行政议员人数大部分的行动党议员,竟无法维护非回教徒的宗教自由的尊严,任何事都由回教党的噞山阿里一人讲了算!”

他重申,他很认同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日前发表的“不入阁”论,即只要马华不获华社支持,马华上下将完全不当官,因为如果不获大部分华社支持,马华根本没有资格当官!

砂州内阁周三进行改组,在4月砂州州选中惨败而失去副首长职的砂人联党,只有署理秘书长黄顺舸一入阁受委为高级部长。

今年4月州选後诞生的砂州新内阁,已悬空其中一个副首长职位,原任的第一副首长陈康南已落马引退。

砂州政府宣布重组内阁时,依旧未填补这个副首长的空缺。对此,砂首长泰益玛目表示,他对委任第二名副首长一职,并不急於一时。

谢国华: 促请民联的巨头不要再企图通过玩弄字眼来继续瞒骗和模糊人民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促请民主行动党勇敢站出来讲解,何谓“民联领袖承认并尊重各党不同立场,包括回教党提出实行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的意思,同时行动党也须讲解,即然民联三党没有共识,甚至在关系到最重要要的宪法和回教法的问题,也纠缠不清,到底如何继续“肩并肩”合作下去。

他说,行动党针对回教党要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的回应,是指这个问题应该在执政后才谈,因为要修改宪法须要国会三分之二的通过,很明显,那根本是在敷衍选民,特别是华社和非回教徒!

“我恳请各位民联的巨头,不要再企图通过玩弄字眼来继续瞒骗和模糊人民,身为政党的领袖应该要勇於面对挑战,说话清清楚楚,别再颠三倒四。”

他说,就以民联三党而言,回教党和公正党的立场一致,双方认同民联最终的目标便是落实神权回教国及实行回教法和断肢法,就算行动党真的是“表内一致”,反对民联这个最终目标,也根本无法取得三分之二的否定权。

“再说,行动党目前到底是否真的如他们面对华社时,坚决反对回教刑事法及断肢法;还是,仅是外表在反,暗底里,他们根本不敢提出任何反对的声音,只会被牵着鼻子走,也没有人可以担保。”

他也指责,行动党勾结回教党,欺骗华社和非回教徒,声称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只用在回教徒身上,却没有清楚说明,一个国家两种法律制度,到底如何区分?如何公平落实?

谢国华说,事情演变至今,行动党懦弱怕事的性格已是一览无遗,回教党无情的奚落,加上安华的“封口”命令,行动党从林吉祥到林冠英,到雪州众议员,竟完全不敢作声。

他说,行动党向来只会玩弄华社的情绪,令他们憎恨政府,可是在面对真正的挑战时,行动党却完全招架不住,只能任由鱼肉。

他指出,最大的讽刺是,以雪州民联政府一直“引以为豪”的《2010年资讯自由法令》去年在州议会三读通过,他们声称成为全马首个落实该法案州属,捍卫人民知情权,最终却还是沦为一派胡言,因为民联至今,已一而再发出了多次的“封口令”和媒体禁足令,这些种种都显示了民联自己说自己爽和张眼说瞎话的“风范”。

“民联针对议席分配,发封口令;针对宗教局闯基督教宴会,也发封口令;针对议员担保信事件,还是封口令;到最新的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也一样是封口令。”

他说,行动党林冠英周四在一项记者会上,驱赶揭发他讲骗话的第三电视记者离席,更犹如在雪州大臣卡立和一众雪州民联议员的脸上掌掴了一个响响的耳光!

民联领袖周三晚召开逾4小时的紧急会议後,表示尊重回教党提出实行回教刑事法的权利与立场,但民联3党无法就伊斯兰刑事法课题达致共识。

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在回教党总部主持紧急会议後向媒体发表民联联合声明时表示,民联领袖承认并尊重各党不同立场,包括回教党提出实行伊斯兰刑事法。

他说,今晚民联会议认同并捍卫民联的共同议程,一如收纳在联邦宪法丶民联共同纲领及橙皮书的议程。回青团长纳斯鲁丁周四也发表文告,希望非回教徒能尊重回教徒的意愿,勿阻止丹州政府推动回教刑事法。

黄亚峇: 郭素沁出面为一方面争取校地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它将对另一族群造成的不利影响

(吉隆坡29日讯)针对蒲种竞智华小及蒲种12哩卡斯特菲尔淡小土地拥有权问题,马华雪州联委会教育局主任黄亚峇认为,随着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博士出示文件,把土地拥有权交待得非常清楚之后,整个事件应该已经相当明朗和告一段落,假如任何人士将有关问题政治化或种族化而诸多为难和阻挠,恐怕会严重影响竞智华小的建校工程计划,导致蒲种区已超过五百名至今仍被拒于校门外的华小新生,无法在后年及时进入这所华小上课,这将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也对那一批急需新校舍就读的华小学生及他们的家长非常的不公平。

无论如何,黄亚峇认为:解铃还须系铃人,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在出面为一方面争取校地的同时,也应该考虑到它将对另一族群造成的不利影响,她应该明白“掌心是肉,掌背也是肉”的道理,不能单只照顾一方的好处,而牺牲另一边的利益,尤其在还未弄清楚有关土地拥有权的来龙去脉之前,便贸贸然出面宣称蒲种竞智华小建委会应把校地归还给该淡小作为搬迁用途,而导致竞智华小迁校计划产生节外生枝的不必要的风波,这完完全全违反了华社的意愿, 也严重伤害了华社的感受。

黄亚峇建议,郭素沁应该顾全大局,以实际行动,采取另一种可行的途径,向雪州民联政府要求拨出另一块校地,以让双方各得其所,如此不仅能够一劳永逸的解决此项问题,也能两全其美的照顾双方的利益,达致一种双赢的局面, 并且能够避免可能引发的种族敏感课题的争端。

他指出,身为蒲种内金銮区州议员的郭素沁,应该非常清楚本身的选区和其周围地区长久以来严重缺乏华小校舍的问题,理应倾全力协助华社向民联雪州政府争取校地,以增建华小来解决这种困境,而不是为了拉拢印裔选票而去争夺华小校地。

黄亚峇也透露,八打灵发展华小工委会于2009年8月19日曾向雪州政府提呈八 打灵县内8块土地充当增建或搬迁华小用途的建议书,2010年9月13日郭素沁本身也宣布这8块土地中有4块已经通过列为华小地段,可是至今一年过去了,却完全没有下文,难免叫人感觉郭素沁在处理迫切的华教问题方面,行动不够迅速,然而在处理竞智华小校地的问题,却叫华社犹如挨了一记闷棍,实在是说不过去,让人觉得有处理不当之嫌。

因此他希望郭素沁能够饮水思源,协助华教发展,别再继续误导印裔社群,以让整个事件软着陆,让竞智华小在毫无障碍的情况下,如期建好新校舍,造福当地人民,尤其是莘莘学子。

叶炳汉: 吁请政府在确保延长退休年龄的同时, 也不会因此而局限了年轻一代的发展和参与的机会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认同政府探讨将私人界及公务员退休年龄提高的建议,并相信这将有助加强这两个领域的生产力和解决人手短缺的问题,更重要是可有更多乐龄人士能够自力更生,减少依靠子女,避免成为子女的负担。

现有的法令是制定公务员的退休年龄为58岁,私人界的则一般规定为55岁,往往这个年龄的职员和公务员都才进入“黄金时刻”,特别是一些政府部门如警队高官,都是刚刚晋升高职一两年,根本没有足够时间让以自己的经验和能力,发挥所长。

不过,他希望政府此举,须经过精心和详细的策划方可落实,确保延长退休年龄的同时, 也不会因此而局限了年轻一代的发展和参与的机会,否则那将造成得不偿失的结果。

“政府和私人领域都应该要以职员的绩效作为评估他们表现及升职机会的指标,而不是以年龄和年资,如此才可以让我国继续在各领域都保持高竞争力,发展的脚步持续向前迈进。”

他说,一旦落实了延长退休年龄,私人公司里和政府部门将有许多身居高 职高薪的都是较年长者,如何去评估他们的表现,将是一项很大 的“挑战”。这并不是质疑他们的经验和能力,但是如果年轻的一辈在公司或者部门里没有机会升职或者追求更高更多的挑战,间接引发人才外流的问题。同时,年轻一辈的追求大胆创新;老一辈的却是稳打稳扎,如何在两方面取得平衡点,也将影响着公司,甚至是国家的发展前景。

“政府部门和私人公司,除了培训新晋的职员,也应该让那些年长的职员获得持续的培训,让他们得以与时并进。”

人力资源部长苏巴马念指出,政府同意私人界延长退休年龄建议,但还没有对延长的退休年龄,作出最后决定,所以不一定是外界盛传的60岁。我们还没有决定,目前一切还在讨论中。 延长私人界退休年龄至60岁法案,需在国会通过及宣布适当的退休年龄,才会生效及执行,目前仍未有定案。同时,延长退休年龄应视雇员本身的健康状况而定,然而雇主也可以合约方式,延长雇员退休年龄及服务期限。

李万行: 政府必须拟定详细的指南及严谨的监督2015年落实的屋业发展商执行先建後售的措施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促请政府,一旦在2015年落实屋业发展商执行先建後售的措施,必须要设定详细的指南及严谨的监督,防止有不良屋业发展商恶性垄断房屋发展业,打击小型发展商的生计,造成“富者更富丶强者更强”的不健康状态。

同时,他说,政府也须确保发展商虽然落实了先建后售的措施,却不可以故意把屋价抬高,将负担转嫁给购屋者,否则政府要保护购屋者的一片用心,将会弄巧反拙,无法达到成效。

“我认同先建后售的措施将可以保障消费者的权益,以免有不负责任的发展商为了牟利, 在向购屋者收了头期和订金后逃之夭夭,弃下一个又一个搁置的屋业发展计划。”

根据资料,截至去年8月31日,全国共有151项搁置屋业计划,房政部在各方合作下成功解决了49项,另56项在复工中,其馀46项正在寻求新的发展商。

他说,这些屋业发展计划中,涉及的是成千上万个单位,遭殃的都是一些想要自己拥有一 间屋子的购屋者,他们使用自己的毕生积蓄,却换来无尽的等待。

“无论如何,先建后售的措施始终仍存有它的隐忧,即因为先建后售的发展商,须要有庞大的资金供他们周转,才能在将房屋建竣后,开始向购屋者收钱。”

他说,这将令到一些规模较小的发展商,因为资金不足,无法负担只收一部分的钱,却要先将屋业建好,才能收到馀额,而无法涉足屋业发展计划这行,最终造成只有少数大型及 资金充足的发展商才能在这行业里立足。

“一旦这种局面出现,不排除将有一些具心不良者将企图垄断市场,并趁机将屋价抬高, 到时如果一般的国人都负担不起自己要拥有一间房屋,全部指责都将由政府来背负;这时,政府的好意便因为执行及监督不良,造成弄巧反拙。”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曹智雄指出,该部将在2015年开始要求屋业发展商执行先建後售的措施。 他说,该部曾经与发展商公会及大马购屋者协会进行多次会议,以探讨如何杜绝房屋搁置计划问题。

他指出,目前该部仍在探讨在2015年时,是否要执行该部之前建议的“10比90”(先缴付10%订金,剩馀的竣工後才缴付)先建后售措施。

他说,为了避免发展商面对财务问题而在各项发展中半途而废,甚至导致购屋者血本无归,该部也探讨在“先建后售”方案中,发展商是否应该委任保险公司作为担保,以保障购屋者的权益。

“比如购屋者购买房子时向发展商缴付40%头期钱,若有关计划被搁置,作为担保的保险 公司则必须把40%头期钱原银奉还。”

黄祚信:行动党任由回教党羞辱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同情民主行动党,被回教党讥为“怕鬼的小孩”,在全国人民面前三番四次被回教党挑衅及奚落,却还可以完全不当作一回事,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

“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日前才叫行动党,如果不喜欢回教党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 可以随时离开;接下来,又嘲笑他们是“怕鬼的小孩”,这显示了行动党在民联里根本没有地位,也没有人把他们放在眼内!”

他说,可是行动党为了政治利益,为了得到回教党及回教党选民的支持,竟然可以忍辱偷生,心甘情愿饱受羞辱都不要挺起胸膛反击,实在是让人大失所望!

“行动党的领袖,平时在一些露天讲座丶布落格丶推特等,骂政府骂马华是都如狼似虎, 但是面对着回教党却懦弱怕事,虽然他们常常否认自己是“以华制华”,替回教党收服华裔选民,追着马华来穷追猛打,但是如今种种迹象都已应验了那是事实。”

他也说,特别是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林冠英,一直都爱说别人“硬”不起来,可是在回 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的课题上,他就真的是“硬”不起,“软”趴趴了。

他续说,民联日前针对这个课题,又再次发出封口令,禁止盟党继续谈论这个课题,很明显他们又再企图逃避现实了,以为没有人讲,公众就会忘记,没有再记得他们的所作所为。

“这些伎俩在过去的每一个事件上,包括雪州禁止庆祝情人节的争议丶雪州宗教局硬闯百乐镇卫理公会(DUMC)检举事件上都用过了,如今重施故计,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

“我就在这里劝告行动党,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一些涉及维护自己族群及宗教的权益和尊严时,不应该轻易妥协;而且,士可杀,不可辱,如此被回教党奚落却还要哑忍,实在是让人看不过眼!”

民联各成员党秘书长日前在会议上共同达致协议发出封口令,促请所有党领袖不要再对回教刑事法令课题发表任何言论,直到周三(29日)的民联最高理事会会议召开为止。

民联最高理事会本周三将讨论回教刑事法课题,并发表坚决立场和声明。出席者包括回教党总秘书慕斯达法阿里丶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及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陆兆福,陆兆福是代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出席。

马华雪州联委会: 郭素沁不应该为博取印裔选票,不惜牺牲华小校地


前排左起:马华雪州财政拿督邓诗汉, 蒲种竞智华小建委会主席拿督黄福安,马华雪州秘书黄冠文州议员,马华雪州副主席拿督廖润强,马华雪州妇女组主席周丽玉上议员
后排左起:马华雪州副组织秘书拿督洪正贤,马华雪州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马华雪州组织秘书刘锦明,蒲种竞智华小建委会秘书刘有福

(吉隆坡 28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针对蒲种竞智华小校地事件,於今日上午假马华雪州联委会会议室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郭素沁应该向华社和印裔认错道歉,郭素沁必须向华社谢罪立即辞去行政议员职。

马华雪州联委会谴责民主行动党为了讨好印裔选民,博取印裔选票,不惜牺牲华小校地,出卖华裔家长的利益。基于行动党认为华裔选民的支持是理所当然,所以才刻意政治化蒲种竞智华小校地问题,激怒印裔选民针对国阵,牺牲蒲种华裔家长的利益,因此郭素沁必须向华社谢罪,立即辞去行政议员职。

随着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已在竞智华小代表和卡斯菲淡小代表面前,出示证据证明竞智华小校地属于中央政府;而政府拨地给竞智华小,是合情丶合理兼合法的举动,三方都已认同“竞智华小校地风波”无中生有。马华雪州联委会指出,既然中央政府已经播出土地予竞智华小,雪州行政议员郭素沁竟然还说淡小基于其迫切性而有优先权的带入行政议会批准,所以她便应该站出来向雪州的华社和印裔社群认错!

郭素沁身为人民代议士,当事情未搞清楚时便逞英雄出来混喊乱骂,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其实根本不适合及没有资格当议员!事到如今,郭素沁应该要有勇气出来认错,向印裔社群道歉,是因为她错误让他们有希望,如今却让他们失望;向华社道歉,是因为她在雪州华小课题上不但未曾付出努 力,却还企图在华教人士的热情上浇冷水,及故意玩弄种族对于教育的敏感情绪。

马华雪州联委会强调,华社在维护及悍卫华教,是建立在不破坏其他族群教育的立场上,华人向来拥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良好道德观,更常在处事时,以他人的立场替他人着想这种美德, 因此,绝不会贸然夺取他族学校的校地作为己用。可是,郭素沁却为了政治意图,三番四次指责在没有根据的情况下,图指鹿为马, 搬弄是非,令到印裔社群一度对华社产生误解。 故意玩弄种族情绪是非常危险的,难道身兼国州议员的郭素沁不懂吗?她必须站出来道歉!

政府是体恤蒲种地区的华社,面对华小爆满,许多华裔子弟都挤不进蒲种地区的华 小情况,而将加叻竞智华小搬到蒲种,希望解决华小短缺的问题,想不到竟遭郭素沁抹黑,令人感到痛心。 马华雪州也再一次挑战雪州民联政府丶行动党,甚至郭素沁本人,在下一届大选前履行308大选所许下的承诺,并以实际行动来协助华教包括即刻拨地增建华小,不要再继续以甜言蜜语来愚弄华社。

雪州政府曾夸下海口指将拨出8块地用来建华小的校地,到现在什麽都没有,而且还将所有的过错及无法兑现承诺,推卸给国阵。”马华过去在涉及华小的课题上,都尽心尽力悍卫及维护华教,可是往往付出的努力却被行动党“以华制华”的手段抹煞,有功他们领,有“镬”则都堆到马华头上。

事件背景: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日前与蒲种竞智华小建校委员会及卡斯菲淡小代表,会面逾2小时后 出示证据,证明竞智华小校地属于中央政府;他声称,政府拨地给竞智华小,是合情丶合 理兼合法的举动。 “人民必须从理性角度看待此事,教育部于1999年5月28日收到八打灵土地局要求缴交土 地税收的信件,于7月28日回函包括付款收据;我们也在2010年6月2日致函土地局,要求 尽快发出地契。” 他强调,竞智华小于2008年提出迁校申请,卡斯菲淡小则在2009后才申请,根本没有竞 智华小与淡小争抢校地的不实说法。 魏家祥说,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可能未清楚情况而被误导,他也认为这争议根本没有 必要,毕竟雪州政府无法证明校地归州政府所有。 “我希望雪州政府不要模糊焦点并协助竞智华小,让该华小早日建峻,一圆蒲种人民心愿。”

高祥威: 马来西亚年轻的一代,都应该勤奋工作及求学,在人生中争取更好的起步

(吉隆坡27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说,随着首相纳吉认同及赞扬华社对教育所作出的贡献;而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也说,现在的华小不仅仅是华裔子弟就读,因全国61万名学生当中,超过5万是非华裔生,政府应该在即于下周在国会辩论的2012年财政预算案中,不仅应该有更多拨款给华小,而且更有须要落实制度化拨款给华小,确保华小得以获得更加稳定的发展,前途也获得保障。

“政府也应该尽速全面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因为这是国内华社多年来的意愿,对于华社来说意义深远。”

他说,不仅是现任的正副首相曾多次赞扬华小的教育制度及水平,和华教为国家带来的贡献,过去多名国家的领袖也都认同华教的表现和付出,不过至今华小仍未获政府制度化拨款,是非常大的讽制。

“华社可以通过各项活动为华校筹款,提升华裔子弟的教育水平,以及为他们提供更多接受教育的机会,但是这却不代表政府就可以忽略制度化拨款。”

他说,全国有1292所华小,这些华小的办校都获得友族同胞的认同,而且首相也鼓励更多人学习华语,华裔对教育的重视且无私的奉献,主要是因为华裔坚信,良好的教育能为子女建立重要的价值观。

“政府去年开始已逐步承认统考,包括公开给统考生申请政府助学金丶接受统考生申请进入师训及通过与中国互相承认文凭等措施,已显示政府全面承认统考,已是指日可待。”

高祥威指出,随着中国在世界的舞台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已令到华文教育的地位日益重要,因此政府落实制度化拨款给华小和全面承认统考,将会给国内的华教发展注入一枝强心针。

“我国在发展华教方面已经拥有一定的优势,因此只要我们继续保持这股优势,我国将可以在中国发展的经济取得相当的好处,直接为国家经济发展带来好处。”

首相纳吉周日在“一个马来西亚教育慈善脚车行”的仪式上,对华人家庭改善大马教育方面所扮演的角色及所作出的贡献感到非常的自豪,并认为国人必须好好地学习。

他说,从学前教育至学校教育,直至学院或大学教育,政府与华社抱着同一个期望,即马来西亚年轻的一代,不论背景,都应该勤奋工作及求学,在人生中争取更好的起步。

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则说,现在的华小不仅仅是华裔子弟就读,因为全国61万名学生当中,超过5万是非华裔生。

他也说,全国有1千292所华小,这些华小的办校都获得友族同胞的认同,而且首相也鼓励更多人学习华语。

郑有文: 民联议员只会专做这些小动作,搏取廉价政治宣传的伎俩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指责槟州民联议员于周日早上的一个马来西亚教育慈善脚车行,在槟州首长林冠英带领下故意不要穿上大会的一个马来西亚的白衣,而穿上黄衣的表现非常幼稚,也显得民联议员一直只会专做这些小动作,搏取廉价政治宣传的伎俩。

他说,民联现在身为槟州政府,已不是过去的反对党,因此他们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他们故意做的这些反叛行为,甚至会影响心智仍未成熟的青少年。

“那项活动是一个中小学生都参与的活动,是一项为了华教的慈善活动,为何这一小撮的人却要故意搞破坏?是,他们成功在报章的报导上占了一些版位,可是却掩饰不了他们故意搏宣传的目的。”

他说,如果林冠英及民联在当上州政府三年后的今天,仍摆脱不了这种反对党小动作的作风,没有君子应有的气度,根本没有资格继续领导槟州政府。

他揶揄行动党,在面对回教党坚持要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的当儿,自己不愿正视问题,却来做这些小动作哗众取宠,看在公众眼里,实在是天大的笑话。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挑战行动党,即然有胆量故意与万名公众和学生及首相等人穿上不一样的衣服参与游行,更应该有胆量针对回教刑事法被聂阿兹促请“不满就走”的言论,退出民联。

“行动党千万不要欺善怕恶,如果他们胆敢脱离民联,他们在人民的心目中的形象将会大大提升,也无须故意穿黄衣做小丑,搏宣传。”

根据报导,星期日早上的一个马来西亚教育慈善脚车行中,全场几乎都穿着前後印有“一个马来西亚”标志的T恤,只有来自槟州民联的20名代表,包括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却穿上了黄衣赴会,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认为,能够以这种方式赴会让他们觉得更快乐,更自在,而他也坦言,如果真的是拿到大会的“一个大马T恤”,反而会让他们不知怎样才好。

针对身穿“敏感颜色”一事,林冠英也解释,黄色是槟州的颜色,因为州旗上也有黄色。他补充,这是槟州青年及体育丶妇女丶家庭及社会发展委员会主席王国慧的建议。

黄冠文: 马华坚决反对落实回教法和断肢法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指出,不但马来西亚的非回教徒不能接受回教党所提倡的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甚至是大部分的回教徒都认为有关回教法是完全不可能适合在我国落实的,因此他全力支持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立场,那就是马华坚决反对落实回教法和断肢法。

“基于落实回教法将会影响到我国未来的政治生态,也将会影响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所以蔡细历上周的言论,主要是因为身为执政盟党之一的马华,必须在此事件上表明坚决的立场,逃避或者模棱两可的表达方式,以显示出马华高调论政的决心。”

他说,在世界其他的回教国,也并非全都实施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这显示连回教徒本身也不能完全接受,而且我国还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这根本是不适合在这里落实。

“我们现有的法律已足够及可以全面控制国家的社会秩序和保障人民性命及财物安全,为 何还要谈到落实回教法呢?”

他挑战民主行动党正面回应回教党要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的声明,而不是犹如懦夫一 般躲躲闪闪。

“事情发展了两三天,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州首长昨天却还不敢当面指责聂阿兹的谈话,已经“刺痛”了非回教徒和华社的心,只是依样葫芦,跟着蔡细历的谈话,声称将集体辞职而 已。”

他说,民主行动党现在不应该只是恫言要辞职,因为回教党已开了口,而且民联另一党的领袖安华也已附和,这表示在民联里针对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是以大部分(二)对 小部分(一),行动党如今只有退或不退的选择!

“行动党可以选择忍辱偷生,继续在回教党扮成“乖孩子”,出卖非回教徒和华社的权益, 但是我相信国人已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并在来届大选作出明智的选择!”

他也感慨回教党和公正党党魁,没有首相纳吉革新的勇气,并为了讨好一批极端宗教的支持者,而至今仍一直在谈论落实回教刑事法及断肢法,反观纳吉已在日前向国人承诺,大马绝不会落实这些法令。

回教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日前公开要求纳吉,让丹州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过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表明,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应该在我国落实。

较后,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指责聂阿兹的谈话不正确,竟反遭聂阿兹发表“如果行动党不满意,可以随时退出民联”的言论,令行动党脸上无光。

昨天,林冠英仍不敢针对聂阿兹的谈话作出正面的回应,只是故意玩弄字眼上的把戏,指假设回教刑事法有在民联三党的“百日新政”及橙皮书内提及和通过的话,他将带领行动党中委会集体辞职。

黄冠文直言:”我不看好行动党高层敢违抗回教党,因为行动党针对雪州宗教局闯入八打灵“梦中心”白沙罗英文卫理公会(DUMC)一事,至今仍旧静若寒蝉。行动党连在州行政议会的区区一名回教党行政议员都有所畏惧,不敢在大是大非前纠正州政府侵犯其他宗教的弊端,更何况要面对回教党的全国性组织?因此人民必须对行动党施压,要他们尽快明确地向回教党说不。”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