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华: 民联议员过往的吵吵嚷嚷只为政治宣传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炮轰民联一众国会议员,在国会辩论《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时集体离席的举动,已完全辜负了人民对他们委托,全部都根本没有资格继续再当人民代议士!

“他们故意放弃了在国会发言的机会,却在较后在国会外才来单方面发表连串言论,旨在混淆视听,一来不让国会里另一方的声音有机会反驳丶解释及澄清;二来更可以凭着“一言堂”,由他们自己讲完,没有人回覆!”

“这事件已很明确地显示了,他们过往一直吵吵嚷嚷的原因,只为宣取政治宣传的目的,而不是真正想要传达人民的意愿,将民声带入国会,他们都欺骗了人民!”

他指出,民联“讲不赢就逃”的耍赖作风,也完全没有君子风度,更没有任何体育精神可言。

“大马足球队在东运会的金牌之战,在面对庞大的印尼球迷的巨大压力之下,仍坚持完成球赛,并在最后取得金牌,中途也全无放弃之意。”

他说,同一批球员在回国后的两场球赛,虽然两场都败了下阵来,但是球员和球迷,却不曾因为这样而中途放弃离场,而是坚持到最后:球员踢到最后丶球迷也喊到最后!

“国家足球队显示了真正的体育精神,他们没有辜负球迷的委托;可是,这批民联的国会议员,昨天却作出非常幼稚及不智的作风,令大家失望。”

谢国华说,如果民联的一众国会议员,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丶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丶副主席沙拉胡丁丶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秘书长林冠英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和行动党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等人,反对《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并质疑里面的内容,为何不可以选择在国会辩论环节里提出?不但可以让提呈法案的首相署部长纳兹里回应,更可以趁对方回应时,厘清人民对法案的疑惑!

“这些民联国会议员却忽视了人民对他们的期待和委托,为了搏取上报上电视的机会,大举离席,对于反对法案无济于事,更无法进一步厘清法案具争议的内容。”

因此,他促请离席的民联国会议员,即刻辞掉国会议员职,以便向当初委托他们的人民交待,为他们幼稚的举动负责!

他非常不满意民联议员集体离席,没有为法案投下反对票的做法。

“虽然一些民联国会议员之前口口声声将尽一切能力来对法案投下反对票,但结果他们却选择离席,这让人民十分不解,他们没有作出一个很好的抗争,就离席抗议。就算议长没有给他们充裕的时间辩论,他们可以向议长施压,争取更多时间辩论。”

他也认为,他们在集体离席前,其实可以制造更多声音。

日前,经过短短4个小时的辩论後,下议院正式三读通过《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不过,所有民联议员在法案二读投票之前,不满议会只限制每个政党的一名国会议员辩论法案,而决定集体离席以示杯葛。

他们也没参与法案三读投票,因此法案在国阵和亲国阵独立议员一面倒的赞成声浪下,获得通过。

离席的民联议员有约30名包括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丶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丶副主席沙拉胡丁丶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秘书长林冠英和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等。

汤木: 槟州的钱应该是全体槟州人民受惠,而不是限制予已注册的槟州选民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公共服务与投诉局主任拿督汤木揶揄槟州首长林冠英不够气度,因眼红马华派发200令吉红包给党员的新生子女,自己竟也不甘示弱地动用槟州政府公款,人云亦云地也把现有在“槟州宝贝计划”的一次性100令吉新生儿补贴金数额,增至200令吉。

他挑战林冠英,如果有诚意增加相关的补贴金,何不索性将数额提高至500令吉,而不是如目前像小孩玩泥沙般“你给多一点,我就跟”,看在外国人眼中,简直就如笑话。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在11月21日公布明年1月由马华拨出3000万令吉,分别给年龄超过60岁以上的马华党员100令吉感恩金,同时也包括若父母其中一人是马华党员,他们明年出世的孩子也获200令吉新生子女的红包时,民联一众领袖,特别是行动党的人,纷纷迫不及待朝马华开炮,乱骂一通。”

可是,那一厢的声音未落,槟州首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便公布说,他将在下周的行政议会,建议把现有在“槟州宝贝计划”的一次性100令吉新生儿补贴金数额,增至200令吉,这已显示不但民联里乱象丛生,甚至民主行动党也已看不到路。

汤木重申,马华发给党员的钱是来自马华的党产,这种拨款的举动竟会遭到民联的领袖攻击;反之,林冠英动用槟州政府的钱,却不见有民联领袖站出“维护正义”?

他批评林冠英,若真的是动用槟州政府的钱,应该是所有槟州人民受惠,而不是限制只给已注册的槟州选民。

“特别是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她针对马华发感恩金与红包给党员时,是讲得最大声丶最凶的,如今却变得完全没有声出?这些全都是行动党有口说人丶没口说自己的风范!”

他挑战雪州政府,如果认同派钱是民联的政策及施政理念,及证明民联有共同目标及方向,便应该仿效槟州政府,增加新生儿拨款和各种补贴,否则便真正暴露出民联各自为政,行动党在雪州仅是“花瓶”的真相!

他也说,为了感恩多年来与马华风雨同路,以及忠心支持马华的党员,马华将通过各支会,负责推动这项拨款计划,但是却遭到民联领袖的炮轰,很明显这就是所谓“以华制华”的作风。

叶怡华: 黄洁冰身为华人却轻视了华语的价值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双溪比力州议员叶怡华炮轰雪州政府在耗资1500万作为旅游宣传费后,雪州政府官方网站竟出现将Selangor翻译成“新南威尔士州”和多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翻译,显示雪州政府一众议员,特别是依附在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华裔议员办事粗心大意,不注重绩效,只再乎口舌之争,有口说人无口说自己的小人作风!

他挑战雪州政府,在24小时内出示他们花费1500万令吉作为宣传费的开销细则,明确向人民交代该笔款项的去向,同时也要求负责旅游的州行政议员黄洁冰,解释这起事件并负上全责!

“黄洁冰是掌管雪州旅游丶环境及消费人事务的州行政议员,她本身身为华人,却轻视了华语的价值。”

他呼吁雪州政府除了旅游丶环境及消费人事务,其他事务的部门,在发布任何讯息之前,都要谨慎处理,以免沦为别人笑柄。

他说,雪州行动党对人民称自己为最多华人行政议员的政府,但也犯了不该犯的错误,质疑行动党的议员们只会搞政治,不会真正地去服务和领导。

“民联州政府早前还宣布拨出1500万作为宣传费,这就是1500万的效果吗?”

叶怡华说,此事早在面子书广传,政府却后知后觉,迟迟不纠正错误,忙着搞政治和选票,将州政府的事务当作不重要的小事,搁在一旁。

他也挑战所有雪州执政党的议员,尤其是华裔议员,针对雪州政府网站出现滑稽翻译的字眼,要求州政府立即更正,不要继续当只讲不做的议员。

他说,雪州政府里的一众华裔行政议员,虽然人数占了州行政议会里总人数约一半,他们却一直都未有负起悍卫非巫裔及非穆斯林人民的权益,做起事情都差强人意。例如:雪州华人文化中心3年8个月都没有下文。

他说,雪州政府过去约四年以来,一直只会以美丽的谎言来粉刷橱窗,企图误导人民,掩饰他们的无能,可是一而再出的败笔,已无法再被扫入地毯下。

他也希望雪州政府的华裔行政议员和华裔议员都能够重视非巫裔的问题,为华社争取应有的权益。

黄祚信: 要制定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以确保和平集会能在警方监督下,和平进行

(吉隆坡 29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欢迎政府提出修改的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政府为了俯顺民意,作出6项具有争议的修改,包括集会主办单位通知警方的时间,从集会前30天缩短至10天。

他发表文告指出,拿督斯里纳吉是名开明的首相,早前宣布废除内安法令丶撤销3项紧急状态丶豁免媒体每年更新印刷条文及检讨警察法令第27条文,都是为了维护人权丶自由及权益。

他表示,政府担心和平集会可能发生动辞及失去控制,影响人民日常生活,因而有必要制定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以确保和平集会能在警方监督下,和平进行。

他指出,政府对6项具有争议的和平法案进行修改,除了缩短通知警方的时间,也包括集会指定地点仅一天通知即可举行丶任何上诉只需在48小时提呈,部长在处理上诉时限,也从6天减短到48个小时。

黄祚信表示,根据修改法案,警方届时将维持秩序,但不能阻止有关集会,也不能驱散参与集会者,政府将鉴定可举行和平集会的指定地区范围。

他说,在非指定地点集会,主办单位只需10天向警方申请,以便警方在集会地区收集当地居民的意见,确保和平集会不会影响当地居民的生活。

他表示,和平集会者需要人权自由,集会地点的当地居民人权也须受到尊重及维护。

黄祚信指出,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已参考了12个国家的法案才草拟,符合国际标准。他希望,各界客观看待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政府修改该法案并不是为了为难人民。

谢国华: 严厉谴责埃及二次革命一而再发生记者和新闻从业员遭性侵暴力事件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严厉谴责埃及二次革命一而再发生记者和新闻从业员遭性侵暴力事件,并要求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等单位关注,并采取严厉的措施,保障在任何场合采访的记者及新闻从业员的人身安全!

他说,根据美国的保护记者委员会公布2010年的数据,去年世界各地至少有42名记者被杀,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数据,而且相信该数据只是属于冰山一角,更多记者及新闻从业员被攻击丶恐吓,甚至是性侵等各形式的侵略及伤害案例,更是不计其数,各国政府都应该给予关注的。

他建议国际人权组织和联合国,针对日前两名女记者在埃及首都开罗采访示威新闻期间,遭受当地群众和警察性侵犯的事件展开调查,并向涉及单位采取严厉行动,并促埃及政府向全球记者及新闻从业员道歉。

“涉及性侵的暴徒竟还有负责执法的警察人员,地点更在内政部大楼四周发生,这是完全不可以被接受的,因此埃及政府必须展开调查并公布报告,否则他们的内政部长和总警长须为此事件负上全责!”

他也要求政府,针对埃及发生女记者被性侵的事件表明立场及向埃及政府表达关注,以示政府在保障记者和新闻从业员安全的坚持。

他促请各国记者及新闻从业员,在出国采访时,特别是到局势不稳定的国家和区域,须先向当地的领事馆或者大使馆报备,并随时与总公司保持联系,以便在发生任何突发事情时,都可以及时获得支援。

“记者及新闻从业员的采访工作,是要将事件的发生及来龙去脉,和实况呈现给读者和观众,立场是中立及客观的,因此这种任务是艰巨及神圣的,他们的安全理应获得应有的保障。”

根据外电报导,日前再有两名外国女记者声称在埃及首都开罗采访示威新闻期间,遭受当地群众和警察性侵犯。

无国界记者组织周四发表声明,呼吁世界各地的新闻机构暂停派遗女记者到埃及采访,因为当地现时对女记者很不安全。

著名美国专栏作家艾尔塔哈维投诉,她周四在解放广场示威者与警察爆发冲突期间,於广场附近遭警方扣留,并被警察性侵丶毒打丶蒙住双眼,导致她的左手臂和右手骨折,必须包上石膏。

另一名受害者是一名法国女记者。她是替法国第三频道电视台效力的卡罗琳•辛兹。她事後忆述,她与摄影师阿格拉比在一起,周四在解放广场通往内政部大楼的路上拍摄,突然被大群14丶15岁的少年包围,期间有大群人围殴她,更有人出手撕她的衣服。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女记者罗根2月11日在解放广场采访时也曾遭性侵。40岁的罗根当时为新闻节目“60分钟”作报导,结果被200至300名男子包围,并遭性侵。

高祥威: 大专生活是最佳培育领袖的温床

(吉隆坡29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认同政府修改1974年大专法令第15条文,允许达法定年龄21岁或以上的大专生参政,是为大专生提供新的参政空间,因为大专生思想已相当成熟,政府不应再限制这群国家未来掌舵人参政的权利。

“目前国内许多政治领袖都是学运的活跃分子,这足以证明大专生活,是最佳培育领袖的温床,让他们更早接触政治,一旦踏入社会,将可以协助我国取得更优秀更佳的成就。”

不过,他说,大专生参与政治活动后,必须要理智看待时事课题,不要遭到心有不轨者利用和煽动情绪,令到国家局势陷入水深火热当中,目前最佳的借鉴,便是刚发生动乱的一些西亚国家,如利比亚和埃及等国,相信这些都不是国人想要看到发生在我国的事件。

他说,西亚国家的暴动都是源自青年人,参与者也大多数是青年与受教育分子,他们因为受过教育,有远见而追求更优秀更开放更自由的国家。

“青年人追求更优秀更开放更自由,这是可以理解,因为有理想的青年一代,才可以让国家的竞争力提升,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光彩。”

无论如何,高祥威说,参政的大专生必须有一个共识,就是以社会和平及国家和谐作为斗争的前提,因为那是珍贵且无价的,如果为了任何其他的目的,却赔上国家的和平及和谐,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另一点不可否认的是,过去许多国家,甚至邻近的印尼,许多起义都是源自大学丶大专院校,由大学生丶学运分子所发起,最终漫烧至全国,一发不可收拾,因此大专生的能力及他们所能做到的,都是绝不容忽视的。”

他说,马来西亚国情独特,因为我国拥有各种族丶各种宗教,因此有许多敏感的地带是不容遭到挑战的,而这些都已在联邦宪法下所一一列明,因此所有的政治改革都应该将联邦宪法视为低线,任何企图修宪来达到的目的,都应该遭到唾弃及排斥。

他说,政府相信大专生政治意识已提高,以及拥有成熟智慧,遂决定修改大专法令,为了尊重已届法定年龄的大专生权利,政府将会修改1974年大专法令第15条文,允许他们加入政党。

他说,如果大学生对政治没有兴趣,可把重心放在学业上,绝对不会造成影响,但如果对政治有兴趣的大学生,则有更大参政空间。不过,大专生应该坚持不要把政治带进校园,以避免大专学院被污染。

“随着大专生可以参政后,大马的政治环境也将出现变化,因此政治领域的前辈应该以身作则,坚持有文化有修养的政治,而不是泼妇骂街丶粗人对骂的粗俗政治,令到国家的政治环境污秽不堪。”

他说,政治可以有创意有新意,以便取得宣传效果,却不是开倒车以性别歧视丶粗话对骂丶人身攻击丶诬蔑乱指的方式来搏取廉价宣传。

郑有文: 民联领袖讲话反反覆覆,到底谁真谁假?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揶揄,刚过的公正党大会犹如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剧中“演员”便象唱大戏般一来一回,一附一和,完全只是在做戏给人民看,到底一众领袖口中所发表的言论,谁的可信度较高丶谁的言论才有权威,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如果被这样的一个乱七八糟的政党来领导国家,这对我国来说将是一场灾难,他们在小事上没有共同目标,在大事上更是斗得你死我活,人民应该看清楚民联的真面目和他们的斤两,在来届大选把握手中的一票,不要让国家 的前途交到乌合之众的手中!”

他说,民联三番四次声称自己已做好准备入主布城,安华之前还曾夸下海口说去年916将会变天等等,可是单单是谁会出任首相的课题 ,都还未有妥协,这真是让人笑翻了!

他说,前一天的公青团大会,公青团长三苏丁还挑战巫统修宪,只允许马来人担任首相;接着一天,安华却来说,这项挑战并非公青团丶公正党和民联的立场,一党的数名领袖,讲话反反覆覆,到底谁真谁假。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隔日为三苏‘补镬’,重申挑战是要试探巫统捍卫马来人权益的诚意,但若巫统真在国会提呈修宪,民联将不会支持,就如是一场相声的演出,自己问自己答,做戏给人看!”

他指出,民联虽然目前掌权4州,可是亮眼者都知道,三党却不是合作管理这些州属,而是由伊斯兰党来掌管吉打丶吉兰丹;公正党掌管雪州;及行动党掌控槟州,各州各有主权,三党就有三种政策。

“特别是行动党,他们所能做到的便只是在槟州落实他们的‘想法’,反观其他州属,包括雪州,除了眼睁睁看着公正党及伊斯兰党‘伊斯兰化’这些州属,他们根本不能做一些什麽。”
他说,行动党在雪州根本只是属于可有可无的附属品,他们无法为悍卫华社权益或者非穆斯林而发出声音,只能够在华人地区大喊自欺欺人的口号。

“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华社权益,任由伊斯兰党伊斯兰化雪州,却还大言不惭要求华社继续支持他们。”

他挑战民联,如果公正党和行动党真的是多元种族,为什麽不能让蔡添强当首相,让卡巴星当副首相?

王钟璇: 政治理念是可以应用不同的平台去实现,斗争依然可以有风度去体现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认为,修改大专法令让大学生参与国家的进步是配合时代的进展。修正后的《大专法令》将让大学生享有更 大的发言及参与意见空间; 例如可参与校方拟定政策的讨论,也不需事先获得大学管理单位的允许方可通过研讨会或座谈会向媒体发表言论。

首相纳吉在915宣布去除不合新时代的内安法令及修正大专法令,来得正是合时宜。

70年代中期的大学生,正处于大时代变迁的冲击,踊跃发言及参与校园外的活动; 引来了大专法令的拘束。30多年的法令,曾令80及90年代的大学校园只有朗朗读书声,激昂慷慨的年青声音消声失迹。

也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王锺璇提及近10年来多种媒体的出现,校园重现生气; 然而不受检定真真虚虚的资讯,也在考验读者的判断力。她认为分阶段,开放大学生参与校内外政治活动,是恰当的处理。

充满理想朝气蓬勃的年青人,需要健康的成长环境; 因此领导国家的政治人物,必须为这些国家未来建设者,培养一个理性丶和平丶兼大体的政治风范环境。

很多时候,政治理念是可以应用不同的平台去实现,斗争依然可以有风度去体现。可是,目前所见,只要是不同政营就非得‘捶烂’,同时加上几句幼稚低俗词句唾骂更是时尚。这方面,把这些文化表现得淋漓尽致的‘佼佼’者,非归行动党莫属。

对离队的前同僚,更是尖酸刻薄,伺机而动; 就如近日闹得满城风雨的霹州议会‘青蛙与政治妓女’论。

事发当天,霹州议会议长甘尼申因身体不适改由副议长许月凤主持议会,参与财政预算案辩论的倪可敏见状话题一转,说出“为何州议会有‘青蛙’出现’; 被令收回“青蛙”一词,依然揶谕非相关没有必要过度反应,接着发出“政治妓女”一词。

王锺璇认为,与同僚或支持者闲聊时,对一些人物的评言或取笑,人之常情,情有可原。然而,在庄严的场所如州议会,发表与课题无关的言论,不仅渺视州议会及出席者,也浪费时间与金钱。

为了即将参与政治的大学生有健康文化的成长环境,行动党应该做好榜样。如善意规劝无成效,行动党的纪律委员会主任陈国伟及中央领袖应向一而再发表污辱及低俗言论的党员采取纪律行动,不应让这种低俗丶没有文化的风气迷漫; 除非他们认同这种粗俗文化。

谢国华: 集会自由和街头示威是一把双面刃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认同刚在国会一读的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的大原则,即任何民众的集会都须以国家稳定和人民安全为最首要考量,不过他认为,此法案仍有改进的空间,包括提供更多自由的空间,供人民通过集会表达意愿。

“政府必须听取各组织丶团体的意见,也要参考本区域丶欧美等各国的法案,更重要是听取沉默的大多数人民的看法,因为法案最终的目的,是保障人民的性命和财物安全,政府绝不可能因为一些人的自由,而令到大多数人民的性命和财物安全,暴露在威胁中!”

他说,人民不得不承认,集会自由和街头示威是一把双面刃,它可以让人民表达意见,并监督政府的施政,这是正面;但如果遭到滥用或者一旦失控,将会令到国家稳定的局势遭受打击,不但经济会被拖垮,人民生活也会陷入水深火热。

“从最近数个月以来,西亚接二连三的茉莉花革命丶英国丶欧美的大规模示威,甚至演变成暴动,都是因街头示威失控后引发,政府不得不将这些已发生的事情,作为借鉴。”

他说,我国的国情独特,有许多宗教与种族的“敏感”地带,如果街头示威遭有企图者滥用,所引发的后果将一发不可收拾。

“但是,政府也必须明白,在先进的资讯时代,讯息的传达一日千里,即就算你如何严肃禁止或者阻挠,人民始终还是会接触到来自各方的讯息,因此有限制的集会自由,将可以让人民有渲发的管道。”

他说,人民的情绪便犹如一个强力的弹簧,越用力挤压,其反弹的力量将越强劲,加上有心人在一旁煽风点火,所引发的后果,便似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他认同,15岁以下的儿童被禁止参与宗教及节庆以外的集会,因为儿童仍须要大人的监护,在人多的地方他们无法自保,如场面一旦失控,首当其冲的便是儿童,难道真的是要有人伤亡后,才来禁止吗?

“政府当然也须防范有人会利用儿童,在集会时拿来当挡箭牌,趁机作乱!”

谢国华说,人民须珍惜目前我国所拥有的和平丶和谐与安宁,在与国家朝向民主自由开放前进的同时,也须步步为营,免遭因一步棋失误,全盘皆失的下场。

“无论如何,此法案暂时还只在国会一读,政府应该考量各方面的意见,并且纳入非政府组织的看法,更重要是听取大多数人民的意见,如进行民调,再为法案作适当修改,以便推出一份适合大马的集会自由法案。”

他举例,今年8月4日英国发生的暴动事件,起因是一名警察在执行临检中,开枪打死一名黑人毒贩,後来遭到家属或是其亲友去警察局抗议而衍生的事件。

“最後其他地区的城市也相继出现模仿行为的暴动,可以看到有许多人趁机抢劫,并且烧毁车辆店家等等暴动事件,许多人只是趁火打劫,趁机作乱。在伦敦其他地区的暴动事件更多只是想打劫(所以被攻击的多是购物中心,电器行,各式商店)!”

他说,2011年和平集会法案周二提呈国会下议院一读,尽管集会主办单位不再需要向警方申请准证,但政府仍严禁街头示威。

法案阐明,集会场地必须距离“禁区”至少50公尺。有关“禁区”包括水坝或蓄水池丶滤水池丶发电站丶油站丶医院丶消拯局丶机场丶轨道丶陆路公共交通终站丶码头丶宗教场所丶幼稚园和学校。

配合这项法案的制定,2011年警察(修订)法案也提呈一读,以删除管制集会权力的条文,即不再需要向警察申请准证。

但是,法案第4(1)(C)条文仍然禁止人民街头集会,或在禁区举办集会。

在这项法案下,街头示威丶非大马公民举办或参与集会丶在禁区或离禁区50公尺内举办集会,及由未满21岁者举办集会,都属罪行,罪成可被罚款1万令吉。

携带15岁以下的儿童参与儿童不能参与的集会者,一旦罪成,可面对不超过2万令吉罚款。

法案也规定仅年满21岁的大马公民,才有权举办没有武器的和平集会。

法案阐明,15岁儿童能够参与的集会,仅限宗教集会丶送殡丶关于习俗集会以及部长批准的集会。

黄冠文: 马哈迪抹煞了华社对大马付出的努力丶贡献和牺牲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州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指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发表“不用等10年,现在的巫统已经丧失了权力,因为大家都有‘要获得华人支持,否则将完蛋’的想法”的言论,不但伤害了华社及马来社群,更可能会令到马来社群仇视华社,危胁种族目前所拥有的和谐。

他呼吁华社,大可不必理会马哈迪犹如“胡言乱语”的言论,因为那显然是别有意图的。

他指责,马哈迪抹煞了华社对大马付出的努力丶贡献和牺牲,与“一个马来西亚”的理念,逆道而行。

“大马有今天的成就,是各族人士共同付出所得到,马来西亚是属于大家的,根本 不应该区分哪一个种族较成功或者较落后。”

他指出,各族人士都有成功和失败的例子,这是一个可以共存共活共同进步的国家和世界,绝不是一个你死我活的战场,因此马哈迪根本无须发表这种伤害彼此感受的言论。

“马哈迪是前首相,他的身分和地位,甚至言论都是极有分量的,甚至他今时今日的身分,也仍代表着国阵套巫统,因此他应该谨慎发言,而不是发表类似犹如种族极端分子的煽动性和极端言论,挑拨离间种族之间的良好关系。”

他指出,身为我国曾是重量级领袖不应该将我国目前的和谐及成就当作理所当然,今时今日的一切都是各族共同付出的努力所得。

他严厉指责,马哈迪指华人“…财产是马来人的双倍,但他们仍不满足…”的说法,因为华人的财产皆是历经许多艰苦,自身劳力和自力更生赚取回来,而且马来人也有许多成功的企业家,口说无凭丶没有真凭实据的比较,只会造成种族之间的误会加剧,对国家的发展和前途,百害而无一利。

黄冠文说,国家各族和各宗教之间,最近频频遭到挑战,许多别有企图的人士,三番四次挑动这些敏感的课题,意图混水摸鱼,身为负责任的政治人物,更不应人云亦云 ,闻风起舞。

“种族关系和宗教便犹如一粒玻璃球,一旦掉到地上打碎了,便永远无法完好无缺。”

他说,首相纳吉所推出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和一系列振奋人心的转型计划,都是带领大马朝向更加开放和民主方向迈进,因此任何人企图质疑和否定这个理念的人士,很明显都是别有意图的。

马哈迪日前声称,巫统无需等10年,现在已丧失了权力,并说,这个问题出在大家都有“要获得华人支持,否则将完蛋”的想法。

“马来人俨然成了少数民族,现在我们要做甚麽,都要先问‘华人会得到甚麽?’,我们要帮助别人,也要照顾到华人。”

“我们没有帮助华人吗?他们的财产是马来人的双倍,但他们仍不满足;因此,我们必须向他们解释清楚,但问题是当他们不满,我们就给,不断的给。”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