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钟璇: 先进国已落实自动排档车考车的措施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王钟璇赞成交通部决定落实使用自动排档车考车的措施。她说,市面上目前销售的车辆占大部分是自动排档车,而在这之前考车牌只允许使用手排档车,是与当今脱节。

也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的她说,邻国和一些欧美先进国,早已落实自动排档车考车的措施。不过,在认同政府推行这项措施当而,她同时建议交通部须从长计议当中的细节,以免这项措施影响车牌考生及对小型教车中心可能带来的打击。

她认为,交通部副部长拿督阿都拉欣峇克里日前透露,使用自动排档车考车的措施,将从明年5月起落实。如果在未来5个月内,所有教车中心即须把现有的车子更换为自动排档车,对于小型的教车中心来说,无疑是一项很沉重的负担。

这可能造成,只有大型教车中心才有能力跟得上政府的决策。如此一来,大型教车中心垄断市场,对整个教车行业的素质和消费者利益,将造成极大影响。

她同时指出,我国的交通意外死亡率仍高踞不下,其中一大因素是驾驶人士的态度问题。既然有计划实行新措施,政府须考量的不只是硬体的实施,重要的还有教车师傅的素质及新的驾驭教育课程; 应同时修正后才在全国落实。

如果驾驶课程要改革,应该着重如何提高驾驶者的态度; 而教车师傅更是任重道远,旁无责贷协助减低交通意外,而不只是让学车人士更容易取得驾照。

黄祚信: 大马橡胶局应重新检讨橡胶交易卡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州副组织秘书黄祚信促请大马橡胶局重新检讨橡胶交易卡(KAD AUTORITI TRANSAKSI GETAH–KAT-G)的措施,因为在国家全力提升竞争力,期在8年后晋身先进国的当儿,增加不必要的繁文缛节,只会拖慢经济转型的脚步!

“当局这个措施分明是与首相纳吉所推行的经济转型计划逆道而行,政府应该专注在简化程序,打造利商环境吸引外资,而不是增加程序,繁杂化原本简单的程序。”

他认同,当局推出交易卡的用意,即是减少偷橡胶的活动,但是好意却用在错的方法上,造成橡胶小园主对政府反感。

他建议,当局如要打击偷胶事件,倒不如从最基本做起,即通过教导及监督,严厉执法,同时也严厉对付涉嫌企图收购贼赃的人士。

“如果是有效执法,只是现有的法律和程序早已足够对付偷胶者及打击偷胶活动,但是问题却出在执法不力的因素上,如果不从源头做起,即加强执法,就算有再严厉的条规和程序,都只属纸上谈兵,根本无法解决问题!”

大马橡胶局日前宣布,明年1月1日起,所有橡胶小园主皆需交易卡(KAD AUTORITI TRANSAKSI GETAH–KAT-G),才能进行橡胶交易。

据了解,当局强制小园主持交易卡,主要目的是减少偷橡胶事件,却因漏洞百出,徒劳无功,才会引来胶工谩骂,因胶工每次售卖橡胶时,都必须出示交易卡,橡胶收购商则每次在第二表格填写资料(Borang 2),发出收据给予胶工,比从前增加工作量,却毫无保障可言。

他说,根据《2011至2012年全球竞争力指数》,大马整体表现改善令我国竞争力在全球排名跃进5级,从去年的第二十六名,升至第二十一;这也是过去3年来排名首次上升。

“排名前25位的国家中,有10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的排名有所提升;新加坡从第三名前进到第二。大马竞争力排名在亚太区排名第六,超越韩国和纽西兰。”

他说,我国要持续保持强劲的竞争力,便应该制造更加利商的环境,包括简化与政府相关的各项程序丶政治和经济局势须更加稳定等。

“要挤身先进国的行列,我们除了要有稳定的国内生产力,也须依靠大量的外资,才能通过制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来提升国人个人收入,如果先进国的目标只是由国家领导层在喊,执行的单位却固步自封,到头来一切都只是空谈。”

李万行: 民联只会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和中央政府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州副财政李万行指自2008年308大选过后,雪州的房屋已逐渐被公认为是给有钱人住的,中下收入的社群要达到居者有其屋的理想,根本犹如天方夜谭般难。

“民联没有能力做事,没有做工,却只会把责任推给前朝政府和中央政府,他们大选的宣言也只是停留在宣言而已,完全没有实践和不懂如何去推动。”

他说,首相兼财长纳吉在2012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为确保大马人居者有其屋,扩展“我的第一间房屋”计划,由明年起该计划下的屋价最高限制从22万提升至40万令吉,这些才是真正有智慧和利民的措施。

他揶揄,行动党没有兑现大选承诺,是因为雪州与槟州被包装成是实施亲民和民粹政策的政府,但至今两州都没有兴建廉价屋,这两州只是有越来越贵的高级公寓和对一般人民来说是天价的有地产业。

“现在的问题是有建或者没有建廉价屋,而不是永久地契或租赁地契的问题,因为这等廉价屋建了以後再讨论也没问题。先更改土地用途兴建廉价屋比较重要,不是更改土地的期限,因为那不是一个条例。”

他炮轰,那只是行动党领袖的一个借口,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做及没有能力去做,甚至不知如何去做。

他说,雪州的沙石是全马最贵,雪州更换地契用途的费用也是全马最高的,这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李万行指责,自民联执政雪州後,砂石价格暴涨3倍,从国阵执政时代的每吨8令吉,暴涨至每吨28令吉,这就是雪州屋价激涨的其中主因。

“雪州屋价上涨,是因为雪州民联政府允许朋党垄断砂石市场,这使到砂石价格逐年上升,以致建造房屋成本价飙涨。”

他炮轰,民联雪州政府执政至今,从没兴建任何廉价屋,而是兴建每间价格超过10万令吉的“保障住屋”,比前朝国阵政府廉价屋售价高出150%。

“雪州民联政府所执行的政策,也对房屋发展商十分不公平,比如从土地转换必须根据转换以後的商业地的价值征收30% 的房地税,无形中就增加发展商的土地成本,加上砂石价格上升而加重了朋党发展商的负担,因此导致房屋价格暴涨,然而却把此问题推卸说是中央政府的问题。 ”

“种种不合理的政策,已造成发展商逐渐减少参与廉价屋兴建计划,这些问题已反映出民联对雪州毫无贡献及建设,也造成雪州的经济停滞不前,比308大选前更不景。”

黄冠文: 管理一个政府并不可以仅靠一把口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揶揄民联,特别是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的308后初获大权便失去方向,一众领袖为私利丶为己益的狐狸尾巴展露无疑,最近内斗更渐渐浮上台面,众人为了权力和利益斗得你死我活。

“人民应该趁这个机会看清楚民联丑陋的一面,因为他们这些纷争都显示了民联过去在面对人民时,都只是虚伪的面具。”

他指出,由最初发生的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刘天球与市议员郑文福之间的支持信风波,到伊斯兰党哈山阿里跳出来朝自己的党开炮;和霹雳行动党前行政议员获市议员西装制造合约及槟州第二副首长拉马沙米以不点名方式指行动党内人向他“讨工程及好处”等,都一一证明了的民联领袖素质参差不齐,乌合之众。

他说,民联过去一直在人民面前大骂国阵的不是和错处,讲得头头是道,但是如今他们仅执政不到一届,便尽显他们见钱眼开及贪婪的本性。

“特别是行动党,过去的领袖如林吉祥丶卡巴星丶曾敏兴等人都是一等一的政治人物,他们没有利益丶没有权力都一样做工,都是为了理想而奋斗;但是新一代的行动党领袖,却被眼前的利益给蒙蔽了,许多更是在大选前夕才临时组军,匆匆上阵,结果糊里糊涂当上行政议员,被一夜名利冲昏了头。”

他说,管理一个政府并不可以仅靠一把口,而是要靠经验和智慧,更要有定力及把持力,不被利益乱了阵脚。

郑有文: 行动党当华社是傻子般玩弄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赞扬伊斯兰党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敢怒敢言的作风,清楚道出了伊斯兰党推动伊斯兰刑事法的最终目标,踢爆行动党一直以来用来瞒骗华社的谎言!

他说,行动党一直都以双面人的姿态面对华社及巫裔社群,这里讲不支持,那里却举手举脚赞成,分明就当华社是傻子般玩弄。

他指出,之前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曾声称民联三党已经就落实伊斯兰国目标达致共识,後来只有哈迪阿旺的秘书发表澄清,却不见行动党加以驳斥;现在哈山阿里直接斥责反对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的是卡巴星一人而已,林吉祥和林冠英原来是已经默许了伊斯兰党的目标。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哈山阿里声称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在民联内反对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但林吉祥及林冠英却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行动党至今仍然没有回答之前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医生的问题,即保证伊斯兰刑事法落实後,不会对非穆斯林带来影响;及伊斯兰刑事法的落实不会对国家经济丶教育丶社会及政治体系带来负面打击。”

此外,他说,行动党雪州主席郭素沁自认行动党在民联影响力有限,自揭该党无能争取大臣职位,而行动党争取在马来选区竞选也遭到伊斯兰党和公正党拒绝,显示行动党自诩在民联内平起平坐只是幻想。

“行动党往往对华社发表激昂演讲时,总是声称该党在民联内如何当家又当权,面对巫裔时又说本身影响力有限,他们根本只是投机的政棍!”

黄祚信:促请倪可敏为妻子获得西装合约辞去所有职位

(吉隆坡20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促请霹雳州行动党秘书兼太平区国会议员及班台区州议员倪可敏,辞去党职及国州议员职位,因为倪可敏的妻子黄晓清涉及在民联执政霹雳州期间,取得霹雳州怡保市政厅发出的西装合约。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民联领袖多次促请巫统妇女组主席兼妇女丶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扎因为丈夫涉及养牛中心计划而辞职,因此,倪可敏也应为妻子涉及西装合约而辞职。

他表示,民联在执政霹雳州期间,身为班台区州议员的倪何敏受委掌管霹雳州地方政府部门,怡保市政厅是在其部门管辖之下,倪何敏妻子黄晓清的公司,竟然以最高价钱赢得24名市议员的西装缝制合约,令人不可思议。

他说,倪何敏辩称没有介入干涉招标程序,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倪可敏当时反而应该劝告妻子的公司勿参与投标,以免瓜田李下。

「倪可敏当时不可能不知道妻子参与投标西装合约,他既然知道此事,就应该劝告妻子放弃投标,他允许妻子投标及取得合约,已经违反了利益冲突原则。」

黄祚信表示,根据怡保市政厅会议记录,黄晓清身为董事的Ethan & Elton私人有限公司竞标价格最高,每件650令吉,相反其最低竞标价格的对手Goodman Tailor只是要求每件450令吉。

他说,令人疑虑的是Ethan & Elton私人有限公司是在民联执政霹雳州後,2008年4月24日才成立,况且,怡保市政厅特别遴选委员会此前已在2008年4月3日决定委任Goodman Tailor负责缝制上述西装。

「特别遴选委员会没有理由将合约发给竞标价钱最高的公司,倪可敏当时身为霹雳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的行政议员,又是得标公司董事的丈夫,他难逃其咎,必须为此事负责。」

他强调,民联领袖常常自诩清廉及透明,但是,倪可敏妻子得标事件已明显涉嫌舞弊,倪可敏应马上辞去所有党职及官职,不配再担任人民代议士。

黄祚信也将要求反贪委员会介入调查倪可敏妻子获得怡保市议员西装合约事件是否涉及贪污及舞弊成份。

黄冠文: 雪州民联政府拖欠中央政府高达10亿3200万令吉的债务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州秘书黄冠文州议员炮轰雪州民联政府,拖欠中央政府高达10亿3200万令吉的债务,却还一而再打肿脸皮充胖子,大手笔拨款作宣传和其他许多不实在的活动上,甚至还大言不惭,以不完整的数据来欺骗雪州人民,佯称自己有多会理财,如今遭财政部撕下他们的假面具,简直就是大笑话!

他说,财政部副部长阿旺阿迪在国会公布,虽然民联执政州属在去年增加收入,不过这些州属仍拖欠中央政府的债务,一些民联州属的欠债额居然比国阵州属更高,因此他不认同民联更擅长处理州内财务的说法。

“副财长举例,吉打至今仍拖欠中央政府高达25亿令吉债务丶雪兰莪拖欠10亿3200万令吉丶吉兰丹拖欠10亿令吉!”

他说,根据数据,国阵执政州属如马六甲只拖欠7亿6900万令吉丶森美兰州只拖欠2亿7200万令吉。

他说,这些数据已说明,民联政府过去其实一直都只是在说大话,以各种看来似乎很美丽的借口,掩饰自己欠债累累的事实!

“我不同意民联执政的州属比较擅长管理收入与债务的说法。”

黄冠文说,这个数据也显示,雪州民联政府在一些拨款上,包括只是派给雪州选民乐龄人士的100令吉丶新生儿津贴,甚至是带人民到霸级市场买东西的“去!购物”活动,事实上都是在用着中央政府的钱为自己脸上贴金!

他也说,雪州政府也曾花费1500万令吉的宣传费,却出现谷歌翻译华文版本的大笑话,及州务大臣卡立最近还说要多花100万令吉来调查贪污,他们根本是当雪州人民都是数字白痴!

“雪州政府应该公布这些钱的来历和去向,为何拖欠中央政府的钱,却拿来供民联自己的 政治用途,如果这些钱是花在为雪州人民谋求福祉,增加雪州各地区的基设,中央政府肯定不会过问,但是如果花在那些似有似无的地方,雪州民联政府便应该为此解释!”

阿旺阿迪日前在国会上也公布说,去年各政府总共拖欠中央政府高达155亿6500万令吉债务,比2009年的181亿5500万令吉较少,同时也是自2007年以来最低的欠债额。

高祥威: 科艺部应该拟定 “促进和发展”的法案,而不是以往以“管制”方式来拟定

(吉隆坡16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认同科学丶工艺与革新部指如人民反对,将撒回《2011年电脑专才法案》的决定,并强调规定电脑专才需注册的计划是不合理及难以被接受的!

他说,电脑专才靠的是创意,而取得的文凭只是证明学会了基本的操作。如果这项法案被通过及落实,微软的比尔盖茨及苹果的乔布斯在大马将成为失业者,这将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法案第一扼杀资讯工业的创新思维;第二,如果法案强制通过,将导致国家流失更多人才。”

他还说,许多上市电脑公司的老板,虽然很成功,却也未必有电脑的专业文凭,他们可能是会计师,可能是工程师,他们的成功是靠创意,为此他坚决认为,这项计划是根本不需要的。

他指出,科艺部将成立一个称为大马电脑专才委员会的单位,规定业者必须向电脑委员会注。高祥威认为身为掌管科技工艺的部门在新时代的旅程里,应该拟定 “促进和发展”的法案,而不是以往以“管制”方式来拟定。

他建议,提升国家电脑工业的水平,应从鼓励专才勇于创新创作,甚至奖励及资助有成就者,激发他们继续朝该方向前进。

他说,如果政府市场的持续保护,以及高等教育政策仍注重数量多於质量,再加上科学丶工艺与革新部设立电脑专才局,将进一步束缚电脑人才,导致人才流失。

他说,这种企图干涉及管制科技资讯工业的做法,根本是在开倒车,不仅勒抑电脑业人才的创意,更是我国资讯工业界的灾难。

“电脑科技日新月异,涉及的范围复杂而广泛,例如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一部份的电脑服务如互联网丶部落格丶推特或面子书丶电子游戏等,皆在电脑服务的范畴内,任何法案都根本无法有效管制。”

他说,大马现在正积极朝着2020年先进高收入国的方向前进,如果在这时候政府故意增加繁文缛节,将是一大挫折,更加重国家财务负担。

他说,最重要的是,讲究创意和革新的电脑科技领域,必须在不受制约的自由环境下,才能激发他们的创造力,电脑专才的杰出能力,体现在他们的创意方面,不一定是拥有学位资格者才能担当大任。

“唱卡拉OK上瘾者都是窃贼” 郑有文: 巫程豪侮辱了广大的华团和乐龄人士

(吉隆坡16 日讯) 雪州马华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挑战行动党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谴责该党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医生的“唱卡拉OK上瘾者都是窃贼”的言论,否则刘氏就应该从此“封唛”,不再唱卡拉OK。

郑有文今天发表文告说,也是班达马兰州议员的刘天球爱唱卡拉OK是公开的秘密,他也曾是某俱乐部的常客,许多民众也曾经亲自目睹刘天球大展歌喉,但就是不曾有人指责后者“只会唱卡拉OK却不会服务”。

“然而,刘天球的同僚巫程豪医生,在柔州议会创作的‘班顿’指“唱卡拉OK上瘾的人是窃贼”(kaki karaoke biasa pencuri),巫氏的这番言论,是否也指刘天球是‘窃贼’呢?”

郑有文认为,如果刘天球不同意巫程豪的言论,他就应该勇敢的站出来,为自己和民众仗义执言,说句公道话。反之,如果刘天球同意巫程豪影射唱卡拉OK的议员不会服务,就应该从此“封唛“,或躲在隐密处,继续高歌一曲。

郑有文说,唱歌是减压的健康活动之一,许多民间组织也设有卡拉OK,尤其是让乐龄人士消遣互动和交流,行动党议员的“窃贼”论,也侮辱了广大的华团和乐龄人士。

他认为,伊斯兰党曾建议在雪州禁酒,在民众大力反弹下才作罢。难道包括行动党在内的民联,未入主中央已蠢蠢欲动,执政后要关闭卡拉OK?

有鉴于此,郑有文呼吁行动党中央纪律委员会,向失言的巫程豪采取行动,同时向民众和卡拉OK经营者道歉,否则就应该禁止该党领袖和议员们,包括刘天球在内唱卡拉OK,以示公正无私。

王钟璇: 以党的资源分发红包给党员,有何过失?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王钟璇认为马华建党以来,历经风风雨雨,党所甚至几乎被拍卖; 至今不仅党所依然巍然屹立于首府黄金地带,还拥有为党带来收入的商业投资。

党中央在2010年议决拨款给马华遍布全国的区会,当为区会在该地区办活动的基金,对马华基层领袖一路来的付出给与肯定与支持。2年后,党中央议决在2012年发感恩金给与党风雨同路的乐龄党员,同时为了鼓励新生代延续使命也发新生儿红包。

然而,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日前正气凌然,要马华公布感恩金与新生儿红包款项的来历,却不知道广大人民都知道马华拥有党产; 以党的资源分发给党员,有何过失?

这是政党首次以感恩心,给与新旧党员的心意; 却遭行动党再次以他们善长的‘黑白讲’,硬指马华分家产。把这项以儒说有恩必报为基础的举动,诬蔑为“金钱政治”!这番说词,对马华党元老有欠公道。

也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的她说,要说行动党是“金钱政治”的发起人也不为过。林冠英掌管的槟州政府,去年推动不分贫富的乐龄人士(60岁以上者)每年享有100令吉的援助金;无论骑摩哆或是驾名车者皆可获得,这就是所谓的制度化金钱政治。如这不是用金钱收买人心,什么才是呢?

王锺璇挑战民主行动党,既然凡事要追根究底,行动党应该以身作则,公布他们每一场的“政治秀”,以政治基金或大选筹款为名所筹款项的去向!那是来自人民的钱财,广大人民有权要知道!

她说行动党没有资格批评马华,当马华在为华校,教育基金及医药基金筹款的当儿,行动党却只忙着在为党所,大选及个人法律诉讼费用筹款!行动党企图以各种谎言及虚有的指责来煽动的人民情绪,却忘了自家从马六甲三宝山义行至今无数次的筹款,无一曾向人民交代。

马华是用党产的盈额来派发党员,行动党是用伸手向人民要钱!如说这是‘诬蔑’,也是以其道治其身!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