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祥威: 马华青年微型贷款基金有助更多年轻人创业

(吉隆坡21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针对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宣布设立5000万令吉的马华青年微型贷款基金表示认同,并相信此举将有助更多年轻人创业,协助大马迈向2020年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

他建议,这个贷款的门槛不应设得太高,特别是教育资格更不应列为申请的条件。

“创业成功与否并不可以与受教育的程度相题并论,因此心须给更多机会这些年青人,发挥自己的创意。”

他也说,马华这次不分种族宗教让年青人申请低利息的微型贷款,也充分体现出一个马来 西亚的精神。

他说,青年是国家发展的动力,而且更是明天的领袖。

他也建议,随着马华这项贷款开跑,各种性质的青年团体便应该积极策划更多针对年青年创业的课程和讲座,以便协助年青人作好准备,去面对创业的挑战!

“他们除了可协助有兴趣的青年申请这项贷款,也安排国内外出色的成功企业家,组织一个顾问团,全力配合这个计划,协助年青人创业!”

他说,世界各地有许多出色的企业家都是靠白手兴家创出一片天,因此他相信大马的年青人也将拥有这份潜能。

“年青人往往什麽都有,就只是缺乏第一桶金(资金),因此只要马华可以从这方面以实际行动去鼓励和支持他们,相信明天肯定会更好!”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宣布设立5000万令吉的一个马华青年微型贷款基金,并强调此贷款是提供一个正确管道让国内青年创业及提升事业,而非与政治挂钩。

他说,上述基金主要提供给21至45岁之间的青年申请,且不设种族条件。申请者可借贷最高2万令吉,年利率是每年7%。

他说,凡是马华党员丶非政府组织或青年组织领袖以及单亲家长也可在信贷评估过程中额外获得10分,以更顺能力获得核准。

郑有文: 革除哈山阿里的职务都只是一场闹剧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挑战雪州民联政府,如果要去除雪州的伊斯兰化,就应该中止他们过去在雪州落实每项不尊重其他宗教的政策,并且逐一向雪州人民道歉,而不是仅仅换个人接管伊斯兰事务,敷衍雪州人民。

他说,如果只是换个人,但是对过去所做过的事毫无悔意,那只是换汤不换药的作法,雪州人民将不会轻易被骗。

“公正党的雪州大臣卡立,取代了伊斯兰党行政议员, 掌管州内的伊斯兰事务,那只是他们用来愚弄雪州人民的技俩,如有诚意便应该针对过去对雪州非穆斯林所做出的伤害道歉,并且中止一切有违宪法的条例。”

他说,如果雪州民联政府不道歉,那便代表着他们开除哈山阿里,革除他的职务都只是一场闹剧,因为雪州民联政府还是在伊斯兰党的掌控之中,所有政策都正在逐渐被伊斯兰化!

“吉打和吉兰丹已接近完全遭伊斯兰化了,行动党和公正党能够做些什麽?他们只能替伊斯兰党美化那些伊斯兰政策。甚至丹州政府也已成立特别委员会探讨不修宪便可在丹州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发生在民联州属里的种种,都已很明显民联最终的目的便是要落实神权伊斯兰国和伊斯兰刑事法!

他说,雪州政府要道歉的包括宗教局硬闯基督教会宴会的事件,因为在宪法下,宗教局根本无权这样做!

“雪州民联政府必须明白,宪法已阐明宗教信仰自由,但是伊斯兰党极端思想却让人不敢恭维,不给庆情人节丶情侣不能在公园手牵手丶台上跳舞必须男女分开跳丶餐馆洗碗碟的工人衣袖太短被罚款丶便利店禁卖酒丶穆斯林不可在酒廊工作等等,这些不合理的政策,他们都须一一中止,并且向雪州人民道歉。”

黄祚信: 章瑛企图以女性平权问题模糊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的议题

(吉隆坡 19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反驳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又再硬拗,「文不对题」,没有就事论事,章瑛企图以女性平权问题模糊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的议题。

他针对章瑛的文告作出驳斥时指出,应该上课的是章瑛,因为章瑛在回应他的文告时,没有针对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作出反驳,反而将议题扯到女性平权问题上。

黄祚信强调,马华质问的是:民联大会实行男女分开坐的做法,侵犯了非伊斯兰教徒的自由权益,行动党却不敢吭声,而不是伊斯兰党女党员选择男女分开坐的权利问题。

他说,马华尊重任何宗教拥有本身的选择自由权利,包括伊斯兰教的男女授受不亲教规,男女必须分开坐的伊斯兰教政策,但是,伊斯兰党也应该尊重非伊斯兰教徒的选择自由权益。

黄祚信表示,从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的事件看来,行动党是在助纣为虐,当家不当权,不敢吭声,行动党默许伊斯兰党将伊斯兰教政策施加於非伊斯兰教徒身上,这无关女性平权问题。

「如果说到女性平权问题,非伊斯兰教女党员更应该赋予自由选择座位的权利,包括分开坐或混合坐,可是,民联却强制推行非伊斯兰文告时,没有针对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作出反驳,反而将议题扯到女性平权问题上。

他指出,章瑛到底是搞不清楚状况,还是为了掩饰行动党的无能,行动党一再默许伊斯兰党推行伊斯兰教政策,包括在吉兰丹及吉打推行的许多不利华裔的伊斯兰教政策,例如:吉打州宰猪场被关闭丶保留伊斯兰教徒50%房屋固打丶斋戒月禁止娱乐;吉兰丹政府突击华人私人聚会及华人餐馆丶充公啤酒丶禁止售卖彩票等,行动党都不敢吭声,这些难道不影响华社吗?

黄祚信说,伊斯兰党已变本加厉,无视行动党的存在,一意孤行将在未来落实伊斯兰教刑事法,成立神权回教国,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已表明,行动党若不同意伊斯兰教刑事法,可以退出民联。

至於章瑛指伊斯兰党即使实行男女分开坐,但并不表示该党女党员的政治权利不如马华及其他政党的女党员,该党目前在国会有3个民选议员,马华只有2位,黄祚信表示,民选议员的多寡,并不是政治权利的象徵,马华在全盛时期,女性民选国会议员也曾多过伊斯兰党的女性民选国会议员。

黄祚信劝请章瑛不要因为他的文告点破她的男女学生分排站及男女嘉宾分桌坐言论而恼羞成怒,章瑛应该就事论事,针对「民联大会实行男女分开坐的做法,侵犯了非伊斯兰教徒的自由权益,行动党却不敢吭声」问题作出回应,勿再将问题越扯越远。

黄祚信强调,国阵正在转型中,最近才废除常被行动党拿来煽动选民情绪的内安法令,首相纳吉需要时间去推行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包括章瑛所提的土着与非土着政策丶公平的教育拨款丶增建华小政策等等,马华都在努力当中,这是有目共睹。

李万行: 冷冻猪肉固打(AP)政策制度使市场价格日益高涨

(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州副财政李万行促请农业部彻查针对马来西亚猪肉产品进出口商公会指进口猪肉固制度已严重遭滥用的指责展开调查,并且公开调查结果。

他说,如果调查结果显示该公会所言属实,农业部便应马上解除进口冷冻猪肉固打(AP)政策制度,保护消费者。

他说,如果政策是保护消费者,政府便应该坚持这项政策,而且全体消费者都将成为农业部的后盾。

“猪肉最主要的市场是华裔,因此我要求当局必须即刻解决这个争议,特别目前已将进入农新年的季节,相信猪肉的消费将会大大提高。”

他说,马来西亚猪肉产品进出口商公会指冷冻猪肉固打(AP)政策制度至今已经进行3个月,并且已使到本地花肉严重短缺,市场价格日益高涨。

“农业部应该出示最近半年的猪肉价格上下的图表,并解释当中原因,不要让有心人存心误导不知情的公众。”

李万行说,如果农业部所发出的进口猪肉固制度已严重遭滥用,且不公平对待商家或者涉及许多不必要的繁文缛节,政府有必要检讨这个政策。

“无论如何,我认同农业部有责任监督进口猪肉情况,以确保不会造成国内猪肉供应过剩问题,因此农业部必须紧密与禽总配合,监督进口猪肉的数量及来源的说法,因为一旦入口猪肉如果不受控制,将会造成猪肉过剩,价格暴跌,并间接引发素质也下跌,这对商家对消费者来说都是严重的打击!”

他强调,政府必须确保无论任何政策,都必须以保护消费者权益,确保消费者可用最低价钱购买最好素质的猪肉为大前提。

“政府也须确保任何政策都不应该出现官商勾结的情况,也绝不可容许任何有单位有机会这样做。”

黄冠文: 民联女性议员针对神权伊斯兰国严重侵犯女性的地位完全默不作声

(吉隆坡18日讯)马华雪州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指在刚过的第三届民联大会,已反映出一旦民联入主布城丶执政中央后的情况,即全国将全面伊斯兰化;而且行动党也更是无法左右这个决策,只有“笑脸接受”!

“可怜的行动党就连民联大会也hold不住,试问如果民联入主布城,他们可以做些什麽?”

他说,行动党口口声声说自己有能力制衡伊斯兰党的霸权,但是现实的状况已一一显示,他们都是在满口谎言而已。

“吉兰丹和吉打已几乎完全遭伊斯兰化了,男女在公场合要分开坐丶广告牌要值入爪夷字体丶祈祷时间须全民休业丶养猪场被关等等,都是侵犯着非穆斯林的权益,而民联盟党之一的行动党,能够做一些什麽?”

他说,这些州属,包括雪州政府虽然是说民联执政,但是事实上却是伊斯兰党在主导,其他盟党如行动党都只是傀儡和扯线公仔。

“他们在替伊斯兰党控制和愚弄华社,更企图“美化”不适合时代及有违我国宪法的神权伊斯兰国及伊斯兰刑事法。”

黄冠文说,行动党如果真的就象他们所扮演出来,反对伊斯兰化的立场,在民联大会男女分开坐时,便应离席抗议,而不是默不作声!

“神权伊斯兰国严重侵犯女性的地位,也不尊敬女性;可是雪州民联多名女性议员,包括张念群丶黄洁冰丶杨巧双丶颜佩倪丶郭素沁等人,平常都正气凌然维护女权,这时却都好象吃了哑药,完全不作声,这种对人一个样丶对鬼一个样的投机作风,真的要不得!”

他揶揄,第3届民联大会的口号设为“改革大马,告别腐败”,可是雪州民联政府在执政的4年内,弊端和腐败处处,他们却都视之而不见,包括偷沙事件追究调查一直毫无下文丶行政议员涉发支持信标取计划事件;在霹雳州的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西装事件,更是已不了了之,因此这个口号喊在他们嘴里,竟然也厚脸皮到没有丝毫羞耻。

他也说,大会通过的4大《橙皮书》献议,包括 1.有关联邦土地发展局的垦殖民的献议;2.有关反垄断的献议;3.有关恢复联邦体制的献议;4.有关强化公务员制度的献议,却完全不敢提及华小及华教的课题和反对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立场,这已很明显他们正是如假包换的“投机政党”!

黄祚信: 章瑛应该针对民联大会男女分开坐事件作出抗议

(吉隆坡17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抨击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章瑛强词夺理,将民联大会男女分开坐与学校男女学生分排站及社团宴会主桌男女嘉宾分开坐混为一谈,行动党的硬拗文化再次一览无遗。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章瑛身为行动党的全国妇女组主席,理应为民联大会男女分开坐事件作出抗议,以维护女性的自由权益,但是,章瑛却违背良心及出卖华社,为民联大会男女分开坐事件自圆其说,并企图转移公众视线,提出不合逻辑的现象作出反驳。

他表示,学校在周会时,并没有强制男学生及女学生必须分排站,在课室内,男女学生也是没有被强制分开坐;甚至课外活动,男学生及女学生也没有被强制必须分开活动,章瑛的「男女学生分排站论」根本站不住脚。

他进一步指出,说到社团宴会主桌男女嘉宾分开坐,章瑛指主桌领袖与嘉宾的太太也被安排坐在另一桌,更是令人啼笑皆非。

「社团宴会桌位的安排视大会情况及需要而定,并没有强制男女必须分开坐,如果大会主席是女性,她也将与其他男女嘉宾坐在同一座,主桌座位有限,主桌领袖与嘉宾的太太被安排坐在另一桌并不出奇,这与民联大会强迫男女分开坐不能混为一谈。」

黄祚信指出,马华提出的问题是民联大会男女被强制分开坐,行动党领袖却不敢吭声,章瑛应为这不公平现象提出有力解释,而不是抛出其他无关的问题硬拗。

他说,马华在很多年前已推行保留30%官职给女党员的政策,马华妇女组领袖也受到重视,并有妇女组领袖出任正副部长丶国会议员丶上议员丶州行政议员丶州议员丶县市议员等。

他表示,在308大选後,由於马华的政治资源有限,因此,才会出现一些妇女组领袖没有官职的现象,并非马华不重视女性党员。

他指出,章瑛也企图以马华应有担当促使巫统废除土着与非土着政策与民联大会男女分坐开坐事件相提并论,那根本是风牛马不相及,转移公众视线的做法。

黄祚信促请身为行动党全国妇女组主席的章瑛不要再愚弄人民的智慧,不要再硬拗,反而应勇敢的向民联领袖作出抗议,反对民联,尤其是伊斯兰党推行的男女分开坐政策,那来得比较实际。

叶炳汉:行动党为何不把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纳入《橙皮书》内?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州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揶揄行动党,在刚过的第三届民联大会上 继续在无关痛痒的课题上兜兜转转,却完全不敢在《橙皮书》内列出保障华社权益的条文,包括制度化拨款独中丶增建华小等华教课题避而不谈,更没有说明是否落实神权伊斯兰国及实施伊斯兰刑事法。

“他们在此次的民联大会,虽然继续在宣传他们一旦执政中央后施政大方向的《橙皮书》,但是却也未将影子内阁的阵容例出来,继续由各党各自说其话,愚弄人民。”

他说,行动党已不只是一次在外面面对人民时,假口假脸向人民声称民联不支持伊斯兰刑事法,但为何他们却不敢将这例入《橙皮书》,或者例入他们的竞选宣言内呢?

“这很明显,在下一届大选,民联里的三党将继续扮演他们多面人的工作,伊斯兰党继续在穆斯林面前强调他们成立神权伊斯兰国及伊斯兰刑事法的终极目标丶行动党却在面对华社时继续反对,来瞒骗华社和非穆斯林!”

也是雪州国阵宣传局主任的他说,行动党在民联内已渐渐失去地位,他们的《橙皮书》根本没有一项条文是保障华社的权益的,如此一来,一旦民联执政中央,行动党便是出卖华社的最大罪人!

他挑战,行动党即刻推翻他们在第三届民联大会上的提出献议,并且值入发展丶维护丶资助华教的条文,更要针对神权伊斯兰国及伊斯兰刑事法清楚表明民联的立场。

“人民要知道的是民联的立场,而不只是行动党的立场,因为投票给行动党就是投给民联,而行动党根本不能左右民联的决策,这也是事实!”

张文震: 整个民联厚此薄彼的作风已让人感到厌倦

(吉隆坡14日讯)马青雪州州团秘书兼州团宣传局主任张文震揶揄槟州民联政府公布州首长及行政议员财产的举动分明只是“做戏做半套”兼“自己讲自己爽”,毫无诚意及说服力,很明显只是为了匆匆实践四年前308大选的诺言,随便应酬选民。

他说,这些公布出来的数据,是由他们自己说了算吗?谁担保当中有不止一人所作所为,是与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一样,将州政府的交易都高价批给自己人做,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挑战行动党,如果他们有诚意,便在周六在吉打进行的民联大会上,要求每一个民联领导的州属,包括丹州和吉打,公布每一名首长及行动议员本身丶家人和近亲的财产,并且须由州秘书领导的专案小组先行核准,才拿出来给人民看!

“人民要看的真实的数据,而不是一出戏;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最厉害演戏,这时便要看看他如何以奴隶的身分,要求伊斯兰党的大哥哥们随他一起演出!否则,这一切都只一再显示行动党的奴性改不了而已!”

他说,不只是行动党,而是整个民联都是厚此薄彼的作风已让人感到厌倦,其他人,如雪州巴生前市议员郑文福因支持信事件 ,无须多说便直接遭开除;再看倪可敏议员西装批给自己太太做,更收取高出一倍的价钱,虽然证据十足,行动党中央却好象都当作完全看不到!

他请求民联,要做戏便做好好及完完整整的一套,公布财产的数据须要有公信力,而不是自己填填写写说了算!

黄淑华: 女性在大马的明天都会更光明和更独立

(吉隆坡14日讯)马华直落拿督选区协调官黄淑华对于内阁在周三的会议上,通过设立妇女领导论坛的决定表示赞扬,并认为这是大马女权抬头重要的一步!

她说,中央政府一直都很注重国内的女性权力,包括政府也在去年规定私人企业界在5年内,达致女性决策人占30%的决定,这都是证明了我国正在朝着一个开放民主的国家迈步。

她说,政府在首相纳吉的领导下,正一步一步朝向民主丶先进和开放的方向前进,全体国民,特别是女性在大马的明天都会更光明和更独立的,这是目前己可以预见的。

她挑战,民联在周六于吉打举行的民联大会上,针对是否落实伊斯兰国及伊斯兰刑事法,纳入他们的大选竞选宣言,勇於面对选民;不要一直用模棱两可及两个面具来玩弄选民,由行动党见华社时,就说民联不会落实丶伊斯兰党面对穆斯林时,就说神权伊斯兰国是最终目标,企图要两边讨好,骗取选票。

她指出,公众,特别是女性必须要知道,在世界上仍有许多神权伊斯兰国是不尊敬女性的,国内男尊女卑的情况明显,包括他们国家的男人可以随便禁止女性出门丶禁止女性驾驶丶参政丶经商等,甚至最近新闻报导,在伊郎及沙地阿拉伯这些神权伊斯兰国也曾揭发多宗女性饱受丈夫虐待而无法申冤的案件,都是看得人心惊胆跳的。

“甚至是在伊斯兰刑事法里,一名女性被强奸及性侵犯,如果她找不出4名具有地位的人士来当证人,饱受凌辱的这名女受害者,竟可以被视为通奸而遭受严惩,包括须被公众丢石头打死;而强奸犯则逍遥法外!”

黄淑华说,很明显这些都发生在中东丶西亚国家的事件,在当地是被当作理所当然及没有被人质疑的,而大马人便应该自己问自己,是否要大马在未来的一天真的要变成这个模样。

她说,伊斯兰刑事法里有许多已是过时的法令及更是不适合用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国家,但是民联里的伊斯兰党却一而再重申,落实神权伊斯兰国及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将是他们最终的目标。

“问题最严重的是,民联成员之一的行动党对于此事不但完全视之而不见,还频频在华社面前替伊斯兰党说尽好话,声称伊斯兰国及刑事法不会影响非穆斯林;但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却根本不敢针对这个课题,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来一场办论,而是投机取巧,躲躲闪闪!”

“在丹州,男性和女性在许多场合都被分开来,女性模特儿登上广告牌也须将头发掩盖起来;最近,吉兰丹州更因为有一名女性穿的衣服露出下臂,而被对付!这些都是不尊重女权的封闭思想和作法,试问,公正党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丶张念群丶杨巧双这些女性州议员,除了用口讲之外,何曾以行动做过维护女权的事?”

她说,中央政府希望妇女领导论坛将会成为国家女性领导发展的催化剂,届时将会激励国家女性,并引导方向,以让她们在领导领域里有更高的表现,而且该部已决定在国大设立有关论坛,并会与该大学协调,以朝向提升女性潜能和智慧成长方向迈进。

“到政府也会邀请国内外着名人士前来参与各项活动,包括参与研究工作,同时鉴定提拔有潜能的女性人选。”

黄祚信:雪州大臣丹卡立因政治立场不同而导致雪州人民於2014年面对大水荒

(吉隆坡13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抨击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因为政治立场不同,置人民利益於不顾,迄今仍拒绝与中央政府坐下来寻求解决雪州水供问题,可能因而导至雪州人民於2014年面对大水荒。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虽然雪州水供公司有限公司执行主席丹斯里罗查里昨日发出警告,冷岳2滤水站工程若无法在2012年完成,雪隆区将於2016年闹水荒,但是,根据专家报告,雪州水供短缺问题很可能在2014年发生。

他批评雪州大臣卡立,在雪州水供问题上立场摇摆不定,并已把雪州水供问题政治化,牺牲了人民的利益。

「人民利益应在政治利益之上,雪州水供是项很严肃的问题,随着雪州的蓬勃发展,水供需求日愈增加,但是,雪州大臣为了民联的政治利益,拒绝中央政府提出的完善水供工程计划。」

黄祚信说,目前在布城丶吉隆坡及雪州,共有33个滤水站,这3个地区的每天用水量高达4326百万公升,而滤水站每天的浄水产量只能提供3至5巴仙的储备水。

他表示,2005年至2010年,雪州消费人的水供使用量每年平均增加3.5巴仙,这个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加上雪隆区每年都有发展计划,如果再不未雨绸缪,情况相当令人担忧。

他指出,雪州约有400万居民,而且人口不断在增加中,以目前的储备水,只能应付约80万名居民的需求,因此,增建滤水站工程刻不容缓。

黄祚信表示,雪州大臣卡立指雪州水供问题将在2019年才会发生,这是很不负责任的说法,难道大臣将人民的利益当政治赌注,况且,大臣并没有公布雪州政府委任的水供专业谘询公司,大臣如何预测雪州将於2019年才会发生水供短缺问题。

无论如何,黄祚信认为,雪州水供问题无论是在2014年丶2016年或更久的2019年发生,雪州都必须早日解决水供问题,以应付未来的发展需要及可能发生的水供危机。

他说,水供计划拖得越久,施工费越高,水费也将因而越高,最终买单的还是雪州人民。

黄祚信表示,其实,中央政府提出的从彭亨州建立水管引水到雪州的水供计划及冷岳滤水站,都是为了人民的利益为出发点,可是却不被雪州政府所接受,水供工程计划因为政治立场不同而拖延迄今,令人感到遗憾。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