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华: 反贪污委员会的转型和改革目标证明了政府打击贪污的决心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说,政府将在政治转型计划下推出管制政治献金的措施,以确保政治人物不会把政治献金挪为私用,已显示政府转型已全力打击贪污的决心。

“这是政府言出必行的证明;现在是应该到行动党公布他们政治献金的去向,他们过去每场政治讲座都向出席者筹款,可是到底这些款项都去了哪里?”

他说,目前反贪会已能全面接触中央政府行政官员所申报的财产文件,并挑战民联各州如雪丶槟丶吉和丹州的大臣和首长,同意让反贪会接触这些文件,以证明他们的清廉。

他也说,首相纳吉昨天公布一系列反贪污委员会的转型和改革目标,便证明了政府打击贪污的决心。

“反贪及腐败一直是人民最痛恨的,政府也很认同,因此这一系列的改革将会是进步及民主的见证,因此人民必需对政府有信心,让转型得以见效。”

他说,比起民联的空口说白话及最爱大开空头支票,政府的反贪改革显得更加踏实及有效 。

“民联一直大喊要透明要清廉,但是他们在吉打州执政不到4年便出现‘回扣金’风波;雪州刘天球的支信持风波丶两名公正党州议员涉偷沙风波;倪可敏涉州议会西装合约风波等等,这都显示民联向来都只是在演戏!”

谢国华说,雪州大臣卡立至今对于雪州偷沙事件都还在躲躲闪闪,此案很明显是另有内情,为何他们不可以站出,透明地公布调查报告?

“国阵执政50多年,当中或有出错,而且现在正是朝着清廉有效的方向迈进;但是民联只是区区4年不到,却是舞弊丶贪污丶腐败一而再发,这是不可被接受的!”

他说,民联自称清廉丶透明,其实却是贪腐及黑箱作业,只是每次遇到问题时,都会发封口令,阻止讯息流通,掩耳盗铃!

他说,首相纳吉是日前在首相署推介“廉正官员”计划,并相信通过条理的记录,政党在每个财政年都可进行稽查;而这项措施能防范基层的任何贪污及滥权行为,更可以确保政治献金进入政党的户头,让党及人民受惠。

他也认同,政府建议设立反贪服务委员会,让反贪委员会自行征聘人员,因为这样才能够让他们更加独立,执法和调查都无需受到牵扯。

他赞同说,任意指责他人涉及贪污或以贪污指控,做没有根据的指责,以用于进行人格谋杀,都是犯法的,因此,绝不能使用贪污罪行做为推翻他人的武器。

“如果贪污被政治化丶如果反贪污委员会的行动被政治化,它将带来严重的后果;如果执法机构被政治干预,就会变得脆弱。因此,不要将反贪污委员会扯入政治,他们不是政党。”

黄祚信: 政府必需加强自供自给的能力,减低外汇流失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认为,政府必需加强自供自给的能力,减低外汇流失,并且进一步提高政府相关部门处理事务的效率,吸引外资,以便我国的经济可以坚强面对不稳定的世界经济局势。

他说,首相纳吉昨天已指,虽然欧洲面对欧债危机和中东国家爆发政治与社会动荡,但我国依然有能力掌控国内局势,落实政府在各领域所定下的目标,是因为我国拥有强稳的经济基础,加上政治局势稳定,才让外资对我国有绝对信心。

“国家的局势稳定和开放的政策是吸引外资最主要的条件之一,如果面对一个奉行极端伊斯兰主义及坚决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国家,外国商家只会停步不前,最终令到国家经济停步不前。”

因此,他指出,国家的政策对于吸引外资是起着很重要的影响,而首相纳吉的经济丶政治和政府转型计划,便正是朝着让国家局势更加稳定的方向迈进,也正符合外资的要求。

“政府无法掌控外国的经济问题,但是我国的经济发展情况仍然在政府的掌控之中,这可在我国目前有能力吸引外资和刺激经济成长方面一一应证。”

他说,自纳吉担任首相3年多以来,坐言起行的风范皆有目共睹,而且各项计划都是朝着预定的目标前进,包括要在2020年将人均收入达到1万5000美元(约4万8000令吉)丶提升生活素质丶打造城市连接丶乾净的城市与乡镇等,这也都有赖人民的支持和私人界的配合。

他说,在纳吉大胆的作风下,包括利商特工队丶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丶公共领域丶私人领域与公民社会齐心协力共创一个大家都感自豪的未来,而相信这也是人民想要看见的。

他说,反观民联,若依照民联《橙皮书》的内容执政,相信我国在民联执政两年后就会破产。

黄祚信说,民联橙皮书内容提及,一旦民联执政,每月家庭收入在5年内将达4000令吉,并取消大道收费站等,但这些措施只是在误导人民,因为如果照着橙皮书进行,我国的赤字将从现有的5%,在2年内提升至10%,而公共债务100%超过国民生产总值。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一直都在宣传他们领导的槟城有多强,但是他们最终也只能在槟州当王,其他州不会有机会,因为行动党在其他州只扮演政治太监,而强化行动党只会为伊斯兰党铺路做老大。”

他说,人民也要看清楚,伊斯兰党坚决要落实神权伊斯兰国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世界上真正奉行神权伊斯兰治理的国家,都是落后及不发达的!

“就以吉打丶吉兰丹和雪州,大家都有看到伊斯兰党封建的思想和手法来治理州政府,从 禁电影院丶到禁酒及禁彩票,更强制男女分开和广告需例爪夷文等,这些政策都将会令到外资却步,不敢进来投资!”

谢国华: 民联3党都是各自为政,面和心不和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说,随着吉打是继雪州过后,被揭发将在明天掀起政治风暴,大臣阿兹占或遭“自己人”逼宫而下台,这已显示民联3党都是各自为政,面和心不和,各人都将争权夺利看得比管理一个政府还重要!

他恫言,如果国家政府或者任何一个州属在下一届落入民联的手中,经济和发展都肯定将大开倒车,人民饱受煎熬!

“一个政府首要条件,是联盟及领袖之间必须团结一致去朝着同一个目标迈进,而不是如雪州及吉打州一般,各怀鬼胎丶斗得你死我活 !”

他说,民联如今已连在手上的2个州属都已管理不了,乱象丛生,如果更多的州属落入他们手上,那对国家的前景将是重大灾难!

他说,行动党一直只敢用槟城来做比喻和大作文章,因为行动党在槟州一党独大;而丹州则是伊斯兰党当“大哥”,他们已近全面将丹州回教化,包括周四晚不得有活动丶周五祈祷时间须停业丶广告牌需增加爪夷文丶禁酒丶禁彩票丶男女分开等等的极端宗教文化,都已一一在丹州落实。

“丹州也已表明,将会研究全面落实回教刑事法和断肢法,这些都不争的事实。”

他说,目前的局势看来,民联内部已严重出现分歧,加上民联的领袖个个都是乌合之众及自私自利之徒,人民便应该在下一届大选之际,看清楚这个局面,不要将州丶甚至国家的前途断送在民联的手中。

他说,随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上周赞扬国家经济管理健全及良好,人民应对国家的经济发展有信心,但最重要的是要维持政治的稳定。

谢国华说,我国于去年的经济成长率是5.1%,政府税收达16.1%,于去年总贸易额达1.3兆令吉,是历史的新高。虽然目前国际经济受到影响,但国家的经济仍有良好表现。

他强调,大马取得今天的成绩全是在首相纳吉的英明领导下,并且获得各盟党由上至下的领袖全力配合所取得。

他说,首相的一系列转型计划,由政府转型丶政治转型到经济经济转型,都必需靠着来自人民强大的支持才能见效,因此人民支应该全力支持首相,以便带领大马迈向2020年高收入先进国。

李万行: 反贪污委员会重新开档调查两名公正党州议员涉及雪州偷沙活动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针对反贪污委员会重新开档调查两名公正党州议员涉及雪州偷沙活动,要求雪州州务大臣卡立解释,雪州民联政府是否曾在此事件上,包庇及纵容涉弊端者。

他说,周五的《新海峡时报》报导,反贪污委员会是因重新掌握偷沙事件的新进展,而针对2009年两名公正党州议员涉嫌偷沙的指责,再次展开调查。

“两三年以来,卡立曾多次公开维护2人,并且替这两人说尽好话,但是事实却显示此案很可能有着不为人知的内情!”

他说,民联州政府在2008年308后才成立,不到一年,两名公正党的议员便“迫不及待”,这足以显示出民联当中确实是龙蛇混杂,素质参差不齐,根本没有资格组成政府领导雪州。

他炮轰,《每日新闻》也在周五同一天,揭露在乌鲁冷岛地区的偷沙活动依然猖狂,而且偷沙者都是视法律为无物,无法无天,卡立必须为他的无能,任由偷沙活动猖狂而负上全责。

他抨击,偷沙活动并不是最近一两天才冒出来的问题,而是过去数年便一直发生的,可是由卡立领导的州政府,却有眼看不到丶有耳听不到,任由不法集团在偷沙活动中,大赚不义之财。

反贪污委员会行动调查评估小组主席丹斯里哈德南日前建议反贪会重新调查雪州偷沙弊案中涉嫌贪污的两名公正党州议员,即斯里慕达区州议员苏海米和州议员阿米汝丁是否在采沙案中涉及贪污舞弊。

他认为,这是国内备受瞩目的案件,而且在法律上仍有一些地方需要加以厘清和审查。

他说,根据该局估计,州政府在偷沙中损失超过6亿令吉。

早前,被《今日大马》(Malaysia Today)网站点名在雪州偷沙弊案中涉嫌贪污的两名公正党州议员苏海米和阿米汝丁,两人已召开新闻发布会驳斥部落客拉惹柏特拉的指控,并指大马反贪会早已还他们清白。

郑有文: 行动党无法把维护华教的条文列入《橙皮书》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说,公正党安华在国外一抵马就匆匆忙忙赶去向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解释他发表的“支持以色列”言论,这已显示伊斯兰党在民联“大哥”的地位,即就算民联三番四次称安华为民联的影子首相,其实伊斯兰党才是真正“话事人”!

他说,华裔选民这时便要看清楚,既然伊斯兰党是民联大哥,一旦他们执政中央或者继续执政雪州,伊斯兰党还是会继续推行和落实他们的神权回教国目标,回教化大马及雪州。

他指出,行动党在民联只是一个蚊子党的身分,没有话事权丶没有影响力,包括行动党的秘书长林冠英也只能在槟城大声说话,完全不敢质疑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在吉打丶吉兰丹及雪州的任何决策。

他说,行动党不但无法在雪州为华教争取到什麽,甚至连维护华教的条文,被遭伊斯兰党和公正党“拒绝”列入《橙皮书》。

他说,行动党每一次在华社面前,都是大大声说其他人如何不好丶怎样不好,还说到自己如何为华社争取权益丶维护华教等等,但是真正的面目,他们却是在出卖着华社丶出卖着非穆斯林。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呼吁雪州的人民应该看到行动党到底能够为雪州的华社做到什麽和悍卫什麽,他们甚至在伊斯兰党禁建电影院的课题上,当作什麽都没有发生,企图扮成不知道发生过什麽事便混了过去。

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向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解释他发表的“支持以色列”言论,并获得后者理解。

这项会面长达一个小时,在场者包括伊斯兰党宣传主任依布拉欣。

黄冠文: 刘永山没有体谅军人的家眷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抨击行动党甘榜东姑州议员刘永山发表“新古毛州选区邮寄选民增加和反对军警家眷列邮寄选票”的言论,显示出了他自私及没有体谅这些军人家眷的心理状态。

他说,军人随时随地为国为民服务,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是应该值得国人的尊敬和发扬,因此身为人民代议士,其实更应该体谅他们的家眷及支持,而不是诸多刁难及在鸡蛋里挑骨头。

“刘永山时常都在媒体面前丶公众前面和讲台上,扮出一副以民为本的模样;而且他也时常说推崇民主,但是面对军人家眷被列为邮寄选票,他却提出质疑和挑战,讲一套丶做一套的行动党风范尽显无遗。”

他说,军人因为要为国服务,被调动的机率很高丶也很频密,因此通常家人都会一起迁移;刘永山反对军人太太用邮寄选票,就是代表他是要劳烦军人的家眷,每每大选都要大老远回乡投票。

“还是刘永山质疑军人家眷的投票权?”

他也说,刘永山也必须针对他向报章记者说:“根据惯例,邮寄选票都是倾向国阵”的说法,向全部邮寄选票的选民道歉,因为他这话已严重污辱了邮寄选民的智慧和大马选举制度的公平和权威。

他挑战刘永山出示证据,指这些邮寄选票都是“故意”投给国阵,否则刘永山必须为自己所言负上法律责任!

他说,根据2002年选举条例(选民注册)第 2(B)条文,已很清楚明军警家眷是有资格成为邮寄选民的,因此这种权力是不应该在这时候被质疑,很明显刘永山是另有企图!

“如果刘永山认为军警家眷没有资格成为邮寄选民,他可以通过正常程序要求选举委员会条改选举条列,无需大作文章。”

他认为,刘永山这样做,只是为了要诬指国阵搬动选民,煽动选民对国阵及政府不满的情绪。

周丽玉: 吁请网民不要再以极端言语攻击黄糩璊

(吉隆坡22日讯)马华妇女组总秘书周丽玉上议员恳请网民不要再以极端言语攻击黄糩璊,纠正并以事实加以解说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

她表示,黄糩璊和所有马来西亚人一样,立志于追求一个更美好和更民主的未来,希望大家能更理性和包容的对她做出鞭策,让作为年轻女性从政者的她,能够继续为国家和人民奉献自己的努力。

她指出,自黄糩璊在“王对王辩论会”对林冠英发出问题提问后,部分网民针对她的言论所做出排山倒海和不理智的针对性回应及攻击感到难过,有关言论已经超出可以被接受的范围,再加上被移花接木不堪入目的照片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当事人。

“自有关辩论会后,糩璊已经接到无数的骚扰短讯和电话,有些还在网上公布其家人的照片和联络号码,这非常明显的已经侵犯了她的个人隐私权,让她置身以精神紧张,无所适从的困境。”

停止做出人身攻击,事实求事解决问题

她表示,辩论的最主要目的就是要把真理越辩越明,无论任何观众发问的任何问题,辩手都有应尽量说明和回应,就如这场辩论会有位阿伯辱骂马华支持者,马华也没在网上穷追猛打,和羞辱他. 应这是民主社会,他有权发出本身的看法,我希望各方的支持者都应节制,不要在网上做出人身攻击,制造课题并煽风点火。

“在马来西亚女性参政所要面对的挑战比男性更多,她们在牺牲部分家庭幸福之余还必须面对政务的繁忙,在双重压力之下还坚持的服务人民,这样的精神必须受到鼓励”。

她再一次的呼吁网民们停止针对黄糩璊所做出的极端言论,性别歧视和人身攻击,人非圣贤谁能无过,假如她在辩论会中太过激动,导致提问词不达意,希望大家能够接受她的解释,并给她一个改过的机会。

黄祚信:林冠英马後炮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表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王者辩论会」回避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提出的行动党无法制衡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关键问题,令人感到失望。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蔡细历在王者辩论会开始发言时,就已针对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提出看法,出席者皆期待林冠英作出反驳及解释,但林冠英完全不敢提到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证明行动党完全无法阻止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

他说,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及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在「王者辩论会」未举行前,就已挑战林冠英针对伊斯兰刑事法课题展开辩论,大家都希望林冠英能在「王者辩论会」上,回答蔡细历提出的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关键问题,并进行公平辩论,让公众判断马华及行动党在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课题上,谁是谁非。

「令人感到失望的是,林冠英不敢回答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关键问题,反而转移视线在国阵成员党的种族架构上。」

他披露,国阵的3个主要成员党,巫统丶马华及国大党,是在我国独立前於1955年组成联盟,以便争取国家独立,并获得人民的支持组成政府,直到今天,这与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问题,牛头不对马嘴。

黄祚信表示,蔡细历甚至以「车大炮」及「政治太监」形容行动党与伊斯兰勾结,并举出伊斯兰党在吉打州及吉兰丹州的伊斯兰施政例子,希望林冠英作出正面回答,但林冠英由始至终回避此问题。

他指出,「王者辩论会」主持人陈亚才是隆雪华堂执行长兼时事评论员,演讲及主持讲座经验丰富,受到各界尊重,因而受邀为「王者辩论会」主持人,林冠英指责蔡细历进行人身攻击,间接低估了陈亚才的智慧及才能,倘若蔡细历在辩论会上进行人身攻击,陈亚才将在第一时间作出阻止。

他说,行动党指责观众提出的13道问题,其中12道问题是由马华党员提出,林冠英不但没有在辩论会上回答观众的问题,事後才马後炮,并且紧咬着士拉央国会协调官黄糩璊的拖车问题大作文章,在网上进行攻击。

他表示,林冠英声称在辩论会上时间不足,那麽,林冠英在辩论会过後的记者会上,应该逐一回答观众提出的问题,而不是事後才马後炮,指责蔡细历及出席的观众。

黄祚信再次要求林冠英,针对蔡细历提出的行动党无法制衡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关键问题作出回答,否则行动党就是在助纣为虐,成为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神权国及断肢法的帮凶。

黄祚信:陆兆福选错对象,应该挑战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公开辩论

(吉隆坡22 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认为,行动党社青团团长兼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选错对象,陆兆福应该挑战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公开辩论,而不是马华森州主席姚再添,才是「王对王」辩论会。

黄祚信针对陆兆福挑战姚再添公开辩论发表文告指出,根据陆兆福及姚再添的党职,陆兆福是全国青年领袖,姚再添是「州级领袖」,陆兆福应该挑战的是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才符合双方的「师对师」身份。

他补充,他并不是质疑姚再添的辩论才华及能力,姚再添如果应战也是胜任有馀。

不过,他说,林冠英是以行动党秘书长的最高领导人身份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进行「王者辩论会」,倘若陆兆福有意挑战马华领袖公开辩论,最适合代表马华应战的就是马青总团长魏家祥。

他表示,当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挑战林冠英针对伊斯兰刑事法公开辩论时,陆兆福曾经跳出来指颜炳寿没资格,陆兆福认为蔡细历才够资格和林冠英公开辩论。

「如果要讲资格,陆兆福身为行动党青年团全国总团长,应该挑战的是马华青年总全国总团长魏家祥,为何陆兆福选择姚再添而不是魏家祥,难道陆兆福害怕辩才出色的魏家祥?」

黄祚信认为,行动党若有意延续蔡林双雄辩论会,可以通过行动党及马华双方臂膀最高领导人进行公开辩论,陆兆福对垒魏家祥,行动党妇女组主席章瑛则可与马华妇女组主席尤绰韬公开辩论,比较有看头及符合资格。

他重申,陆兆福是行动党的当红炸子鸡,又是行动党青年团总团长,受到行动党器重,陆兆福应该有胆量挑战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公开辩论,他相信,倘若陆兆福挑战魏家祥公开辩论,魏家祥将会欣然接受。

“建戏院也会制造社会问题?” 周丽玉: 若下一届大选雪州继续被民联执政,全雪州的娱乐将会绝迹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妇女组主席周丽玉上议员说,雪州万宜民联的伊斯兰党万宜区州议员莎菲依,坚决反对业者在万宜区兴建戏院,这是一项开倒车的作法,并显示了民联未来的方向。

她认为,如果下一届大选雪州继续被民联执政,全雪州的娱乐将会绝迹!

“民联已不是第一次质疑娱乐场所,包括电影院丶卡拉OK、酒廊等地方的存在价值,更曾多次尝试禁庆情人节丶禁赌丶禁酒等非伊斯兰宗教活动,因此民联根本就是在将雪州伊斯兰化!”

她说,每次伊斯兰党出来禁这个禁那个时,行动党的人都会装聋扮哑,不敢维护非穆斯林人民的权利。

“行动党只会一直在华社面前说得自己有多好多强,但是为何每次伊斯兰党质疑和侵犯其他宗教的权利时,他们都不见踪影?”

周丽玉假莎阿南召开马华雪州妇女组职委会议时表示,行动党的雪州国州议员平时是口水最多,对国阵针锋相对的一群,但是在伊斯兰党面前,他们便是唯唯诺诺的一群。

“如果行动党有骨气,便应该站出来,表示他们不接受万宜区州议员莎菲依的建议,而应该在万宜新镇建戏院!”

伊斯兰党万宜区州议员莎菲依日前以“万宜人比较喜欢到清真寺及喜欢阅读,不喜欢娱乐性活动”为由,坚决反对业者在万宜区兴建戏院,避免青少年在戏院里里外外游荡,制造社会问题。他却忘了雪州在民联管辖之下,网咖、非法电玩中心及非法按摩中心林立比国阵执政时还要多。这些难道不是制造社会问题最大源头吗?

马华雪州妇女组坚决反对民联伊斯兰党万宜区州议员莎菲依在万宜新镇禁建戏院之说法,并挑战行动党国州议员出来表态。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