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祚信:国旗比中指,丘光耀必须向首相及全国人民道歉

(吉隆坡 27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抨击行动党全国大选备战文宣组主任丘光耀没有教养,并没有从「记者援交论」事件中汲取教训,反而变本加厉,竟以国旗配上中指,侮辱了国家及国家领袖。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国旗代表一个国家,必须受到国民尊重,丘光耀以国旗为插图比中指,不但侮辱了国家,也侮辱了全国人民,丘光耀必须向首相及全国人民道歉。

他说,首相纳吉是人民选出来的国家领袖,必须受到全国人民的尊重,反对党如果不满首相的治国政策,可以通过民主程序更换首相,而不是鼓吹人民向现任首相比中指。

他表示,马来西亚是知书识礼的社会,国民多年来互相尊重,可是,反对党近年鼓吹粗俗及暴力文化,使到国家多年辛苦建立起来的和谐社会毁於一旦,令人感到遗憾。

黄祚信指出,丘光耀之前以「冚家铲」诅咒马华总会长蔡细历及所有马华领袖,後来又以「记者援交论」侮辱新闻从业员,但是却没有遭到行动党纪委会对付,造成丘光耀更为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他挑战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对丘光耀采取纪律行动并革除其文宣组主任职位,否则行动党就是在包庇丘光耀的不良行为,证明行动党支持粗俗文化。

他说,行动党标榜民主自由,但是行动党领袖的作风已背道而驰,名存实亡,如今鼓吹的竟是不民主粗俗文化。

他表示,一个不懂得尊重国旗和国家的领袖,也不会受到人民的尊重与支持,最终必遭到人民的唾弃,

黄祚信表示,丘光耀的粗俗文化是很不良的示范,将会荼毒年轻下一代,如果行动党继续怂恿丘光耀,我国将演变成野蛮粗俗的国家,引人笑柄。

Advertisements

高祥威:政府应与商界长期合作全力打造一个健康及公平竞争的环境

(吉隆坡26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认同政府强制获得政府奖学金得主需要回国服务,能够解决国家人才短缺方面的问题,但他建议,如果要长远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政府必需与商界长期合作,全力打造一个健康及公平竞争的环境,以便让人才“自动及自愿”留在国内发展,才是上策。

他说,政府为了吸引国际人才,将推动3大措施,包括接触海外的大马专才丶为回流的大马专才提供便利,以及强化海外专才的福利,这都是正面及积极的措施。

他说,要有效解决国家人才短缺,并且确保大马拥有足够有素质的人力资源,迈向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便必需打造一个健康及有竞争力的环境。

“政府解决人才问题方面,需要多方面的思考和探讨,包括有关奖学金得主所修读的科系,是否在回国後有发展的机会。”

他说,很多时候,年青人因为发现发展的空间有限,所以最终或许会有心向往到国外寻找更好发展空间的想法。

“政府需要考虑到当他们回国服务後,薪水金钱方面的收入,和相关工作领域的发展空间的大小。”

高祥威认为,最重要是我国不是每个领域都拥有足够的空缺职位,如贸易丶商业等领域。

“目前为止,可以说政府的措施是值得赞赏,因为我国的确需要人才,协助迈向2020宏愿,即高收入先进国。”

他说,许多不愿回国服务的奖学金得主,并非不爱国,只是在海外拥有更好的发展空间,而且海外公司能够给予优秀生更好的待遇,包括薪金丶升职的机会等。

黄冠文:行动党已认同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立场,在民联执政州属实行回教化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挑战雪州行动党,针对目前民联在吉打州实行回教化,并且严重剥削人民,特别是非穆斯林的5个问题做出交代及表明该党立场。

同时也针对此事感到不解,为何行动党在当时的州议会里完全没有为非穆斯林捍卫立场,是不是行动党已经认同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坚持在民联执政的州属落实神权回教法,那么若雪州下一届大选再次被民联执政,会不会也必须随着落实神权回教化。

他揶揄,很明显行动党根本在民联里没有能力制衡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坚决实行落实回教化,行动党必须清楚该党立场而要向雪州人民作出承诺。

他说,吉打州在民联的领导下,以伊斯兰党一党独大,已逐渐将吉打州回教化,行动党却一点事情也没有做,而且还不断替伊斯兰党背书。

“吉打州落实的回教化政策包括2012年吉打州伊斯兰宗教司与裁决(修订)法案丶道路拨款馀额去向也没有交代丶吉打伊斯兰人文大学学院花费惊人丶廉价屋及50%房屋给土着的固打制问题等,到底雪州同样在民联的领导下,会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说,有关法案不但影响穆斯林,非穆斯林也受牵连,但全国的行动党领导却不敢发言反对,只能让该法案顺利通过。

他说,伊党很明显的逐步将吉州伊斯兰化,因此促请雪州行动党的领袖,向人民做出解释,包括已在雪州开始的禁酒等政策,表明立场是否认同回教化的方向。

黄祚信:雪州民联政府骑劫人民血汗钱,审查选民身份违法

(吉隆坡 25 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抨击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滥用公款,骑劫人民血汗钱,州库通党库,假借审查幽灵选民为藉口,将公款发放给党工进行政治活动,此举已经违法,反贪会必须介入调查。

也是内政部副部长特别事务官的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雪州民联政府通过「我的雪兰莪」基金拨出1000万令吉,总动员雪州村长和地方代表,审查当地选民的身份,以揪出幽灵选民的做法,不但多此一举,而且涉嫌滥用雪州人民的血汗钱。

他强调,雪州大臣的这项决定,显示雪州民联政府州库通党库,骑劫雪州人民血汗钱,藉口审查选民身份,实际上通过这项行动发放公款给村委会及地方代表进行的是政治活动,而非有利於民的活动。

他指出,雪州民联政府的1000万令吉审查选民行动,不但具有恶意,而且违法,雪州大臣卡立必须向雪州人民作出交待,如何花费这笔1000万令吉巨款。

黄祚信感到痛心,1000万令吉可以设立人民福利基金或教育基金,可是却被骑劫用在民联党工身上,他希望反贪会介入调查此事。

「1000万令吉是很大笔的款项,雪州大臣必须向人民作出交待,如何使用这笔钱,每名村长及村委会获得多少钱,只是审查选民身份需要那麽大笔的款项吗?此例一开,後患无穷。」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的黄祚信也表示,他近日接获双溪比力州选区的选民投诉,雪州民联政府委派由行动党党员组成的民联双溪比力村委会成员到双溪比力各住宅区审查选民身份,引起当地居民的不满。

他指出,审查选民身份是选举委员会的工作,民联双溪比力村委会的行动不但越俎代庖,也令到村民反感。

他说,双溪比力并没有幽灵选民,大家都对当地的村民相当熟悉,包括民联村委会的成员也认识大多数当地村民,他们的行动多此一举,并且违法,只是为了审查而审查,以便获得雪州政府发放的津贴,也骚扰了村民的日常生活。

「他们有甚麽权力调查选民的身份,他们并不是选举委员会成员或警方,村民有权拒绝他们的调查,警方在搜查民居时也必须持有搜查令,村委会的行动已经违法。」

他指出,如果雪州民联政府怀疑双溪比力出现幽灵选民,他们应该通过正确管道向选委会投诉,索取选民册进行审核工作,而不是骚扰村民的生活。

黄祚信表示,双溪比力选区并不大,大多数选民都是当地居民,几乎每天都会见面,也有不少选民己搬迁到外地工作,由於他们没有更换地址,因此在选民册上依然是双溪比力选区的合法选民,并非幽灵选民。

郑有文:雪州民联政府官员办事不力都有奖拿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郑有文炮轰雪州民联政府,只会利用雪州资源官官相护,巴生刚刚在年初才发生开埠百年大水灾,加上巴生地区因为恶劣的卫生问题,造成多区被卫生部列为骨痛热症黑区,证明巴生市议会办事不力,没有效率,雪州政府竟还批准5000令吉津贴给巴生市议会代主席益山,这根本是本末倒置,赏罚不分 !

他同时也针对市议员表示,市议员津贴虽已增加,但人民还是没有获得更好的服务,办事不力都有奖拿,在民联执政之下,简直是无奇不用。

“巴生的垃圾处理问题严重,曾发生过大堆垃圾数天没有人处理,令到害虫繁殖,卫生问题严重,而且也很可能是直接造成巴生开埠以来最严重的水灾原因之一,市议会主席应该被对付,而不是发奖励金!”

他说,雪州自从民联执政以来,民联只会滥用雪州人民的资源去讨好一些单位和一些人士,对于雪州人民的福利,则只置于一旁。

他说,高效的管理应该要奖罚分明,奖更是不急于一时,应该是看到成果和成绩以来,才来发出也不迟。

“很明显,现在大选气味已浓,民联想要通过这种手法来讨好一些官员,所以骑劫雪州人民的资源,去为民联脸上涂金!”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恫言,如此下去,加上严重的神权回教化,雪州迟早会变成全马最落后丶最穷的州属!

他要求雪州民联在奖赏巴生市议会主席前,应该先公布巴生市议会的垃圾处理承包商名单,为何这些垃圾承包商会出现一度无法清理垃圾,造成巴生垃圾问题严重的情况出现。

“包括水灾问题造成巴生市民苦不甚言,这个责任谁负?是否有赔偿?民联政府做了什麽?他们根本只会以一惯的手法来处理,怪罪前朝!”

日前,雪州政府批准5000令吉津贴给巴生市议会代主席益山,表扬他在过去任职一年期间表现杰出,提高市议会的水平。

谢国华:行动党根本没有及无法抗衡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落实回教化的能力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说,随着吉打州议会通过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2012年22A条款,赋予宗教师绝对的权力,他恫言,因为行动党根本没有及无法抗衡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落实回教化的能力,一旦雪州在下届大选继续被民联“操纵”,雪州便是下一个吉打和吉兰丹!

“吉兰丹长久以来被伊斯兰党以神权统治和管理而严重回教化,因此它已是国内最落后的州属,如果雪州被民联回教化,受困的只有雪州人民。”

他说,如果宗教比法庭更加权威,这便将会造成不公平,试问如何可以让宗教司去决定非穆斯林是否有犯错?

他炮轰行动党,根本不能够抗衡伊斯兰党的霸权,行动党只能在华裔面前替伊斯兰党说尽好话,美化神权回教国和截肢法,欺骗非穆林。

他说,吉打州议会通过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2012年22A条款,赋予宗教师绝对的权力,证明行动党根本无法在州议会内抗衡伊党的势力,任由该条款顺利通过。

“在这项条款下,任何伊斯兰顾问和宗教司理事会所提供的意见和决定,不管是否在宪报上公布,都不能被挑战丶被求情丶被检讨丶被否定和被任何民事法庭和伊斯兰法庭挑战。”

他也挑战,行动党林冠英和林吉祥对伊斯兰党要落实回教刑事法表明立场,包括吉打州落实影响非穆斯林的条款时,应该以退出民联,作为捍卫非穆斯林及华裔权利。

“通过该条款,任何人都不能质疑宗教司的决定,再次印证行动党扶持伊斯兰党政权的时候,不惜出卖华社的权益。”

他说,行动党不应该继续欺骗华社,以各种理由要华社投票支持民联盟党,却在获胜後任由盟党落实对华社影响深远的伊斯兰条款,这对华社是非常不公平的,他担心雪州将是下一个被民联和行动党回教化的州属。

他说,行动党声称在民联和其他两党平起平坐是在自欺欺人,实际上行动党根本没有权力,伊斯兰党也没有把行动党放在眼里。

“行动党为了讨好民联老大伊斯兰党,在州议会上不敢站起来反对,违反选民对行动党的委托及非穆斯林给予他们的信任和支持,人民享有政策自由丶公平和民主,然而22A条款看来却没有那麽公平,已影响非穆斯林的权利,因为一旦该条款在宪报上公布,若有人触犯,是无法通过民事法庭为自己辩护。”

李万行:5月1日起60岁以上乐龄人士可全免政府医院与诊所门诊费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认同政府5月1日起,60岁以上乐龄人士前往政府医院与诊所看病,可全免门诊费;入住第三等病房医药费则获50%折扣,或最高250令吉优惠的策略,可以进步照顾到年迈国民的健康,也为低收入家庭带来佳音,真正体现出“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

“最近医疗保健旅游在国内非常盛行,这已令到国内的私人医院医药费一而再攀升,许多低收入家庭已越来越依赖政府的医药服务,因此政府必需要更体恤人民的生活压力,在医药服务方面提供更多利民惠民政策。”

但是,他促请政府必需要严谨安排医生及医护人员的人手驻扎各政府医院和诊所,确保在收费方便利惠人国,服务也必需是属于高级别的,否则人民埋怨的声音,将会把欢呼的浪潮淹没。

他也希望,政府会在接下来的日子,安排至少一名医生在“一个大马”诊所驻诊,确保诊所真正发挥出其效用。

“我可以理解,由于目前医生人手短缺,当局未能在“一个大马”诊所安排医生驻诊,目前只有医药助理驻诊。”

他说,数据显示,2006年医生与人口的比例是1对1383人;2009年已增至1名医生对905人。医生人数在增加中。2001年,每年有700人在医学系毕业,2009年增至每年3300人。而政府希望能在2015年达致1名医生对600人比例,以符合我国人口对卫生服务的需求,这也显示了国阵政府的务实及脚踏实地,一步一脚印取得成果的处事风范。

李万行也说,在护士人手方面,从2007年至2011年为止,通过大马护士局的毕业生人数分别为,卫生部属下的33所共1万3050名毕业生;私人学院则是2万7453人,惟至2011年为止,仍有约5000名毕业生未提出执业执照申请。

“政府除了可与私人医院进行磋商吸纳这些刚毕业的护士,也可要求公共服务局增加相关的职位,吸纳更多护士确保政府医院及诊所的服务,可与私人的一较上下。”

首相纳吉日前宣布,5月1日起,60岁以上乐龄人士前往政府医院与诊所看病,可全免门诊费;入住第三等病房医药费则获50%折扣,或最高250令吉优惠。

2012年财政预算案下,政府已经宣布60岁以上者在所有医院与诊所的1令吉门诊费豁免,此优惠从1月1日起生效。

政府也已决定废除60岁以上者政府医院与诊所的5令吉外科专科门诊费。

一个大马诊所自去年在全国各地开设后已有100间,上门要求服务的人民达400万人。

政府原定今年内增建50间的目标,如今可能再增加20间,达70间的目标。

Tee Hooi Ling: Inconsistencies over Pakatan’s PTPTN stand display their lack of integrity and reveal their desperation to win

(20 April 2012, Kuala Lumpur) The federal opposition’s criticisms directed towards the 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Fund Corporation (PTPTN) is hardly surprising, but yet only further highlights their greed for power as they are willing to do or say anything in order to fool the voters into trusting them such as making promises which are popular among the voters.

Their objections and their calls to abolish the PTPTN loans for tertiary students is an about turn from initial reaction towards the PTPTN when it was first proposed. Thus it is surprising that Dato’ Seri Anwar Ibrahim had not opposed its establishment when it was first tabled in Parliament in 1997 as at that time, Anwar was the Deputy Prime Minister as well as the Finance Minister. Even the opposition had not voiced any objections.

While Anwar was still a part of the BN government at that time, DAP members of Parliament Lim Kit Siang and Lim Guan Eng had not only expressed their support for the loan, but they had also suggested that the RM 100 million startup allocation for the loan fund be increased. Thus Pakatan Rakyat’s strong criticisms and constant bashing of the higher education loan which has benefitted many Malaysians is a sure sign of their inconsistence and condemning the PTPTN loans purely for the sake of finding fault and certainly not constructive criticism.

Pakatan Rakyat office bearers are opportunists, and will grab at any chance they can to make themselves look good. PTPTN-bashing and calling for its abolition is intended to make them popular with voters. So they stir up this issue and claim that they can resolve it in 15 years without bankrupting the country. However, the mystery is why they had not voiced their doubts in the first place over 10 years ago in 1997, unless it was to make themselves look good at that time.

Their inconsistencies will only cause sorrow as Pakatan Rakyat component parties will not fulfill their election promises as they have no integrity and will constantly change their stand to make themselves popular among the voters even if it means sacrificing low income families.

Thus all voters should be aware of their false promises, especially from PAS, as while they may claim to have no interest in implementing hudud law and hardline policies, we however know that they are liable to change their stand at any time.

“Unscrupulous act of sending ‘hell notes’ condemned” Chew Lee Giok: It’s intimidation & threat

(20th April 2012, Kuala Lumpur) The unscrupulous actions of certain quarters who have threatened MCA Vice-President Dato’ Sri Dr Ng Yen Yen by sending a ‘hell note’ to her office must be severely condemned as they have started a bad precedence for the community through their irresponsible actions.

If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unhappy with certain things, they must voice out through proper channels instead of viciously sending Hell’s Banknotes as a form of threats to express their anger. This will not help to solve any problems. They must instead be bold enough to forward their problems in person and not try to hide away acting mischievously.

Although it is not clear why the threat was made and it is unsure if the perpetrator was being manipulated, intimidation is still illegal, and as such, I call on these people to put an end to such offensive actions.

Sending ‘hell notes’ could be deemed as a psychological harassment and violence of the lowest degree which is intolerable. Such threat is an act of violence which may cause mental distress to the receiver, and will leave a black mark on our country’s political culture. I condemn the promotion of the culture of violence, and reject any means of violence be it mental, threats, or any other behaviour deemed abusive.

It is regretful that such an incident has occurred. I am of the opinion that this culture of violence and hatred which has pervaded the country is due to Pakatan Rakyat’s political incitements, so much so that people feel that abuse and violence are now permitted. The false rhetoric for justice by them has poisoned the people’s mind and the political practices of the country.

谢国华:国阵政府是一个“讲到做到”的务实政府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说,随着政府在本季国会一口气辩论及通过了22项新法案及修改法案,这显示国阵政府是一个“讲到做到”的务实政府,而不是象民联一般“空口说白话”和“谎话连篇”的投机联盟!

他说,民联虽然执政4个州属,但是这些州属的民生问题一箩箩丶发展有气无力,往往都是到处宣布丶许诺,却完全没有能力去执行和落实,而雪州民联政府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许下要建5间新华小的承诺,至今连影子也没有,但是更换原有处理垃圾的承包商,以没有经验丶没有能力丶没有配备的承包商顶替,效果却迅雷不及掩耳!”

他相信,选民没有瞎眼,自会判断在首相纳吉领导下的马来西亚,是一个“讲到做到”的政府,物质津贴也比邻国多。

他说,民联州属领袖4年来频开空头支票,3党合作同床异梦难成大器!

他说,国阵在2008年大选未曾向人民许下太多的承诺,但却在大选挫败后,给予人民更多的承诺,并加以兑现;反观,民联州属的领袖则从未兑现大选承诺。

他指出,一个马来西亚理念就可以看出首相纳吉的宏图大志,而且所讲到的东西,都做到了。

他说,首相去年9月15日,即是马来西亚日前宣布的改革和废除内安法令等,在最后本季的国会会议中,便一口气辩论及通过8 项法案,其中包括选举罪行(修正)法案丶印刷与出版(修正)法案及大专(修正)法案。

为了确保能够在休会之前通过特定法案,下议院过去多天来都开会至深夜,以便议员有更充足的时间辩论,而且相关部门可以更全面地总结。

本季国会开会至今,总共通过超过10项法案,其中包括取代内安法令的国家保安(特别措施)法案丶刑事法典修正案丶刑事程序法典修正案丶附加供应法案丶证据(修正)法案等。

由新任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于3月12日,为第12届国会第5期第一次会议主持开幕后,下议院共召开了19天会议。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