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祚信:首相英明相中雪邦,总值480亿令吉发展「雪邦国际城市」

(吉隆坡 29 日讯)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黄祚信欢迎首相纳吉宣布的经济转型执行方案最新进展,尤其是耗资125亿令吉的「雪邦国际城市」发展计划,将使到雪邦居民受惠。

黄祚信发表文吉指出,雪邦居民在获知此消息後,雀跃不已,非常感谢及欢迎首相宣布此计划。

他表示,丰隆集团的国浩置地将在18个月内正式推展雪邦国际城市计划,地点位於离开双溪比力镇约8公里处,有关计划落实後,将有超过50万人口。

他说,有关发展计划接近吉隆坡国际机场及雪邦区的15公里海滨,地点非常理想,「雪邦国际城市」落实後,也将成为下机後的旅客前来观光及消费的地方,带动雪邦地区的经济,受惠的将是雪邦居民。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的黄祚信表示,随着首相宣布「雪邦国际城市」发展计划,雪邦的地皮预料也将随之提高,雪邦居民也获得更多就业机会,是个三赢计划。

「雪邦国际城市发展计划总值480亿令吉,这是一项世界级和滨海发展计划,届时许多国际活动将在雪邦国际城市举办,雪邦国际城市又接近吉隆坡国际机场,非常方便外国旅客,下了机後可直接前来雪邦国际城市,车程只在半小时内。」

他指出,该计划座落在雪州南部走廊,占地4000英亩,全长15公里拥有海滨线,是个综合性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城市,包括商业丶住宅丶休闲设备丶高等院校中心丶犹如美国纽约市中央公园。

他说,配合天时丶地利及人和,具有发展潜能的雪邦,终於被英明的首相纳吉相中,可谓点石成金,雪邦的未来前途无可限量。

Advertisements

黄冠文:全国将会因为宪法不再具有权威而令国家陷入混乱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提醒国人,以民联掌管的州属过去多次挑战宪法,更不时提出修宪的“目标”,不难预测一旦民联掌中央,全国将会因为宪法不再具有权威而令国家陷入混乱!

他针对《星报》报导指吉兰丹民联政府下的地方政府丶旅游及文化委员会主席达基尤丁指丹州自从2005年,哥打峇鲁市议会宣布为哥打峇鲁市议会伊斯兰城后,市内所有建筑物必需含有伊斯兰色彩的指示,促请雪州民联政府解释及详细列明,一旦莎阿南也被列为伊斯兰城市后,是否所有建筑物包括宗教建筑物需有回教色彩。

他说,雪州民联大臣卡立是于日前公布,州政府将会把莎阿南打造成回教城市,因此让人担心不但是莎阿南,甚至是整个雪州有朝一日会在民联的掌管下,成为继吉打和吉兰丹过后,全国第三个神权管治的回教州!

“神权管治的州属发展严重落后,加上外资都不能接受以神权管治的地区投资,因此一旦民联继续领导雪州,雪州很可能会从全马最先进州,成为最落后州。”

黄冠文也挑战行动党的一众领袖,针对吉兰丹的宣布勇敢发表谈话和立场,不要再做只会把头埋在地下的驼鸟。

“限制其他宗教建筑物,已是严重违法联邦宪法的精神,因为宪法赋予人民拥有自己宗教的权力,各别的宗教更拥有宣扬宗教的自由。”

他说,民联所领导的州政府,三番四次挑战宪法对于国家的权威,包括否决宪法下任何人只要获得大部分国会议员支持,都可当正副首相丶各宗教有权宣扬本身教义,甚至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还提出要修宪以便全民过着回教化生活。

“民联根本不把代表着大马的联邦宪法放在眼里,随便可提出修宪丶违宪的言论,他们现在只是掌权4州便是如此嚣张,一旦入主布成,宪法在他们眼中将只是儿戏!”

他说,各族各宗教人民在过去50多年以来得以和睦相处,是因各种都坚持宪法精神,国阵政府也一直都以宪法作为任何决策的大方向,这便是民联与国阵最大分别,以及神权与法治的区别。

刘锦明:郑名烈是否还有时事评论员客观议论的资格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抨击报章的专栏作者郑名烈,故意歪曲事实误导读者及人民,替一些指定的政党,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

他说,时事论员兼专栏作者郑名烈日前在《东方日报》专栏里,故意引用报章上的错误报导,来误导读者及群众。

“我促请郑名烈先去查清楚他所引用的事件真伪,如果发现源头有错,他便应该加以澄清,否则他的立场已经不中立,更已经丧失时事评论员客观议论的资格。”

他说,郑名烈如果本身已有政治立场,便应该停止滥用中立时事评论员的身分来上电视和公共言论空间,继续误导群众。

他是针对《东方日报》所刊登的一篇由郑名烈所写的文章《林员外的宏远》,当中作者所引述的内容含有误导读者的成分,发表文告。

他说,本地各大中文报章及英文报章於2012年5月14日,引述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林祥才的谈话,内容大意为林祥才表示,若马华雪兰莪州无法在来届的全国大选取得比上一届大选更好的成绩(即1国会议席和2州议席),他将辞去马华雪兰莪州州联委会主席一职。

“而在前一天,即5月13日,林祥才在出席巴生马华区会所举办的《一个马来西亚健康醒觉嘉年华》後,接受记者访问时,全程以英文回答《星报》记者对於马华雪州在来届大选的最新局势分析和心得。”

他说,随後,对於《星报》记者提问问及马华雪州对於下一届大选是否有设定目标,林祥才则回应,马华雪州把目标设定在竞选议席的50%。

“遗憾的是,该文章在隔天出现在报章时,《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却引述出现偏差,林祥才也即时作出澄清,并且获得《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在隔天(5月15日)刊登澄清报导。”

可是,他说,郑名烈却仍在文章中援引已被证实为错误引述的资料“将错就错”,指鹿为马对林祥才作出不公平的指责。

“在此事件上,对方很明显是有政治目的,因此我认为除非他公开道歉并收回自己错误的文章,否则他并没资格再当时事评论员,顶多也只有当个政棍的枪手,替政棍抨击对手捞好处。

黄祚信:郭素沁指鹿为马,把雪州政府的拨款往自己脸上贴金

(吉隆坡22 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抨击行动党多年来向华社筹款,不但不透明,而且没有交待款项去处,也没有将这些钱用在华社身上。

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行动党多年来从北到南向华社筹款,相信所筹获的款项已超过1000万令吉,但是,该笔款项并没有用来回馈华社,例如拨款给华小丶独中丶神庙或支助病黎。

他说,行动党举办千人宴向华社筹款只是用在本身的政治利益上,并没有惠及华社,因此,华社不该再捐钱给行动党。

他表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反驳马华总会长蔡细历时宣称,民联在执政雪州後,州政府每年捐助600万令吉给人民宗教学校丶400万令吉给华小丶400万令吉给淡小及200万令吉给独中,是在转移华社的视线及自圆其说。

「马华指的是行动党筹获的款项没有回馈华社,郭素沁却指鹿为马,把雪州政府的拨款往自己脸上贴金,牛头不对马嘴,郭素沁太低估华社的智慧了。」

黄祚信指出,行动党最会批评人,如果是马华筹款後没有向华社交待款项去处,必遭到行动党领袖鞭挞,甚至向反贪会投报,要求撤查马华的账目。

他说,马华举办千人宴向华社筹获的款项,取之华社,用之华社,包括成立两间大学及「一个马华医药基金」,受惠的学生及病黎不计其数,反观行动党却「袋袋平安」,对华社毫无贡献。

他抨击行动党这麽多年来向华社筹款,但却没有看到行动党建立任何一间学校,甚至一间幼儿园也没有,也没有公布迄今所筹获的款项数目,用在甚麽地方,对华社非常不公平。

黄祚信促请行动党总财政方贵伦向华社公布行动党多年来向华社所筹获的款项,用在甚麽地方,如今这笔巨款还在吗?

黄淑华:雪州政府不应该让小孩子进入网座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教育局副主任黄淑华抨击,雪州政府宣布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后并推出“健康网座”的指南,犹如闭门造车的政客,因为当局根本就是不应该让小孩子进入网座!

“这种不切实际的措施,出自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的刘天球,让人质疑他到底是对于社会情况一无所知,或者也可能是装癫扮傻,执意开放网咖执照!”

她促请刘天球,向雪州人民解释让小孩子在网座逗留到晚上10时有何好处?否则他需即刻中止重新发出网咖执照的决定,并向家长道歉。

“无论网咖是否‘健康’,沉迷在电脑便是不良习惯,一旦小孩子经常出入这些地点,便是耳目渲染;刘天球如何要求业者或者其他人,在网咖里监督这些小孩子在互联网上做什麽?”

她说,家长时常都被劝告,不要让家中小孩子单独在房里上网,如今刘天球却来鼓励小孩子在网咖上网?

黄淑华认为雪州政府以推出“健康网座”指南为理由来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的举措其实是换汤不换药,根本不能解决网咖对学生家长所带来得困扰。

之前执政的雪州国阵政府,因为体谅家长的困境及烦恼,所以六年前便已冻结发出网络咖啡座执照。然而,如今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却故意和家长唱反调,为家长增添麻烦。一旦新法令生效,家长们便会开始“恶梦连连”,所以家长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坚持不要网咖解冻。

王钟璇:要帮助妇女自力更生并不是每月给50令吉就可以解决问题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对民联声称来届大选将重点瞄准妇女票及年轻选票,还以为会有‘惊天动地’的策略; 没想到还是一些民粹锁碎诺言!

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表示,为了获得女性选民的支持,民联竞选宣言将加入全国女性基金项目; 并承诺一旦民联执政中央,将每个月拨50令吉给女性。

她说,要帮助妇女自力更生并不是每月给50令吉就可以解决问题; 这道理就如“给人一条鱼,不如教会他捉鱼”般简单。

“政府目前一系列的转型计划中,便有不少通过协助单亲家庭和妇女,如何通过创业,包括发展乡下的手工艺品丶传统食品工业等,实事求是协助妇女自力更生。”

她说,人民及国家需要的是务实及脚踏实地的政府,不是一个“相声高手”的政府。如果政府每个月要发50令吉津贴给国内妇女; 对个人1个月50令吉起不了什么作用,对国家来说却是1个庞大的数目。我国人口2千8百万,妇女占半数; 1千4百万乘50令吉乘12个月,请问祖莱达可有计算过?

难道这些‘自己讲自己爽’的‘诺言’,屡试不爽,把人民当小孩?

“我不拒绝提供更多福利给人民,但是政府必需有系统的计划; 并非只为一时之计,如老黄说故事。”

兼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的她,也针对民联发表逐步废除汽车国产税的说法表示这只是“头痛医头”的政策。

“废除汽车国产税如果纯粹是为了让人民方便拥有轿车,对目前全国不少市镇面对塞车将是雪上加霜!目前,许多年轻人为购车又付不起贷款; 不是车子被拉走就是被金融机构告上庭。所以,废除汽车国产税不是当务之急,反是提升国内公共交通系统,才是当前任务!”

她说,我们不可以为了讨好人民,而作出许多民粹政策; 反之政府的眼光必需是长远的,确保国家可以走得更远丶飞得更高才是上策。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应冷静判断国家的走势。如为了国家的未来,为了实施一些需要时间才能看到效果的政策而被人民误解,也不退缩!

“雪州骨痛热症病例激增” 黄冠文:雪州仓促委任新垃圾清理承包商,过程更是黑箱作业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针对卫生部最新数据,指国内今年至5月发生的9500宗骨痛热症病例,其中一半即4750宗是发生在雪州,要求雪州民联大臣卡立与掌管雪州卫生丶园坵工人丶贫穷及关爱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艾斯尔再也即刻下台,不要等到下届大选,以免祸害全雪州人民!

他炮轰,掌握地方政府的刘天球也是难辞其疚,因为他对于各地方政府无能管辖州内的垃圾清理,都视之而不见,结果令到雪州到处逢雨必灾,如今更是夺命传染病延生,不受控制。

他说,卡立和艾斯尔再也这两名公正党的州议员及来自行动党的刘天球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趁4年前308吹反风期间好运中选,甚至分别当上大臣和行政议员,可是却毫无素质,令到雪州最贴近人民生活的卫生课题一团糟。

“根据卫生部的数据,全国首5个月内有20人死于骨痛热症,如果50%发生在雪州,意即一个月便有2人死亡,这是非常严重的情况,但是公正党的一众议员却只会一直将民生问题政治化,责前朝丶捞选票!”

他说,当初雪州对于更换州内各地方的垃圾清理承包商,也是在仓促之间进行,委任新承包商的过程更是黑箱作业,多个没有经验丶没有能力丶没有配备的公司,竟都获得委任,这让雪州的人民都感到好奇及不解。

“雪州政府如果是光明正大的,便应逐一公布这些垃圾清理承包商的背景和资料,让雪州人民清楚掌握这些公司的持有人,花费雪州人民的钱,难道雪州人民无权知道吗?”

黄冠文说,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雪州政府是在委任公司后才知道这些公司竟连垃圾车都没有,到底一间没有表垃圾车丶没有清理垃圾经验的公司,如何获得委任,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行动党到今时今日已是完全信誉破产,身为霹雳州秘书兼国州议员的倪可敏,便在民联短暂掌握霹雳州时,将行政议员西装的合约以高出市价来批给自己妻子的公司;而且刘天球也被揭发涉及州内的“支持信”风波;加影市议员李继香也被揭将工程发给自己的叔叔李维荣!”

他说,雪州自从掉入民联的手上后,已从全国最先进州成为全国最落后州,四处垃圾没有人清理丶民生问题不堪入目,巴生丶加影都连续发生百年大水灾,雪州人民生活苦不堪言,每逢下雨吹风都心惊胆跳,睡也睡不着。

郑有文:“健康网座”申请背后的动机令人质疑

(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郑有文质疑,雪州政府宣布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及推出“健康网座”背后的动机,因为雪州目前非法网咖的数量已完全不受控制,在非法网咖问题未能解决前却开放新的网咖申请,只会令到问题越来越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他说,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必需解释这项决定的动机,同时也要求刘天球勇敢面对问题,包括先解决目前雪州“一排店铺5间非法网咖”的情况。

他说,刘天球指全雪州共有约600间持牌网座,但是非法网座有多少?难道他不懂?至少有3000间以上!

“雪州政府不应该一直制造问题,过后解决问题的责任便抛给警方,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他说,刘天球就与其他民联议员一样,天天都躲在冷气的办公室里,对于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

“目前,针对网咖的课题并不是合法与不合法的问题,而是雪州已遭非法网咖‘淹没’,到底雪州政府要如何解决?”

他说,警方负责打击罪案,也一直积极取缔各种非法架步,这可以从天天报章上所登出的取缔行动见证,但是许多网咖在被扫过后一天,便可以迅速起死回生,这情况让人感到怀疑。

“我们都知道,只是依靠警方一个单位的力量根本无法将这些非法网咖赶尽杀绝,民联管辖的地方政府必需配合,包括断水停电,并且对付相关店铺的业主,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刘天球企图将全部责任推到警队的头上,自己便坐享其成,这是不负责任及没有资格当行政议员。

他挑战刘天球,出示相关法令和条规,以便证明警方需要全权负责取缔和解决非法网咖的问题;否则刘天球需即刻下台!

雪州政府日前宣布,解冻网络咖啡座执照,及推出“健康网座”指南!

雪州政府冻结发出网络咖啡座执照已6年,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宣布解冻,他说,今後凡新申请者必须符合指南下的软硬体规格。

郑有文:《2011年马来西亚言论自由报告》质疑《雪州时报》的独立性

(吉隆坡1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针对刚出炉的《2011年马来西亚言论自由报告》质疑《雪州时报》的独立性和其办报动机可疑,证明民联一直声称自己言论自由的说法,只是在粉刷橱窗说谎话!

他说,报告也抨击槟州与雪州在民联执政下,虽推行自由资讯法令,却根本不能够显示民联已对媒体自由有更好的理解,反之在各项活动上,更加钳制媒体自由,包括禁止一些报章和媒体采访。

他炮轰,由此可见,雪州民联政府正在利用州政府的资源,来替民联作宣传和自吹自擂,这是不负责任及滥权的。

“民联目前已将雪州当作是他们的资金来源及‘提款机’,之前大手笔猛砸1500万令吉作为政府的宣传费,过后又另拨1000万令吉作宣传,到底用意何在?”

他说,雪州的资源是属于雪州人民所拥有,而不是属于民联的,但是为何雪州政府花大笔资金去经营一家只会为民联说好话和攻击中央政府的报章,却不愿多花一点钱去处理民生问题,包括一而再袭击雪州各地的大水灾?

他说,单单在最近半年,全雪州已发生至少3次严重的大水灾,包括巴生的百年大水灾和加影二度发生的淹市大水灾。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指出,雪州民联州事务大臣卡立必需针对此事向雪人民交待,否则雪州人民在下届大选,否决民联继续在雪州执政。

《2011年马来西亚言论自由报告》指出,尽管民联整体上对公民权益有更好的理解,但不能保证民联执政中央後将废除所有打压媒体自由的法令。

报告说,槟州与雪州在民联执政下,推行自由资讯法令,只显示民联对媒体自由有更好的理解。

“槟州及雪州政府推行的资讯自由法令仍落後於国际最佳标准,而且民联也没在伊斯兰党执政的吉兰丹和吉打州落实同样的法令。”

报告指出,民联在部分活动中杯葛《马来西亚前锋报》,禁止该报记者采访槟州与吉兰丹州议会的举措,部分民联政治人物表明杯葛《马来西亚前锋报》的理由,与国阵政府采取的“高压手段”相似。”

“雪州政府出版的报章《雪州时报》也引发质疑,虽然该报编采队伍看起来独立,但该报部份结构和编辑方针却让人担忧,包括雪州大臣以及其政治与新闻秘书是该报顾问,并在该报印刷前检阅其内容等。”

报告强调,《雪州时报》是否能维持独立性,将成为未来民联一旦执政中央,将如何对待媒体的指标。

谢国华:行动党利用执政州属的资源“照顾”朋党和“自己人”

(吉隆坡1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抨击,随着刚刚宣布退党的行动党全国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揭发,槟州首席部长兼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献议他出任槟州研究中心一个有5万令吉“津贴”的职位,显示出行动党虽然不断在人民面前扮出清廉的模样,暗底里却是一直利用执政州属的资源,“照顾”与党中央有关系的朋党和“自己人”!

“目前,由这名行动党内部的前高层亲自揭露行动党的假面具,正是朝他们的脸部掴了一个耳光;同时进一步应证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双面人’作风,见人说人话丶见鬼说鬼话。”

他挑战林冠英站出来回应阿都阿兹的指责,同时民联特别是雪州政府也应该公布到底雪州里有多少类似的作法,利用雪州政府资源来“照顾”朋党。

他认同,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丶主席卡巴星这些人物都是有担当的好汉子,但是时代变迁,如今行动党中央只是由一批乌合之众来领导,包括口中狂言粗语的邱光耀和当“半届”行政议员便想要捞好处的倪可敏。

“最令人不齿的是,行动党纪律单位也是大小眼,对于权贵人物便不采取任何行动,反之则以强硬手法打压,厚此薄彼的作法让人不苟同。”

他也针对阿都阿兹指雪州曾有一位重要领袖阻止地方政府执法组对非法小贩采取行动,理由是他们都是行动党支持者的指责,要求雪州行动党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公布此人身分。

“雪州民联政府执政以来政绩平平,对于雪州经济也毫无建树,但是滥权问题却一箩箩,从之前的支持信风波,到这个包庇支持者及朋党。”

谢国华说,就连阿都阿兹身在行动党中委会里,也质疑行动党一众领袖的道德与诚信,便可看出行动党的素质。

“东姑阿都阿兹在接受《星报》访问时,批评行动党有“乱象”,包括有重要党员曾在八打灵再也开设“火箭餐厅”,在营业後才被他发现,以行动党名义开设的餐厅,居然不曾在中委会提出讨论和批准。当其他党员在会议上提出讨论时,却被扫进地毯,後来也没有采取行动。”

他说,由此证明很多行动党领袖都没有遵守党章与条规,就算他们曾参与拟定相关党章,却连在自己执政的州,都无法恪守这些条规。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