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有文:行动党是一个“口讲的民主”及“口讲的行动”党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助理被指贪污的指责,已显示出行动党主流派有“免死金牌”的特权,而非主流派一旦遇上任何课题缠身,便只有“死路一条”。

“我挑战行动党中央及纪律委员会立刻成立一个调查小组针对有关张念群和她助理的指责展开调查,并且公布调查报告,因为行动党在雪州是执政党,他们正在使用雪州人民的钱财,整个雪州的人民都有权力知道这些钱财的去向!”

他也抨击,张念群如果自问是没有错及含冤,就应该去报警,并由警方人员针对这项网站报导进行彻查,传召张念群及其助理录取口供,向人民还原真相。

他说,行动党过去一直打造出正义丶清廉的虚假形象,如今到今时今日都已被揭穿得体无完肤,包括之前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与他前助理兼市议员郑文福的支持信风波;到赵明福独立调查委员会揭穿行动党加影市议员李继香叔叔李维荣在没有经过竞标的情况下,获得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发出的选区工程及项目;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倪可敏将州政府西装合约批给自己妻子的公司等等,都显示出行动党过去都是假装出来正义,暗底里们所做的全部都是在为了私利。

“更重要是,行动党也暴露出亲主流派者,如刘天球丶李继香和倪可敏,便可轻易逃过被对付,完全无需负上任何责任;可怜的非主流派,如郑文福便需面对党中央的对付。”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的他揶揄,这都显示了行动党只是一个“口讲的民主”及“口讲的行动”党,已经辜负了人民,特别是华社对他们的期望。

“行动党在华社面前,最爱骂马华及诬赖马华,如今已证明他们所有的指责,都是在掩饰自己的错误和无能。”

他挑战张念群,必须立即针对其助理被指贪污的课题向人民交代,而不是将问题和丑闻都扫入地毯下。

日前,根据网站新闻报道以及流传的一封信件揭露,张念群以每月1000令吉的租金租用一间店面作为其服务中心,而其助理被指竟然向业主每个月收取500令吉的“回扣”,形同收取“酬金”和“回佣”,更有贪腐之嫌,这等於一种剥削和压榨老百姓的行为。

Advertisements

黄淑华:教师压力倍增导致无法获得如期的教学效果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教育局副主任黄淑华促请教育部应该关注教师要承担的事务太多,导致教师面对巨大压力的问题,因为教师面对压力不但是教师的个人问题,对国家的整个教育环境也有着重大的影响。

她说,教师教导学生时需要全神投入,将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一般对待,才可以让学生吸取到教课书上的知识和其他做人道理。

“如果教师因为太多繁杂锁碎的事物要处理,到最终便会无法获得如期的教学效果。

她认为,尤其当教育部督学团到校评估老师的表现时,老师压力水平就会倍增。

她是针对本月19日,一名印裔女教师一时大意将5岁的儿子放在轿车内超过6小时,导致儿子毙命一事指出, “教师只是平常人,他们也会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压力甚至可严重到两三晚不能入眠和驾驶时分心,因此我们应该体谅和了解。”

曾经担任过教师的直落拿督州选区协调官黄淑华是针对教师所面对压力深表理解,因此教育部应该与相关组织探讨有效解决压力的方案,可能的话,希望教育部督学团官员以友善方式与老师接触,或提前通知教师有关评估内容。

她指出,教育部也应该安排更多文职职员协助教师处理文书上的程序,减轻教师在处理其他非教学的事物,更加专注在教学,全心全意培育我们的下一代。

王钟璇:公正党的内部纠纷已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对雪州民联政府在大选即将来临时,上演的一套又一套的‘戏’,正应验了华人的一句俗语:“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 。

“民联的308竞选宣言,向选民作出种种甜言蜜语和承诺,至今大都尚未兑现。3月间委任各地方政府市议员时,引出行动党内主流与非主流派的争执纠纷; 6月间公正党内的人事纷争也浮出台面。”

她指出,雪州民联大臣卡立在2008年成立雪州民联行政议会时,宁可重用行动党议员而只委公正党议员担当一些举足不轻重职位,已显露其边缘自家人的心思。后又被伊斯兰党牵扯,多番欲将雪州落实为回教神权州; 再被公正党主流牵制,欲将雪州当公正党的“资源”。

“如今,公正党的内部纠纷,尤其是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与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之间的不和,已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也是格拉那再也国会协调官的王钟璇补充,随着公正党策划局主任拉菲兹辞去雪州经济顾问办公室首席执行员之职,虽经拉菲兹三番澄清也让明眼人看到其掩饰之为。

先是行动党,后又见雪州公正党领袖热衷权力斗争,根本无暇兼顾州内人民利益,何来实现大选诺言?这种党事务与政府事务不分公私混淆的处事手法,执政州属已显其不成熟,妄言执政中央!

雪州人民的前途和福祉,已因政党人事纠纷导致雪州政府行政工作无法顺畅进行,而被押上权力斗争赌桌上!

雪州政府任期未满,州内的领导层已一而再面临各种争权夺利的问题,虽是悲哀; 然而对州内人民而言又是何等幸运!在大选来临前的一而显权力斗争的热衷,让人民有机会重新衡量308的决定,为自己的未来让重新定位的国阵一个机会!

黄冠文:雪州民联将水供课题政治化以图捞取政治资本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炮轰,雪州民联政府无能管理雪州,甚至将水供课题政治化以图捞取政治资本,造成超过550万的雪州人民,在过去数年一直面对水供中断的影响,情况也会在未来2年恶化。

“为何雪州政府无能去解决水供的问题?民联政府就连中央政府的水供计划也要阻止和故意刁难,在民联的眼中,是不是政治和宣传,比人民的福利更加重要?”

他说,现在解决的方法已是摆在眼前,解决水供的“道路”也由中央政府安排好,这只是等待雪州民联政府的“慈悲心大发”,结束他们的政治企图,为民谋福祉。

“政治的最终目的应该是以人民的福利为终点,但是民联却一直将自己的利益放大来看。”

他说,雪州目前已因为水供问题而造成数十家外资工厂对于投资雪州,打起退堂鼓;有更多工厂因为水供问题而面对亏损,也迟早会在雪州彻资,雪州如果继续由民联执政,最终将会从原来成为“全国最先进州”成为“全国最干燥丶落后州”!

他要求雪州民联政府的州务大臣卡立,解释为何可以为了民联的私人利益而出卖雪州人民的福祉。

“卡立如果继续只是懂得宣传及包装,他应该带着民联的一众行政议员,去管理一家活动策划公司,雪州人民等待着是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

报章报导,超过550万雪州人民在过去数年面对水供中断的影响,情况也会在未来2年恶化。

除非雪州政府和中央政府结束在第2期冷岳河输水计划的对峙,否则居住在州内7个高密度地区的人民,可能必须依靠中央政府的派水罗里,提供日常生活用水。

无论如何,能源丶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陈华贵说,中央政府将会推行雪州的提升水源计划,以防范八打灵再也丶乌鲁冷岳丶鹅唛丶瓜拉冷岳丶雪邦丶巴生和吉隆坡南部面对水荒。

黄冠文说,这8项水源计划耗资6亿600万令吉,将从雪兰莪河和叻思引水。

“人口快速增加并且持续从其他州属涌入雪州,再加上工业化和城市化,将让水供需求增加,这将造成严重后果。”

他说,雪州政府忽视这个危机,没有尝试寻找解决方案,而中央政府不会在完全不寻找解决方法的情况下,让这样的危机发生。

《2012年最低退休年龄法案》 李丽友:吁请政府可以通过逐步落实的方法以便让公司有一段时间适应和调整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干训局主任李丽友认为,在《2012年最低退休年龄法案》下将强制私人界退休年龄从现有的55岁延长至60岁的措施,应该设有至少5年的援冲期,以便让中小型工业调适,如政府仓促落实,不但对中小型工业造成打击,对于国内年轻人的失业率也将有所影响。

“中小型工业的资金有限,不可能在留住年长员工之馀,还可以另外聘请年轻员工。”

他说,一旦落实该法令,虽对年长职员来说是项喜讯,但不要顾此失彼,令到其他方面受到影响。

李丽友说,而对于公司及雇主而言,如要保留年长职员的职位,所付出的薪水肯定会比社会新鲜人来得高,这也可能会增加公司在开销方面的压力。

“其中影响最大的将是一些小规模的公司,因此政府必需照顾到他们面对的处境。”

他认为,政府可以通过逐步落实的方法来推动私人界延长退休年龄的计划,以便让公司有一段时间适应和调整。

他指出,除此之外,政府也应该通过一些鼓励性的措施,如扣税来奖掖聘用年轻职员的公司,以便确保政府在照顾年长职员的同时,未忽略年轻职员就业机会。

“我国目前正全力朝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前进,年长职员的经验可以作为前进的主力,年轻职员则可以成为推动力,缺一不可。”

他说,如果年轻一代发现大马缺少就业机会而转战邻国,这将会引发人才流失的风险。

“无论如何,站在年长职员的立场,我们没有理由会反对延长退休年龄计划,因为许多人在达到55岁退休年龄时,仍是有心有力,让他们退休将会是公司和国家的损失。”

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苏巴马廉日前在国会提呈2012年最低退休年龄法案,将私人界退休年龄从现有的55岁延长至60岁;同时,任何强制雇员在60岁前退休的雇主,可被罚款最高1万令吉。

这将统一私人领域和公共服务领域的退休年龄,近千万名私人界雇员将从中受惠。

黄祚信:一切成就和成效并非由天掉下来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随着政府接二连三的政府转型计划丶经济转型计划和政治转型计划逐渐“发酵”,并让大马已崛起成为世界外资眼中投资之地,最新在世界竞争排行榜中,我国从第23名上升至第18名,超越了许多先进国。

他说,2012年世界银行商务报告显示,大马在世界最具竞争国家中,排行第18,已超越德国丶日本丶台湾丶瑞士及法国。

他说,根据瑞士国际管理学院发表国际竞争力报告中,大马排第14位。

“但是,人民必需明白,这一切成就和成效并非由天掉下来,更绝非偶然所取得,而是全国人民配合政府的步伐,制造成出利商的环境,才能够有今天。”

他说,2011年世界经济论坛发表的报告,我国在142国家中为第26最具竞争力的国家,同时也在亚洲排名第6,东南亚排名第2。

他说,大马是世界排名第10,备受外资欢迎的国家。

他指出,人民也要明白,只有和平及局势稳定的国家,才能吸引外资来到我国投资,而且这并非只空口说白话的谎言,这是货真价实的。

他补充,政府一直致力于推行种种转型计划,其中包括政府转型计划丶经济转型计划及郊区转型计划,以致我国政府为人民争取福利的付出一直位于正确轨道。

他指出,以上排名是由世界银行官员调查,这显示我国仍是投资者的选择之一,这都是中央政府与企业家互相配合及一起推动的成果。

他指出,中央政府一直都很关心国内企业发展,不仅提供援助金予企业家,也在企业间面对困难时伸出援手。

他抨击民联,不断在国内外制造大马为不安全及不稳定的现象,企图打击大马吸引外资的努力,以捞取廉价政治资本,这是不负责任的,因为民联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惜将国家的前途,押出作为赌本。

“无论是执政党或者反对党,我们要有一个共同目的,政治的斗争不应该赔上国家及人民的前途。”

他挑战雪州政府,出示过去4年在民联执政以来所吸引的外资及撤离的外资数据,因为外资对雪州政府的信心,便可以显示出政府有没有能力。

“民联只会将一切都政治化,包括将雪州水供问题政治化,造成想要在雪州设厂的商家,对雪州却步。”

刘新金:吁请张念群解释其助理被指向业主每个月收取500令吉的“回扣”

(吉隆坡 21 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公共服务与投诉局副主任刘新金表示,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必须立即针对其助理被指贪污的课题,发布正式的声明以向人民交代,而不是如同过去一般,只要贪腐丑闻涉及民联议员,张念群就选择静静不出声。

他披露,根据网站新闻报道以及流传的一封信件揭露,张念群以每月1000令吉的租金租用一间店面作为其服务中心,而其助理被指竟然向业主每个月收取500令吉的“回扣”,形同收取“酬金”和“回佣”,有贪腐之嫌,这等于一种剥削和压榨老百姓的行为。

“我们期待张念群立即出面说清楚事情的原委,给人民一个交代,如果有关助理确实涉及贪腐行为,张念群和行动党将会严厉追究,还是和过去一样,对本身党内部的弊端只眼开只眼闭?”

也是马华沙登区会投诉局主任的刘新金表示,行动党口口声声大骂国阵贪腐,但是对于党内的种种腐败弊端,包括前市议员郑文福被指冒用刘天球信笺和签名来获取工程,郑文福虽然被开除但是刘天球却平安无事;以及倪可敏在掌权霹雳时,其妻子的公司竟然以高价标到市议员缝制大衣的合约,有滥权之嫌疑;另外槟城副首长拉玛沙米揭露有行动党基层领袖,曾经向他讨取好处。针对这些指责和嫌疑,行动党纪委会都虚伪做作的进行所谓调查,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此外,已经退党的行动党副主席阿都阿兹也揭露,多次在行动党中委会提出党领袖知法犯法,但领导层却充耳不闻,包括行动党在八打灵再也开设‘火箭咖啡馆’,却没有获得市议会批准,以及包庇非法小贩免受市议会取缔,因为这些小贩是行动党支持者。”

他说,张念群和行动党一众领袖都选择对这些课题充耳不闻,可是如果这些课题是涉及国阵,张念群和行动党领袖肯定已经大义凛然的高调抨击,因此他们的所谓正义根本只是双重标准、选择性的正义。

黄冠文:雪州人民正生活在“无人回收垃圾”的恶劣环境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促请雪州民联政府,即刻针对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指责雪州民联政府为了政治因素和“面子和尊严”,拒绝参与中央政府私营化处理固体废料承包商计划作出合理解释。

他说,房政部每天都接获雪州人民的电话投诉,询问为何当地没有处理固体废料承包商回收垃圾,雪州政府却视之而不见。

目前雪州人民在一个没有人回收垃圾的情况下生活?如今骨痛热症等传染病的数据,在雪州高踞不下,为何雪州民联政府,却也视之而不见?”

“因为雪州民联政府的自私自利,造成雪州人民生活在“无人回收垃圾”的恶劣环境下,雪州如果继续由民联政府领导,分分钟会成为全国首个名副其实垃圾州!”

黄冠文说,雪州民联政府在公正党的州务大臣卡立领导下,与一众的行动党和伊斯兰党行政议员,只会将所有问题政治化和回教化,却不曾站在人民的立场,为民着想。

“民联政府可以花费百万丶千万为民联宣传,自吹自擂,老黄卖瓜,可是却不愿先解决燃眉之急,这已是本末倒置。”

他说,大臣卡立只是顾着将莎阿南造成回教城,却不理会巴生丶加影这些地方,短短数月一而再发生大水灾,造成民不僚生,苦不堪言。

“如果只是一味将责任推给前朝,问题却悬而不决,这样的工作就算中学生也可胜任,为何要选民联当政府?有需要吗?”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曹智雄日前抨击雪州民联政府,为了政治因素和“面子和尊严”而不参与中央政府私营化处理固体废料承包商计划,让雪州人民生活在“无人回收垃圾”的恶劣环境下。

他承认,私营化垃圾清理公司阿南弗拉在固体废料事宜中,的确仍有提升的空间,所以从去年9月至今年4月期间,该公司因服务出误而被罚款高达170万令吉;而雪州民联政府为了“面子”而不参与计划的举动,影响了当地人民的生活。

李万行:520令吉的轮胎券让德士司机的生活素质进一步提升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认同政府为体恤人民生活,提供多项福利给国人,陪同人民走过经济低迷的时刻,包括破天荒首次发出520令吉的轮胎券给国内逾6万名德士司机。

他也建议,政府的这项津贴可以成为年度津贴之一,让德士司机的生活素质进一步提升。

“国家经济被世界的经济局势所牵连,加上如今国际的经济因欧债危机而不明朗,控制国内百物上涨乃是政府的能力以外。”

他说,但站在“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丶绩效为先”的大前提上,政府却三番四次为人民带来好消息,包括发放200令吉购书券给大专生丶100令吉补贴给中小学生和500令吉援助金等,真正替人民解决燃眉之急。

他指出,如今发出520令吉的轮胎券给国内逾6万名德士司机,更是他们的佳音。

他说,这也显示政府珍惜德士司机对国家的付出,站在面对游客最前线的人员之一,德士司机对于推销大马及打造大马良好形象,有着重要的责任。

他指出,德士行业成本甚高,尤其轮胎价格更是让业者吃不消,深感压力。

李万行说,德士的轮胎大约6至8个月就要更换一次,且须一次过更换四条轮胎,费用庞大,甚至载客量高的德士更是频密更换轮胎。

他说,一条轮胎价格介于120令吉至150令吉,而轮辋较大的德士,则需使用更大的轮胎,所需费用也相对提高。

无论如何,他认为,至今部分司机则对相关措施的申请资格详情不了解,希望政府能够详细列出申请程序外,每年也增加给予不同的津贴,为德士司机减轻日常庞大的开销。

政府日前宣布将会分阶段发出520令吉轮胎券给6万名德士司机,包括廉价德士丶豪华德士(Teksi Esekutif)丶出租德士及机场德士,皆可申领轮胎券,而获政府特许经营的德士公司如机场豪华德士则除外。

郑有文:自夸清廉无私的行动党只是善于伪装的“伪君子”

(吉隆坡18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针对行动党巴生池龙英达花园支部主席K.尤嘉斯嘉马尼指责雪州行动党行政议员刘天球擅自更换市议员名单,令他需从莎阿南调至士拉央服务,已显示平时在人前自夸清廉无私的行动党,只是善于伪装的“伪君子”,而在308后他们“一朝得志”,让行动党众人自私自利丶勾心斗角的真面目显露无遗。

他说,行动党过去一直自称为服务人群不分你我的谎言,如今已不攻自破,他们三翻四次为了争权斗利,甚至滥用雪州政府的资源,不惜牺牲雪州人民的福利。

“单单是委任市议员的程序,便因为他们行动党之间的派系问题,而将一拖再拖。造成各地方政府在没有市议员情况下长达数个月,人民也投诉无门。”

他指出,政党不应该将执政的政府将党两者混为一谈,之前已滥用雪州政府的资源,包括无端端增加市议员的津贴,接着还通过裙带关系,让朋党得益。

“民联市议员在执政以来做过什麽特出的服务和表现?各地垃圾问题解决不了,民生问题丛生,人民生活苦不堪言,却还要增加津贴!”

他炮轰,单单看巴生,便是因为排水系统问题一箩箩,造成巴生发生百年大水灾,市议员却踪影也不见,如此无效的市议员,却领着比其他州属高出逾倍的津贴。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反看其他州属,市议员天天出动贴近民生民心,了解人民的问题,通过地方政府和州政府,迅速解决。

“管理政府应该通过专业的手法,而不是所有事情都政治化,州政府出错推给前朝,新政策还未见效便敲锣打鼓唱通街,结果不见得有什麽成效。”

他说,更可笑的是,就连委任市议员过程也发生派系问题而赔上人民福利。

“我挑战行动党,针对有关对于刘天球的指责一一展开调查,并且采取行动对付犯错者,否则只是进一步证明行动党包庇主流派,排斥非主流的独裁管理模式。”

今年3月,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被指擅自更换由雪州行动党提呈的市议员名单,引起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的不满。

郭素沁指刘天球在未经过雪州行动党的同意下,随便更换6名雪州行市议员人选。

根据了解 ,6名被除名的市议员皆为邓章钦阵营的人士。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