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球不知道瓜雪县议会的 “非夫妻关系的男女穆斯林需分开坐看戏” 政策] 郑有文:专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他在睡觉吗?

(吉隆坡1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抨击,负责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民联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自称对“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的男女穆斯林,需分开坐看戏”政策一无所知的解释,除非是在逃避责任,否则刘天球便很可能是一直在睡觉,对于瓜雪县议会的决策竟会蒙然不知!

他炮轰,刘天球批准州内的网咖和脚底按摩中心的数量多到每走两三步便有一间,却阻止男女在电影院内排排坐,这种根本就是本未倒置的措施。

“专门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对于这样的决策也会不懂,他还懂什麽?或是另有压力,造成行动党必需妥协?”

他挑战刘天球,无论是不知情,或者是知情不出声,都需向全雪州人民交待清楚,而不是一句“不知道”来撇开所有责任。

“如刘天球是毫不知情,他需道歉因为他对于人民委托他的职务上失责,他对于自己管辖范围的职务,不清不楚。”

他指出,如果刘天球是知情却让该项政策通过,他同样要向雪州人民道歉并解释,为何会让回教化政策在雪州这个先进州内落实。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民联雪州政府已多次想要在雪州落实伊兰党一直想要的神权回教政策,包括雪州大臣也表明要在未来数年内,先将莎阿南打造成纯回教的“清真城”。

“雪州政府如果是为了人民的生活环境,要打造给青少年健康的生活环境,应该全力出动去打击和取缔州内的非法网咖和色情脚底按摩中心,而不是通过回教政策来阻止男女在电影院内排排坐。”

日前,报章揭露,瓜雪县议会在处理当地一间戏院更新营业执照申请时,附带条件要求业者装置告示牌,提醒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穆斯林男女,不能并坐看戏。

据悉,有关戏院营业执照届满向县议会申请更新,当局在4月致函给业者,表示申请在附带条件下获得批准,即业者必须装置告示牌,提醒穆斯林男女在戏院内必须分开坐。

较后,针对这项政策,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喊停,并指示瓜雪县议会将此政策重新带往常月会议作出讨论。

刘天球说,该县议会在他毫不知情情况下,实行该政策,但其他方政府未有实行同样政策,为此州政府不允许,地方政府出现双重标准制度。

他指出,该县议会推出此政策时,也未向雪州行政议会提出此事,为此,该项政策必须从即日起暂停,并让该县议会带往常月会议做出详细讨论,再做出决策。

谢国华:“王王辩2.0”林冠英只能说槟州却不提其他州

(吉隆坡1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政宣局副主任谢国华抨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王王辩2.0”上,再一次只能以槟城的政绩来作为他本身的辩论主轴,已显示行动党在民联的身份低微,根本无法左右另外两党,即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任何决策。

他说,如果行动党在民联内有地位及说话有分量,应该以民联整体的政绩来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一争高下,而不是只能说槟州如何如何,却只字不提吉打丶吉兰丹和雪州。

“林冠英回避了回教国的课题,也没有针对伊斯兰党在吉打和吉兰丹的回教政策作出讲解,这是不是表示,一旦中央或者其他州属的政权落入民联手中,行动党也将毫无左右决策的能力?因为行动党只能在槟州发言。”

他也揶揄,林冠英早早已表明自己只要继续当槟州首长已很足够,但是为何行动党却到处游说华社支持行动党,并且替伊斯兰党和公正党背书,说尽好话?

“林冠英为何不以雪州作为民联执政的例子?雪州是以公正党主导,一旦民联执政如果安华能够顺利当首相,到时中央就会有如雪州的模式,处处弊端无法解释,甚至连清理垃圾这种民生问题也是一团糟。”

他也抨击,林冠英在辩论时一直否认《橙皮书》的内容,包括林冠英声称《橙皮书》内有提到增建独中和华小的详细内容和蓝图,却到今时今日却无法出示那本“正版”《橙皮书》。

“行动党一直只是敢在华社面前提到华教的政策,这些政策到底是否受到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认同?还是行动党根本只是民联以华制华的一项武器。”

他挑战行动党,出示在槟州以外,民联的执政成绩单,是否有落实过任何承诺,还是一直只是在空口说白话,欺骗选民,捞取选票。

“如果行动党只能够在槟州表现,便应该坦承他们无法担保其他州属的华社,一旦民联执政是否这些州属都会成为第二个吉兰丹或者吉打。”

他说,吉兰丹禁售彩票丶禁酒等政策,已严重违反大马宪法下所赋予各族人士的自由;而吉打的新房屋政策,需保留50%以上的廉价屋给土着,也严重剥削非土着的权益。

“行动党在这些民联州属的角色是什麽?行动党应该今天就向选民,特别是华裔选民坦承,投行动党一票便如投伊斯兰党一票,也投回教政策一票,不要继续欺骗华社,玩弄华社的感情。”

黄冠文:瓜雪县议会实行非夫妻穆斯林男女看戏需分开坐

(吉隆坡1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抨击,瓜雪县议会在处理当地一间戏院更新营业执照申请时,附带条件要求业者装置告示牌,提醒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穆斯林男女,不能并坐看戏,已显示出雪州民联政府正在逐步“回教化”雪州。

他也挑战雪州一众的行动党领袖,拿出勇气来反对这项最终可能会影响全民的政策,不要再继续做驼鸟,把头埋在土地下,便当作毫无一回事。

“这是继今年2月期间,雪州伊斯兰党州议员以担心助长歪风为由,反对在万宜新镇兴建Cineplex戏院过后,第二项民联政府企图将雪州回教化的政策。”

他说,宪法虽已例明伊斯兰为国家官方宗教,但是宪法也同时保障国内各种族和宗教都有宗教自由及权益,民联政府逐步将雪州回教化的做法,已显示出伊斯兰党要落实神权回教国的企图心。

他警告人民,一旦雪州继吉兰丹和吉打成为回教州,州内的外资将首先被吓跑,接着便是游客却步,雪州分分钟取代丹州,成为全国最落后州。

“外资不会在神权回教法管治的地区投资,因为在神权回教法管治下,所有经济活动都不获自由;外国游客也会因回教地区有许多条例而却步。”

他说,大马至今成为外国投资者及游客最爱旅游的国家之一,是因为大马向来保持着开放及自由的制度,游客可以感到大马独特的文化和宗教自由。

他说,根据数据,我国今年首5个月的游客为943万8592人次,比去年同期的932万3827人次,增加1.2%,而且还为我国带来218亿令吉收入。

“东协国家游客更占了我国游客总人数的73.4%,当中取得较大的成长率是菲律宾(+41.7%),紧接为越南(+35.2%),其余国家如印尼和寮国都有增长。”

黄冠文表示,瓜雪县议会的新措施将成为一个不良的先例,特别是雪州大臣卡立的选区也在该县议会的管辖内,这足以证明雪州有意落实神权回教国政策,不利马来西亚招商及发展国家旅游业,同时也影响雪州经济发展。

报章揭露,瓜雪县议会在处理当地一间戏院更新营业执照申请时,附带条件要求业者装置告示牌,提醒没有血缘和非夫妻关系穆斯林男女,不能并坐看戏。

据悉,有关戏院营业执照届满向县议会申请更新,当局在4月致函给业者,表示申请在附带条件下获得批准,即业者必须装置告示牌,提醒穆斯林男女在戏院内必须分开坐。

李万行:吉打民联政府草拟的房屋政策不仅打压发展商丶不利州内房屋发展,还会造成州内房价飙涨

(吉隆坡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针对日前曝光的吉打民联政府草拟的房屋政策报告,要求民联雪州政府表明立场,他们是否会以同样的模式,在雪州实行该项政策。

他说,该项新政策,不仅打压发展商丶不利州内房屋发展,还会造成州内房价飙涨,可是民联却无视这一切后遗症去落实,如果雪州政府步上吉打州的后尘,很快很多雪州人民都将会成了无壳蜗牛。

他也挑战雪州行动党,针对吉打民联的廉价屋竟要保留超过50%给土着,表明立场。

“吉打民联与雪州民联都是民联,雪州人民有理由担心这种情况会发生在雪州,因此雪州行动党有必要解释清楚。”

李万行揭露,在该项新的房屋政策下,凡在非马来保留地建设50至99个单位的房屋计划,其中50%保留建设廉价屋;若超过100个单位,廉价屋建设固打涨至60%,即30间保留给廉价屋丶30间给中廉价屋丶20间中价屋及20间中高价屋。

他强调,这有别于国阵吉打前朝政府的政策,凡在非马来保留地建设50至99个单位的房屋计划,其中仅是20%建设廉价屋;若超过100个单位,廉价屋也只占30%。

另外,国阵时期的政策,若建在马来保留地,100个单位以上的房屋计划,其中20%保留给廉价屋。

“不过,民联新的房屋政策,若在马来保留地建设100个单位以上的房屋,其中20%不再是保留给廉价屋计划,反而是保留50间给 中廉价屋,以及50间中价屋。”

他说,吉州最新的房屋政策,内容令人惊讶,似乎欲把建设人民有能力购买的房屋责任,推给发展商担当,而且不让发展商自由定价。

他强调,若是执行此政策,发展商必会采取观望态度或迁往他州发展,届时需求多于供应,肯定会导致房价飙涨,拖垮房屋发展。

郑有文:民联执政的州属动不动就喊告

(吉隆坡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抨击,民联动辄通过法律起诉指责者作风,是打压人民求知权,暴露出他们的霸道。

他揶揄,民联一直都只会做反对党,任何事情都以为喊告,指责是前朝或别人的错,便可以解决,但是身为州政府真正的责任是要解决民生问题,而不是炒作搏宣传。

他认为,民联在人民面前便假假倡导一切民主,唯近来政治民主却开倒车,执政的州属动不动就喊告,相比执政政府半世纪来相安无事,真的差异太大。

他说,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副部长蔡智勇日前公布,有消息指雪州民联政府,动用10亿令吉购买资产,要求雪州民联政府解释给雪州人民知道,因为那是人民的血汗钱。

“但是,对于雪州毫无贡献的雪州大臣卡立却在隔日表示一切法庭解决。拖了两年的调查报告,竟要再过一年才宣布,当中难道有什麽不可告人的密秘?”

他强调,从以上例子看来,显示民联倡导以民为主的政策,应受全民质疑,人民误解了民主的真义,从上届大选可以感受到人民为求民主之心已到了沸点。

他说,一个国度绝对不能完全民主,民主不能等于没有法律约束,如此一来人民将面对生活上的危险,例如抢劫杀人等犯罪行为随时会发生在生活周遭。

他指出,人类自有文明以来,以群体方式生活着,也就有法制限制,才能好好生活到现在。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吁请人民在大选迫近时,慎重思量手中一票,应选出有担当的政府,并可以塑造未来愿景的执政党,为国家未来发展打下基础。

马华青年专才局主任蔡智勇再揭露,民联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TALAM)在进行债务偿还过程中,居然以比市价高出4千200万令吉的价钱,向达南公司买下2千263英亩的土地,让达南公司以1亿8千100万令吉价格卖出该片属租赁的土地(leasehold land)。

他说,根据估价公司报告,上述位於Bestari Jaya的土地,市值只是1亿3千900万令吉,或每英亩6万令吉;但达南公司却以每英亩8万令吉,总值1亿8千100万令吉的价格,将土地转售给雪州政府。

这也是蔡智勇在周二揭发达南公司与雪州政府逾10亿令吉的交易,以拯救负债累累的达南公司免被除牌,更让该公司获得超过2亿6千600万令吉的现金後,再度揭发雪州政府与达南公司的交易偏差。

黄冠文:为何雪州政府不直接委任有能力丶有器材丶有配备的垃圾承包商

(吉隆坡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促请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天球解释,为何雪州政府不直接委任有能力丶有器材丶有配备的垃圾承包商,负责清理雪州各地的垃圾,反而是多此一举,去由雪州政府另外购买100辆垃圾压缩车,再交予有能力维修的地方政府,相关地方政府将以低廉的价格即是6500令吉出租予财务能力较弱的地方政府及垃圾承包商。

他挑战刘天球,清楚列出这些被政府委任,却又没有配备的承包商名单,包括这些公司的持有人和股东等,以便解开雪州人民心中的疑虑。

“为何连垃圾车都没有的承包商,也可以受委去清理垃圾?这就如不会煮饭的人被请去当厨师一般,过后还要由雪州政府来买垃圾车出租给承包商,这是不合理也不具经济效应的!”

他说,如果雪州政府自己花了千万令吉去买垃圾车,为何不乾脆全由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去处理垃圾?还要多此一举去由第三者来做!

黄冠文指出,刘天球当上行政议员后,对于雪州毫无贡献,甚至造成巴生丶加影这些人口密集的地区,特别是华人地区民生问题一箩筐,甚至接二连三发生大水灾。

“雪州政府在终止之前的垃圾承包商时,难道没有想到接下来的后果吗?这是管理一个政府及百万人民的民生及福祉。”

他也要求刘天球公布委任垃圾处理承包商的条件和细则,让整个过程透明化,而不是只是在黑箱作业,并且一味公布一些自己说自己爽的数据。

“雪州大街小巷都是老鼠丶蟑螂和传染病,骨痛热症的患者数据也高踞不下,难道行政议员们都看不到吗?”

刘天球日前公布,雪州政府总共购入100辆垃圾压缩车,其中首批50辆垃圾压缩车已在较早前运到,如今是等待第二批的50辆垃圾压缩车的来到。

他说,二批垃圾压缩车将于8月分运抵,州政府届时将会交予那些有能力负担维修费用的地方政府。

但无论如何,刘天球并没有说明第二批垃圾压缩车将交予那一些地方政府。

他也说,在首批50辆垃圾压缩车中,其中的25辆是交予莎阿南市政厅,18辆是交给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其馀的7辆垃圾压车则是在达鲁依善集团的手上。

他指出,八打灵再也市政厅丶莎阿南市政厅也以低廉价格出租垃圾压缩车予其区内的一些垃圾承包商,即是每个月只是需要6500令吉。

他说,由于现有的承包商所使用的垃圾压缩车已太过陈旧及破烂,因此州政府希望能给予面对问题的垃圾承包商 一些援助。

黄祚信:民联领袖只会批评人,不能接受人家批评

(吉隆坡 5 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揶揄民联领袖欠缺君子风度,他们喜欢批评及揭发国阵领袖的弊端,当国阵领袖批评及揭发他们的弊端时,他们却恼羞成怒,非常不公平。

黄祚信发表文告表示,朝野政府互相监督及批评是很寻常的事情,况且在308大选之後,国阵虽然依然执政中央,但是民联却也获得人民的委托,在其中4个州属执政。

他说,国阵政府在中央时常遭到民联领袖批评及发难,可以说是每日有之,国阵领袖都欣然接受及做出改进,并没有逃避责任或怒骂民联领袖。

他表示,民联领袖,尤其是潘俭伟及梁自坚等人的指责,很多都没有根据,只是为了煽动人民的不满情绪而已。

他指出,国阵领袖在民联执政的州属属於反对党,扮演起反对党角色监督民联政府施政并没有不对,民联领袖应有肚量接受国阵领袖的问政及批评,并且作出解释及交代。

黄祚信说,最近国阵领袖揭发雪州民联政府花多6亿7600万令吉收购达南公司资产一事,雪州大臣卡立不但无法即时作出解释,反而威胁将起诉国阵领袖。

「马六甲行政议员颜天禄在州议会提出槟州首长林冠英疑涉及桃色事件,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只需在州议会回答有或没有,交待清楚就好了,林冠英却恼羞成怒,怒骂马华领袖没有教养,看来比较没有教养的反而是行动党领袖。」

他表示,民联领袖口口声声凡事透明化,可是,当国阵领袖提出质疑时,民联领袖却没有清楚作出交代,反而威胁或怒骂国阵领袖,非常没有风度。

「只有他们可以指责别人,『有口讲人无口讲自己』,当我们提出质疑时,他们却恼羞成怒,令人感到非常遗憾。」

黄祚信说,在达南公司事件上,雪州大臣卡立必须透明化此事件,清楚交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如果此事没有涉及舞弊,卡立要解释有这麽难吗?除非此事涉及内部交易及舞弊,卡立才需要拖延到今年11月提呈雪州财政预算案时才回答有关问题。

他表示,雪州人民过去认为卡立是名企业家,做事有交待及透明化,应该可以将雪州治理得更好,可是4年过去了,卡立为雪州带来了甚麽,他只是自己讲自己爽,许多问题悬而未决,包括水供问题及道路基建问题等。

他指出,卡立在公正党内部斗争遭到孤立,样样事情显得无能,去年雪州宗教局检临白沙罗基督教堂亲善感恩晚宴事件,卡立拖了好几个月,都无法处理好此事件及作出明确交代。

黄祚信说,人民对卡立的期望破灭了,他和过去的领袖并没有分别,雪州人民应该考虑换掉无能及没有透明度的民联政府。

黄祚信:大马去年经济成长率高达5.1%

(吉隆坡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指出,欧盟近年来面对经济走下坡的问题,必须向国际货币基金求援,但大马在首相纳吉领导下,大马不但没有面对债务问题,去年经济成长率高达5.1%,预料今年至少有4至4.5%。

因此,他呼吁人民要继续成为纳吉强力的后盾,支持他继续带领国家进行转型,朝2012年先进高收入国迈进。

“目前,甚至是法国的失业率也达15%,西班牙则高达25%,各国都债台高筑,大马却能够依靠在转型计划下的强大内需,继续保持平稳的成长,这是可贵的。”

他也说,这也都证明行动党指责国阵样样都不对的说法,很明显民联在做贼喊贼,故意诬赖国阵。

“民联的州属,特别是雪州,因为民联一直只会玩弄课题和政治化课题,由水供丶到民生,甚至是工业丶旅游业,都被民联所拖挎,如果继续由民联执政下去,雪州将会成为国内最落后州。”

黄祚信也说,由于国家经济稳健发展,马华在总会长蔡细历的带领下,最近也要求首相纳吉在提呈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能够第2次派发500令吉的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给每月入息少过3000令吉的家庭,减轻他们的负担。

他说,马华对华教和华社,一直都积极争取权益,每年至少争取1000万令吉,给国内华小及独中作为发展经费。

“我们也要求首相,所有SPM优秀生,不分种族,只要考获9A+者,都应获得公共服务局提供奖学金或助学金。结果,要求获得批准,今年1609名9A+生悉数获得,皆大欢喜”

他批评民联,在“首相人选”方面无法达致共识,虽然行动党口口声声支持公正党的安华出任首相,不过,伊斯兰党并未表态支持安华。如果民联获胜,该党将会推荐本身的领袖出任首相。

“因此,如果人民在来届大选,投票支持行动党,就等于支持伊斯兰党,也等于支持伊斯兰党以伊斯兰教治国,包括落实伊斯兰刑事法。”

他也炮轰行动党,处处针对巫统及马华,却对曾在巫统旗下担任部长长达17年,涉及滥权的安华只字不提。今天,安华“换了衣服”,行动党就赞对方是好人,极力推荐对方出任首相,这种作法不合逻辑,也低估人民的智慧。

李丽友:独特的景点及多元化宗教和种族是大马旅游业的优势

(吉隆坡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干训局主任李丽友说,我国在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列出的10大着名旅游区排名第9,因此政府应该全力维持这项排名,并且朝更高的名次冲刺,确保这个被视作“无烟工业”的旅游业,继续为国家带来可观外汇。

他建议,政府可开拓更多亚洲中部国家直飞航线,甚至开拓俄罗斯一带的市场,吸引更多海外游客到我国旅游。

他说,中国在世界10大旅游区排名第4,大马则於2010年后连续2年排第9。在亚洲区排名,我国仅次於中国,去年,旅游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达246万人,花费高达538亿令吉。

他说,欧盟面对欧债危机,对亚太旅游业带来一定的冲击,但我国以开源方式,向其他国家如亚洲中部和俄罗斯游客招手,这是很好的策略。

他说,我国也要善用通过国内外媒体,包括平面和电子媒体管道宣传国内旅游景点,根据数据,从1999年至今,协助我国宣传的国内外媒体工作者已达4万5000人次。

他说,大马拥有独特的景点及多元化宗教和种族,是我们的优势,因此由开明及坚守宪法精神的政府领导,才可以继续吸引外国人到大马旅游。

“人民也应该坚持维护大马目前所拥有的和平政治局势,排除暴力及诬陷等不健康的政治手段。”

李丽友炮轰,雪州政府在执政4年以来,多次提出要让雪州回教化的理念,包括也已设定目标要将莎阿南打造成回教城,这将会令到外国旅客却步,因为在西亚多国已显示以回教神权来管制的国家,将会让游客感到害怕。

“更甚的是,民联也多次提出要修宪,以便让大马成为回教国,这将会令到国家局势不稳定,到最后成了没落的国家。”

他抨击,雪州政府在过去4年,对于雪州的旅游业也毫无作为,只是依靠中央政府的活动来维持雪州的吸引力,州政府也不曾做过任何真正的努力,去维持雪州的旅游业。

Next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