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万行: 巴业主与执法单位合作,拟出妥善解决方案,包括吊销有关司机之驾驶执照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建议,由于长巴司机吸毒严重威胁乘客安全,当局应该吊销被证实吸毒司机的驾驶执照。

他也说,如果当局有证据证明巴士公司包庇及纵容司机这样做,同样应该被对付,包括吊销营业执照。

 他对开斋节期间,有46名长巴司机在国家反毒机构的测毒检测中呈阳性反应发表谈话,并谴责有关长巴司机不负责任,不顾乘客与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他也呼吁长巴业主与执法单位合作,拟出妥善解决方案,包括吊销有关司机之驾驶执照。

 他说,长巴司机吸毒以驾驶更多班次赚取更多收入实属荒谬且不能被接受,因為吸食毒品不但危害司机自身的健康,更严重是威胁乘客的安全。

 “长巴司机吸毒后的精神状态会很糟,若强行驾驶,这将对乘客及其他道路使用者造成威胁。吸毒是犯法的行為,长巴司机不应犯法。”

他建议,长巴业者应提供长巴司机更好的薪酬及津贴,确保他们有足够的休息时间,提升长巴司机的素质及遏止他们為了驾驶更多班次而违反交通规则,如超速和鲁莽驾驶的行為。
 
“执法单位应不定时检查长巴司机,一旦证实有关司机是吸毒者,应马上吊销商业驾驶执照,并给予相关业者警告信。”

 他指出,长巴司机应顾及自身及乘客的安全,不可為了自身利益,而滥用毒品。

郑有文:民联执政雪州后,雪州民生问题跌至史上最低,几乎逢雨成灾,没雨则闹水荒,真是自居為全马最先进州的一大讽刺!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民联為了骗取选民的支持和捞取廉价宣传,可说是俗招尽出和不择手段,包括他们在今年4月提出废除高等教育基金,改以免费教育建议,令人感到担心。

 “免费教育只给国立大学,私立大专如何生存?若私立大专学生申请不到高等教育基金,学生如何完成学业?因此,这足以证明民联都是惯常空口说白话,说话不用负责。”

 他说,如果民联的建议落实,也会令国内500所私立大专势必陷入瘫痪。

 “高等教育基金借出总额一年比一年多,14年来,多达199万名学生受惠,款额高达440亿6200令吉,其中230亿令吉给国立的130餘万名学生,200亿令吉给私立学院生。”

他说,人民应该全力支持高等教育基金的存在,而任何未经深思熟虑的建议,都是粗心大意和不现实,唯有实事求是,才能使教育在民主开放中获更大成就。

他说,马华在创党以来,努力推动利惠华社的计划,华社都可看得到,万勿被反对党误导,人民应该反问反对党歷年来為人民做了什麼?

他指出,在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歷领导下,马华也推动了一系列惠民计划,包括一个马华集体意外保险、一个马华医药基金、一个马华青年微型贷款计划、一个马华教育贷款计划、一个马来西亚社区联盟基金及一个大马文化奖”等。

他说,民联执政雪州后,雪州民生问题跌至史上最低,几乎逢雨成灾,没雨则闹水荒,真是自居為全马最先进州的一大讽刺!

他说,民联夺取吉州执政权后,也发生很多出乎意料事情,其中包括草场变坟场、吉州投资排位从原本4名内落至10名以外。

 “民联执政后,吉州经济日走下坡,州内原有的外资也不增资,反而想要到马六甲投资,这将影响州内的经济成长。”

 他指出,民联政府将居林新西园4.5英亩保留地改為穆斯林坟场,这种不理会非穆斯林感受的措施难以接受。

 “他们(民联)把80%税收用来兴建英莎尼雅大学学院,造成许多基设未获维修及提升;為解决财务危机不惜大量砍伐树桐,引起环境学家担忧。”

黄祚信: 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相信是大马过去至今最大挑战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副组织秘书黄祚信促请大马政府在下月28日提呈国会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中,增加一笔拨款专门用来打击罪案和维护治安,包括在策略性地点加设闭路电视及增加民间志愿治安队的津贴,因為人民最关注的就是个人及家人的安全。

他说,与人民息息相关的治安问题,政府可以通过拨款给各地方政府,以便增加在市区及罪案黑区的监控闭路电视。

“在世界上许多先进大城市,如伦敦、北京和上海,都是通过闭路电视,达到防范罪案的效果。”

此外,他也建议,政府可以津贴睦邻计划组织,鼓励更多民间组织自组志愿巡逻队,让民间力量保卫家园。

“防范和打击罪案不应该只依赖警队,毕竟警方无法24小时只守在一个地点,因此民间力量将可发挥更大作用。”

他说,2013年的财政预算案相信是大马过去至今最大挑战及最重要的一份预算案,因為这份预算案将会决定国阵在下一届大选的胜算及国家如何面对来自外在,如世界经济及多国政治局势不稳定的艰鉅挑战!

“预算案中,為了显示政府关心及体恤人民,政府应该保持与今年一样的各项津贴和援助金,包括100令吉的学生津贴、200令吉购书券、500令吉援助金和560令吉德士司机的轮胎津贴等,因為面对当今百物上涨的情况,许多中下收入的人民,都已被生活开销压得喘不过气。”

他建议,政府也能通过减低个人所得税,调高个人、妻子及孩子扣税额度,增加更多扣税项目等,让人民拥有更多更强的消费能力,刺激国内经济活动。

黄冠文: 卡立应该接受挑战,為了州政府的信用、透明及人民的信心。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秘书黄冠文揶揄,雪州在民联执政的4年以来,已“荣升”成為全国最多问题的州属,从水灾、垃圾,到骨痛热症数据高踞不下,如今也面对水供和电供短缺的问题,除了雪州滤水站问题,万挠中区供电计划(CRA)课题至少也仍未解决。

 “民联雪州政府承诺会解决万挠中区供电计划,但迄今过了4年,我们还没有看到问题解决。”他说,悬而未决的万挠中区供电计划课题预料将会让雪州和吉隆坡地区,在今年底或明年初面对电流供应短缺的问题。

 “无论任何问题,民联雪州政府就只会把问题踢给中央政府,这样的民联并不适合继续当政府,只能当足球员!”他炮轰,其实许多都是州政府的问题,包括土地的征用是由州政府管辖,民联政府如果连这点也不明白,应该向雪州人民道歉后再下台。

针对达南课题,他也质疑為何雪州大臣卡立至今仍然沉默,也在近两个月后,仍没有起诉揭发此课题的马华,他怀疑民联确实是面对了“难言之隐”。

“為何达南交易课题上,雪州民主行动党的各位州行政议员也一样沉默,是否是他们有所隐瞒的事?或是他们只是州政府的橡皮图章?又或是他们全错,因此不敢出声?”

他说,雪州人民要的是答案,不是一直逃避。

他说,马华支持蔡智勇挑战与雪州大臣针对此事进行辩论,因為大臣才是正确的人,不应该把严肃的挑战当成废话。

“卡立应该接受挑战,為了州政府的信用、透明及人民的信心。但他没有这麼做,那人民只能一直等、一直等,并且看清楚民联无能怕事的真面目。”

他说,现任政府拥有明确发展方针,每年的经济成长率高达6%,是迈向高收入国的开始;反之,民联至今仍未向外公佈有利于国家的发展计划,所以国人在来届大选时必须叁思。

他指出,首相纳吉推出的经济转型计划并不是什么政治口号,我国在这两年裡的转变,大家有目共睹,国人每年平均收入从之前的2万6000令吉,提升至现今的3万令吉。

他说,在一项国际调查中,大马的竞争条件从第28名攀升至去年的21名,而利商环境也从23名攀升至去年的18名。

他也指出,近日多项执照申请手续逐渐迈向电子化,国家经济理事会也宣佈今年或明年废除400多项执照,另100多项执照可通过网上申请,减低官员贪污机会。

郑有文: 行动党应该为非穆斯林争取权益,而不是做伊斯兰党的帮凶。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行动党针对回教党已表明要坚决落实回教国和回教刑事法的作法,到今天仍在噤若寒蝉,似乎是在等待该课题“自行消失”,逃避和封口,这正是行动党一惯的作风。

“行动党自从在2008年的308大选后,在槟州和雪州等民联州获得官位,从高级行政议员丶行政议员,到市丶县议员和村长等,已经被官位和利益冲昏了,因此行动党根本不敢向回教党喊话,以免这些利人利益,一夜间失去。”

他炮轰,行党众人将会继续转移视线,在无法制衡回教党要执行回教刑事法的决心之际,以各种歪论来逃避谈及回教刑事法。

“若行动党有能力阻止伊斯兰或民联不执行回教刑事法,就不会认为马华炒作或以该刑法来恐吓人民。他们就是因为没有能力和胆量朝回教党喊话,只好在马华和华社面前扮威风。”

他说,作为民联一份子的行动党,已经和2009年替阵时期的行动党的理念渐行渐远,以前的行动党在伊斯兰党提出伊斯兰刑法时,立刻退出替阵;现在的行动党,在相同情况下则是静若寒蝉,不敢反抗。

“行动党领袖一直指责马华在还没发生的事情上制造争议和恐慌,甚至以不真实的言论来攻击民联尤其是民主行动党。但不要忘记,如果行动党协助回教党修改宪法,落实回教国和回教刑事法,那将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他说,行动党应该为非穆斯林争取权益,而不是做伊斯兰党的帮凶。

他说,回教党多位领袖最近已多次公开表明,该党将不理行动党的反对,执行伊刑法志在必行,同时落实回教国为该党的最终目标,包括该党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丶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丶登嘉楼青年团团长兼武吉巴容州议员诺韩沙等。

他炮轰,行动党不应该再逃避问题,向回教党大声地表明立场,并且警告对方不可以再提回教国和回教刑事法,就如马华的立场非常鲜明,即一旦国阵宣布执行伊刑法,将马上退出国阵。

高祥威:如果行动党要证明他们不赞同回教刑事法和回教国的理念,便应该学习卡巴星,敢敢讲出来!

(吉隆坡25日讯)马青雪州团长高祥威博士说,雪州民主行动党的领袖应该多多向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学习,如果反对回教刑事法,便敢敢讲出意见,而不是在回教党前做一套,在华社面前却说另外一套!

“除了卡巴星,全部行动党的领袖都对回教党又畏又惧,对于回教党三番四次说要落实回教刑事法和回教国,噤若寒蝉,担心得罪回教党。”

他说,行动党一众领袖至今不敢针对日前回教党主席哈迪阿旺接受一家华文报专访时,声称回教党不曾放弃成立回教国和回教刑事法的理念,作出回应。

“行动党甚到不敢提出自己的看法!可是,行动党却一直都在他们所举办的一些讲座上,因为没有回教党的成员,才敢向华社声称行动党不支持回教国!”

他炮轰说, 这已再一次显示出行动党以华制华的污浊手段!

他说,如果行动党要证明他们不赞同回教刑事法和回教国的理念,便应该学习卡巴星,敢敢讲出来!

“回教党多位领袖最近已多次公开表明,该党将不理行动党的反对,执行伊刑法志在必行,同时落实回教国为该党的最终目标,包括该党精神领袖拿督聂阿兹丶该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丶登嘉楼青年团团长兼武吉巴容州议员诺韩沙等。”

他炮轰,行动党不应该再逃避问题,向回教党大声地表明立场,并且警告对方不可以再提回教国和回教刑事法,就如马华的立场非常鲜明,即一旦国阵宣布执行伊刑法,将马上退出国阵。

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日前表示,不赞同伊斯兰刑事法比现有的法律好,因为前者要求毫无疑问(beyond any shadow of doubt)才能定罪,无助吓阻犯罪及不符公共利益。

“伊斯兰刑事法要求100%毫无疑问才能入罪。反观,如今只要‘排除合理的怀疑’(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例如强奸案,你要4名目击证人,但那近乎不可能。”

郑有文:民联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料,更没有能力去领导及管理雪州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雪州在民联政府的“高明”领导手法下,不但令到州内民生问题一箩箩,处处制水及水荒,巴生却一年发生两次大水灾,让雪州人民度过一个“史上最狼狈的开斋节”!

他促请,雪州大臣卡立和一众行政议员立即向雪州人民道歉,如果不是便即刻在来届大选前下台,因为雪州人民已对民联完全失去信心,甚至还有数个月便到的全国大选,也不想再忍耐等待下去了。

“民联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料,更没有能力去领导及管理雪州,他们就连简单的民生问题也解决不了,雪州的人民现在已经犹如生活在全国最落后的州属。”

他指出,过去4年内民联除了利用雪州的资源来为民联自己作宣传,也用雪州人民的血汗钱来付市议员由不到500令吉爆涨到1500令吉的津贴,根本没有做到任何事是真正为了人民而做的。

他说,今年3月,巴生首次发生百年大水灾,事发后,民联州政府没有做到任何协助灾黎的行动,只是用口来指责和推卸责任。

“如今,同样是巴生也同样发生大水灾,看来民联政府必需负上全责!”

他揶揄,当政府不是只是一直指责前朝政府和将责任推给中央政府,民生问题是地方政府和州政府的责任,如果连水灾和民生问题都解决不了,证明民联根本没有资格继续当州政府。

开斋节次日,雪州巴生双溪槟榔区发生突发水灾,这是该区42年来,首次面对严重水灾。

他炮轰,政府有许多钱,但未见出来解民困。

高祥威:政府设立高教基金,是要减轻家长负担,协助家境清寒,有志进入大学深造的学生完成大专教育,用心良苦

(吉隆坡15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兼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炮轰,民联為捞取选票,扬言一旦民联执政,将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贷款,许下贷款者无须摊还贷款的空头承诺,是不负责任及愚昧地;相反地,政府日前公布,去年4430名考获一等荣誉学位的优异生豁免缴还贷学金,总数1亿1623万令吉,才是坐言起行,以实际行动鼓励学生努力读书的最佳方法。

他说,截至今年6月30日,有1万3011名学生被豁免缴还贷款学,涉及款项高达3亿7000万令吉。

他说,该基金通过各种措施,包括接受每月50令吉缴还贷款、重组缴还期等,使70%借贷者还钱,这比直接取消欠债者的债务更加实际,对于那些已还贷款的人也公平。

“民联所许下的承诺不但不负责任,而且还深具误导性,因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所有申请贷款者在大学毕业后,都必须按时摊还贷款。否则,高达440亿令吉的贷款,由谁摊还?未来的大学生如何申请贷款深造? ”

他也说,政府设立高教基金,是要减轻家长负担,协助家境清寒,有志进入大学深造的学生完成大专教育,用心良苦。

因此,他不认同民联废除高教基金贷款的说法。反之,他促请贷款者按期摊还,让基金继续操作下去,以便未来有更多大学生受惠。

“成绩好者将贷款转為奖学金,可鼓励学生更加努力,争取好成绩,论功行赏,才是民主的表现。”

 “在全世界,只有大马政府提供1%低息贷款给国民接受大专教育,只要能够成功申请进入大学,又向高教部申请贷款者,高教部都会批準每年7000令吉贷款,显见政府非常注重国民教育。”

黄淑华:青少年应该通过参与课外活动或生活营认识新朋友,因為那能使他们透过交流以彼此瞭解,而真正结识成為朋友。

(吉隆坡1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教育局副主任黄淑华说,国内最近一而再发生不法之徒利用社交网站教唆青少年离家出走的案件,校方、教师、家长、父母和监护人都需提高警惕,包括多与家中子女沟通,避免他们因沉迷网络虚幻世界,而踏上不归路。

她建议,年长的一辈也应该為了子女和下一代,多接触互联网和社交网站,跟上时代的脚步,以便与青少年有共同的话题之餘,也掌握这些潜在的“武器”的性质。

“电脑社交网络的普遍及陷阱已经令為人父母者深感担忧,因一些父母不熟悉电脑网络科技,有者甚至一窍不通,完全无法得知孩子在电脑社交网络的动态,因此根本无法採取任何防范措施。”

她说,根据网络安全科技迈卡菲公司(McAfee)报告显示,70%的青少年会对父母隐瞒网络使用情况,这数据让人感到担忧。”

她说,更甚的是,一些父母更是缺少网络科技知识,不熟悉社交网络的操作,认為孩子利用网络寻找资料完成作业,殊不知孩子正慢慢步入不法之徒所设下的陷阱。

“父母在必要时可在电脑安装网络监控软体,限制上网活动,如Minor Monitor可监控脸书账户,过滤特定关键字并及时提醒家长。”

她指出,父母也应成為孩子的朋友,无论於网络还是现实生活中,时刻关注及留意孩子的情绪变化,给予适当的辅导,并向他们解说网络安全问题。此外,父母也应组织更多家庭活动,如旅游与聚会等,避免孩子长期单独沉迷於网络中。

她说,青少年通过网络结交新朋友是值得鼓励的,但不能排除某些网络上的用户是别有居心者,他们会设下圈套,利用青少年的单纯并引诱他们掉入陷阱,然后露出邪恶的一面為非作歹,包括骗财骗色。

“因此,我建议青少年应该通过参与课外活动或生活营认识新朋友,因為那能使他们透过交流以彼此瞭解,而真正结识成為朋友。”

高祥威:李宗伟不属于政府,也不属于任何人,他是马来西亚的

(吉隆坡7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兼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炮轰,雪州哥打阿南沙行动党州议员马诺哈兰的政治人物,為了个人政治宣传,不惜选择在全国人民最為团结的时刻,通过卑劣的政治语言批评為国家荣耀而奋战的运动员是属于“脑残”的行為,同时他也认為,这也再一次证明,民主行动党是真正的投机政党,无时无刻都在寻找廉价宣传!

他说,当全民都在為李宗伟欢呼,这已超越政治,这是全国人民的精神,想不到行动党的人却似乎只是活在自己的小圈圈裡,发表不知所谓的言论。

“运动员為国争光并不关係政治,世界上除了政治还有许多是值得关注的。”

他说,同一名行动党的领袖也曾发表过“一旦民联执政将更换国旗”的言论,如此没有知识的人士,他却可以继续当行动党重要的领袖,很明显行动党全体的素质有限。

“行动党似乎不想看到李宗伟的比赛期间,全民不分种族、不分你我,一起欢呼和喝采,这显示他们没有肚量,也不配当国家领袖。”

他说,李宗伟不属于政府,也不属于任何人,他是马来西亚的。

“各界尊重奥运精神,以单纯支持和珍惜国家运动员付出的心态,不要把个人议程及政党政治带入体育。”

他指出,虽然李宗伟在伦敦奥运会羽球男单决赛中以微分之差,错失金牌,但他在场上為国家奋战到底的精神,已令他成為全马2千8百万人的骄傲。

“李宗伟在较早前脚伤的情况下,克服伤患的隐忧,全力以赴的表现,已赢得各族群人民的心,足已让全民引以為荣。”

他也严厉谴责伊斯兰党诅咒大马国旗,指辉煌条纹為“不幸的条纹”,是对国家的叛逆。
“伊斯兰党霹靂州署理主席、武吉干当国会议员暨巴西班让州议员莫哈末尼查,日前在推特发表诅咒大马辉煌条纹的言论,是不智及愚蠢的。”

他说,尼查在其推特发表:“一诺千金”不幸的是今年的国庆是由国阵主办,没兴致挥动辉煌条文,不幸的条文,似乎是未经大脑的言论。

“民联领袖已经不止一次侮辱国旗,去年9月间,民主行动党雪州哥打阿南莎州议员马诺哈兰也曾面子书上口出狂言,发表「更换国旗论」。”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