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有文: 民联最爱说要“透明”,但是如今最不透明便是民联!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民联日前公布的“人民经济,国家兴荣”替代预算桉,根本就是《橙皮书》的翻版,只是想要趁着预算桉热潮“借尸还魂”,裡面重提多项华而不实的政策,这显示民联根本连说服的人民的诚意都没有!

他说,民联没有想过要落实裡面的任何政策,因为那些都只是甜蜜的诺言,甚至就是想要大捞选票的谎言。

“民联要表现出诚意,便应该在预算桉中一起公布民联的影子内阁阵容,因为人民更想知道,该预算桉会由谁来执行。”

他炮轰说,民联至今针对影子内阁的阵容还是没有定论,三党有三个阵容,各说各话,如果中央政策落入他们手中,三党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大乱,到时将会赔上全国人民的前途!

他指出,民联在各自执政的4州中,频频出现争权夺利的情况,如果是全国政权落入他们手中,将是一场灾难。

他揶揄,如果安华是民联影子首相,为何安华在许多重大决定前都要“拜见”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如果安华是首相,为何哈迪阿旺表明一旦民联执政,伊党将会修宪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时,安华不敢发声?

他说,民联至今也没有影子内阁阵容,相信是有许多难言之隐,包括担心让人民知道最终的首相及内阁成员,都是民联老大哥–伊斯兰党。

“民联最爱说要“透明”,但是如今最不透明便是民联!”

他指出,安华指出在国阵领导下,国内财政赤字达到4.7%,可是在民联拟定的一系列措施下,我国的赤字可以减少至3.5%,但是安华却提不出任何可以证明的真凭实据,如果只是靠把口来讲,小学生也可以当政府!

 他说,民联也声称在拟定替代预算桉时,参考了民联执政4州的经验,但是很明显民联的州,特别是吉打、吉兰丹和雪州,过去4年以来都是一蹋煳涂的。

“雪州因为水供问题、垃圾问题和民生问题,令到民不僚生,外资都纷纷撤出雪州,令到雪州如今已接近成为全国最落后的州属!”

Advertisements

黄祚信:人民是要一个有担当、有能力和有口齿的政府!

(吉隆坡28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揶揄,民联在2013年替代财政预算桉中,声称每月补贴550令吉援助金给贫寒家庭的说法,听起来相当“美丽”,但是做起来却是根本不可能,很明显民联的替代财政预算桉,与过去一惯的各种计划,都纯属谎言!

“民联领袖请不要再当人民是3岁小孩子,人们要的是真正可以落实的计划,而不是空口诺言;如果民联每个月要派550令吉,请问这笔钱是从哪裡来?”

他说,民联领袖根本是低估了人民的智慧,以为左右派钱便可以捞取选票,但是人民是要一个有担当、有能力和有口齿的政府。

他指出,协助不幸家庭是每个人民的责任,但是却要有系统地控制和监督,否则将会导至大马犹如 一些欧洲国家一般,面临经济崩塌,甚至是破产的下场。

他说,特别是华社,因为国家主要的税收都是来自华社,如果政府要补贴援助金给贫穷家庭,这笔钱肯定是来自华社,这到底公不公平?

他说,一个家庭每个月550令吉,一年一个家庭可获6600令吉,对于国家来说,这是一笔很大的负担,甚至足以拖垮经济,因此这都证明了民联只是都在说谎。

“经济预算桉应该是实事求是的,同时,要当政府的更应该是一个有实践能力的,如果有如雪州民联政府般,执政雪州4年以来,只会一直将雪州人民的钱,用来资助民联的各种活动,骑劫了雪州人民的资源,民联是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管理政府。”

他也说,民联执政雪州以来,雪州巴生、加影到沙登,已先后发生数十年以来首次的严重大水灾,垃圾处理的问题,也在民联的手上,一直无法解决,造成州内卫生问题严重。

“我请问民联,你们到底做了什麽?”

他指出,反观政府在过去短短3年多以来,在首相纳吉的领导下,多项坐言起行的政策和计划,如今都已看到了效果,也让人民受惠。

他指出,政府转型计划、经济转型计划是不是空头支票,每名人民都可以亲自评估,这才是大马需要的政府,以确保大马在未来7年内,搭上先进高收入国的目标。

黄冠文:雪州2014年后便会面对水荒的说法,绝非危言耸听!

(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揶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不会扮会”和打肿脸皮充胖子,企图以“雪州内水源充足”谎言继续瞒骗人民,甚至为了个人利益而典当雪州人民的福祉!

他说,专家已表明指雪州2014年后便会面对水荒的说法,绝非危言耸听,因各数据都已证明这是事实;但是遗憾的是,身为行政议员的刘天球,为了本身利益,即目前的官职,却一直以骗话来掩饰。

他说,日前的报告指雪兰莪州内共有34个滤水站,在水供问题上,这些滤水站比各水坝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至少有5个滤水站需要24小时不停操作。

“由于这些滤水站使用超出负荷,可能面临随时瘫痪的风险,中央政府必须拥有应急计划,这项应急计划让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公司去执行。目前雪州的水供问题,主要是来自这些滤水站供应不足,并已达到危急的地步。一些滤水站的储水量,只达「危险」的1.8%。”

他指出,中央政府建议推行第二冷岳河滤水站计划,以在2014年化解雪州、吉隆坡及布城水供不足的问题。

“中央政府不曾以以水供课题来恐吓雪州政府和子民;反之是雪州政府试图雪州水供问题政治化,来捞取宣传,却无视未来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

他说,刘天球一而再指雪州政府从来没有说要取消冷岳2滤水厂计划,只是希望把冷岳2计划与雪州水供公司重组计划放在一起讨论,成为一个配套方桉,这是无知及很明显,刘天球正在“不会扮会”,因为公司重组是商业计划,冷岳2计划却是一项建设工程及为人民未来的计划,二者根本不可能溷为一谈。

他也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将作为雪州政府关于水供课题发言人之一的刘天球,发出封口令给刘天球,因为刘天球对于商业与水供问题都分办不出来,是没有资格谈论雪州水供问题,以免误导了人民。

“刘天球在针对雪州水供问题解释,企图大臣掩饰无能的事实前,应该先针对为何巴生、蒲种这些地区的非法按摩中心、非法赌博中心,几乎是每10间店舖便有3间这个情况作出解释。”

他说,雪州在民联管辖下,加上刘天球掌管地方政府后,雪州已成风化州,因为色情架步、赌博中心等等,到处林立,雪州政府却视之而不见。

高祥威:如今邹寿汉的作法,却会让董总成了名符其实的“华教杀手”。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兼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抨击,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坚持不让关丹中华独中生报考统考的作法,已辜负华教先贤成立董总的原意,并希望他收回自己所作出的言论,以免典当了董总的尊严。

“董总向来在华教拥有受尊敬的地位,是因为它为华教付出,让华教在大马得以传承,但是如今邹寿汉的作法,却会让董总成了名符其实的“华教杀手”,阻碍独中继续在我国发展。”

他说,关丹独中事件应该照着独中筹办委员会的立场,逐步去落实,并且让独中建出来后,以行动证明关丹独中并不是有心人士口中所说的“变种独中”。

他炮轰说,甚至教育部也未曾阻止独中生报告大马教育文凭,为何董总有权力禁止关丹独中报考统考?这很明显是有人企图利 用关丹独中事件,打击华教!

他说,教育部发出的批文已阐明,准许关丹独中学生报考任何其他考试,这意味着该校可以目前任何一所採用双轨制的独中相同的模式办校。

 他说,邹寿汉此举若成为先例,预料将成为政府或教育局在未来禁批独中建设的强大理由,导致国内各区开设全新独中,成为历史。

 他说,他向来都敬佩董总在华教发展上的功绩与贡献,但是却强烈反对叶新田侮辱捐款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更不能认同邹寿汉“非独中不准考统考”的立场。

“叶新田及邹寿汉早前各项扼杀华教的言论,已是让亲者痛、仇者快,所以热爱华教的华裔同胞,应认清楚谁才是独中的杀手。”

 他认为,叶邹应倾全力确保关丹独中顺利开办,并且以目前60所独中採取的双轨制度办学,而不是隔空喊话,溷淆民众,造成关丹独中及华教发展的工作停滞不前。

李万行:垃圾问题所引发的后果狠严重,包括造成排水系统阻塞、引发闪电水灾、卫生问题恶劣、传染病病情严重等,人民就如活在水深火热中。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要求雪州政府解释及调查有关雪州政府子公司达鲁依山集团(KDEB)向中国公司购买的垃圾压缩车被爆停產的事件来龙去脉,不要将雪州的垃圾处理问题一拖再拖,因为人民的卫生与健康,不应继续遭民联政忽略!

他说,垃圾处理的问题已不是一朝一夕的问题,而是在民联执政后便发生的,这也显示民联对于管理州政府根本就是力不从心。

“人民都不明白,為何民联政府要在还没有找好最佳的替代方案后,才撤换原本的承包商?难道处理人民所面对垃圾的问题,是不重要的吗?”

他炮轰,更严重的是,民联政府重新委任的垃圾处理承包商,都是没有经验,甚至是没有配备和器材的“全裸”承包商!

“雪州民联政府是通过什麼方法招标和遴选?為何没有器材的人会中选?而且在中标后才来指本身没有器材,要由雪州政府提供器材,包括价值不菲的垃圾车,这是什么道理?”

他认为,处理地方政府事务的行动党行政议员刘天球应该就此事负责,而不是一直在躲避问题;甚至大臣卡立针对此事也没有任何反应,造成雪州成为全国最大笑话,更被封上“垃圾州”的臭名!

“垃圾问题所引发的后果狠严重,包括造成排水系统阻塞、引发闪电水灾、卫生问题恶劣、传染病病情严重等,人民就如活在水深火热中。”

雪州政府日前秀露,将重新研究购买第二批50辆压缩车的决定,但随着中国厂停止生產供给州政府的压缩车,达鲁依山集团会否选择采用其他品牌的压缩车取代,由达鲁依山集团决定,州政府不干涉。

州政府向中国订购这款垃圾车是在去年6月向中国订购,以準备在去年8月正式接管处理固体垃圾服务。如今,爆出中国厂方已停產这款垃圾车后,州政府将重新考虑订购第二批50辆垃圾车的决定。

据了解,雪州政府是向中国的分销商订购50辆垃圾车,间中并没有向垃圾车生產公司接洽。

廖润强:冷岳2滤水站计划是最好解决雪州水供危机的计划,因此中央政府将会义无反顾地去做,最重要的是人民,而不是到了没有水的时候,苦了人民

(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副主席拿督廖润强炮轰雪州民联政府,在处理雪州水供问题上,故意将雪州水供公司的重组计划与冷岳2滤水站的事件混为一谈,企图用此转移人民的视线和问题的焦点,掩饰州政府的无能。

他说,雪州民联政府宣称水供问题是雪州水供公司所引发的问题,更谎称冷岳2滤水站计划不能进行,是因雪州水供公司尚未重新重组计划,这都是指鹿为马的行为。

“公司重组计划是买家与卖家问题,这是普通的商业常识,如果大臣卡立身为企业家,也不知道接管公司的程序,这便再一次证明民联领袖,在面对问题时最爱“装疯作傻”的事实!”

他说,中央政府已表明雪州水供公司的重组计划将会进行,但是公司重组需要时间,而滤水站是当务之急,不可以再拖下去,否则在未来几年,雪州人民将会面对严重水荒,人民的生活将会是苦不堪言,而且外资也会因此而撤离!最重要是前者与后者都是两回事,但雪州民联政府却混为一谈。

他挑战,雪州大臣卡立若无法解决雪州水供课题,就应辞职,不必再当大臣,因为他与他民联的团队根本没有资格再管理雪州政府,卡立日前也宣称本月内会解决接管雪州水供公司的问题,所以雪州人民都已在等待卡立的证明。

“我希望卡立不要再愚弄人民,不要再欺骗人民。”

他说,水供问题和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短视的公正党与民联领袖,只会看到眼前对他们私人有利的事务,对雪州人民未来10年,包括最重要的水供,却都未具高瞻远瞩。

“国阵中央政府并没有因为雪州是民联的州属便置雪州于不理,反之懂得设想未来10年的水供问题;而民联一直都只是靠口来说出许多甜言蜜语,以为只需发表10分钟言论,就能立即解决全部问题。”

 他认同,中央政府在雪州水供问题有了决定,并且无视雪州民联政府同意或反对,中央政府会坚持按照决定採取行动,这是为了确保人民福祉,但如果依照雪州民联政府的说法,什么发展都不用做了。

他指出,专家和学者都已表明,冷岳2滤水站计划是最好解决雪州水供危机的计划,因此中央政府将会义无反顾地去做,最重要的是人民,而不是到了没有水的时候,苦了人民。

黄冠文: 身為州政府的民联不为人民解决民生问题,反而将人民的资源都花在民联的活动上!

(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炮轰,雪州民联声称不要与全国大选同步进行州选,是因为民联企图骑劫雪州的资源,以便供应及作为民联全国竞选的费用!

“民联将雪州人民的血汗钱花在他们的党的活动上已是屡见不鲜的事实,包括他们可以花数千万令吉,只為替民联的领袖作宣传,但是这些领袖都对雪州没有任何贡献的!”

他炮轰,雪州自从在民联执政后,民生问题一箩箩,但是民联的州政府却将问题全部视之而不见。

他说,包括水供问题、水灾问题、垃圾问题、传染病问题、发展问题等,民联都未有策略来面对,却将所有资源和心机都花在如何替民联宣传。

“雪州过去1年内,在加影、巴生、沙登和安邦等地,发生恐怖的大水灾,雪州政府没有為水灾负上责任,只是将问题推给前朝甚至指天灾,也不曾看见政府协助灾黎,包括捐款和赔偿。”

他指出,至于垃圾问题也是造成雪州几乎遭垃圾埋没,也因為垃圾问题造成雪州的卫生问题非常不堪,各种传染病包括骨痛热症都是高居不下。

“身為州政府的民联不为人民解决民生问题,反而将人民的资源都花在民联的活动上,甚至在刚过的国庆日庆典,也将它举办成民联的政治活动,已很明显证明民联“硬摆”着雪州政权的企图。”

他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出示雪州的财务报告,一一将什么钱是花在解决民生问题上,及什么钱是被花在民联的身上都列出来,让人民亲自分辩,到底民联是一个怎样的政府。

“民联已花了数千万令吉在宣传民联的工作上,為何这数千万令吉不可以用来拨款给受水灾困扰的灾黎?为何这些钱没有用来舛解决垃圾问题?”

高祥威:人民应该明白,教育应该是超越政治的,并且认为多元语文是大马的特色与强项,不只是要学国英语,国人还需要掌握其他语文。

(吉隆坡14日讯)马青雪兰莪州团长高祥威博士说,随着 《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已推介,各界特别是华教组织和团体,应该在接下来的时间,积极提供意见,以便让该报告的最后版本更加完善地概括各个领域和重点。

他说,《教育发展大蓝图》 于9月11日推介,这份报告是经过国家和国际教育专家的分析、对话、检讨及研究而成,涉及者包括部门、教师、校方领导和家长,部门也进行全国对话会,收集超过1万2千人的意见和回馈。

他认同,初步报告阐明,将维持大马目前採用的教育体系结构,尤其是使用华语或淡米尔语为教学媒介语的国民型学校,即家长可自行决定把孩子送到国民学校,还是国民型学校接受教育;结束小学教育后,来自各源流学校的所有学生将在进入国民中学时一起求学,这显示华教在未来依然是国家的主流教育之一。

“人民应该明白,教育应该是超越政治的,并且认为多元语文是大马的特色与强项,不只是要学国英语,国人还需要掌握其他语文。”

“这次的检讨是超越政治的,但政府也应该尽力满足每个人的需求,只要对国家前途有正面影响的,人民都应该支持,并把政治撇在一边。”

他希望,这份报告书将会是比过往更好的教育报告,所採取的行动与措施更有焦点,全民将会对我国未来的教育有更清楚的方向。

“国人不应该停留在40、50或60年代,世界是一直在进步的,我们必须前进,不要有任何历史的包袱,我国有多元的国立和私立中小学作为学生的升学选择,因为这都是历史的产物,而且不同源流的学校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

他也促请教师,特别是华小教师需针对报告中的细节,如“华小生的国语水平需与国小生相等”发表建设性意见,看看此要求是否会加重华小生的负担,而导致学生对学习失去兴趣,影响其未来发展。

黄冠文:要求雪州大臣卡立解释,為何民联把控制雪州水供公司看作比替人民解决水供危机更重要?

(吉隆坡1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炮轰,民联雪州政府至今仍不愿发出工程动工批準给冷岳2滤水站,故意拖延这项解决巴生河流域水供危机的应对措施,是罔顾民生利益,刻意与中央政府对立,从中捞取政治本钱的的自私自利行為!

他说,民联雪州政府故意将雪州水供公司(Syabas)的管理权,牵涉进去冷岳2滤水站的工程,也是企图混淆人民,指鹿為马的作法。

“不管雪州水供公司重组与否,冷岳2滤水站还是解决2016年大水荒的重要措施,為何雪州要将一项商业的动作,与水供问题混為一谈?”他也要求雪州大臣卡立解释,為何民联把控制雪州水供公司看作比替人民解决水供危机更重要?

“目前,雪州、吉隆坡和布城只是依靠雪兰莪河、冷岳河和士毛月河提供近100%的水供,3地每天用水量也只是刚刚好足够,如果3条河流及目前的滤水站面对任何无法预测的问题,包括污染和故障,3个地点的人民的生活将会遭受打击,苦不堪言。”

他说,中央政府凭着以民為本的理念,预先掌握未来可能发生的危机,也没有计较是由谁执政的州属,建立冷岳2滤水站,并且由彭亨河引入大量的水源,可是却遭到雪州民联政府刻意的百般阻挠。

他也炮轰,民联雪州政府為了捞取宣传和煽动人民情绪,还硬扯入诬指彭亨河遭山埃污染,一旦引入雪州将会危害雪州人民健康的说法。

“根据地理环境,武吉公满的地势与被引来冷岳2滤水站的水流方向是根本不会连接的。因此,雪州民联政府任由州内因严重所导致的河流污染持续发生,可是又刻意把毫无关联的武吉公满的水流牵扯进来,意图散播指鹿为马的误导性言论。所以,人民应该看清民联把雪州水供课题视为政治宣传筹码的真面目。”

他表示,该滤水站计划非常迫切和重要,且势在必行,不能因為雪州政府否决而喊停。為了人民的利益,不管任何情况下,该滤水站计划都会推行。这项计划的工程预计会在3年内完成。

他说,雪兰莪州内共有34个滤水站,在水供问题上,这些滤水站比各水坝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目前至少有5个滤水站需要24小时不停操作。

“由於这些滤水站使用超出负荷,可能面临随时瘫痪的风险,中央政府必须拥有应急计划,这项应急计划让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公司去执行。”

目前雪州的水供问题,主要是来自这些滤水站供应不足,并已达到危急的地步。他表示,一些滤水站的储水量,只达“危险”的1.8%。

郑有文:卡立自称自己是一名企业家,可是一间收费的大学,他都可以做到一团糟,连亏3年,到底他有什麼可以做?

(吉隆坡1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雪州工业大学财务管理不当,从2009年起连续3年出现亏损,已显示民联雪州政府连一间大学都管理不了,根本没有能力管理一个政府!

“雪州大臣卡立自称自己是一名企业家,可是一间收费的大学,他都可以做到一团糟,连亏3年,到底他有什麼可以做?”

他指出,民联雪州还一度声称可以提供学生免费教育,但是过去3年他们是以收费方式来经营该大学,竟会做到亏损,这是无法让人接受的。

“民联在执政雪州过后,一直骑劫雪州的资源,以属于雪州人民的雪州政府的金钱,花在民联的身上,包括為安华、卡立等人进行个人宣传。”

他说,卡立於9月2日发表雪州工业大学并没有亏损,且允诺会在8月杪公佈财务报告,惟迄今仍不见卡立公佈任何数据,有企图隐瞒该大学亏损一事之嫌。

“2011年雪州工业大学财务报告,该大学在2008年仍有盈额,但民联政府执政雪州后,从2009年起至2011年,该大学已亏损5千400万令吉。”

他说,雪州大学在2009年的亏损约1千200万令吉、2010年亏损300万令吉,到了2011年亏损增至3千900万令吉。

“贪生怕死的大臣和一眾行政议员,至今天也不敢公佈财务报告,是因為怕人民知道民联州政府连一所大学都管理不当,又岂能管理雪州的事务!”

他继续炮轰说,雪州工业大学是由雪州政府所管辖,同时雪州州务大臣卡立也是该大学的董事主席,雪州政府绝对有权利要求雪州工业大学今后豁免学费,但是他们不但没有办法提供免费教育,就连营运也有很大的问题。

“假如民联雪州政府连在本身所管辖的区区1间大学内,都没有办法落实本身的政治主张,民联又如何取信於民,会有能力让全国的高等学府都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措施?”

他炮轰说,民联最会用诡辩的方式来转移焦点,已暴露出民联的政治承诺不可靠的一面,因為民联乱开政治支票,却没有履行责任的不良记录很多。

“如果民联已经执政雪州4年,都没有办法落实以前的承诺,如今又夸口要落实免费的高等教育制度,可是却没有办法从州政府所管辖的区区1所大学开始做起,恐怕又是另一个捞取选票的伎俩。”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