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有文:应该多的不多丶不该多的就到处都是!

IMG_8474(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随着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抨击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日前在州议会上指自2006年後,雪州政府已冻结发出执照给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言论不实,企图欺骗社会大众,这已显示刘天球已没有资格再当人民代议士,并促请刘天球立刻下台,人民已没有耐心等到大选,才将他“踢”下!

他说,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在过去4年政绩差强人意,各地方政府表现犹如一盘散沙,巴生丶无拉港丶加影等区的民生问题一大堆,垃圾处处,足以证明刘天球根本没有做事。

“刘天球当行政议员后,雪州‘应该多的不多丶不该多的就到处都是”,除了垃圾丶水灾,也包括赌博网座和色情按摩院。”

但是,他说,刘天球到底做什麽?除了在州议会上继续撒谎丶讲骗话,就是一事无成。

“刘天球以为人民都是瞎子,人民的眼睛看不到几乎每个商业区都是赌博网座和色情安摩院,荼毒青少年丶大刮劳工的血汗钱和破坏家庭。”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雪州各地方如今逢雨成灾,刘天球有做过什麽吗?刘天球只是一直在将问题推给前朝。

他促请刘天球不要再睡觉和只顾着出席神庙的活动,并且挑战刘天球联同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丶警方及市议会官员一同到非法经营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学习”一下现实的世界的情况。

他说,大马防止罪案醒觉组织主席沙哈鲁丁较早到蒲种一带巡视时,发现当地约有100家按摩院。虽然一些店家注明只做脚底按摩,但楼上辟小房间,进行不道德交易。

“这些按摩院皆聘请外籍员工,包括来自中国丶缅甸等,当官方与警方联系,要求采取执法行动时,该名官员表示这些店有经营执照,执法当局难以采取行动。问题出现在哪里?就是刘天球身上!”

他说,民联对外宣称雪州的按摩院丶公共娱乐中心和网咖的执照是由前朝政府发出,按摩院及SPA中心有571间,而娱乐场所则有775间,但是只是一个地区的便达500间的情况下,如何全雪州只是几百间?到底是刘天球讲骗话,还是人民看错?

他说,这些新开张的按摩院是在民联在雪州掌权後才获得执照。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应指示地方当局对违例的店家展开突击行动。

“甚至是白沙罗一带有钢管舞;一些店表面上经营传统按摩,但实际上是卖淫之地,请问刘天球懂吗?”

Advertisements

黄淑华:一直爱玩弄课题及煽动人民的情绪,扭曲事实,令人民对政府不满

黄淑华(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教育局副主任黄淑华说,华总丶教总及全国校长职工会会见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两小时提呈全国七大华团针对教育部《2013-2025年教育发展蓝图初步报告》的看法和建议后,慕尤丁基本上同意维持一年的中学预备班,以让马来文能力不达标的华淡小学生能够在一年时间内提升其马来文,以顺利衔接中学的课程,显示出政府的开明与包容。

她说,政府拥有足够的管道让人民表达心声与意见,可是民联的领袖却一直爱玩弄课题及煽动人民的情绪,扭曲事实,令人民对政府不满。

其实在首相纳吉的领导下,通过各项转型计划及改革,国阵政府已变得更开明更民主。反观常把"民主"这两个字挂在嘴边的民联领袖却倒退以"一言堂"。

她说,特别是行动党,针对与“林氏父子”等人主流派不同的声音,他们一律不给机会别人发言,便是最好的例子。

“一旦他们面对不满的声音时,他们除了会强权打压,还会制止其他人发言,甚至行动党主席卡巴星也会遭打压。”

也是直落拿督选区协调官的黄淑华说,马来西亚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我们要更加成熟去对待课题,在异中求同才是让国家迈进的动力。

黄冠文:墙头草,随风摇摆!

(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揶揄,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因担心自己的首长职,会因为伊斯兰党在民联州属慢慢落实伊斯兰刑事法而受威胁,而再一次显示出奴隶的性格,站出来替伊斯兰党和伊斯兰刑事法“护航”,看在人民里实属大笑话!

他说,人民在经历过各种事实后,包括雪州禁建新电影院丶电影院要男女分开丶宴会上男女也不可以同坐,和最近的女子替男子理发被发罚单事件,已看清楚了一旦国内落实伊斯兰刑事法,首当其冲必定是华社。

“如今,林冠英‘自动自发’先发文告替伊斯兰党讲尽好话,看来一旦伊党落实伊法,林冠英必会是第一个举脚赞同的行动党领袖。”

他炮轰,行动党一众领袖平时最爱发文告丶开记者会,可是针对理发厅事件,全部竟都是噤若寒蝉,又聋又哑。

他说,行动党不替华社和非穆斯林讲话,静静呆着还好,因为人民都已认同行动党为了自己在民联州属的官职,而忍辱偷生;但如今林冠英竟然还来企图说服华社乖乖接受,这真的是让人难忍!

他说,根据林冠英的文告:“民主行动党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说,伊斯兰党重申伊斯兰律法不会实施在非穆斯林身上,这将更加坚定民联所许下迈向全民正义的承诺,而伊党也继续开明的坚持宗教自由的理念”,已显示林冠英已为行动党带头,接受伊斯兰刑事法。

黄冠文说,过去行动党在一众创党元老的手上时,针对不满即表现强硬风格,让不少人佩服;可是如今一众行动党的领袖,都被眼前的利益所冲昏,除了党主席卡巴星仍有立场,其他行动党的领袖,都成了墙头草,随风摇摆。

他挑战雪州行动党,针对丹州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已严重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采取强硬的行动,包括退出民联,以便捍卫华社尊严,否则就代表,行动党上上下下都犹如林冠英一般奴性难改。

黄祚信:一个国家政局不稳定,首当其冲的必是国家经济,到时全国必会落后,人民也必会受苦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人民应该看清楚,民联至今尚未有能力成立一个团结的队伍,以在同一个旗帜下面对来届大选,他们将来又有何能力管理国家呢?

“甚至只是首相的人选,民联3党还在一直在争论不休,如果国家政权落入这些人手中,大马必将混乱一片,到时遭殃的只有人民。”

他说,民联是不是可以像国阵一样管理多元种族的国家?尽管反对党已成立民联政党,但却没有在其阵容内设定谁是主席丶谁是副主席等,诸如此类的职位,为什麽这种情况会出现?因为他们都是为了私利而做!

他说,伊斯兰党代表大会上,伊党“话事人”,即该党长老会建议该党主席哈迪阿旺,一旦民联在来届大选执政,出任首相,领导国家,他们也不能接受安华当首相;只是行动党为了捞取华人选票,一直在指鹿为马。

黄祚信说,安华(公正党)丶哈迪阿旺(伊斯兰党)及林冠英(行动党),到底谁做首相?令人感到混淆。

“我看不出他们有何希望会在来届大选中赢得执政权,而且就算好运取得,大马必将遭殃。”

他说,一个国家政局不稳定,首当其冲的必是国家经济,到时全国必会落后,人民也必会受苦。

他指出,国阵的方向很清楚,在首相纳吉的领导下,通过各项政府丶政治和经济型计划,让国家发展突飞猛进,并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

黄冠文:丑态全出,这证明民联根本没有能力当政府!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黄冠文州议员说,随着雪州民联政府继早前因为免费水供计划而遭民众起诉後,日前又有一批为数共2020人的单亲妈妈正式入禀法庭起诉雪州政府和雪州州务大臣卡立,控诉他没有落实308大选时许下,将给州内单亲妈妈提供100令吉援助金的奉承,已显示民联如今已公信力全无!

他说,民联只担任一届的政府便已丑态全出,这证明民联根本没有能力当政府。

他也请人民看清楚民联领袖的真面目,不要再被他们的谎言蒙骗。

他说,该批单亲妈妈已向雪州民联政府和大臣追讨高达1千090万令吉的相关赔偿,这证明民联政府讲话不算数。

“大约50名单亲妈妈的代表当天赶到莎阿南法庭大厦聆听这宗庭讯。雪州单亲妈妈协会主席莫提妮认为政党应该只许下有信心和有能力实现的承诺;很明显,民联并不是有责任心的政府。”

他说,特别是行动党,每次在捞选票时都会许下很多美丽的诺言,但是在执行方面却无能为力。

“包括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他们可以有很美丽的话来骗华社,指他们可以制止伊斯兰党落实伊法,但是很明显,他们在骗人骗已。”

黄冠文说,伊斯兰党大会上,代表们先是强烈表明一旦民联执政,将落实伊法;也表明行动党根本不曾反对,这已证明行动党在说大话。

“针对谁是民联影子首相,行动党说是安华,但是伊斯兰党是要该党主席哈迪阿旺。”

更甚的是,行动党可以说伊斯兰刑事法不会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但是最新的事件是在丹州,竟连华人的理发店也因为华裔女理发师替异性剪头发而被发传票。

“既然行动党是伊党的民联盟友,我希望行动党能针对以上事件作出解释”。

郑有文:断肢法只会实施在穆斯林身上是幼稚天真的想法!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揶揄,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刘天球,在雪州议会上指地方政府一旦发现州内酒店业者涉及不法活动,他们将不“手软”,会马上撤销涉及者营业执照的说法,只是“说者乐丶听者爽”的作法,因为雪州在民联的管辖下,色情按摩院林立,却都不曾见刘天球有任何行动!

“雪州大臣卡立也一直只躲在办公室,他与刘天球对于雪州各主要商业地区‘三步一赌丶两步一色’ 的情况,都充耳不闻,如今竟还大言不愧,声称会严打违规业者,根本就是在消费人民。”

他挑战刘天球出示雪州各地方政府的执法纪录,看看他们由始至终到底做过什麽,还是在刘天球的“英明”领导下,是不是只看不做。

“如果刘天球连州内的赌博网座丶色情按摩院都管不了,根本不用再谈廉价酒店。这只是另一项增加州政府收入,却造成民间伤风化活动,越来越严重的另一因素。”

他说,更甚的是,当州政府的收入增加,得益的却不曾是雪州人民,而是民联得益,因为雪州政府通过骑劫的方式,将雪州人民的资产占为己有,以雪州政府的资源来为民联宣传。

他说,只是今年的国庆期间,大臣卡立竟邀请民联领袖安华作为主宾,而不是苏丹,便可应证这一切。

他也炮轰行动党,指伊斯兰党已经表明从未放弃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来管理国家,如果民联有机会执政,届时民主行动党要反对,也无法阻止这政治议程。

郑有文说,除了饮食上的禁例,在任何场合男女必须分开,餐馆穆斯林女工没有穿上长袖上衣,华人老板受处罚,男女美发师不准为异性顾客服务等实例,已经证明断肢法只会实施在穆斯林身上是幼稚天真的想法。

他说,选择以神权为治国理念的政党来管理国家,将会把国家的政经文教推向一个死角,无疑是亲手断送国人以及下一代的前途,因此在即将来临的大选中,要慎重考量手中一票应该投给哪一方。

高祥威:为了向雪州人民有所交代,一直在“演戏”给人民看?

(吉隆坡23日讯)马青雪州州团长高祥威博士针对雪州政府日前在州议会公布的雪州水供工业重组白皮书提出3大疑点:

1. 水供工业重组涉及4家公司,分别是雪州水供公司(Syabas)、Konsortium Abass私人有限公司、雪州水务控股(SPLASH)及商业高峰(Puncak Niaga);除了商业高峰外,雪州政府分别通过雪州柏朗桑(KPS)及雪州政府投資臂膀雪州集團(KDEB)分别拥有了雪州水供公司30%、Abass 90%及雪州水务控股30%的股份,但是从民联政府2008年执政以来,曾经三度提出收购价格均被4家公司拒绝,到底哪一方面出现问题?整个收购案疑点重重,到底是价格低于市场?雪州政府是否有任何代表在上述的公司?还是所谓的“收购并重组雪州水供工业”计划,只是一个政治伎俩,甚至为了向雪州人民有所交代,一直在“演戏”给人民看?无论如何,雪州政府的白皮书一直并没有清楚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

2. 白皮书里不排除第二冷岳河滤水站工程,但是,从今年3月开始,包括刘天球、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及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在内的民联领袖,通过媒体以强硬态度不断否决第二冷岳河滤水站工程。所以,白皮书和民联领袖之前的言论所产生的矛盾,说明了雪州政府在处理水供危机有耍官腔之嫌,而且由始至终并没有向人民清楚的交代。

3. 其实,雪州前朝政府已经发现雪州或许会面对水供危机,所以才建议第二冷岳河滤水站工程,白皮书里也提及雪州的水供危机。但是,雪州政府却一直通过媒体放话,刘天球之前也否认雪州会面对水源不足的问题。无论如何,两者之间的矛盾点,雪州政府要如何解释?还是雪州政府是“为反对而反对”或罔顾人民利益,一味拒绝前朝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建议?

另一方面,针对阿兹敏阿里日前在雪州议会辩论环节所提起的水供课题,包括无效益水(NRW)等问题,在去年的州议会也一样辩论相同的议题,而且之前也同样提出数项建议,但是至今问题还是没有被解决。所以,阿兹敏阿里不应该浪费大家时间在同样地点辩论相同议题,反而应该针对大臣在水供课题的管理不当,代人民向大臣提出质疑。

最后,高祥威认为,雪州政府如果诚心要解决水供问题,应该在水供工业重组白皮书里,针对上述4间水供相关公司提出实际性的建议,而不是耍政治伎俩在愚弄雪州人民。

郑有文:投机政客,讲话模棱两可丶似是而非!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博士说,针对“黑风洞附近引起争议的29层高公寓计划”风波,行动党哥打阿南沙区州议员马诺哈兰挑战同样来自行动党的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若他无法停止有关计划需引咎辞职,已显示行动党不但党内因为权力斗争而出现分歧,他们更已把雪州议会当作是行动党的“战场”!

他说,行动党一众领袖为了私利和党内派系斗争,无理人民的利益和福祉,只是为了自己的“好处”而争。

“黑风洞附近引起争议的29层高公寓计划是关系到印裔社群的福利与国内兴都教徒的宗教尊严,不可以被视作只是行动党内两人的斗争,最重要是无论这2名自私的议员最终是否存在,该计划都是不可以被落实的。”

他说,首相也已答应并且许下承诺,一旦国阵重新夺回雪州政权,该项计划必定会终止,这才是全民领袖所应该说的话,而不是犹如刘天球这种投机政客,讲话模棱两可丶似是而非。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的郑有文指出, 现在并不是调查与否的问题,而是这项计划必需先终止才来追究谁负责,刘天球到目前还在讲着要成立专案小组调查,似乎是“还在梦中”!

他指出,首相纳吉日前说,无论是国阵或民联执政,雪州政府都必须取消黑风洞兴都庙旁的29层公寓计划,一切损失由州政府承担。

“纳吉在内阁会议上指出,这是为了保护人民利益,贯彻“以民为本”的施政理念而做的决定;若国阵能在来届大选重新夺回雪州政权,则一定会取消该公寓计划,并由州政府承担所有赔偿费用。”

他说,纳吉日前在屠妖节造访黑风洞兴都庙时,已宣布将在来届大选重新执政雪州後,即时取消当地的公寓发展计划,以免黑风洞周遭环境受到威胁,毕竟当地是国内外兴都教徒的圣地,必须加以保护。

“由於黑风洞兴都庙旁兴建29层高的公寓计划引起兴都庙委员会的不满和国大党的大力反对,因此士拉央市议会已向有关计划发出暂时停工令,可是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刘天球,现在做了些什麽?我们真的看不到 。”

行动党哥打阿南沙区州议员马诺哈兰日前在雪州议会内挑战刘天球,若他无法停止有关计划,他是否会引咎辞职。

他说:“黑风洞是国家遗产。明显的,人们不想看到在黑风洞附近兴建有关计划或其他的计划。”

他在提出附加问题时说:“有鉴於此,若有关计划没有被取消,你是否会辞职?”

刘天球在回答时表示,辞职的问题并不存在。

黄冠文:人民不是要委托他们来讲骗话,人民是想要这些行政议替人民谋求福祉!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挑战雪州大臣卡立,针对是否有致函要求替换士拉央市议会主席再纳阿比丁的事件出示证据,包括相关信件的副本,因为民联“指鹿为马”,歪曲事实的前科已多不胜数,很难再让人相信。

同时,针对卡立出来证实,并指:“再纳阿比丁调职风波,与黑风洞公寓发展计划无所关联”,他要求卡立对之前曾针言之凿凿发表一大堆“阴谋论”的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和行政议员刘天球,针对他们企图以相关事件来误导及煽动公众对中央政府不满的行为,采取纪律行动。

“卡立不应该包庇这些说大谎话的行政议员,人民不是要委托他们来讲骗话,人民是想要这些行政议替人民谋求福祉。”

他说,对于郭素沁和刘天球,很明显讲真话是真的太难了,他们只要看到有机会,便会在未查清楚事情真相时,就为搏取上报而胡乱指责,这是不负责任的。

黄冠文说,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和行政议员刘天球日前站出来指责这是中央政府的“阴谋”,如今事情真相大白,有阴谋的很明显是这两人!

“刘天球身为州议会里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却不懂大臣卡立的决策,很明显他已被边缘化,或者他本身是在发梦,根本都不懂州政府的任可决策 ,因此下一届大选期间,人民要看清楚,别把票投在“发梦”议员的身上。”

他说,卡立日前在雪州议会後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的确曾向政府首席秘书处官员提议,遴选或更替州政府高官职位时,要优先拟定好替代人选,同时也是要避免因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陷入不必要的政治危机。

他也认同说,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日前发表声明指调职行动是民联雪州政府的要求,意味着已承认州政府有绝对的委任权,遴选州政府的高官职位。

卡立也重申:“再纳阿比丁调职风波,与黑风洞公寓发展计划无所关联”。

王钟璇:看清楚行动党的真面目,不要继续被利用和蒙蔽!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说,随着伊斯兰党长老会主席哈伦泰益揭露民联各盟党已同意,一旦民联成功上台执政,必将通过民主程序,在国会里寻求各造的同意,以让伊斯兰的领导纲领成为法律的一环。

这一揭露,已拆穿行动党过去一直向国人,尤其是向非回教徒说行动党在民联里绝对不会向‘神权国’妥协; 是-大谎言!林首长与行动党国州代议士都很清楚,所谓的‘通过民主程序’在国会里寻求各造的同意; 根本就是无法阻止回教徒的国会代议士在国会里通过伊斯兰领导纲领。

她说,哈伦泰益请楚表明,行动党内反对伊斯兰刑事法的只有党主席卡巴星;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在林吉祥与林冠英这对父子领导下的当权派,不单私底下支持伊斯兰刑事法,同时还试图以各种谎言瞒骗华社。

也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的王锺璇指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必需表态,行动党是否已与伊斯兰党达致共识,暗底里同意伊斯兰党推行断肢法和建立神权国的议程,同时也将在未来的日子协助该党在国会寻求通过。

她说,行动党不应该‘鬼鬼祟祟’捞选票; 如果他们支持回教刑事法,应该像伊斯兰党把意愿公开,让我国非回教徒尤其是华裔,决定是否要选择通过支持行动党来接受刑事法。

她挑战行动党,如果不同意哈伦有关言论,就应该立刻反驳。尤其是身为总秘书的林冠英,更应该公开谴责伊斯兰党的断肢法议程; 并表明行动党反对伊斯兰断肢法,也不同意该刑法在国会寻求通过。

王锺璇说,行动党公开立场对华裔来说才是公平; 因为华裔今天可能就是相信行动党强调不落实刑事法,才投选行动党。但如果民联执政就落实刑事法,行动党便是出卖我国华裔的最大罪人!

华社应该从伊斯兰党的角度和立场,看清楚行动党的真面目,不要继续被利用和蒙蔽。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