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祚信:民联做了些什么?什么都没有!

黄祚信(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揶揄, 民联发表的竞选宣言犹如一本“大话书”,只是空谈许多不切实际的政策,却没有说明如何落实及推行,就连一旦民联入主布城,谁会出任首相,也只字不提!

他也说,雪州民联在5年前308时许下的诺言,超过80%并未兑现,如今又来许许多多美丽的谎言,根本是当人民是瞎子,任由他们欺骗。

他说,这已很明显,民联内部对于影子内阁的阵容也未能谈妥,他们迫不及待公布宣言,只求哗众取宠,捞取廉价宣传而已。

他说,为何民联不敢针对谁是影子首相向人民交待清楚?这就犹如欺骗人民的选票和污辱了民主,因为人民要知道一旦投票给民联,谁会是最后的当权者。

他也说,民联在宣言中提到免费教育,更要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贷学金,但是他们却没有提到如何筹获这笔钱,以及全免教育对于各族来说是否公平?

黄祚信炮轰,当国家在谈论绩效制时,民联为了捞取选票就胡言乱语一番, 甚至由雪州民联政府本身拥有的一间大学,也无法提供免费教育,到时民联如何去落实?

他指出,民联在宣言中指出,一旦执政中央将会降低燃油价与水电价,但是雪州民联曾在5年声称要让雪州电费全免,今时今日,他们做了一些什麽?答案是:什麽都没有!

他挑战民联,解释一下当油电费下价时,还要应该全免费教育,国家的资金要从何处来?并警告,一旦政府落入这些只说不做的民联人士的手中,国家不到两年便肯定破产。

他也说,民联在宣言也指出,将会废除自动执法系统,但是却没有正视国内每年超过6000人死在公路意外的事实。

“执法系统取消后,由谁来执法?是不是民联执政后,人命都变得没有价值?”

他提醒人民,通过民联发布的竞选宣言,揭穿民联虚伪的面目,并在下届大选,教训这些说尽谎话的大话精!

郑有文:行动党的一众华裔领袖是否支持“一马援助金等金钱援助人民犹如喂食动物” 的言论?

IMG_8474(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丹州大臣兼伊斯兰精神领袖聂阿兹指中央政府派发一马援助金等金钱援助人民,犹如喂食动物,以争取更多支持的说法,根本就是污辱了所有领取援助金的人民,并要求他公开道歉!

他也说,民联其他领袖也应该立刻表态,尤其是行动党的一众华裔领袖,是否支持聂阿兹的言论,不要因为聂阿兹的职高权重,而表现出奴性,对他唯唯诺诺,甚至出卖了人民的尊严。

他说,中央政府派发援助金根本就没有捞取选票的心态,只是民联领袖都爱以小人之心来看待任何中央政府的努力,这也显示出民联没有做领袖的气量。

他说,聂阿兹以喂食动物的说法来形容中央政府派发援助金,却只字不提雪州及槟州同样有派钱的做法。

“这证明民联三党之间根本没有一项共识,他们可以一人讲一件事情,一人作一种政策,如此一来,一旦有机会执政中央,受苦的将是国家及人民。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民联这一次大谈要落实福利国,过一会儿又说要成立伊斯兰国,民联政策总是朝夕令改,相信也只是在企图骗取选票。

他说,甚至连伊斯兰党内部也出现矛盾,一些领导坚持推行伊刑法的立场,另外一些则高调宣扬福利国。

他指出,民联应该在竞选宣言中表明立场,否则形同在欺骗人民。

他也希望人民能够弄清楚真相,因为行动党始终在为伊党的伊刑法铺路,一切也只为了自己的利益,典当华社的权力。

他说,至今行动党仅有卡巴星反对伊刑法有反驳,但他个人的言论是否代表整个行动党的理念?

他也指出,民联三党为了夺取政权,表面上粉饰太平,其实暗地里各怀鬼胎,并纵容伊斯兰教断肢法在吉打和吉兰丹萌芽,也不敢吭声。

他说,民联若真的执政布城,首相人选将是伊斯兰党的核心领袖,该党的野心已是路人皆知,后者甚至在还没有执政柔州,就已经宣布未来大臣人选是沙哈鲁丁。

郑有文:无理取闹及野蛮的动作,没有君子的气度!

郑有文博士(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炮轰,巴生市议会在新年期间受指示强拆国阵和马华在联邦大道至福建会馆沿途所安置的党旗,是滥权及不尊重华人文化的行为。
他认为,如果这种性格的人继续当政府或者当权,将会令到国家的政治环境污秽不堪!

他谴责,民联议员在巴生张挂的横幅丶旗帜宣传品,甚至租用巨型广告牌,用的是预算案的150万令吉,是在浪费公款和雪州人民的钱。

“如果这些钱用在各地方上的防范水灾开销上,巴生丶加影和最新的蒲种,便不会发生水灾,令到商民生活困苦难过。”

他说,雪州民联政府的这种行为与槟州强拆首相拜年肖像的动作是一样的,都是无理取闹及野蛮的动作,没有君子的气度。

“我们是配合华人新年的团拜才挂上党旗,而首相也是配合农历新年才穿唐装拍照,制成直幅向华社拜年,这是打造一个马来西亚和谐气氛之举,可是民联却蛮不讲理及故意刁难,将这一切都强拆下来。”

他指出,雪州民联在过去5年以来执政成绩贫乏,只会骑劫雪州人民的资源和钱财,去为民联粉刷橱窗,如今在接近大选,便担心人民支持国阵,才做出许多小动作。

他挑战雪州大臣卡立,针对强拆直幅和党旗的作法,向雪州人民解释,并且对付滥用私权,指示地方政府执法的人士,不要包庇滥权者。

他说,雪州马华署理主席郑敬保指巴生市议会已经承认,是他们派员将联邦大道至福建会馆沿途所有国阵及马华党旗拆完,这显示民联政府不尊重华人文化。

他说,雪州人民都很明白及清楚,在5年前的308之前,国阵领导雪州时,从来没有拆除过任何反对党的旗帜丶横幅,尤其是在佳节丶农历新年期间,这是各族之间的最基本的尊重。但民联执政后,却有人怕输,而指示巴生地方政府去做这些小动作。

他说,马来西亚的选举,是由人民来决定,更不是由这些小动作来决定;华人议员应该尊重华人佳节期间的活动,民联里的华人领袖应该站出来负责,否则没有资格继续当人民代议士。

黄祚信:2014年雪隆布城等国家行动中心可能会面对另一波大水荒。

黄祚信(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指责雪州大臣卡立,将管理雪州政府当作儿戏,以高庭裁决雪邦市议会无权拆除设在南北大道(PLUS)与南部巴生河流域大道(SKVE)的自动执法系统(AES)为由,冻结中央政府在境内涉及的基建工程,造成大马朝向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迈进受到阻挠。

他炮轰,卡立的作法也犹如藐视法庭,因为他的作法将会给予法庭在处理他们的上诉时,面对无形的压力,因此卡立应该之立即收回停工指示并向人民道歉,或者立即下台!

他说,雪州政府故意刁难中央政府的工程,也会因为工程不能准时完工,而令到因工程而关闭的道路,无法如期重开,造成人民日常生活受阻。

他指出,高庭针对自动执法系统的裁决,与中央政府在雪州的其他基建工程根本是两回事,但是雪州大臣卡立却故意将二者混为一谈,很明显是有政治的阴谋。

“卡立身为州务大臣,没有把人民福祉放在首位,却把私利和民联的政治利益当作最主要考量,已是非常不负责任,甚至滥权,因为民联的自私决定,已令到雪州人民的日常活大受干扰。”

他指出,雪州民联幼稚及无知的行为已不是首次发生,因为之前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曾经就是自己不满中央政府推行的自动执法系统(AES),恫言要利用自己的权力去指示地方政府强拆照相机。

“在今年初发生,令到的雪隆地区近十万人民面对大水荒,过“干”年的水供危机,也是因为雪州政府故意与隶属中央政府的雪州水供公司所造成。”

他说,拖了多年仍无法解决的“冷岳2”滤水站,也同样是因为雪州政府的刁难能源及天然资源部,迟迟不要发出动工令,令到2014年雪隆布城等国家行动中心可能会面对另一波大水荒。

“卡立还故意企图转移人民的视线,将收购接管雪州水供公司这种商业活动,与属于国家建设的滤水站来相题并论,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随着高庭裁决雪邦市议会无权拆除设在南北大道(PLUS)与南部巴生河流域大道(SKVE)的自动执法系统(AES),雪州政府宣布冻结中央政府在境内涉及的基建工程,如收费大道或轻快铁计划,且检讨上述发展计划的发展准令。

 地方政府是否有拆除自动执法系统的权限的争议性,因高庭的判决陷入白热化的局面,州政府认为判决导致州政府的执法权限出现灰色地带,州政府为了厘清各执法权限已决定上诉,并且冻结各项中央政府批核的交通基建工程。

 根据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官方面子书的部落格发表声明,针对在州政府和中央政府的执法权限无法厘清,且上诉结果未出炉前,州政府暂时不批准任何涉及中央政府的私营收费大道计划或轻快铁工程的发展准证。

王钟璇: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即刻对付那些不尽责却只会一味推卸责任的地方市议会主席丶市议员和州议员。

Ong Chong Swen(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说,蒲种大水灾后,民联市议员与州议员各自找借口推卸责任。自从民联执政雪州后,5年来,雪州满目疮痍,惨不忍睹。如今连地势不低的蒲种也发生大水灾,还在逃避责任。

她说,地方规划是规属地方政府的责任,地方上排水功能也是属于地方政府; 监督发展商施工更是地方政府的工作。

她揶揄梳邦再也市议会主席拿督阿斯马威, 在IOI广场和蒲种再也肯那里商业区外的白蒲大道路段发生水灾后,在还没有进行任何调查工作时,便逼不急待直指水灾是属天灾,更表明市议会将不会作出赔偿。

也是雪州国阵格拉纳再也选区协调官的王钟璇说,滑稽的是,正当市议会在声称水灾是天灾的同时,同一场合的州议员却说水灾的肇因是因排水沟阻塞。市民都给这两大头的说法弄糊涂了!

雪州政府和市议会目前应即刻处理的是调查水灾原因,对症下药; 同时监督并指示发展商尽快清理泥沟,加速排水流通,避免水灾问题重演。长期方案则需要求大道局对白蒲大道的排水系统进行研究,以鉴定大道两旁沟渠的排水负荷量。

她说,在民联领导下,雪州一而再发生大水灾,让各区人民逢雨都会心惊胆跳。她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即刻对付那些不尽责却只会一味推卸责任的地方市议会主席丶市议员和州议员。

受民所托,身负其责, 5年来民联人员却只会袖手旁观用嘴工作。国民不应纵容此等人物,在大选即将到来时刻,用手中的权力送走他们。

黄祚信:国阵比民联更有勇气,率先签署《选举廉正宣言》!

黄祚信(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揶揄,民联在面对人民时就满口美丽的谎言,自称民主丶自称透明丶自称是神,但原来民联根本连大马国际透明组织推动的《选举廉正宣言》也未曾签署,这显示出他们讲一套丶做一套的真面目!

他说,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以身作则,率先签署由大马国际透明组织推动的《选举廉正宣言》,并且担保凡是受到国阵委派出征第13届全国大选中上阵的候选人,都得签署这份宣言。

他说, 这证明纳吉的政治勇气,而且也证明了他对于国家选举制度的信心。

“国阵中央政府在纳吉的领导下,是言出必行丶一诺千金的,就如纳吉4年多以来的各项转型计划,如今都已逐渐成型,让人民看到政府的实践能力。”

黄祚信说,就比如选举改革丶大吉隆坡捷运计划丶反贪的努力等,都证明政府是用心在经营国家与政府。

他说,反观雪州民联政府,在执政5年来只是会做宣传及大开空头支票,民联的领袖可以信口开河编织出美丽的谎言,可是雪州人民所看到及体会到的,除了是一而再的大水灾,便是水供危机和高踞不下的骨痛热症病患数据。

他说,民生问题已长时间困扰雪州人民,民联的政府却把这一些都当作透明,全部雪州的资源都被他们花在自我宣传的用途上。

首相纳吉日前以身作则,率先签署由大马国际透明组织推动的《选举廉正宣言》,并且透露,一旦国阵宣布第13届大选候选人名单,所有国阵候选人都要签署这一份宣言。

黄祚信强调,国阵候选人签署宣言后都必须履行诺言,而人民有权监督他们是否可信。

“国阵成员党的准候选人,都已经由反贪会过滤背景,而签署选举廉正宣言,显示出国阵要捍卫全国选举干净及公平承诺。”

纳吉也在宣言中写下:“身为国阵领袖,我必须强调,只有捍卫干净及公平选举的候选人,才能造就一个可靠且获得人民尊重的政府。”

纳吉今日在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拿督刘胜权及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拿督苏克里见证下,签署宣言。

李万行:民联以各种低三滥的手法来抹黑政府和国家!

IMG_4133-a(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说,雇员公积金局宣布截至2012年12月31日财政年的公积金派息率为6.15%,比2011年的6.00%派息率增加0.15%,是属于每一名公积金会员今年农历新年所接获的大红包。

他说,这成绩相信也是通过谨慎与明智的投资,加上国家政局稳定,国内外投资者对政府充满信心,公积金局才能提供比国内大部分金融机构定期存款平均3%的利息,更高的派息率。

他指出,这也是公积金局在近10年来的最高派息率,总派息额达274亿5000万令吉,比2011年的244亿7000万令吉增加12.20%。

他强调,公积金局在去年派发的利息是6%,前年则是5.8%。此外,大马公积金局派出的利息是比邻国新加坡好,因为新加坡公积金局在过去两年的派息都只是2.5%。

他炮轰,民联为了捞取廉价宣传,不断向人民,甚至向外国人面前声称我国会破产,企图以各种低三滥的手法来抹黑政府和国家,这是不负责任及愚蠢的,因为眼前的事实已证明一切。

“国人不要听信反对党指我国将破产的消息,因为我国的储备金高达4280亿令吉,是世界上第19个最多储备金的国家!”

他说,我国拥有2800万人口,所拥有的4280亿令吉的储备金在整体比例来说,是很特出的成绩。

李万行强调,我国不像其他西亚国家般常年发生动乱,因此和谐及安宁的国家社会有助国家取得稳定发展。

他说,国人应该尽全力确保国家随时保持和平与稳定,不要参与反对党的各种不负责任的活动,因为只要公积金局有更高的派息率,可让该局会员退休後享有更多的资金。

他说,公积金局因此有必要保持其良好的表现,以继续提供更高的派息率,而通过谨慎与明智的投资,公积金局才能提供更高的派息率,因为公积金的设立,是为了让他们踏入退休年龄时,生活得到保障。

黄福安:民联做了近5年的州政府后还不懂如何当政府!

黄福安(吉隆坡21日讯)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黄福安炮轰,周一傍晚一场豪雨造成蒲种大水灾,已再一次证明,民联完全没有能力管理雪州的民生,因为在民联的管辖下,雪州各地区包括巴生丶加影丶安邦,及如今的蒲种都已先后发生“超级”严重水灾,令雪州成为全国的大笑话!

他揶揄,雪州民联日前才“自我感觉良好”地声称,雪州今年有多少外资,但是如今证明雪州政府只是谎话连篇,因为没有外资会在一个时不时便有大水灾风险的地区投资!

他说,这次水灾的原因相信是包括地方政府的规划问题及排水系统的问题,这些都是在州政府的管辖之下,雪州大臣卡立应该负上全责。

“去年随着巴生发生百年来最严重水灾,接着便是加影,如今更是蒲种,但是州政府除了推卸责任,将问题怪罪在其他人身上,便没有其他后续行动,包括善后丶协助灾民丶资助受影响商家等。”

他炮轰,甚至是防范工作和应对措施,雪州政府也一事无成,似乎只是在等待下一次再来一场大雨,再一次大水灾,他们便再一次推卸责任。

“民联似乎在做了近5年的州政府后,还不懂如何当政府,民联一直都以为政府只是靠宣传丶靠朋党便是当政府,将雪州资源都花在民联的活动上,对于民生问题就置于一旁不理不睬。”

黄福安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出示过去5年以来,雪州政府花在处理地方上排水系统的拨款总额,是否比雪州政府的宣传费高,还是远远不如?

“雪州各地区如今常常都是一雨成灾,曾经是全国最先进州的雪州,现在沦落成为最多水灾州,是全国最大的笑话。”

他抨击,目前生活在雪州,要的水(自来水)就因雪州政府无能而没有,不要的水(水灾),也同样因为雪州政府的无能,而一直来,已完全令到民不僚生,苦不堪言。

叶金福:人力资源部不应太严格实行最低薪金制

拿督叶金福(吉隆坡1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叶金福说,人力资源部应该尽早解决目前还在困扰着商家的最低薪金制问题,包括向商家解说当中的细节及详情,否则相信这悬而未决的课题会对来临大选成绩造成一定的影响。

他说,更重要是,该部要听取商家的意见,而不是一意孤行,造成更大的反弹。

他说,最低薪金制的落实,是一个国家迈向先进国必经的过程,这是为了保障劳工的基本利益,无论是本地劳工或者外地劳工。

“商家在最低薪金的落实上有一定的冲击,因为此措施的落实,成本也必会增加。”

他认为,虽然业者可以通过减少外劳的措施来面对,包括多请能力较高的本地人,来取代外劳,但是短期来说,如果仓促落实将会令到许多商家无法适应。

“人力资源部不应太严格实行最低薪金制,因为措施刚开始落实,会面对很多的问题。”

叶金福认为,部长与该部门官员及国家薪金理事会应多与厂家交流,让厂家更了解最低薪金制度,因现阶段还是很多人不了解。

“落实的初期,是要有援冲期,让商家适应,减少反弹。”

他认为,最低薪金制本意是好,改善贫穷员工的生活,理应推行,但因为朝野把它变成政治课题,博取选民好感,结果忘了推行的真正目的,未经过深思熟虑而推行,就本末倒置了。

他提醒,大家可别忘了,民联在他们公布的的2013年替代财政预算案,曾因为怕输把最低薪金制定于1100令吉;而这显示,民联根本没有管理的态度,只会为马搏取一些人的好感,就信口开河。

黄祚信:呼吁华社千万别被民联的甜言蜜语所影响而断送了国家及人民的前途

黄祚信(吉隆坡1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选民必须在来临大选选出适当的首相人选一旦国阵胜出已肯定是纳吉当首相,可是如果民联胜出,很可能就是当年百般刁难,甚至企图消灭华教的安华,或者坚决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哈迪阿旺。

他说,纳吉过去4年推行的各项转型计划及利民利商和亲华社及华教的政策,与民联的两名“准首相”有很大的差别,因此华社千万别被民联的甜言蜜语所影响,断送了国家及人民的前途。

他认为,接下来2个月就会迎来大选,选民应在此时选出一个真正能为国家效力的领袖。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上任後,近3年内已提出111项利惠人民的计划,年轻群的平均年收入也从2万2500令吉,增加至2万7000令吉。”

他指出,首相正在开着“改革公车”,需要人民的支持,期望选民能在来届大选,把宝贵的手中票投给国阵,以便我国能达到2020高收入先进国。

黄祚信强调,人民希望国家稳健发展,迈向2020宏愿目标,就应再给国阵另一个5年掌政,以使国家有更好的明天。

他说,国债是目前国家总生产的52%,但是比起新加坡及美国的超逾200%及英国的100%低很多,不过这些国家都有能力还清债务,马来西亚也不例外,所以破产之说,是无稽之谈。

他说,外资大量投向马来西亚,特别是关丹产业园,成功从中国吸多金数10亿令吉。

“根据国外一个独立经济机构调查所得,欧美及日本等国家人民退休後最想定居国家,马来西亚排行第三。新加坡更有57%的国民选择退休後到本国定居。”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