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新金:马华服务的对象,不曾只针对华裔,而是不分种族与宗教,全心全意服务

(吉隆坡30日讯)马华沙登区会组织秘书刘新金挑战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在发表“国阵依种族分配议席,马华无法保障华社福祉”的言论时,自己应该选择去混合选区,甚至是马来选区上阵,否则只是进一步暴露出行动党都是一群“做贼喊贼”的低俗政棍!

他说,如果依据张念群的说法,政党派人上阵无需针对选民结构来分配,行动党的精神领袖林吉祥,便应该去丹州或者柔佛的一些马来选区上阵,而不是只是专挑华人选区上阵。

他说,马华从来就不曾否认本身是华基政党,但是马华服务的对象,却不曾只是针对华裔,而是不分种族与宗教,全心全意服务。

可是,他说,民主行动党却向来爱在人前人后,自称是混合种族的政党,还在党选时离奇地算错那区区约2000票,让唯一一名巫裔党员,挤入中委。

“但是,行动党的领袖在大选上阵时,却只是在华人选区上阵,对于华裔少一点点的选区,便犹如见鬼般害怕,原因何在?”

“有可能,张念群发表这番说话,是不是在揶揄林吉祥没有胆量,而故意指桑骂槐?这是行动党的内斗,却要拿外人过桥,张念群根本就是象在演猴子戏!”

刘氏挑战张念群,和一众的行动党中央领袖,一起下去丹州,这个同样是民联的州属,与回教党交换选区,且看看行动党能赢多少!

他说,行动党一直喊出“改变”的口号,却只能以“以华制华”的策略,只靠华人支持的执政政党落败来取胜,结果也改变不了什么。

“华人应该认清和面对现实,因为在多元种族丶文化和宗教的国家,没有任何华人政党,包括行动党,可以仅靠华人支持就能在州,乃至中央执政。”

他说,事实是华人需与得到马来人支持的政党合作,因此,马华选择了巫统,而行动党则选择与回教党和公正党合作,但很多华人不是很了解这点。

“人民不要太天真,相信行动党所喊出种种跨种族的口号。”

他也说,行动党只敢在华人选区竞选,在308过后的15场补选中,行动党尽是提出华人爱听的课题,包括抨击政府和国阵贪污与滥权,而在华教课题上则指马华当家不当权。

他指出,行动党的“工作很简单”,只是不断给於华人希望,结果赢得了掌声,惟该党不可能执政,所以不须兑现所作出的种种承诺。

王钟璇:民联的执政只是靠把口!

Ong Chong Swen(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质疑民联有能力及可以落实他们所推出的竞选宣言–《人民宣言》!

雪州民联在执政5年内,因为没有兑现12届大选时的竞选宣言而被人民多次入禀法庭起诉,是一大的笑话。雪州民联州务大臣更因此而言无伦次,说当时只是公正党与回教党的竞选宣言,不是对人民的承诺!

接下来更说那些入禀法庭起诉雪州民联政府的单亲妈妈,要证实在12届大选时有支持民联政府才兑现给与单亲妈妈的福利!请问卡立,投票动向能公开还能说是秘密!投了支持民联政府的票才兑现对单亲妈妈的竞选宣言!这绝对更是一大笑话!

她说,雪州四度遭州内4000多名水供用户起诉与索偿及3000多名单亲妈妈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未兑现大选承诺,加上最新的1001名乐龄人士昨日集体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以追讨民联在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所许下的逾250万令吉伊斯兰保险基金!这一切证明雪州民联政府当时并没想到会执政,执政后才发觉‘信口开河’的宣言难以实现,成了人民眼中的“讲大炮”政府!

由此可见,民联最近公布竞选宣言的可信度也应受质疑!民联的执政只是靠把口,因为民联根本没有兑现承诺的能力。

也是格拉那再也选区协调馆的王钟璇说,雪州政府在过去5年不曾批出一片校地或地契给华小,却一直说已批出多间校地!只要州政府给予地契,中央政府必会批准兴建,而不是一直向民众指中央不批准兴建华小,指鹿为马。空口说白话不需要本钱,目的只在捞选票。

叶炳汉:民联执政雪州5年以来,行动党为华社做了什麽的“成绩单”!

拿督叶炳汉(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拿督叶炳汉说,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在华社面前“扮英雄”,指马华无法保障华社的福祉,他挑战张念群出示,她在当了沙登国会议员5年以来,以及民联执政雪州5年以来,行动党为华社做了什麽的“成绩单”!

他说,行动党过去5年在雪州,根本不曾为华社伸张正义,面对回教党和公正党的回教政策,包括宗教局硬闯基督教会的宴会取缔丶莎阿南禁酒丶及最近在万宜禁建电影院和瓜雪电影院要男女分开坐等,张念群都不讲,反而现在来指责马华,分明是在张开眼睛说瞎话。

叶炳汉说,国阵是一个全民的政党联盟,以中庸,容忍和谐安宁治国,推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下多元种族社会政策,反观是行动党自称是多元种族政党,却只在华人区竞选一直以“以华制华”的手法来煽动华社情绪,而从未在马来选区竞选,因此行动党无法单独执政,而与政治理念及政纲差异的伊斯兰党联手在大选中协助伊斯兰党壮大推行回教刑事法,行动党念张念群却无言以对。

叶氏也是雪州国阵宣传主任,他是针对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指控继续以种族来决定议席分配,马华所能分得议席越来越少的看法作出回应。

他说,过去60多年马华经历无数风浪,但党员仍默默和华小及独中董家教配合,为华教发展尽力,并与热爱华教的社会人士群策群力建设华教。马华在捍卫及建设华教的工作上从不落人后,尽管面对指责和谩骂,但仍动摇不了马华维护华教的信念和决心。

他也指责行动党领袖常以教育课题攻击马华,而行动党本身却什么都没有做。当华教出现一些问题时,就把矛头指向马华,指马华对教育没有做出努力,这对马华,甚至华社是不公平的。

“对这些不符事实及无理的指责和意图打击时,马华是抱着以建设华教丶增建华小丶发展华小作为回应。数十年来马华在捍卫华教的道路上即使走得不是很顺利平坦,但从今天华教蓬勃的发展,马华的确功不可没。

叶氏指责行动党领袖既然了解到华裔人口逐渐减少而愿意与宗教背景及具有偏激思维的伊斯兰党政治合作,间接协助推动回教刑事法,应受到华社的关注,因此在來届大选中华社应以理智及不受情绪影响下拒绝行动党的做法。

郑有文:行动党在华社面前自称有多大多大的影响力,在回教党和公正党前却唯唯诺诺!

郑有文博士(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行动党国会领袖,也是行动党当今的“精神领袖”林吉祥,在公布自己要上阵柔州的振林山竞选国会议席时,却还要等待公正党的安华点头,这证明行动党在民联的地位非常渺小,甚至连一点独立自主的话事权也没有!

“这也证明,行动党一直在华社面前声称自己能够在民联抗冲回教党要落实回教刑事法丶断肢法,甚至是神权回教国时,都只是一派胡言,和谎话连篇。”

他也说,也难怪,在与回教党有任何冲突时,都只是有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敢站出来发声,林吉祥父子和其他人,都噤若寒蝉,怕死不已。

“如果连行动党都自认为是第一号人物的林吉祥,也要看安华脸色做人,行动党可以做到什麽出来呢?是不是以后华教的课题上,也是由安华一人说了算?”

他也提醒华裔,安华在当年当教育部长时,是唯一一名不断企图消灭华教的教育部长,包括安排非华裔校长到华小掌校,最后还引发让华教人士难以磨灭的“茅草行动”。

“当年林吉祥也因为安华的政策而被捕入狱,如今林吉祥却为了让儿子林冠英继续在槟城当首长,而低声下气向安华低头,甚至自己决定要上振林山,也要得安华点头批准才敢公布。”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行动党在华社面前自称有多大多大的影响力,在回教党和公正党前却唯唯诺诺,这就是事实与现实,行动党根本就只是出卖华社的双面人!

他指出,反观首相纳吉,在上任4年多以来,多次公开对华教与华社的肯定,而且独中统考生也可以入师训丶申请高教基金贷学金丶国内大部分私立大学也已承认统考,这都是纳吉开明的证明。

“过去两三个月,大马政府也已与中国和台湾互相承认了上千间大学资格,这都是大马在过去50年以来不曾看过的转变。”

他说,首相纳吉已表现出他认同华社对国家的贡献的诚意,人民应该成为他的后盾,以便让他更义无反顾地领导大马,迈向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

李万行:雪州民联公然声称竞选宣言州并不代表承诺,显然是愚弄选民所给予的信任!

IMG_4133-a(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说,首相纳吉的“一诺千金”与讲到做到,在他日前亮出国阵政府的成绩单,包括在其2012年政府转型计划(GTP)1.0及经济转型计划(ETP)1.0报告中,已成功向人民展示国阵在转型的过程中,为国家及国民创造的幸福感和成就,以更具信心的步伐和视野阔步向2020高收入国迈进。

他说,这分成绩单与雪州民联政府过去5年来因为没有兑现承诺而被人民入禀法庭起诉,人民应该可以很容易就分办出谁比较适合当政府。

他也说,政府之前说将会派发援助金,而最终更有两次成功发放了一马人民援助金,这也可以得到证明,政府的坐言起行。 

他说,反观民联所掌管的雪州,至今还没有实现上届大选所许下的承诺,还公然声称竞选宣言州并不代表承诺,显然是愚弄选民所给予的信任。

“民联上届的竞选承诺至今还没有实现,如今在大选将近时,又施展同样的手法,推出新的竞选宣言,选民已经上了一次当,不会再次受到愚弄和欺骗。”

李万行说,首相之前所许下的种种诺言都一一实现,民众给予的支持就是推动他继续做得更好更卖力。

他说,因为国内外投资者都对我国充满信心,专家也预测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有望达到6.7%的成长率。

他说,因去年多个发展项目的进行,以致整体的经济表现非常积极。

“回顾2012年的表现,大部分人都没预料到我国的经济成长率会达到5.6%,因为最初我们的初步估计只认为会达到4%而已。”

他也举例,吉隆坡的捷运系统计划(MRT),是导致经济增长的因素之一,但该计划在2012年仅进行一小部分工程,反而大部分工程会在今年进行。

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哲蒂博士日前指出,我国因内需提高,并且有活跃的投资活动,我国今年的经济将更加稳定,成长率预计达至5%至6%;他认为,政府发放的一马人民援助金及国家过去一年的投资项目,也是促使去年经济成长的因素之一。

“以前,我国的外资只有10%,如今已双位数提升,而且我国的通货膨胀率仍然很低。”

黄祚信:只有政治野心,没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如何有效治理国家?

黄祚信(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民联,特别是“以华制华”的行动党,一直在鼓吹人民在来届大选更换政府,达致改朝换代的目的,但是人民应该认清民联3党连首相人选都无法达致共识,只有政治野心,没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如何有效治理国家?

他说,在民主国家,政府由人民投票决定,无可厚非;不过人民必需要三思而後行,因为如果一个无能的政府就算只当一年,国家都会破产,及人民必活在水深火热当中,并预计需要20年后才可以恢复正确的轨道。

他指出,如果让行动党以华制华的伎俩得逞,所谓的两线制政府只会变成两种族制政府,届时已没回头路,而下届大选如果马华依旧被人民拒绝,到时要帮也无能为力。

他说,自从首相纳吉上台以来,积极推动国家经济转型,确保我国在2020年达致高收入国目标。

黄祚信说,过去3年,我国的经济成长率,甚至超越新加坡丶香港丶台湾丶日本及欧盟等国。而2012年前来我国投资的外资,也比2009年,增加了6倍。 

“在国家经济转型计划下,首相必须致力确保国家每年的经济成长率达致5.6%或以上,每年制造3000多个就业机会,及吸引更多外资前来我国投资,带动我国各领域发展。”

他指出,许多民联领袖在来届大选转在其他州属上阵,这是因为他们对原区没有把握,希望在新的选区以新脸孔上阵,以期获得选民支持。

他说,民联不少高层领袖,在本身的选区并没有服务,因此希望借着“新脸孔,新希望”在其他选区上阵,目的只为骗选票。

他也说,公正党峇东埔国会议员安华及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中选以来并没有真正为民服务,只会一眛许下空头支票。

“选民他们投民联就是白投了,人民平日只能在海报丶电视及报章看到各区的民联人民代议士,但人民真正要的是为民服务的领袖。”

王钟璇:即使民联执政,所许下的承诺也不需多加以理会?

Ong Chong Swen(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说,有些政客喜欢讲话随声附和,甚至前后矛盾尚不察觉,结果只有硬着头皮撑着。

目前当红课题之一,当然是民联与绿色团体联手上阵出征大选。民联13届大选的竞选宣言《人民宣言》中,声称一旦执政中央即刻关闭莱纳斯稀土厂。可是公正党实权领袖却又声称,只要符合条规,民联执政后莱纳斯可继续操作!民联肯定是从12届大选中学‘乖’了,话说得太满,万一受某些条规限制而办不到就难看; 有如雪州大臣所言‘大选宣言非承诺’,令人民听到目瞪口呆!

她说,如安华可以对该项民联竞选宣言里的承诺视而不见,这不也代表即使民联执政,所许下的承诺也不需多加以理会?这不再次证明由民联公布的《人民宣言》,没有公信力,只是捞取选票的手法; 更证明民联的领袖言而无信。

也是格拉那再也国会选区协调官的王钟璇揶谕,文冬国会议席已确定由行动党的黄德上阵,然行动党领袖却选择不对安华所言指正,甚至还设法为其打圆场。这和安华过去当教育部长时,对华教诸多为难; 今天却面不改色说协助华教为己任。不知,明天他又会向华教如何施加如何无理的条规?

她也说,才公布不到一个月的《人民宣言》,承诺一旦民联执政中央,将实施的政策包括废除大道收费丶降低水电费丶油价及车价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丶取消自动执法系统(AES),以及下令莱纳斯稀土厂停止运作等等!

一个月后,这名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发表谈话时却口风一转,表明若莱纳斯通过安全与保安标准,可继续运作!想请问,是否只有通过民联认为安全与保安的标准就能算数?是否只有民联的安全与保安标准才安全?

黄祚信: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出示雪州政府在过去5年来在雪州的“成绩单”,而不是单单靠一把口来讲,自己说丶自己爽!

黄祚信(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根据数据,截至本月,全国已有536万9000人,兑现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2.0现金券,这显示人民对于援助金措施的欢迎程度,更证明政府的惠民政策方向做对了。

他说,全国有611万4000人符合获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2.0的资格;当中有137万6000人,是兑换250令吉单身援助金,其馀的396万3000人是兑换500令吉现金券。

他指出,雪兰莪州为全国最多人民获得一马援助金2.0州属,共有83万7904人;而柔佛州和砂拉越则位居第2和第3,分别有72万9124人和62万3673人,但是雪州民联政府有做过什麽来协助这些有需要的人民吗?

“雪州民联政府花大手笔去做宣传和自我吹棒,甚至将整个雪州的资源让民联占为己有,这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

他说,政府是要为人民谋求福祉,而不是在掠夺人民的财产,或者只懂得花言巧语来欺骗人民。

黄祚信挑战雪州大臣卡立,出示雪州政府在过去5年来在雪州的“成绩单”,而不是单单靠一把口来讲,自己说丶自己爽。

他说,首相纳吉公布的政府转型计划的“成绩册”中,已再一次证明国阵是一个言出必行及有诚信的政府。

他说,在7项国家关键成效领域(NKRA)中,针对人民生活费高涨问题所推出的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计划的援助范围扩大丶推出开学援助金丶一个马来西亚书卷丶一个马来西亚商店丶布店丶诊所等,都已见到成效。

他也说,在提高低收入群的收入计划下,也成功减低赤贫率至1.7%,并提高其生活水准,透过“消除贫穷计划”(1 AZAM)让人民能在各领域就职及提供可负担房屋。

“在提升城外基本设施方面,在城外基本设施计划下,兴建超过3300公里道路,140万个家庭可享有清洁水源及超过47万户家庭拥有电源;也协助5万3000间房屋的重建。”

他说,而提高教育水准,包括学生就读学前教育的机会从2009年67%提高至80%;40%的学生从地表现级数上升至表现优级数。

“提升城市交通,如综合城市捷运系统(MRT)计划,以及各项新轻快铁及巴士计划,各项工程都如火如荼在推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他指出,而在打击贪污,随着纳吉日前签署廉洁选举宣誓书,并将之列为反贪为关键绩效指标(KPI)之一;成立14个特别地庭,处理超过400宗贪污案,都让公众看得出政府改革的决心。

高祥威:谁才是政治讲座冲突事件始的作俑者和黑手?

高祥威博士(吉隆坡21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说,随着过去一周国内多场政治讲座都发生不愉快的冲突事件,他促请政党支持者随时保持冷静,别因为遭受有心者的故意挑衅而激动,最终遭人利用。

他说,混乱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分辩出,谁才是始作俑者和冲突的黑手,而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不与无谓的人争执。

他说,目前距离国会解散的日子已是非常接近,如果这种暴力政治风气持续下去,一旦国会解散,将会出现更混乱的情况。

他强调,马华是坚持“要稳定,不要乱”,但是往往其他政党却故意在发生骚乱后便将责任推来推去。

“人民要看清楚,到底谁是最爱搞乱搞破坏来搏宣传!到底谁才在往往有争执过后,就奇怪地接恐吓丶接子弹等。”

他质疑说,为何一定是这些人接子弹?为何一定是他们是受害者?并挑战常常指责国阵为骚乱者的民联,出示证据。

高祥威说,最近无论国阵还是民联领袖,早已马不停蹄在全国巡回政治演说。然而,政治演说会却屡屡发生滋事及流血事件,而且有恶化的迹象,这非常不健康的。

他认为,警方必须关注,并采取行动对付滋事者,以维护社会秩序。

他也说,支持者应保持成熟,与敌对阵营的政治人物先礼后兵,大家见到面时礼貌握手,为支持者的激昂情绪降温,以避免不愉快事件。

他说,有些人最爱搏宣传和出位及上报纸,往往在骚乱中便会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这是让人感到质疑的。

他说,民联一直在选民前诬赖国阵,声称一旦国阵输了大选便会制造骚乱,但事实是证明不会,包括在雪州的情况也是一样。

“为何讲人者不看看自己,反而是最爱使用暴力的一群,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应该早已识破这些扮可怜搏同情的伎俩,不要再上当。”

郑有文:民联根本没有兑现承诺的能力!

郑有文博士(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雪州民联政府在过去执政5年以来,因为说大话丶开空头支票丶不兑现诺言而三番四次被忿怒的雪州人民起诉,是国内外最大的笑话和耻辱!

“民联爱说大话骗选票是要付出代价的,过去他们只讲不做没有被揭穿,是因为他们没有机会执政,人民没有机会看穿他们的真面目,但是308后,让民联有机会做政府,也让人民有机会看到这头狡猾狐狸的尾巴!”

他说,日前1888名学生家长因不满雪兰莪州政府没有兑现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即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学前教育的援助金,因而今日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索偿103万8000令吉,已是过去不计其数的雪州政府因为讲大话丶车大炮而被起诉的案件之一。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说,之前的案件包括雪州政府四度遭州内4000多名水供用户起诉与索偿丶3000多名单亲妈妈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未兑现大选承诺丶1001名乐龄人士集体入禀高庭起诉雪州政府,以追讨民联在2008年大选竞选宣言中,所许下的逾250万令吉伊斯兰保险基金,这都已证明雪州民联政府是“只讲不做”的大炮政府!

他说,由此可见,民联最近公布的竞选宣言可信度也备受质疑,因为民联根本没有兑现承诺的能力!

他指出,反观国阵中央政府,虽然在雪州的许多大型计划都面对了雪州民联政府的刁难,却依然坚持一诺千金,逐步落实之前所许下的诺言,包括如今已经如火如荼动工的加影丶双溪毛糯丶布特拉高原的轻快铁延长线丶大吉隆坡的捷运计划丶各地铁站的多层停车场等基设,都是有目共睹的。

他也指出,针对华教方面,也可以看到华小的拨款越来越多,去年800多间半津贴华小获得1亿令吉拨款,今年也一样获得1亿令吉;其他400多间全津贴华小,则与其他源流学校分享5亿令吉的拨款,而另一个重要的改变是,有3间华小迁校,7间新华小建立,以及8间华小扩建或重建,其中有大部分是雪州的华小!

他挑战雪州民联政府,针对308时许下要在雪州建5间华小的承诺如今做到了什麽出来?纳吉上任4年可以做到这样多,雪州民联5年却一事无成,反而是被起诉的次数,是大马丶甚至是世界史上最高,已让民联的臭名遗臭万年!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