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祥才:政府应该开放国内的白糖市场让白糖市价随著国际市场浮动

林祥才a(吉隆坡31日讯)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林祥才说,随著政府取消白糖34仙的津贴后,政府应该开放国内的白糖市场,让白糖市价随著国际市场浮动,让业者自由竞争,让消费者成為最终的受惠者。

他说,大马糖厂应该根据市场价格的浮动,来售卖白糖的价格,同时,政府应该同意让大马商家,从邻国进口较便宜的白糖,供本地市场售卖。

“过去,因為白糖获得政府津贴,让白糖的价格与市场都被统制,;但如今随著取消津贴后,白糖应该公开给相关的竞争者,而不是让它继续被垄断。”

他促政府自由化白糖市场,取消入口准证制度,让物价随自由市场浮动,受惠的将会消费者。

他指出,政府的津贴是给糖厂,而不是商家,就算面对政府削减津贴,商家的利润还是维持在每公斤赚取5至6仙之间。

“政府削减白糖津贴,如果不公开白糖市场,相关垄断行业的公司,便会以自己的利益為先,更会因此增加人民负担。”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的林祥才指出,有许多人民也不明白,為何我国白糖向来获得政府津贴,但本地白糖售价却比国际价格贵出70仙,甚至也比泰国和印尼贵30仙。

根据资料,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曾於今年5月指出,基於国际原糖价格的不稳定,我国的原糖是透过长期合约(LTC)方式供应,以使白糖价格得以稳定。

“当局於2011年签署的长期合约,将原糖价格以每磅26美分购入;当时候国际价格是每磅介於27至29美分之间。而当时候,该价格也获得国内的厂商和国际原糖供应商的同意。”

可是,他也指出,原糖“买贵了”但是政府却一样提供津贴,这是不合理的;他认為,经营生意肯定会面对赚钱或亏损,大马糖厂应该在国际价格下跌的前提下自行吸纳亏损。

他说,长远来看,减少津贴是一项更健康的经济政策,若政府一味通过津贴把原料价格控制在低於市场价格的水平,人们就会过度依赖有关原料,大量消费增将造成政府需付出更多津贴。

他认為,政府需确保原料津贴减少不会对热敏造成太大的冲击,这包括减少津贴需循序渐进,幅度不宜过於急剧,如此物价便能在人们适应能力范围内作出微调。

李万行: 按步就班推行消费税

IMG_4133-a(吉隆坡30日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李万行说,政府若无法避免推行消费税,应该是按步就班,从较低的税收额开始,如2%或3%,才遂步增加,而非一开始便以6%起步。

“如果一开始就征收太高,这只会令到人民与商家感到无所适从及感到反感,成了好事做坏事。”

此外,他也建议,政府必须进一步扩大豁免徵收消费税的领域,避免加重经商者的成本负担。

他指出,政府必须扩大豁免消费税的领域,绝对不能仓促行事,以免引起激烈反弹,更让反对党趁机捞取廉价宣传。

“做生意是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如果商家成本加重,很直接的,各行各业将酝酿涨价,影响广大消费群体。”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的李万行说,政府可将6%的目标设在未来4至6年内达成,这样人民的接受度将会更乐观。

“首相日前宣布的,在豁免徵收消费税的领域和物品中,首相所列举的例子有限,而汽油、柴油、电费、电话费等都不在内,这些都关係到各行业的营运成本,对各行各业造成很大的影响。”

他说,各行各业都很疑惑,因此,政府有必要通过各种管道,甚至进入学校,讲解消费税,让人民由内至外,由上至下都明白它的作用及对国家的影响。

“因此,政府必须消除民眾的疑云,包括架设一个网站,全面解说并公佈豁免消费税的物品,以实际例子佐证。”

他也说,人民不希望需要背负太大的负担,因此有效的讲解是很重要的。

“根据税务专家估计,大马的2000多万人口中,缴税人口只佔5.6%,佔劳力人口的14.5%,并且只有12.4%註册公司付所得税,也就是说,这100万至120万人口必须缴所得税,来支持大马经济的财务和公共开支需要,而消费税正是解决这种不平衡的状态。”

黄淑华: 政府重视国内的“女性力量”

黄淑华(吉隆坡3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妇女组署理主席黄淑华说,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2014年度财政预算案》中,拨款22亿令吉作為继续妇女和家庭计划,显示政府重视国内的“女性力量”,大马妇女应该把握时机,善用政府的拨款,在来年突围而出。

她说,更重要是,这次的财政预算案把妇女医疗需求也考虑在内,因為政府将為乳腺癌患者提供肢乳支援和特殊胸罩,以减轻她们的负担。

她说,相关的援助给予每人的资助可达到1200令吉;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这刚好就是“及时雨”。

“现在正是女性继续发展的时机,不仅仅是工作阶级的女性,而是任何有机会及有心要寻求更大发展的妇女,包括单亲妈妈及女性企业家。”

也是马华瓜拉冷岳妇女组主席的黄淑华说,这也是政府為妇女提供的机会和优势,女性应该利用政府提供的战略计划,加强和发展妇女的社会地位。

她希望,除了经过培训的妇女能被企业界吸纳外,年轻一代应该受到教育教、培训,才有能力与其对手看齐。

她说,在预算案中的妇女医药计划下,政府拨款900万令吉,让国内8000名病患受惠。

“在政府推动的转型计划下,政府已从多方面营造有利的环境条件和方便给女性,以便她们有更多机会在职场上大展拳脚,如今可说万事俱备,接下来祇看女性如何把握机会,作好準备,做个女强人。”

她也说,近几年来,政府努力通过推动各项提升女性地位政策,可说提供多方面机会和方便,鼓励女性走出家庭,投身职场,参与决策,希望女性把握时机,自强不息,提升自己,与时并时。

“最重要的,妇女必须摒弃错误观念,勿以為她们是女性,所以享有类似特权和机会,同时要调整自我矮化的心态,不应逆来顺受,而是积极争取机会,以实力和能力表现自我。”

卢诚国: 人民援助金增显示政府体恤人民

卢诚国(吉隆坡28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说,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在《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增加了给予家庭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人民援助金至650令吉,及让家庭收入3000到4000令吉可获得450令吉援助金,足以显示政府体恤人民。

他说,政府此项援助金计划,共拨款46亿令吉和790万国人受益。这也代表政府也言出必行,落实了大选时的承诺。

他指出,一马人民援助金的数额对于一般收入的人士来说虽然并不多,但对于赤贫家庭来说,却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虽然消费税引起部分人士的担忧,但政府也没有仓促的执行,也是到2015年才执行这项政策,我们相信这也是政府体恤人民的做法;而且相信政府在落实消费税之前,也将会再度的做出检讨。”

卢诚国说,纳吉宣佈,政府基于生活费越来越高,因此首次建议让月入3000至4000令吉的中等收入家庭,可获450令吉的一马人民援助金。

他说,基于汽油补贴减少,政府為了减轻人民负担,决定提高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BR1M)数额,家庭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人民从过去可获500令吉援助金,增加至650令吉。

他说,21岁以上单身及收入不超过2000令吉的国人,可获300令吉援助金,比过去增加50令吉。

他也指出,如今经济欠佳,不少民眾都是月入少过8000令吉,政府实行2000令吉个人税务特别减免额,确实可减少许多个人或家庭负担。

“至于政府新颁布的抚卹金,可以让许多已婚人士没有后顾之忧,因為无论是伴侣失去行动能力或逝世,另一半都需要花费照顾伴侣或办理丧事,抚卹金在这个时候就发挥作用。”

“预算案中也建议提供50令吉的一个大马国民保险计划(i-BR1M),给每个获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家庭,这无疑是锦上添花的措施。”

他说,因此一旦家人死亡或残障,可给予人民最高3万令吉的保险保障。

“整体来说,加上50令吉一马保险,符合资格获一个大马人民援助金的国人分别可获700令吉援助金(月入3000以下家庭)和500令吉(月入3000至4000令吉中等收入家庭)。”

黄俊毅: 政策朝令夕改,无所适从

Ng Chun Yie(吉隆坡28日讯)马青士拉央区团秘书黄俊毅律师说,针对交通部代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指,今年9月18日之前发出的自动执法系统罚单或取消的做法,将会令到公路使用者都对政府的政策朝令夕改,而无所适从。

他指出,政府的政策应该是要具公信力及威严的,而不是随便让人民质疑与反驳,特别是针对执法的政策,更是要让人民感受到政府是严谨面对,才会对人民是否奉公守法,有立竿见影之效。

“落实自动执法系统,是要公路使用者遵守交通规划,违例者将会被罚款,但如果政府為了要讨好一些人,而朝令夕改,日后人民就不会遵守法律。”

黄俊毅说,如果交通部在目前的阶段宣布将取消所有在9月18日前发出的AES罚单,这将让人民对政府有错误的印象,即“听话的孩子反被罚”。

“许多车主在之前接获罚单后都缴清了罚款,但如果现在取消罚单或减低罚款,似乎是不还罚款的该批‘坏孩子”,才是最后的受益者。”

他说,马来西亚是一个法治国家,任何法律,人民必须遵守。他也敦促政府在实行任何政策前必须征询各方的意见,作出周详的策划,部长或者任何政治人物,不能以本身的喜好,决定是否落实及更改某项政策,以免人民对政府的施政失去信心。

他也指出,大马的交通意外死亡率一直高踞不下,每年死在公路的冤魂逾6000人,相信主要原因除了是驾驶者本身的疏忽与大意,执法的效率也可能是原因之一,因此政府必需对症下药。

“ 政府必须严厉执法,不因违规者身分、地位及其他因素考量而取消已发出的罚单,或提供折扣。”

“如果要阻止人民违规,就要严厉执法。只有严厉,人民就会奉公守法,法律也能有效执行。”

黄冠文: 安华企图以党领袖身分驾凌雪州大臣卡立

01052012 1 MCA Medical Karnival (resize)(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冠文说,日前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最近点评雪州政府需要更善用财政盈余的做法,已显示出民联执政雪州已党、政不分,安华企图以自己為党领袖的身分,驾凌在身為雪州大臣卡立的头上。

安华本月中点评雪州政府,虽然雪州储备金高达近30亿令吉,不过也应该使用推行惠民计划,奈何这方面的工作如今进展缓慢。

这项点评出乎意料引起党内乃至友党的回响,甚至他其他同僚也要求解释。一向与卡立不咬弦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紧接著要求卡立正视安华的“严重训诫”,包括行动党中委哥宾星的註意,也要求卡立解释有关言论。

黄冠文指出,雪州大臣卡立是由人民所推选出来,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安华或者其他公正党的高层,都没有资格针对雪州的行政作出批评与干涉。

“卡立面对安华这种人的干涉,应该以更加强硬的态度来面对,而不是软弱无能地平淡回应,这显得似乎公正党才是雪州政府。”

他也指出,卡立在当上雪州大臣后,一直都处于当安华的“扯线公仔”,包括在去年的雪州国庆日庆典上,竟将安华取代雪州苏丹,例為第一贵宾。

“这种作法是不合理的,因為安华只是一个党的领袖,他没有资格干涉州政府的行政与任何决策。”

他说,卡立太过软弱的作风,也让一向与卡立不咬弦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紧接著要求卡立正视安华的“严重训诫”,咬著他不放。

“我认為,身為雪州大臣应该更加强硬与坚决,不要被公正党影响,因為卡立是雪州的大臣,是要以雪州子民的福利為首要考虑重点。”

李万行: 雪州政府意刁难燕农

IMG_4133-a(吉隆坡23日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李万行说,雪州有许多华裔燕农都是遵照中央政府所发出的引燕指南,根据里面的标準及规格,才筹钱投资兴建燕屋,如今在等候收成时,却面对雪州政府意刁难的突变政策,犹如要将燕农都逼去“跳楼”!

他表示,由於中国禁止燕窝入口关系,在2010年至2013年之间,雪州已多年没人再投资建新的燕屋,州政府或可禁止新燕屋设在市区,但绝对不应强制搬迁原有的燕屋。

“好不容易,燕农捱过了长达3年的‘寒冬’期,即面对燕窝无法出口中国的困境;如今‘春天’要到了,雪州政府竟如同晴天霹靂般,发出另一项‘死讯’。”

他指出,全雪州目前约有7000到8000间的燕屋,其中88%是建在市中心的商业区或工业区内,另外在适耕庄有150间则建在农业地上。

“雪州燕窝商在8月28日与州政府的交流会上,要求州政府合法化燕屋,并发出执照;但州政府却阐明将增设新条令,3年后,所有燕屋必须迁离开市中心商业区、工业区和农业地,这犹如将燕农都逼入死路。”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的李万行指出,我们皆不能接受对这项新增的条令,加上引燕是一种天然技术,并非普通的蓄养方式,就算燕屋搬离城市,燕子也不一定会离开,若强制搬迁将让燕农血本无归。

他透露,雪州政府如果要执法,应率先针对非法燕屋,拟定合理的燕屋指南和特定的燕屋执照,保留合法的燕屋才对;而不是朝合法者“开刀”。

据了解,根据全国目前的燕屋情况显示,有30%燕屋已成功获利、40%等待收成,有30%已失败。一般装设燕屋后,必须等待5年方能看到成效。建设新燕屋及装设的成本在50万至100万令吉以内。

他要求如果雪州民联政府是站在人民的立场為人民设想,政府应该让雪州境内的燕屋永久合法化,而不是朝秦暮楚,突然发出要求燕屋搬迁的政策。

黄冠文: 雪州政府拟定燕屋3年后搬迁愚蠢

132385_174189285938974_100000437121392_499005_2328775_o(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冠文指责,雪州政府拟定燕屋3年后搬迁的指南是无厘头及愚蠢的动作,甚至可以被视作可能具有隐议程;而一旦有关指南实行,将会影响全国各地的燕窝业者,因这是一项对行业不利的条约。

他建议,雪州政府在向业者“开刀”前,应该先协助业者解决当前所面对的问题,而不是落井下石、雪上加霜,企图将业者都逼入死路。

“燕窝业者目前还在面对著困扰了逾两年无法入口中国的困境,而都苟延残喘著挣扎求存,如今雪州政府却雪上加霜,对业者採取针对性的政策,是根本不人道的。”

他说,他将与全国的燕窝业者站在同一阵线,全力支持反对这项企图谋杀燕窝行业的指南的行动。

他说,我国养燕业者有多达95%的华裔,而执行指南的官员显然对养燕业不了解,燕屋根本不可能在3年后搬迁。

黄冠文透露,我国约6万间受条例影响的燕屋,每间投资成本约50万令吉,而总投资达300亿令吉,若每间燕屋由4个家庭所负责,共24万户家庭受到直接影响。

“我们对这项新增的条令,不能接受。雪州有许多华裔燕农在遵照中央政府所发出的引燕指南,根据里面的标準及规格,才敢投资兴建燕屋,如今在等候收成时,却面对突变的政策,将导致燕农蒙受巨大亏损。”

“在经济低迷时期,个人或国家都不能承受经济的打击,由此雪州政府必须收回成命,并与农业部和卫生部商讨对策,同时援引2005年中央引燕指南,作出符合燕农利益的决定。”

他说,曾发生燕屋遭投诉案件,但经当局调查后,证实并没有违反指南,可见若燕屋只要遵守引燕条例,是不会為民眾带来问题。

“希望雪州华裔议员能体谅业者,并与相关部门商讨解决方案,不要扼杀整个行业。”

他也说,如果雪州民联政府要证明自己是一个开明的政府,雪州境内的燕屋应该被永久合法化。

他说,全雪州目前约有7000到8000间的燕屋,其中88%是建在市中心的商业区或工业区内,另外在适耕庄有150间则建在农业地上。

雪州燕窝商在8月28日与州政府有举行一场交流会,要求州政府合法化燕屋,并发出执照;惟州政府也阐明,将增设新条令,3年后,所有燕屋必须迁离开市中心商业区、工业区和农业地。

李万行: 政府应调查最低薪制落实后所带来的冲击

IMG_4133-a(吉隆坡21日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李万行说,根据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2013年中小企业调查报告显示,政府实施最低薪金制后,中小型企业的营运成本增加超过25%,因此他认為,政府应该更加积极接触商家,协助他们面对最低薪制落实后所带来的冲击。

他说,报告显示,有15%回应者提呈展延落实最低薪金的申请,其中只有三分之一获得批准;而没有提出申请展延的回应者甚至达37%,这代表,有很多华商根本不懂如何去申请,或者不懂这项措施的存在。

“调查显示,有近一半(42%)业者没有採取任何措施来减轻最低薪金制对工业的冲击,这显示我国中小企业在面对外在环境转变时都显得被动,而没有採取积极的应对措施;因此,他们非常需要政府主动的协助,否则将会面对很大的倒闭风险。”

因此,他也认為,随著2014年1月1日到来,落实外劳最低薪金的期限已近在眉睫,政相关单位有必要赶快釐清目前最低薪金指南内一些不明确的指示,人力资源部也要与民间组组织或商会联办讲座,邀请部长或者高官為商家讲解相关详情。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的李万行指出,许多商家都明白最低薪金制的好处,是為保障员工福利,但是大前提应该是要先确保商家可以继续生存下去。

“如果為了员工的福利而让商家的成本增加及风险增加,这就可能会造成最终得不偿失,主宾不分了。”

他建议,政府在落实最低薪金制的初期,可以通过其他的奖励来鼓励商家落实该制度,才是更积极地让商家接受该制度的方法。

他说,在2012年最低薪金法令下,僱主对本地员工和外劳皆可实施最长6个月试用期,试用期间最低薪金是630令吉,但政府在今年7月决定豁免外劳试用期,即外劳一开始便享有900令吉月薪,这已导致外劳比本地员工享有更多优惠。

他也指出,许多聘用外劳的製造商也感到费解,因為试用期是最基本僱员要求,内阁外劳及非法外劳委员会却凌驾于法令,本地员工则必须进行试用期,月薪比外劳还少,肯定引起员工不满。

“加上该通令也强制僱主為外劳购买医药保险,还有回国机票,而这些也是本地员工没有的优惠。”
他说,一旦明年起全面实施外劳最低薪金制,製造业僱用每名外劳薪金成本,将激增约64%,但生產力却没有随著提升;目前製造业外劳最低日薪约18至21令吉,若强制实施最低薪金900令吉,日薪将增加至35令吉,此构成沉重负担。

“政府為外劳请命,却导致製造业员工成本飆升66%,显然政府没有顾及本地製造业的困境及没有给予适当的援助。”

李万行:林冠英对马华冷嘲热讽毫无君子风度

IMG_4133-a(吉隆坡18曰讯)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李万行说,大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华总或任何一个华裔团体或组织,针对马华发生的事情给予意见或批评并无不妥,他不明白为何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要操之过急,眼见华总会长丹斯里方天兴对马华发言,便出声冷嘲热讽,毫无君子风度。

他说,方天兴对马华说话,乃是华总与马华之间的事,为何林冠英却又不甘寂莫要介入呢?就算是有不满的声音,也应该来自马华而非局外人的林冠英。

他说,况且方天兴所言内容中肯,更是站在大马华社的立场而发言,在情在理,皆属合情合理。

“华基政党与华社及华团向来是齿唇相依,华团担忧马华的前景,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的李万行说,反倒是林冠英,向来声称行动党推崇民主及言论自由,如今却干涉方天兴的言论,似乎便是表里不一的伪君子做法。

“身为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州事务应该比任何人都忙,为何又来干涉马华与华总的事了呢?”

他说,林冠英不要“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违反民主及独裁,反之应该尊重民主,捍卫言论自由,才是值得尊敬的领袖。

他也认同,方天兴日前针对马华党选课题向媒体回应时指“以和為贵”的看法,完全没有违反华总关心政治、超越政党的原则与立场。 
他说,行动党—直不愿承认自己是种族政党,

而马华目前仍是在朝最大华基政党,马华来自华社,马华重大问题也是华社关切的问题,华总好言批评其实更是值得尊重。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