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诚国:“阿拉”字眼判决造成影响,认同教会组织上诉

卢诚国(吉隆坡16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卢诚国说,他认同教会组织针对上诉庭裁决天主教週报《先驱报》禁用“阿拉”字眼一案上诉。

他说,他可以了解基督教社会对上诉庭的裁决感到遗憾的心情,因為此裁决忽略了使用马来文交流的基督徒的地位。

“联邦宪法第3条文下的“和平及和谐”,是赋予非穆斯林宗教自由,我们应该尊重此条文的内容。”

他说,这项裁决也忽略东马的土著及原住民基督徒的地位,因為这群基督徒是以马来文交流的一群。

他指出,根据了解,在沙巴及砂拉越拥有逾160万名基督徒,他们一直都在使用“阿拉”一词,在这期间国家一直维持和平及和谐。

他说,“阿拉” 字眼并非任何宗教或族群所垄断的,在中东和阿拉伯国家的基督教徒可以自由使用“阿拉”字眼

卢诚国认為,这项判决对国内及国际上的宗教课题层面上, 造成一些影响。

无论如何,他表示有关课题不应遭大肆炒作,就让争议继续在法庭争取。

“我们尊重法庭的裁决,但我们认同基督教团体不放弃上诉,因為宪法维护宗教自由,是先贤在建国过程中為我们打下的基础,没有任何一位领袖能轻言放弃。”

黄俊毅:媒介语更换為马来文削弱本地大学生国际竞争力

A-IMG_8524(黄俊毅)(吉隆坡14日讯)马青士拉央区团秘书黄俊毅律师认為,把我国大专学府将媒介语更换為马来文的建议并不实际,因这将会令到本地大学生在国际上的竞争力,进一步被削弱,甚至排斥在世界的主流以外。

他说,目前大马的大学在世界大学排名中已是落后其他国家,甚至本区域的国家当中,他们的大学排位也比大马有利,如果大马在此时改用马来文作為媒介语,做法便犹如开倒车。

他说,更严重的后果,则可能是令到在本地大学毕业的学生,因為无法掌握英文而成了外国及本地公司招聘中次等的人选,而错失协助大马晋身先进国的时机。

“掌握多一种语文,便是多一项优势;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英文在过去数十年,以及未来短期内,仍会是国际上最流通的语文,我们必需让我国的大学生,在大专时期磨练英文的掌握与技巧,以便一旦踏入社会,将更具优势。”

黄俊毅指出,提升语文的能力,包括国文水平,可在中小学期间便逐步进行,加上目前我国中小学,包括华小都不断在提升学生的国文水平,这已是非常足够;而一旦踏上大专,到时主要是著重於掌握知识,谋介语更不应该硬性规定為单一语文。

“身為马来西亚人,学习和使用国语,即马来文是一种国民责任,也是爱国表现,但如果為了掌握这语文而放弃提升英文的掌握,最终很可能是得不偿失。”

他也指出,在科技时代,英文也是互联网上最流通的语文,因此大专学府应该趁机会加强学生的英文能力,以免影响我国大专生掌握科技与资讯的能力,影响我国国民的国际竞争力和迈向先进国的目标。

因此,他促请政府严谨看待相关建议,以免令到如今已在世界大学排行榜中落后的本地大学继续受挫,而得不偿失。

陈运鸿: 促请莫哈末阿里发表国内所有非法生意多由华人经营的言论向华社道歉

Chan Wun Hoong(吉隆坡10日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陈运鸿促请,竞选巫统副主席的拿督斯里莫哈末阿里,為他发表国内所有非法生意多由华人经营的言论向华社道歉。

他要求莫哈末阿里出示证据及数据来证明他的言论,如最终证明他是一名信口开河的人,将没有资格去竞选一个政党的高职!

他指出,过去巫统党选期间都常出现这种信口开河,企图借助哗眾取宠的方法来作廉价宣传,是非常不负责任及不健康的情况;巫统高层应该下令禁止这种言论继续出现,以便维持人民和谐关係。

他指出,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最近访马期间,不只是首相纳吉公开认同大马华裔对国家的贡献,就连习近平也对华裔对大马政经文教的贡献表示鼓励,因此莫哈末阿里的言论让人感到遗憾。

“我非常不认同莫哈末阿里的言论,他的言论很可耻,胡乱為华裔冠上莫须有的罪名,伤害华裔,这是要不得的言论,我要求莫哈末阿里向华社道歉。"

陈运鸿说,莫哈末阿里的言论也显示其幼稚及无知;他也提醒莫哈末阿里痛定思痛,不要在败选后,胡言乱语,破坏种族和谐。

“大马华裔不需要别人一直赞美及讨好,但是我们对国家忠诚也不应该一直被质疑,中国目前已晋身成為世界强国,但是大马华裔始终认定自己是大马人,并且与国家共同进退,象莫哈末阿里这种政客,不应该企图通过伤害华裔来捞取宣传。”

他指出,种族关係是脆弱的,一旦受到破坏,它所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因此人民应该对于这些相关的言论与课题抱有敏感的态度,何况莫哈末阿里身為有身分的政治人物,更应该作為人民,及年轻一代的榜样。

他也说,这名马六甲前首席部长,之前也曾发表华社不懂得感恩的言论,已显示他是一名不理智的政客,并促请巫统主席兼首相对付此人。

“我国是民主国家,选民有权决定将选票投选给所属意的候选人,若没有获得选民的委託,候选人应该先检讨问题而不是怪罪选民。因此莫哈末阿里在输掉武吉卡迪区国会议席后,指“华社不懂感恩,是自私及没有灵魂的民族"的言论,已显示莫哈末阿里没有气度,是输不起的表现。”

林祥才:消费税的征税电脑化软件,绝不能由一两家或指定公司垄断

林祥才a(吉隆坡10日讯)马华全国副总会长拿督林祥才认為,政府必须通过各种管道教育民眾和商家,以让他们真正瞭解徵收消费税的原因及对国家的正面影响。

他也强调,一旦消费税措施落实,有关的征税电脑化软件绝不能由一两家或指定公司垄断,应该透明化执行有关措施。

他发表文告指出,许多研究和数据皆证明,政府在推行消费税后,增加政府以及纳税人的负担。

“花费越高的消费者,才需要缴付更多的消费税,相反的,消费低者,将不必為此措施感到担心。”

他说,目前,许多马来西亚人依然不了解,一旦政府要落实消费税,便会取消现有的总共16%的税率,即销售税10%和服务税6%,在推行预料只有3%至5%的消费税后,即可降低商品的售价。

他说,如果比起现有的情况,消费税的做法会显得更公平,同时有助於打击黑市產品,因為在黑市购买產品和服务,无需缴付任何税务。

他指出,虽然在理论上消费税是正面,但是随著遭到一些有企图人士的歪曲及抹黑后,在人民眼中消费税似乎成了不能被接受的措施,因此政府在推动消费税时,应做好妥善的规划,避免人民继续受到反对党的误导。

“国内很多人因為反对党的渲染而对消费税感到混淆,因此要让人民接受消费税,政府必须要良好的规划及解释,包括很多人认為消费税将导致物价上涨,但事实是,取消现有的销售和服务税将会让物价进一步下降。”

他指出,反对党没有向人民详细讲解消费税,包括基本的日常食品将不会征税,而公共设施将会全面豁免,这些都将让人民受惠的。

他也认為,实行消费税制可协助政府稳定税收和让消费人更谨慎消费,所以政府应该实行消费税。

“世界已有164个国家实行消费税,在东南亚也只剩大马、汶莱和缅甸还没有实行。”

他说,消费税一旦实施,不但可解决销售税和服务税的不足之处,也有助政府下调个人所得税、公司税等方面的征收率,加上消费税不会对人民造成负担。”

他说,我国一旦实施消费税,税率可能是在5%左右,这与其他东盟国家相比,我国的税率是最低的。

林祥才:政府于10月25日宣佈的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应该以减低人民生活负担為主轴

林祥才a(吉隆坡9日讯)马华全国副总会长拿督林祥才指出,政府在将于10月25日宣佈的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应该以减低人民生活负担為主轴,因為在过去数个月以来,国内百物涨价,对于中低收入的社群,生活都过得捉襟见肘。

“人民希望看到政府一视同仁的政策,而不是如同最近一些巫统的领袖发表‘大选支持国阵者才会获得好处’这种极端的做法。”

他说,如果烟酒税逼不得已以需要增加,政府便应该在一些关係到人民日常生活开销方面的加以控制。

“政府也可以通过奖掖来鼓励公司,為他们中低收入的职员增加福利,借此平衡中低收入家庭在日常生活开销方面的压力。”

他说,政府如果贴近民心,不难发现国民是在热切地期许汽油及柴油补贴增加、兴建更多中廉价或可负担房屋、提升日常用品补贴等,他们都期待政府為国民捎来佳音,以民為本,提供更多惠民的政策。

林祥才认為,百物价涨的源头是来自于燃油价格调涨,而此措施涉及各领域阶层,部分商家已逐步调涨各样物品,并将成本转嫁消费者。

“部分商家虽未调涨价格,但市民相信乃迟早之事,如今许多商家為应付成本提升,也暗地里变相涨价,售卖的物品质量已大不如以前。”

此外,他指出,随著国内屋价高涨问题持续延烧,让许多国人对拥有自己的“避风港”梦,可是遥不可及。

“人民当然希望政府能调低及控制房屋价格,且兴建更多可负担房屋,让人人都可有属于自己的“家”,居者有其屋。”

无论如何,他补充说,在面对世界性的经济不景,人民除了可以向政府“要求”,其实更可以从自身做起,以便适应这个环境与局势。

“比如,汽油和柴油起价后,我们可以更多选择使用公共交通,因此也必须加快改善公共交通系统,尤其是捷运计划,让人民有第二选择。”

他也指出,适当的补贴在大马目前这个情况仍有需存在的价值,但政府需确保是让真正需要者受惠,而不是让富者更富、穷者更穷。

“我对于首相已公布决定将在2014年财政预算案提高“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的数额,表示欢迎。”

黄国辉: 雪州政府需要居安思危,拟定改革财经计划来防雪州财务陷入危机

(吉隆坡9日讯)八打灵南区马青区团团长黄国辉博士说,灵市政厅提呈2014年财政预算案,预计明年收入高达3亿497万8280令吉,总开销则约3亿2431万9890令吉,意即明年度赤字高达6.34%,是不健康的情况,雪州政府应该关注并且落力改善。

他说,雪州政府需要居安思危,拟定改革财经计划,防雪州财务陷入危机,包括停止一些非策略性的计划,开源节流。

他说,在灵市政厅的2014年财政预算案中,市政厅已提高行政开销,雪州政府应该要求市政厅列出行政开销的清单,逐一检讨,而不是任由开销暴升。

他指出,明年的预算案中,灵市政厅的总开销為3亿2431万9890令吉,比今年的3亿852万4090令吉增加1579万5800令吉,同时即显示明年的赤字从今年的4.96%提高至6.35%。

“如果开销持绩暴升,就算税收等方面的收入都提高,却都根本无法解决赤字问题。”

他指出,身為政府,应谨慎处理财务开销,勿让赤字飆升,并促政府居安思危,拟定改革财经计划,防财务陷入危机。

黄国辉警告,如果雪州的赤字持续提升,很肯定将会影响外资投资雪州的信心。

“雪州本应该是国内最主要及最先进的州属,理应是外资投资的目标地区,但如今却让柔州领先,雪州政府的管理能力,备受质疑。”

他说,当前政府重要任务,就是优先处理州内的经济情况,减少负债,减少浪费及增加收入,而不是让开销一直增加。

他也相信,州内经济问题若处理不当,加上国外市场萎缩,出口减少,将严重影响国人消费信心,各行业亦纷纷削减开支,形成连锁反应,市面越见萧条。

他建议,雪州政府可推出更多利商的政策与环境,吸引外资,包括外州的投资者来雪州置业或者设工厂,借此带动整个州属的经济活力,从赤字的困境中走出来。

黄祚信:无论民联或是国阵议员,无故缺席会议,或通过各种藉口缺席,都是失责的做法

黄祚信(吉隆坡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福组织秘书黄祚信指出,23名民联国会议员必须针对他们早前在国会下议院晚上三读通过2013年防范罪案(修正与扩大法令范围)法案时,无故缺席会议的事情,作出解释。

他认為,无论民联或是国阵议员,若无故缺席会议,或通过各种藉口缺席,都是失责的做法,没有资格称為负责任的人民代议士。

“当晚正副首相都有出席会议,国会下议院最后以115张支持票对66反对票通过法案,证明了国阵议员对此关係全民的法案的重视程度很高。”

他说,反观身為民联议员的领导人,诸如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及行动党主席卡巴星都缺席。

“根据过去的国会表现纪录,以上的民联领导人的表现都较為被动,表现不佳,缺席率向来相当高。他们已忘了本身的份内工作,难道他们以為当国会议员博取上报率,便已足够?”

黄祚信指责,民联国会议员在这之前不断谴责这修正案危及人权,是内安法令2.0的复製版,但却在关键时刻缺席投票,再次证明民联议员祇会张口骂,没有实际行动。

“雪州大臣卡立去了哪裡?雪州的问题不见得有改善,国会议员也当不好,為什麼还要竞选国州议席,让人民失望?”

他说,如果每在国会通过决策时,民联国会议员都声称出国公干,等到法案通过,已成定案后就出来长篇大论谴责国阵,这对监督政府政策并没有效用。

他认為,这些受人民委托的人民代议士,已辜负了在大选投选他们的选民。

他也说,国会议员应该视出席国会会议為正职,并且在国会裡针对一些关系到人民的问题提出意见,传达人民的心声。

他说,為什麼国会议员偏偏要在国会会议期间安排出国?国会会议不是全年无休,国会议员应该尽量在国会开会日子,避免出国,并把会议视為最重要的公务编排。

Next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