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青雪州州团要求民联政府解释议员大幅调薪

Youth雪州团长张盛闻(前排中)率领众马青雪州州团职委,在 ( 2013-2016 ) 马青雪州州团第一次职委会会议后针对民联为雪州议员大幅调薪事件发表看法。(前排左起为财政徐椿发、副团长黄文强、副团长黄运伟、署理团长施华胜、秘书陈运鸿、副团长高玄慧、副团长李永明、稽查陈栩原。中排右3为副秘书龚进华)

(莎亚南28日讯)马青雪州州团职委一致认为,在这个世界经济大环境不明朗的时候,雪州民联政府却通过大幅度调整雪州大臣、州行政议员、议长、副议长及州议员的基薪,雪州大臣卡立应该向“真正的老板”,即雪州人民交待原因,而不是将雪州资源都佔為有,為所欲為。马青雪州州团职委是在( 2013-2016 ) 马青雪州州团第一次职委会会议后针对上述事件发表看法。

马青雪州团长张盛闻说,根据瞭解,这也是西马州属内最高的州政府调薪幅度;全马则屈居於砂拉越之下,属於第二高调薪幅度的州属。他说,调薪后,当中以副议长的基薪调整幅度最高,从原本每月的3千327令吉50仙,调升至1万5千750令吉,足足高达373%。

“至於议长的薪水也调整了268%,从原本每月的6千109令吉29仙,调升至2万2千500令吉;大臣的基薪,原本每月只领1万4千175令吉15仙,惟现在则被调升至2万9千250令吉(106.4%)。另一方面,雪州行政议员的基薪,也从原本每月的6千109令吉29仙,获调升至2万250令吉(231%)。”

他说,雪州议员薪金如此惊人的涨幅,就连民联本身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就针对此事件对雪州大臣卡立提出质疑,要求后者给予解释。

张盛闻指出,砂州行政议员及州立法议员的薪金,是在今年年中,21年来首次获得调整,相关基本薪金或基本津贴的涨幅至少达200%,而雪州在2005年,州议员和以上阶级领导人的基薪,曾获调整10%;之后在2011年,州议员的每月薪水,也从原本的4千112令吉79仙,调升至6千令吉(46%),从2012年1月1日生效至今,因此与砂州21年来调整一次,不可以相题併论。

他指出,在经济不景的环境下,身為政府的,应该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而不是好处先取,吃苦先逃!

他也说,雪州议会获调薪者都是政治人物,真正做工及贡献的一批,即雪州公务员反而未获关注,很明显这是不正确的,雪州大臣卡立有必要针对这些疑点,向人民及公务员解释。

“经济不景期间,雪州政府应该做的是开源节流,如今卡立却大逆其道,未开源,却先大手笔花费,这是不应该的。”

他说,如果雪州在今天收入高、人民安乐,雪州议会要加薪则是理所当然。

他说,雪州政府要出示证据与数据,讲解给人民知道,為何雪州议会有资格当西马最高薪的政府?

“当巴生、加影这些地区在饱受大水灾、大水荒折腾,各地方治安因為地方政府的策划不妥善,闭路电视、路灯缺乏,大臣却坐享其成,叫人民如何能信服?”

陈运鸿: 应该让华社代表参与学校歷史课教科书的编制

Chan Wun Hoong(吉隆坡27日讯)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建议,教育部应该让华社代表参与学校歷史课教科书的编制,以确保华裔和其他民族在建国过程中的贡献,都会被详实地记载。

他说,由单一种族所包办的歷史,肯定不是真正的歷史,因為它很可能会因私心,隐藏或没有全面讲述一些情节。

“為了促进国民团结,华社有必要向政府极力争取歷史课本不偏重。”

他说,如果中学课本没有华族的歷史,华裔年轻人恐没有其他管道认识本身民族的歷史,而华人在这片土地上的痕跡将渐渐抹掉,甚至被其他民族所同化。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的陈运鸿说,教育部有关大马教育文凭考生须考获歷史科及格的决定,让人担忧现在的中学歷史课程都是官方撰写的歷史,都偏重传播土族和伊斯兰的歷史。

“如果政府忽略我国多元民族与宗教的歷史,将严重防碍各种族和宗教的团结与宽容。”

他為此吁请华团应该团结一致发出声音,争取公平。

他也说,政府最近通过的教育发展大蓝图,也强调使用国语為媒介语,旨在把培养学生或下一代掌握具有世界级的知识和技能,同时富有道德观与竞争力。

他认同政府这项意愿,但他说,国文不是国际语文,这对接受新科技和新知识肯定是一个很大的阻碍,因此让人不禁怀疑教育发展蓝图是否可以达致意愿与目标。

黄祚信: 政府应公开总稽查司报告犯错者名单

黄祚信(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黄祚信说,针对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指将会严惩2012年总稽查司报告中的犯错者,他要求,在对付行动后,当局必需透明地公开被对付者的名单与详情,以便显示政府的决心。

“而且,政府如果这样做,更可以达到杀一儆百的效果,避免每一年的总稽查司报告,都是老调重弹,没有改进。”

他说,如果政府做到这一点,这将是我国转型的一大改革。

“政府严正打击贪污舞弊,是政府转型计划中的一大成就。这不但能确保政府的良好施政与管治,同时也能恢復人民对政府的信心。”

他指出,政府声称,也将设立特别委员会调查报告中的319项涉嫌舞弊案,这是很好的做法。

“可是相关委员会必须将调查结果透明化,让民眾知晓。此外,任何滥权和涉及金钱利益的非法勾当都必须被控上法庭 。”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的黄祚信说,政府部门裡应该有一套完善的机制,高级公务员如发现该部门或机构有可疑消费账目后,便应该自动展开内部调查,对付涉及者;而不是要经过国家稽查部门提醒后,掌管部门或机构领导人才採取纠正行动。

他说,如果违反条例较轻的员工,只是被口头警告,严重者则要以书面方式警告。

“若不要民眾认定稽查报告揭露的所有弊端是贪污和舞弊所导致,有关单位必须对犯错的官员採取严厉的对付行动,以提醒公务员做好本份。”

他也说,民眾是要看到执行快速和坚定的对付行动,因此部门的主管必须正视问题,以纠正和严惩涉案的官员。

他指出,作為公务员,本身必须要有良好的诚信和不能够有其他议程,否则将影响人民政府部门的印象。

他说,一项工程的延迟完成将导致成本增加,政府因此被逼支付更多,这将国家造成直接影响。

郑有文: 雪明年应积极引资提高效率

Ching Eu Boon(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说,雪州应在明年积极招商引资、加强各地方政府的服务素质及效率、强化公共交通系统及根治水灾,而不是将钱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包括先為议长等人加薪。

他说,还有更多较重要的事情等待雪州政府去解决,但是雪州大臣卡立却先解决薪水问题,人民的问题却放在最后才处理。

“為何雪州大臣不可以先解决人民燃眉的问题,才通过加薪来奖励议长等人?这样身為政
府老板的人民,才会更加心服口服。”

他说,公共交通系统方面,州政府应放下政治立场,与中央政府合作,提供一套更优良的系统,以免人民每天上下班都受困车龙,这才是明智及最精明的一步。

“雪州政府不能因為自己的政治立场而故意与国阵中央政府唱反调,到最后苦了人民。”

他说,针对水灾问题,雪州子民也常受闪电水灾困扰,州政府又能否一次过拨出大笔款项,真正根治问题,打造零度水灾州属?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郑有文指出,雪州境内的电玩中心、按摩院及廉价酒店越来越多,衍生了许多社会问题,涉及者包括青少年,雪州政府必需為这个问题负责。

他说,国阵执政雪州的2007年,娱乐执照费仅取得2千180万令吉的收入;但在民联执政雪州的2011年,竟获高达3千624万令吉的收入。

“民联州政府是否批准了过多的娱乐执照,以致无法妥善管理;还是州政府或地方政府根本没有加强执法。”

他也说,雪州政府一直将执法的问题推到警察部队,但是,就算警方一直取缔,地方政府却一直任由不法分子重开,那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

因此,他呼吁雪州政府必须根治地方上的问题后才能够有条件大谈调薪问题。

黄冠文: 雪州政府 2014 年财政预算案 “老调重弹”

01052012 1 MCA Medical Karnival (resize)(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冠文促请雪州大臣卡立交待,雪州政府去年在採沙的收入中,為何有1亿5000万令吉宣告“不知所踪”。

他说,採沙的收入是州政府其中一项最主要的收入,因此人民想要知道全盘的收入,到底是如何;而不是随便就被卡立“混”了过去。

“卡立当初曾在苏丹面前承诺,采砂活动每年能够為州政府赚取1亿5000万令吉的收入,但州议员在州议会会议上询问大臣时,卡立却否认;甚至州政府上载到网站的会议记录也被窜改。”

曾任雪州新古毛州议员的黄冠文也说,在刚被公布的2014年雪州财政预算案,是一分“老调重弹”的预算案。

“这分预算案只是让人家‘好看’的预算案,因為州政府每年年中都会突然追加几次附加预算案,而且还加不停,很明显,这预算案根本是一份未规划好的预算案。”

他说,2009年,雪州政府共追加多达1亿2000万令吉的拨款(8.8%);2010年,1亿4000万令吉(14.9%);2011年则有3次,数额近2亿令吉(13.98%);2012年加2次,共1亿6700万令吉(10.4%);至於2013年7月,则追加7亿6000万令吉(46.7%)。”

他也说,预算案并不可以只是做得如同门面功夫,雪州大臣应该更认真看待预算案,而不是在年中便随意增加拨款。

“雪州是一个先进州,民联政府应更积极地开源,放眼於整个州属的发展才对,而非一再持续性地推出福利政策,讨好人民,最后造成发展停步不前。”

“雪州政府应该要教人民如何去捕鱼,而不是分鱼给人民吃。”

“倘若如此,福利政策恐怕无法支撑多少年,最后也只会对州政府造成一种负担,甚至负债。”

林祥才: 认同尽早废除公开汽车入口准证

Profile Pic 2(吉隆坡22日讯)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林祥才认同前财长敦达因要求政府,尽早废除公开汽车入口准证(Open AP)的建议,此措施将可以进一步降低我国人民拥车的成本。 

他说,新汽车政策是时候被检讨了。政府是应该公开市场,让人民看到政府转型的诚意了。

他说,废除公开汽车入口准证,将可助降低车价,同时鼓励更多国际品牌的汽车製造商,加大本地投资。

“这是其中一个降低车价方法,而且万勿只顾少数人利益,犠牲大多数人。”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的林祥才说,我国政府于1970年代推行新经济政策时,為鼓励并协助土著参与二手车市场,落实这项汽车入口准证机制。

另一方面,他说,针对报废十二年车令轿车的建议,他认为目前并不是落实的时机,因为这将加重人民的负担,甚至影响国家经济的活跃。

他说,如果十二年车报废,银行批出贷款的期限,肯定会从现今的九年,减至七年,或甚至更短。

因此,他说,这意味着一旦人民要买车,便需因贷款摊还期的缩短而还更多月供。

“在万物起涨的目前,政府应将焦点放在如何协助人民解决生活压力,而非令问题更严重。”

他建议,如果政府要确超过安全车令的轿车不会威协公路使用者,政府可以免费让老车检验,或提供修车津贴。

黄凯旋: 年轻人应要精明上网

(吉隆坡21日讯)马青乌鲁雪兰莪区团团长黄凯旋呼吁年轻人精明上网,善用互联网资源,切勿传播没有根据性的讯息。

他提醒网民勿随意转发互联网上不正确且未被证实的消息,否则需為本身行為负责。

他说,国人生活在一个被资讯淹没的环境,在过多资讯下,除了有真实的事和教育性的,当然也充斥没有根据的传言和不真实的言论。

他说,家长要教育儿童、青少年和年轻人精明上网,希望灌输他们安全上网、负责任及谨慎上网,避免陷入网络圈套。

“很多人都喜欢上社交网站聊天,很多时候也会不经意将个人资料从互联网洩漏出去,让不法之徒有机可乘。”

黄凯旋说,网民若在网上看到有损种族和谐的短片流传,或者讯息时,应该第一时间求证,而非盲目跟从网上散播的讯息。

“科技的发达,有好也有坏,科技為人类带来便利,但也製造不少社会问题;希望大家都能精明上网,这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问题发生。”

他举例,日前有一些年轻人通过互联网发表言论而惹祸上身的案例,这都是不善用网络的最佳警惕。

“最近国内不时传出许多网络骗案,特别是骗钱和骗色,都是因為上网者一时大意而上当。”

他也劝告父母,应该限制子女使用电脑的时间,并且把电脑放在客厅等较公开的地方。

“我们鼓励子女接触网络世界,但要从旁教导这些入世未深的一群,不然他们很容易受到‘污染’。”

黄冠文: 雪州议员调薪应要向雪州子民交代

01052012 1 MCA Medical Karnival (resize)(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冠文说,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在2013年最后一次州议会上宣佈2014年财政预算案时指,预算案建议明年雪州议会议长、副议长及州议员均会调薪,应该同时列出為何他们值得加薪的理由。

“人民想要知道,雪州政府在过去一年,减少地方上的基设发展等省起来的钱,用来加薪给这些州议会里的人,是否物有所值。”

他说,雪州议员明年大调基薪,从原有的6000令吉薪金,翻倍调高至1万1250令吉。如果再加上各项津贴约4700令吉,州议员月入近1万6000令吉,这是已超过合理的底限,因此不应该由州务大臣说了算,他必需向雪州子民交代。

“因為这项调薪,从明年起将调高5250令吉,即州政府每个月将多支付29万4000令吉给56名州议员。 ”

黄冠文指出,人民会怀疑雪州大臣这次提议加薪,是否与利惠民联自己有关,因為民联国州议员都有从薪金中上缴10-25%不等的「月捐」给党的制度,所以在州议员均加薪的情况下,可达至「议员与政党双赢」的局面,而这根本只是民联在将州政府的资源转入民联的手段。

他说,身為政府,应该保持著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态度,服务人民,而不是在市道不景时,先以政府资源来喂饱自己,再去关心人民。

同时,他也抨击雪州政府为何在一些偏远的乡区如雪州边界的县属,例如沙白安南、瓜拉雪兰莪等的地方扩大征收泊车费,这无形增加了当地选民的负担。

“既然雪州政府这么富有可大调雪州议员们的薪金,为何不把这些钱回馈予雪州子民。”

“市道不好,政府应该通过加强内需及引进外资,让人民从中受惠,州议员们谈不谈加薪应该当人民日子过得好后才可进行。”

他也说,如今雪州政府的做法,就是不理人民的死活,反而先让议员们吃饱穿暖,根本已是本末倒置。

他建议,卡立应该列出可以让他们加薪的理由,以便“真正的老板”,即人民心服口服。

“州政府的资源是人民的,州政府只是替人民管理,不应该随意為自己加薪,反而忽略了人民的意愿。”

叶运发: 吉隆坡门牌税暴涨惹民怨

Yap Yun Fatt(吉隆坡21日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叶运发促请吉隆坡市政局重新检讨有关吉隆坡门牌税暴涨的措施,因為如今已令到民怨沸腾。

他指出,吉隆坡市政局在去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声称吉隆坡的财政状况良好,如今却一下子爆涨门牌税超过100%,这是于理不合的。

“2015年将会落实消费税,这已令到收入中低阶层的家庭有一定的打击,如果市政局还要加重他们的负担,这将会令到这些家庭大受影响。”

他说,其他州属会担心,一旦吉隆坡顺利通过此调涨门牌税后,随之陆续遭殃的将是其他州属的人民。

叶运发指出,吉隆坡市政局及联邦直辖区部部长东姑安南以21年没有调整“產业年租估价”為由,而一次过调高是不合逻辑的。

他说,多年没有调整的原因是什麼?这是吉隆坡市政局的失职,不能在21年后,却怪罪在人民头上!

他指出,吉隆坡门牌税并不包括排污费,因為市政局已将排污工程交给英达丽水,人民需要另外付还相关的费用,如今市政局的工作及成本已减少,却还要无理起价。”

他说,政府应该推出更多可负担房屋及立法阻止房屋炒作,因為吉隆坡的房价不断升值,人民已买不起房子,新的產业年租估价準确性也令人怀疑。

他也说,门牌税如果有调整的必要,便是应该逐步调高,一次过暴涨,将增加家庭的经济负担,尤其是居住在组屋及租屋者。

黄俊毅: 多元种族和宗教国家出现两个刑事法律会引起混淆

Ng Chun Yie(吉隆坡21日讯)马青士拉央区团秘书黄俊毅律师说,丹州伊斯兰法庭大法官最近表明,州内的伊斯兰法庭已有能力审理回教刑事法,以及丹州务大臣指有信心可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言论已经让国内非穆斯林感到担忧。

“全民都希望国家宪法下赋予其他宗教信仰的保障,继续被尊重和受到捍卫,不会受到任何方面,企图以任何意识形态来挑战。如果国内有一个州属落实回教法,这对于其他州来说是一项威胁。民联的州属人民更应该关注此事的进展,因為发表该言论者,来自民联的丹州。”

他说,多元种族和宗教国家,一旦出现两个刑事法律,肯定会引起混淆。

“到时将会出现矛盾和难以釐清的灰色地带,到时也将直接影响外资。”

黄俊毅说,任何方面都应抱持著高度的敏感度,尊重和考虑到我国现有的多元国情,尤其伊斯兰刑事法对非穆斯林带来的担忧、影响与冲击。

他说,我国先贤在致力发扬和推广多元宗教所遵循和强调的理性,不可以被情绪化的政治议程而骑劫,这最终可能会令到国家因此陷入矛盾、争议和不必要的纷扰中。

他认為,中央、州政府或朝野政党,都必须尊重非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宗教团体不断表明的强烈意愿,即我国并不适宜在刑事法方面出现一国两制!

他也说,民联应该针对此事清楚地表明其立场,而不是避重就轻,对影响国家法律体制的重要议题避而不谈,却对芝麻绿豆的小事大做文章。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