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慧玲: 雪州政府不理会雪州子民的生活贫苦

郑慧玲(吧生 30 日讯) 马青吧生区团团长郑慧玲说, 2013年马来西亚年度汉字是”涨”, 贴切地可以用來形容雪州议员的薪水,其中州务大臣月薪调升106.4%, 比首相的2万2826令吉月薪还高,卻不曾理会人民的生活贫苦。

以下为雪州行政议员和州议员调升薪金后与中央政府的比较:

首相: 2万2826令吉65仙 雪州大臣: 2万9250令吉
部长: 1万4907令吉20仙
雪州行政议员: 2万250令吉
国会议员: 6508令吉59仙 雪州议员: 1万1250令吉

郑慧玲说, 雪州政府行政议员与州议员从2014年起大调薪, 当中以副议长的基薪调整幅度最高, 足足高达373%, 议长也调高268%,行政议员调高231%。

她也说, 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在大选競選宣言中發表獻詞時說,在過去5年,民聯政府成功強化雪州經濟,還富於民。但今天雪州子民苦苦等待可负担廉价屋, 降低20%门牌稅和10%商业稅的承诺, 雪州民联政府一直都无法实现。

雪州民联政府在大选时对人民许下许多美好的承诺, 但是都未看见任何行动。这包括了:人民聯盟政府創立了3億令吉的“我的雪蘭莪基金"(Selangorku),以通過各項措施賦權予民,這包括栽培年輕企業家、教育支援計划、從福利制轉型至創造就業機會、根除全州的貪污惡習、賦權予女性及在政府關聯公司推行1千500令吉最低薪金制。 确保耗資3億令吉的巴生第三大橋落成。

在沙亞南、八打靈再也、首邦市、巴生及加影提供免費及便捷的公共交通,包括巴士服務。

人民未感受到州政府为雪州子民带来福利, 但却大力调薪先照顾雪州议员。

郑慧玲希望, 雪州民联政府兑现大选的诺言, 先照顾雪州子民, 为人民謀求福祉。

张盛闻: 梳邦市议会商业执照更新费用暴涨300%不合理

Chong Sin Woon(吉隆坡12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团长张盛闻说,梳邦市议会的商业执照更新费用暴涨300%是不合理的,这不但让业者大吃一惊,因為这将加重经济负担,令到最近面对百物上涨的中小商家,雪上加霜!

他促请雪州政府,包括州大臣或者行政议员解释,这时候调涨执照费,是不是為了“补贴”雪州行政议会大幅加薪后的财政。

他讽刺说,雪州行政议会明年自己就加薪近 300%,但是商家的执照费却也涨300%,这是不寻常
的巧合。

他说,较早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宣佈,配合新兴行业的崛起和各地区经济趋势的改变,雪州政府从2014年1月1日起依据2007年贸易、商业及工业执照费,调整州内各行业的商业执照收费。

“虽然对方声称有关费用已有21年没有调整,因此此番的调整是依照商业项目和经商单位面积徵收执照费,但21年没有调整的问题,是州政府所致,不应该在此时把重担压到商人民头上。”

张盛闻说,有人在11月收到市议会的信函中有提及更新执照费用会有调整,但没有附上详细的标準,并在前往市议会查看后,发现原本每年290令吉的更新费用竟暴涨至1090令吉,涨了超过300%。

“雪州民联政府表面上自称秉持廉洁透明的宗旨,但这次的调整却是背道而驰,让人感到失望。”

他说,在百物涨腾、成本增加但收入却不增的时刻,当局不应过份地调整更新执照费用,让业者的负担百上加斤。

他认為,之前由於更新执照费的程序繁琐,有许多小型或微型工业业者為了省麻烦而不更新执照,如今更新费用暴涨后,更会导致更多业者选择不去更新执照,造成更多的问题。

他认為,当局若要调涨更新执照费用的话,就必须清清楚楚地列出原因与标準,而不是自己黑箱作业,让业者蒙在鼓里。

他也说,民联政府应该了解,任何涉及公共利益的问题如能让公眾人士参与是积极和好的举动;如果整个问题如果没有获得妥善处理,将导致混乱和引起公眾人士的不满。

李万行: 现不适宜调涨电费

IMG_4133-a(吉隆坡1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说,目前并不是调涨电费的时机,因為现在全球经济不明朗,调涨费将会增加人民的负担。

“虽然家庭用户的电费不会起太多,但商业用途的电费增加,难免将会引起骨牌效应,造成物价上涨,加重消费人负担。”

他说,现在暂时不是时候和不合理,内阁应该作出检讨,甚至连身為内阁部长的巫青团团长凯里也批评这项决策。

他指出,当局只给人民一个月通知,如此仓促起价的举动让人们不解,其中引发的连锁效应,将严重打击低收入者及他们的家庭。

也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的李万行说,早前政府才调涨国内汽油价格,已经使到不少货品涨价,如今商业和工业用电的电费涨16.85%,这肯定会影响商家成本,并把有关负担转嫁在消费人身上。

“虽然政府有要求商家不要為货品起价,但成本增加造成货品起价是再所难免的,因為商家也要生活,大型企业资本雄厚,自然不畏惧,但是小型的企业,却是极需要获得关注。”

他指出,政府指456万户人家不受电费调涨的影响,但事实上,政府却忽视了商业与工业用电调涨后,间接造成的货物原价上涨的问题。

他建议,政府应该先检讨给独立发电厂的庞大燃料津贴,虽政府曾於2011年5月声称,政府当时正检讨独立发电厂的燃料津贴,然而至今却毫无下文。

“我们不要不合理的合约,肥了大商家,苦了小商与平民。”

他也说,政府应拟定社会保护网,确保人民受到通货膨胀所引发的连锁所带来的影响降至最低,务求协助人民度过通胀压力。

陈运鸿: 认同绩效制保大学竞争力

Chan Wun Hoong(吉隆坡12日讯)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认同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宣布不恢復政府大学种族录取固打制,因為只有绩效制才可以确保大马大学的水準持续提升。

他说,根据2013年QS亚洲大学排名显示,我国5所大学成功挤入前100名,其中马来亚大学(UM)更从去年的排名第35名跃升至第33名,其他4所大学排名也有显著提昇的现象。

“4所大学包括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从去年排名第58名上升至第57名、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从第63名提昇至第61名、马来西亚工艺大学(UTM)则从第75名上升至第68名及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UPM)则从第76名提昇至第72名。”

但他希望,政府大学能更透明公开录取学生的标準程序,以免每年都会引起学生的不满。

他说,国家正迈向先进国,各族人民必须有充分竞争力面对全球化的环境。

“只有通过绩效取代固打,我们才能留住人材,让人材带领大马迈向高收入先进国。”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的陈运鸿说,政府相关部门目前应该要检讨的是,為何近年来在奉行绩效制后,仍出现许多问题,包括不少优秀生无法选读属意的大学和科系。

他说,最不值得的是,当这些优秀生无法信服和失望时,便会选择去到邻国或外国进修,并在学成后留在外国服务,造成大马人材严重流失,这是非常不健康的。

纳吉日前在国大党代表大会上表明政府不会再採取固打制录取大学新生。

他认為,高教部必须正视每年报考大学期间出现的乱象,公开说明录取标準,否则政府即使落实绩效制,也不会有意义。

他也说,政府大学华裔生录取率不断下降令人担忧,在大马社会的眼中,华裔学生关心学业表现,成绩标青,然而录取偏低的情况与大眾印象不符。

陈运鸿: 雪州政府没善加利用中央政府的拨款惠及雪州人民

Chan Wun Hoong(吉隆坡3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抨击民联持续在毫无基础下攻击中央政府的施政,同时却让人民看清了民联管治下的州属治理是一团糟。民联的代议士除了热衷于争权夺利,无视人民疾苦而纷纷支持大幅度调涨薪金外,对州属管理却是门外汉,也不闻不问,导致州内民生问题一喽喽,让人民失望。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的陈运鸿表示,就以雪州民联政府为例,身为全国最先进和发展的州属,州政府在管理财务方面理应需要更加严谨和有效率,但失望的是在面对通膨挑战的今天,由民联管治下的雪州除了施舍小恩小惠外,过去6年的治理并没有让人民满意的政绩。即便连中央政府给予的拨款也未善加利用来进行建设工作以惠及雪州子民。根据2012年总审计师的报告揭露,雪州民联政府并未善用中央政府给予的维修道路拨款,而造成境内3个地区道路因缺乏安全及不符合规格,更甚的是有75%的道路使用者投诉,认为这已严重危害道路使用者的安危 。

总审计师的报告指出,雪州从2010至2012年共获得11亿4000万零吉的中央政府道路维修拨款,但却只用了6亿4000万零吉,即总数的56.3%,未有效的落实和改善道路安全。而报告中也显示即便是用于维修道路的拨款也面对工程欠佳、费用无从考核、余剩拨款未记录在案且去向未明、以及工程进展缓慢等问题。这完完全全暴露了雪州民联政府的管理缺欠效率和监督,而这一切却显然不在众民联议员们的考量范围内,反而让大家看到的是他们却对调高薪金的沾沾自喜和高调支持,私利熏心,让人民失望和愤怒。

陈运鸿希望雪州民联政府必须弄清楚,中央政府给予的拨款是要用在人民的身上,而非把它收入储备金或把此款项当作雪州财务盈余,这样不负责任和本末倒置的政治伎俩和管理方式,将让雪州的建设倒退,也无法提升雪州子民的生活素质及生命安全。

因此,陈运鸿要求雪州民联政府必须就这些弊端给予人民一个清楚的交代,而非把牵涉错误甚至有滥权之嫌的管理扫入地毯下,如果允许雪州政府继续以这样的管理方式,民联州政府将会把雪州的发展拖慢且让滥权事件横生,人民将首当其冲,深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