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锦明: 加影补选不只是国阵与民联之间的对争,也是雪州大臣人选的公投

Low Kim Mang(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揶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与雪州大臣卡立之间的权力斗争已越演越激烈,因为就连雪州政府的“大事”,即献购雪州水供相关的公司,安华却全程被蒙在鼓里!

“还好安华完全不知情,否则向来作风奸诈的安华肯定会继续拖延此事,并将水供作为民联的筹码,弃人民福利于不顾。”

他说,庆幸雪州大臣卡立在水供事件上,以人民福利为重,并放下政治因素与中央政府迅速达成协议,否则雪州水供问题,将没完没了。

他说,雪州人民应该以加影选举向安华表明立场,雪州人民要的是一名开明的大臣,而不是专门只搞政治的大臣。

“卡立到首相署,与正副首相言谈甚欢,也为人民福利真正打开胸襟来商谈,安华却被拒于门外,很明显甚至是公正党内部,也对安华的作风表示不苟同。”

他说,安华向媒体的回应:“我们不愿针对此事多加评论。我一直都知道卡立与水务部之前合约的进展。但这个签署备忘录的行动,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保留我的评论”,只是在自欺欺人。

他重申,加影补选不只是国阵与民联之间的对争,也是雪州大臣人选的公投,因为一旦安华胜出,卡立将会被拉下马,到时雪州的资源将会被安华私有化,并将雪州人民当作政治资本。

“目前离开下届大选还有至少3年,3年内安华能够对雪州做些什麽?我们不要将雪州的前途放在安华的手上。在这次的加影补选,我们要向安华说‘不’!”

“签署水供谅解备忘录” 黄祚信:安华竟然不知情

Ng Chok Sin(吉隆坡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祚信说,中央政府与雪州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向雪州政府属下的鲁益山集团有限公司(Kumpulan Darul Ehsan Berhad)提出96亿5000万令吉献购,并预计在3个月内完成献购程序,以重组雪州水务,全力解决一直纠缠着雪州人民的水供问题,显示中央政府体恤民生的积极态度。

他说,自从雪州被民联入主后,水供问题从2008年开始至今并未全面解决,这不仅影响雪州水供服务,也阻碍国家在当地发展计划,甚至不计其数的外资,都被“吓跑”。

“目前,随着献购计划跑动,中央政府也正在进行从彭亨州输送生水到雪州的供水计划,确保有充足水源,这对雪州来说,实在是‘天降甘露’。”

黄祚信说,国阵政府是站在以民为本和人民利益为大前提的立场上处理此事,这与民联的雪州政府不同。

“民联往往以政治为大前提来处理各项事情,最终赔上的只是人民的福利,包括雪州水供问题,自从雪州由民联政府主导后,水供问题便犹如季节性般,困扰着人民。”

他说,民联曾为了“一口气”,故意刁难中央政府要建设以便解决水供问题的冷岳2滤水站计划。

“身为政府应该拥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高尚情操,绝对不能将人民的福利当作政治筹码,押在与对手的赌盘上。”

他也说,这项中央政府向雪州政府属下的鲁益山集团有限公司的献购计划,因为政治因素而一直胶着超过6年,中央政府一直想要解决,但民联政府却担心失去这“筹码”,但如今问题在中央政府积极推动下,终露曙光。

“这分备忘录其中一项是解决巴生谷水供课题的长期计划,包括兴建第2冷岳河滤水站计划(Langat 2),而签署备忘录目的,是为了更有效提升雪州水供服务,并持续及更高效为吉隆坡和布城提供水供服务,这都是以提供人民更高更好的生活素质为大前提所做出的决策。”

同时,他也针对拿督斯里安华对于此备忘录一事毫无知情表示,安华身为公正党实权领袖兼雪州经济顾问,签署水供谅解备忘录这么重要的事都未被受通知,证明公正党内部充满矛盾,因此加影选民更应该慎重考虑手中的一票。

庄凯伦: 莎阿南市政廳华裔市议员一减再减

Chng Kai Krun(莎阿南 27 日讯) 雪州马青委员庄凯伦今天发表文告对莎阿南市政廳日前21名市议员宣誓仅有2名华裔市议员感到遗憾,并促请公正党及行动党把仍未填补的4名市议员职位空缺,全数委任华裔代表,以提高华裔在莎阿南市政厅内的代表性和说服力!

庄凯伦表示,国阵执政时期,在国阵协商及分享政权的精神下,莎阿南市政厅拥有多达7名华裔市议员。可是当民联在2008年成功执政雪州后,莎阿南华裔市议员不增反减,从原先7名华裔代表减至4名,如今在进一步巩固雪州政权后,更是减至仅剩2名华裔代表,不止在”开华裔倒车”,更是大大减少华裔在莎阿南市政厅的代表性!民联政府应该把国阵时期好的制度留下,而不是一减再减,减剩2名华裔代表,所以我促请目前仍有4名未被填满的市议员职位空缺,即公正党3名,行动党1名,应 全数委派华裔代表,以让华裔代表在市政厅内更具有说话权!

也是马青莎阿南区团秘书的庄凯伦希望已宣誓的2名新任华裔市议员,不要如以往般,拿了薪水及津贴后5年不见人影,必须积极服务民生及在会议里捍卫华人在莎阿南的基本权益,更不要提出或支持禁赌,禁酒甚至是禁避孕套等荒唐开倒车课题,以免让思想狭窄的回教党有机可乘,逐步把莎阿南甚至其他地区回教化!

黄祚信: 政府必须合理化补贴,以平衡国家财务

Ng Chok Sin(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祚信说,人民应该理智看待最近物价上涨的趋势,因为那是全球的经济环境所造成,而处于全球化的今天,大马根本无法置身度外,而国阵政府为了与民共同面对,也已将一马援助金增加至650令吉。

他说,民联的政客在加影补选期间,试图以涨价课题煽动选民的情绪来捞取选票,但他相信,选民都会明白当中原因。

他指出,反观民联执政的雪州,在上一届及本届大选时,曾大言不惭声称开下许多空头支票,让雪州人民将手中一票投了给他们,但是最终却大部分都没有被兑现。

“包括在去年3月,1888名学生家长不满雪州民联政府无法兑现学前教育援助金竞选宣言,而入禀沙亚南高庭起诉雪州政府,索偿103万8000令吉。”

黄祚信说,州政府被人民针对没有兑现承诺而遭起诉是世界上前所未闻的,这让雪州成了国际的笑柄。

他针对中央政府合理化补贴的决定说,全国只有10%人民缴税,但国家开销却因为是全球大环境的影响而一直增加,若国家收入没有增加,国家必须举债,因此政府必须合理化补贴,以平衡国家财务。

“现有补贴机制并不能让大部分人民受惠,反而只会对富人有益,出现不公现象,因此才需合理化补贴。”

他也指出,因此,政府减少汽油补贴,把钱转移到一马援助金,除提供意外保险外,更将在5年内将款项逐步提升到1200令吉,这是国阵政府的承诺。

他说,政府必须纠正现有的补贴机制,让全面性补贴转为针对性补贴,以期更有效及更透明的协助人民。

“骨痛热症爆增” 王钟璇: 政府应该采取更激进的措施去面对

王钟璇(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妇女组主席王钟璇说,根据卫生部最新的数据,全国今年1月至今共发生1万3915宗骨痛热症,7周内共25人死亡,比去年同期爆增302.2%(3460宗),政府应该采取更激进的措施去面对。

“目前,许多地区的人民因为担心黑斑蚊传染骨痛热症给家中的幼童与老人,已如活在热锅中的蚂蚁; 这严重影响人民的日常生活。”

她指出,各州的地方政府不能对骨痛热症束手无策且草率行事; 他们应该出动更频密次数的喷射蚊药人员丶执法官员更严厉取缔违法的居民和清洁工友更加勤快清理住宅四周的沟渠等排水系统。

“世界卫生组织在去年已发出警告,因气候问题,今年将进入骨痛热症高峰期;因此各地方政府早该做好准备面对而不是在如今一发不可收拾时,才手忙脚乱。特别是民联执政的雪州卫生问题一箩箩,垃圾堆积满处,卫生状况恶劣。”

“更甚的是,雪州多处包括巴生与加影等地,都是逢雨成灾,没雨便告水荒的两极化情况,叫雪州人民大叫苦连天。”

王钟璇指出,雪州的骨痛热症数据高踞全国排行榜内的榜首,但是雪州州政府却忙着应付州务大臣可能被撤换一事,而将人民的性命安危置之一旁。

她建议卫生部持续在全国严谨监督有关情况,包括各造讨论寻求对策,更要在巴生谷一带的学校丶工地等定时喷射蚊药。

也是马华全国妇女组副主席的王钟璇,也劝请国人如果发现自己有患上骨痛热症症状,即时求医,不要延误免得导致丧失性命。

“蚊子最常出没叮人的时段是在清晨和傍晚,因此,劝吁家长载送小孩上学放学时,小心保护,免得成为蚊子的目标。”

陈章成: 雪州的屋价一直攀升

Tan Chong Seng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说,之前国内有一项调查,声称巴生谷屋价还是处於可负担范围内的说法并不正确,因为国内中低收入群在目前这个经济环境,要维持家庭的日常消费已是捉襟见肘,根本没有能力应付一直攀涨的屋价。

他说,中低收入群占了国家总人口最大部分,他们都是社会的劳力阶层,也是国家发展不可或缺的最重要的推动力之一。

他指出,政府应该体谅人民在购置房屋之时所面对的苦难,并且协助各阶层人士完成“居者有其屋”的理想。

在民联雪州执政期间,砂石被州政府的公司 (SEMENTA) 垄断,而导致砂石价钱提高。同时,州政府在土地转换税、地税和发展税也相继提高之下,屋价随即上升,变成低收入者无法购得廉价房屋。

“雪州的屋价一直攀升,但是雪州政府却没有把问题看在眼里,只是一直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烦恼。”

他指出,政治工作本是与社会服务的一种,并不是为了过更好的生活而参政,反之应该拥有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操。

他也说,政府向人民许下拥屋的承诺是值得认同的,政府也应该立刻须采取行动,防止近期因百物涨价,对产业价格造成的涨价压力。

“政府应承担起责任,为人民提供解决方案,协助年轻的家庭达到居者有其屋的理想。”

颜康凯: 安华常在不同场合对不同选民说不同版本的话

Gan Kang Kai(莎阿南 21日讯) 安华选择在教堂大谈政治的举动,遭到雪州马青宣传局主任颜康凯猛烈抨击,他认为安华不但亵渎神圣的宗教场所,更是对教徒们非常不敬的做法。

教堂向来是祥和的修心之地,安华偏要选择加影教堂宣传政治;颜康凯揶揄道,“入不了布城后想当大臣的安华,其欲望之强烈,显然已严重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为了满足个人议程,安华刻意劳民伤财制造补选,此举明显不把选民放在眼里;如今更变本加厉,毫不顾及教徒们的感受,大摇大摆走进教堂开讲;庄严及神圣的教会殿台,安华一进来,顿时沦为其政治讲台。

以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在处理雪州宗教局充公圣经的风波时无能为力,就连来自该党的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在今年1月11日许下承诺在一周内归还被扣押的圣经都办不到;如今,身为该党实权领袖的安华却还厚颜到教会开讲,这种做法简直是在侮辱教徒。

安华常在不同场合对不同选民说不同版本的话,各版本内容经常出现自相矛盾、立场对调,这已成了司空见惯的事。颜康凯不忘提醒选民不要一再给安华骗了,因为安华曾在2013年大选前宣称当不了首相就改行执教鞭,事实证明安华这番话根本不可信!像这种政客,习惯把承诺当放屁,选民是时候理智将他抛弃。

无此同时,雪州马青宣传局副主任戴桂善与王宗良同样看不惯安华滥用宗教场所的做法,纷纷谴责安华不该把政治带入教会,并形容他的做法为政治野蛮入侵宗教的行为。他们呼吁加影选民用选票向安华清楚表达对其恶劣行径的不满,同时把满嘴谎言的安华拒于雪州门外。

陈章成: 民联在执政雪州后也没兑现大选前的承诺

Tan Chong Seng(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说,民联应该在加影补选前,列出民联执政雪州后对各区所作出的贡献,而不是只一味用攻击国阵中央政府,作为捞取选票的筹码。

他指出,民联在执政雪州后也没兑现大选前的承诺,作风一直犹如反对党,以为攻击国阵就能转移人民的视线,逃避执政的责任和压力。

“雪州政府是世界上少有的政府,因为无法兑现承诺而被人民入禀法庭起诉,包括州内的妇女援助金等。”

陈章成认为,即将上阵加影补选的安华,应该告诉选民,民联要在雪州落实什麽计划,让选民更明确掌握民联执政后的情况,而不是一直在哄骗选民。

“请问,雪州政府要如何解决骨痛热症?如何水供危机?如何解决闪电水灾?”

他说,特别是在雪州水供危机上,雪州政府应该与中央政府探讨水供合作解决模式,而不是一味推卸责任给国阵,转移民联未对选民兑现承诺的事实。

“安华一旦胜出加影选区后,他将出任雪州大臣,但安华可否出示任何实证,显示他可以做到不比原任大臣卡立差?”

他也说,政府发放超过50亿令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各项援助金,这笔钱一旦流入市场,将有助缓和百货通涨引起的市道不景,且刺激整个国家的经济市场。

他指出,国阵政府体恤人民,可以从年初的中小学生援助金丶大专生购书券及将发放的一马援助金等见证。

“目前全球经济处于不景气,大马在百物上涨的环境中,难以置身于外,因此政府通过发放援助金,乃是上策。”

吕贵添: 水供问题让居民困扰

Loo Kooi Thiam(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财政吕贵添说,日前基于各种原因,造成雪州数个地区的居民被逼要靠派水度日,居民的日常生活大受影响,因此要求雪州政府关注雪州水供不稳定的情况,包括落实应对制水的标准作业程序,以免让居民常常活在“水深火热”当中。

他说,雪州的经济因为水供问题造成外资彻资而大受打击,如今平民百姓的生活也受影响,甚至在农历新年期间,华裔居民也无法快乐过新年。

他指出,雪州政府应该与雪州水务公司,应在进行分区制水前两星期,通知民众,好让大家能储水备用,突如其来的分区制水,严重影响大家的日常生活。

也是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的吕贵添指出,雪州政府应该把人民的福利放在最前线,凡事皆以人民的福利为最大考量,而不是以政治宣传为首,却把人民放在最后一位了。

“雪州民联已执政雪州政府超过一届,但是针对民生问题,却毫无改善,也只会继续以各种美丽的谎言,来欺骗人民。”

他指出,雪州水供有问题,州政府责无旁贷,当初雪州民联因为政治立场,而不愿与中央政府配合,快速落实冷岳2的工程,如今已见到后果。

“雪州如今最大的问题,特别是蕉赖丶加影地区的居民,雨季时面对水灾威胁,旱季则担心没有水,这种生活状况,谁会想象到是发生在雪州呢?”

他也说,雪州曾经的目标是成为全国“最先进”州,但随着民联执政,雪州发展却步不前,民生课题也一大堆。

潘文俊: 燕农生计被民联刁难

SAMSUNG(吉隆坡19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潘文俊说,民联在槟城与雪州当权不到2届,便已全形毕露,因为槟州如今已有百间燕屋被拆,雪州政府也限制在商业区内的业者在3年内必须要搬迁,若在稻田建造燕屋就必须於7年内搬迁,造成燕农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损失惨重。

他说,身为州政府,民联应该尽力鼓励及协助人民从商,而不是百般刁难。

他说,燕农公会订于本月23日在槟城以及雪州燕窝商公会订于3月11日在加影举办大诉求活动,反对上述两州州政府的措施;他要求民联州政府听从民意,给一条生路燕农。

他指出,我国燕窝是在中央政府与中国政府多番商议长达逾3年后,如今才获批出口至中国,使陷入困境的引燕业露出一线曙光,生机再现;但民联的州政府,却故意作对,为难以华裔占超过95% 的燕农。

他说,我国农业部与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主席於2012年9月19日签署燕窝出口协议。在中国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於去年4月前来马来西亚审批燕窝加工厂后,共批准了8家燕窝加工厂的产品可出口至中国。

潘文俊说,引燕者这些年来面对种种困难与打击,但大家绝不气馁,逐步克服困难。

“我希望大家不可以放弃此项行业,因为光明就在前面,明天会更好。”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