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万行: 旺姐烦大臣职胜于服务加影选民

IMG_4133-a(吉隆坡31日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李万行说,雪州加影补选后,胜出的公正党候选人旺阿兹莎还没有想到如何为加影人民服务,也没有考虑如何兑现承诺,却先想如何要坐上大臣一职,正显示出公正党人人都争权夺利的现实!

“目前,公正党正在准备党选,他们也会对雪州政府“虎视眈眈”,因为一旦雪州大臣卡立在党选中输了出来,大臣职将会落入其他人手中。”

他说,之前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百般方法,就是要进入州议会,再试图逼下卡立,因为卡立被指在安排雪州的工程时,没有考虑到朋党,令到安华感到不满。

他说,报章上的报导显示,旺阿兹莎在补选后,根本没有谈过如何要落实她的承诺,反而都是公正党目前正“烦”着,如何将雪州卡立逼下台,由旺阿兹莎当上首位女大臣。

他说,加影选民应该在今天开始,便将旺阿兹莎在补选期间的竞选宣做成一分清单,逐一针对她接下来日子所做的工作,看看她是在空口说白话,还是讲得出做得到。

也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的李万行提醒说,旺阿兹莎的竞选宣言,包括声称要改善加影的交通堵塞丶发展与整修城镇丶扑灭罪案与改善治安及推动青年与中小型企业发展。

“这些很明显只是甜蜜的谎言,因为雪州在过去两届的大选期间,都一直重复这一系列的宣言,但都不曾被兑现。”

“民联是雪州政府,试问他们在过去两届近6年以来,为加影做过什麽贡献?”

他也说,雪州大臣卡立曾在去年505大选前,曾公开承认竞选宣言并非承诺,因此雪州政府不曾看重竞选宣言。

Advertisements

颜康凯: 行动党支持“安华政策”?

Gan Kang Kai(吉隆坡 31 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主任颜康凯批评行动党的州议席比公正党多,权利却比公正党少,在雪州显然沦为被其他民联政党牵着鼻子走的小丑,难怪行动党就连加影补选这回事也是后知后觉。对于雪州少了一个华裔州议员,行动党非但当作“看不见,听不到”,还全力助选;与此同时,其支持者却指责马华卖华。

颜康凯批评:“到底是谁在做贼喊贼、助纣为虐削减华裔州议席,从行动党在加影补选的所作所为便一目了然。”

公正党在加影补选期间,打出“从加影到布城”的口号,说穿了还不是为了协助安华“从加影到大臣”铺路。加影补选本来就不该发生,就连补选口号也在骗人!目前入不了布城的安华,就开始垂涎薪酬比首相还高的雪州大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管他什么亵渎民主、浪费公帤刻意制造补选、欺骗选民等,只要他或家人能当大臣就是了。

伊斯兰党在加影补选期间并没给予公正党全力支持,这早已是公开的事实;为了安抚伊斯兰党,公正党打算给个副州务大臣当安慰奖;这个如意算盘是否打得响,还得看伊党脸色及雪州苏丹首肯,由不得公正党说了算。

反观行动党就容易“处理”得多,议席虽比公正党多,非但不敢要求当大臣,连公正党献议伊斯兰党担任副州务大臣也不打算给行动党,反之,行动党还全力配合公正党削减雪州华裔人民代议士席位,努力为公正党助选。

为了落力助选,行动党林吉祥甚至放话,要让国阵候选人拿汀巴杜卡周美芬失去按柜金。事实证明,周美芬不但安全保住其按柜金,还成功提高华裔对国阵的支持率,从17%至25%,林吉祥的夸言无法实现, 情何以堪。

颜康凯也挑战雪州行动党,是否要继续让安华继续把玩雪州政权,还是要站稳立场,拒绝安华政策,以雪州选民利益为优先才是对的政策。

黄毅斌: 加影行动后续看公正党党选

Wong Yee Ping(吉隆坡 31 日讯) 加影行动在旺阿兹莎赢得了加影州议席之后,算完成任务了吗? 针对旺阿兹莎有意成为雪州第一任州务大臣的事件,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公正党已经很明显在玩弄民主制度,并且视雪州的选民如无物,认为可以为所欲为,此等行为已经乖离了民联一直提倡的民主自由。

黄毅斌认为自从李景杰辞职之后,公正党已经一步一步的进行着安华所编写好的剧本,从安华自知自己的肛交案将会在3月7日判案,就已经计划着勒令李景杰辞职,制造补选以解决公正党内的内乱,到安华被判有罪而让其夫人旺阿兹莎代夫上阵,最后就让她成为雪州第一任女州务大臣,甚至和伊斯兰党谈判了建议让伊党成为副大臣,两党瓜分雪州政权,而身为雪州最多议席之一的民主行动党却只能望洋兴叹。

“请问这又是哪门子的平起平坐呢?民主行动党就只能躲在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的纱笼底下苟且偷生吗?”

至于如何把加影行动完成,就看看公正党怎样去进行党选了。首先,最新的公正党的党选名单让我们看到最令人侧目的党主席提名:安华和旺阿兹莎。

黄毅斌说,最令我感到纳闷的是:难道人民公正党没有其他人选了吗?还是安华夫妇把人民公正党视为自家的产业吗?安华何不干脆把《人民公正党》改名为《安华公正党》更好?如此名单又何来公正,公平,透明呢?

再看看署理主席名单:其中有阿兹敏,卡立,蔡添强,赛夫丁等等,很明显是卡立和阿兹敏在州务大臣的新仇旧恨之争,蔡添强等人不过是陪跑而已。接下来看看16个副主席提名,其中出现了一个令人为之侧目的名字:李景杰。在这次加影补选之前,李景杰这个名字根本不见经传。而今天李景杰辞掉加影州议席一职才令全马的人知道公正党有这么一号人物。然而李景杰到底凭什么能耐来提名角逐副主席呢?这一举动不期然的让人联想到李景杰的辞职和提名副主席一职是否有什么关联?这其中会不会牵涉到台底交易呢?

黄毅斌也认为人民公正党这一连串不公正,不公开,不透明的加影行动后续都只是为了安华的个人私欲而为的,雪州选民应该在下一届大选用手中的一票让安华知道民主制度不应该被他玩弄于指掌之中,选民也不是任他摆布,为所欲为。

黄毅斌: 《悟吧!加影!》

Wong Yee Ping补选又见补选。这个加影补选是为了什么?州议员病重?州议员逝世?州议员犯了法入狱?统统都不是,只是因为一个刚上任不到十个月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议员毫无理由的辞职而已。为什么?无能为力?为了更好的雪州服务而辞职?这样的理由可以被接受吗?

自从加影州议员李景杰在今年1月26日(也就是新年前5天)辞去州议员的职位后,政坛开始烽烟四起,谣言满天飞。有传安华是为平息公正党内的阿兹敏和卡立之间的内乱而勒令李景杰辞职,也有传安华为做雪州州务大臣而铺路,其中一个补选候选人再益更透露安华是为了要重组雪州水务架构,以便私营化雪州水供。可是真相是什么?到底李景杰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辞掉他刚就任不到十个月的州议员呢?到了今时今日,李景杰和安华都无法给到一个可以让人民信服的理由。

再看回安华从不承认会上阵到承认上阵,从不承认要当雪州州务大臣到承认要当州务大臣。安华似乎从来不曾讲过真话,而且从来都不曾真真正正的告诉大家,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其实由始至终安华都不是一个有诚信的人,从916变天,505如果进不到布城就去教书,4万外劳投票,到加影补选都一再的显示了他的毫无诚信和谎话连篇。如此一个诚信破产的政治人物还如何让选民们再投他一票?

而正当大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补选的时候,就在提名的前4天,也就是3月7日那天,安华的肛交案上诉案罪名成立,被判入狱5年,而根据聯邦憲法48(1)(e)條款闡明,國會議員若在刑事罪名下被法庭判處監禁超過1年,或罰款超過2千令吉,將喪失議員資格。同樣的,安華已喪失參與加影補選的資格。

于是,如潮一般的抗议声开始从民联各议员口中出现,什么阴谋论,司法不公,司法被干预等等不利国阵的抨击声四起。当然,国阵的候选人周美芬也无可幸免的被抨击为阴谋陷害的主谋等等。问题是:国阵有这么笨吗?明知道如果安华被判有罪的后果是这样,还会去陷害安华吗?505的时候就一个无名小卒李景杰就可以以多数票6千多票赢得加影,就证明了就算不是安华上阵,旺姐代夫上阵也是胜券在握,哪又何必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呢?

其实阴谋论是存在的,但是阴谋却是来自安华这个“世界级的领袖”。其实大家逻辑的思考去想一想,安华的肛交案上庭的日子早在去年9月就已经定下来了,而且这个日子还是在展延了60多次才定下来的。所以,我可以大胆的假设:安华叫李景杰在1月26日辞职,而根据雪州政府組成法令第5條文(第70項),必須在60天內填補有關議席的空缺。补选的日子就刚刚好落在上庭的前后,这招叫进可攻,退可守。如果他在肛交案中胜诉就可以趁胜追击,当上雪州州议员和州务大臣;反之如果败诉了,他就可以藉此控诉司法不公,国阵为了不让他上阵而陷害他,此之为一石数鸟之举,更明显的是,民联更特地在补选前,也就是在3月21日晚上召集大集会,抗议卡巴星和安华被陷害,司法不公。民联很明显的对于司法有双重标准,每当民联胜诉的时候,他们就认为司法很公平;比如当年安华上诉得值,被释放出来的时候难道又是司法不公吗?

于此同时,旺姐为了丈夫而再次披甲上阵。就有如当年安华入狱后,旺姐逼不得已再次上阵,而她更说国阵害她必须代夫上阵。拜托,请她去想想是谁害她必须再上阵的?是谁促成这次补选的?答案呼之欲出,就是她自己的枕边人,安华是也。

对于这次的加影补选候选人,我也不必多说了。各位选民们如果是理智和清醒的就会知道应该要投给哪一位了。一个是务实服务人民的周美芬,一个是好妻子,好母亲,但却不曾服务人民的旺阿兹莎。加影很明显的需要一个务实服务人民的州议员而非一个只为自己丈夫而上阵的候选人。

而这次的补选更让大家看到民联口中的公正,透明,民主都只是空喊口号。安华简直就是在愚弄加影的选民,愚民为笨,劳民伤财,把所谓的民主玩弄在指掌之中。因此,我在此呼吁加影的选民们给予公正党一个教训,给予周美芬一个机会。公正党的败选不会对民联的州政权有任何的动摇和影响,却可以加多一个反对党(马华)监督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这不正是民联所提倡双线制吗?

悟吧!加影!

庄凯伦: 安华企图骑劫卡立的行政权力

Chng Kai Krun(莎阿南 10 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委员庄凯伦今天发表文告抨击公正党顾问拿督斯里安华党政不分,公然委派3名民联代表即行动党署理主席陈国伟,公正党总秘书拿督赛夫丁及伊斯兰党中委祖基菲里成为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顾问,企图骑劫州务大臣职权,左右雪州政府决策,影响人民福利。

庄凯伦表示,雪州政府的所有决策应该交由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领导的行政议会甚至是州议会来决定,而丹斯里卡立身为一州之首,更是有权利代表州政府作出一切捍卫人民利益的决定,任何不满,应该交由行政议会或州议会来检讨,绝对不需要由安华委任的3人小组来左右州政府决策,更可笑的是这3人完全不是雪州民选州议员,试问有何资格要一名州务大臣在决定任何州政府决策时,先向他们汇报及解释,才能作出决定。

政党及州政府必须分开而治,这样才能真正提高党的政治领导的水平和质量,做到“党要管党”,使党委能够摆脱各种繁杂事务的干扰,更专业化的处理政府事务,造福人民。庆幸的是,比起安华的怨恨,丹斯里卡立对中央政府没有太大的恩怨及政治包袱,党政分明,更为了此造福雪州子民计划不惜隐瞒甚至开罪”老板”安华及一些公正党领袖,迅速与中央政府联手解决水供问题,避免雪州继续闹水荒,典当人民福祉。

因此我希望丹斯里卡立能继续站稳立场,以人民利益为先,拒绝安华这种垂帘听政,骑劫州务大臣职权,开民主倒车的举动,而加影选民也应该以选票来拒绝安华这种为了取代卡立成为州务大臣及解决党内纠纷,特制劳民伤财补选的做法,全力支持国阵准候选人周美芬,让加影从此多一名勤政爱民的议员,雪州议会多一份监督的声音,迈向更健康的政治两线制!

颜康凯: 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成立宣传局助选团

P1140487照片说明: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主任颜康凯与各区团宣传局主任合照。(左起)黄凯旋、杨素琪、关瑜珊、林健森。(右起) 戴桂善、庄凯伦、李杰文。

(莎阿南5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於2014年2月26日假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会议室召开了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第一次会议后发表文告表示,为了响应马青总团组织了百人助选团协助加影州议席补选,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也会在近期内成立宣传局助选团。

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主任颜康凯表示,此助选团将拥有20人来自不同企业的精英,他们会根据不同的组别投入人力。例如:政治演讲、网络宣传、主办青年活动及计票工作等。

“欣慰的是,新一届的马青党同志很有活力,他们有着强烈的使命感”。

他说,马青雪州州团宣传局助选团已获得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的支持,特别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力挺。

“非常感谢马华总会长兼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斯里廖中莱及马青总团长张盛闻的支持,因为这项举动的确大大提升了马华在这次加影补选的士气。”

他也鼓励马青党同志们要好好的为这场补选助选,不要让敌对党认为只有他们有人才,马华其实也有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