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作法犹如在行动党脸上狠掴了数个耳光

Low Kim Mang伊党作法犹如在行动党脸上狠掴了数个耳光
(吉隆坡3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说,他对伊斯兰党一而再重申要在丹州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举动不感惊讶,反而是他为行动党感到可悲,因为伊党的作法,犹如在行动党脸上狠掴了数个耳光!
他指出,伊党坚决要在丹州落实伊刑法,已令到民联在近数个补选中的选票流失,这是不可被否认的,但是他们却在迟至上周,还强调不放弃该念头。
“伊党这种作法,一是他们根本不再乎所流失的选票(大部分是华裔选票),二则是他们根本不将以华裔选票为主的行动党放在眼里。”
他说,无论行动党如何讲丶如何劝丶如何掩饰,伊党就是人前人后皆不给脸行动党,甚至不退一步,让行动党无地自容。
“上周,吉兰丹州大臣阿末耶谷指出,如果没有面对任何阻扰,丹州政府相信可在2015年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此言一出,行动党犹如装聋作哑,全程零回应。”
马华安邦区会主席刘锦明说,他不会因为这样而炮轰行动党欺鄯怕恶,因为他感觉行动党很可怜。
“行动党要靠民联的旗帜才能执政并且在槟丶雪州担任州首长丶议长丶行政议员等官位,如果他们与伊党闹翻,就一无所有了,因此他们根本是左右为难。”
他说,人民特别是华裔都看清楚了行动党的真面目,也针对他们破口大骂,但是行动党面对这伊党“老大哥”根本是哑子吃黄莲,有苦自知。
“行动党没有选择的馀地,他们贪恋与利,就只好忍辱偷生;包括在雪州换大臣风波,行动党可以做的就是跟着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的尾巴,人云亦云。”
他说,如今安华面对鸡奸案上诉审讯,已是自身难保,行动党只能继续捱骂,当只驼鸟把头埋在地下,希望一切事过境迁,雨过天晴。
“我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都已看清行动的真面目,到必要时就让行动党知道,骗人的勾当无法持久。”

陈浩坤促请雪州政府尽速解决雪州各地逢雨成灾的问题

BK Tan 1陈浩坤促请雪州政府尽速解决雪州各地逢雨成灾的问题
(吉隆坡29日讯)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陈浩坤促请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及一众被前任大任开除后“死后复生”的行政议员,尽速解决雪州各地逢雨成灾的问题,不要再继续沉醉在新官上任的喜悦中,忘了本分。

陈浩坤表示,当官者并不应在重新获权后便得意忘形,反之应该有着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情操,随时为民请命。

“雪州多个地区逢雨必灾,州政府应该马上拨款提升排水系统和清理堵塞的沟渠,这是民联执政雪州后,多位议员所许下的承诺,他们到底还记不记得?”

他炮轰,水灾严重影响雪州商家的经济以及造成人民的财物损失,民联在管理雪州这数年以来,什麽政绩都没有,最“特出”的“代表作”,便是水灾及制水!

“每当下雨就水灾,而且垃圾四处漂流,这也影响人民的健康。”

也是巴生马青署理团长陈浩坤,希望雪州政府马上提升排水系统及处理水灾问题,因为这些问题都不是今年而已,早在6年前,人民已经多次向雪州政府反映人民所面对的问题。

“但很遗憾的事,雪州水灾问题不但没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

他说,雪州政府常常以自己有逾30亿的储备金而引以为荣,但是那些是属于人民的钱,他们不花在雪州人民身上,那钱花去哪里?

他抨击,民联在当政府后,只是专注在党的内部斗争,争得你死我活;也花了大部分的开销在做自我宣传,包括曾花费数百万令吉,重砸金钱在进行各种自吹自擂的宣传,对于民生问题无补于事。

“单是宣传便花了数百万,他们在处理水灾问题方面有做了什麽?所有民生问题都是环环相扣,垃圾处处,阻塞排水;排水不良引发水灾;水灾常发生,造成传染病病患数据高踞,这些都是基本 的常识,但遗憾的是,民联州政府却没有做出有效的改善和提升,有的民联州议员更是视而不见,实在有负人民所托。”

支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撤换无法全面铲除非法网座的负责警员

拿督余金福支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撤换无法全面铲除非法网座的负责警员
(吉隆坡29日讯)马华中委拿督余金福支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发出最新指令,限令各州总警长和警区主任,必须在未来一周内,全面铲除非法网座,否则警区主任和相关部门主任,会在24小时内被撤换的做法;并且提醒他更重要是“讲到做到”。
他指出,雪州大臣阿兹敏应该学习警方的决心,同样指示地方政府配合,否则市议会主席或者执法主任等人,都需被调职。
他说,雪州在民联执政后,因为多个地方政府无能无效,纵容不法分子在雪州境内经营非法网座,并且在网座内进行不法赌博 活动,已害得许多美满家庭被破坏,年轻人前途尽毁。
他指出,雪州有许多商业区,每排店铺似乎都会有两三间店铺是非法网座,但是每天坐在冷气房的官员们及民联一众议员和官爷,却视之无物。
“民联的领袖只会一直把问题推给警方,但是警方已表明,他们三翻四次的取缔,都无法杜绝非法网座,是因为地方政府没有配合,包括断水断电等,都不获配合。”
也是马华瓜拉冷岳区会主席拿督余金福炮轰,民联不可能把非法网座的责任都推到警方头上,因为警方主力始终是打击罪案,但是地方执法当局却有更多人力,进行巡逻。
“非法网座都是一些改装得如同封闭式的店铺,地方官员没有可能不懂,但是为何非法赌博网座越开越多,当中很可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指出,只要地方执法当局与警方配合,包括任何被发现涉及非法赌博活动的地点,都需直接被查封,包括直接截断水电,并且揪出业主,要他为让出地点进行不法活动负责。
他说,赌博可以说是万恶之首,因为许多人为了赌博不工作,在输钱后却想尽法办法获得赌金,包括抢偷劫,谋财害命,草菅人命。
“有人则向大耳窿借钱赌博,无力还钱后便遭大耳窿追债,甚至砍人,因此要社区治安稳定,杜绝赌博将 是首要任务。”

呼吁各州政府首长仿效砂州首席部长阿德南拨款资助独中

Teh Kim Poo呼吁各州政府首长仿效砂州首席部长阿德南拨款资助独中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州巴生区会主席拿督郑敬賲指出,砂州首长阿德南沙登指责“发表关闭华小论者愚蠢”,这会让听者大快人心,这也是大部分国人的共同立场!
他说,无论任何种族的大马人,向来都认同大马应该保留多源流教育,以便让大马百花齐放。
“重要是,在世界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因为多源流教育而发生不和与动乱,反之许多国家的内斗,都是同样语言的人在争权夺利所造成。”
他也抨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发表中学和大学需要单一源流制度促进国家团结的言论,相比砂州首长的谈话,刚好显示得出谁才称得上是大马的全民领袖。
拿督郑敬賲呼吁各州政府首长,仿效砂州首席部长阿德南,拨款资助独中。
“我们不要只讲不做的领袖,要讲得出做得到。”
他说,虽然砂州政府无法确保会常年制度化拨款给独中,但他的诚意,是大家都看到的。
他指出,华校及独中自我国独立以来,为国家培育英才,贡献良多是有目共睹的。但令人遗憾的是,独中统考文凭至今都无法得到我国教育部承认,导致由独中栽培的人才外流,这是国家一大损失。
“更甚的是,华校常被指责为是国家团结的跘脚石,这非常不公平。”
他也指出,砂州首长身为国阵里的重要领袖之一,他的言论让华社有感在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的课题上,并非只是孤军作战。
“巫统领袖最近不断发表不利华教的言论,从之前的“关闭华小”丶“停止增建华小”,到最近“中学与大学改为单一源流教育以促进团结”,不利于种族和谐关系,甚至破坏国家团结。”
他促请首相纳吉严谨看待这些言论,并且采取行动对付,以防失控。

无关非医护人员执行截肢

Wong Yee Ping无关非医护人员执行截肢
(莎亚南10月27日讯)针对吉蘭丹伊斯蘭刑事法技術委員會副主席拿督莫哈末法德里披露伊刑法截肢刑罰不涉及医护人员一事,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严厉抨击伊斯兰党显然还不明白人民不能接受的是伊刑法截肢刑罚这种不人道的刑罚,而不在于涉不涉及医护人员。更甚的是如果截肢刑罚不是由医护人员执行,而是由所谓的專業受訓人員執行。黄毅斌质疑的是何谓专业受训人员?这些专业受训人员是不是拥有专业的医学知识和是否受过医学的专业训练呢?受过截肢刑罚的人会不会因为被疏忽照料而发生不幸的事件呢?
他表示自今年年稍,吉兰丹州政府不断的绞尽脑汁要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甚至不惜要牵扯巫统以落实伊斯兰党的神权国梦想。而由于补选的关系,伊斯兰党不断的延后落实伊刑法,终于在补选过后才说一定要落实伊刑法。直到日前还说明了已经准备了百万令吉以证明他们落实伊刑法的决心。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在这起事件中不闻不问,直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一个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领袖站出来坚定反对落实伊刑法,这证明了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之前说的不支持伊刑法只是纯粹演戏而已,只为博取选民们的选票而已。他希望YB倪可敏可以履行要把不认同民联共同理念的盟友赶出的承诺,而他也希望YB刘镇东可以证明一下他所谓伊刑法是伪命题的言论不是只是为了和人家辩论耍嘴皮而已。他希望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YB们不会对这件事情装聋作哑,不会辜负选民的付托。

《伊党百万落实伊刑法》

Gan Kang Kai《伊党百万落实伊刑法》

(沙亚南10月23日讯) 针对伊斯兰党于日前宣布预备了百万令吉以在明年落实伊刑法一事,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极力谴责这项决定是违反了民联当初大选前的承诺,并认为伊斯兰党这种做法是不尊重非回教徒的做法。他同时表示,落实伊刑法是一项落后,不人道,并且不合时宜的措施。落实伊刑法不单只是不尊重非回教徒,而且还会导致吓跑外资,大大影响了国家的名誉和旅游业。尤其是在现在ISIS的恐怖分子到处袭击非回教徒的非常时期,更加会让外国游客对我国有所误解和却步。

颜康凯也表示伊斯兰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非回教徒的底线,而身为盟友的民主行动党却对于伊斯兰党的这项施政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显然是漠视丹州非回教徒的利益,根本就不是如在大选前说的维护非回教徒的利益。证明民主行动党在505前所说的不会影响不会落实伊刑法只是一个谎言,企图蒙骗所有非回教选民以获得选民的投选而已。

颜康凯表示,民主行动党应该兑现诺言,维护丹州非回教徒的利益,奋力反对伊斯兰党在2015年落实伊刑法的动议,才对得起在大选的时候投选他们的非回教选民的托付。否则,民主行动党应该诚如YB倪可敏说的,把违反民联理念的盟友赶出民联,除非民主行动党已经认同了落实伊刑法是民联的其中一个理念。

任何种族都没有资格提出外来者言论

Loo Kooi Thiam任何种族都没有资格提出外来者言论
(吉隆坡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拿督吕贵添认为,大马是个多元种族国家,应以国家安宁与社会和谐为大前提,不论朝野政党,任何种族,都没有资格提出“外来者”的言论。
他说,身为大马公民,谁都不应挑起足以阻碍国家前进的敏感课题;这需要每个人的自我克制与自律,而如果没有自律与自我克制,国家最终会陷入混乱。
他也认同民政党针对该党柔佛巴力隆区部代表陈来顺,日前因在该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外来者论”,被暂时冻结党籍的作法。
也是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拿督吕贵添指出,人民应该成熟看待种族课题,这不是“你说一句丶我说一名”的争执,反之,应该包容及忍让,才能有和平与安宁的社会。
“因此,我们希望任何发表类似言论的人,都会被对付,包括部长级人物。”
他说,这是一个很好例子,不论任何人挑起类似的敏感课题,都必须被采取对付行动;他要求首相纳吉严厉对付巫统内发表类似言论的领袖。
“朝野政党都需杜绝类似的敏感性言论,因每有人挑起种族课题,都会引起人民提心吊胆,引来猜疑课题,因此,大家都应该有包容精神,互相尊敬,注意避免引来任何掀起种族间互相猜疑的课题,以免国家不能前进。”
他说,大家都已在这国土落地生根,大马就是自己的国家,为何还要再挑起敏感种族课题。唯有团结一致,才能一起为国家未来打拼。

一马援助金增至950令吉显示政府讲到做到

SAMSUNG一马援助金增至950令吉显示政府讲到做到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潘文俊说,明年一马援助金增加至950令吉,并将分3次发放给受惠者,这显示政府讲到做到的风范,各项竞选宣言都已遂步落实。
他说,反观雪州的民联政府,竞选宣言只是捞选票的甜言蜜语,如今已忘得一乾二净,没有想过要落实与兑现,是真正的“大话州政府”!
他说,一马援助金的受惠公众可在申请更新资料时填上银行户头,确保能更快获得援助金。
也是马华丹绒加隆区会主席的潘文俊说,政府于2012年开始分发一马援助金,当时有400万国人获得,到了今年,获得援助金的人数也增加至690万人,其中有200万人没有提供银行户口号码。
“根据数据,迄今还有8万名合格者没有领取援助金,虽然当局已发出信件给这些人士,但并没有回音;因此我劝告,大家应该尽快提醒大家,尽快办好手续 。”
他说,政府将于明年1月丶3月及9月,分3次发放援助金,目的是希望在不同的日子协助国人减轻生活担子,把获得的援助金来购买日常必需品。
“以往一些人获得一笔援助金後,却用来做其他消费如买香烟和酒,这乖离了政府分发援助金的目的。”
“一马援助金在明年开放申请时,希望申请者更新资料时,把银行户口号码填上,有关部门将会直接把援助金汇入受惠者的户口,无需到现场排队领取,省时省力。”

内阁副部长不应发表土着股权应超过30%言论

拿督黄冠文内阁副部长不应发表土着股权应超过30%言论
(吉隆坡20日讯)马华雪州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说, 农业及农基工业副部长达祖丁日前发表的“土着股权应超过30%”的言论,有违首相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的治国理念,他认为,一名内阁副部长不应该有如此的行为。
“内阁阁员代表着政府,他们对外的谈话应该是一致,这样内阁的决定才会有权威;如今达祖丁发表这类种族性言论,有违内阁精神,他应该为此道歉。”
他说,目前大马是朝着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迈进,任何国人都应抛弃极端种族分子思想主义,特别是一名内阁副部长,他应该是平民的榜样,而不是如今说出这种言论。
“希望,人民代议士也不要再发表任何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以免挑起种族间的猜疑,影响国家的进步与繁荣。”
他炮轰,达祖丁指我国在2020年土着股权应超过30%的言论,显示他是没远见及胸襟窄小的。
“我国经济主权已操纵在政府与许多土着大企业机构联营的公司,而土着股权早已远远超过30%的股权分配;政府转型计划更是已去除种族区分,只是贫富与收入来区分。”
拿督黄冠文说,目前全世界国家正迈入全球化的激烈竞争时代,我们应该以世界观来看事件,因现代已经没有国度丶种族丶区域的区分。
他说,达祖丁可以通过言词来勉励自己的族群,包括鼓励各自强化自己,培养优秀的人才与他人竞争,让国家进步。
“国家多年来备受争议固打制,已让土着族群许多机会与优惠,如今是时候改变,让国人以‘马来西亚人’自居自傲自荣,不再以种族来区分。”
他说,国家的稳定,社会的进步与繁荣,必须依靠有效率及廉洁的管理机制,国家领袖应有政治智慧,无需靠种族极端言论来宣传,或通过伤害他族来捞取廉价宣传。
“实施种族固打制或种族股权的分配,只有让我国原地踏步,无法前进。”

禁止庆祝啤酒节根本就是落实伊斯兰刑法的倾向

Wong Yee Ping(沙亚南20日讯)对于最近雪州新任州务大臣阿兹敏一上任就企图禁酒,而且还听从伊斯兰党的中委纳莎鲁丁而禁止庆祝每年10月的啤酒节(Octoberfest),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严厉谴责这种政策根本就是在开倒车和隐隐有着落实伊斯兰刑法的倾向。

黄毅斌表示,阿兹敏的这种做法分明是沦为伊斯兰党的傀儡。从他被伊斯兰党推荐为州务大臣到现在只能听从伊斯兰党的极端回教思想的施政,就大概可以知道他为什么会成为大臣的原因了。他表示,在卡立还是州务大臣的时候,像这类的极端回教主义的政策是不会施行的。须知道喝酒是非回教徒的权利,雪州政府不应该因此而抹杀非回教徒庆祝啤酒节的权利和自由。这种开倒车的政策还会因此而吓走游客和减少了旅游业,从而大幅度减少了雪州的收入。

他还表示,在这起事件中,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无能左右雪州政府的决定,而雪州政府里面的超过三分二的行政议员是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议员,而他们竟然没有阻止而让雪州政府禁止公开庆祝啤酒节?而最让他觉得喷饭的是,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非回教徒议员们竟然把啤酒节从商场的露天广场搬到去关闭的停车场去庆祝,这种做法到底是要带给人民一个怎么样的讯息?是要告诉大家,喝酒必须躲起来偷偷摸摸吗?还是要告诉大家,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是支持喝酒的,但是必须躲起来庆祝,这么委屈?而在自己的民联州属里,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还必须这么委屈自己,躲起来喝酒,这根本就是矮化自己和公告天下民联根本不是平起平坐。就算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议席加起来都多过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还是必须躲在伊斯兰党的纱笼下苟延残喘。

因此,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吁请民主行动党不要一边厢在骂马华无法左右巫统的决定,一边厢却在公告天下说民主行动党连向伊斯兰党呛声都不敢,更遑论什么维护华社和非回教徒的利益。因为民主行动党在伊斯兰党一连串的回教化和神权化的施政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就算看到了听到了却无法左右他们的决定,甚至连公开呛声都不敢。黄毅斌挑战民主行动党为了显示自己维护华社和非回教徒的立场与决心,应该即刻退出民联或者和公正党联手逼伊斯兰党退出民联,否则非回教徒在下一届大选就会给予他们一个狠狠的惩罚与教训了。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