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青《羊眉吐气庆乙未年》挥春,填色和绘画比赛

Calligraphy Competition_0002 Calligraphy Competition_0001

Advertisements

陈浩坤: 雪州政府於赛城打造价值逾123亿令吉伊斯兰城,不知所谓!

BK Tan 1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陈浩坤文告(28-1-15)
雪州政府於赛城打造价值逾123亿令吉伊斯兰城,不知所谓!
(吉隆坡28日讯)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陈浩坤炮轰,雪州政府透过雪州发展机构与私人公司,於赛城的科学园2打造总开发价值逾123亿令吉的伊斯兰城,是不知所谓的决定。
他认为,公正党眼见行动党被伊斯兰党炮轰到体无完肤,而为了讨好伊党,就不惜作出这个愚昧的决定,将先进的城市落后化,大走回头路。
“莎阿南已是雪州内一个名副其实的伊斯兰城,这里的商业活动落后,甚至便利店不可售酒,娱乐场所不可公开经营,造成莎阿南根本无法与国内其他城市竞争,游客更是止步。”
他指出,赛城是大马的矽谷,应该是被打造成开放及先进的城市,吸引世界各地的专才来到赛城投资,并且发且高科技域的业务。
“雪州民联政府要将赛城打造成伊斯兰城,就意味这里也将逐步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吗?这肯定将会令到外国游客与外国投资者害怕,不但还没有来的不敢来,甚至已投资的都要撤资逃走!”
同时也是马青宣传局秘书的陈浩坤说,大马经济是一个极度依靠外资的国家,如果主要的投资点都成为伊斯兰城,我国经济在这全球不景的同时,肯定遭受重挫,而雪州政府会作出这种决定,代表雪州政府毫无远见。
“在国际原油价下跌的当今,雪州政府为了政治上的好处,花123亿令吉这个天文数额讨好伊斯兰党,作出这种为了短期利益而牺牲长期效应的决策,是不理智的,同时也证明民联根本不适合当政府。”
他说,雪州如今的竞争力已大不如前,民生问题不解决,如今还走向伊斯兰化,已遭柔州远远抛在后头。
他恫言,如雪州政府执迷不悟,雪州必会成为第二个丹州,到时苦的是人民。 “123亿人民纳税钱应该用在建造更多廉价房屋和人民基本建设如翻新组屋和巴刹丶修建道路,避免逢雨必灾更应该提升排水系统。”
他针对雪州民联政府宁愿动用123亿来建立伊斯兰城也不用在人民建设的举动感动彻底失望,证明民联政府大选时答应人民的政策和执政後的做法完全相反。

《陈浩坤-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兼马青宣传局秘书》

颜康凯: 雪州政府123亿打造一座伊斯兰城有意图在雪州落实回教法

Gan Kang Kai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文告(28-1-15)
雪州政府123亿打造一座伊斯兰城有意图在雪州落实回教法
(沙亚南1月28日讯) 针对近日雪州政府将通过雪州发展局和Raudhah合作在雪州赛城耗资123亿打造一座伊斯兰城,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强烈抨击雪州民联政府有意图将雪州给回教化,伊斯兰城的落成将会使到伊斯兰党更加可以名正言顺的在雪州落实回教法。
颜康凯也表示民联从308到505就一直强调大马的经济状况频临破产,可是雪州民联政府却可以花费123亿来打造这座号称东南亚第一座伊斯兰城,这种做法分明是自打嘴巴,证明了民联在大选期间所说的破产论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不幸。而民联政府宁愿花这笔庞大的费用在这座伊斯兰城也不愿意把这笔费用来帮助解决民生课题,比如缺水问题,倒垃圾问题,疟疾问题,水患等等雪州居民所面对的问题。
再者,雪州政府所谓的伊斯兰城可以吸引伊斯兰国家的投资和非伊斯兰国家的投资的理由来打造这座伊斯兰城的理由纯属是一个欺骗人民的借口。到底这座伊斯兰城如何吸引伊斯兰国家特地来到这里投资呢?伊斯兰国家自己已经是极度回教化了,他们又何必远道而来的投资呢?而非伊斯兰国家更加不会来投资,反而会对雪州敬而远之,尤其是在ISIS恐怖分子最近的种种的极端和恐怖行为的阴影下,更加对这座伊斯兰城却步。
而在这个课题上,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表示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都显然保持沉默,他认为既然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州议员不应该对此课题三缄其口,默不出声,而显然是默默的认同了伊斯兰党欲回教化雪州和落实回教刑法的决心。他认为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应该坚决反对建造这座伊斯兰城,这样才不会辜负了雪州选民对他们的托付。

《颜康凯-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

拿督林祥才: 认同豁免多国来马旅游签证费将有助大马增加旅游业竞争力

林祥才a认同豁免多国来马旅游签证费将有助大马增加旅游业竞争力
(吉隆坡2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说,他们认同首相纳吉豁免多国来马旅游签证费的举措,并认为这项措施将有助大马增加旅游业的竞争力。
他说,在大马的经济因国际油价下滑而疲弱,而这时一些国家却未受影响,而当马币贬值的同时,无可否认的,将有一些国家的游客会趁机来马旅游消费。
“随着政府取消签证费,这些游客来马的消费将有助国家经济不景气时的另外收入,支撑商家的生意。”
他指出,旅游是无烟工业,同时大马也拥有得天独厚的大自然风景,加上治安稳定,比起许多邻国都有优势。
“单单是以中国游客而言,过去他们需付逾百令吉的签证费才能取得签证,如今将可省下这笔费用,无疑是吸引人的一项措施。”
拿督林祥才指出,加上首相也指国内航空公司将会增加机票优惠,这将可直接让国人从中得益。
他是针对首相今早宣布当前经济发展与国家财政状况的致词,这样回应。
他指出,目前是国家经济面对非常严峻挑战的时刻,因此国人必需同一条心去面对。
“政府推出多项应对措施,当中大部分是利惠人民的,包括电费丶天然气不涨等,这也证明政府体恤人民。”
他也认同,政府在削减各项开销时,仍关注大水灾的重建与协助灾黎重新站起来的措施。
“政府是要为人民谋求福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才是真正的政府。”
他揶揄,相比起雪州民联政府,没有为人民谋福祉的同时,也只专注为自己利益而争,视人民如同无物。
“继大臣之位争得你死我活后,现在就为了市县议员的分配而吵,到底这些民联政府是为人民服务?还只为了私人利益而从政?”

《拿督林祥才-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

拿督黄冠文: 雪州水患民联政府无动于衷 象征式拨款治水杯水车薪

拿督黄冠文马华雪州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文告(15-1-15)
雪州水患民联政府无动于衷 象征式拨款治水杯水车薪
(吉隆坡15日讯) 马华雪州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抨击,虽然雪州多区饱受逢雨必灾的恶梦困扰,但雪州民联政府却无动于衷,至今只是”象征式”拨2000万,让多区平分治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于事无补。
他说,反观惯常搞宣传搏上报的民联,在雪州自顾无暇时,就匆匆忙去拨款逾150万令吉给其他州,是不理智的。
“协助他州的原意无可否以是好的,但是前提应该是雪州人民已无需协助,但事实上,雪州多区包括加影,刚就被水灾所折腾,雪州政府不先处理眼前的困境,只顾宣传上报,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不知所谓。”
他也炮轰,雪州民联至今仍不改反对党的性格,任何课都以宣传为先,甚至不惜扭曲事实,指鹿为马。
“中央政府今年拨给雪州各局的公款达8亿5300令吉,比去年增加了4500万令吉,但是民联郄故意说成中央政府减少拨款,还扮可怜,搏宣传。”
拿督黄冠文指出,虽然雪州被民联执政近七年,但中央政府仍一视同仁,关注民生与发展。
“只是,让人遗憾的是,民联往往就故意刁难,不要配合,包括政府要在梳邦建立航空工艺学院,雪州地方政府却要百般阻挠,至今不批动工令。”
他指出,还有新古毛的警员宿舍,也在建竣后一直拿不到入伙纸,这全是雪州政府的小动作。
他认为,雪州政府应该放开心胸,与中央政府合作,为雪州人民谋福祉,而不是把雪州当成对付中央政府的筹码,用雪州人民来钳制中央政府。

拿督黄福安:抨击2014年是雪州最黑暗的一年,百万人民饱受配水与制水之苦

Wong Hock Aun拿督黄福安:抨击2014年是雪州最黑暗的一年,百万人民饱受配水与制水之苦
(吉隆坡1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黄福安抨击,去年,即2014年是雪州最黑暗的一年,年头惨被世纪水荒困扰,逾百万人民饱受配水与制水之苦,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一直到年尾,更需担惊受怕,害怕自己或者家人遭骨痛热症缠上,随时送命!
他说,还有加影一年多次的水灾,甚至近乎逢豪雨必灾的情况,令到商民的财物遭大水冲走,而这一切都是与雪州民联政府的无能,息息相关。
“雪州民联单单是为了大臣一职的争夺战,拉拉扯扑扯便花费至少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在‘精明’的一众公正党政棍的管理下,甚至为了拉下大臣,把安华推上大臣位,竟还违抗民主,制造补选。”
也是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黄福安揶揄,民联针对争权夺利有着许多点子与方法,但是管理雪州人民的基本设施与民生和卫生,却如同白痴。
“雪州去年全年有11名学生在校内感染骨痛热症而去世,是全国唯一一个学生死亡人数达双位数的州属。”
他指出,卫生部日前也指出,2014年第53个星期,该部在全国发现171个骨痛热症热点区,分别为雪州141个丶霹雳27个丶槟城2个及砂拉越1个。
“雪州骨痛热症黑区,竟然比东马砂沙还多出100倍;而且也比正在面临水灾的东海岸三州更严重,这明显问题是出在州政府身上。”
他挑战雪州政府,包括平时自吹自擂的行动党行政议员,列出雪州政府在面对骨痛热症方面,所作出过的努力,看看他们到底是不会做丶没有做,还是做了却错了。
“民联三个盟党都是为了利益而结盟,为了争权夺利可以随时为对方‘背后插刀’,但是他们为私利自相残杀,不应该影响雪州人民,甚至令雪州人民的性命安全暴露在高风险中。”

《拿督黄福安-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兼马华蒲种区会主席》

陈章成:政府当务之急是要為大水灾的灾黎提供栖身之所重建被大水摧毁家园!

Tan Chong Seng政府当务之急是要為大水灾的灾黎提供栖身之所重建被大水摧毁家园
(吉隆坡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说,政府当务之急是要為大水灾的灾黎提供栖身之所,以便他们尽快重新站起来,重建被大水摧毁的家园!
他指出,社会善长人翁的捐献也应该要“到位”,包括提供灾黎真正需要的物资,否则将会浪费资源。
“灾黎需的是日常个人卫生用品,包括厕纸、内衣裤、卫生棉与婴儿纸尿片等,此外,他们也急需人家协助,清理佈满泥浆的家园。”
他认為,在清洗家园后,灾黎到时会需要家具与家电,这都是他们所需要的。
也是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陈章成说,灾黎目前的健康状况也是备受关注的,因為灾区卫生状况恶劣,动物尸体处处,到处都是积水,让蚊虫滋长,让灾黎暴露在感染传染病的风险中。
“卫生部及农业部需加速处理动物尸体与為灾区消毒,灾黎当中包括许多都是老人与小孩,他们抵抗力不足的情况下,是高风险群。”
他说,善心人士也可以多捐一些药物到灾区,以便与灾黎在面对不适时,可以服药控制病情。
“更多的年青人应该加入替灾黎重建家园的行动,因為学校延迟开课,他们可以利用空档為灾黎提供援助。”
他说,通过报章上与电视上的报导,显示灾黎目前是处于非常无助的处境, 因為许多人甚至连家都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