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冠文: “炮轰雪州回教化政策逐步出台,雪马华抨雪民联讲一套做一套”

拿督黄冠文: “炮轰雪州回教化政策逐步出台,雪马华抨雪民联讲一套做一套”

拿督黄冠文(莎阿南29日讯)马华雪州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炮轰雪州民联政府,继被揭八打灵县禁止中药店售酒后,再被揭露莎阿南市政厅不再支持发出存酒仓库执照,雪州民联政府的回教化政策似乎逐步出台。

他指出,雪州大臣阿兹敏此前一直强调雪州不会迈向回教化,但是各地方政府推行的政策却与大臣的指示背道而驰,仿如下令者与执行者是来自不同星球的人。

“到底是阿兹敏讲一套做一套,嘴巴说不推行回教化政策却在暗中指示地方政府行动,抑或地方政府官员视阿兹敏的指示如无物,如同小拿破仑那样我行我素,要怎样就怎样?”

“不管真相如何,都在在显示雪州民联政府与地方政府施政脱节,也证明在民联领导之下,雪州正走向退步保守,完全忽略雪州本来是先进州、经济主轴的现实。”

拿督黄冠文发表文告说,八打灵县禁止中药店售酒、莎阿南市政厅不再支持发出存酒仓库执照等回教化政策,都会让有意前来雪州投资的商家集团却步,严重影响雪州经济。

他同时抨击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民主行动党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对各市政厅、县市议会的决定与政策后知后觉,并怀疑欧阳捍华是否有履行职责监督地方政府的运作。

“何以禁止中药店售酒、不支持发出存酒仓库执照的事会在一名口口声声会捍卫非穆斯林权益的行动党行政议员的眼下被通过?难道行动党的议员平时除了喊口号之外,就什么也不会做?”

他说,自从民联掌政雪州以来,回教化政策如同温水煮蛙般静悄悄出台,身为雪州执政党的行动党每次都后知后觉,等被揭发了才说还不知情,到底行动党是不是雪州执政党?

“如果连地方政府的政策都需要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我怀疑行动党还有什么能力捍卫雪州非穆斯林的权益,抑或行动党根本没有兴趣捍卫雪州子民的权益?”

拿督黄冠文
马华雪州乌雪区会主席

农业短期课程合作,青农社与台湾屏科大学签署备忘录

农业短期课程合作,青农社与台湾屏科大学签署备忘录

YOUTH(吉隆坡29号讯)马来西亚青年农民合作社(青农社)在马青总团长张盛闻上议员带领下拜访了台湾知名度极高的国立屏东科技大学(屏科大学),双方同时签署有关农业短期课程合作备忘录。此次农业领域合作,是屏科大学首次与马来西亚有关农业单位签署,而青农社成为屏科大学新马招生总代理。

马青早在去年的10月13日至19日已前往拜访过屏科大学,较后经过7个月的准备,如今付诸于行动,正式启动与屏科大学的合作。

双方当时的会谈进行得相当愉快和务实,张盛闻在会议上提出马来西亚农民所面对的4大问题,即:土地、资金、技术不成熟和市场,而台湾是一个地理上与马来西亚相同,气候也相近的地区。

台湾屏东科技大学前身为高雄州立屏东农业补习学校,创校于1924年就以农业作为学术基础。在1997年至晋升为大学,至今已走过99年头。台湾屏东科技大学为台湾农业领域在技术与知识上贡献良多。

台湾农业在知识与技术都比马来西亚进步许多。青农社此次与屏科大学签署合作备忘录,让双方合作联办农业相关短期课程。以让我国年轻农民有机会在很短的期限内,获得农业相关知识。同时也提升我国青年农民在种植和饲养方面的高科技与技術上的的认知。

出席此项签署仪式的屏科大学代表包括: 校长戴昌贤博士、学术副校长颜昌瑞博士、国际事务处国际长梁智创博士、进修推广部主任彭克仲博士等。

戴校长表示,屏科大学和台湾也正在鼓励青年参与农业这一领域,因此他对青农社的努力也大力赞扬。为此,屏科大学将配合青农社,开办短期课程,从种植、包装到市场一系列知识的课程。

屏科大学也提到,香蕉种植技术是他们最成熟的技术。屏科大学也了解到马来西亚有火龙果,但是却遭遇病毒致使产量受影响。屏科大学对此也有应对技术。

张盛闻在会议上也要求屏科大学派讲师来马指导及出席即将举办的农业研讨会。这些要求也一一被接受。台湾暑假即将来临,屏科大学有空出来的科室。青农社希望短期课程在6-7月举办。

青农社希望在此次的合作下,马来西亚和台湾两国能够为农业领域发展揭开崭新的一页,成为农民的后盾。

雪2争议事件欧阳捍华应辞职谢罪,黄祚信:显示火箭当家不当权辜负雪州华社期望

雪2争议事件欧阳捍华应辞职谢罪,黄祚信:显示火箭当家不当权辜负雪州华社期望

Ng Chok Sin(吉隆坡29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祚信炮轰身为掌管雪州地方,非法工厂漂白事务和新村发展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在针对八打灵县署发出中药店禁卖烈酒通令,及莎阿南市政厅不发货仓存放酒类准证的新申请事宜上失职及应辞职谢罪。

他指出,掌管地方政府的欧阳捍华 ,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地方政府“小拿波仑”炒作。竟然对两项备受争议的事件上,完全不知情,必须通过报纸才惊醒过来。这再次证明火箭在雪州民联州政府里,完全当家不当权,只能被牵着鼻子走,辜负雪华社的期望。

“八打灵县土地局税收组高级官员努仑那兹米指出,禁中药店卖酒令是八打灵县执照组是在2014年第4次会议上通过的一致决定,并在2015年1月21日正式生效,但欧阳捍华却不知不觉,也对有关决定无能为力”。

也是马华中委的他表示,“禁中药店售卖酒以及不发货仓存放酒类准证的新申请的争议已经暴露出,虽然欧阳捍华和州政府掌握最终的决定权,为什么他不立刻指示有关单位的负责人撤回这项决定?为什么他不马上制止,而是必须通过州行政议会才能解决。已显示出他们对地方政府的“小拿波仑”任意伤害非穆斯林权益的决策已经束手无策了”.

“欧阳捍华已经不止一次失职,沙登区举行演唱会在最后一分钟被腰斩事件,他也是在新闻曝光后才获知,而当时他只敢批评警方,却不敢对爆料的伊党沙登区州议员呛声,把责任对归咎他人来逃避他的失责”。

雪州在民联州政府治理下,发生的一连串凸槌事件,雪州逐渐的回教化让非穆斯林的权益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从没收马来文版和伊班人版本圣经,教堂示威威胁拆除十字架,到这一次的禁止中药店卖酒和不发货仓存放酒类准证的新申请事宜,负责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完全是后知后觉,失职,推卸责任,绩效指数”零”!。

张盛闻亲率40人工商界观摩团往意大利米兰参加2015年世界博览会

张盛闻亲率40人工商界观摩团往意大利米兰参加2015年世界博览会

World-Expo-Milan(吉隆坡28日讯)马青总团长张盛闻上议员今日亲自率领40人来自工商界的观摩团,前往意大利米兰参加以“食物”为主题的2015年世界博览会,探索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业和食品业的技术与发展。

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主题名为“滋养地球,生命的能源”,主要针对食品科学与技术、农业、建筑、资讯工艺、城市规划、旅游与文化领域作出展览。因此 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单位将会在这长达6个月的世博会,展示各自的技术、创新、文化、传统和创造力。

2015年意大利米兰世博会为期6个月,即5月1日至10月31日。对此马青配合此世博会,组织首个为期7天5夜观摩团参加。此观摩团除了到米兰参加世博会外,也到罗马和佛罗伦萨感受当地文化风情。

随着首个观摩团已出发,马青接着也分别于9月29日、10月8日及10月20日,再次组团前往意大利米兰世博会。

欲知更多详情或有兴趣报名的民众,可浏览www.mlsholidays.com或联系Nicholas Teo(016-4747208)。

雪中药店禁售卖酒令荒唐无稽, 黄祚信:郭素沁欧阳捍华你们怎么说?

雪中药店禁售卖酒令荒唐无稽, 黄祚信:郭素沁欧阳捍华你们怎么说?

Ng Chok Sin(吉隆坡27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黄祚信炮轰雪州地方政府发出通令,禁止中药店售卖酒的决定根本就是荒唐无稽,他要求雪州政府做出解释和交代有关举措是否是回教化雪州的第一步!

他指出,雪州政府的这项决定完全是无法接受和不合理的,中药店禁止售卖酒的决定不但影响中药店的生意和收入,也对有关的传统行业制造无形的压力。

“我们对州政府的决定感到震惊,雪州身为大马的先进州之一,但州政府却随意的出台完全与州形象完全背道而驰的政策,禁酒做法会让雪州开倒车,在扰民影响中药店业者的收入之余,还为其它州属做出了最坏的示范”

他指出,当马六甲州政府将落实90%马来人以上地区的7-11便利店不能卖酒”的措施时,行动党全国副主席郭素沁还表示,马来区禁售酒政策的理由难以被人接受,是个危险的先例,如今雪州州政府也禁止中药店售卖酒,她怎么说?

“当甲州政府指示各地方政府统计7-11便利店在州内76间分行地区的穆斯林居民比率,以落实这项决策时,马华甲州行政议员林万锋已经第一时间表示,行政议会没有通过落实有关政策,甲首长总结时用了”详细研究“(kaji dengan terperinci)一词,並表示等待有关报告再决定,並未敲定该政策即刻生效”

他质问郭素沁如今雪州禁止中药店售卖酒,她是否支持?她是否会以同样反对甲州禁酒的态度来看待雪州中药店禁止售卖酒的事件上?

“雪州马华坚决的反对雪州中药店禁止售卖酒的决定,这不但导致影响他们的收入,也将为回教化雪州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不管是郭素沁还是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欧阳捍华,他们必须给中药店业者和雪州人民一个交代!

拿督黄福安: “雪州中药店禁酒令,欧阳捍华推卸责任”

拿督黄福安: “雪州中药店禁酒令,欧阳捍华推卸责任”

Wong Hock Aun(莎阿南28日讯)针对雪州八打灵县署发出通令,禁止中药店售酒事件,雪州马华炮轰雪州行政欧阳捍华托词狡辩装无辜,企图推卸责任。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黄福安表示,地方政府施政失当,欧阳捍华作为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必然需要负起一定的责任。

“让人极度遗憾与费解的是,欧阳捍华在事件曝光后,先是反应‘毫不知情’,再来就说‘没有明文规定各县土地局酒牌委员会的任何议决,必须知会州政府或州行政议员’。”

他抨击欧阳捍华在为本身的失责和监督不力,寻找托词和推卸责任。

也是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黄福安也质疑欧阳捍华是个“跛脚行政议员”,美其名掌管地方政府事务,实际上却没有任何实权,无从驾驭和压制地方官僚势力及宗教官僚作风。

他批评欧阳捍华遇事只会装无辜卸责,并指雪州近年接二连三发生“禁酒令”风波,每一桩都关系到地方政府。

他指出,从啤酒节被逼在停车场举行,到商家禁挂啤酒招牌、拒绝更新酒类货仓执照,如今还变本加厉禁止中药店售酒,显示雪州已经逐渐回教化。

“大家别忘了,早前雪州政府还有意扩大禁酒令,准备设限售酒时间,全面禁止商家和食肆在晚上10点以后卖酒;欧阳捍华当时甚至坦白承认,雪州政府正在研议新政令的可行性。”

他强调,雪州扩大禁酒令的举措有迹可寻,为此炮轰行动党懦弱怕事,助长了雪州宗教官僚主义与回教化危机,完全无视商家和非穆斯林的权益受损。

拿督黄福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蒲种区会主席

刘祥义: “雪马华炮轰雪州政府禁中药店售酒,称‘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信用破产”

刘祥义: “雪马华炮轰雪州政府禁中药店售酒,称‘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信用破产”

IMG_4581(莎阿南27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炮轰雪州民联政府开始在八打灵实行禁售酒政策,而华人中药店首当其冲,被发出通令禁止售酒,此举乃是雪州回教化的证据之一!

他说,民主行动党最有名的一句口号“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已经因为中药店被禁售酒而信用破产,民主行动党诸位领袖应该站出来解释,何以华人中药店需要遵守回教政策?

“行动党在大选前口口声声说,伊斯兰党的回教政策不会影响到非穆斯林,现在华人中药店被禁止售酒,请问是不是影响到非穆斯林?”

“每一次行动党都以‘不偷不抢不怕伊刑法’来为伊党的伊刑法政策开脱,现在华人有去偷去抢吗?为什么仍会受到回教化政策所影响?”

也是马华梳邦区会主席的刘祥义发表文告指出,国阵执政雪州数十年,都未曾发生过这种事,但民联执政雪州短短几年,就不断有回教化政策出炉,请问是国阵还是民联走宗教极端主义路线?

他说,随着行动党和伊党闹翻,各种不利华人的政策也开始落实,再度证明行动党根本无力阻止伊党。

“我们担心,随着八打灵县开始禁止中药店售酒,之后这项政策将会推广到整个雪州,届时,受影响的中药店将大大增加!”

他解释,中药店出售的洋酒,很多是顾客买来浸泡药材作为下药用途,雪州民联政府禁止中药店售酒,根本是不尊重中医文化。

他指出,更离谱的是,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竟然不知道八打灵县土地局已经发出这项通令,其失职与后知后觉让人大开眼界。

“我们促请雪州民联政府立即收回这项通令,行动党14位州议员也应该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而不是对雪州政策不闻不问,犹如透明代议士!”

刘祥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
兼马华梳邦区会主席

陈章成: “建议雪州政府取消征收生水费,减轻业者负担”

陈章成: “建议雪州政府取消征收生水费,减轻业者负担”

Tan Chong Seng(莎阿南2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建议雪州民联政府在经济低靡的时期,取消向州内养殖业者征收“生水使用费”,减轻业者的负担。

据了解,雪州民联政府除了要业者缴付150令吉的注册费和装置水表外,每年还要缴付200令吉的执照费,及每立方米的生水征收5仙。

他说,目前,所有的养殖业者都有缴付一笔650令吉的污水排放费,若再加上生水使用费,预料雪州滨海区一带将有1500名业者受到影响。

“要知道,养殖水产需要大量的未过滤河水或海水,而且基于卫生问题,也必须频繁更换生水,如果雪州民联政府落实收费,业者的成本肯定大大增加!”

“所谓“生水”乃是未过滤的河水或海水,这是属于大自然的产物,雪州政府既然无需花一分钱来生产河水或海水,业者同样也无需为使用“生水”而付费”

也是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陈章成指出,养殖业者隶属粮食供应的重要一环,雪州政府应该提供业者足够的津贴,度过经济低靡的低潮。

他解释,征收生水费的影响深远,这可能导致业者因成本增加,无法维持而结业,一旦引发结业潮,将大大影响水产供应。

“就算业者能承担生水使用费,但羊毛出在羊身上,难免一些业者会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造成水产价格暴涨,引发通货膨胀。”

陈章成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

余金福促中小型企业调整经营模式,协助国家朝目标前进

余金福促中小型企业调整经营模式,协助国家朝目标前进

拿督余金福(吉隆坡22日讯)马华中小型企业局主任拿督余金福促身为大马经济核心支柱的中小型企业,如果国家要达成2020年先进国的目标,我国必须在5年后达到一定的目标,因此本地中小型企业更应当调整现有的经营模式,积极扮演辅助角色,协助国家朝向目标前进。

他表示,在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提及中小型企业在2011年至2013年的每名劳工平均生产力达5万818令吉,这是比2005年国家平均生产水平5万9千131令吉低。从这观点来看,大马中小型企业极需突破现有的瓶颈,进行结构性调整和企业转型,才能赶上全球经济大趋势,同时跟上我国迈进高收入的脚步。

他对于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提及政府提倡服务业自由化,并提出亲商和增加商业信心和竞争能力的条件,以刺激经济的举措表示认同,并认为这是当下迫切需要的。

“有鉴于此,政府应该要多协助中小企业尽快适应我国经济转型所带来的各种挑战,并致力协助中小型企业提高生产力,强化竞争力,做好准备迎接全球或区域经济一体化后所带来的契机,并积极冲出海外寻找商机。”

他续称,随着商业环境的改变,若要跟得上时代的步伐,唯有不断进行自我提升,创造更多附加价值的商品,才可以在这大环境下继续生存。

我也建议,为协助中小型企业转型改革,政府应继续为本地中小企业全面提供转型支援。同时,政府也应当给予多方面的协助,以提高中小型企业的生产力,并鼓励企业加强对执行人员的培训。另外,政府也应协助企业冲出海外,将高增值业务留在本地,借此提高企业的整体竞争能力。

黄祚信:大臣阿兹敏应消除非穆斯林卖酒的障碍

黄祚信:大臣阿兹敏应消除非穆斯林卖酒的障碍

Ng Chok Sin(吉隆坡21日讯)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推介了矛盾重重的“达鲁益善投资集团” (DEIG)的投资大计。在他推销华丽的计划之前,我们要请他先看看沙亚南市政局如何淋漓尽致地发挥了官僚作风,以宗教敏感为由拒绝了一所货舱储存酒类的执照申请(见21日的海峡时报)。

如果雪州的民联政府有诚意要提高投资活动,就不应该阻挠非穆斯林做生意,包括售卖酒类。只要该酒类没有被偷卖给穆斯林饮用,我们实在看不出地方政府有任何理由为难非穆斯林进行合法的买卖。

若雪州的各地方政府视酒类为敏感,那他们就应该派发传单,以提高社会对滥用酒精后果的醒觉,甚至成立改造和辅导中心,以帮助那些深度酒鬼。

非穆斯林在酒精课题上被为难并非头一遭。最新的例子是,雪州政府禁止了2014年度的慕尼黑啤酒节,尽管这一年一度的盛会在之前并没有受到官僚作风的左右为难。

果真酒类是洪水猛兽,雪州的地方政府为何不检举和查封其商店有出售免税酒类的梳邦机场、吉隆坡机场和第二吉隆坡机场?还有遍布在这最富有州属各个角落的超市和霸市又如何解释?或者,是欺小怕大,只敢对付小货舱而不敢对大财团吭声?

行动党,你在哪里?

我们要问行动党的3位州行政议员,尤其是掌管地方政府和新村发展的欧阳捍华,有何良策纠正这种种的乱象,以吸引更多的投资?

前不久,’Thirst 2015′ 演唱会在伊党斯里沙登州议员诺哈宁投诉下被腰斩,行动党连大气都不敢喘。明显的,行动党在伊斯兰党面前,是如何的软弱和不济。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