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康凯: “民联决裂却继续执政”

颜康凯: “民联决裂却继续执政”

Gan Kang Kai(莎亚南6月30日讯)针对林吉祥宣布民联经已死亡,意味着民联三党已经决裂,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抨击民联说一套做一套,既然民联已经死亡,为何民联依然执政雪州,槟州呢?如果民联是真的如林吉祥所说的已经死亡,理应即刻解体,而雪州和槟州的州议会理应即刻解散而重新举行州选举。

颜康凯奉劝民联不要再愚弄选民们,一边厢宣布民联死亡,一边厢却继续执政雪州和槟州,难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还是行尸走肉?抑或是民联根本就是在做戏?所谓的民联死亡根本就是在人前做戏,混淆视听,事实上还是藕断丝连。

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呼吁以故民联应该即刻解体,而雪州和槟州的州议会应该即刻解散而马上闪电举行州选举,这才是真正的民联解体,不然林吉祥口中的民联死亡只不过是在欺骗人民,企图转移视线,瞒天过海而已。

颜康凯
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

叶运发: “雪州千万墓园基金用在何处,华人义山组织多年分文未得”

叶运发: “雪州千万墓园基金用在何处,华人义山组织多年分文未得”

Yap Yun Fatt(莎阿南30日讯)雪州政府有必要公开执政以来,已征得雪州墓园基金(Caruman Kubur)数目及用在那一个华人义山组织上。

马华雪州联委会经济咨询委员会主席叶运发表示,州政府一直以来都向发展商强制征收墓地贡献金并纳入雪州墓园基金内。国阵政府时间,是每间房屋收取65令吉,而在民联政府接管后,贡献金则调涨至500令吉。

他说,可是,雪州内墓穴用地等日益减少的华人义山组织,在过去几年来,都未曾获得州政府任何金钱上的援助,许多申请多时的组织更是分文未得;然而,州政府却宣称已拨出千万令吉,那又是给了那一个种族的墓园,看来已是昭然若揭。

“今年2月,雪兰莪州政府非回教事务委员会才发放总额35万1500令吉拨款给34间神庙及佛教组织,同时也是首次拨款各3万令吉给巴生福建会馆,作为兴建义山内大伯公庙用途,以及雪邦华人义山,作为兴建骨灰塔用途,各只分配到3万令吉。”

也是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叶运发指出,州政府至今收到的墓地贡献金,原来只有6万令吉用在华人义山组织上!6万令吉,对比每年拨出的千万令吉,那是1%都未到的比例!

他说,申请拨款的程序极为繁琐,雪州政府更应制度化地拨款给义山组织,甚至是给予拨款,以减缓他们面对土地日益减少,逝者难觅葬地之忧。

“民联自上台后,一直说要进行大型墓园计划,以整合及规划新型墓园,供州内人民往生后所需,可惜此计划一直只在空谈,并无真正落实推行,所谓的百亩墓地,现又在何处?”

他呼吁,既然空谈的计划仍然遥遥无期,民联更应该善用贡献金,制度化拨款协助华人义山组织!

叶运发
马华雪州联委会经济咨询委员会主席
兼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

美其名解决士拉央24小时餐馆问题,黄祚信炮轰:民联暗藏祸心,意图打造伊斯兰化政府

美其名解决士拉央24小时餐馆问题,黄祚信炮轰:民联暗藏祸心,意图打造伊斯兰化政府

Ng Chok Sin 1(雪兰莪29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秘书黄祚信炮轰雪州士拉央市议会8月起禁止住宅区附近餐馆24小时营业的举措日趋回教化,综合之前各种的伊斯兰化政策,将雪州打造成另一个吉兰丹的意图已越来越明显!

黄祚信怒斥,由民联执政的雪州身为一个先进州,如今却开倒车,变成一个极端伊斯兰化的州属,令非穆斯林看了步步惊心。从雪州政府禁止中药店售卖酒及拒绝批准售卖酒的申请等问题开始,人民已经看穿了他们的真面目。更可笑的是,民联还经常跳出来指责别人伊斯兰化,这种“严于责人,宽以待己”的作风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雪州政府执政7年以来,供水不足、水灾、骨痛热症等问题非但没得到解决,反而越来越严重,充分彰显了他们的无能!不会解决问题就算了,反而只会制造更多问题,那才是大错特错!现在竟然拿小市民的生意来开刀,美其名是为了解决24小时营业餐馆为社区带来的卫生、吵杂声及泊车问题,但其实心水清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暗含伊斯兰化的政策,非穆斯林慢慢就会被潜移默化,然后被洗脑!“

他表示,更何况,此举措无形中会影响了市民的生意,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前已表示政府将维持24小时餐厅的营业制度。如今士拉央市议会阻人搵食,犹如杀人父母!雪州人民已被政府害得够苦了,请别再意图沾染这群无辜的市民!

“我希望雪州人民不要再被民联的心机诡计所蒙骗,他们表面上是甜言蜜语的”糖果“,但其实都是毒药。我也奉劝民联,到底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真正导致民不聊生的问题是什么?对症下药才能帮助人们解决问题,而不是整天耍心机,玩弄政治,玩弄人民!”

李万行: “雪州水供重组计划六度展延,民联政府更重党务难辞其咎”

李万行: “雪州水供重组计划六度展延,民联政府更重党务难辞其咎”

李万行(莎阿南29日讯)如果,2008年的民联州政府能预见2015年的雪州,他们还会一再拖延水供重组计划吗?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表示,早在2008年以前,国阵政府就已经预见了雪州在几年后会闹水荒,于是制定了一连串的水供计划。

他说,今时今日,水供问题解决了吗?没有,而且因为现任雪州州务大臣更重党务而非州务,把水供课题政治化。

“由于天气干旱,水库的水量一再下跌告急,巴生谷多个地区已先后面对不定时断水的困扰,这种情况预计还会持续到9月。”

也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的李万行指出,许多地区因为水压偏低,已开始进行配水,这种情况又将会持续多久?雪州政府不见得会给予民众答案。

“雪州政府本应在本月25日之前,就与中央政府签署雪州水供新补充协议,但雪州政府‘再一次’表示需时重新评估,这意味着水供整合计划再度陷入胶着。”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这已是雪州政府要求的第6次展延,在过去多次,州政府都绝不透露是基于何种依据,来作出要求重新评估草拟协议内容的理由,让人怀疑是否有其他隐情。”

他指出,延宕多时的冷岳2滤水站计划,到底要在何时才能正式展开,看来还要再等上很久都不会有结果。

“雪州在行动党、伊党及公正党执政下,一再忽视水供课题,玩弄政治权术,拒绝启动重组水供计划,使州内居民必须遭受水供不足、制水、配水的痛苦,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事实。”

他说,希望州政府听到因延宕多时的水供重组计划受苦人民的声音,不要再让他们继续等下去了!

李万行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
兼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

旺姐公然支持伊刑法,黄祚信质问行动党:应与公正党断交而不只是旺姐 ?

旺姐公然支持伊刑法,黄祚信质问行动党:应与公正党断交而不只是旺姐 ?

Ng Chok Sin 1(吉隆坡27日讯)马华中委黄祚信揶揄行动党,继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断交后,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公已公然表态支持伊刑法,通过雪宗教局状告安华案主控官沙菲宜诬告,基于同样的原则,行动党是否准备和公正党与旺阿兹莎断交?

旺阿兹莎昨日入禀雪州宗教局执法组,要求该局基于沙菲宜没有4名男性证人见证或宣誓的情况下,即指控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鸡奸其助理赛夫为理由,投诉沙菲宜诬告,要求对他采取行动。

黄祚信表示,旺阿兹莎已以自己的行动证明自己是支持伊斯兰刑事法,这与伊党主席哈迪二度在国会提呈私人法案的企图一样,因此行动党不能厚彼薄此,应宣布与公正党立即断交。

“行动党或照样可以基于政治利益与公正党抱在一起,就像对待伊党一样,只需和他们党主席断交即可,毕竟我们不能再对行动党的政治把戏有太高的期望。”

他表示,行动党因伊刑法的问题上向选民哄哄骗骗,被揭穿后又因为政治利益而拖泥带水,只敢和伊党主席断交,结果被伊党果断的“抛弃”,沦为政坛笑话,

“行动党应该真心诚意反伊刑法,对于旺姐的行径应与伊党一视同仁,甚至断交才对。”

黄毅斌: “伊党开明派是换汤不换药”

黄毅斌: “伊党开明派是换汤不换药”

Wong Yee Ping(莎亚南6月26日讯)针对日前伊党闹分裂,末沙布设立新党G18以和民联共同对抗国阵,而民主行动党拟和公正党将联合G18组成新民联,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民主行动党显然在侮辱人民的智慧。黄毅斌质疑伊党的开明派G18的创党宗旨是什么?同样是出自伊党的政党,宗旨应该也相距不远,很显然也是以建立回教神权国为终极目标。

他表示民主行动党显然企图隐瞒事实,再次为伊党开明派粉饰漂白。他也抨击林吉祥显然要再次换汤不换药的继续和伊党合作,只是和所谓的伊党保守派断交,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和伊党明来暗往。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表示民联这次的所谓决裂其实是有其政治议程,表面上是和伊党断交,其实是为火箭的最后一个死穴给去除,再和伊党的开明派合作。暗里却和伊党联合对抗国阵,在来届大选中继续合作以捞取选票。到时候火箭的华人票将不减反增,而支持回教神权国的选民继续投给伊党。所以说,民联所谓的决裂其实根本就是一场戏,决裂与否根本无关紧要,火箭到最后还是继续和伊党明来暗往。

因此,黄毅斌认为呼吁民主行动党应该坚持立场到底,要和伊党绝交就绝交到底,不要在人前做大戏,假意和伊党绝交,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黄毅斌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

李德信: “行动党还能用‘雪州民联州政府’?雪马华促交代如何与伊党议员合作”

李德信: “行动党还能用‘雪州民联州政府’?雪马华促交代如何与伊党议员合作”

Lee Tak San(莎阿南26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李德信促请雪州行动党交代,该党雪州议员以及行政议员往后将如何称呼“雪州民联州政府”,以及交代如何与伊斯兰党州议员合作。

他说,随着雪州苏丹已经谕令雪州大臣阿兹敏必须维持雪州政府的稳定并维持现状,强调民联已经“死亡”的行动党,是否继续同意雪州政府维持“雪州民联州政府”的名义?

他指出,如果行动党坚持民联已死,那雪州行动党依然自称本身是“雪州民联州政府”的执政党,那未免是一个荒谬滑稽的现象。

“既然宣称民联死了,何来还有民联州政府?行动党总不能说全国民联已死,但雪州民联还剩下半条命,所以可以继续执政。”

“雪州行动党潘俭伟、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都对雪州民联关系避而不谈,只会把球踢给阿兹敏,这种霸占权位,不敢担当的态度,难道就是行动党的真面目?”

也是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李德信发表文告指出,雪州行动党也必须交代,在雪州民联州政府里如何与伊斯兰党州行政议员以及州议员合作,以及如何确保雪州政府政策不会被回教化。

他认为,在此之前,不少由伊党行政议员与州议员主推的回教化政策,行动党州议员不是不知不觉就是后知后觉,等事情发生了才来跟进,让人以为行动党并不是执政党。

“随着行动党和伊斯兰党闹翻,我们怀疑,行动党的州议员还有什么本事可以阻止伊党州议员在州政府推行回教化政策。毕竟之前已经毫无作为,现在还能期望行动党有力阻止?”

他说,从行动党单方面宣称民联已死,但却继续以“民联在雪州半生不死”的状态厚脸皮霸占雪州官职,就可以看出行动党的原则只有“权位至上,其余可商”。

李德信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
兼马华沙登区会主席

拿督郭洪究: “若要与G18共组新联盟,挑战雪行动党宣布雪州民联已死”

拿督郭洪究: “若要与G18共组新联盟,挑战雪行动党宣布雪州民联已死”

拿督郭洪究(莎阿南26日讯)马华雪州沙白安南区会主席拿督郭洪究挑战雪州行动党,在与伊斯兰党脱离出来的G18及公正党共组新联盟之前,必须先宣布及承认雪州民联正式死亡!

他说,雪州大臣阿兹敏此前强调,雪州民联州政府不会改名,而雪州苏丹也已经谕令雪州政府必须维持原状,此举证明民联在雪州仍是“活生生”的。

他指出,如果雪州行动党认同该党中央的决定,接纳由伊斯兰党前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发起的G18并与公正党共组新联盟,那么雪州行动党就必须事前宣布雪州民联已不存在。

“与此同时,雪州行动党更应该劝告阿兹敏宣布雪州民联已死,才接纳‘新民联’,否则,阿兹敏将落入一个州政府,两个执政联盟的混乱局面。”

“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是雪州行动党基于不想影响到执政地位,而对雪州民联是生是死保持沉默,但另一边厢,却又急着寻找雪州伊斯兰党的替代品。”

拿督郭洪究发表文告质问,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一周前曾发表,雪州大臣阿兹敏必须在伊斯兰党与行动党之间选择其中一个合作伙伴,不知道此话现在还是否有效?

他说,不管潘俭伟期待什么答案,从雪州苏丹谕令雪州政府必须维持原状,以及阿兹敏宣布雪州政府不会有变动,这已经是直接在潘俭伟脸上扇耳光。

“但如今跑出一个G18并准备与行动党及公正党结成新联盟,雪州行动党就有必要,到底是承认雪州民联的存在,或是承认新联盟的诞生,毕竟两个联盟只能存活一个。”

“潘俭伟不能以承认雪州民联继续存在,而全国则承认新民联诞生来混过去,除非行动党自认是两栖动物,只往有利益的地方栖息。”

拿督郭洪究
马华雪州沙白安南区会主席

刘祥义: “要原则还是要位子,阿兹敏选择陷两难”

刘祥义: “要原则还是要位子,阿兹敏选择陷两难”

Low Seow Hwee 2(莎阿南25日讯)雪州政府三头马车各自行,矛盾深化何时真正解体?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表示,雪州目前有56个州议席,分别是公正党13、伊党和行动党各有15席。

他说,现任雪州大臣阿兹敏如果要继续稳坐大臣位子,靠向支持他上位的伊党,似乎才是明智之举,毕竟公正党内原本支持上位的一直是旺姐,他根本没有获得祝福。

“很多人都一厢情愿地以为,阿兹敏会更倾向于行动党,其实不然,主要是行动党没有当家能力,很好牵制,单要稳住政权,公正党加行动党就有28席,如果再加上早前因为支持旺姐的两位遭伊党冻结党籍的州议员,这条数学绝不难算,问题是阿兹敏一再不表态及犹豫,都是因为有诸多顾虑。”

他指出,一旦表态要跟行动党结盟,阿兹敏这个已然半跛的大臣,势必要跟行动党深化合作,后者渴望更多官职,区区一个副议长的职位就喊了至少两届的代表大会,但公正党至今仍然视若无睹,反而增加了伊党在各策略小组上的直接涉及角色。

“这证明阿兹敏完全不想让行动党有机会坐大,在有伊党权衡的现下,宁可继续相互牵制也不愿单独面对,否则又要官位又要权势的行动党若因此而坐大,对公正党更为不利。”

也是马华梳邦区会主席的刘祥义说,当旺姐、林吉祥和林冠英都“宣布”民联已死了后,阿兹敏却一再强调民联仍在,就是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铺路。

“按照安华最新的消息,相信公正党有意倾向和行动党结为新盟,旺姐自然支持丈夫,所以公正党党内现时早已暗涌处处,分为两派人马,断交课题继续延烧至公正党内斗的矛盾。”

“因为公正党绝对不能失去雪州,如何稳定政权之余又得确保不会再被自家盟友抽后腿,是阿兹敏眼下最大的挑战。”

他指出,政局一直在变,人心因为利益也一直在变,当初阿兹敏是因为伊党才得以有大臣可做,这位子还未坐暖,随时可能被动摇。

“不过,诚如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不拉欣所说,阿兹敏是个把官职看得最重的人,更是一位会为了官职而放弃原则的人,眼下自保为重,大臣职要比一切都重要了。”

他说,即便看来机会渺茫,但仍然希望阿兹敏能够当机立断,拿出政治智慧来解决眼下乱局,不要再让人民因为民联内斗内耗而受到影响!

刘祥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
兼马华梳邦区会主席

陈锦传: “行动党卖华贼心不死,靠拢PasMa借尸还魂”

陈锦传: “行动党卖华贼心不死,靠拢PasMa借尸还魂”

Tan Gim Tuan(莎阿南23日讯)雪州马华炮轰民主行动党民主行动党一脚踏两船,贼心不死靠拢PasMa,继续典当原则,出卖华社与非穆斯林。

马华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区会主席陈锦传表示,不论是伊斯兰党,抑或是马来西亚和平信徒协会(PasMa),他们的终极斗争目标都是神权国。

他说,行动党由始至终都很清楚伊党和PasMa的斗争目标,却一而再、再二三靠拢合作,证明该党为了争夺政治利益,可以随时牺牲与典当创党宗旨与原则。

“更甚的是,行动党这边尚未跟伊斯兰党断干净,那边就迫不及待靠拢PasMa,应验了伊党批评行动党作风犹如‘女人’的言论,而且还是红杏出墙,简直毫无廉耻心可言。”

他强调,行动党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早前宣说要跟国阵组织“后民联后国阵联盟”,原则立场一直摇摆不定,彻底应验了已故新加坡资政李光耀所言,民联三党都是投机分子。

“行动党一直美化PasMa,不断粉饰强调该组织成员个个是开明派,可是却没有如实告诉人民,这些所谓的开明派,都是认同神权国斗争的宗教狂热分子。”

陈锦传炮轰行动党不知廉耻,为了一圆入主中央的美梦,竟然三番四次欺骗华社,从前奋力为伊党涂脂抹粉,如今卖力美化PasMa形象。

“PasMa的成员都是伊党的失意分子,纵然他们另起炉灶,也只是换了旗帜,精神骨髓依然是冲着神权国的目标挺进。”

他挑战行动党跟PasMa立下协议,后者必须白纸黑字立下放弃回教国斗争的声明,否则行动党跟PasMa合作,无非就是借尸还魂,企图继续欺骗蒙混人民。

“大家别忘了,505大选前,民联曾经签署协议,内容清楚记载‘行动党会尊重伊党落实回教国的权利’,说明行动党是一个为了政治利益,什么原则和立场都可以典当,什么都可以欺骗。”

他提醒行动党勿再耍弄人民,而是应该拿出洗心革面的诚意,向华社与非穆斯林证明,行动党力反神权主义与回教国理念。

陈锦传
马华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区会主席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