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陈浩坤:“史上最贵预算案难以接受,阿兹敏应公开财案供查阅”

拿督陈浩坤:“史上最贵预算案难以接受,阿兹敏应公开财案供查阅”

BK Tan 4 - Copy(莎阿南31日讯)从2008年民联掌政以来,每年都提呈收支差距甚大的预算案,如果继续大喊其「经济人民化」,或承诺会将收获的果实与人民分享,这样的政治迷幻药被灌下不仅伤神损脑,雪州子民的后代所要面对的代价,肯定会更为严重。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拿督陈浩坤表示,雪州政府在2008年初掌政时,提呈第一份14亿令吉的2009年财政预算案,2009年追加预算拨款5亿7844万额外拨款,导致总预算为19亿7844万,出现6595万令吉的赤字。

他说,州政府都是先提呈相对较为平衡的预算案,并会在第二年的新季节的州议会上,寻求通过附加预算案。

他指出,事实证明,附加预算案执行上也漏洞百出,拨款下去却未能真正收效,引来诟病。

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拿督陈浩坤认为,雪州推出史上最高的财政赤字很不健康,加大发展拨款收效一切尚未可知,最后钱会否黑箱作业「被消失」?

他说,民联大工选前承诺的公开招标仍未能真正实行,加上阿兹敏去年提呈预算案时也说要推动经济发展而加大发展源拨款。

「钱他是给出来了,但成绩如何?至今,我们尚未见到雪州有大型发展计划要展开,而且多数为中央或私营化工程,雪州要如何扮演推手的角色,还是继续砸钱做形象工程?」

他促请大臣回归基层,严厉整肃各地方政府,雪州人民长期以来一再被忽略的民生问题、水灾黑区、社圾及卫生问题等都要密切关注;同时要注重乡区发展,避免和巴生谷严重脱节造成失衡。

「这次预算案整体预算编列有诸多缺失,惟人民们恐怕都无法对于预算编列的全盘状况有所了解。所以,我强烈建议州政府透明化地将预算案及财务报告都搬上网,让人民来审查到底赤字预算案的各项收支如何操作。」

他说,过去几年来,雪州政府只是将总预算案之演讲稿部分,放在官网上供参考,其余各单位之预算并没有统整放上网,也使得有意了解州政府预算状况的人民,实在无适当管道可以进一步了解各项预算编列的状况。

「这让人怀疑州政府是不是抱着『你知道的越少,你得意见就越少,我的麻烦也越少』的心态?而不敢全盘公布预算案的资料」

他说,无法监督,到了下一届大选时,雪州是否会因入不敷出而破产?还是一个疑问句。

拿督陈浩坤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
兼马华雪州宣传局副主任

Advertisements

拿督黄祚信:“大反其道呈史上最贵预算案,阿兹敏大开水喉推发展不智”

拿督黄祚信:“大反其道呈史上最贵预算案,阿兹敏大开水喉推发展不智”

Ng Chok Sin 1(莎阿南31日讯)雪州政府大反其道推出史上最贵预算案,实为不智,绝不足取!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雪州政府一再创纪录的赤字预算案,相信在吃光老本后,还是得用人民买单!

他说,雪州大臣阿兹敏上任以来的两份财政预算案,都出现雪州10年来少见的赤字预算案,更创下史上最贵预算案记录。正当中央政府要节约缩减开支时,阿兹敏却选择反其道而行。这次,今次的预算案更首次出现行政与发展开销均等,即同为14亿4000万令吉。

「我认为,雪州政府现时只管加大尚未可知其成效的发展开销,甚至动用到储备金,却不着眼于长期财政规划,实不足取。」

他说,长年收支失衡的结果,将直接造成州政府财政能力低落,公共建设预算不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雪州蚊症案例冠全马,每一个地方政府在灭蚊防疫上的执行力疲弱;同时,他们也只能交出赤字预算案,年底开出一片『红海』的成绩单,绝非人民乐见。

「地方政府的税收无法适足成长,赤字缺口自然随之扩大,州政府财政收支年年失衡的循环,可以预见。」

他强调,选举文化派糖果,造成减税或推展亲民措施以讨好选民是很容易的事,但如果只看眼前利,未来几年人民将可能承担更吃重的压力。

「为了确保收入来源,州政府在2016年开始将会大幅度调高地价,其负面效果会在2017年显现出来,届时州内的屋价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州内的中产阶层也绝对买不起所谓的『可负担房屋』了。」

「无论如何,这份糖果预算案不仅仅是吃不得,更是让人忧心忡忡!」

拿督黄祚信
马华中委
兼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
兼马华雪邦区会主席

拿督李万行:“雪批三收费大道惹事端,公正党内部矛盾分歧大”

拿督李万行:“雪批三收费大道惹事端,公正党内部矛盾分歧大”

李万行(莎阿南30日讯)雪州大臣阿兹敏批准3条新收费大道,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高喊不知情,这是在演那一出戏?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拿督李万行表示,雪州政府批出新街场─淡江高架大道(SUKE)、东巴生谷大道(EKVE)及白沙罗─莎阿南大道(DASH)的新闻,在过去一年来已陆续有报导。

「特别是东巴生谷大道,因为涉及砍伐雪州过百公顷的森林保留地,环保份子已大力谴责多时,更不止一次要求和雪州政府对话,更发起运动要阻止砍伐森林。」

他说,身为雪州加影州议员的旺阿兹莎,在被记者询问时竟然表示毫不知情,甚至要阿兹敏向党中央作出解释批准大道事项,无论怎么看都是绝不合逻辑的事。」

「我相信,不知情完全是假的,这又是一个面对质询时的典型政治应对伎俩,是一种公关模式,深谙此道的公关人才旺姐会使出这招,不足为奇。」

「如果不是政治伎俩,那我就只能相信旺阿兹莎身为州议员,对州内时事发展一点儿都不关心,完全就是一个睡觉议员;对比之下,到底那一个真相更为严重,我实在也分不出来。」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拿督李万行指出,公正党上演着这么一出闹剧,娱乐性十足,背地里有什么隐情暂且不必去猜测,但这样一闹出来,就足以证明党内的矛盾分歧甚为严重。

「无论是为了自身利益还是政治利益,最后牺牲的还是雪州人民!」

拿督李万行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
兼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

拿督黄祚信:“伊党称雪州可有两个执政联盟,雪州马华挑战行动党是否认同”

拿督黄祚信:“伊党称雪州可有两个执政联盟,雪州马华挑战行动党是否认同”

Ng Chok Sin 1(莎阿南28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民主行动党交代,是否接受伊斯兰党提出雪州可以拥有两个执政联盟的建议,同时阐明到底两个执政联盟是指哪两个。

伊斯兰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日前指出,伊党与公正党的契约仍然存在,因此,雪兰莪州可以有两个执政联盟。他表示,伊党与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保持友好关係,如果没有伊党,前雪州大臣开除行动党行政议员时,州政府已瓦解。

对此,拿督黄祚信质问雪州行动党,是否认同伊党所说的雪州可以拥有两个执政联盟,如果认同,那行动党应该阐明本身隶属哪个联盟以及这个联盟还有什么政党。

他说,如果雪州行动党不认同伊党的说法,那么行动党应该促请雪州大臣阿兹敏发表立场,以否定伊党一厢情愿的想法。

“既然伊党已经针对雪州政府的地位开腔,那行动党已经不能保持缄默,毕竟这关系到雪州政府执政党的地位,也关系到行动党在雪州政府里的位置。”

“我们从未听说过一个州政府里可以有两个执政联盟,更不要说一个政党(公正党)可以同时存在于两个政治联盟里,除非行动党接受这样的闹剧,否则应该站出来驳斥这种说法!”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说,行动党针对雪州政府地位已经保持沉默长达4个月,自行动党与伊党断交以来,没有一个雪州行动党领袖站出来说明或发表立场。

“就连平时最多话讲的潘俭伟,面对这个课题也做了闪兵,顾左右而言他,更不要说什么都一问三不知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

“是否行动党和伊党断交只是说说而已,在涉及到做官的课题上,断交事件仿佛不存在似的,而在谈到伊刑法时,却又努力和伊党切割,如此选择性断交,难道就是行动党的真面目?”

他指出,伊党已经表明不会退出雪州政府,但是潘俭伟不要忘记自己许下的承诺,一旦阿兹敏阿里选择继续和伊党合作,雪州行动党就会退出雪州政府的承诺。

拿督黄祚信
马华中委
兼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
兼马华雪邦区会主席

拿督宋奇才:“称蔡添强已宣布不会放弃伊党,雪马华促行动党退出雪州政府”

拿督宋奇才:“称蔡添强已宣布不会放弃伊党,雪马华促行动党退出雪州政府”

拿督宋奇才(莎阿南21日讯)马华加埔区会主席拿督宋奇才指出,既然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已经明确表示公正党不会放弃伊斯兰党,他促请雪州行动党应该要自行退出雪州政府,以符合行动党与伊党断交的立场。

他说,身为雪州大臣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虽然没有开口公布公正党到底是选择伊党或行动党,但是蔡添强已经率先代表公正党表态不会放弃伊党,即表示公正党最后选择与伊党合作。

他认为,在此情况下,雪州行动党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留在雪州政府,毕竟公正党已经做了选择,不管是在全国或是州级,公正党都不会放弃伊党。

“如果行动党选择假装看不到这个事实,那无异于厚着脸皮呆在别人的家里;伊党在与行动党断交后,就毅然辞去在槟州的一切官职,何以行动党做不到?”

“不要忘记,身为行动党头号网络枪手的丘光耀,也在日前大剌剌在面子书上讽刺公正党如同粘着大便那样粘着伊党,既然公正党如此不堪,雪州行动党更应该离开公正党主导的雪州政府。”

拿督宋奇才发表文告说,阿兹敏阿里到现在还没有交代雪州民联州政府的地位与执政党架构,乃是在给机会行动党“自动自发”退出雪州政府,因此行动党应该珍惜体面下台的机会。

他指出,如果要等到阿兹敏开腔,那将是非常丢脸的事,行动党何不趁现在两党还保持着面和的情况,赶紧捍卫自己的尊严退出雪州政府?

“阿兹敏在数周前,曾在推特怒斥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念群‘幼稚’,这已经是给了行动党暗示,难道行动党要等到阿兹敏正式发出通牒,颜面尽失后才宣布退出雪州政府?”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形容对首相的不信任动议不是玩弹珠,现在,关系到雪州政府执政党地位的课题也不是玩弹珠,雪州行动党应该赶快宣布退出雪州政府,才是捍卫该党尊严的上策。”

拿督宋奇才
马华加埔区会主席

陈章成:“伊党扬言不放弃神权治国,阿兹敏,你还在等什么?”

陈章成:“伊党扬言不放弃神权治国,阿兹敏,你还在等什么?”

Tan Chong Seng(莎阿南21日讯)雪州马华要求雪州政府及公正党,针对伊斯兰党的盟党关系,作出明确的决断及立场表态。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陈章成表示,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日前在“绿潮集会”已经重申与强调党政立场,扬言伊党绝不放弃伊斯兰斗争,可以预见伊党势将神权治国议程进行到底。

他说,自创党以来,伊党从来都没隐藏过落实神权治国的野心和目标,虽然民联已经不复存在,改以“希望联盟”姿态重新出发,然而公正党及雪州政府却继续跟伊党保持合作关系。

“不论是公正党,抑或雪州大臣阿兹敏,都必须从中选择并且明确表态,是否要跟矢志落实神权治国的伊党继续合作?”

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陈章成也要求民主行动党向公正党施压,以确保公正党及雪州政府彻底撇清跟伊党的合作关系,否则行动党也必须一并离开希盟,并且即时退出雪州政府,以明志反对伊刑法和神权治国的决心。

“事到如今,伊党要神权治国的野心昭然可见,难道公正党想继续左右逢源,而行动党在台面上虽然不跟伊党交好,可背地里却许可公正党跟伊党合作,自己则躲在两党的纱笼底下苟延残喘?”

“雪州政府如今是一个‘四不像’政府,既非民联也非希盟,名不正也言不顺,成天陷入权斗局面与政治角力,还哪来的合作共识,又哪来的精力为民服务?”

他奉劝公正党与行动党勿再愚弄人民,必须明确交代雪州政府的联盟关系,彻底释解人民的疑虑,别再玩弄政治手段误导人民。

“雪州政局清楚可见,阿兹敏是非要伊党不可的,行动党心知肚明,却继续跟伊党保持暧昧不明的关系?如此没有原则的投机心态,难道真的把人民及华裔选民,当成理所当然的欺骗对象吗?”

他要求行动党及公正党,公开及决断表明跟伊党的合作关系,否则就等同承认伊党的盟友地位,甚至认同伊党的神权治国理念。

陈章成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

拿督潘文俊:“作为股东竟不知涨过路费,雪州政府狡辩图推卸责任”

拿督潘文俊:“作为股东竟不知涨过路费,雪州政府狡辩图推卸责任”

SAMSUNG(莎阿南16日讯)雪州马华炮轰雪州政府搪塞责任,属下子公司拥有大道公司股权,竟然对调涨过路费决策“毫不知情”,简直就是侮辱人民的智慧。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潘文俊表示,雪州政府属下两家子公司–雪州柏朗桑公司(KPS)及雪州发展机构(PKNS),分别持有莎阿南大道(KESAS)及西部疏散大道(SPRINT)公司20%及30%的股权,竟然对大道公司调涨过路费的决策毫不知情,理由既牵强也难以置信,明显是在搪塞责任。

他指出,在一般的私人企业,20%、30%的股权占有率,已经称得上是“有分量”的股东,绝对可以发挥举足轻重的角色。

“雪州政府没有善用股东影响力向大道公司施压,反而先行自我矮化成‘微不足道的小股东’,简直就是趁机推卸责任,回避面对问题。”

他续说,州务大臣阿兹敏对外宣称“毫不知情”,不但侮辱人民的智慧,也凸显州政府失责把关的事实。

“雪州政府用人民的钱成立子公司,子公司再用人民的钱去投资大道公司,现在大道公司要涨过路费,雪州政府却只回你一句话:‘我们毫不知情’,这说得过去吗?”

马华丹绒加隆区会主席拿督潘文俊强调,雪州政府既然容许KPS和PKNS投资大道公司,就应该监督两家子公司尽责履行雪州资产信托人的角色,对于公司决策及动向都要随时保持高度警觉及敏感。

他表示,阿兹敏的应对态度,明显是在推卸责任,也有包庇雪州政府监督不严的嫌疑。

“身为州务大臣,竟然将高达20%及30%的股权,形容得如此微不足道,要嘛就是阿兹敏罔顾民间疾苦,优先照顾‘股东’利益,见钱眼开;不然就是州政府监督不力,所以后知后觉,一旦被人民问责就找借口搪塞责任。”

拿督潘文俊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丹绒加隆区会主席

拿督林金辉:“阿兹敏是否接纳伊党土权?马华促雪州公正党必须交代”

拿督林金辉:“阿兹敏是否接纳伊党土权?马华促雪州公正党必须交代”

Lim Kim Hwi(莎阿南1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林金辉质问雪州大臣阿兹敏,到底何时要把伊斯兰党踢出雪州政府,抑或雪州公正党打算接纳已经与土著权威组织联成一线的伊斯兰党?

他指出,距离民联的替身“希望联盟”诞生已经快要一个月,但是阿兹敏仍没有针对雪州政府的名义以及组织框架发表立场,似乎打算就此不了了之。

他说,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如果阿兹敏本身都无法厘清到底雪州政府现在是什么政府,那叫广大雪州子民如何称呼雪州政府?

“阿兹敏应该要昭告天下,他到底是要继续接纳伊斯兰党在雪州政府内,或是计划要把伊斯兰党踢出雪州政府,而不是不闻不问也拒绝回应。”

“如果阿兹敏要接纳伊斯兰党,那就应该为雪州政府更名,称为‘雪州希盟+1州政府’,毕竟民联已经不存在,他不能再使用民联州政府这个名称。”

马华哥打拉惹区会主席拿督林金辉发表文告指出,如果阿兹敏打算接纳伊斯兰党,那他更加必须对伊斯兰党与土著权威组织组成联盟一事发表看法,至少必须交代是否赞成或反对。

他表示,既然伊斯兰党是雪州公正党的盟友,也是执政同盟,这就显示这两个政党在各种课题都有一定的共识,而伊党与土权结盟,雪州公正党是否也赞成?

“我们也想知道,公正党此前宣称希望联盟会接纳任何有共同目标的政党组织,既然希盟希望伊党能加入,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希盟也会接纳土权?毕竟土权现在已经是伊党的盟友。”

“阿兹敏与雪州公正党必须针对这些问题公开给予回应,否则不仅被视为逃避责任,也会被视为没有立场、见风转舵的政客与政党。”

拿督林金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
兼马华哥打拉惹区会主席

陈运鸿:“万挠三天两回淹水,雪州政府在干嘛?”

陈运鸿:“万挠三天两回淹水,雪州政府在干嘛?”

Chan Wun Hoong(莎阿南13日讯)马青雪州秘书兼士拉央区团团长陈运鸿炮轰雪州政府疏忽民生管理,防灾治水方案毫不给力,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与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更是严重失责!

陈运鸿抨击雪州政府及公正党万挠州议员颜贝倪失责,眼见万挠三天两回发生水灾,却依然无动于衷。

他表示,从民联到希盟,雪州政府只顾争权夺利、争斗内耗,完全无视雪州的民生管理,万挠已经成为州内最频繁发生水灾的地区,民众与商家苦不堪言。

“万挠的水灾问题并非偶发性灾害,而是严重到逢雨成灾,近年更是频繁发生泥浆淹城事件,身为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和万挠区州议员,难道他们就只能袖手旁观吗?”

他表示,自从民联掌执雪州政权后,万挠就频频发生绿林滥伐及非法开发山坡事件,造成环境生态严重失衡。

“雪州政府有能力动用一切资源,耗资123亿令吉打造伊斯兰城,却没有能力帮逢雨成灾的万挠拟出治水方案?”

他促请雪州政府,尤其是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欧阳捍华,能够拿出诚意解决万挠的水灾问题。

也是马华万挠州选区事务局主任的陈运鸿强调,万挠区商家与民户饱受水灾祸害,金钱损失不断加剧,已经到达忍无可忍的境地。

他表示,尽管当地居民一再向地方政府投诉非法开发山坡问题,然而却未见有任何凑效的防止和惩戒措施。

导致当地居民怀疑地方政府有意包庇开发商,甚至不排除当中涉及滥权舞弊,要求雪州政府做出解释与责任交代。

陈运鸿
马青雪州秘书
兼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
兼马华万挠州选区事务局主任

梁国伟: “义山拨款杯水车薪,应速落实墓园计划”

梁国伟: “义山拨款杯水车薪,应速落实墓园计划”

Leong Kok Wee(莎阿南13日讯)雪州政府研究制度化拨款5000令吉予华人义山,实为杯水车薪,而且仍在「研究阶段」,不知何年何日可以真正兑现这张支票。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梁国伟表示,隆雪华人义山联合会日前会见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获后者允诺将制度化拨款5000令吉予华人义山,以协助解决义山的问题。

他说,雪隆区葬地严缺,传统义山组织没有私人墓园的庞大财力,早年为服务同乡的葬地都已饱和,旧义山更需要美化及修建道路等经费。

「很可惜的是,尽管雪州政府多年以来,不断提出综合式墓园计划,但始终未见落实,至今雪州人民仍未能知晓此计划的全貌。」

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梁国伟表示,个人建议州政府应该在多处开辟综合坟场,而不是集中在同一个地方。

「此举除了便利地方上的人民,更是避免在集中一个地区后,当地的土地价格忽然暴涨,让购地形成更大的阻力。」

他说,雪州政府在过去几年来,一直向发展商强制性征收墓地贡献金。州政府更应该善用墓地贡献金,购买土地以充作墓园用途,甚至应该辅助义山组织,充作美化用途。

「不过,那么多年来都仍然在研究阶段,雪州政府的行政效率未免太低,尽管5000令吉还是太少,但还是希望州政府能够兑现诺言,快马加鞭发送给有需要的义山团体。」

梁国伟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
兼马华班丹区会主席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