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冠文:“林冠英对6州议员发脾气,雪马华:砸烂‘民主’招牌”

拿督黄冠文:“林冠英对6州议员发脾气,雪马华:砸烂‘民主’招牌”

拿督黄冠文(莎阿南25日讯)马华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讥讽槟州首长林冠英在6名希望联盟州议员不支持州政府的动议上,表现犹如初出茅庐的政治初哥,更亲自砸烂“民主”行动党的招牌。

他指出,林冠英错误以为执政党的州议员就必须支持州政府的动议,孰知在表决时才发现,竟然有多达6名执政党议员,其中一人还是民主行动党的议员反对州政府的动议。

他说,这显示在林冠英的领导之下,并非100%的州议员认同林冠英的领导,但让人遗憾的是,这些“凭着良心投票”的州议员却被标签为亲国阵分子。

“发生这种情况,只能说林冠英对自己的领导能力太有信心以致没有发现原来早已有‘自己人’对其施政方针感到不满,不然就是林冠英高高在上已久,早已和现今政局脱节而不自知。”

“自己的州议员反对填海工程的动议,林冠英不仅没有检讨反对的原因,却把矛头直指6名州议员,也显示林冠英一贯的作风,即‘有错都是别人错,只有我不会犯错’的自大心理。”

拿督黄冠文发表文告说,林冠英不满公正党5名州议员头弃权票,竟然还诬赖公正党议员王敬文想要做第一副首长,借此离间公正党,可以说是把政治玩到出神入化。

他指出,公正党议员已经强调是“凭良心投票”,意即暗示槟州政府要仓促通过的填海工程是“没有良心”的工程,但没想到林冠英竟然比填海工程更没良心,使出诋毁盟党议员的招数。

“我希望槟州选民可以从这起事件看清楚林冠英的真面目,频频打着‘民主’旗号的民主行动党,竟然是一个最不民主的政党,不仅不让自己的党员持有不同意见,甚至也要干涉盟党的想法。”

“做了几年首长的林冠英,最擅长就是包装自己,但最后竟然被包装后的自己给骗了,以为自己是十全十美的完美不会犯错的圣人,但正是这种假大空的想法狠狠的把民主行动党的招牌砸到水沟里去。”

拿督黄冠文
马华乌雪区会主席

拿督黄福安: “雪州政府治水无力,全民皆受水灾殃及”

拿督黄福安:“雪州政府治水无力,全民皆受水灾殃及”

Wong Hock Aun(莎阿南19日讯)请问雪州政府,中央政府拨给雪州各局的8亿5300万令吉到底是用在那里?水灾问题竟然一次比一次严重!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黄福安表示,单是在今年,雪州就获得中央政府8亿5300万令吉的拨款,比去年还增加了4500万,理应在各项利民措施上有所改善。

「可是,雪州政府却把槟城那套也学到足,明明增加拨款还说不够,没照顾到雪州而装可怜,而眼下的多项民生问题一直不能解决,真叫人失望。」

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黄福安指出,11月雨季才刚开始,雪州已有多区发生水灾,如果雨量再大,相信会有更多区会遭殃。

「民联治水无力,一场大雨就让州内多区,包括莎阿南这个州首府也淹了起来,直叫政府颜面无光。」

他说,民联执政8年,还是不改其本性,一切以宣传为先,大张旗鼓唯恐天下不知,州内的事务却是自顾不睱。

「而且,随着雨季的来临,雪州政府又做了什麽准备?虽然雪州并不是处於东海岸,但没有受到监控的滥伐及发展带来的後遗症,已使很多沿河的城市受到影响,加影丶沙登,甚至是万挠区也多次发生水灾,雪州政府一直无法解决。」

「民联已不能把责任推在前朝身上,执政多年,治水还是交不出成绩,让住在黑区里的人民在下雨时,都得胆战心惊会发生水灾。」

他指出,雪州如果要续继喊穷,就先停止那些数十亿令吉发展计划,全面整治淹水问题,不要再头痛医头了!

拿督黄福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蒲种区会主席

拿督郭洪究: “朝野应以巴黎恐袭为鉴,捍卫中庸治国维护国安”

拿督郭洪究:朝野应以巴黎恐袭为鉴,捍卫中庸治国维护国安

拿督郭洪究(莎阿南16日讯)马华沙白安南区会主席拿督郭洪究主张认为,大马须以巴黎恐袭事件为鉴,朝野政党务必同步贯彻及实践中庸治国理念。

他表示,不论是国阵或反对党,都必须向人民明证决心,坚决捍卫中庸治国理念的立场。

他促请朝野政党,尤其是希望联盟或已故民联,能够拿出诚意支持中庸治国理念,并且坚决跟神权治国划清界线。

“中庸不应该只是国阵的治国理念,而是全民的共同愿景,反对党理应充分认可及贯彻实践,不应该再为了短浅的政治利益,消极否决国阵向来坚持的中庸治国理念。”

他强调,国际情报组织已经警示我国,要慎防宗教极端主义与恐怖分子的渗透,为了大马的和平与未来,朝野政党都必须站稳一致立场,倡议及贯彻中庸治国,杜绝恐怖主义与力抗神权治国议程。

拿督郭洪究指出,如今世界动荡不安,恐怖袭击阴影笼罩,大马向来坚持打恐,难免会招来恐怖组织的敌视目光。

“全国人民此时必须发挥凝聚力,全力支持政府阻挡恐怖主义渗透,大马人民必须团结一致,向国际社会与恐怖分子清楚展现大马的反恐决心。”

他希望人民能够勇敢发声力挺中庸,并且成为政府打击恐怖主义的最强实支持力量。

“身为国民,我们必须清楚意识到,唯有中庸才是消弭种族与宗教分歧的唯一治国良方。要确保大马世代和平繁荣,人民必须不分肤色、不分党派,力挺中庸到底,并且站稳立场抵抗一切的神权治国议程。”

他呼吁民主行动党,能够善用反对党第一大党的力量,号召全民“支持中庸治国,反对神权治国主义”。

他也希望行动党能够说话算话,清楚向全国人民明志决心,为了捍卫中庸治国,定当会跟推崇神权治国理念的伊斯兰党,彻底切割关系。

拿督郭洪究
马华雪州沙白安南区会主席

黄毅斌:”雪州希联政府冻结新酒牌”

黄毅斌:”雪州希联政府冻结新酒牌”

Wong Yee Ping(沙亚南16日讯)针对雪州政府近日冻结雪州的新酒牌,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严厉抨击雪州政府这种做法不单只打击商家,更会增加了私酒泛滥,间接会影响更多社会问题。

黄毅斌表示,雪州希联政府这种做法已经和违背他们之前所说的以民为本,反而在这经济萧条的时刻使到商家和人民雪上加霜。

因为雪州不只是冻结新酒牌,还把原本的酒牌执照费从420令吉增加到840令吉,增幅度100%,这样的做法使到很多杂货店已经停止售酒了。

他还表示,雪州所限制的酒类包括任何烈酒,保健酒,甚至连跌打酒也归类为酒精,这种做法已经影响了中医中药业的开设,直接打击了中药店的发展。而这也会造成私酒会更加泛滥,增加更多的社会问题比如假酒毒害人民,贿赂等等问题。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谴责雪州政府不应该冻结新酒牌,影响了商家扩展生意的机会,更打击的中医中药店的生意,间接影响了非回教徒的权利,增加私酒泛滥和社会问题。

他呼吁雪州政府应该听从民意而开放新酒牌,减低酒牌执照费,不要违背了当初雪州人民投选他们的原意。

他也抨击民主行动身为雪州州政府最多议席的政党却无力阻止这种不开明的回教化做法,分明是助纣为虐,有意协助伊斯兰党建立回教州。

他挑战民主行动党兑现之前的声明,如果公正党不把伊斯兰党踢出州政府,火箭应该即刻退出雪州政府的声明。

他抨击民主行动党不要说一套做一套,自己说自己爽。他也呼吁雪州选民记录在案,在下届大选给希联一个狠狠的教训,换回国阵执政以实现希联常说的两线制。

黄毅斌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

拿督林祥才:“雪州水供接管后将起价,已故民联政府承诺破灭”

拿督林祥才:“雪州水供接管后将起价,已故民联政府承诺破灭”

Profile Pic 2(莎阿南13日讯)雪州政府,说好的收购水务公司后的减价呢?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表示,雪州大臣阿兹敏终于承认,雪州在全面接管水供后,将会调高水费,惟水费不会造成人民的负担。

「故且不论调高却不会造成负担,这种矛盾又可笑的说法竟来自一位大臣,对比于民联一直以来的说辞,才真是要让人笑都要笑出泪来。」

他说,当初,以民主行动党为首的甘榜东姑区州议员刘永山,在收购水务的建议上一再跟雪州马华争论,连番发文告。

「雪州马华当初就收购水务一事,就水费是否会起价向民联作出质询,结果反对刘永山大骂幼稚,更指是马华看不得他们有能力争取更便宜的水费。」

马华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拿督林祥才说,事隔几年,收购协议看似又有了重大进展,在让两名水务公司高层离职后,收购计划更是箭在弦上,相信必能早日底定。

「不过,阿兹敏说话不同以往,去年刚上任时还曾豪言,有鉴于雪州人民生活负担重,在收购完成后将可以从首20平方米水源免费,增至40平方米免费水。

「这新上任的糖果,果然吃不得,还不到一年,阿兹敏就告诉你他会起价但又不会造成你负担,起价,果然已是板上铁钉的事实了。」

「雪州政府在过去几年来,一再强调一旦取回水供管理权,即可把水费控制在合理水平,为雪州子民提供更有品质的水源,但这些说法都是空口白话。

「包括早已不在位上的前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就一再承诺雪州水费将会降低,甚至藉以打击马华所发出的质疑,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当初是凭什么给予人民承诺,现在又如何狠狠打自己耳光?」

他指出,既然现有的水供公司高层薪资过高,被「请走」后理应能够节省更多费用,加上整合重组后能把庞大的原有私营化体系简化,想必能再次拉低成本,为什么还会起价呢?雪州政府各县市议员、州议员大调薪,加上行政用费在预算案中通过大幅度调高,大臣又平白搞家公司DEIG来管雪州的资产,证明雪州很有钱不是吗?那更应该降低水费!

「讲事实说道理,已故民联从来就没有全盘的重组计划,反而是骑虎难下一直政治化水供课题,更妄论真正为人民谋求低廉水价了!」

拿督林祥才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
兼马华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

颜康凯:“干训局总监的外来者言论”

颜康凯:“干训局总监的外来者言论”

Gan Kang Kai(莎亚南10日讯)针对近日国家干训局总监拿督拉惹阿里菲的“外来者”论,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严厉抨击身为国家干训局总监的拉惹阿里菲不应该再次伤害华裔和印裔的感受。

他说,所谓外来者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且已经三代之前的事,而我国已经独立了58年,华裔和印裔经已是我国的公民,且得到宪法的保障,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表示,如果硬要说华裔和印裔曾经是外来者,那么追根究底马来同胞何尝不是从印尼漂洋过海来到马来西亚,同样也是外来者。

历史上已经说明了马六甲皇朝的开创者拜里米苏拉确实是来自印尼巴冷邦(palembang)的王子。

因此,颜康凯警告拉惹阿里菲勿要一再伤害华裔和印裔的感受,他必须为自己的言论负上责任,且必须对华裔和印裔道歉且收回言论,不要和首相唱反调,因为首相已经一再强调华裔和印裔不是外来者,而是已经落地生根和不折不扣的马来西亚的公民。

他奉劝拉惹阿里菲不该违背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触犯种族敏感话题。

颜康凯
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

拿督黄祚信:“MBI与DEIG有滥权嫌疑,SELCAT应该主动调查”

拿督黄祚信:“MBI与DEIG有滥权嫌疑,SELCAT应该主动调查”

Ng Chok Sin 1(莎阿南9日讯)雪州马华促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主动调查及厘清雪州大臣机构及达鲁益山投资集团被指滥权舞弊的嫌疑。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自从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出任雪州大臣以后,雪州大臣机构(MBI)多次被指控涉及滥权舞弊行为,引起雪州人民高度关注。

他今日发表文告,促请雪州议会议长兼SELCAT主席杨巧双召集行动,主动调查及厘清种种指控,以释解人民的疑虑。

他表示,尽管雪州大臣一再对外声称,附属MBI的达鲁益山投资集团(DEIG)尚未正式运作,可是阿兹敏将雪州回教献金(Zakat)的发放权力,直接转移给DEIG,并且还让公青团私自发放,这明显就是公器私用,有滥权之嫌。

“DEIG作为一家2令吉注册公司,在未得雪州议会核准通过的情况下,竟然能向银行借贷5亿令吉,当中确实有黑箱作业的嫌疑。”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续说,DEIG一旦授权通过,将是一个握有雪州300亿令吉资产的托管机构,是雪州的财政命脉,其透明度必须严密控管。

“这是雪州的资产,不能容许雪州政府随意转交给毫无专业及管理基础的2令吉公司托管。况且DEIG的成立及营运模式,也一直为人所诟病能够。”

他强调,既然行动党能对一马发展公司课题紧咬不放,那么也应该以同等标准来监督DEIG的运作。

他指出,SELCAT有责任确保雪州施行廉政,理应主动调查,绝对不能予人徇私包庇的印象,否则该委员会如同虚设,公信力荡然无存。

拿督黄祚信
马华中委
兼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
兼马华雪邦区会主席

李德信:“雪马华促行动党兑现承诺,果敢退出雪政府以示负责”

李德信:“雪马华促行动党兑现承诺,果敢退出雪政府以示负责”

Lee Tak San(莎阿南9日讯)雪州大臣阿兹敏坚持跟伊党合作,狠给行动党打脸;雪州马华促雪州行动党兑现承诺,果敢退出雪州政府以示负责。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李德信表示,阿兹敏坚持续和伊斯兰党合作,甚至还表明“不会理会行动党的杂音”,显示行动党的政治要胁已经彻底失败。

“既然阿兹敏已经把话说得那么清楚,而且不留情面地打脸行动党,行动党又何必厚着脸皮赖死不走?”

他今日发表文告,促请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能够说话算话,即时兑现早前许下的承诺,宣布“雪州行动党退出雪州政府”。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李德信强调,潘俭伟之前公开宣称,要是雪州大臣阿兹敏没将伊党踢出雪州政府,雪州行动党将会退出雪州政府,以展示誓与伊党切断关系的决心。

他提醒潘俭伟不要一再欺骗人民,只会空口说话而无任何实践行动。

“行动党领袖要是成天把承诺当儿戏,随口说说却不兑现,试问人民如何相信行动党是有决心要跟伊党切割关系?”

“要是行动党不退出雪州政府,意味着行动党和伊党未来还有合作空间,甚至为了政治利益,继续助纣为虐协助伊党推动神权国议程。”

他强调,行动党在公正党及伊党面前,处境地位尽显卑微,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即使他们继续留在雪州政府,也不会起着任何的制衡作用。

他续说,坐拥最多国州议席的行动党,要是真有能力制衡伊党或公正党,就不会无力制止伊党推动伊刑法。

“但凡行动党尚存尊严,也就不会尽听公正党的使唤,可以毫无立场,甚至断送原则去支持加影行动,而且还把国会反对党领袖一职拱手让人。”

李德信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
兼马华沙登区会主席

刘祥义:“行动党拉着阿兹敏裤脚不放,雪马华促退出雪政府保尊严”

刘祥义:“行动党拉着阿兹敏裤脚不放,雪马华促退出雪政府保尊严”

Low Seow Hwee 3(莎阿南5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挑战雪州民主行动党订下退出雪州政府的日期,以免这项关系着民主行动党尊严的承诺最终不了了之。

他指出,雪州行动党不止一次强调,如果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不把伊斯兰党踢出雪州政府,行动将毫不犹豫退出雪州政府。

他说,阿兹敏已经在日前宣称会继续与伊党合作,而且不会理会行动党的吵杂声,这表示阿兹敏并没有意愿要把伊党踢出雪州政府。

“既然已成定局,雪州行动党就必须履行承诺退出雪州政府,而不是苟且留在雪州政府里没有尊严的做官。”

“要知道,当初没有人逼雪州行动党退出雪州政府,是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以此来威胁阿兹敏,如今这项以退为进的策略失败,潘俭伟应该承担后果宣布退出雪州政府。”

马华梳邦区会主席刘祥义发表文告说,除非行动党承认空口说白话、开空头支票是行动党的文化,那就可以继续跪在阿兹敏和伊党的胯下当官。

他说,讲到做不到一直以来也是行动党的党格,人民也已经习以为常,期待行动党兑现承诺也无异于要求太阳从西边升起。

“我们没想到的是,行动党可以‘没种’到这个地步,都被阿兹敏揶揄到一文不值,几近到踩在脚下的地步,行动党还拉着阿兹敏的裤脚要求踩轻一点。”

“为了行动党的好,我们奉劝行动党尽快订下退出雪州政府的日期,总比像跟屁虫那样苟且偷生来得有意义。”

刘祥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
兼马华梳邦区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