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吕贵添:“中央工程不获雪州政府配合,促全面检讨勿再以政治为先”

拿督吕贵添:“中央工程不获雪州政府配合,促全面检讨勿再以政治为先”

Loo Kooi Thiam(莎阿南20日讯)雪州政府应该向人民解释,为何实达阿南兴建消拯局,需要徵收高达400万令吉地税!

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拿督吕贵添表示,中央政府已批准拨出300万令吉在实达阿南兴建消拯局,但雪州政府却要徵收400万令吉地税,最后导致这项计划被逼搁置,是令人极为不解的事。

他说,有发展商献地,加上中央政府拨款,本来就应该获得州政府的配合,毕竟建造消拯局对人民来说,都是住家遇事时的保障,让消拯人员能够更快速前来协助。

「很可惜的是,雪州政府不但没有任何辅助,还要徵收高昂得令人咋舌的地税,这个数额甚至已超过建筑费。」

他表示,州政府应该酌情处理建设非营利建筑的地税,而不是单纯以商业考量,建消拯局的地段岂能徵收入商业中心般的高昂地税?

「州政府一直口口声声说以民为先,那就应该拿出真正的诚意出来,包括在此项建设工程上,采取免收地税或象徵式收费的方法,让消拯局能够顺利地建起来。」

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拿督吕贵添说,这已不是雪州政府首次不配合中央政府的发展建设计划,而且,州政府更会设下许多限制及条例,让这些工程无法顺利展开,最后都只能一一搁置。

「其实,尽管雪州政权已在现在的希联手上多年,但中央政府并没有因此而放弃雪州,每年都有拨款并辅助各地方建设发展,尤其是涉及人民福祉的工程。」

他说,所以,雪州政府除了有必要向人民解释,为何要收取高昂地税以外,还需要针对此事作为检讨,不要一再对中央政府工程进行刁难,把人民置于政治利益上。

拿督吕贵添
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
兼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

“忧虑民联破坏丹村座标,应暂停情人桥地段填海计划”

“忧虑民联破坏丹村座标,应暂停情人桥地段填海计划”

(莎亚南6日讯) 雪邦及瓜冷县发展官林立强谴责行动党籍瓜拉冷岳县议员黄锦伦把捍卫 “情人桥”自然景观的主张,贬低为只维护两家餐馆业者的权益,并要求行动党负起州执政党责任,暂停有关填海计划,让全体村民决定这个丹村座标的命运。

他驳斥黄锦伦试图转移视线,把马华反对拆除情人桥的抗议,说成是只维护区区两家“情人桥”华裔餐馆事件,因此马华必须澄清,马华除了要为受到冲击的华裔餐馆请命之余,更重要的是为当地即将发展的项目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感到担忧。

他表示:「据闻,该地段被清拆发展后,民联州政府就会在当地建设一个美食中心(Medan Selera),我们担忧除了破坏“情人桥”原有的景观外,也会导致原有的华人饮食文化就被埋没了,甚至连大家吃猪肉的自由都被剥夺。」

他指出,这个消息已获得很多人证实,但瓜冷县议会还是三缄其口,隐瞒事实,企图掩盖华人餐馆将逐步被取代的真实情况,大家也担心一旦开了先例,以后所有华裔贩商的权益将被侵占,届时行动党无疑就成为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

他说:「而且,黄锦伦更不能以非县议会管辖范围,就把华裔餐厅的事推得一乾二净,因为土地还是归雪州政府管辖,怎么也跟民联脱不了干系。」

他说,若然今天马华在朝,州内问题势必也得算在马华身上,同样的情况,黄锦伦却妄想要把自己撇开切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马华对此奉劝黄锦伦要谨言慎行,要知道民联已执政多时,早已不能把错误算在前朝身上,拿了选民的选票不做事却还是反对党口吻,试图把事情往由民联管辖的单位推,不如下届大选时,还是做回反对党,更加名正言顺!」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处启

拿督潘文俊:“雪州续成骨痛热症案例全国榜首,雪马华:雪州政府从未致力解决”

SAMSUNG拿督潘文俊:“雪州续成骨痛热症案例全国榜首,雪马华:雪州政府从未致力解决”

(莎阿南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潘文俊抨击,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上任雪州大臣一年半以来,并未改善雪州高居骨痛热症案例全国榜首的情况,甚至变本加厉,2016年不到半年雪州已经录得超过3万3000宗骨痛热症病例,并且已有6人死亡。

他指出,雪州已经连续数年蝉联全国骨痛热症案例榜首,而且案例还逐年增高,显见雪州政府在民联/希盟执政8年来,完全没有下过功夫去改善情况,任由人民暴露在骨痛热症的威胁。

他说,骨痛热症由黑斑蚊所引起,主要关键在于杜绝黑斑蚊滋生,而最重要的就是环境清洁干净以及以有效的药物来遏制黑斑蚊繁殖,在这反面,雪州政府完全不及格。

“雪州各城镇依然是垃圾遍地,而且河流及沟渠阻塞、排水系统出现故障的情况逐年严重,这可以从一场大雨就造成雪州各地发生闪电水灾来得到证实。”

“在此情况下,已经给黑斑蚊提供一个绝佳的生长环境,造成黑斑蚊在各城镇肆虐,以致每天都录得500宗骨痛热症新案例,更让雪州成为骨痛热症案例全国榜首。”

马华丹绒加隆区会主席拿督潘文俊发表文告说,阿兹敏在上任雪州大臣之初,宣传包装工作做得铿锵有声,例如公布其手机号码,呼吁人民一旦在雪州发现垃圾,不过这也已经证明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公关工作。

他指出,经过阿兹敏领导一年半以来,雪州地方政府的工作效率并没有改善,环境清理工作依然遭人诟病,排水系统策划、河流排污工作也错漏百出。

“阿兹敏上任以来,就经历民联死亡、希盟诞生等执政联盟一团糟的局面,整个雪州政府把民生问题抛诸脑后,热衷于权力斗争以及资源输送及分配,骨痛热症案例高升只是雪州政府摆烂的其中一个结果。”

他认为,雪州人民要的是安居乐业,如果骨痛热症成为威胁人民生命的一个疾病,试问人民如何能继续相信雪州政府可以全面带领人民迈向繁华?

“我促请阿兹敏以及诸位雪州行政议员,必须严正看待骨痛热症以及找出杜绝骨痛热症的方法,而不是置身事外奢求黑斑蚊会有一天突然消失。”

拿督潘文俊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丹绒加隆区会主席

李德信“沙登塞车梦魇未停,人民商家双双受苦”

Lee Tak San李德信“沙登塞车梦魇未停,人民商家双双受苦”

(莎阿南2日讯)虽然隆布大道(MEX)交通枢纽投入操作后,已经改善了大学岭交通堵塞情况;但是沙登新村大街的交通阻塞的情况还是一样严重,无论是人民或商家皆叫苦连天,行动党的两位国州议员还能视若无睹吗?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李德信表示,现在,一提到往沙登大街去,几乎已到了「闻沙登色变」的地步。上下班是交通高峰时段,车龙动辄就整公里长,大家应该还可以接受;但是其他时段交通依然缓慢,造成这些原本已是生意惨澹经营的商家,更是苦上加苦。在2016新一年的开始就如此,要如何一个好年呢?

他说,沙登大街已变成了一个大型停车场,车子一寸一寸往前移动,在这段不到一公哩的路上,有时要塞个一小时可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李德信指出,大街改为单向道,很清楚知道是无助于解决塞车问题的。现在果然是未见其利而先见其弊,马华之前多番反对是有其道理的!

「州议员欧阳捍华成功连任后,就急着着手推行单行道。也许是因为在505大选之前宣布了动用3千600万作为改到用途的关系吧。当时还在试用阶段,就急不及待地竖起大拇指,满口说这项改道计划成功!」

「事实证明,改道后让大街成了停车场,连累商家生意一落千丈,沦为一个连周末都鲜有人流的商区。」

他说,新年将至,原本正是市民购买年货,同时也是商家赚钱的好时机,但因为塞车,购物人潮不比往年,都往商场购物而不来沙登大街了,以致这里的商家无不叫苦连天。

「不知道两位本区国州议员,有没有看到沙登大街商家们的现状,有没有听到这些商家的心声?」

李德信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
兼马华沙登区会主席

拿督吴亚岭:“抨旺阿兹莎提议不信任票换吉打大臣,雪马华:仿佛忘记当初如何撤换卡立”

Goh Ah Ling 4拿督吴亚岭:“抨旺阿兹莎提议不信任票换吉打大臣,雪马华:仿佛忘记当初如何撤换卡立”

(莎阿南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吴亚岭指出,公正党主席拿汀斯里旺阿兹莎上周促请吉打州议会应通过投不信任票来撤换州务大臣,在在显示旺阿兹莎以及公正党是一个伪善以及双重标准的政党!

他提问旺阿兹莎,她可曾记得公正党是如何撤换前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在撤换卡立时,旺阿兹莎可有在雪州议会提出应该通过投不信任票来撤换大臣?

他指出,过去的事实已经证明,公正党并没有通过不信任票来撤换卡立,更甚的是,直到撤换卡立的前一天,包括旺阿兹莎在内的所有公正党领袖没有一个承认即将撤换卡立。

“我想询问旺阿兹莎,她是站在什么道德制高点来提出应该以不信任票来撤换吉打州务大臣?公正党在两年前毫无预警撤换卡立,为何没有一个公正党、行动党或伊斯兰党的领袖站出来指点?”

“更不要忘记,公正党为了推翻卡立,在当时甚至不惜在加影制造补选,称之为‘加影行动’,如此滥用民主程序的公正党根本没有资格评论吉打州撤换大臣事件。”

马华士拉央区会主席拿督吴亚岭发表文告说,旺阿兹莎现在才站出来假惺惺提议应投不信任票,可能是因为她忘记了当初如何撤换卡立,所以现在才发表互相矛盾的言论。

他补充,其他民联/希盟的领袖如今对吉打撤换大臣课题发表高论,仿佛也是患了失忆症,忘记了他们在两年前撤换卡立时,是如何的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尤其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国会辩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时扯到这个课题时发表伟论,似乎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友党(公正党)的事情不便插手’的言论。”

他认为,林冠英的双重标准,在两起撤换大臣事件里一目了然,他既批评国阵处理吉打大臣事件,却以“不便插手”来冷眼旁观公正党撤换卡立。

“对比两州更换大臣的事件,就可以看出民联领袖根本部分是非黑白,只懂得衡量自己的利益来发表利己的言论,国家如果靠这些政客来领导,将是人民的不幸!”

拿督吴亚岭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主席
兼马华士拉央区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