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廖润强:承包商遭地方流氓勒索可报警,雪政府勿找借口推卸民生管理

拿督廖润强:承包商遭地方流氓勒索可报警,雪政府勿找借口推卸民生管理

BL 300816拿督廖润强(前左2)要求雪州政府主动调查与配合处理承包商最近申诉遭地方流氓勒索一事,确保民生管治工作不受影响。前右1为李德信。

(莎阿南30日讯)针对雪州政府委任的承包商最近申诉遭地方流氓勒索一事,雪州马华促请受害承包商报警之余,也要求雪州政府主动调查与配合处理,确保民生管治工作不受影响。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表示,对于承包商的遭遇,雪州马华严正看待也寄予同情,但也提醒承包商务必报警处理,绝对不能再让不法之徒有机可乘。

“既然承包商在执行民生管理工作时遭遇问题,雪州政府就有责任介入处理,确保承包商的工作不受影响,以致影响民生管理。”

他表示,承包商所承接的工作,涉及民生管理与基础建设,雪州政府有责任主动展开调查,而不是只会建议承包商去报警,却没有任何主动性的厘清调查与后续监督。

根据《中国报》报导,梳邦再也市议会主席拿督诺希山日前揭发,某承包商欲到蒲种工业园地段清理垃圾时,遭遇地方流氓勒索。报导同时指出,除了梳邦再也市议会,雪隆区一带常有发生类似事件,一些承包商申诉在进行铺路、维修沟渠、清理非法垃圾堆等民生管理工作时,会遭遇地方流氓的金钱勒索,部分承包商已报警处理,但有部分承包商选择息事宁人,付钱了事。

拿督廖润强指出,雪州民众近期频频投诉承包商的质量问题,其中以垃圾清理不当的问题最为严重。

他续说,承包商在执行任务时所面对的问题,雪州政府都有义务和责任去主动发现与解决。

他认为,承包商若有遇到问题,也应该主动跟雪州政府反映,并且寻求协商解决,而不是任由问题恶化,以致影响承包工作表现。

“我们不希望这些零星发生的勒索事件,日后成为承包商表现不佳,以及地方政府监督不力的借口或理由。”

他表示,每当民众批评投诉时,地方政府或承包商通常先行提出一连串的理由加以反驳,这是民众最不愿意看到的卸责态度。

他希望雪州政府与属下地方政府,能严正看待承包商遭受流氓勒索问题,并且主动联合执法单位立案调查,随时掌握问题的影响层面,适时解决以免情况恶化。

Advertisements

拿督陈章成:兹卡病毒于邻国暴发,雪州蚊症冠全国堪虞

拿督陈章成:兹卡病毒于邻国暴发,雪州蚊症冠全国堪虞

BC 200716拿督陈章成希望雪州政府能够加强防范力度,避免兹卡病毒在雪州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莎阿南30日讯)兹卡病毒(Zika Virus)确诊病例在新加坡爆发后,雪州乃高风险传播病毒的州属。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陈章成表示,此言绝非危言耸听,卫生部早在年初因为美洲迅速扩散的兹卡案例,发出旅游警惕,同时加强边境检疫等措施,防范兹卡病毒在国内蔓延。

「兹卡病毒是通过黑斑蚊叮咬而传染予人类,而大马就有这类黑斑蚊,且经过在全国各地检查后,发现数量非常多。」

他说,雪州在过去5年来,每年的骨痛热症及死亡人数皆居全国之冠,因为蚊子而送命不在少数,但问题一直没有缓和下来,今年再度创下新高,令人非常担忧。

「这两天,我们看到雪州政府大力取缔非法垃圾场,同时还发出逾百张罚单给垃圾虫,有行动固然好,但不免有临阵磨刀之嫌。」

「据知,被取缔的非法垃圾场已存在多时,州政府一直迟迟不行动,这就是我们常指责政府有口号却无执行力的地方。」

马华瓜拉雪兰莪区会主席拿督陈章成强调,雪州马华担心,州政府防范力度不足,造成兹卡病毒蔓延开来,会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这些年来,雪州骨痛热症不减反增,被关注的黑区越来越多,人民的卫生意识必须提高,州政府执法及防治方面的工作也一样不能少,多管齐下才能真正有效仰止病毒传播。」

「所以,我希望州政府不是季节性打击非法垃圾场,而是全面取缔各区的非法垃圾场,同时配合中央政府共同降低骨痛热症,方为人民福祉。」

丹村联邦村长张金辉:丹村情人桥将有美食中心?促县议会交代真相

丹村联邦村长张金辉:丹村情人桥将有美食中心?促县议会交代真相

BH 090816 02(莎阿南25日讯)丹村联邦村长张金辉炮轰雪州政府与瓜拉冷岳县议会联合欺骗丹绒士拔居民,早期声称重建情人桥并不会在该区兴建美食中心,但后来却不打自招,泄露重建后情人桥将有小贩中心及美食中心!

他指出,瓜拉冷岳县议会主席莫哈末阿斯哈日前在记者会上透露,丹绒士拔情人桥的提升工程也包括兴建小店铺,类似小贩中心及美食中心,而雪州政府将在竣工后决定经营的业者。

他说,莫哈末阿斯哈这番言论显然是不打自招,并且与此前的言论相违背。根据雪州政府此前公布的情人桥提升工程,并不包括在当地兴建小贩中心或美食中心,仅仅有停车场、儿童游乐场、休闲亭和厕所。

“我们依然记得,丹村村长戴河松在今年初宣称情人桥不会建美食中心,县议会也不可能会有美食中心计划,但阿斯哈的言论却完全推翻了戴河松的说法。”

“此外,阿斯哈的记者会也暴露另一项矛盾,他早前说这项工程乃隶属土地局,因此县议会无权插手,但是阿斯哈昨天在记者会上却表示‘县议会接获雪州政府指示提呈图测和负责建筑物、停车场等兴建工程’。”

他发表文告促请县议会公布情人桥提升工程的完整蓝图,包括即将在该工程下兴建的建筑物用途及功能,以便让居民以及被逼搬迁的海鲜餐馆业者有所了解。

他指出,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瓜冷县议会似乎仍在隐瞒实情,仅阶段性公布工程内容真相,拖延时间来缓冲民众对这项工程的抗议。

他也强调,雪州马华并非要政治化这项工程,而只因为受到海鲜餐馆业者的委托才受理这个课题,如果雪州政府及瓜冷县议会透明处理,根本不会发生纠纷。

“直到现在,我们还无法清楚知道情人桥提升工程是为了修复情人桥,或者是为了填海。如果以修复情人桥之名行填海之实来欺骗居民和海鲜餐馆业者,这是不能被原谅的!”

拿督吴亚岭:促雪州预算案应着重解决民生问题,高大上发展计划无法惠民

拿督吴亚岭:促雪州预算案应着重解决民生问题,高大上发展计划无法惠民

BD 250816拿督吴亚岭(前排左2)促请雪州政府在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解决民生问题,不要搞些“高大上”却无法利民的计划。前排左3起为黄俊毅,陈运鸿和叶琰明。

(莎阿南25日讯)雪州议会即将在10月提呈2017年度州财政预算案,雪州马华联委会促请大臣阿兹敏应把更多焦点放在解决民生问题与居住环境上,而不是一些“高大上”的发展计划。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吴亚岭指出,自从民联/希盟执政雪州以来,民联/希盟州政府为了让政绩看起来“好看”,在每年财政预算案上着重于“高大上”的发展计划,数年间批准了不少大型综合发展计划。

他说,雪州政府这种着重发展的亲商心态,对发展商来说是无任欢迎的,毕竟发展商唯有通过推行发展计划兴建更多新住宅与商业单位才能赚钱,这也让雪州在短短数年冒出不少大型崭新的购物商场、新镇。

“然而,雪州政府重商而轻民生,却导致广大的雪州子民受苦。尤其雪州政府并不重视基本建设,也让雪州在短短几年成为举国闻名的闪电水灾州、全国骨痛热症案例榜首。”

“我吁请大臣阿兹敏以及雪州政府在制定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更应该把焦点放在解决民生问题与基本建设上,增加更多拨款改善州内9个县各水灾黑区的配水系统。”

马华士拉央区会主席拿督吴亚岭发表文告指出,雪州各区的高速发展导致绿地减少,天然排水系统受到干扰,因此才会让原本不会发生水灾的地区变成水灾黑区,雪州政府必须尽快鉴定这些地区并提升其排水系统。

他也提到,雪州政府必须减缓发展饱和地区的发展计划,近期就有安邦武吉柏迈山路一项42层楼的综合发展计划遭到当地居民反对,因为该区住宅区已经相当拥挤,已不再适合发展。

他劝告雪州政府在批准新的综合发展计划前,必须评估当地是否有需求,也必须聆听当地居民民意,不应一味满足发展商的要求而随便批准一项计划。

“如果连居民的基本生活建设都搞不好,就算有再多‘高大上’的发展计划也不会让雪州子民受益。试想像,如果一户人家逢雨必灾,在下雨时会不会还有心情去商场闲逛?”

拿督斯里黄福安:蒲种垃圾问题严重威胁民生,雪马华轰雪州政府无动于衷

拿督斯里黄福安:蒲种垃圾问题严重威胁民生,雪马华轰雪州政府无动于衷

BU 22.08.2016拿督斯里黄福安质疑有些政府单位涉及舞弊嫌疑,以致未对非法垃圾场采取行动。

(莎阿南22日讯)蒲种垃圾问题缠扰居民多年未得解决,雪州马华炮轰雪州政府办事不力,任由居民长期曝露在垃圾祸害中。

马华蒲种区会主席拿督斯里黄福安表示,自从民联执政雪州,蒲种民生问题接踵而来,其中以垃圾问题最为严重,除了垃圾处理不当,非法垃圾场更是随处可见,居民投诉多年依然未见改善。

他指出,根据房地产业者的民意反馈,蒲种虽然拥有绝佳的地理优势,奈何区内有民生问题频繁,水灾与垃圾问题更是常态,导致当地产业价值受到低估。

他续说,甚至有银行借贷部门将蒲种产业列入“必须严谨审核”名单,显示该区的民生问题已日趋严重,间接影响产业市值与借贷评估。

他强调,垃圾与淹水问题,两者环环相扣,雪州与地方政府都有责任为民纾困,而不是视若无睹,任由问题持续恶化。

他指出,蒲种皇子城(Taman Putra Prima)8B区、甘榜斯里阿曼(Kampung Sri Aman)、加里尔高峰花园(Taman Puncak Jalil)及玛斯花园(Taman MAS)6个地段,甚至已经沦为非法垃圾焚烧场,3年来每周数晚公开焚烧垃圾,超过3000户居民生活在重度污染环境中,雪州与地方政府却是无动于衷。

“更让居民纳闷的是,这些土地由雪州土地局管辖,承包商滥用演变成非法垃圾场,难道土地局都不知情?地方政府与雪州政府都不管吗?”

为此,他质疑当中有政府单位涉及行政疏漏,甚至不排除当中存有舞弊嫌疑,以致迟迟未对非法垃圾场采取行动。

“雪州政府,尤其是地方政府都有责任监督与执法,确保管辖区内的垃圾都有妥善处理,一旦发现承包商表现失责,更是应该加以严惩,甚至不惜中止合约以儆效尤。”

“让人遗憾与失望的是,雪州与属下的地方政府一直没有扮演好监督与执法角色,这些行政疏漏,国家总稽查司报告皆有点出弊端。”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斯里黄福安揶揄雪州政府眼高手低,只会一味高调宣传环保政策,可是连最基本的垃圾问题都处理不好。

“我也促请民主行动党蒲种区国会议员哥宾星、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以及行动党雪州主席潘俭伟,拿出诚意解决蒲种垃圾问题。”

他表示,每每民怨沸腾怨气冲天,行动党议员避无可避,唯有硬着头皮视察现场,然后承诺会代为反映民意,可事后总是不了了之,居民始终等不到任何具体的解决方案。

他促请雪州政府与行动党议员,能够认真看待民生问题,不要一味热衷于现场做秀的表演戏码,却始终无法为民提供务实且有效益的解决方案。

拿督黄祚信:综合墓园计划一变再变,雪州政府至今仍无定案

拿督黄祚信:综合墓园计划一变再变,雪州政府至今仍无定案

BH 120616拿督黄祚信(右一)说雪州大臣日前宣布的雪州墓园大幅度缩减纯属交待了事,没有真正解决人民的需求。

(莎阿南17日讯)“雪州综合墓园计划”,雪州大臣日前宣布拨地推行,惟拨地积从当初承诺的600英亩,大幅度缩减到100英亩;雪州马华认为雪州政府在墓园计划上,显然地一再操弄课题!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民联在308大选前承诺将为各族人民建设综合墓园,一直只闻楼梯响,如今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开腔宣布拨地推行,面积却是六分之一。

他说,雪州政府改朝换代多年,执政联盟从当初的民联变成现在犹如四不像的希盟+1,没想到墓园计划的承诺面积也是乱象频生。

“雪州政府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以前的承诺还言犹在耳,换了人却又不一样,行政议员和大臣的说辞更是口径不一,沦为笑话。」

「综合墓园计划的地点,在过去多年来从未真正落实,如今有说要把墓园定在雪邦区,我们清楚墓园的重要性,州政府多年来给予州内各义山组织拨款少得可怜,雪州马华一直非常关注;惟州政府在遴选地点时,又可曾谘询人民的意见?没把发展带进来雪邦,倒是先把墓园带进来?」

他指出,600英亩变成100英亩,足见雪州政府在此课题上纯属「交待了事」,随便找个地点做墓园就自以为是德政,在下届大选来临时即可以大吹大擂,而忽略了人民真正的诉求。

他指出,早在2010,时任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就公告天下,雪州政府已在州内圈定4块总面积达696.6英亩的土地作为综合墓园保留地,甚至还信心满满说可以舒缓华人义山的爆满现象。

“刘天球当时指明拨地696.5英亩,505大选后,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口中的墓园保留地面积变成600英亩;如今,雪州大臣日前宣布的拨地则是100英亩。”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揶揄形容雪州政府是个口惠而实不至的“浮夸政府”,即使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说的话也不能作准,作为州政府内的高阶华人代表,难道只是有职无权?

他提醒雪州政府,不要眼见来届大选逼近,就含糊宣布推动不见有具体落实方案的综合墓园计划,想就此搪塞过去,藉以蒙骗选民。

「我们谴责州政府在墓园课题上的反覆让人民无所适从,人民也必须擦亮眼睛去检视综合墓园的落实进度与规格,毕竟宣布推动与实际落实是两回事,雪州政府过往时常大张旗鼓宣布推动计划,可最后胎死腹中,或者落实後引人诟病的例子都不在少数。”

他促请雪州政府针对就近宣布的“100英亩综合墓园计划”,向人民公开具体内容与进度计划。

拿督梁国伟:大臣旁观金山花园建鱼骨电缆,雪马华轰雪政府把居民当孤儿

拿督梁国伟:大臣旁观金山花园建鱼骨电缆,雪马华轰雪政府把居民当孤儿

BT 170816拿督梁国伟批评雪州政府一边委派张菲倩安抚居民,私底下却让国能以强硬手段完成电缆建筑工程,根本是在欺骗金山花园居民。

(莎阿南17日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炮轰雪州政府这边厢指示国能就蕉赖金山花园鱼骨电缆工程提呈环境评估报告,另一边厢却又默许国能立即进行电缆建筑工程,显然是在欺骗及敷衍金山花园居民!

他指出,国能过去几天并没有暂停金山花园的电缆工程,反而封锁金山花园通往加影方向的车道以安装在花园住宅区范围内的第7支电缆大柱,让人质疑雪州政府是否真的有向国能下达指示。

他质问,如果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以及雪州行政议员确实有指示国能必须提呈环境评估报告,何以国能还能目无法纪继续展开工程?

“我促请雪州政府、雪州大臣以及行动党莲花苑州议员张菲倩必须解释。如果州政府只是口头上表示要国能提呈环境评估报告,却任由国能在短促的时间里完成电缆工程,这看起来就像雪州政府与国能一起欺骗金山花园居民。”

“须知道,一旦鱼骨电缆大柱安置完毕后,根本不可能被拆除,这是一起‘霸王硬上弓’事件,雪州政府一边委派张菲倩安抚居民,另一边却让国能以强硬手段完成工程,根本是在玩弄‘萝卜与棒子’手段。”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发表文告指出,如果让国能完成电缆工程,金山花园将成为“马来西亚第一个鱼骨电缆柱花园”,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他说,更甚的是,国能甚至对金山花园居民协会以及当地居民展开民事诉讼,而雪州政府却对此事不闻不问,居民仿佛是不被雪州政府照顾的孤儿!

他对民联/希盟在2008年及2013年获得州子民的支持下成立雪州政府,现在几个执政党却没有对居民的处境伸出援手感到愤怒及不齿。

“雪州所有选民都应该看清楚,现任的雪州政府如何任由巨型企业欺负人民。这个州政府是一个不懂体恤人民的州政府,雪州子民应该在下届大选把他们换掉!”

叶运发:强制商家挂国旗否则重罚1千令吉,雪州马华炮轰梳邦市议会肤浅霸道

叶运发:强制商家挂国旗否则重罚1千令吉,雪州马华炮轰梳邦市议会肤浅霸道

BQ 280716叶运发对于梳邦市议会既然以惩罚没有挂国旗的商家来表示爱国,实在是霸道和肤浅的行动。

(莎阿南17日讯)针对雪州梳邦再也市议会要强制商家在国庆期间悬挂国旗,否则重罚1000令吉措施,雪州马华炮轰地方政府肤浅霸道,促请马上取消不合理措施。

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叶运发表示,用悬挂国旗与否来衡量人民的爱国情操,梳邦再也市议会的举措简直就是匪夷所思,可笑至极。

“难道悬挂国旗就爱国,不张挂国旗就不爱国?这是哪门子的逻辑?如此迂腐与肤浅的思维,只有雪州政府会纵容地方政府为所欲为。”

他表示,施政者可以鼓励人民在国庆期间装饰美化增添气氛,但若以重罚手段强制商民展现爱国,简直就是霸道无理。

“相信大马子民都有一颗爱国之心,可是人人的表达方式各有不同,有些人喜欢张扬,有些人倾向含蓄,如今是民主社会,连爱国情操都要施用高压手段加以定模规范,雪州的施政思维似乎还定格在封建时代。”

“如果悬挂国旗就是爱国体现,那么那些作奸犯科者只要天天张挂国旗,是否就意味着他们拥有崇高的爱国情操?”

叶运发强调,只要国民奉公守法,努力工作提高国家生产力,不做有羞国家名声之事,就是最佳的爱国体现,根本没有必强制人民展现爱国情感。

他指出,自从民联执政雪州后,施政措施愈发不可理喻,州政府不去专注搞好民生福利、改善经商环境,反而着力施行这些无谓的严苛措施,跟滋扰商民没什么分别。

他促请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监管并要求梳邦再也市议会收回成命,别再给营生困难的商家图添负担。

黄毅斌:土族团结党的种族主义

黄毅斌:土族团结党的种族主义

Wong Yee Ping(梳邦8月16日讯)针对近日由前首相敦马哈迪成立,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注册的新党大马土著团结党(简称土团党)将与在野党组成新联盟,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该联盟的成立将显示希联的毫无立场和民主行动党的说一套做一套。

于此同时,黄毅斌表示民主行动党以往一直谴责国阵玩弄种族课题,却对与土团党只接受土族加入的种族主义视而不见。他表示民主行动党的毫无立场和双重标准在于这项课题上显露无疑。

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也促请民主行动党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要说一套做一套,并促请民主行动党为以往攻击国阵玩弄种族主义的言论而道歉,否则就请民主行动党脱离希联和拒绝与土团党合作,因为今天他们选择和纯马来政党的土团党合作已经表示他们的自打嘴巴而无法自圆其说了。

郭诚辉:拖延地方建设人民需求,行动党屡骑劫国阵政绩

郭诚辉:拖延地方建设人民需求,行动党屡骑劫国阵政绩

BS 030816(莎阿南15日讯)行动党一再混水摸鱼,企图利用国阵的政绩来误导村民!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郭诚辉表示,属中央政府的联邦发展局,在过去一个多月以来,在适耕庄进行了多项工程,这包括提升海口渔村道路,保障村民出入安全,更同时拨款提升适耕庄巴刹。

他说,此时,行动党就立刻前往巡视工程,混水摸鱼,企图误导村民,让他们先入为主地以为,这一连串的建设工程都是行动党争取而来。

「海口道路失修,造成村民通路不便,中央政府就立刻拨款下来修路,同时也兑现补选时的承诺,提升地方基设。」

马华大港区会主席郭诚辉指出,尤其是拨款提升巴刹,沙白县议会一直迟迟未拨款一拖再拖,陈旧的巴刹基设需要提升,商贩们却一直苦等县议会不果。

「中央政府很关注人民的需求,拨款也很快批下,是认为地方建设不宜拖延下去,正视村民的需求。」

「然而,当联邦发展商拨款后,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即顺水推舟,指县议会是『让路』给联邦发展局拨款提升,根本是一派胡言!」

他说,是中央政府意识到提升工程不能一拖再拖,影响巴刹商贩,而决定迅速拨款提升,不存在县议会『让路』之说。

「不过,黄瑞林和行动党此次利用中央政府来做政治宣传,也直接带出一个很重要的讯息,即承认中央政府比地方代议士、执政党甚至是地方政府,更关注适耕庄和海口的发展;所以,才会比他们更快地拨款提升和维修地方建设。」

「行动党地方领袖利用国阵的政绩来做宣传,更是提醒了我们,国阵才是真正能够为适耕庄和海口带来实质发展的政党!」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