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冠文:到底属意谁任首相?行动党必须阐明立场

拿督黄冠文:到底属意谁任首相?行动党必须阐明立场

拿督黄冠文(莎阿南30日讯)雪州马华要求民主行动党明确表态,在反对党大联盟领袖之中,到底属意由谁担当首相。

马华乌鲁雪兰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表示,在拥戴何人出任首相的课题上,行动党必须拿出坚决态度阐明立场,而不是一贯扮演墙头草角色,继续左拥右抱。

“行动党向来把反对党大联盟说得何其正义凛然,那么就应该死抱‘维护国家利益至上’的原则不放,大大方方地向人民阐明首相的属意人选。”

他说,首相人选是奠定执政基础的关键因素,既然反对党下定决心要改朝换代,行动党理应在属意首相人选方面,拥有坚定与明确的立场。

“行动党如今是要继续拥护公正党精神领袖安华,抑或转肽推举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行动党难道连这个都表决不了吗?要是连这么基本的表态都模棱两可,行动党凭什么叫人民,尤其是华裔选民,投票支持改朝换代。”

拿督黄冠文发表文告说,过去的民联已不复存在,如今所谓的反对党联盟,并非单纯以希盟为核心,而是包含了土团党与伊斯兰党,各党由始至终缺乏一致共识,名副其实的各怀鬼胎。

“安华当年打压华教、推崇宗教行政议程,行动党当年可是骂得很彻底。再看慕尤丁,他是‘马来人优先’的死脑筋种族主义者,行动党从来也没少批。此时此刻的行动党到底想拥抱谁,人民尤其是华社都想知道。”

他续说,从308到505,反对党联盟从民联瓦解,随之又从希盟分离,如今又与土团党与伊党凑合一块,联盟看似壮大,实则乌合之众。

“唯一不变的是行动党,他们由始至终都是墙头草角色,哪里有利益就往那里靠拢,就算拥抱的对象是马来种族主义者、宗教极端主义者、打压华教分子,行动党已是铁了心肠,不愿回头。”

他直言经过308与505两场大选的洗礼,以及眼观希盟这几年来的执政表现,选民已经看清反对党终究只是一盘散沙,为此提醒行动党好自为之,少来惺惺作态。

郑耀民:公正党执迷于过渡期领袖,人民唾弃让该党成为过去式

郑耀民:公正党执迷于过渡期领袖,人民唾弃让该党成为过去式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29日讯)马来西亚不需要过渡期的政治领袖,选民只要求一个实干而非一再缺席的代议士!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表示,过去两天,希盟和土团党就未来首相一职争论不休,引起很多话题。

希盟一再坚称一旦反对党赢得来届大选,安华是当然的首相,惟安华目前仍在狱中,根本无法参选,待他出狱后,难道要再进行一场劳民伤财的补选?

他表示,希盟秘书处主任赛夫丁与公正党总秘书拉菲兹不约而同提到,土耳其曾有「过渡期总理」的前例,可供马来西亚参考,这样的政治观点大大不妥。

公正党似乎热衷于过渡期政治和当个过渡期的政治领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旺阿兹莎,她是过渡期的反对党领袖、过渡期公正党主席,更是过渡期的加影州议员和峇东埔国会议员,还差点要当上一个过渡期的雪州州务大臣!」

因为公正党的过渡期政策,我们现在就看到一个中选后就不再于加影出现的州议员,选民陷于水深火热时申诉没有见到代议士,也无人知晓她到底有否亲自处理选民的事务!

郑耀民表示,这就是公正党在过去几届大选和制造补选给我们看到的例子,他们觉得一个过渡期的政治替代品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操弄选举制度,制造补选和过渡被当成了正事,一再污辱人民的智慧。

他强调,若公正党乃至整个希盟若有着这样政治观点障碍,根本无法振兴和变革国家。公正党和希盟若继续执迷于他们的过渡政治领袖,人民无可选择的也将迎来一个过渡的时代!

而马华吸取过去两届大选的教训,一直努力告别过去,改革和继续走入社群,用建设取代污蔑和破坏,协助国家和人民迎接未来挑战才是政党应该做的事。

陈运鸿:士毛月长达5天没水供,雪政府应交代

陈运鸿:士毛月长达5天没水供,雪政府应交代

Chan Wun Hoong(莎阿南28日讯)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炮轰民联/希盟执政雪州8年仍无法全面解决水供问题,而士毛月已经5天没有水供,当局事前不仅没有发出通告告知居民,就连制水多天也没有安排水车定时派水,让居民叫苦连天。

他说,雪州供水公司突然关闭士毛月滤水站以便清洗,导致雪州4个县多区制水,却没有及时通知当地居民,也没有妥善安排水车派水,雪州政府必须对此失职负上责任。

他指出,根据以往经验,只要士毛月滤水站一关闭,势必会影响4个县的水供,然而多年来雪州供水公司却从未吸取经验,也没拟定备用计划,让居民逢滤水站关闭就必须面对水荒。

“这次,士毛月区的居民已经面对5天没有水供的困境,雪州供水公司也没有定时安排水车派水,就算居民家里平时有储存用水,经过5天的水荒也消耗殆尽。”

“雪州供水公司以及雪州政府看来并没有为该区经常发生的制水问题寻求永久解决方案,任由居民自生自灭。这种态度也是雪州水供多年来都悬而未决的主要原因。”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的陈运鸿发表文告质问,如果雪州供水公司是因为士毛月河受到污染而临时关闭滤水站作清洗,那当局可有找出受污染的原因?污染源头是否因为当地厂房?当局可有找出肇因及解决?

他说,当发生河流污染才来关闭滤水站,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唯有找出污染士毛月河的真凶,才能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居民在往后一样会面对制水困境。

他强调,整个蒲种区也是使用来自士毛月滤水站的水供,蒲种也受到此次水荒的波及,基于蒲种居民人数庞大,商业区林立,制水更是打击相关地区的商业活动以及居民日常生活。

“事实上,雪州政府应该重新规划雪州水供,而不是哪里有洞就补哪里。民联在2008年大选前曾声称会解决雪州水供课题,至今仍是空头支票一张,显然当初民联是未经研究就大放厥词。”

拿督林祥才:水供问题日逾严重,雪州厂商纷纷出走

拿督林祥才:水供问题日逾严重,雪州厂商纷纷出走

br-280916(莎阿南28日讯)雪州水供问题严重导致厂家纷纷出走,雪州真正「见财化水」!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表示,全球最大的手套制造商顶级手套集团,刚刚宣布将会把在雪州的重心,移往邻国泰国,其中一项重大原因是水供问题!

他说,由于雪州缺水及一再中断水供等问题已越来越严重,导致许多工厂的生产线受到影响,于是决定外移去其他州属甚至是移去邻国!

「据马华所得到的回应,由于缺水越来越明显,厂商也不敢扩充厂房或建新厂,产量供求不一自然是见财化水,久之问题依然无法解决,自然选择另觅他处。」

他表示,雪州自2014年出现水供危机,导致大规模配水措施以来,情况时好时坏,无法让厂家放心投资。

「当年因为配水,导致不少餐馆纷纷结业,大型工厂的生产线更是停顿,雪州政府似乎没有真正吸取教训。」

他指出,连日来因为士毛月滤水站污染事件,更导致区内近50万用户突然断水,在在显示州政府在水供管理上的不足。

「而且,数据显示2017年后雪州或再现旱灾,而雪州政府一直以拖延与中央政府的水供合约,影响冷岳第二滤水站的竣工时间,原本2017年会建好,如今却将延至2019年,这就是州政府操弄政治,而非以民为本的实例。」

「所以,希望州政府能够看到厂商纷纷出走的危机,找出替代方案解决,否则雪州这个黄金投资州的美誉,就这样断送在希盟手里!」

郑耀民:雪州是否闪电选举各说各话,显示公正党行动党分崩离析

郑耀民:雪州是否闪电选举各说各话,显示公正党行动党分崩离析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22日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指出,雪州政府执政党对于是否应该举行闪电选举出现两种极端意见,显示雪州希望联盟已经分崩离析、貌合神离。

他说,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第一个建议雪州政府必须举行闪电选举,却遭雪州大臣阿兹敏斩钉截铁表态拒绝,已初见公正党与行动党在这个课题上僵持不下。

他表示,随后雪州行动党州主席潘俭伟宣布雪州行动党全力支持雪州应举办闪电州选,也遭到雪州大臣办公室再发表文告重申不办闪电州选的立场,这是公正党第二次打脸行动党。

“通过对闪电州选立场的表态,我们看到雪州两大执政党,即公正党和行动党已经出现大分歧,这两个执政党如今就连是否要提早举行州选也无法达成共识,可见分歧之严重。”

“两党领袖甚至已经无法就这个课题一同举办记者会加以说明,两造个别通过媒体喊话、隔空对话,是否代表两党已经无可能坐下来商讨?”

郑耀民发表文告抨击,潘俭伟指阿兹敏声称提前州选是违背人民委托的问题并不存在,也显示潘俭伟及行动党视人民的委托为理所当然。

“可能潘俭伟认为只要举行闪电州选,行动党就能赢下任何该党竞选的议席,如此傲慢的把选票视为理所当然(take for granted),也难怪行动党会傲慢的指示身为大臣的阿兹敏举办闪电州选。”

他呼吁选民,不管雪州是否会有闪电选举,选民在下届州选都应该唾弃希盟,毕竟希盟内部已经开始分化,希盟各党消耗太多精力在内斗,己经无法再为人民服务。

“看看现在的雪州乱象丛生,各种民生问题悬而未决,各地方政府经常推行违反民愿的政策措施,在在显示希盟州政府已经离地太久,与民心渐行渐远。”

拿督李万行:选委会划分选区不公,雪马华恐失衡种祸根

拿督李万行:选委会划分选区不公,雪马华恐失衡种祸根

Lee Ban Seng 03(莎阿南21日讯)雪州马华关注选区重新划分,尤其担心划分后政局更趋向种族化!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拿督李万行表示,这次的选区划分有颇多争议,马华非常关注划分后带来的种种影响。

「特别是集中单一种族于一个选区,更是极为危险的做法。」

他指出,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社会,选区划分也应以此为根本,划出混合选区,平衡比例。

「现在有多个议席的划分,集中马来人或华人于单一区内,比例明显失衡。」

也是马华乌鲁冷岳区会主席拿督李万行说,雪州在希盟执政以来,屡屡发生干预他族自由的事件,近年更是变本加厉,酒牌禁令及不得露天办啤酒节,甚至大型娱乐演出都频频受阻,甚至是被逼取消。

「一旦选区划分失衡,政党在相关选区内必定只会强化单一种族的福利和措施,边缘化其他族群,这对于和谐社会发展极为不利,更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

他说,某些选区的选民在重新划分的建议下,暴增超过一倍!无论任何政党赢得这样的选区都难以全面兼顾,加上种族失衡就更难了。

他强调,马华强烈反对选委会的做法,同时会配合中央,深入研究各选区的影响,以向选委会提出抗议和修改。

「虽然,选委会目前提出的仅是建议阶段,所以马华绝对会就不公之处,向选委会提出严正抗议,同时会呈交建议,希望能够纠正种种不公!」

纳兹里罔顾国阵精神

纳兹里罔顾国阵精神

whatsapp-image-2016-09-13-at-18-22-44(梳邦9月13日讯)针对近日旅游及文化部长纳兹里对当今大马发表说,马华若不是依靠巫统这个甘榜冠军,马华恐怕连目前的7个国席都不保,更要求马华退出国阵,以证明不依赖巫统也能胜出的言论,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表示身为一个部长居然不尊重自己的友党,不遵守国阵精神,还口出狂言的要求马华退出国阵,他谴责纳兹里不该因逞一时之气而罔顾团结精神,出口侮辱友党。

于此同时,黄毅斌表示马华之所以在308和505落得惨淡收场都是因为巫统的霸权主义和过于玩弄种族主义,他抨击纳兹里不懂得自我反省反而颠倒黑白,把责任推给马华,还一面向民主行动党和林冠英示好,他表示纳兹里难道认为向民主行动党和林冠英示好就可以赢得华裔的票吗?他表示纳兹里这种行为只会让华裔选民更加会投民主行动党一票,而不会让选票回流。

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促请纳兹里公开向马华道歉,他认为纳兹里身为一个部长应该自重身份,不该随意攻击自家国阵的成员党,正如国阵兼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所言,凡事都要以“国阵政党”为首,身为部长和党领袖不应该随便发表或做出伤害成员党感受的事。

《黄毅斌 – 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

拿督宋奇才:永安镇水果街遭商家反对,促巴生市议会应择地打造

拿督宋奇才:永安镇水果街遭商家反对,促巴生市议会应择地打造

拿督宋奇才(莎阿南15日讯)马华加埔区会主席拿督宋奇才促请雪州政府以及巴生市议会应聆听巴生永安镇商家的心声,撤回将永安镇早市地点打造成水果街的成命,尽管水果街已经在上周末正式开跑。

他指出,已经有多达90%的永安镇大街的商家签名反对打造水果街的计划,并且已经向巴生市议会提出数个理由,巴生市议会应该检讨水果街的计划,并尽快撤销这个计划。

据他向当地商家了解,水果街除了会导致泊车位不足、交通阻塞之外,还有更大的问题是影响到商家的日常作业,包括上下货问题以及营业时间变更。

“当地商家表示,此前为了迁就早市开始,商家多年前已经调整了作业时间,如果再增设下午至午夜时分营业的水果街,则商家将可能被逼在凌晨才能上下货。”

“商家表示,目前为了迁就早市在大街开档,他们已经把上下货的时段安排在早市收市后的下午时段,现在下午至午夜又有水果街在大街开跑,他们或许只能在凌晨时才能让罗里驶入大街上下货。”

拿督宋奇才发表文告炮轰巴生市议会在规划水果街之前,并没有向大街商家咨询意见,也没有向商家汇报水果街的详情,更没有聆听商家的反对声音。

他指出,也有商家向他投诉,他们的店租一个月从2500令吉至6000令吉不等,还需加上执照费、门牌税,经营成本高昂,若影响作业时间及程序,肯定会雪上加霜。

他建议巴生市议会可以挑选附近交通较舒缓的地区打造水果街,此举也能带动一些偏僻地区的商业活动,包括一些乏人问津的公园,若打造成水果街后将能提高公园的使用率。

“永安镇商业区早已是个旺区,平日都人潮汹涌,巴生市议会应更有创意的规划水果街地点,将原本不旺的地区打造起来,这样才是地尽其用、开拓上级之举。”

陈运鸿:居民投诉地方政府敷衍执行,雪马华炮轰雪州灭蚊无诚意

陈运鸿:居民投诉地方政府敷衍执行,雪马华炮轰雪州灭蚊无诚意

Chan Wun Hoong(莎阿南6日讯)骨痛热症与寨卡病毒双面夹攻,有民众投诉地方政府官员在执行喷洒蚊雾工作时态度敷衍,马华雪州促请雪州政府加强监督,确保抗蚊行动贯彻执行。

随着寨卡病毒爆发,雪州各个地方政府近日拉大队出动,前往病患居住与到过的地点进行检验,同时喷射蚊雾灭蚊。

对于雪州“即时”展开抗蚊行动,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表示无任欢迎,但也醒雪州各个地方政府也须严正看待蚊症肆虐问题,同步加强灭蚊行动。

“短短几年,骨痛热症已在雪州夺走逾百条人命,很大程度是因为雪州与地方政府漠视民生管理,疏忽管治环境卫生所致。”

他强调,如今大马已经确认有寨卡病例,雪州与属下地方政府必须严正看待,除了口头保证会全面升级灭蚊与抗蚊行动,也务必严密监督前线工作的执行成效。

“雪州马华最近接到来自加影与巴生居民的投诉,指摘执行喷洒蚊雾的官员态度敷衍,希望雪州政府能认真看待居民投诉,全面检讨前线灭蚊工作的成效。”

他以加影居民的投诉为例,指说地方政府派员到骨痛热症病患住处周围喷洒蚊雾,与病患毗邻而住的居民要求官员入屋喷雾以防万一,可是却遭到官员一口拒绝。

“地方政府高官与州议员,只管向媒体高调喊话,呼吁民众多加配合,准许前线官员入屋喷雾和检查,可是前线执行工作的官员,却是摆出另一种态度。”

陈运鸿强调,既然雪州与属下地方政府有决心要向毒蚊宣战,那么就应该拿出诚意贯彻始终。

“高官光会向媒体宣传灭蚊措施有多严密,可是属下官员却是敷衍了事、执行不力,试问这跟草菅人命有什么两样?”

他说,雪州骨痛热症病例高居榜首是铁一般的事实,地方政府灭蚊措施不足、卫生管治不严谨也是事实。

“民联执政雪州以来,骨痛热症病例只有上升没有减缓,短短几年已夺去逾百条人命,雪州政府到底要漠视问题到什么时候?”

他要求地方政府加强监督机制,确保属下与前线都能配合执行,由上至下全面贯彻。

拿督廖润强:称落实泊车收费制无法解决问题,雪马华促加影市议会检讨并规划

拿督廖润强:称落实泊车收费制无法解决问题,雪马华促加影市议会检讨并规划

BL 270716(莎阿南6日讯)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炮轰加影市议会自10月1日起在辖下所有商业中心落实泊车收费制,并认为这项仓促决定并无法解决交通堵塞及停车位不足的问题。

他指出,加影区内的商业中心,包括皇冠城、双溪龙、无拉港、万宜新镇等,皆是车流量超多的旺区,即使落实泊车收费制也无法解决停车位不足的问题。

他认为,一些地区如今停车位不足,完全是社区规划问题,而不是因为驾驶者长时间泊车。反之,如果落实收费制,反而会让一些自私的驾驶者停在不适合的地方,加剧堵车问题。

“落实泊车收费制,将会加重商家的负担,毕竟商家需要全天候停车。此外,打工一族也势必因为需缴泊车费而雪上加霜,增加生活成本。”

“如果参考雪州其他商业中心,例如梳邦再也、白沙罗等地,泊车收费那么多年也无法解决停车位不足以及交通堵塞,我们就可得知泊车收费并非解决方案。”

拿督廖润强发表文告说,如论如何,他赞成市议会执法单位加强执法,毕竟一些商业中心的堵车问题,是由双重泊车以及违例泊车所致,这些自私的车主应该自行承受法律责任。

“我们不能因为一小撮人的自私行为,而让广大的守法者去承担小部分人的责任。在这方面,执法单位应该加重执法,主动揪出违例者并严惩之。”

他也建议加影市议会重新规划所有商业中心的泊车位,包括重画泊车格、更改单向道等等,而那些正在或计划兴建的商业中心,更必须根据目前的时势规划更多泊车位。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