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霖:与其无理叫嚣马华退出国阵,行动党先总辞退出雪州政府

陈松霖:与其无理叫嚣马华退出国阵,行动党先总辞退出雪州政府

tan-seong-lim(莎阿南29日讯)行动党不敢就私人法案课题决断表态,反而无理要求马华退出国阵,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揶揄行动党是无耻的政治逃兵,同时挑战行动党总辞退出雪州政府,以示反对私人法案决心。

陈松霖表示,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向国会提呈私人法案,是行动党一手造成的恶果局面,然而此时的行动党却回避针对伊刑法课题作出决断表态,甚至还把责任全数推卸给马华,是极度无耻的卑鄙所为。

“在要求马华、民政党、国大党和人联党退出国阵之前,请行动党先行总辞退出雪州政府,以明确表态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决心立场。”

他狠批行动党政治破产,凡是自己犯下的政治过失,一概采取“不承认、不负责、不承担、不面对”的态度,是典型的政治逃兵。

“当初与伊党结盟的是行动党,大选期间为伊党涂脂抹粉的也是行动党,如今与伊党共组雪州政府的也是行动党,试问你们凭什么叫马华退出国阵?”

他强调,行动党之前与伊党结盟,卖力为伊党涂脂抹粉,甚至还拍定胸脯承诺伊党断然不会推动伊刑法,那么现在理应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阻拦伊党推动伊刑法。

“如果不是行动党护航有力、护驾有功,伊党哪来今天的张狂?如果不是行动党给华社打包票,华裔选民为何会误信伊党?现在捅出篓子就想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行动党还真的以为人民通通瞎了眼睛?”

他说,既然行动党有本事号召华社投票支持伊党,现在就应该发挥同等的实力来阻拦私人法案,而不是继续用下三滥的手段嫁祸给马华与国阵。

他强调,马华已经明确表明立场,声明哈迪阿旺私人法案一旦在国会通过,马华将不惜辞去官职,誓以坚定决心反对伊刑法。

“看看行动党,他们不仅不敢公开表态反对私人法案,甚至还续与伊党共组雪州政府,真正没有原则底线的恰恰是行动党自己,他们凭什么叫嚣马华?自己搞出一堆烂摊子,却让别人去收拾残局,林吉祥与行动党还能更无耻些吗?”

他说,行动党尤其是林吉祥毫无承担的态度,只会更加凸显行动党的政治破产,充分反映出行动党的卑劣与无耻。

与其继续狡辩推卸责任,陈松霖奉劝林吉祥与行动党拿出政治诚信与道德勇气,果敢退出雪州政府,用明确的态度与坚决的立场,向伊党与全国人民阐明行动党反对伊刑法与一切相关的私人法案。

拿督陈浩坤:行动党明哲保身不表态,万恶伊刑法缺口已打开

拿督陈浩坤:行动党明哲保身不表态,万恶伊刑法缺口已打开

bk-tan-25-11-16(莎阿南25日讯)行动党37名国会议员不敢表态和反对伊刑法,是可耻的政治投机行为!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拿督陈浩坤质疑,此次行动党全体上下在国会里,完全不敢对伊刑法表态甚至是反对,是否为担心槟城和雪州的伊党议员会退出执政联盟?

他说,自从伊党欲提呈伊刑法,行动党一直只有口头警示而无实际制裁行动,槟州政府更不断加大对伊斯兰事务的拨款,向伊党示好。

「所以,此次行动党不表态反对伊刑法,乃在预料之中。然而,如果这个时候还担心伊党会退出执政联盟,让一众议员官位不保,那简直愧对所有曾经支持行动党的选民!」

他指出,汶莱在2015年全面实施伊刑法,除了穆斯林,其他族群皆影响深远,无一人可置身事外!

「今年春节,汶莱舞狮活动处处受到限制、斋戒月期间全面实施禁止公开进食令,任何餐馆都不准在白天营业,否则将遭重罚。」

「事实证明,伊刑法实施后已直接冲击汶莱旅游业,让外来投资者却步;反观伊党跃跃欲试,完全不顾人民的反对声浪。」

拿督陈浩坤指出,今天,伊党能够如此肆无忌惮,全因行动党「护法有功」,特别是林吉祥父子在过去两届大选皆要选民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壮大伊党,增加该党议席。

「作为有责任感的政治领袖,林吉祥父子始终还欠人民一个道歉!」

他说,伊刑法绝不能实行,无论内容是否涉及非穆斯林都必须反对到底,行动党此时在国会选择不表态,是彻头彻尾的投机行为,全党上下应引以为耻!

民主行动党应该全力反修刑法

民主行动党应该全力反修刑法

Wong Yee Ping(梳邦11月24日讯)针对日前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马华,国大党,民政党,人联党应该退出国阵,因为国阵放行伊斯兰党要求修改<1965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林冠英说这句话的时候请先照照镜子,是谁在伊党要提呈伊刑法的时候说Let it pass first的?是谁在505大选的时候说伊党没有杀过一个华人,极力游说华裔选民投伊斯兰党一票的?

于此同时,黄毅斌抨击林冠英呼吁马华民政国大党和人联党退出国阵,那么民主行动党也应该退出雪州州政府,因为阿兹敏曾经说过不会放弃伊斯兰党,而雪州政府也不会放弃伊斯兰党。而且民主行动党曾经信誓旦旦的说如果雪州政府不放弃伊斯兰党,民主行动党就退出雪州政府。有鉴于此,黄毅斌促请民主行动党实行承诺,退出雪州州政府,不要说一套做一套,双重标准。

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促请林冠英率领35位民主行动党出席今天的国会以全力反对修改该项伊斯兰法,放下政治歧见和马华民政全力反对修宪,不要临时又出国公干或者做出全体集体离席之类的行为,为非伊斯兰教徒维护宪法,维护权益,才不会辜负选民们在505的投选,虽然林冠英不是为了维护华裔权益而参政的。

《黄毅斌 – 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

马华雪州妇女组-致反对任何形式的伊刑私人法案提呈

马华雪州妇女组在州执委会议,-致反对任何形式的伊刑私人法案提呈; 同时力挺总会长与中央领导力抗任何侵犯国民权益的法案。

雪州妇女组主席拿督王锺璇说,国人现在关注不是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如何修正他所要的伊刑私人法案,而是提呈这项法案的动作已反映他不尊重我国的立国宪法。所以,不论哈迪阿旺本来从365款(监禁不超过3年,伊斯兰鞭刑不超过6鞭,罚款不超过5千) 提至无限,再到和朝野伊教国会议员商讨后修正欲提呈的伊刑私人法案(监禁不超过30年, 鞭刑不超过100伊斯兰鞭刑,罚款不超过10万), 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本就不符合国情。

王锺璇强调,我国从独立前一致依据英国宪法至独立后的立国宪法,是以全民的权益为依归; 也成为多元民族国家内国人互相敬重和谐相处的楷模,我们绝不同意有任何私人议程偏袒影响国民法案的存在。

王锺璇也表示遗憾,在伊刑私人法案即将在国会提呈二读的非常时刻,当马华和其他国阵盟党面对伊刑私人法案的变数在积极商讨对策时; 不同阵线的政治人物不但不配合,依然持着‘你做我反’ 的心态,不仅袖手旁观还借题发挥落井下石,置国人之未来于冷库。我国的未来政治趋势,朝野政治人物必须在大课题能取得共视; 不然就不是原地踏步,而是后退千步。OLYMPUS DIGITAL CAMERAOLYMPUS DIGITAL CAMERA

黄俊毅:净选盟集会现粗口诅咒大字报,挑战行动党领袖公开朗读内容

黄俊毅:净选盟集会现粗口诅咒大字报,挑战行动党领袖公开朗读内容

Ng Chun Yie(莎阿南24日讯)马华士拉央区会秘书黄俊毅抨击上周六净选盟5.0集会中,出现一些字眼不堪入目、全是粗口与诅咒性标语大字牌的现象,并炮轰民主行动党从数年前推广的粗口政治文化,如今已经有了“成果”。

他指出,如今网络社交媒体上正流传着数十张净选盟集会的现场照,这些照片皆是出席者高举的大字报,大字报内容全是粗口与诅咒字眼,包括诅咒他人下地狱、全家死光,甚至牵涉到咒骂他人母亲。

他强调,马华尊重集会权利,但却无法苟同集会者以粗口诅咒字眼写成大字报,这些字眼及标语之恶毒皆让人咋舌,对孩童来说绝对是限制级的内容。

“我不清楚高举这些大字报的出席者是不是民主行动党的党员,但这些大字报内容绝对不适合出现在媒体上,因此就连媒体也没有刊登相关照片,但这些照片确实在网上流传。”

“粗口政治是由民主行动党所发起,从一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使用粗口与诅咒字眼来论证,然后有所谓的‘粗口超人’在演讲台上表演各种粗口演说,如今,这种粗俗文化正开始在社会各个角落发酵。”

黄俊毅发表文告抨击,一部分出席者纷纷与这些粗口大字报合照,仿佛看不懂这些粗口与诅咒似的,这些人忘记了集会现场也有带小孩出席的父母,试问父母要如何向小孩解释大字报内容?

他认为,粗口政治文化如今“略有小成”,民主行动党可说居功不小,如今由该党“红豆兵军团”所经营的外围面子书专页,也经常充斥着粗口、诅咒与谩骂,极尽煽动之能事。

“我挑战行动党领袖,如果不认为这些粗口大字报有问题,那就公开朗读大字报上的内容,如果行动党领袖表示没看到这些大字报,我可以提供照片。”

他指出,行动党过去几年为了在社交媒体上累积人气,不惜放任“红豆兵军团”以粗俗煽动的言论发表帖子,也纵容“粗口超人”以低劣的方式演讲,现在行动党终于可以“验收成果”。

陈丽娜:雪执政党议员议会内上演扯猫尾,河水污染及水供课题已不了了之

陈丽娜:雪执政党议员议会内上演扯猫尾,河水污染及水供课题已不了了之

tan-lina(莎阿南16日讯)马华加蒲区会执行秘书陈丽娜抨击雪州希盟州议员上周在雪州议会里“扯猫尾”,在士毛月河污染课题以及雪州水供课题上打诨插科,最后让相关课题在不了了之的情况下结束这一季的州议会会议。

他指出,在上周四雪州议会里,公正党哥打胡姬州议员耶谷沙巴里质问其党内同僚,也是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关于士毛月河污染事件造成雪州35万户居民面对大制水困境时,黄洁冰却大发雷霆,拒绝回答该提问。

黄洁冰突然“暴走”也导致公正党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西维尔抨击,要求黄洁冰管好自己的态度,不应出口伤人,甚至扬言可到议会厅外“解决”,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也调侃黄洁冰压力太大。

对此,陈丽娜表示不明白为何黄洁冰不愿意解答来自其党内同僚的提问,同时也指出,如果连其党内同僚也对雪州水供课题感到不满,这意味着雪州政府确实没有妥善解决水供课题。

“雪州执政党的州议员以及行政议员只会在议会内提问与回答,或者拒绝回答,这并不会解决雪州自民联/希盟自执政雪州以来就开始面对的水供困境,雪州子民依然三不五时面对缺水情况。”

“或许雪州执政党的议员只打算在州议会里上演‘扯猫尾’的戏码?在每一季的州议会里对水供课题大吵特吵,让人以为雪州政府有关注水供课题,其实是在施行拖字诀,对水供课题敷衍了事。”

此外,他发表文告时,也抨击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没有解答雪州政府被指以超过原价12倍的价格收购雪州供水公司,雪州政府也似乎有意隐瞒这个课题的真相。

他指出,阿兹敏指控前大臣丹斯里卡立在任时,已经把收购价从2亿5000万令吉提高到29亿令吉,也就证明有关指控确实存在,但是为何阿兹敏又对外否认收购价达到29亿令吉?

他炮轰整个雪州政府在水供课题上都在忽悠雪州子民,就连讲述一个真相也能出现数个版本,试问这样的政府还有什么能力解决长期如顽疾般存在的水荒问题?

郑耀民:非法挖沙致士毛月河污染,雪州政府是取缔还是包庇?

郑耀民:非法挖沙致士毛月河污染,雪州政府是取缔还是包庇?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14日讯)雪州马华要求雪州政府解释说明,士毛月河沿岸的非法挖沙活动,雪州政府到底是要取缔严办,还是继续包庇纵容?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表示,士毛月河沿岸近年不断发现非法挖沙活动,地方政府不可能对如此大规模的偷沙行径毫无察觉。

“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非法挖沙工厂是受到特别关照,否则业者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即便洗沙活动已将士毛月河染成一片泥黄色,工厂依旧未被取缔,反而继续操作。”

他说,士毛月河被污染造成供水频繁中断,沿河地区工厂林立已被鉴定是污染源头,雪州政府务必积极主动解决,而不是鉴定了污染源由,却无后续的取缔与整治工作。

他说,《中国报》于本月10日报导指出,除了非法工厂林立,猖獗的偷沙活动也是污染源,导致河水长期污浊呈黄泥色,与士毛月河上游清澈河水有天壤之别。

该报导同时指出,从士毛月市区的河道至士毛月水坝约15公里范畴,有许多铁厂、板厂、再循环厂、漆厂、石砖厂等,但更多的是用锌板围起的挖沙厂,估计沿河一带的挖沙地段,至少有三四个。

郑耀民表示,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士毛月河沿岸非法挖沙活动,是从2008年开始,换言之这是民联主政雪州后才有的现象。

“士毛月河滤水站上月因污染事件关闭5次,导致雪隆多区水供中断,雪州大臣阿兹敏与各级高官曾到河流沿岸地区视察,笼统总结是非法工厂所为,可却未有主动报告非法挖沙活动。”

他续说,雪州官爷们只字不提非法挖沙活动,看来是担心更多的黑幕被揭穿。

他强调,在河流沿岸进行挖沙活动,不仅会污染水源,也会导致地质受到破环,两者互相牵连影响,州政府与地方政府不可能不晓得个中的弊端。

“迟迟未采取对付行动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有人或某方势力存心包庇,这些所谓的非法挖沙活动,实际上是有人在背后撑腰。”

为此他要求雪州政府下令彻查士毛月河沿岸的非法挖沙活动,并且揪出涉及幕后包庇的失责官员,严查当中是否具有涉贪行为。

黄文强:黄瑞林发表肤浅言论在先 没有资格批评张盛闻

黄文强:黄瑞林发表肤浅言论在先 没有资格批评张盛闻

%e5%a4%a7%e6%b8%af-sungai-besar-%e9%bb%84%e6%96%87%e5%bc%ba%e5%90%8c%e5%bf%97-sdr-ng-boon-keong(莎阿南11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副团长兼大港区团团长黄文强揶揄行动党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敢做不敢当,明明是自己欠缺国际关系概念,肤浅缪评“首相纳吉拥抱中国”在先,事后遭人非议就反口不认,为人处世毫无担当。

他指出,黄瑞林与民主行动党一众领袖的作风如出一辙,平日只图逞口舌之快,热衷发表毫无建树的肤浅谬论,一旦遭到人民非议,就马上反口不认,甚至还要恶人先告状。

“黄瑞林自己失言在先,根本没有资格批评张盛闻,要是黄瑞林真的支持马中邦交,就不会利用纳吉与中国领导人握手的基本礼仪大作文章,狭隘论定国阵认同共产党主义。”

他说,倘若黄瑞林真心希望马中交好,就请管束自己的嘴巴,不要为了攻击国阵就大放厥词,甚至不惜破坏马中情谊。

“与其荒谬评议首相与中国领导人握手之举,不如好好反省行动党过去如何与伊斯兰党交好,甚至为了与伊党结盟,不惜签下卖华协议书,造成极端宗教主义今日在我国抬头、扩张势力。”

黄文强认为,黄瑞林指责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断章取义,根本是站不住脚的理由,毕竟张盛闻所言非虚,行动党与黄瑞林确实不曾正面评价马中关系,甚至不断在搅局搞破坏。

“或许行动党并非真的肤浅,因为他们心底也都明白,马中交好对我国绝对有利,只是他们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更加不愿意认可国阵在这方面的努力。”

他续说,马中交好是国阵努力的成果,而这恰恰是希盟尤其是行动党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

“眼看国阵政绩有目共睹,相比之下,行动党除了谩骂叫嚣国阵,似乎就没有什么政绩可言,也应验了何谓狗急跳墙,行动党是存心来搅局的,唯恐天下不乱。”

他强调,黄瑞林发表肤浅言论在先,张盛闻据理驳斥在后,反驳言论更是得到民众的认可,如今黄瑞林反来叫嚣张盛闻,更加凸显其敢做不敢认的一面。

拿督廖润强:赤字预算案连锁效应,雪州政府财务惹隐忧

拿督廖润强:赤字预算案连锁效应,雪州政府财务惹隐忧

liew-yuen-keong(莎阿南8日讯)专注大型建设计划,雪州多个地方政府「一片红海」,年底纷纷提呈赤字预算案,令人担忧!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表示,雪州地方政府似乎对大型建设计划乐此不疲,已连续几年开出赤字预算案,同时不断加大发展预算的开销。

他说,推展大型发展和基本建设计划让预算案的总开销增加,这包括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安邦再也市议会、巴生市议会、莎阿南市政厅、瓜冷县议会及加影市议会等都出现赤字预算案。

「此外,达至平衡财政预算案的分别是雪邦市议会、乌雪县议会、梳邦再也市议会、士拉央市议会、沙白安南县议会、瓜雪县议会;虽是平衡预算,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地方政府再巧立名目提呈附加预算亦属常态。」

他表示,其中,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已连续三年都出现政预算案的赤字,2017年的赤字为8440万1850令吉,是历年最高;其他地方政府赤字介于1000多万令吉至2000多万令吉,皆会以储备金填补。

「雪州2017年财政预算案的赤字达9亿令吉,是雪州史上赤字最高的一年,这样的预算案完全不合格,一方面是巨额赤字,一方面又盲目到处派钱,究竟这一份预算能否刺激经济,扭转雪州经济疲弱的局面,仍有待观望。」

「赤字预算就得动用储备金,放到有需要的领域去投资,州政府往往在基础建设上投入大笔资金却只是造就白象计划。事实证明,雪州政府完全无法通过建设带动下游企业、消费行业,最后惠及人民。」

「雪州政府选择派糖给老幼阶层,这是在拉拢民心,对于提振经济没有积极作用,雪州自2014年发生水荒配水风波以来,大型厂商纷纷出逃,成千上万人因为水供而失业,这才是目前最逼切要关注的事。」

他说,希望州政府实报实销,真正脚踏实地地为人民福祉着想,收起「富丽堂皇」的说辞吧!

陈运鸿:马华促雪政府公布方案拟定指标,不容河流除污整治水源沦为空谈

陈运鸿:马华促雪政府公布方案拟定指标,不容河流除污整治水源沦为空谈

Chan Wun Hoong(莎阿南8日讯)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要求雪州政府针对河流除污整治行动,拟定具体的执行方案,并且设下达标时限,以让雪州子民从中检视州政府的执行效率,确保问责机制贯彻始终,不会沦为摆设。

他表示,为了更有效监督雪州政府,避免河流污染水源事件一再发生,连带影响供水顺畅,雪州政府必须拟定一套涵盖全面的河流整治与除污方案,并为方案设定工作指标,供人民检视与问责。

“雪州希盟政府向来自诩是高效能政府,常常自我宣传州政府施政有方、行政有序,那么就应该主动公告河流除污整治方案,让社会大众能够从方案中检视州政府的执行成效。”

他续说,民联掌执雪州政权以来,雪州就不断上演缺水三部曲,雪州子民深受断水、制水与配水之苦,尽管州政府三番四次承诺会解决问题,可多年来却未见成效。

“确保供水顺畅与食用安全,是政府的基本责任与要务,雪州政府8年来空有承诺却无从保证与兑现,人民已感厌倦,不能再纵容州政府继续忽悠人民。”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陈运鸿强调,每每发生水荒事件,雪州政府都表现出一副积极解决问题的模样,可之后问题非但没有解决,反而接二连三发生,甚至还有恶化趋势。

“雪州政府碍于民情压力,可以提出各种名堂的解决方案,但是这些方案涵盖了哪些工作内容,执行进度与指标又是如何,雪州政府却始终无法给出具体答案,这种图有虚名的行动方案,充其量只是为了平息民怨,难起长治久安作用。”

他说,人民只求雪州政府拿出真心实意解决缺水与水源污染问题,拟出一套可以检视工作进度、验收执行成效的实际方案,而不是一系列口惠而实不至的“表演行动”。

“从近期的士毛月河滤水站因水源污染关闭,导致数百万人断水事件中,我们已经领教了雪州政府推卸责任的功力,所以接下来必须加紧监督与检视州政府的治水成效,不容他们将来再推卸责任。”

他表示,任何确保供水顺畅与安全食用的治水法案,都必须严格订立指标、时限与问责机制,让人民代议士与社会大众能够跟进与监督,避免州政府届时怠慢行动,又以“拖字诀”卸责了事。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