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俊毅:雪州路况恶劣威胁民众安全,炮轰雪州政府失责

黄俊毅:雪州路况恶劣威胁民众安全,炮轰雪州政府失责

%e9%bb%84%e4%bf%8a%e6%af%85(莎阿南30日讯) 士拉央国会选区事务局主任黄俊毅炮轰雪州政府疏忽职守,导致州内路况愈显恶劣,铺路与修补素质更是差强人意,失责保障道路安全。

他指出,自从民联掌执雪州政权,雪州道路状况每况愈下,严重损坏却未有修补的情况随处可见。

他说,每当民众批评质疑,雪州政府常把责任推卸给中央政府,托辞推说“公共工程局隶属中央权限,不在州政府管辖范围”,借此误导民众。

“宪法明文制定,政府部门有3种归类,第一种是中央政府全权管辖;第二种是州政府权限,以及第三种是共同拥有权限,公共工程局与水利灌溉局是属于第三种。”

他表示,作为州政府,雪州希盟在道路规划、路况监察方面有着不可推卸的绝对责任。

“从修道、铺路、道路规划、安全规格、路况视察、工程评估,乃至执行补路工作,当中都有雪州政府应尽的责任,希盟议员更有责任监督雪州与地方政府履行职责,而不是遇到问题就推卸责任。”

也是马华士拉央区会秘书黄俊毅透露,雪州近年出现一个鼓吹珍惜生命和道路安全的义工团“兄弟会”,显然是因为极度不满意雪州政府在这方面的表现,目的无非为民请命。

“‘兄弟会’把各地的恶劣路况反映给雪州政府、地方政府或人民代议士,说白了就是给施政方打脸,也印证了雪州政府是何其失责。”

他续说,自从民联执政,雪州的路况更形恶劣,每次遭民众投诉或追究责任,雪州政府与旗下的人民代议士都是第一时间推卸责任,不是托辞承包商施工不力,就是卸责给电讯公司,不然就推说这是中央政府的管辖权限。

“电讯公司施工后没把路铺好,难道地方政府就没责任监督?若是公共工程局或承包商没按规格施工,导致品质未能达标,难道雪州政府就降低规格,盲目验收吗?”

他强调,一些涉及大规模与庞大资源的道路工程,中央政府向来都有主动规划与拨款推动;然而其他的小规模工程,以及地方性的路况问题,本来就是州政府的管辖范围。

“无论在任何情况之下,雪州政府都有责任确保州内的道路状况符合安全与品质规格。要是欠缺财政能力,雪州政府大可寻求中央政府拨款,而不是撒手不管。”

他劝请希盟国州议员,尤其是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平日多到选区走动,亲眼去视察各地的路面状况。

“多到各自选区走动走动,问问当地居民是否满意附近的路面状况,我可以打包票,他们一定很多投诉。问题在于,雪州政府听进去了吗?”

陈运鸿:雪州马华促雪州政府,保证来年不发生制水

陈运鸿:雪州马华促雪州政府,保证来年不发生制水

chan-wun-hoong-01(莎阿南30日讯)在即将踏入2017年之际,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促请雪州政府应确保雪州在新一年不会再面对制水之苦,并拟下关键绩效指标,若在2017年发生若干次制水,大臣以及行政议员就应减薪。

他指出,在2015年10月,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才高调写下包单,宣称雪州不会再发生制水事件,岂料在2016年,雪州各区竟然制水近10次。

他说,阿兹敏声称雪州政府于2015年接管雪州水务公司(Syabas)以及商峰集团(Puncak Niaga)后就不会再制水,然而经历了数次制水后,阿兹敏仿如忘记自己的包单,也没有作出交代。

“因此,我挑战阿兹敏以及雪州行政议会坚守2015年的承诺,如果2017年雪州每发生一次制水,大臣以及雪州行政议员应被减薪10令吉。”

“每当发生制水,受苦的就是广大雪州子民,大臣以及行政议员根本不懂这种民间疾苦,而身为父母官,理应为人民受苦而受到惩罚。”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陈运鸿发表文告抨击,阿兹敏最近频频在社交媒体上亮出自己近年来的政绩,却绝口不停水供课题,似有转移视线之嫌。

他说,如果雪州政府无法保证在2017年不会发生制水,那阿兹敏就应事先向人民发出声明,同时收回2015年时写下“不会制水”的包单。

他相信,水供课题在新一年依然会困扰雪州子民,此课题也考验民联州政府办事能力,如果民联州政府无法解决,人民在下届大选应考虑撤换州政府。

雪州全面减塑明年初开跑,郑耀民发表文告表示欢迎,并呼吁地方政府积极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及给予宽限期,勿严厉及匆促执法。

雪州全面减塑明年初开跑,郑耀民发表文告表示欢迎,并呼吁地方政府积极提高民众的环保意识及给予宽限期,勿严厉及匆促执法。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29日讯)雪州从明年1月1日起全面禁用塑胶袋,地方政府受促在过度期不要严厉执法,应积极提升民众的环保意识,让商家和市民适应新措施。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表示,马华认同减塑环保长远来说是正确的政策,但是,市民却未必能那么快适应新的措施。

“马华有接获一些商家的反映,希望给予更多的宽限期,因为市民习惯购物时索取很多塑胶袋,一旦收费会引起反弹。”

“据马华了解,各地方政府的执法不一,一旦检举商家没有配合这项新措施,罚款为500令吉至1000令吉,最高惩罚为吊销商家执照。”

“商家反映在落实无塑料袋政策初期,一定会有很多市民在购物时无法适应,尤其是一般商店更是担心有熟客购买多样商品时,会对征收塑料袋费用有微言,以致影响生意。”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商家没有收费,就可能会面对被取缔的困境;所以地方政府有必要给予宽限期或警告方式教育商家及民众,不要直接开罚单,而且吊销营业执照的惩罚也太过严重,将直接影响商家们的生计”。

他表示,州政府在提升环境及加强环保的同时,也应严厉取缔非法的伐木活动,对付牵涉的集团及公司,因为如果州政府着眼于市民用塑胶袋的政策,却无法监督及阻止大量砍伐森林保留地以建大道和发展,是相互矛盾,也对环境造成大程度的破坏。

“雪州政府在近年已批建了三条收费大道,其中更涉及大量的森林保留地,引起环保组织的关注,力阻砍伐,可惜州政府仍然无动于衷及漠视民意。”

所以,他呼吁州政府除了鼓励人民环保,也要加强执法和落实正确的政策,切莫以发展之名而导致环境生态被破坏,如此的政策反复将让人民无法信服。

郭诚辉:制水提前结束值得宣传自夸?雪州马华炮轰州政府不思反省

郭诚辉:制水提前结束值得宣传自夸?雪州马华炮轰州政府不思反省

Kek Seng Hooi(莎阿南23日讯)雪州制水措施提前结束,雪州马华炮轰雪州政府将恢复供水视作“政绩”高调宣传,始终拒绝反省施政过失。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郭诚辉表示,雪州制水行动能够提前结束,是民意与雪州反对党的施压凑效,以致雪州政府不得不加紧工作提早结束制水措施。

他强调,让人民享用供水是最基本的民生福利,雪州政府若是尽责履行施政功能,雪州人民就不会连年遭遇缺水困境。

“无法顺畅供水已经是难辞其咎,雪州政府此次失察民情,竟然在佳节前夕大规模实施制水,已是严重的施政过失,希盟政府还有什么脸面高调宣传制水行动提前结束?”

他表示,希盟政府治水无方、施政不力,让雪州商民8年来饱受缺水煎熬,如今缺水问题未得彻底解决,雪州政府因为“制水提前结束”而沾沾自喜,甚至当作“政绩”来炫耀宣传,足见希盟不思反省。

“尽早恢复供水是理所当然的,有什么值得高调宣传自赞自夸的?难道雪州政府认为这是政绩表现?难道提前恢复供水是‘惠民恩赐’,非得大事宣传不成?”

马华大港区会主席郭诚辉表示,自从民联执政雪州,雪州子民就不间断地活在缺水的梦魇中,不但影响日常生活,也严重妨碍商贩运作,导致投资与游客止步,这是雪州治政不当带来的民生祸害。

“只要水供问题一日未得彻底解决,雪州政府都不能有丝毫的松懈,更加没有理由为了提前结束制水行动就沾沾自喜。”

他奉劝希盟尤其是行动党领袖,不要成天把自己协助居民运水的行径,当作政绩一般来博取廉价宣传。

“治水不力已是大过,帮助人民解决缺水危机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分内事,你们还有什么颜面夸耀自己体恤民苦?”

他提醒希盟领袖自我宣传要适可而止,与其在制水时期假装勤劳走动民宅表演运水戏码,不如想方设法一劳永逸解决供水危机。

拿督廖润强:雪州佳节前夕中断供水事件,尽显行动党领袖无能兼幼稚

拿督廖润强:雪州佳节前夕中断供水事件,尽显行动党领袖无能兼幼稚

liew-yuen-keong(莎阿南22日讯)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认为,雪州政府在佳节前夕放行配水措施,不仅反映出雪州政府失察民情,也将民主行动党领袖的无能幼稚表露无遗。

他表示,水供是最基本的民生福利,雪州高频率发生的断水问题已是为人所诟病,雪州政府与希盟领袖应该力寻对策改善问题,而不是遇事推卸责任,甚至利用断水课题来抬高自己。

他对行动党秘书长暨槟州首长林冠英利用雪州断水课题来抬高自己的做法感到失望,直批林冠英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配成为人民代议士。

“虽说林冠英是槟州首长,但他同时也是国会议员,更是行动党的秘书长,眼见雪州人民时常面临断水问题,理应积极扮演希盟第一大党的角色,以及督促雪州行动党加紧解决问题,而不是第一时间调侃雪州断水问题,借此抬高自己的施政能耐。”

他表示,林冠英自认有趣地发表“来槟城冲凉”的荒谬言论,彻底显露自己是何其幼稚与无能。

“雪州政府失察民情已属严重失责,身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不去反省自己督促雪州行动党不力,也不去追究行动党行政议员的责任,反而利用雪州断水问题高调宣传槟城治水有方,甚至还发表幼稚言论调侃雪州子民,彻底拉低了人民代议士的素质。”

拿督廖润强续说,林冠英贵为行动党主干领袖,言行素质已是这般低劣,也难怪行动党副主席郭素沁、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与行动党党籍的雪州行政议员,会对佳节前夕的制水措施没有知觉。

“相比之下,雪州大臣阿兹敏尽管有错,起码他并没有把问题推卸给中央政府,而是马上协调并改进制水措施,这比起郭素沁一味把问题推给中央政府更有担当。”

他指出,雪州此次制水不仅印证雪州政府治水无方,也一并将行动党失察民情、推卸卸责、无能幼稚的一面表露无遗。

“就连那位平日只会搅动是非的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都能有同理心感知‘制水让华裔无法过冬’的苦况,为何行动党一众领袖可以如此后知后觉,甚至还无动于衷?说白了,他们的素质比起嘉马还要不堪。”

他强调,行动党惯性卸责嫁祸,从来不思检讨自己与反省认错的思维态度,一再证明行动党心里根本没有人民,所以才会一直漠视民生问题,只剩下好高骛远的夺权与执政野心。

拿督林祥才:林冠英批评报章不刊其文告,实是干预新闻自由之举

拿督林祥才:林冠英批评报章不刊其文告,实是干预新闻自由之举

林祥才a(莎阿南2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指出,槟州首长林冠英批评中文报章不刊登其老调重弹的文告、不将其新闻刊登在全国版甚至是头条,其实是干预编辑方针及侵害新闻自由之举。

他指出,每一家报章自有其专业的作业操守以及严谨的编采方针,林冠英竟然因为其文告不获刊登、新闻没刊登在报章全国版而闹脾气,可说是贻笑大方。

他抨击,林冠英干预新闻自由并非新鲜事,此前就有状告媒体的历史,也有禁止媒体前往采访州议会的不良示范,如今竟然还因为媒体不刊登其文告而恼羞成怒,可谓是年度笑话。

“林冠英以及民主行动党经常自诩捍卫新闻自由,但是他以及这个政党却是炮轰媒体最多的一方,而林冠英更是公开干预新闻作业最多的人,真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何还有脸自称捍卫新闻自由。”

“当林冠英以受害者的姿势投诉文告不被刊登之际,为何他不检讨,在一些对他没有利益的课题上,他却对来访的媒体挥之则去?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林冠英去年前往澳洲而缺席国会,当被媒体询问时,竟然指控媒体‘欺善怕恶’。”

也是马华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拿督林祥才发表文告表示,与其说媒体不刊登林冠英的新闻,倒不如说林冠英选择性提供新闻给媒体,当林冠英需要宣传时就自动邀请媒体采访,当一个课题会危害到林冠英的名誉时,他就自动消失在媒体的视野。

他直言,近几年来马来西亚在新闻自由排行榜每况愈下,当中林冠英可能贡献不少,其惯性致函给媒体的作风,以及经常控告媒体的行径,已让媒体颇有微言。

他促请林冠英必须明白,媒体并非是为他或行动党服务,而是为社会大众服务,如果要宣传丰功伟绩,林冠英大可使用自己创办的《火箭报》或《珍珠快讯》。

陈锦传:佳节前夕中断水供,雪州政府严重失职

陈锦传:佳节前夕中断水供,雪州政府严重失职

Tan Gim Tuan(莎阿南20日讯)马华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区会主席陈锦传非议和炮轰雪州政府,竟然在圣诞节前夕默许雪州水供公司“断水”,以致雪隆一带的商民在筹备佳节期间饱受缺水之苦,雪州政府根本就是视民意于无物!

他指出,圣诞节是国内基督徒的大日子,也是各族人民同欢共庆的节日,雪州政府却无法让雪州水供公司避免在这期间以种种理由“断水”,这是雪州政府的失职,更是雪州政府有愧于基督徒过去对于民联或希望联盟的支持。

“如果雪州政府连这种敏感度都没有,那就是一个不体恤民情的政府,否则,如果是以民为本的政府,怎会不知道这星期就是基督徒筹备圣诞节的重要期间,没有水供只会为他们造成不便,更让佳节失色。”

陈锦传发表文告指出,受影响的地区包括吉隆坡商业地带,也包括雪州多区如士拉央丶梳邦丶安邦丶八打灵再也丶依约和白沙罗,其中八打灵再也丶白沙罗和安邦更是许多教堂和教会林立之地区,雪州政府的无能和无力,却要人民来承担后果。

“雪州政府在水供课题方面是责无旁贷的,因为雪隆一带的水供,一直都属于雪州水供公司管辖,而与水供公司之间的协调和沟通,则是雪州政府的权限范围。我们希望雪州政府不要推卸责任,或者试图嫁祸给中央政府,而是应该正视何以雪州水供公司,非得在佳节筹备期间制水。”

他指出,安邦丶白沙罗和八打灵再也一带竟然在圣诞节前夕的23日和24日,连续两天没有水供,这将深深影响民众庆贺圣诞节的餐聚,而相关地区的圣诞餐也受到严重打击,这是很令人遗憾的事情。

他也呼吁人民,在来届大选时必须审慎思考,是否依然让雪州非穆斯林选区继续出现一面倒的失衡现象,以致雪州政府可以为所欲为,在没有非穆斯林的反对党州议员在州议会监督和制衡之下,在制定政策或做出任何决定时,完全漠视非穆斯林的感受。

“况且,这对种族交融的努力也是开倒车的做法,当我们呼吁各族人民积极延续国家各个佳节门户开放的气息,雪州在圣诞节前夕断水进而阻碍佳节筹备的情况,等同于阻止各族人民藉此机会同欢共庆,雪州政府在这方面的无能,必须受到严厉的谴责。”

拿督郑有文博士:佳节前断水违反民意,火箭不闻不问惹民怨

拿督郑有文博士:佳节前断水违反民意,火箭不闻不问惹民怨

%e9%83%91%e6%9c%89%e6%96%87%e5%8d%9a%e5%a3%ab2(莎阿南20日讯)当数以百万计雪州市民,在佳节前面对断水之苦,雪州火箭却在此时选择沉默!

马华巴生区会副主席拿督郑有文博士表示,州内有超过390万人,受到此次连续6天的配水制影响,导致民怨四起。

他说,此次,雪州政府完全无视巴生谷正热闹准备迎接圣诞佳节,让雪州水供公司实施配水制,绝对是一大败笔。

「而且,雪州火箭主席潘俭伟等人,对此事一概噤声,完全采取不闻不问甚至是后知后觉的态度,叫人失望。」

他指出,部份火箭领袖在此时极力宣传有水车到他们的选区,是很讽刺的事。

「我们要知道,火箭有没有就配水措施,向有关当局抗议?仰或是州政府允许这次配水时,完全不知会火箭?」

「无论是那一个原因,如今选择沉默的火箭,就是州内不折不扣,不当家也不当权的政党,无法为人民谋福祉,更妄论能够在重大决策中能扮演着有力的问政角色!」

也是国阵巴生区会副主席拿督郑有文博士说,雪州马华不反对雪州水供公司要配合国能的配电站提升工程,以致要实施长达6天的配水措施,惟有必要把时间表挪到更适当的时间,例如新年后才间隔性地实行,把影响面减至最低,而非让人民在佳节期间都为四处为水忙,在等待水来的过程中迎接圣诞节。

「其实,由于雪州政府一再政治化水供课题,直接波及市民最基本的需求,在雪州,大水桶已成为每户家庭的必备之物,市民经过这几年的不断循环的配水措施,对州政府不可谓不失望!」

「所以,还望州政府不要再罔顾人民的声音,停止用水来做恶斗的把戏!」

呼吁雪州政府立刻取消圣诞佳节前制水行动

呼吁雪州政府立刻取消圣诞佳节前制水行动

water马华雪州联委会雪州秘书拿督黄祚信呼吁雪州政府立刻取消圣诞佳节前制水的行动,因为该制水期将为雪州人民和商家带来严重的不便和影响到人们欢庆佳节的气氛。

拿督黄祚信认为雪州政府根本没有把人民日常生活的福祉为考量,不断发生的制水事件,只能一再佐证雪州政府“傲慢”与“失职”。

拿督黄祚信强调,雪州政府没有从过去的经验吸取教训,以严正看待制水的问题,反而通过“拖”字诀,罔顾人民的感受,一而再,再而三让制水的情况发生。更可恶的是,雪州政府并没有采取全面规划、妥善管理,以解决这问题,只是企图“政治化”和“阴谋化”的手段,把责任推卸于国阵政府。

拿督黄祚信也挑战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如果他有真本事,就应该在议会里施压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解决水供的问题,而不是转移视线、模糊焦点,到处找人挑战辩论,以掩盖本身和其他行动党议员,在议会里毫无建树。

拿督黄祚信重申“雪州现在需要是干净的水源,污浊的口水解决不了问题。”

庄赐昭:希盟全力推土著团结党,认贼作父党格荡然无存

庄赐昭:希盟全力推土著团结党,认贼作父党格荡然无存

%e5%ba%84%e8%b5%90%e6%98%ad(莎阿南15日讯)希盟两大政党从「汉贼不两立」到「认贼作父」,典当人民福祉,实为可耻!

马华八打灵再也北区署理主席庄赐昭表示,自从公正党和行动党,向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土著团结党靠拢时,从以前两党痛骂马哈迪的种种,彷佛已烟消云散。

他说,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年前还大骂马哈迪是国家资产的盗贼,家族更获得巨额财富;行动党林吉祥则指马哈迪是国家贪腐的根源始祖。

「当初,两党都坚决与马哈迪划清界线,痛陈其在位22年间中饱私囊,包庇朋党企业,是个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并誓言与老马势不两立。」

「如今,由于土团党与两党都有共同的政治利益而连成一线,马哈迪已俨然成为国家改革运动英雄。」

「希盟如今把马哈迪高高抬起,要大家把老马一辈子不乾不净的执政纪录一笔勾消,就只因为他选择与希盟站在同一平台上?」

他说,希盟从「反马」变成「亲马」,积极向土团党朝拜。以前是「汉贼不两立」,现在却变成「认贼作父」!

庄赐昭指出,在不久以前的308,无论是公正党或行动党,皆在大力宣扬伊斯兰党的元老和领袖,把他们划为开明派,更为该党的伊斯兰福利国大力吹棒。

「我们还记得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一再被神化,这种种的投机手段,旨在蒙骗及误导人民,如今,我们已直接尝到把票投给伊党的恶果!」

他说,当一个政党可以毫无原则、立场、党格地把他们口中十恶不赦的罪人,一夜漂白,这不仅仅是对所谓的民主最大的反讽!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绝不能因行动党献媚华社而轻信诚信党及伊党所得的恶果,更不能相信希望联盟各党毫无原则及为各自私利而结合的政治怪胎组合而送断国家前途!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