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林祥才:雪州猛烈攻势向新国招商,无利于制造业仅推高房价

Profile Pic 2(莎阿南25日讯)雪州大力推动向新加坡招商,恐再推高州内房屋价格,雪州将步入槟城后尘。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表示,雪州政府目前已通过一系列凌厉的宣传攻势,大力向新加坡招商,同时要吸引更多新加坡人到访雪州。

「我们都知道,每当有新加坡财团进驻,首要看准的投资项目就是房地产业,而非能造就更多就业机会的制造业,槟城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说,槟州政府对新加坡财团大肆收购世遗区外战前屋无动于衷,超过百间战前建筑屋就这样被收购,破坏了乔治市原有的风情,更让区内的产业价飙至史上最高。

他表示,雪州虽然没有那么多战前建筑物,单以地皮炒卖就足以影响各区的房地产价。

「雪州政府建造的可负担房屋不给力,仍然有许多中低收入者无法拥有房屋,随着房价越来越高,拥屋更成为望尘莫及的奢想,根本无能力负担。」

「向各国招商都有利于州内政府发展,惟新加坡财团只热衷于房屋业,对雪州的前景反而增添了更多疑虑,所以更不能盲目地向新国招手。」

「自从阿兹敏上位领导雪州政府后,其好大喜功的作风,已然看出他只求数字,不求给予州内人民实际辅助的作风。」

「槟城乔治市近年来遭新加坡财团入侵后,已失去了其多元性,雪州政府现在拼命向新加坡招手,后果将由所有雪州人民来承担。」

《林吉祥不要求副首相》

Gan Kang Kai(梳邦1月25日讯) 针对近日前首相表示林吉祥未曾要求副首相一职,而林吉祥和林冠英纷纷否认反对党要求下届大选执政中央后,出任副首相。马华梳邦区新媒体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抨击民主行动党身为在野党最多席位的政党,连要求副首相一职也不敢,还唯恐得罪巫裔选民和其他政党,连忙否认曾要求副首相一职。

颜康凯也抨击民主行动党姑且勿论要求副首相一职,就算在雪州也不敢要求担任副州务大臣一职。他表示民主行动党身为雪州政府最大党之一也不敢要求副州务大臣,更不用说要求副首相一职。

马华梳邦区新媒体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主任颜康凯表示民主行动党过往一直批评马华当家不当权,如今民主行动党贵为在野党最多议席的政党却连提出要求副首相一职都畏首畏尾,他挑战林吉祥无需急于否认曾提出要求副首相一职,将错就错直接向在野党其他政党提出要求副首相一职,好让人民见识什么叫当家又当权。

陈松霖提醒民众新年期间小心门户及驾驶

配合丁酉雞年的来临,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温馨提醒民众小心门户及谨慎驾驶上路以欢度佳节。

他发表声明指出,在新春期间,雪隆将有大批的游子和民众回乡过年,房子将会大摆“空城计”,所以必须提高警惕勿让盗贼有机可趁。

tan-seong-lim他促请,回乡的游子和民众向警方作出通报,方便警方到住宅附近巡逻,严防盗贼入屋干案。

“民众可向邻近的警署,填写表格,提供有关的资料,让警方代为加强在其居所一带的巡逻和维护治安。”

陈松霖也提醒,民众采取防盗措施,包括在屋内外亮灯,勿让屋子处于黑暗中、屋外的蓠芭大门应时常上锁关闭、在屋内外装设安全警报系统如警报器及闭路电视、把现款及贵重财物放在保险箱、勿把现款及贵重财物放在显眼之处和汽车切记上锁及启动安全系统等。

他也敦促民众在佳节期间提高警惕,一旦发现有可疑人物或汽车在住宅附近出现,即刻报警求助。

与此同时,陈松霖也提醒民众在驾驶上路返乡,必须提高警惕,以免肇祸致乐极生悲。

他说:“驾驶者必须小心驾驶以保障自己和其他公路使用者的安全,尤其是摩托车骑士的安全。”

他希望驾驶者都秉持礼让棈神,并时刻谨记“安全第一”的训示。

他也祝福所有的华裔同胞,并恭贺新年快乐。

黄毅斌: 民主行动党和伊党旧情复炽

(梳邦1月24日讯)针对日前行动党国会议员林吉祥有意和伊斯兰党再次合作,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民主行动党是一个毫无立场的政党,他表示民主行动党在伊党要提呈伊刑法的时候曾经说过和伊斯兰党断交,为何事隔不久又马上改变主义要和伊党爱火重燃?

Wong Yee Ping于此同时,黄毅斌抨击林冠英曾经在去年十一月才曾经因为伊党要求修改<1965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一事呼吁马华民政国大党和人联党退出国阵,那么民主行动党今天是以什么立场要和伊斯兰党合作?有鉴于此,黄毅斌促请民主行动党对于伊党要求修宪一事表明立场。他表示民主行动党要和伊斯兰党再次合作是否已经承认了赞成伊斯兰党修宪和神权国的理念?

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黄毅斌促请林冠英表明民主行动党表明对于和伊党再次合作是否赞成伊党的神权国理念?他抨击民主行动党再次和伊党旧情复炽的举动已经表明了民主行动党为了得到马来选票正式出卖华裔,典当华裔的福祉。他呼吁全马华裔看清楚民主行动党的卖华举动,在来届大选中唾弃民主行动党,给予他们重重的教训。

拿督黄祚信:雪州马华竟要为雪州制水公开道歉?黄祚信抨黄思汉推卸责任不可理喻

(莎阿南24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抨击,雪州在开年不足一个月经历多次制水,而行动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竟然要他就此道歉,简直是推卸责任、不可理喻、匪夷所思!

拿督黄祚信指出,雪州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制水,雪州政府与雪州水供公司都必须负上责任,但黄思汉却要雪州马华针对制水道歉,这是什么道理?难道雪州马华掌管雪州水供服务?

bh-240117

拿督黄祚信(右一)出席丁酉年雪州区十八华团迎春联欢晚会。

他说,黄思汉这种态度就是典型的行动党从政态度,是惯性否认症候群,将自己的过错推卸给他人。黄思汉似乎忘记了自己是雪州政府一员,忘记了雪州政府必须为州内的基本设施负上责任!

“单单在今年1月,雪州已经制水3次,人民以及商家都在怨声载道,黄思汉却转移视线地叫我针对制水道歉,我想质问黄思汉,到底是谁掌管雪州水供公司?到底谁才是雪州政府一员?”

“不要忘记,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在2015年10月公开保证,雪州从此不会再制水。对此,黄思汉是否敢敦促阿兹敏公开道歉?因为阿兹敏不仅没有兑现承诺,水供服务比起以前更是一落千丈!”

拿督黄祚信在文告中反驳黄思汉说,如果身为执政党的州议员都只会发表文告促请雪州反对党协助监督水供,雪州行动党倒不如退出雪州政府,其州议员也应集体辞职,让有能者任之。

他强调,雪州子民需要的是解决水供经常中断的方案,而不是要听雪州政府解释为何会制水,更不是要看到行动党州议员在制水时派水拍照上报博宣传!

他说,马华目前作为雪州反对党,挑起雪州政府的过失乃是负起基本责任,是在协助人民充当监督者以及人民喉舌,雪州水供服务在过去几年每况愈下,黄思汉如果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大可展开民意调查,让人民来评分。

拿督廖润强:林吉祥“10年之约”变相卖华,行动党为与伊党合作再度退让

(莎阿南23日讯)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直言不排斥与伊斯兰党再谈合作;雪州马华炮轰行动党沦为“卖华实践党”,为了执政野心,继续把华人当棋耍!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表示,林吉祥假借“救国”之名,再度向伊斯兰党伸出橄榄枝,足以证明行动党根本没有坚决的意愿要与伊党划清界线。

bl-230117

拿督廖润强(右5)在拜访与协助象鼻人中炮轰林吉祥为了和伊党合作不惜再度卖华。

林吉祥日前表示,倘若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同意把拯救大马列为来届全国大选至未来10年的首要议程,行动党准备与伊党合作。

“这是什么话?为了执政中央,行动党迟迟不跟伊党断绝关系,面对华人就说行动党反对伊刑法、反对神权治国主义,转个身却继续跟伊党合作。他们到底把华人当什么?”

他狠批行动党已经患有“卖华上瘾症”,如今已是病入膏肓,所以才会接三连四地跟伊党合作,这说明行动党认定华人会誓死追随,就算行动党与伊党交好,行动党也认定华人会全盘接受。

“林吉祥与行动党美其名是打着‘救国’旗号,实际上都是为了满足执政野心,否则行动党为何不直接要求伊党放弃伊刑法与神权国理念才来谈合作,而是祭出不知所谓的‘10年之约’?”

他指出,行动党显然是看出伊党不会放弃神权治国主义,所以才会退一步来个折中的“10年之约”,说到底就是继续提供空间让伊党进一步坐大势力。

“10年以后又该如何?伊党现在坐拥的议席不如行动党多,可行动党贵为最大反对党却无力制衡伊党,未来又凭什么保障伊党不会变本加厉?林吉祥以“10年之约”拉拢伊党,足见行动党是何其自私,他们只求推翻国阵,一尝执政中央的美梦,却无视国家与世代子孙的未来。”

“行动党想执政想疯了,他们已经等不下去,为了增加入主中央的胜算,他们还退让到用这种毫无原则底线的降服条件去笼络伊党,这说明行动党已是铁了心肠要卖华到底,‘救国’最后变成‘祸国’,他们一点也不在乎。”

他强调,哈迪阿旺曾经揭露,行动党与伊党于505大选前曾经签署合作协议,内容阐明“行动党尊重伊党推动伊刑法的权力与意向”,可见行动党早有卖华前科。

“林吉祥所谓的‘10年之约’,说穿了就是伊党的‘黄金10年’,是行动党的‘10年春秋大梦’,然而却是国家的10年昏暗!连创党精神与立党原则都可以出卖,行动党已经不是当初的行动党,他们如今为了政治利益,尊严可以典当,民族可以出卖!”

他说,华社必须认清一个事实,及早醒觉和看清行动党的真实面目,不要再把选票错投行动党与希盟。

邀请出席马华格拉纳再也区会新春团拜

配合即将来临的华人农历新年,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特别派送年柑和纪念品给首邦市乐龄人士俱乐部(SUBANG JAYA SENIOR CITIZENS CLUB)的约千名乐龄人士,并一同欢庆佳节。

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理事许才德今早开始代表区会到会所派发年柑和纪念牌给出席的乐龄人士,现场的气氛和睦融洽。接获年柑和纪念牌的乐龄人士都表现得非常愉悦,现场交流的气氛更是一片融洽。

马华格拉纳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指出,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除了会在2月25日举行新春团拜,让国民一同感受佳节气氛外,这次举办派发年柑和纪念牌的活动,也可让乐龄人士感觉到爱心和关怀。

他披露,首邦市乐龄协会的会员大多数都是选区的选民。马华区会希望藉着这次的活动进行交流和联谊,同时也促进友好关系。

bq-200117他说:“我希望这次的活动可以促进和谐关系,并让乐龄人士感染新春的气息。”

“马华将继续服务格拉那再也的居民,并给予乐龄人士特别的关注和爱心,解决他们的民生问题和提高他们的生活素质。 ”

他也再次邀请民众一同出席马华格拉纳再也区会在2月25日举行的新春团拜。

他也祝福民众在新的一年吉祥如意。

雪政府连制水都无法解决,更妄谈入驻布城

tan-seong-lim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狠批,如果雪州政府连制水和断水的问题都无法解决,主导雪州政府的希望联盟更妄谈要入驻布城执政中央。

他对于雪州频频出现制水和断水的情况作出谴责,并斥这不是人民能够信任的州政府。

他指出,由于年关将近,雪州出现制水或断水的情况,将导致居民陷入“水荒”的窘境。

“如果雪州人民每天只是忙着“扑水”,这将对人民的起居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

他说:“目前距离华人农历新年还有短短的一周,在频频制水和断水的情况下,雪州人民要如何进行大扫除或制做年饼?”

他披露,雪州政府执政至今并没有拿出具体的方案解决制水和断水的问题,这显示雪州政府从来没有正视这项影响人民日常生活的课题。

他揶揄,如果雪州政府连制水和断水的问题都无法解决,人民要如何相信主导雪州政府的希望联盟有能力可以执政中央。

他认为,接管雪州水供公司的雪州政府应该为雪州频频制水和断水的问题负责。

“雪州频频制水和断水的问题,已经显示雪州政府的管理水平和能力,而人民应该重新思考是否应该继续把执政权赋予表现平平的雪州政府。”

陈松霖是对雪州水供公司宣布,冷岳河出现污浊的情况,导致吉隆坡及乌鲁冷岳县80区制水和水压低,而班丹柏兰岭更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断水接近5日,导致约7000户居民日常生活受到影响一事,发表声明作出回应。

拿督梁国伟:雪州一月未完已制水三次,大臣行政议员应引咎辞职

(莎阿南1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炮轰雪州政府在2017年第一个月就让雪州子民经历了第三次的制水,这种毫无效率可言的水供服务是在挑战人民的容忍度以及底限!

bt-190117

拿督梁国伟受访时表示制水问题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

他也炮轰雪州水供公司每当制水时,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敷衍搪塞,举凡水管破裂、水源污染、水压不足,林林种种不一而足,却从来没有想办法去预防这些情况的发生,也没有设下短中长期方案来解决。

他透露,单单在今年1月,雪州各地区就在5日、9日以及18日面对制水困境,一个月还没过完就经历三次制水,试问这种低下的水供效率有谁可以接受?

“如果雪州在农历新年期间面对制水,我促请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以及全体雪州行政议员引咎辞职!雪州水供公司的高层更应该为自己的办事不力卸下所有职位!”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发表文告提醒阿兹敏,是否还记得在2015年10月的“与阿兹敏喝茶聊天”活动上,写下包单保证雪州以后不会再制水?阿兹敏可否计算一下,自2015年至今,雪州经历了多少次的制水?

“我不知道阿兹敏当时是尚未熟悉雪州水供的运作以及不知其毫无效率的表现,还是存心夸大其词来忽悠选民,但在超过1年的时间里,雪州水供的效率不仅没有改善,还变本加厉,这是无法被原谅的!”

他指出,雪州已经配不上马来西亚最先进州属的称号,自从民联/希盟执政雪州以来,各种基本建设都在往后退,现任雪州政府是靠着前朝政府留下的政治遗产来维生!

他挑战阿兹敏再度写下包单,一旦来临的农历新年发生制水,就立即辞去雪州大臣职位,全体雪州行政员也必须引咎辞职!否则如何对得起广大雪州子民?

“农历新年前的制水已经让商家怨声载道,依靠水来营业的行业包括餐饮业、美容美发业、洗车业以及其他服务行业首当其冲,失去在佳节前高峰期提升营业额的机会,雪州政府可会赔偿给这些商家?”

拿督黄祚信:雪隆新春前夕又闹制水,马华促雪州政府道歉赔偿

(莎阿南19日讯)新春前夕,雪州税务管理公司又以“水源污染”为由实施制水;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炮轰雪州政府无能,要求州政府公开道歉,并向受影响商户作出金钱赔偿。

他指出,华裔下周将会迎来除夕与农历新年,雪州政府显然未从“圣诞节前夕制水事件”吸取教训,如今是眼睁睁地看着人民为了缺水而犯愁。

bh-190117

拿督黄祚信(前排中)在”新年糕制作”活动中感谢乡亲父老踊跃参与之余,也谴责雪州政府无法在新年前确保水源干净,必须向受影响人民道歉.

他说,制水不单是雪州的惯性措施,更是商家与人民多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雪州政府必须为其长期未能解决问题的无能施政,负起绝对的责任。

“华人家庭进行大扫除固然需要用水,商家与贩商也在佳节前夕作最后冲刺,雪州水务公司这次又在佳节前夕实施制水,雪州政府是存心不让人民安心过节吗?”

他强调,水供服务是最基本的民生福利,更是商业户的营生命脉,雪州政府总不能三番四次要商民容忍断水之苦。

“是不是单凭水务公司一句‘制水’,人民和商家的生活与营生节奏就得理所当然地被打乱,而且这种长期性的断水干扰,也不知要到哪天才会解决。”

他说,人民之前一再包容制水问题,是寄望雪州政府能够拿出诚意,尽速解决水供问题,然而不表示雪州政府可以将人民的容忍与包容视为理所当然,一再给人民添乱和制造麻烦。

“政府的功能是解决民生问题,雪州政府连一个水供问题都处理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在那里高谈阔论,自夸希盟绩效了得?”

拿督黄祚信强调,供水问题已经纠缠雪州多年,雪州政府却一直未能解决,足见希盟的无能与失责。

“既然是失责,就应该有人站出来承认错误与承担责任。可惜的是,尽管雪州在2016年多次发生大规模制水事件,可迄今未曾有官员站出来负责,反而只看到雪州大臣与一众高官在找借口卸责。”

他强调,为免纵容雪州政府失责管理水务,雪州政府必须给受影响的居民与商户作出金钱赔偿。

“水供既然是收费服务,雪州政府与水务公司就有责任确保供水顺畅,如果办不到,就请拿出诚意公开道歉,并且给用户作出损失赔偿。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