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忠:雪州大学连年现巨额亏损,州政府管理不当难辞其咎

%e9%99%88%e5%bf%97%e5%bf%a0(莎阿南31日讯)雪州大学(UNISEL)连年亏损,已沦为雪州最大的白象计划!

马青雪州沙登区团稽查陈志忠炮轰,雪州大学财务管理不当,从2009年起已连续多年出现巨额亏损。

「雪兰莪大学于2009年的收入达9300万令吉,2010年却递减至7500万令吉;相反地,在开销方面,2008年达9300万令吉,2009年增加至1亿零600万令吉,2010年再提升至1亿1300万令吉,一片赤字。」

「而且,根据最新的财务报告,这所大学2014年亏损1060万令吉、2015年达1660万令吉,以及2016年410万令吉。而且,截至2014年,这所大学共欠下1亿2600万令吉的债务!雪州政府连一间大学都管理不好,正正反映出这是一个没有能力的执政联盟!」

他指出,雪州政府更曾透过附加供应法案,拨款千万令吉给雪兰莪大学,这样的做法,完全是为了减低大学的亏损,做好帐面数字,藉以掩饰管理不善的事实。

“雪州大臣阿兹敏是大学董事之一,多位希盟领袖也在大学的管理层中,他们能够把一间大学财务搞得一团糟,甚至做到每年都在亏损,实在让人无法接受。」

也是雪州马青特工队队长陈志忠说,无论是从前的民联或现在的希盟,都曾提出一旦入主布城,就要为官办的高等学符提供免费教育,如今看来,不仅无法免费,管理不善导致的接连亏损,就是在浪费人民公帑!

「雪兰莪大学的财务状况令人担心,早在国阵时期,这所大学还在赚钱,但因为民联执政,再到希盟,大学的收入逐年下降,开销却一再增加,而且,大学的竞争力和吸引力也明显下降,无法吸引更多新生到来,乃一大败笔。」

他指出,现在的雪州政府好大喜功,花了超过900万令吉重新整修雪州拱门,为这种「门面功夫」乐此不疲,但在教育这方面,多年来都没有想出一个止血的方法,办好这一间大学。

「所以,我建议雪州政府再投入更多资源以前,要先对症下药找出问题,不要再让一所好好的大学,沦为白象计划!」

刘新金:精明州属难治水灾成笑柄,促雪州政府拟防洪大蓝图

%e5%88%98%e6%96%b0%e9%87%91(莎阿南31日讯)马华沙登区会副主席刘新金抨击,自称为精明州属的雪州政府,只会草拟华而不实的漂亮宣传政策,却忽略最基本的民生要求,导致无拉港在短短一周内发生数十年一遇的大水灾,商家损失惨重,毫无精明雪州的优越感,仅有忙于收拾善后的疲惫感和荷包大出血的无力感!

“雪州自诩为精明州属,屡屡推出看似先进,但人民无法实际感受的政策,却连最基本的民生要求都无法妥善处理,路洞处处和垃圾遍地,已经让人民感到麻木,如今就连水灾也成为日渐常态,不论是沿河地带还是城市地区,各地几乎每星期都传出闪电水灾意外。”

他举例,加影、无拉港和锡米山地区过去一周,几乎三天两头就轮流传出水灾,本月22日巴生卫星市则有上千房屋被积水淹没,后知后觉的各地方政府也事后诸葛,纷纷提出千万令吉的防洪计划,也更让人质疑是否真正奏效。

“若仔细深究雪州水灾地点,不乏远离河岸的城镇地区,显见是排水系统出问题,难道习惯把所有责任都赖给前朝政府的雪州执政党,过去9年都无法找出水灾的真正肇因?就连最基本的提升排水系统,都无法做到?”

他强调,水灾对人民带来的威胁,不只是生命或财产安全,而是心底深处的压力,每次下雨天都会胆惊受怕,担心家门前随时涌现大量积水,水灾结束后还得浪费时间善后,严重时还得花一大笔钱重新装修。

“我要求雪州政府立即鉴定所有水灾黑区,草拟全面的防洪大蓝图,依据轻重缓急程度,敲定中长期提升计划,并确保至少在2年内看到成效,否则有愧精明州属之名,毕竟常年把精明政府挂在嘴边,却对水灾问题束手无策,根本就是殆笑大方。”

郑慧玲:阿兹敏伙同伊党执政将后患无穷,免雪州沦陷勿支持希盟

郑慧玲(莎阿南23日讯)马青全国副总秘书兼雪州州团副财政郑慧玲指出,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不顾公正党党内的反对意见坚持把伊斯兰党继续留在雪州政府,可以预见,下届大选如果希盟继续执政雪州,阿兹敏也不会抛下伊党,这对雪州而言并非好事。

她说,在过去9年民联/希盟执政雪州以来,不少回教化政策皆陆续出台,而这些对非穆斯林社群不利的政策是以温水煮蛙的方式浮上水面,其背后的推手就是作为执政党之一的伊党。

她抨击,更可悲的是,也是雪州执政党其中一员的行动党竟然对这些回教化政策后知后觉,仿佛是在实施之后才发现有相关政策的存在,因此,要靠行动党去阻止雪州逐步回教化显然是不实际的。

“需要警惕的是,日前有媒体揭露伊党在雪州政府内担任大大小小官职多达5000个,在如此庞大的官僚体系下,要落实一项政策简直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也难怪行动党毫无知觉。”

“想象一下,如果希盟下届大选再度执政,而伊党继续成为州政府的一份子,在多一个5年的执政期里,雪州‘进化’成为回教州并非天方夜谭,尤其阿兹敏需要靠伊党的势力来支撑其大臣职。”

也是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慧玲发表文告说,公正党目前已经分裂为以安华及旺阿兹莎为首的主张与伊党切割的派系,而另一主张继续与伊党合作的派系就是阿兹敏,为了巩固大臣职,阿兹敏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拉拢伊党。

她表示,下届大选如果阿兹敏继续伙同伊党执政雪州,后果将后患无穷,伊党将以继续支持阿兹敏出任大臣作为条件,换取伊党在雪州落实更多回教化政策的权力。

“行动党将对此情况无能为力,就像现在行动党也不敢向阿兹敏施压要求阿兹敏把伊党踢出雪州政府。因此,为了避免雪州在下届大选后沦陷,选民不应再让希盟执政,更不应让阿兹敏在雪州只手遮天。”

陈锦传: 阿兹敏打太极扭捏作态,行动党续当缩头乌龟?

Tan Gim Tuan(莎阿南22日讯)马华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区会主席陈锦传揶揄,雪州政府与伊党的孽缘斩不断理还乱,甚至进入歹戏拖棚的局面,但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却选择抱紧伊党,无视盟党甚至“自家人”的意愿,为了恋栈权位而继续与伊党藕断丝连!

他说,在甫落幕的公正党代表大会上,该党臂膀众口一词要求党领导与伊党划清界限,炮声隆隆,惟在场的阿兹敏阿里却选择蒙蔽双眼,甚至在大会结束后的记者会上,对伊党大派定心丸,重申伊党3名议员还留在雪州政府。

「在逼宫卡立的事件中,当时的『民联』只有行动党和公正党支持旺阿兹莎出任雪州大臣,唯独伊党不表态支持,甚至将两名出席支持大会的议员踢出家门,暗自扶持阿兹敏上位;就因如此,阿兹敏无视盟友和基层的反对声浪,执意挽留伊党,不敢开罪于将他送入豪门的『恩人』。」

他抨击,阿兹敏虽挂名署理主席,实际上却掌握大权,为了保住雪州政权的光环以及一州之首的风光,而在「与伊党断交」的事件上大打太极,迟迟不作出明确的表态。

「阿兹敏一直不与伊党断交,究竟是在知恩图报,还是另有动机?若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理应正视臂膀的诉求,尽快表态自己的立场,而不是继续纠缠不清!」

他也讽刺,在雪州拥有最多议席的行动党,多年来都只在盟党里扮演陪衬的角色,发言权微乎其微。

「就如早前,行动党党全国代主席陈国伟曾促请阿兹敏向伊党施压,但照目前情况来看,后者并没有要与伊党斩断关系的意愿,反而继续让他们留在雪州,这凸显行动党只是当家不当权的『小媳妇』。」

他说,倘若阿兹敏现在连自己党员的诉求都听不进耳,一旦入驻布城并执政中央,又怎么会看重人民的心声,舍弃自身的利益?「因此人民应在来届大选擦亮双眼,避免因所托非人而自食其果。」

黄文强:潘俭伟反中资掀仇华情绪,雪州行动党受促厘清立场

%e5%a4%a7%e6%b8%af-sungai-besar-%e9%bb%84%e6%96%87%e5%bc%ba%e5%90%8c%e5%bf%97-sdr-ng-boon-keong(莎阿南20日讯)马青雪州州团副团长黄文强指出,土著权威组织与行动党宣传秘书潘俭伟异口同声对一带一路倡议大唱反调,另遍厢的雪州政府却多番表示欢迎中资,凸显反对党的立场反复无常,为了博取廉价的政治筹码而使出危言耸听的政治把戏,企图煽动仇华情绪。

他说,潘俭伟不断追击政府招揽中资的课题,包括早前声言我国不乏世界顶级的产业发展商,指责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几乎是在「乞求」中资来马,这与雪州政府为放大一带一路中资来马的潜力,而通过《雪州工业发展大蓝图》的理念,完全是背道而驰。

「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口口声声说,雪州是全国唯一最好准备迎接中资的州属,即州内阁计划透过资金辅助设立短期课程,以便外资来马设厂时,寻觅合适的本地人才。」

「然而,身为雪州行动党主席的潘俭伟,偏偏站在反对中资的立场,除了彰显反对党议员短视与思维狭窄外,亦让该党领袖说话驴唇马嘴的形象,展露无遗!」

也是马华大港区团团长黄文强炮轰,潘俭伟称中国发展的发展商和承包商都从中国引入大马,未能让本地房产业受惠是在误导人民,企图掀起本地商家仇华情绪。

「事实上,首相在马中合作项目上,坚持使用本地供应链,确保所有项目都能惠及我国商家,再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对外公开发表声明,中国将不干预各国内政,并对各国的联营持开放态度。」

为此,他促请雪州行动党挺身交代党的立场,还是该党与雪州主席保持站在同一阵线,认同雪州在无需外资的情况下自供自足?

黄淑华: 不惊讶希盟要推行伊刑法,雪马华问行动党是否支持

Ng Siok Hwa(莎阿南18日讯)对于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公开表明,希望联盟在执政中央后仍会推行伊斯兰刑事法,对此,马华瓜拉冷岳区会妇女组主席黄淑华表示她并不感到惊讶,但她质问这是否是希盟的共同立场?而民主行动党是否也支持旺阿兹莎的言论?

黄淑华指出,如就旺阿兹莎所说,希盟一旦执政中央后将推行伊刑法,这将是关系到全民的大事,马华必须代表全民尤其是非穆斯林提出质问。

她说,希盟执政后推行伊刑法的建议是由身为公正党主席、希盟推荐的候任首相人选之一的旺阿兹莎所提出,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因此人民不能等闲视之,更必须追问以便厘清。

“首先,我要质问的是,旺阿兹莎的倡议是否已获希盟四个成员党一致通过?这是否是希盟的共同政纲?其二,行动党是否也认同旺阿兹莎的建议?如果这个建议并未咨询过行动党,那行动党何时会向旺阿兹莎提出抗议?”

“需要强调的是,在四个希盟政党当中,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个公开认同伊刑法,即诚信党、土著团结党以及公正党,换句话说,四分之三个希盟都已经表态支持推行伊刑法。”

黄淑华发表文告指出,行动党除了必须阐述是否认同旺阿兹莎的建议之外,也必须解释,为何行动党此前声称希盟并没有同意推行伊刑法,会变成如今旺阿兹莎所说的“如果希盟执政中央,依然会推行伊刑法”?

她炮轰,原以为行动党只会在选举期间才欺骗人民,没想到在非选举期间,行动党也一样以谎言蒙骗人民,所幸旺阿兹莎在大选前自揭希盟一旦执政中央后的终极目标,否则人民将继续被蒙在鼓里。

“也许希盟内部还有很多已经内定但并未公布的政策,这些政策或许会对人民带来不利冲击,推行伊刑法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不知道行动党还有多少事情在隐瞒着曾投过票给他们的选民。”

她认为,推行伊刑法将摧毁贯彻世俗制的马来西亚,而伊刑法是不可逆转的一套刑法,为了捍卫联邦宪法,人民在下届大选切不可支持任何一个希盟候选人,以免国家毁于一旦。

郑耀民:雪州政局混乱遗弃人民,各党自相残杀四分五裂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18日讯)雪州执政党目前的乱局,是来届大选最重要的一个借鉴,一个州都做不好,妄论入主布城!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表示,人民当初选择票投民联,就是相信这个联盟能为人民带来改变,现实却完全不是那一回事。

「这些年来,这些政党都各有议程地企图扩展政治影响力,为争权夺利下重功夫,相反地忽略了民之所欲,雪州各项民生问题皆一一浮上枱面,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以行动党为首的多位党领袖,更是一再以各种毫无根据的流言,抹黑中央政府,力阻外资尤其是中资来马,更是居心叵测。大家都知道,让外资却步对国家经济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而目前的希盟却乐此不疲,尽做些毫不惠益人民的脏事!」

郑耀民说,希盟的入主布城大计,只为一心倒政府,但对于国家建设,根本没有方向,更妄论有什么计划。

「一个力阻外资来马的政权,对于国家未来有何助益?只会让国家经济一再倒退,槟城和雪州这几年有多家外资大厂选择纷纷撤资,造成州内成千上万人失业,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指出,人民当初委讬的民联,如今已四分五裂,在下届大选还没来临之前,就只忙着自己打自己人,州行政也受到了直接影响,人民的福祉更无法获得保障!

「联盟已把人民遗弃,让他们继续执政就会让乱局延续,一个没有共同纲领和方向的联盟,绝对无法带来任何建设,所以我们在下届大选时也应该遗弃这样的投机联盟,不要再让雪州出现乱局!」

《雪州政府根本无意和伊党断交》

Wong Yee Ping(梳邦15日讯)针对日前伊斯兰党雪州联委会主席沙烈汉慕基表示,伊党坚决继续留在雪州政府是为了要防止民主行动党做坏事,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雪州马青宣传局秘书黄毅斌抨击雪州三党不要再当雪州选民是愚民了,他表示民主行动党秘书林冠英早前表示民主行动党续留在雪州政府是为了要防止伊党做坏事,现在伊党又说要防止民主行动党做坏事,他表示民主行动党和伊党分明就是藕断丝连,眷恋官位,更甚的是他质疑雪州三党根本是在当雪州选民是愚民,所谓的断交根本就是在演戏,毫无诚意要断交,只是为了来届大选而演出的一套戏码。

黄毅斌也表示雪州政府断交的戏码从两年前就开始演出,一直演到今天还欲断难断,藕断丝连,讲到底还是眷恋官位,更有可能只是假意要断交,而今天沙烈汉慕基的言论更加印证了三党根本无意要断交,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呼吁雪州选民在下届大选中用手中的一票给于他们一个教训,好让希联和伊党知道雪州的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愚民任由他们摆布。

~黄毅斌(马华梳邦区会宣传局主任兼马青雪州宣传局秘书)

拿督郑有文博士:巴生第三大桥一拖再拖,促市议会正视安全疑虑

%e9%83%91%e6%9c%89%e6%96%87%e5%8d%9a%e5%a3%ab2(莎阿南15日讯) 马华巴生区会副主席拿督郑有文博士抨击,原定3月杪启用的巴生第三大桥通一再延期,巴生市议会却未做好安全措施,以致迫不及待的驾驶人士擅自闯入,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巴生市议会和雪州政府责无旁贷!

日前,巴生第三大桥沦为飙车场,每当入夜就有成群结队的年轻人在平坦和无车的大桥上奔驰,若情况不加以制止必然构成安全问题,所幸巴生北区警方展开「摩哆特别行动」,在第三大桥上逮捕110名飙车骑士,才让情况受到控制。

「追根究底,巴生第三大桥会沦为飙车场,就是因为工程一再拖延,从原定3月中旬通车,一拖再拖到3月杪,各种理由层出不穷,如今已接近5月杪,工程进依旧停在“这么近,那么远”的97%,眼看通车日遥遥无期,民众才会偷偷进入使用,到了夜晚甚至成为飙车族的非法竞赛场地。」

也是巴生国会选区协调员拿督郑有文博士强调,巴生第三大桥原为国阵政府,为了舒缓巴生区严重交通阻塞问题,而推出的惠民政策,惟308大选失去政权后,苦无施政权力推动计划,民联政府也了解此计划的重要性,并在2012年才接手处理,5年后仍无法顺利完工,也让人对民联或如今的希联政府执行能力感到怀疑。

「无论工程拖延原因为何,市议会仍需确保工程安全性,驾驶人士因疲于应对日渐严重的塞车问题,才会铤而走险,冒险移走障碍物,使用巴生第三大桥,因此市议会理应劝说驾驶人士,对冥顽不灵者开罚单,并尽快完成工程,才是真正以民为本的执政方针。」

拿督黄祚信: 对伊党断交议决视若无睹沦懦夫,促解散雪州政府与国阵正面交锋

Ng Chok Sin 02(莎阿南15日讯)马华雪州秘书拿督黄祚信炮轰,雪州执政党将伊斯兰党与公正党断交的议决视若无睹,继续保持联合执政的合作关系是一种懦夫行为,若四分五裂的雪州执政党,为了保住政权而没胆解散州内阁,接受人民的裁决,应立即交出政权,还政予民!

他指出,随着伊党长老会批准伊党大会通过的提案,与公正党一刀两断后,公正党和土团党却不死心,高调表态欲继续与伊党谈判,期盼能从修复好,而早前声言与伊党斩断关系的行动党,却在此时痴痴地成为陪跪角色,不敢吭声。

他说,既然伊党已成敌人,希联更曾断言少了伊党并不会影响雪州政权,那他们有无数个理由驱逐伊党,并且会得到大部分选民和支持的赞同。

「然而,公正党秘书赛夫丁却说,目前该党正与伊党谈判,避免大港补选再次重演,而土团党策略局主任莱斯胡申也证实,土团党还没放弃与伊党的谈判机会。」

「至于行动党非但没有提议驱逐伊党,该党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日前更赞同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无需开除伊党行政议员的做法,因为现有议员遵从民联2013年大选政策纲领,加上大选将近,所以没有重组州内阁的需要。」

「然而,如今三党决裂,就连当初合作的协议都已经打翻了,试问要公正党和行动党要如何约束伊党议员遵守纲领?既然彼此都已形同陌路,要怎么谈论州内阁政策并且继续执政?尤其是希联最大反对党的行动党,毫无政治尊严和当机立断的勇气谋略,这种联盟一旦执政中央,该如何与各国进行外交谈判?」

同时,他也提及,由土团党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在受访的3000选民中,共有44.4%支持伊党,彰显大马选民最爱的是伊斯兰党,这有赖于行动党在第13届大选宣扬「支持伊党等于支持行动党」的口号太深入民心,因此,雪州执政党在来届大选失去政权,也是反对党咎由自取!

「雪州执政党四分五裂,不敢解散州政府,如果他们没有担当接受人民的裁决,并且执行人民的委托,理应立马交出政权,还政予民!」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