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祚信:重建码头与美化乃两项工程,欧阳捍华混为一谈混淆视听

Ng Chok Sin 02(莎阿南30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解释,为何已经建竣的新丹绒士拔情人桥码头至今仍不开放让当地渔民及渔船使用,非要把两家海鲜餐馆拖下水不可?

拿督黄祚信指出,两家被拆除的餐馆其实距离情人桥码头有一定的距离,两家餐馆其实并没有阻碍当局重建情人桥码头,而重建码头的工程在过去一年来也未因为餐馆的存在而受到影响。

他不解,为何欧阳捍华会在本月23日的记者会上,声称两家餐馆阻碍码头重建工程,并且导致相关工程延误。事实上,码头重建工程一直都顺利进行,目前可以随时开放使用。

“欧阳捍华把重建码头工程和美化工程混为一谈,其实这是两项不同的工程,承包商也不一样,但是欧阳捍华却故意把码头重建工程与美化工程捆绑起来,让外界以为餐馆阻碍码头重建工程。”

“欧阳捍华自己也曾经透露,码头完工后会移交给雪州水利灌溉局,而美化后的小贩中心移交给瓜冷县议会,也证明了两个工程是隶属不同部门,为何欧阳捍华此前没有厘清这些疑云?”

拿督黄祚信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发表文告抨击,欧阳捍华明显是以码头是公共利益为幌子来掩饰美化工程当中所涉及的利益,哪怕是州政府利益或个人利益,两家经营多年的餐馆就此不幸成为欧阳捍华为美化工程护航的牺牲品。

“欧阳捍华美其名说码头是公众以及当地渔民所使用,并暗示不愿拆除的餐馆业者自私自利,明显具有煽动村民憎恨餐馆业者的嫌疑,这种在村民之间挑拨离间的手段,没想到竟然出自堂堂行政议员的嘴里!”

他促请欧阳捍华出示码头重建工程以及美化工程的所有详情,包括两项工程的承包商名单、涵盖范围、工程期限等等,让民众判别这到底是同一项计划,抑或是完全不同性质的工程。

Advertisements

拿督黄冠文捐赠棺柩 让原住民亡者入土为安

BB 20170629日前疑因在河边捕鱼而被洪水急流冲走的乌雪新古毛敦拉萨村原住民遗体已被寻获,遗体送往双溪毛糯医院解剖后将被送返家园安葬。

新古毛选区协调官兼马华乌雪区会主席拿督黄冠文就此不幸事件日前曾与区会执委一道登门慰问亡者家属,不料昨日就接获通知该失踪的原住民遗体已被寻获。

“我被通知遗体寻获的同时,家属也表达希望有一副棺柩可安葬亡者,我二话不说即允诺会捐赠一副棺柩,好让亡者入土为安。”

透过该原住民新村村长巴丁阿苏的协调,黄冠文于今日早上偕同区会秘书刘国为及执行秘书凌云英把该副棺柩送抵亡者家门前,待遗体送返家后即可入棺随即运上山安葬。

亡者遗孀对拿督黄冠文捐赠棺柩的善举感激不已,谓其亡夫能够得到一副棺柩安葬而感到欣慰。

亡者也遗留下五个年幼的孩子,黄冠文表达深切慰问之余,也表示若还有其他需要,他必尽力给予协助。

强拆后在伤口撒盐,火箭良心值几文钱?

Gan Kang Kai马青总团宣传局副主任颜康凯炮轰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在处理丹绒士拔餐馆强拆事件上的粗暴做法,不但没有给予业者实际的帮助,还在发生强拆事件后,颠倒是非二度伤害受影响的餐馆业者;此举简直是在伤口上撒盐!

也是马华梳邦区会新媒体局主任的颜康凯怒斥,“由人民选出来的州政府,竟然把人民当粪土!”

颜康凯批评这位火箭行政议员对受影响餐馆业者的承诺,简直与废话没两样;诺言不但没有兑现,事后还大言不惭的耍官腔威胁业者乖乖就范。这种可恶的行为,让人民见证火箭狰狞的真面目,那就是一朝得志语无伦次。

“像这样的火箭领袖,如果还有一点良心,那良心还值几文钱?”,颜康凯质问。

更可恶的是,那些一心只想上位的火箭小喽啰市议员,竟然利用此事捞取个人利益,发表泼妇骂街、毫无根据的言论肆意诋毁为民请命的马青总团长拿督张盛闻副部长;可见火箭由上至下确实不缺低劣素质的党干部,个人利益摆中间,人民权益丢一边。

向来关注网上动态的颜康凯警告,“凡走过必留痕迹,我已不止一次通过法律途径对付那些不负责任的发言者,若再造次,迟早一定自食其果!”

“在国阵执政雪州期间,丹绒士拔餐馆几十年来都能顺利营业;雪州政权落入已故民联(现称希盟)手里不到数年光景,就发生州政府欺压老百姓的不幸事件。试想想,要是国家政权落入希盟手里,人民的未来哪还有保障?”

颜康凯希望雪州人民能从希盟雪州政府强拆丹绒士拔餐馆事件中,看清希盟无能的一面,人民的利益只是希盟砧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

阻止霸权肆虐的最有效途径,就是不要支持霸权者当政府;因此,颜康凯希望雪州人民在大选中做出明智的选择,让马华的候选人成为州议员,唯有这样才能在雪州议会为民请命及制衡霸权的希盟。

拿督黄祚信:重建码头与美化乃两项工程,欧阳捍华混为一谈混淆视听

Ng Chok Sin 02(莎阿南28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解释,为何已经建竣的新丹绒士拔情人桥码头至今仍不开放让当地渔民及渔船使用,非要把两家海鲜餐馆拖下水不可?

拿督黄祚信指出,两家被拆除的餐馆其实距离情人桥码头有一定的距离,两家餐馆其实并没有阻碍当局重建情人桥码头,而重建码头的工程在过去一年来也未因为餐馆的存在而受到影响。

他不解,为何欧阳捍华会在本月23日的记者会上,声称两家餐馆阻碍码头重建工程,并且导致相关工程延误。事实上,码头重建工程一直都顺利进行,目前可以随时开放使用。

“欧阳捍华把重建码头工程和美化工程混为一谈,其实这是两项不同的工程,承包商也不一样,但是欧阳捍华却故意把码头重建工程与美化工程捆绑起来,让外界以为餐馆阻碍码头重建工程。”

“欧阳捍华自己也曾经透露,码头完工后会移交给雪州水利灌溉局,而美化后的小贩中心移交给瓜冷县议会,也证明了两个工程是隶属不同部门,为何欧阳捍华此前没有厘清这些疑云?”

拿督黄祚信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发表文告抨击,欧阳捍华明显是以码头是公共利益为幌子来掩饰美化工程当中所涉及的利益,哪怕是州政府利益或个人利益,两家经营多年的餐馆就此不幸成为欧阳捍华为美化工程护航的牺牲品。

“欧阳捍华美其名说码头是公众以及当地渔民所使用,并暗示不愿拆除的餐馆业者自私自利,明显具有煽动村民憎恨餐馆业者的嫌疑,这种在村民之间挑拨离间的手段,没想到竟然出自堂堂行政议员的嘴里!”

他促请欧阳捍华出示码头重建工程以及美化工程的所有详情,包括两项工程的承包商名单、涵盖范围、工程期限等等,让民众判别这到底是同一项计划,抑或是完全不同性质的工程。

拿督黄祚信:舆论霸凌污蔑受害业者不公不义,州政府须保证业者续供原味佳肴

Ng Chok Sin 02(莎阿南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强调,任何将受害业者归咎为阻碍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重建进程的指责,都是对业者有欠公平及不人道的谬论。

拿督黄祚信指出,雪州政府及行动党支持者不应将情人桥的重建与当地美化工程捆绑混为一谈,进而变相绑架了已被强拆的两间海鲜餐馆业者,指责业者霸占公家地段,阻碍当局重建情人桥,损害丹村渔民的利益。这是非常误导性和没有根据的。

“我要强调的是,海鲜餐馆与情人桥的重建根本没有直接关系,雪州政府当局强拆餐馆,是因为要进行额外在岸边的美化工程。

“而为什么当局无视业者上诉权利就执意强拆餐馆?为什么急着开展所谓的美化工程?为什么要将重建情人桥的单纯事件搞到如此复杂的项目?为什么可以将原本项目判给承包商及举办动土礼后一改再改计划?这些问题,都有待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正面回答。”

拿督黄祚信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他今日再度发文告声援受害业者,以及谴责欧阳捍华说辞反复,不正面回应问题,更动员网络枪手污蔑受害业者,将受害业者描绘成自私自利、阻碍发展的利益之徒。

“马华是出自于道义,提供业者法律援助,为业者发声,监督州政府的不公、不义,结果也被行动党人乱扣帽子,指马华捞取政治资本,更指业者接受马华援助是‘罪有应得’,这种无理、无赖抹黑的舆论压力,真正反映行动党的舆论霸凌文化。”

拿督黄祚信表示,既然现在餐馆已被拆除,业者也无奈提出愿意重返原地经营的申请,马华只希望雪州政府保证,尽快安顿业者在临时地点经营生意,以及向业者保证在原址重新开张的餐馆,能继续提供非清真的海鲜佳肴,保持餐馆数十年的风味原貌。

拿督林祥才: 吁雪州人作海鲜餐馆业者后盾,纵容雪州政府强拆将后患无穷

Profile Pic 2(莎阿南2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呼吁雪州人民不要对雪州政府强拆丹绒士拔两家海边餐厅事件袖手旁观,反而应成为受害业者的后盾,集体向雪州政府及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施压以便给予业者交代。

拿督林祥才指出,两家海鲜餐馆自上周被雪州政府强拆夷平至今,雪州政府、欧阳捍华以及全体行动党雪州国州议员皆选择冷处理此事件,不针对此事发表立场也不回应,显然是在寄望课题冷却下来。

他说,强拆餐馆事件发生后,行动党的网上红豆兵军团立刻标签业者是霸占土地的流氓,意图为雪州政府漂白其强拆行动,而其他行动党国州议员不发一言,这种集体缄默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

“换作是国阵政府强拆餐馆,行动党的议员们早就拉大队到现场以肉身挡拆店大队,还会举大字报为业者控诉。但现在雪州政府迫害餐馆业者,这些行动党的议员们就噤若寒蝉。”

“我呼吁雪州人民一起为餐馆业者发声,向雪州政府及欧阳捍华施压,促请他必须兑现为业者寻找暂时性营业地段及重建餐馆的承诺。我们不会知道,下一个商店被拆的人会轮到谁。”

也是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拿督林祥才发表文告说,雪州政府已经向人民展示了他们胆敢在一夜之间就能把经营40年的餐馆夷平,以此类推,雪州境内任何一个仍在使用临时地契营业或居住的人民,都会有被雪州政府逼迁强拆的潜在风险。

他解释,这就是为什么雪州人民在这个课题上必须团结一致,勇敢为餐馆业者挺身而出,如果这起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这个希盟雪州政府往后将会更肆无忌惮以征用土地作为发展之名,任意强拆民宅商店。

“丹村两家餐馆业者在与州政府的角力中输了,手无寸铁的业者肯定敌不过掌权的雪州政府与财雄势大的发展商,雪州人需要站在同一阵线,对抗这个已经丧失CAT原则的州政府!”

拿督黄祚信:雪州CAT已名存实亡,不透明施政害苦人民

Ng Chok Sin 02(莎阿南21日讯)雪槟希盟两州在308后大力推行的“CAT”,如今已是名存实亡!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随着近年来发生的一连串课题,显示无论是槟州或者雪州政府,早已失去当初“CAT”的施政原则,即缺乏诚信(Credibility)丶公信力(Accountability)和透明度(Transparency)。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的他说,在第二次获得人民委托组成政府后,希盟政府已完全失去当初的原则,违背对选民的承诺,以致在推行各种政策都以人民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我们已看不到所谓的以民为本,不见与人民共商决策,反而一意孤行地推行,槟城的强行拆迁,以及雪州近日发生的情人桥事件,就是最佳例子。”

他指出,以森州乌鲁沉香木屋区事件为例,发展商兼地主在高庭赢了官司,还是允许行动党的律师团继续上诉,最后才来执行拆除庭令;反观雪州政府,在餐馆业者仍在上诉期间,就强行来拆除,雪州政府还不如私人发展商来得人道!

“很遗憾的是,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指两宗案件性质不同,情人桥事件涉及公众利益,难道拆木屋就是涉及个人利益?这等自圆其说的标准,除了是为雪州政府开脱,实在想不出别的说法。”

他说,情人桥从开始美化工程至今,工程内容一变再变,其中存有的隐议程和猫腻,雪州政府至今仍无法清楚交待。

“在一切仍未明朗,甚至已承诺的土地重建都可以变卦,叫业者如何能相信州政府,把辛苦数十年的家业拱手让路发展?”

黄祚信说,追根究底,就是因为雪州政府的不透明,才会演变成今日的情人桥事件,而且,我很肯定,这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宗!

拿督黄冠文:州政府征地应妥善安置受影响人士

拿督黄冠文雪兰莪州丹绒士拔着名地标情人桥旁的两间餐馆在毫无预警下,于本月16日早上遭瓜冷县土地局官员拆除,被夷为平地,令人觉得婉惜!

事发当日,发生了餐馆业跪地哀求,淋火水砸头,力阻土地局官员拆除建筑物的场面,但是官员却不为毫不留情,将两间拥有几十年历史的餐馆夷为平地。

其实,法律不外乎人情,土地局官员不应该如此冷酷,更何况业者已经做出让步,要求多一天的时间,以让他们有时间能够自行搬迁。

椐我了解,丹绒士拔情人桥因长期遭风吹雨打和海水侵蚀,加上年久失修,在2013年6月25日突然坍塌,后来雪州政府答应拔款重建,而重建工程在2015年启动重建工程。

有关重建工程也涵盖了情人桥附近的两家海鲜餐馆和一座庙宇。而雪州政府也同意在重建期间,餐馆业者可以继续营业,直到工程竣工后,才搬迁到新地点营业。

后来,雪州政府也曾口头上答应餐馆业者另拨出两块地段安顿他们,惟至今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事实上,根椐一般的程序,州政府若要征地另做发展用途,应该妥善安排受影响的业者或居民,并且做出合理赔偿,然后再进行拆除及发展工程,这样才能达致双赢。

拿督黄祚信:限餐馆业者两周申请重回原址,雪马华炮轰欧阳捍华威胁业者

(莎阿南20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驳斥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放话限令丹绒士拔两家被拆餐馆业者在2周內以书面向县议会申请,在美化工程竣工后重返原地营业,这显然与当初答应业者的条件大相径庭。

拿督黄祚信质问欧阳捍华,从现在开始到所谓的美化工程竣工,到底耗时多久?而在此期间内,两家餐馆该在哪里营业?当初欧阳捍华答应业者的条件为何与现在南辕北辙?

他说,欧阳捍华昨天促请业者必须在两周内以书面申请,在工程竣工后重返原址继续营业,否则将开放让其他人申请相关的营业单位,这显然是在威胁业者。

“雪州政府当初答应业者,会拨出两块沿海土地供重建参观,请问这两块土地如今在哪里?就算州政府最后愿意拨地,在重建期间,餐馆该在哪里营业?如果没有地点营业,请问谁来负责两家餐馆整百名员工的收入?”

“我要揭穿的是欧阳捍华对业者反反复复的口头承诺,到最后一项也没有实现。甚至在州政府以强硬手段铲平餐馆后,还说州政府对业者‘仁至义尽’,请问州政府的‘仁’和‘义’表现在哪里?”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说,两家餐馆在被拆除前已经经营了40年及20年,在国阵执政雪州期间都相安无事,为何在民联执政短短9年就发生这种强拆事件?是否一名行政议员就有权利碾压平民商家?

他指出,欧阳捍华指控两家餐馆是非法经营,但是导致两家餐馆沦为非法的,却是州政府本身。雪州土地局先驳回业者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的更新申请,县议会再吊销他们的营业执照,整个事件都是州政府在自导自演。

“由始至终,业者都没有反对当地的美化工程,但州政府有欠妥当的安排才是业者拒绝搬迁的主因。欧阳捍华无法给出黑纸白字让业者搬到新地点,后来又改口叫业者搬回美化后的原址,在在显示欧阳捍华反覆其舌。”

拿督黄祚信:促请欧阳捍华别再畏缩,应具政治勇气面对业者

拿督黄祚信(前排左4)促请欧阳捍华应勇于面对拆迁事件的受害者

拿督黄祚信(前排左4)促请欧阳捍华应勇于面对拆迁事件的受害者

(莎阿南19日讯)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别再缩头缩脑,应展现为政者的责任及勇气,与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拆迁事件的受害者见面。

拿督黄祚信说,雪州政府当局绝不能以为强拆了丹村情人桥两间海鲜餐馆,事件就能告一段落。有关单位尤其是欧阳捍华,还欠受害业者及人民一个交代。

他指出,欧阳捍华不能只是以“业者反反复复,还将事件带上法庭”为由,就将自己曾经对业者许下的承诺一笔勾销。

“其中一间餐馆的业主李俊祥质问欧阳捍华,当初承诺的那2片地到底在哪?该2片地是否合法?拆除餐馆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问题欧阳捍华必须回答。”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今日发文告表示,根据强拆丹村情人桥海鲜餐馆事件的记录,根本是欧阳捍华不负责任信口开河在先,导致后来业者发现可疑,才会捍卫本身的权益毅然不搬走。

“一开始信任行动党、支持民联的餐馆业者欣然答应接受欧阳捍华开出的优渥条件,但两年过去却一直得不到有关条件的官方书面保证,还承诺变质,从开始的两家餐馆各有一块地,变成共用一块地,原地美化后所谓优先申请也还需要州政府考虑批准以及竞标,业者才发现欧阳捍华当初说的都是甜言蜜语。”

拿督黄祚信说,现在餐馆已经被强行拆除铲平了,欧阳捍华不应该再畏缩,只通过媒体喊话,通过网络枪手在网络抹黑业者。

“李小龙说过,一旦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便会畏缩。欧阳捍华你为什么害怕面对业者?害怕面对马华三翻四次提出的辩论挑战?是不是自知理亏?”

他促请欧阳捍华,是时候发挥为政者应有的勇气及承担,与业者面对面商讨完善的处理方式,雪州马华站在道义的一方,也会欢迎雪州政府完美解决此次事件。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