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陈浩坤:雪槟两州扼杀谋生权,行动党为渔民公敌?

BK Tan 4 - Copy(莎阿南29日讯)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拿督陈浩坤抨击行动党执政当局是否与讨海为生的人民过不去,无论在雪州还是槟州,为求发展目的不惜牺牲讨海人的谋生权益。

拿督陈浩坤说,渔民讨海为生是一份非常辛苦的职业,收入不稳定,而且收获丰寡也影响市场价格,老百姓的生活开支。因此,政府应该尽量协助渔业的发展,而不是处处打压处处扼杀渔民的谋生环境。

他指出,在雪州刚刚发生吉旦岛渔场被雪州政府征收超高额的地税,从每年的数百令吉暴增至10万令吉,事件曝光后引起哗然,最后州政府才澄清指是场误会,重新调整计算方式才令风波暂告一段落。

“远至同样是行动党执政的槟州,州政府为了进行斯理丹绒槟榔第二阶段填海计划工程,硬硬邀请受影响的渔民出席援助金颁发仪式,结果渔民领了援助金后才知道那是接受州政府填海的赔偿金。”

拿督陈浩坤也是马青巴生区团署理团长说,行动党政府没有进行专业的环境评估、没有对受影响的当事人进行合理的安顿,更令人愤慨的是,在处理安顿受影响人的过程极致阴险、忽悠。

“受影响者已是很可怜,但更悲催的是,遇上行动党,受影响者被压迫成为受害者。”

他表示,在丹绒士拔情人桥强拆海鲜餐馆风波上,行动党也是如出一辙,答应了餐馆业者临时安顿地点现在还在生草,两间餐馆数十名员工至今陷入没有收入的窘境。

他还透露,兴建好的情人桥迟迟不开放让渔船使用,情人桥一带因为雪州政府没有按部就班规划以及鲁莽强拆行动,搞到兴旺的光景不再,渔民都非常期待能再次使用情人桥,村民也希望州政府能先开启情人桥,好吸引游客再度光临丹村。

“但我们看到的是,行动党根本没有把渔民、老百姓的利益看在眼里,无论是在雪州还是槟州,他们只会牺牲渔民、餐馆业者、棺材店业者的谋生利益,来搞好他们的形象工程。

Advertisements

“沙登非法赌博中心猖獗林立,欧阳捍华卸责失责应被谴责”

拿督廖润强(左4)谴责欧阳捍华完全推卸责任给警方。左3起为郑东和、邓金来。

拿督廖润强(左4)谴责欧阳捍华完全推卸责任给警方。左起为吴军龙、吴垡兴及郑东和;右起为罗群英、方玉琴及邓金来。

(沙登28日讯)自古有“做贼喊抓贼”,当今雪州则有一州父母官欧阳捍华,施政不当引发恶果,还得向衙门求助的“自我打脸”笑话典范。

欧阳捍华日前自揭雪州多个县区“黄、赌、毒”社会问题严重,尤其是非法赌博中心或马机店泛滥的现象令其非常担忧,进而到沙登警局报案,要求警方协助解决问题。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今日召开记者会时指出,欧阳捍华此举无疑除了是在自我打脸及往槟州首长林冠英挂了一巴掌,自曝其短之余,更显示出民联雪州政府的施政出现了严重弊端。

他说,无论是欧阳捍华在雪州州议会上公布的数据,或是内政府向国会提呈的数据,雪州政府批准家庭娱乐中心执照,数量之多占全国之冠。位居第二的这是槟州政府。

他质问欧阳捍华身为雪州行政议员,是否有督促地方政府严格审查这些所谓家庭娱乐中心,到底是在经营怎么样的玩意儿。

“我们都知道在住宅商业区林立的娱乐中心,门面被遮得非常隐秘,根本看不见店里头的情况,门口还有人看守及安装闭路电视,试问欧阳捍华以及县市议员们,难道你们认为这些中心没有问题?”

廖润强说,欧阳捍华及行动党的红豆兵之前一直把实属州政府管辖的水利灌溉局、公共工程局“中央化”,现在发放家庭娱乐执照的权限,估计他们也不能抵赖那是中央政府的责任。

“欧阳捍华去警局报案,企图把这些社会问题的责任推向中央政府,但很明显的,促成今日乱相,非法赌博中心泛滥的,就是雪州政府本身!”

廖润强认为,欧阳捍华应针对他提及的沙登这四大祸害拟出解决方案,这是雪州政府的责任,也是州行政议员的责任。如果行政议员只须负责召开记者会然后报警,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出任行政议员了。

“马机店和卖淫活动使用的是商业单位,这些单位的营业准证是否地方政府核准及发出,绝对是在雪州政府的权限。如果地方政府可以那么勤劳扫荡街上的非法小贩,为何不能以同样的效率扫荡马机店和卖淫场所?

“欧阳捍华应该先找出地方政府执法不严的原因,并且交代为何地方政府执法组无能遏制这些非法活动,而不是召开一个记者会就把所有责任推给警方。”

廖润强揶揄拥有执法单位的雪州地方政府其实有权力展开取缔,如同他们非常擅长对付“没有营业执照及没有地契的海鲜餐馆”那样,在这方面,欧阳捍华可说是表现非常特出。

“如果欧阳捍华拿出勇气及决心,像几个星期前铲平丹绒士拔两家海鲜餐馆般,铲除掉沙登区内及雪州境内的非法赌博中心及卖淫中心,试问还有谁敢在沙登及其他县区开设非法赌博中心或卖淫中心?”

他促请欧阳捍华不要欺善怕恶,只敢对付平民商家而不敢得罪犯罪集团,既然欧阳捍华已经掌握了不少非法赌博中心的地址,就应该带队前往取缔!

“在此之前,欧阳捍华应该要对雪州的黄赌毒问题越趋严重而向雪州子民公开道歉,因为在欧阳捍华及希盟雪州政府的无能施政下,才会导致这些社会问题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陪同廖润强召开记者会的马华领袖有吴军龙、吴垡兴、郑东和、罗群英、方玉琴及邓金来。

陈志忠:12雪州执法单位或可疑申报,雪马华:欧阳捍华应展开调查

%e9%99%88%e5%bf%97%e5%bf%a0(莎阿南27日讯) 马青沙登区团稽查陈志忠促请雪州政府,尤其是掌管地方政府的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关注关税局指控12个雪州地方执法单位提呈可疑消费税申报表的课题,并查明当中是否涉及舞弊。

他说,欧阳捍华应对这12个地方执法单位展开调查,鉴定是否有官员私自把不应征收消费税的物品纳入进项税,并把该税务纳入申报表,借此向关税局追讨退税。

他认为,如果有多达12个地方执法单位同时犯下这个错误,欧阳捍华更必须查明这是无意还是人为的,当中是否有人暗中操控这12个地方执法单位这么做?否则为何会同时有这么多执法单位同时出错?

“最近,欧阳捍华掌管的地方政府可谓错误连连,此前的一连串行政事务已经凸显了欧阳捍华办事不力的特点,如今他掌管的地方政府又被关税局揭发提呈可以消费税申报表,更在欧阳捍华的履历表上增加一笔坏账。”

“我也促请急着表现自己的行动党无拉港州议员黄田志不要那么焦急为欧阳捍华出头,毕竟现在可能是12个地方执法单位出错,黄田志主动揭露关税局拖欠退税,最后一旦查明是12个执法单位犯错的话,那等于自曝其丑。”

陈志忠是针对关税局总监拿督斯里苏博玛廉日前指出,12个雪州地方执法单位因提呈可疑消费税申报表,导致当局无法支付地方政府超过3600万令吉的消费税退税款,发表文告这么表示。

黄田志此前揭露,关税局拖自去年9月开始欠雪州12个地方执法单位多达3618万令吉的消费税退税款项,但苏博玛廉强调,关税局不是拖欠,而是扣押该税款,因为其所提成的申报表有可疑的地方。

陈志忠说,其他州属并没有发生消费税申报表出现可疑的事件,而雪州竟然有多达12个地方执法单位涉及,欧阳捍华掌管的行政议员职位也顺理成章荣获“最会犯错的行政议员”大奖。

“雪州各地方政府在欧阳捍华的领导下,表现可谓每况愈下。欧阳捍华之前还自爆雪州各地越来越多非法赌博中心、卖淫场所,却不知道这些非法活动所使用的商业单位皆属地方政府管辖,还要把责任推卸给警方,其表现是否及格,可谓一目了然。”

拿督廖润强:欧阳捍华立双语路牌为形象工程,普通路牌一个造价千元令人咋舌

liew-yuen-keong-01(莎阿南26日讯)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质疑沙登新村新竖立的双语路牌造价,是否如同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所说的一个要价1000令吉。

拿督廖润强说,欧阳捍华日前带媒体参观沙登新村新竖立的双语路牌是指出,市议会共耗资8万令吉,在新村安装83个路牌,如此推算,一个路牌平均造价1000令吉。

他质问,欧阳捍华在沙登新村花了8万令吉更换双语路牌,这计划是否有经过透明、公开的招标程序,毕竟一个几乎毫无科技含量的路牌要价1000令吉,也实属令人匪夷所思。

“这些只不过是普通的路名铁牌,是否要1000令吉一个,很令人怀疑。”

拿督廖润强今日发文告指出,欧阳捍华喜滋滋的宣称沙登是最多双语路牌的新村,只不过是欧阳在应对即将来临的大选所做的形象工程。

他说,沙登村民对于路牌有华文字确实感到很亲切,因为这也是马来西亚华人在马哈迪、安华、慕尤丁等沙文主义政客主政时代,华文遭受打压而来的期待。

“但我们也很遗憾的是,这双语路牌也成了行动党在大选前后,当做来讨好华人的政治权谋计划。”

他指出,雪州民联政府在2008年执政时就宣布要在华人地区竖立双语路牌,结果这一等就是9年。

“要不是欧阳捍华最近频频施政失误,在雪州治理无方导致四处民怨沸腾,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匆忙做双语路牌来转移视线讨好选民。”

“身为掌管地方政府、华人新村事务的欧阳捍华,在本身选区沙登新村的服务、管理不及格,关乎村民切身利益的大街交通、古腰河整治及休闲公园维护等课题做不好,反而只会施展雕虫小技弄弄路牌来讨好村民,沙登村民务必看清欧阳捍华的伎俩。”

颜康凯:槟政府机关涉买假奖项,火箭州政府公信破产!

BV 20170726继闹出“火箭党选怪罪微软Excel出错”的国际笑话后,由火箭领导的槟州政府再度被揭发疑似涉及贴钱买假奖项的丑闻,让马青全国宣传局副主任颜康凯不禁感叹,“火箭经手的事,还有哪件是诚实的?”

槟岛市政厅及威省市政局乃隶属槟州政府两大最重要的地方行政臂膀,管理着纳税人数以亿计的庞大公供资产,涉嫌向一个由乌克兰商人父子成立的组织,购买虚荣的造假奖项;作为槟州政府的最高地方管理机关,竟然闹出这么离谱的丑闻,实在丢尽槟州人民的颜面!

自火箭上台后,打着“诚信、问责及透明”CAT口号的槟州政府,经过短短数年的岁月洗礼后,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那只CAT,是一只不折不扣,专门招摇撞骗的猫。为了给火箭候选人骗取选票,这只猫什么造假手段都耍得出。

颜康凯指出,由火箭槟州政府闹出的这项丑闻,让升格为市后成立的槟岛市政厅与第一任槟岛女市长沾上污点,火箭就是这个污点的罪人。

也是梳邦马华区会新媒体主任的颜康凯批评,“槟州政府对于这个丑闻的处理手法,明显在敷衍了事,这从曹观友行政议员的回应就能见端倪。坦白说,我不对槟州政府的调查奇以厚望,因为官腔式的回应,早已暴露槟州政府官官相护的处事作风。”

颜康凯谴责,“这种典当诚信的丑事,是个严重的问题,槟州政府不汤不水的应对态度,根本就没打算给蒙羞的槟州人民一个交代。”

颜康凯揶揄,“当国阵执政的其他州属都已签署反贪宣言后,槟州政府却借口多多,迟迟不愿签署,原来是沉溺在大搞猫腻;因此担心签署该宣言后,等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

颜康凯希望随着这项丑闻被揭发后,选民能更理智的看清楚火箭的丑陋真面目,什么“诚信、问责及透明”等口号,只不过是火箭骗取选票的谎言而已,因为上台后的火箭,摆明“讲一套做一套”,毫无诚信可言。

陈松霖:皇家警察签署“反贪宣言”,树立良好廉政典范。

TAN SEONG LIM 01马华格拉纳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表示,皇家警察签署“反贪宣言”充分显示积极打击贪污滥权的决心,同时也为制服部队树立良好的廉政典范。

他指出,除了打击罪案以外,对抗舞弊滥权和维持廉政行政也是警方的责任之一。

他披露,由于警队存有害群之马,所以一直以来,公众都对警方存有不好的印象,特别是警员受贿的问题,以致警队歪风不断,更严重影响警队的声誉和形象。

他并不排除,部份涉及舞弊滥权的警员更导致打击罪案的工作严重受阻。

他认为,警方主动加入打击贪污滥权的行列,将可在打击贪污方面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他说:“贪污对国家安全是一大威胁,因为贪污不止会危害国家的财政稳定,破坏为社会经济发展所投入的努力,也将长远危害国家的道德品质。虽然贪污罪行遭受民众谴责、也是一项刑事罪行,但在很多社会依然存在贪污问题,包括警员涉贪。”

“为了让警队成为社会人士珍惜与尊重的执法部队,提升警队廉正是警队首要目标,警方不应对任何有辱警队名声的舞弊滥权行为妥协,更不让这些害群之马影响警队的服务素质。”

他建议,任何的涉及舞弊滥权的警员都应受到严惩包括被提控上庭,绝对不能姑息养奸。

陈松霖阐明,警方签署“贪污宣言”可以加强警队廉正及打击贪污犯罪行为,同时也让在前线执法的警员获得更多的来自人民的尊重。

他冀望,更多的制服部队能够效仿皇家警察,主动签署“反贪宣言”,并向“贪污滥权说不”!

他也赞扬,反贪会为警方提供最佳的平台,协助警方包括提供训练、技术资源、贪污讯息的收集、分析与交换等,让警方更有效地对抗贪污滥权。

陈松霖是对皇家警察与反贪污委员会签署“反贪宣言”一事发表声明作出回应。

副首相阿末扎希今日见证皇家警察与反贪会委员会签署“反贪宣言”,两个部门携手合作解决警队贪污滥权的问题。

陈松霖也提到,在签署“反贪宣言”后警方,警方也应准备配合反贪会对贪污滥权的调查,确保警员都保持廉政。

他强调,唯有在警方给予配合的情况下,才能达到监督警员保持廉政,同时也可在打击贪污滥权方面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他说:“警方不应该纵容任何警官涉及舞弊滥权的行为,所以应配合反贪会的调查,整顿警队的歪风。”

他有信心,在警方与反贪会的配合,警方在对抗舞弊滥权方面将可达到关键绩效指标。

拿督梁国伟:年发168张执照冠全国,始作俑者却报警喊抓贼

Leong Kok Wee(莎阿南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揶揄,自古有“做贼喊抓贼”,当今雪州则有一州父母官欧阳捍华,施政不当引发恶果,还得向衙门求助的“自我打脸”笑话典范。

欧阳捍华日前自揭雪州多个县区“黄、赌、毒”社会问题严重,尤其是非法赌博中心或马机店泛滥的现象令其非常担忧,进而到沙登警局报案,要求警方协助解决问题。

拿督梁国伟说,欧阳捍华此举无疑除了是在自我打脸及往槟州首长林冠英挂了一巴掌,自曝其短之余,更显示出民联雪州政府的施政出现了严重弊端。

他指出,根据欧阳捍华在雪州州议会上公布的数据,雪州政府批准家庭娱乐中心执照,从2015年的157张,到2016年168张,数量之多占全国之冠。位居第二的这是槟州政府,2015及2016年都发出了159张执照。

拿督梁国伟质问欧阳捍华,身为雪州行政议员,是否有督促地方政府严格审查这些所谓家庭娱乐中心,到底是在经营怎么样的玩意儿。

“我们都知道在住宅商业区林立的娱乐中心,门面被遮得非常隐秘,根本看不见店里头的情况,门口还有人看守及安装闭路电视,试问欧阳捍华以及县市议员们,难道你们认为这些中心没有问题?”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今日发文告指出,欧阳捍华及行动党的红豆兵之前一直把实属州政府管辖的水利灌溉局、公共工程局“中央化”,现在发放家庭娱乐执照的权限,估计他们也不能抵赖那是中央政府的责任。

“欧阳捍华去警局报案,企图把这些社会问题的责任推向中央政府,但很明显的,促成今日乱相,非法赌博中心泛滥的,就是雪州政府本身!

“我们没有见过一位那么无羞耻心的为官者,自己引发的社会问题,自己向警方报案,然后又说消灭社会问题权限不在自己。这简直是贻笑大方的自我打脸笑话!”

乌雪区国会与新古毛州选区携手盛办开斋节开放门户庆典

BB 20170721

拿督黄冠文与拿督卡玛拉纳登(后排正中)与各族裔嘉宾亲切合影欢庆开斋节

第一副教育部长暨乌雪区国会议员拿督卡玛拉纳登日前偕同新古毛州选区协调官拿督黄冠文于新古毛体育中心暨多元化礼堂盛办开斋节开放门户庆典,获得各族热烈响应,群众盛装出席参与其盛同庆开斋佳节。

开放门户活动从上午11时开始,拿督卡玛拉纳登与拿督黄冠文在会场恭迎陆续到场的各界人士,主办方准备了各式传统美食佳肴招待出席的群众,不同族群同胞在现场互相交流,展现一片和谐相处的融洽气氛。

拿督黄冠文致词时表示感谢国会议员一起携手在新古毛盛办开斋节开放门户活动。

“我国是个多元族群的国家,各族的文化汇融形成我国引以为傲的丰富文化特色,各族的融洽相处造就我国稳定和谐的发展,我们要鼓励下一代除了继续传承各自族群的文化特色之余,更要继续努力维系各族间融洽相处的精神,让我国多元文化世代传承,也让我们的子孙可继续生活在和谐的环境中。”

除了各族裔的各界人士,到场参与其盛的还有各别国阵成员党的领袖、乌雪县各个政府机构的官员以及乌雪区各族裔的社团领袖成员,场面热闹非凡。

陈志忠:勿只空谈雪州四大祸害,欧阳捍华可有解决方案?

%e9%99%88%e5%bf%97%e5%bf%a0(莎阿南20日讯) 马青雪州沙登区团稽查陈志忠质问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雪州政府有什么方案解决雪州境内四大祸害,即非法赌博中心(马机店)林立、卖淫活动猖獗、各区吸毒者倍增以及非法鸠收停车费问题?

陈志忠认为,欧阳捍华不能以为自己召开一个记者会揭露这些问题,然后表明已经上书给警方,就意味着这些问题将会自动解决。当欧阳捍华的记者会结束后,以上的问题依然存在在雪州各角落。

他怀疑欧阳捍华以以上的四大祸害来转移最近缠身的其他大事件的视线,包括丹绒士拔新村海鲜餐馆被拆事件,以及沙登单向道工程延伸各种问题并引来怨声载道。

“我促请欧阳捍华针对这四大祸害拟出解决方案,这是雪州政府的责任,也是州行政议员的责任。如果行政议员只须负责召开记者会然后报警,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出任行政议员了。”

“马机店和卖淫活动使用的是商业单位,这些单位的营业准证是否地方政府核准及发出,绝对是在雪州政府的权限。如果地方政府可以那么勤劳扫荡街上的非法小贩,为何不能以同样的效率扫荡马机店和卖淫场所?”

陈志忠发表文告说,欧阳捍华应该先找出地方政府执法不严的原因,并且交代为何地方政府执法组无能遏制这些非法活动,而不是召开一个记者会就把所有责任推给警方。

“雪州人民希望看到的是你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把存在已久的问题重新再讲一次,如果你无法给出解决方案,那州行政议员这个职位不如就换人做做看。”

他提醒,就连欧阳捍华州议席所在的沙登区,也有经年未解的各种民生问题,除了困扰居民的单向道工程外,还有垃圾问题、骨痛热症肆虐、古腰河整治水灾失败、廉价屋不了了之、华人义山爆满等等,都有待欧阳捍华解决。

“种种问题悬而未决都证明了欧阳捍华是个无能的行政议员,无能不是错,但霸着位子不做事就不对,欧阳捍华应有自知之明,早日让贤让其他比他有能力的行动党州议员出任行政议员。”

钟雅发:凡事“中央化”企图推卸责任,欧阳屡屡误导人民真无药可救

Chong Ah Watt (Mejar)(莎阿南20日讯)“欧阳捍华,你要愚弄误导人民到几时?”

马华格拉那再也副财政钟雅发炮轰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有意或无知的将州政府管辖部门“中央化”,屡屡将责任推卸给中央政府,简直无药可救!

钟雅发说,之前欧阳捍华在丹绒士拔新村情人桥强拆餐馆风波上,指承建情人桥的水利灌溉局是中央部门,企图转移视线及推卸责任,结果很快就被马华揭穿欧阳及行动党在撒谎,因为水利灌溉局是很明确的属于雪州政府管辖的机构。

“而这次回到自己的选区,欧阳捍华又公然表示布特拉柏迈路属于联邦公路,由公共工程局管辖,是中央政府过去没有关注该路段的交通阻塞,所以是中央政府的责任及过失。”

钟雅发表示,殊不知雪州政府的网站,也很明确表示雪州公共工程局是州政府管辖机构。

他说,欧阳捍华及梳邦再也市议员贝荣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还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说尽管布特拉柏迈路为联邦公路,但州政府及市议会会努力改善其权限范围的部分。

“你们在州议会上一句‘中央没有拨款’,就能将责任推卸掉吗?请问欧阳及贝荣强,雪州政府是否有通过其管辖的雪州公共工程局,向中央提交当地周详的道路发展蓝图?

“仰或是你们根本不知道,道路规划及申请拨款,必须通过雪州公共工程局?”

钟雅发斥责欧阳捍华,无论是基于有意或无知,他已根本不配当一名州行政议员。

“如果他是明知水利灌溉局、公共工程局是州机构,那就是在愚弄及误导人民,如果他懵然不知,就是他根本没有尽到责任去了解州政府机构。

“但有意和无知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欧阳捍华都在推卸责任,只是这点,他已经不配当官!”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