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霖: 国民必须合作,共同面对当前困境

(首邦市31日讯) 陈松霖: 国民必须合作,共同面对当前困境

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备选委员会主席陈松霖工程师是在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 Deepavali Open House 致词时表示, 政治人物不应该为了个人政治利益而不停制造谣言,破坏国家形象。国民应该在国家面对困难时,团结一致,共同面对当前难关。

陈松霖(左4)和许才德与当地印度同胞在入口处合照

陈松霖(左4)和许才德与当地印度同胞在入口处合照

陈松霖强调说他不是政治人物, 他只不过是一个专业工程师。可是他愿意奉献出个人的知识和时间, 协调有共同志向的热心人士, 一起解决当前国家及民生问题。

钟雅发: 雪州政府没有做好本分, Angsana公寓人民面对一大堆问题

钟雅发(右起), 叶运发, 陈松霖和Mariapah一起进行点灯仪式以开始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Deepavali Open House.

钟雅发(右起), 叶运发, 陈松霖和Mariapah一起进行点灯仪式以开始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Deepavali Open House.

马华首邦市州议席协调员钟雅发前上校在致词时痛斥民联州政府自从2008年执政雪州後, 一直都没有把工作做好,这已导致Angsana公寓居民每天都要面对一大堆的问题。

Angsana 公寓时常面对水供中断, 电梯损坏, 交通阻塞, 停车位不够, 外劳迁入的环境卫生问题, 以及蚊症数目提高等问题。

钟雅发认为人民应该选择国阵的候选人, 因为国阵的候选人讲到做到, 会为人民服务。

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主席叶运发在致开幕词时宣布陈松霖是马华推荐的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席候选人, 而钟雅发为首邦市州议席候选人。

叶运发(左3)高举陈松霖(左2)和钟雅发(左4)的双手,预祝他们成功为国阵夺回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席及首邦市州议席

叶运发(左3)高举陈松霖(左2)和钟雅发(左4)的双手,预祝他们成功为国阵夺回格拉那再也国会议席及首邦市州议席

叶运发希望人民看到陈松霖和钟雅发对社会的贡献, 把手中的一票投给他们。

叶运发也预祝陈松霖和钟雅发分别为国阵夺回格拉那再也区国会议席及首邦市州议席。

颜明富(左起), 钟雅发, 陈松霖和Mariapah一起分发红包给出席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Deepavali Open House的孩童

颜明富(左起), 钟雅发, 陈松霖和Mariapah一起分发红包给出席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Deepavali Open House的孩童

拿督黄冠文:抨击林冠英一再政治化华小课题

Wong Koon Mun 1马华乌雪区会主席兼新古毛区协调官拿督黄冠文炮轰槟州首长兼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即便该党 没有本事为华教做出贡献,也不要将华教课题政治化,一再的拖后腿,阻碍马华为争取华教发展所做的努力。

他说,马华成功向政府争取到增建10所新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已经使行动党失去了方吋,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利用增建华小的课题来攻击马华,所以林冠英才被迫在国会走廊,上演一出“争辩华小迁校”的政治大戏,并将槟州没有被分得任何新华小或搬迁华小扭曲为“政治报复”。

“政府批准新建10所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对全体华社而言无疑是好消息,我看唯一不高兴的只有林冠英,因为他及行动党日后无法再借华小课题攻击马华,同时也是对行动党指‘马华当家不当权’的不实指控的打了一记耳光。”
拿督黄冠文指出,此次政府批准新建10所华小及搬迁6所华小,再次证明了“有人在朝好办事”的言论是正确的,同时也显示马华虽然只有7个国会议席,但是仍不断的在政府内发挥力量,努力为华社争取福利。

他也驳斥林冠英将槟州没获分配任何新华小及搬迁华小是“政治报复”的指控,因为同为在野党执政的雪州,获得新建5间及搬迁2间华小,这足以证明政府在分配华小时,是以地方需求而定,并没有考虑政治因素。

拿督黄冠文认为,林冠英与其一味忙着将华小课题政治化及攻击马华,倒不如多花点心思,协助槟岛内的15所微型华小招收不到新生的问题。

“槟城华小的数目一直保留在90间,虽然州内一些大型华小出现学生爆满的情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州内华小不足,因为槟州仍有一些微型华小面对招收新生的问题,州政府应该协助这些微型华小,尽量填满这些华小的学额,而不是盲目要求建新华小。”

丹村情人桥填海工程无环境评估,重蹈槟州土崩覆辙威胁百姓安全

171030tgsepat01:吴健南(左二起)、黄祚信手持着广场美化工程图,揭露工程涉及填海却没有环境局评估。左为萧养胜,右起为林忆兰、李俊祥

吴健南(左二起)、黄祚信手持着广场美化工程图,揭露工程涉及填海却没有环境局评估。左为萧养胜,右起为林忆兰、李俊祥。

(丹绒士拔30日讯)丹绒士拔情人桥填海工程没有获得环境局进行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兴建的广场是否存有安全隐患,情况令人堪忧。

马青法律局主任吴健南表示,在槟城丹绒武雅发生的土崩事件,是州政府不顾环境局的反对执意批准工程下的恶果,揭露出希盟州政府不负责任及轻率作业的丑陋面。

吴健南说,他担心同样没有获得环境局评估报告而执意落实的丹村情人桥填海工程,安全性是否受到保障,工程是否影响海洋生态,他希望外界及当局能正视及关注。

他指出,根据法令,在任何填海工程开展前,都必须获得环境局进行评估及批准,但雪州政府当局一直无法交出填海工程的环境局评估报告。如今贸然以兴建防浪堤为名,实质先行大面积填海,形成今日情人桥旁大片的空旷土地。

“我们担心日后在这空地上兴建的美食中心等等设施是否安全,我们促请雪州当局公布有关评估报告,以安民吴健南今日与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在情人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他们不希望槟城发生的土崩悲剧在情人桥上演。

“我们看到的是,情人桥美化工程还没有开始,在该空地的后方已经下陷出现一个坑洞,此外情人桥桥身出现了多处疏漏,这叫人如何对雪州政府当局监管的工程有信心。”

黄祚信则说,新建的情人桥不适合渔民使用,对游客又不安全,现在要美化的广场又没有环境安全评估报告,真正反映出雪州希盟政府草率及不负责任的作业。

“更糟糕的是,我们今天也看到雪州当局承诺给被拆的两家海鲜餐馆业者临时安顿地点已经杂草丛生,当局荒废的不只是该土地,还包括对业者的承诺。”

他表示,由始至终丹村情人桥就成了雪州政府及欧阳捍华典型的败笔工程,雪州当局应尽速善后情人桥,兴建美食中心及广场,恢复丹村昔日的兴隆。

今日陪同巡视情人桥的还包括马华雪邦区会行政中心主任萧养胜、丹村村委会秘书林忆兰、海鲜餐馆业者代表李丽欣、李俊祥、李绍才、李绍南等等。

赵启兴:消费死者做不公平指控,林冠英为卸责厚颜无耻

LAWRENCE CHIEW 01(莎阿南26日讯) 马华蒲种区会副组织秘书赵启兴炮轰槟州首长林冠英为了摆脱丹绒武雅土崩惨案的责任,已经到了厚颜无耻极度恶劣的程度,甚至消费受害者、责任全推给工程公司来让自己脱身!

他抨击,林冠英完全没有反省及回应为何槟州政府会在环境局反对下,批准土崩地点的高楼工程,从事件发生至今,林冠英就想尽办法寻找可以“吃死猫”的单位,把所有责任推卸给其他单位。

他说,林冠英用“以果论因”的方法来判定土崩性质,以似是而非的说法妖言惑众,企图让自己摆脱所有责任,这是比擅自在环境局反对的情况下批准工程的做法更恶劣及不人道!

“林冠英说在土崩中身亡的人是正在工作的工人,所以土崩是因为工程出错而导致,这是把事件肇因推给已经身亡的工人,影射工人工作出错而引发土崩,这是何等的不公平与不负责任!”

“他还说如果房屋计划在施工期间发生意外导致伤亡,那是工程公司的过错,但真相是,如果槟州政府没有越过环境局报告而批准这项房屋计划,那土崩根本不会发生!”

赵启兴发表文告指出,自从土崩发生以来,林冠英和他的槟州政府无不在寻找代罪羔羊,同时拿其他非人为事件来和丹绒武雅土崩灾难作比较,还要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的姿态,申诉被批评者攻击,厚黑学的修为已不是厚颜无耻所能形容!

林冠英在反驳槟州越来越多秃头山时,还把卡塔尔航空搬出来做挡箭牌,说卡塔尔是看到槟城“充满绿意”才到槟城开发航线,这简直是荒天下之大谬!再说,卡塔尔飞槟城也不是槟州政府洽谈回来的,却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

“如果林冠英还有半点良心,请还所有土崩受害者一个公道,还原事实真相让死者得以瞑目。你大可不认错,但不能不检讨你过去所批准的山坡发展计划里,是否有像丹绒武雅那样的,虽遭环境局反对但仍执意批准的计划。”

郑耀民:工地意外急于卸责,槟州火箭嚣张跋扈

%e9%83%91%e8%80%80%e6%b0%91(莎阿南26日讯)槟城猫政府问责制走样,官员犯错不下台又急撇关系,这样又“公平”吗?

马华乌鲁冷岳区会秘书郑耀民表示,曹观友一句:“就因为一场工地意外,要槟首长辞职换政府,这公平吗?”,在在显示如今的槟州政府态度是何其的傲慢嚣张,急于推卸,更不想担起任何责任,简直把他们口中的透明机制和问责制当成家家酒。

郑耀民感叹,一场工地意外夺走十多条人命,我们却只看到火箭政府大暴走地澄清他们没有过失,还有州行政议员高调呛声非政府组织,如此嚣张跋扈,真是前所未闻,也让死难者的家属们及社会人士心寒。

“今天的事实是这场工地悲剧死了十多个人,如果这种悲剧发生在外国,工程的相关主事人,政府部门会出来道歉检讨的,再循正常程序处理问题。”

“可惜的是,除了州政府推卸责任外,就连发展商、承包商从发生至今都无一人出面回应,为这起事件作最起码的表态和道歉。”

他指出,槟州首长林冠英先说要成立元首调查委员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还死者一个公道,叫民众不要胡乱猜测和指责任何部门,惟自己却是一场接一场地澄清辩驳,甚至已以‘工地管理疏忽’为这起事件定调,请问林冠英首长,这又是哪门子的逻辑和说法?”

“这项工程在未动工以前,曾遭当地州议员及非政府组织大力反对,就连环境部等经过评估都拒绝批准,但最终州政府还是一意孤行地放行,最后酿成惨剧的发生,难道州政府就可以撇得一清二楚,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因此,郑耀民谴责和奉劝槟州政府不要急于脱身,该负起的责任就不要想推卸,要让事件早日水落石出,以还死者家属一个说法和公道; 州政府也应该立即停止所有槟批准的山坡基建工程,并成立专业的委员会逐一的重新审核工程,以避免在竣工而居民迁入后面对更大的生命危机,导致更多的人命伤亡。

陈松霖:认同教育部推行全新评估学校模式

TAN SEONG LIM 01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暨宣传局主任陈松霖对于教育部将在2018年推行全新评估学校模式深表认同,并表示这有助国家教育走出填鸭式的应试制度,而且对于学生和学校的发展都是有利的。

他指出,新评估模式将要求学校为学生提供均衡的教导学习,这有助提高学生的思考能力及享受学习的乐趣,不再沦为考试机器。

他披露,摒弃以考试为主的学习模式,将可训练学生的思维能力,避免成为缺乏思考能力的书呆子。

他深信,只要学生能够享受学习的乐趣,就能学以致用,并成为符合国家需求的人才。

他进一步说明,新评估模式将可让学生和学校更注重课外活动,这将能塑造学生成为品学兼优的人才。

他认为,单靠考试成绩评估一位学生和学校的表现已经不合时宜,甚至无法与国际脱轨。

“我国的教育必须走出填鸭式的应试制度,塑造更具独立思维的学生,并让学生意识到学习并非只是为了应付考试。”

他说:“家长和校方必须改变思维模式,不要再把考试成绩放在首位,并尝试与学生配合走出落伍的填鸭式教育。”

陈松霖是对教育部即将在明年推行全新学校评估模式发表声明作出回应。

教育部将在明年推行全新评估学校模式,不再以考试成绩为主评定学校排名。

新的评估模式分四个方向,分别是考试成绩、学校行政、学生纪律及校风与课外活动成绩。

陈松霖表明,以往教育部在进行学校排名时,是以考试成绩作为主要的评估标准,并占了评估模式的70%比例。

他强调,这个评估模式不符合学生平衡发展的目标,而且也违反教育部根据现有趋势所推广的“学生快乐学习”方向。

他重申,以成绩为导向的评估模式,会影响学生的学习状态,甚至只会把考试列为主要的目标,而忘记学习的意义。

他并不排除,也有部份教师和校长为了维持学校的好成绩和排名,会紧张学生报考影响学校成绩的科目。

他建议,校方藉着新评估模式改善学校的弱点,提升学生和学校的素质。

他说;“我国的教育必须与世界接轨,学校应为学生提供均衡的学习,全面提升学生的水平以迎接世界的挑战,避免学生沦为应付考试的学习机器。”

“我相信新评估模式会对学生和学习带来正面和积极的效果,而各种应以正面的态度适应和接受新评估模式。”

拿督黄冠文:轰林冠英默许沙胡尔极端言论

BB 20171024

拿督黄冠文偕同区会执委登门拜访印裔同胞庆贺屠妖节

马华乌雪区会主席兼新古毛区协调官拿督黄冠文抨击槟州首长林冠英,对州内宗教学校校长沙胡尔所发表禁止穆斯林让非穆斯林理发丶禁止穆斯林送孩子到华校上课丶禁止穆斯林祝贺他人生日等塔利班式极端言论不闻不问,默许这些极端言论。

他说,林冠英不单是对沙胡尔的言论保持緎默,甚至还放任掌管槟州回教事务的行政议员阿都马力支持沙胡尔的言论,林冠英身为一州之长,必须对此事做出清楚交代,并严惩发表极端言论的沙胡尔。

“沙胡尔的极端言论已经使日益紧张的穆斯林与非穆斯林雪上加霜,而且这样的言论也违法马来统治者理事会,针对早前发生‘穆斯林专用’洗衣店课题后所做出的宣布。”

拿督黄冠文是于日前偕同区会执委出席印裔同胞屠妖节开放门户活动后发表上述谈话。

他指出,早前伊斯兰发展局官员查米汉发表“华人不卫生”及批评柔佛州苏丹后,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即谕令柔佛州宗教局与伊斯兰发展局断交,而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则谕令取消查米汉的传教士资格,但槟州却是反其道而行。

他说,槟州政府理应效仿这两位统治者的做法,严惩发表塔利班式极端言论的沙胡尔,但是林冠英却倒行逆施,允许其首长办公室特别资讯官万吉攻击马华,还表示槟州政府正寻求更好的平台让沙胡尔传教。

他强调,在我国这个多元种族社会中,沙胡尔传播仇恨言论以分化人民,已违反了统治者理事会的宣布,这些人的传教活动必须马上停止,而警方也应该插手调查这起案件,就如早前开档调查查米汉一般。

黄冠文更进一步强调多元种族和谐相处在我国的重要性,我国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社会,希望不要再有类似沙胡尔般的极端言论伤害了各族间的和谐。

拿督黄冠文:马哈迪指“武吉斯人是海盗及窃贼”言论污辱雪州王室

Wong Koon Mun 1马华乌雪区会主席兼新古毛区协调官拿督黄冠文强烈谴责希望联盟主席敦马哈迪发表“武吉斯人是海盗及窃贼”的言论,因为这项言论已严重污辱国内的武吉斯人后裔,包括雪兰莪州全体王室成员。

他说,希盟及马哈迪应该向全国的武吉斯人后裔,尤其是向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及全体王室成员道歉,因为他的言论已经严重污辱了武吉斯人后裔的尊严。

“根椐我多日来翻查历史书籍所得,历史记载武吉斯人是积极和充满活力的马来民族,他们也是优秀的海民和精明的商人。在18世纪时,武吉斯人从葡萄牙人处学会造船,并装置大炮和其他武器,以及各种新式的武器装备,加上勇武善战,故称雄海上。并不是马哈迪口中所称的海盗和窃贼。”

他也指出,雪兰莪还是武吉斯人在马来半岛最早的立足点,而往后雪兰莪王室即由武吉斯人所创立,而现在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及全体雪州王室成员,皆是武吉斯人的后裔。

他说,马哈迪在日前的“反盗贼统治集会”上,公然称武吉斯人是海盗和窃贼,是对雪州苏丹及王室的大不敬及污辱,而全体雪州子民,包括他本人,都有义务捍卫雪州苏丹及王室。

黄冠文吁请身为希盟副主席兼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也必须表态是否认同马哈迪所发表的这项言论,如果不认同,他就应该在希盟内要求马哈迪公开向雪州苏丹及王室丶全国武吉斯人后裔及全体雪州人民公开道歉。

陈基蔼:雪马华促林冠英贯彻问责,就槟城土崩事件引咎辞职

Print(莎阿南24日讯) 马青八打灵再也北区区团秘书陈基蔼挑战槟州首长林冠英贯彻问责精神,就槟城有史以来最严重土崩事件引咎辞职,同时承认此灾难是人为事件,并向全槟州人民公开道歉!

他指出,自土崩事件发生以来,林冠英就千方百计淡化这起灾难,包括把事件定调为“工业意外”,并最大程度把责任推卸给地方政府,显示林冠英不仅没有反省灾难发生的原因,还意图嫁祸给其他人。

他促请林冠英问答三个问题,一是到底是谁批准发展商在土崩地点兴建高楼?二是为何环境局已反对工程,为何发展商仍能动土?三是谁要为牺牲的11条人命负上责任?

“我也战林冠英仿效此前‘把承包商赶出槟城’的做法。林冠英去年曾因为‘吊臂压死女司机’事件,承包商没有给死者家属交代为由,而把北京城建‘赶出槟城’,如今且看林冠英会否也这样做。”

“林冠英不能从此事件中逃脱,不仅仅因为林冠英是槟州首长,也因为他本身就掌管槟州土地发展事务,任何工程都必须经过他的部门才能放行,因此林冠英不能以‘不知道、不清楚’来搪塞责任!”

陈基蔼发表文告指出,更甚的是,早在两年前当这项工程动土以前,就已经有多达9个非政府组织劝告槟州政府及林冠英不应批准这项工程,其中反对者也包括行动党本身的州议员郑雨周,为何林冠英仍一意孤行?

“林冠英最不堪的,就是从来不敢面对自己的过失,为了维持其打造起来的个人形象而从不认错。这次的事件,槟州政府的发言人竟然从林冠英变成曹观友,就可知道林冠英并没有要亲自处理这起灾难。”

“林冠英表示会把牵涉其中的发展商或承包商列黑名单,其实,最应该被列入黑名单的是林冠英本身才对。在他治理之下的槟城已经危机四伏,事实上,每个正在或已经完成的山坡发展计划都必须重新侦查是否存有风险。”

拿督林祥才:马来西亚联合国受重托,行动党小人嘲讽不爱国

林祥才a(莎阿南24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谴责行动党在我国外交事务上只有泼冷水破坏国誉,毫无建设,没有资格说三道四。

拿督林祥才说,我国遗憾无法顺利当选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18-2020年成员国,行动党林吉祥、刘振东以及一班红豆兵“幸灾乐祸”冷嘲热讽,是在对自己的国家落井下石,绝非君子及爱国者所为。

他指出,林吉祥将我国落选归咎国家声誉不佳,刘镇东指我国外交失败,而火箭的红豆兵更无耻的指这是我国的国耻,这些指责都是极其恶毒及要不得!

他说,其中当选成员国的包括了阿富汗、巴基斯坦、尼泊尔,难道林吉祥认为马来西亚国誉差?习近平主席、特朗普总统、萨拉曼国王与马来西亚友好,难道刘镇东认为这是外交失败?有行动党这班红豆兵每日诋毁及侮辱国家污蔑领袖,才是马来西亚的国耻!

他挑战行动党,说明为国家外交事务尽过哪方面的努力,与国外哪些政党、民间组织、甚至领导人建立友好,否则请别在外交事务上说三道四,毫无建树的冷嘲热讽。

也是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拿督林祥才表示,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领导下,这几年马来西亚在联合国中的角色绝非等闲,包括2015/16年获选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2016年受委为人权理事会亚太区协调国、2015至2019年教科文组织执行理事国、国际民航组织理事国、2017至2019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成员国等等。

“种种傲人的职位及托付,马来西亚的外交绝对不容小觑,请行动党人闭嘴!”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