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运鸿:水源污染困苦无辜市民

Chan Wun Hoong雪州马青团长陈运鸿抨击希盟,自从接掌中央政府和州政府以来,就在环境污染监管上一再失职,不止危害人民健康,人民也因为水源污染被迫无辜遭遇制水的困苦。

“柔佛州巴西古当前后三次的严重污染事件,雪州也一再发生河流和水源的工业污染事件,这在过去是不曾发生的,可是,当希盟大权在握的时候,却接二连三的重演同样事件,看来监督制衡的政治力量不足,让希盟不忌讳的疏离职守。”

陈运鸿说,近来雪州人民都很能感同身受,只要收到水费单,眼见水费比以往来的高,用水却一再的受到干扰,人人无不怒火中烧。

“因为水务管理及监管不当造成屡屡制水,雪州子民深陷水供危机,一个月里数次被迫出尽家里的大小桶,盛装日常用水,导致用水量无故暴增。”

他发布文告质问希盟政府,难道人民就要为政府和水务公司的监管不当买单?人民的生活及基本用水权益是建立在如此脆弱的水供系统之上?

“政府和水务管理机构是否就是如此不思进取,任由污染突发事故一次又一次的发生,甚至毫无承担责任的意愿,试图以种种无奈来推卸责任,然后就要人民无底线的体谅和将就。”

陈运鸿说,雪州水供课题吵吵闹闹了十年,以前是中央与州政权不同而分歧,现在全都是希盟天下,人民却不见政府有任何水供方面的提升和改革力度。

他说,雪州水供系统还是那么脆弱,更甚的是,眼前的制水比以往中央和州政府分而治之的时代更加的层出不穷,显然的,就因希盟本身管理不当和失职所致,害苦了百万雪州子民饱受断水的困扰,在相互制衡的政治力量严重失衡下,问责制度如同虚设,至今也不见任何官员引咎负责或被对付。

“今天收到水费账单时,我的感觉只有:收费一流,服务九流,509之后至今大大小小的制水次数,快要手指加脚趾都数不完了。”

他说,从前说中央和州政府闹分歧影响了水供,如今希盟独揽大权却变本加厉,施政能力一览无遗,人民得到的结论竟是水费更高水供更烂,没想到换了政府后换来的只有一句:”啊多么痛的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