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钊盈:雪府需停无证明合格的“社区检测冠病”活动

Photo Of Lim Chau Leng若无法证明测试合格,雪州政府需马上停止“社区检测冠病”活动。

有关雪州大臣昨日宣布推动一个活动,取名为“社区检测冠病”(Community Testing),组队到周内的几个冠病热点,如乌雪、乌冷、八打灵、巴生、鹅唛和雪邦,为高风险群如老人家等,进行冠病快速检测的事件,雪州马华感到非常不解,要求雪州政府解释:

(一) 如今冠病肆虐时期,为何雪州政府不协助雪州人民,如监督商家的营业时间,贫困者的生活需求,却争先恐后地刷存在感?雪州政府所发动的“私人界和自愿团体”具有合格的卫生资格吗?所采用的配备符合卫生标准吗?

日前世界卫生组织向全世界发布重要信息,敦促各国不采用未经批准的快速测试,理由是有关的测试缺乏充足的临床数据。因此,民间普遍对市面上种种快速测试产生信任问题,到底快速测试是否获得世卫或大马卫生部的接受。

雪州政府若无法合理交待其使用的测试方式,所任用的测试人员是否合格,那么雪州政府的做法非常不理智,应该马上停止这项活动。毕竟任何由政府机构所展开的活动首先须符合条规,并致力避免任何利益关系。

(二)从新闻报导中,雪州政府显然地没有和卫生部进行合作,雪政府所检测的数据受卫生部承认吗?这些不经卫生部审议的活动最终能纳入数据吗?如果不能纳入数据,雪州政府的检测目的到底何在?显然雪州政府并没有取得卫生部的认同,那些所收集的检测数据到底归谁所有,雪州政府显然没有交待而备受质疑。

(三)这项“社区检测冠病”将为高风险者如老年人等进行检测。但是我国卫生部规定只有从疫区回来,和确诊者接触,或者和大感染群有关联,或者发病且具有冠病症状,才进行检测。世卫也表示,在使用任何测试之前,必须在适当的人群和环境中进行验证,测试不足会导致真正使用时产生错误。雪州政府显然没有采纳这个标准,自行其是。与此同时,无目的采用快速测试也是资源的浪费,雪州政府不应该一意孤行。

(四)雪大臣和活动负责人在推荐礼并没有实施足够的社交距离规定,也没有戴上口罩,这产生非常坏的社会感观,非常不可取。雪州政府应该做出表率,规定严格的社交距离,而不是为了活动而活动,让整个行管令的目的功亏一篑。

雪州马华认为冠病疫情当前,雪州政府应该做好自己的本份,不要胡闹和添乱。应付传染病的公共卫生工作应该由卫生部来操办,雪州政府无需动作多多,越俎代庖。

【文告完】

拿督黄祚信:罔顾行管议员需严惩以儆效尤

Ng Chok Sin 02 - Copy针对民主行动党一名莎亚南市议员罔顾行动管制令,并涉嫌滥用权力,擅自使用市政厅属下多用途礼堂和友人打羽毛球的事件,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给予严厉谴责,并要求警方彻底调查该名火箭市议员,引用行管令的相关法令给予严惩,以儆效尤。

黄祚信对这起市议员知法犯法的事件感到非常震惊。作为一名市议员兼行动党党员,应该非常熟悉法令条规,奉公守法以作为人民的表率。孰知火箭市议员以身试法,还在被检举时,拿出市议员的身份,要求警员网开一面,其嚣张态度可见一斑。更令人感到不齿的是,该火箭市议员过后向同僚表明,当时他在礼堂内包装援助物资,以派送给流浪街友。

黄祚信表示火箭市议员的谎话一戳就破,他被检举时身穿运动服装,报章也已经刊登,正所谓有图有真相,火箭市议员的谎话连篇,只能显示其不知悔改的恶劣态度。

黄祚信对民主行动党至今不发一言而感到非常失望。因此他促请民主行动党,莎亚南市政厅和雪兰莪州政府采取行动对付火箭市议员,以彰显法令的公正严明,以便对所有留在家中对抗病毒的人民有所交代,同时也对所有被警方检举违反行管令,而控上法庭的人士展现公平。否则,这些组织将无法面对人民,行管令的崇高目标也无法达致。

黄祚信认为我国奉行严律法治,火箭市议员滥用权力是无法容忍的。有关火箭市议员的行为已经超越市议员的操守,州政府应该马上撤除火箭市议员的议员资格,以便让百姓心服口服。民主行动党也应该展开纪律行动,任何包庇、护短只会加深行动党无力整顿,迅速堕落的真相。

不切实际的促销无助于抗疫

KANG MENG FUAT(吉隆坡16日讯)马华中委简民发呼吁政府在处理新冠状肺炎疫情时,应该以人民的安危为主,而不是只顾虑经济效益的得失问题,例如旅游部日前表示将以网络宣传旅游配套,这是错误的想法,以目前来说是不切实际的。

简民发表示,在这疫情激增的情况下,还能吸引到外国的旅客前来观光吗?何况很多国家已经实施旅游禁令,封城锁国。目前我国的情况已升级,社区隔离与其他严厉的隔离措施恐怕会被迫实施,因此旅游部不应在这个时刻浪费国家资源。反之,他们应协助我国旅游业者,如何在新冠状肺炎的冲击下度过难关。

简民发表示,在新冠状肺炎确诊病例激增的时候,政府应该展开跨部门的合作,优先考虑民众的安危和抗疫问题,这包括确保市面上口罩,洗手液,药品和物资的充足。

简民发进一步指出,除此之外,各执法单位应全力配合追踪大城堡祈祷活动的出席人士,和他们接触过的人,以及所到之地。在这非常时期,政府应全力阻止病毒蔓延,任何群体感染都不可掉以轻心。

简民发同时关注国内口罩的供应。他指出日前首相也呼吁人民戴口罩,因为戴口罩能防范自己和身边的人免受病毒感染,是维护个人卫生的必备品。可是目前国内口罩严重短缺,已经到了一罩难求的地步,因此政府必须果断,坚决致力于恢复市场上的供应,以安定民心。

要求总检提控毒趴涉案者,维护国家法治精神

Photo Of Lim Chau Leng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主任林钊盈今天敦促警方公布龙溪州议员阿希夫和另外十六人参加毒趴被捕事件的调查报告,并要求总检查署马上提控涉案者,以维护国家的法治精神,同时捍卫皇家警察部队和总检察署应有的形象。

林钊盈指出,有关的公寓毒趴事件发生已超过三个星期,调查工作一直没下文。昨天警察部队全国毒品罪案调查局总监莫哈末卡里尔更表示,调查工作必须耗时三个月,令人民感到吃惊。

林钊盈指出,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阿都哈密在一月十三日的新闻证实,警方扣留十七人以调查毒趴事件,同时说其中十六人的尿液检测,对K粉呈阳性反应。他还说,警方破门而入时,屋内人正处于亢奋的状态。由此可见,警方的初步调查结果是非常明确的 。

林钊盈指出,人民对政府拖延完整的调查报告,对总检察署迟迟不行动而感到质疑。林钊盈认为,皇家警察部队和总检察署如果继续拖延,势必导致警方和总检察的形象受损。

林钊盈因此揶揄希盟政府高喊的“法治精神”,已经沦为一个空洞的口号。总检察长一再撤除高调案件的控状,而被人民寄以厚望执法的警方,一碰到政治人物案件就装聋作哑。不久前,警方在处理男男性爱视频的表现已造成警方的形象一落千丈。

林钊盈指出,这种种违背法治的演变,说明希盟政府已经完全失去了整肃内部的能力。他们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给予包庇和护短,只会令政府蒙羞,人民反感。

李文材没病毋需戴口罩说法误导民众

简民发01(士拉央2日讯)针对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声称没有患病的公众人士暂时毋需戴口罩的说法,马华中委兼雪州组织秘书简民发批评为不专业和具有误导性,跟目前各国严阵对待武汉肺炎的措施背道而驰。

简民发今日发表文告说,李文材日前表示,由于目前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仍未在社区里传播,因此普通人若没有伤风、咳嗽、发烧症状,其实目前暂时不需要戴口罩,民众也无需恐慌。

李文材也说,若有伤风、咳嗽、发烧,可能是普通的流感,很大可能不会是武汉肺炎病毒;但有普通流感,就应该戴口罩以防止把细菌传染给别人。

简民发指出,中国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也曾经提醒过大众,“发热咳嗽已经不是新型肺,有些已经证实的武汉肺炎病例,并没有任何发烧感冒咳嗽等的症状,而且,武汉肺炎的传播力强。李文材鼓励没病的人不戴口罩,等于教人不要设防,这是令人费解的“劝告”。

预防胜于治疗,在公众都自觉戴口罩的情况下,李文材却要求公众不需要戴口罩,不需要恐慌,这是非常令人费解的。难道要等到疫情严重才要求人民戴口罩?病疫爆发前做足预防的工作又有什么不好?

简民发也针对前天雪州万挠一位青年因咳嗽发烧被怀疑感染武汉肺炎而擅自离开医院一事发表看法,他认为病人不应擅自离开医院,但卫生部让类似疑似病例的病人苦等数小时都还没做出安排至隔离病房也足以让人感到震惊。

“试想想,万一确诊为武汉肺炎,院方岂不是错过了防微杜渐的黄金时间?按照常理,疑患病人应该在第一时间隔离,而不是让他跟其他病人和公众混在一起数小时。那些听信李文材而不戴口罩的民众,岂不是更会寃枉地暴露在风险之中?”

“在几乎全球动员,全力对抗“武汉肺炎”之际,我国政府医院的这种处理疑似武汉肺炎病例的方式,如何让人民对卫生部的‘医疗与保健服务’有信心?更何况该名青年已表明曾经到过武汉,之后也到过中国另两个省,怎么能让疑似武汉肺炎的病例等候数小时都还没能安排该名青年到隔离房间?

“庆幸的是该名青年检测结果为阴性。”

简民发促请李文材副部长立即检讨和改善医院应对此次武汉肺炎的机制,以免日后类似事情再次发生。

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主任林钊盈 文告

Photo Of Lim Chau Leng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主任林钊盈对国内的种族与宗教宽容度越来越窄表示担心,并批评希盟政府坐视不理,任由狭隘份子为所欲为。

林钊盈表示,根据新闻报导,网络目前正流传一封教育部通令,信中提醒穆斯林不该参与彭歌节(Ponggal),原因是它不符合伊斯兰教义。再加上早前发生在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的新春装饰拆除事件,再再令人民感到不安。

林钊盈质疑政府当局所采取的行动。政府应针对这起事件的展开调查,向人民解释通令的必要性,以及它对国民和谐所带来的影响。同时政府必须解释,为何明文劝阻民间的交流。

林钊盈表示,众所周知华人农历新年和彭歌节都不是宗教节日,因此当局有必要摆正国家的种族和宗教和谐政策,以便人民接受正确的讯息,杜绝困惑。

林钊盈认为类指令毫无必要,它徒然加深国民的隔阂,同时也造成学校离全民教育路线越来越远。

林钊盈进一步指出,马来西亚一直以来奉行种族和宗教和谐共处的政策,希盟政府既然自称进步和实现新马来西亚新希望,应该坚决推行全民融合的政策。须知,只有和谐才能确保国家的团结与进步,政府不应该对此妥协。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 文告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
文告
二零二零年一月八日

Ng Chok Sin 02 - Copy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对蒲种市中心国中一校的校友被令连夜拆除农历新年布置一事感到震惊,并要求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向华社郑重交代,为何农历新年突然变成宗教庆典,为何新春布置被指企图向穆斯林传教?

黄祚信表示,这起拆除新春灯笼与布置的事件已经震惊整个华社,人民纷纷不解,一个属于文化节日的活动,为何突然被指为宗教庆典。教育部向极端份子低头的作法根本是是非不分,指鹿为马。

更令人难以信服的是,土著权威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指责这些学生的活动,企图向穆斯林传教,使得农历新年前的宗教与种族极端气氛无端端高涨。

黄祚信指出,有关布置只是一项单纯的学校活动,不应该被指为“华人宗教庆典”、形同向穆斯林传教,因而抵触宪法第12(3)条文。凯鲁身为政治人物,没有努力促进国民和谐,反而借机抬出大帽子,为学生组织罗织罪名,态度极度嚣张和恶劣。

与此同时,黄祚信也要求副教育部长张念群交待,土著权威党副主席莫哈末凯鲁在教育部身居何职,为什么他可以直接干涉校务?身为副部长,张念群做了些什么来确保教育部的行政不受外力干涉?张念群为何没有向教育部官员,甚至是希盟解释,华人农历新年不是宗教庆典?

黄祚信认为教育部受到一个新政党的干涉而表现得唯唯诺诺,是希盟向种族和宗教极端主义低头的铁证,也是民主行动党出卖政治原则的明证。民主行动党所自称的新马来西亚口号不止成为希盟欺骗选民的工具,也成为宗教和种族极端份子践踏的对象而变得奄奄一息。

【文告完】

2019年度马华雪兰莪州常年大会

2019年度马华雪兰莪州常年大会将於2019年10月6日(星期日),下午2时正, 在吉隆坡安邦路马华大厦3楼视听室举办。届时,我党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将莅临大会发表政策性演词。

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表示, 只有党的年轻化才能有效率的去监督与制衡当今政府。为此,马华雪州联委会委任年轻女党员郑慧玲同志担任本届大会的议长,彭伟鸿同志则担任副议长。两位年轻正副议长必将此届大会举办得充满动力与活力,盛情邀请全体马华中委会成员及雪州元老出席观礼。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梁国伟谨此呼吁,有意出席马华雪州常年大会的党同志们尽快向各自的区会报名,由于席位有限,敬请报名从速。另外, 马华雪州常年大会报到时间将从中午1时正开始至下午2时正结束。有鉴于此,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处吁请各位已报名出席马华雪州常年大会的同志们,请穿着整齐党服,准时出席本年度的州大会共同论政议政,探讨党务与政经文教等领域的未来工作方向。同时,本届的州大会也为出席大会的同志准备茶点及午餐。

谢谢。

马智礼“江山易改,马性难移”

Ng Chok Sin 02 - Copy(吉隆坡29日讯)教育部长马智礼表示将探讨“让我国迈向单一源流学校”的建议,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抨击希盟政府“江山易改,马性难移”。

也是马华中委的黄祚信指出:“马智礼之心,路人皆知”,这位行动党口中“最开明的教育部长”,当眼看爪夷文课程目的得逞,如今已准备“大火煮青蛙(华教)”,摧毁建国至今的多源流学校教育体制。

黄祚信指出,希盟执政中央后,我国华文教育堡垒日益被蚕食,从无限期展延承认统考、10+6华小生变、意图恢复宏愿学校、剥夺拉曼行政拨款、派遣非华裔掌华中、爪夷文强加华小课纲、董总被调查、柔佛董联会被吊销注册,到最新的欲探讨单一源流学校,希盟及行动党对华教的“政绩”简直罄竹难书。

“华教面临当前严峻考验,致力为马智礼抹粉施脂的行动党,误导华社群众,愧对下一代!”

黄祚信表示,今年是华教立足我国200周年,而目前正值全民欢庆的国庆月,理应各族团结齐心发展国家,想不到马智礼向华社送出这份“灭华”厚礼,是叫人愤慨。

他吁请行动党别再以“马来西亚人大局”蛊惑华社、误导群众,面对土团党、马哈迪、马智礼的极端言论,更别再静静。

黄祚信还强调,马华誓必与华人社会共进退,维护母语教育发展责无旁贷,始终如一。

媒体的尊严不容践踏!

Photo Of Lim Chau Leng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主任林钊盈今天谴责以秘书长林冠英为首的民主行动党,蓄意打击《星洲日报》来转移视线,行为极度恶劣。有见于整个事件已变质,林钊盈强烈要求民主行动党马上停止践踏媒体,以还新闻工作者的尊严。

林钊盈表示,《星洲日报》是华社的喉舌,她本着关心华教,客观地跟进高小学习爪夷文事件,却遭到林冠英为首的民主行动党列为打击目标。日前刘镇东咄咄逼人地要《星洲》道歉,林冠英一贯的乱枪扫射,显然这些政治新贵一靠近权力中心,马上翻脸不认人。他们忘了他们在反对党阵线时,《星洲日报》是如何提供新闻版位,持衡地报导,才让他们享有民意。

在爪夷文教学课题上,林冠英归咎《星洲日报》造成非马来社群不满,而事实真的如此吗?让我们平心静气来检视这些演变:

谁推动爪夷文课文?
为何副教育部长没有在部门会议阻止?
谁说爪夷文只是鉴赏,没有考试?
谁说华社是惊弓之鸟?
谁指责反对爪夷文课文像是反对十字架的极端份子?
谁说学习爪夷文更像马来西亚人?
哪位部长宣布爪夷文课文的决定不变?
谁说华社反应过敏,好像天要塌下来?
谁说华社大惊小怪,还要华社感激政府让华人学习华文华语?
谁发动27名民主行动党州议员和138个支部联署,反对华小教爪夷文?
谁不顾华社反对,一意孤行?

很显然,这些都不关《星洲日报》,实际上是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希盟的言论,反而《星洲日报》的翔实报导,让整个华社知道这一连串影响华文教育的事件。

昨晚(八月五日)民主行动党召集全国领袖和人民代议士进行汇报,林冠英没有为华社带来好消息,反而做出华社之不满源自于《星洲日报》的结论。对此林钊盈感到非常遗憾,民主行动党当官只一年便迅速堕落,如今已变得是非不分,拿媒体来出气。

林钊盈希望华社继续支持华文报,让这个华社的特征之一,继续作为社会的明灯,启迪民智的文化堡垒,而免于政治恶棍的无端打击。他表示,希盟执政之后经济不修,陷于权斗而无法自拔。在这种局面下,我国正需要像《星洲日报》这样的媒体来强化公共舆论,扩大民主议论空间。如今人民会用雪亮的眼睛来监督这一切,而林冠英与他的同僚千方百计要弱化媒体力量的算盘,最终必定不会得逞。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