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毅斌: 《悟吧!加影!》

Wong Yee Ping补选又见补选。这个加影补选是为了什么?州议员病重?州议员逝世?州议员犯了法入狱?统统都不是,只是因为一个刚上任不到十个月而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议员毫无理由的辞职而已。为什么?无能为力?为了更好的雪州服务而辞职?这样的理由可以被接受吗?

自从加影州议员李景杰在今年1月26日(也就是新年前5天)辞去州议员的职位后,政坛开始烽烟四起,谣言满天飞。有传安华是为平息公正党内的阿兹敏和卡立之间的内乱而勒令李景杰辞职,也有传安华为做雪州州务大臣而铺路,其中一个补选候选人再益更透露安华是为了要重组雪州水务架构,以便私营化雪州水供。可是真相是什么?到底李景杰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辞掉他刚就任不到十个月的州议员呢?到了今时今日,李景杰和安华都无法给到一个可以让人民信服的理由。

再看回安华从不承认会上阵到承认上阵,从不承认要当雪州州务大臣到承认要当州务大臣。安华似乎从来不曾讲过真话,而且从来都不曾真真正正的告诉大家,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其实由始至终安华都不是一个有诚信的人,从916变天,505如果进不到布城就去教书,4万外劳投票,到加影补选都一再的显示了他的毫无诚信和谎话连篇。如此一个诚信破产的政治人物还如何让选民们再投他一票?

而正当大家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补选的时候,就在提名的前4天,也就是3月7日那天,安华的肛交案上诉案罪名成立,被判入狱5年,而根据聯邦憲法48(1)(e)條款闡明,國會議員若在刑事罪名下被法庭判處監禁超過1年,或罰款超過2千令吉,將喪失議員資格。同樣的,安華已喪失參與加影補選的資格。

于是,如潮一般的抗议声开始从民联各议员口中出现,什么阴谋论,司法不公,司法被干预等等不利国阵的抨击声四起。当然,国阵的候选人周美芬也无可幸免的被抨击为阴谋陷害的主谋等等。问题是:国阵有这么笨吗?明知道如果安华被判有罪的后果是这样,还会去陷害安华吗?505的时候就一个无名小卒李景杰就可以以多数票6千多票赢得加影,就证明了就算不是安华上阵,旺姐代夫上阵也是胜券在握,哪又何必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呢?

其实阴谋论是存在的,但是阴谋却是来自安华这个“世界级的领袖”。其实大家逻辑的思考去想一想,安华的肛交案上庭的日子早在去年9月就已经定下来了,而且这个日子还是在展延了60多次才定下来的。所以,我可以大胆的假设:安华叫李景杰在1月26日辞职,而根据雪州政府組成法令第5條文(第70項),必須在60天內填補有關議席的空缺。补选的日子就刚刚好落在上庭的前后,这招叫进可攻,退可守。如果他在肛交案中胜诉就可以趁胜追击,当上雪州州议员和州务大臣;反之如果败诉了,他就可以藉此控诉司法不公,国阵为了不让他上阵而陷害他,此之为一石数鸟之举,更明显的是,民联更特地在补选前,也就是在3月21日晚上召集大集会,抗议卡巴星和安华被陷害,司法不公。民联很明显的对于司法有双重标准,每当民联胜诉的时候,他们就认为司法很公平;比如当年安华上诉得值,被释放出来的时候难道又是司法不公吗?

于此同时,旺姐为了丈夫而再次披甲上阵。就有如当年安华入狱后,旺姐逼不得已再次上阵,而她更说国阵害她必须代夫上阵。拜托,请她去想想是谁害她必须再上阵的?是谁促成这次补选的?答案呼之欲出,就是她自己的枕边人,安华是也。

对于这次的加影补选候选人,我也不必多说了。各位选民们如果是理智和清醒的就会知道应该要投给哪一位了。一个是务实服务人民的周美芬,一个是好妻子,好母亲,但却不曾服务人民的旺阿兹莎。加影很明显的需要一个务实服务人民的州议员而非一个只为自己丈夫而上阵的候选人。

而这次的补选更让大家看到民联口中的公正,透明,民主都只是空喊口号。安华简直就是在愚弄加影的选民,愚民为笨,劳民伤财,把所谓的民主玩弄在指掌之中。因此,我在此呼吁加影的选民们给予公正党一个教训,给予周美芬一个机会。公正党的败选不会对民联的州政权有任何的动摇和影响,却可以加多一个反对党(马华)监督民联执政的雪州政府,这不正是民联所提倡双线制吗?

悟吧!加影!

Advertisements

高祥威: 公布谁才是民联副首相的人选

马青雪州州团团长高祥威博士挑战民主行动党,为了证明秘书长林冠英指安华是民联首相的说法,要求民联“大哥”伊斯兰党站出来保证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是民联的首相人选,同时,也公布谁才是民联副首相的人选,并将民联的影子内阁成员一一列入他们所谓的“天书”《橙皮书》内,不要让人民一直猜测民联的影子内阁阵容,或者要人家问一句,才答一句,借此搏宣传!

他也说,如果安华真的当上首相,国人,特别是华社便应该以他过去在当教育部长丶财政部长和副首相的作风,来评估他是否真的能比目前的首相纳吉更有能力领导马来西亚。

“国人都不会忘记,1987年教育部准备指派不谙华文者至各地华小担任副校长,全国华社坚决反对,抗议浪潮风起云涌,甚至闹到罢市罢课,当时的教育部长便是安华!”

他说,纳吉是一名有能力丶有远见及有勇气的首相,过去3年的政绩国人有目共睹,各项转型计划在“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丶绩效为先”的理念下,坐言起行,至今也都显现出效果和成就,并相信只要继续目前的脚步,获得来自国人更大的支持,大马迈入2020年先进高收入国绝非空谈。

“其实,更重要的是,人民最关注的不是到底安华是不是首相,人民关注的是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否支持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既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已公布民联首相人选为安华,相信这也意味着一旦民联执政中央,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是势在必行了。”

他说,安华已多次表明支持伊斯兰党的立场,他也完全未有否决过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立场,如果民主行动党没有办法当民联副首相,这也意味着民联三党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已是占了二对一的大多数立场。

“林冠英目前只是单方面在“承认”安华将是民联的首相,但是,依据之前民联公布各自的影子内阁阵容时,安华只是公正党的首相人选,行动党有自己的人选丶伊斯兰党也认为自己的人选才是最后的首相。”

他说,民联至今为止都不敢公布影子内阁的阵容,是因为民联根本就是一个乌合之众的联盟,他们可以为了私利而结盟,更可以因为私利而折伙,这些都可以在最近民联各州在议席分配的课题上,你来我往互骂丶骂踩事件上一一见证。

“行动党在民联里是说了算吗?那只是行动党自己骗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吉兰丹州现在已成立了无须修宪便可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特别委员会,这代表着丹州民联政府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已几乎成了定局,行动党做了什麽?能做什麽?”

他说,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日前已再三强调,民联正副首相人选,必须是穆斯林,不但否决了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当副首相的“梦想”,更似乎是认为自己超越及驾奴大马宪法,因为大马宪法根本没有列明首相人选的种族和宗教,而是只要获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谁也可以出任首相!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日前说,全国2800万人都知道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只有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不知道。

他对于蔡细历重提民联首相人选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促请对方“请别再捕风捉影。” (吉隆坡8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xx挑战民主行动党,为了证明秘书长林冠英指安华是民联首相的说法,要求民联“大哥”伊斯兰党站出来保证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是民联的首相人选,同时,也公布谁才是民联副首相的人选,并将民联的影子内阁成员一一列入他们所谓的“天书”《橙皮书》内,不要让人民一直猜测民联的影子内阁阵容,或者要人家问一句,才答一句,借此搏宣传!

他也说,如果安华真的当上首相,国人,特别是华社便应该以他过去在当教育部长丶财政部长和副首相的作风,来评估他是否真的能比目前的首相纳吉更有能力领导马来西亚。

“国人都不会忘记,1987年教育部准备指派不谙华文者至各地华小担任副校长,全国华社坚决反对,抗议浪潮风起云涌,甚至闹到罢市罢课,当时的教育部长便是安华!”

他说,纳吉是一名有能力丶有远见及有勇气的首相,过去3年的政绩国人有目共睹,各项转型计划在“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丶绩效为先”的理念下,坐言起行,至今也都显现出效果和成就,并相信只要继续目前的脚步,获得来自国人更大的支持,大马迈入2020年先进高收入国绝非空谈。

“其实,更重要的是,人民最关注的不是到底安华是不是首相,人民关注的是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否支持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既然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已公布民联首相人选为安华,相信这也意味着一旦民联执政中央,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是势在必行了。”

他说,安华已多次表明支持伊斯兰党的立场,他也完全未有否决过伊斯兰党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立场,如果民主行动党没有办法当民联副首相,这也意味着民联三党在伊斯兰刑事法的课题上,已是占了二对一的大多数立场。
“林冠英目前只是单方面在“承认”安华将是民联的首相,但是,依据之前民联公布各自的影子内阁阵容时,安华只是公正党的首相人选,行动党有自己的人选丶伊斯兰党也认为自己的人选才是最后的首相。”

他说,民联至今为止都不敢公布影子内阁的阵容,是因为民联根本就是一个乌合之众的联盟,他们可以为了私利而结盟,更可以因为私利而折伙,这些都可以在最近民联各州在议席分配的课题上,你来我往互骂丶骂踩事件上一一见证。

“行动党在民联里是说了算吗?那只是行动党自己骗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吉兰丹州现在已成立了无须修宪便可落实伊斯兰刑事法的特别委员会,这代表着丹州民联政府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已几乎成了定局,行动党做了什麽?能做什麽?”

他说,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日前已再三强调,民联正副首相人选,必须是穆斯林,不但否决了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当副首相的“梦想”,更似乎是认为自己超越及驾奴大马宪法,因为大马宪法根本没有列明首相人选的种族和宗教,而是只要获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谁也可以出任首相!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日前说,全国2800万人都知道民联的首相人选,是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只有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不知道。

他对于蔡细历重提民联首相人选和伊斯兰刑事法课题,促请对方“请别再捕风捉影。”

让我们从校园暴力事件反思

当我第一次观看到有关吉隆坡甲洞拉惹阿都拉校园霸凌事件时,那种心寒又心痛的感觉真的让我看不下去了。霎那间,脑海里马上出现一个问号,到底我们的孩子在学校安全吗?

身为一位前教师,我对整个事件的发生深表遗憾,并认为学生的纪律问题朝向失控。公众人士的激烈反应和怒骂也带出了现今的社会,无论男女老少在解决问题时往往都会意气用事并失去理智。当原本的正义感或打抱不平失去理智后,想法和行为便会走向极端,这种负面的方式绝对不能成为我们解决问题的文化。

我本身认为有关犯错的学生应当受到处罚但绝对不是开除,毕竟她们只有13岁。就是因为有问题,她们更应该继续留在学校接受教育或改造。将问题学生抛入社会就等同于将问题抛入社会,到头来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还加重社会的负担,被开除的学生还可能变本加厉,因为他们感觉到已被判“死刑”。至于惩罚的轻重并不是关键,重要的是有关的惩罚能否让她们觉悟自己的过失,并且愿意改过自新。

与其忙着讨论该怎样处罚有关学生或怪罪有关方面,到不如将重点放在探讨如何杜绝校园暴力事件才是良策。

随着时代不通,社会观念也慢慢的变质进而使学校也跟着变质。

以前师长有尊严,受爱戴 ; 现在理所当然要执行任务
以前送孩子到学校求知识,学道理 ; 现在将学校当免费托儿所
以前家长感谢老师处罚有过失的孩子 ; 现在家长到学校兴师问罪,破口大骂
以前老师的职责传授知识 ; 现在除了教书还要当书记填表格写报告
以前老师可以鞭打学生 ; 现在只有校长可以鞭打男生
以前孩子期盼到学校因为学习是快乐的 ; 现在孩子不想到学校受苦受难
以前老师按时进班授课 ; 现在老师常出外受训或开会
以前课外活动受注重 ; 现在补习班更重要
以前老师常做家访 ; 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以前重视家庭教育 ; 现在见面,相处的机会都成问题
以前家长注重礼仪廉恥 ; 现在家长注重面子,输不起

以上种种的比较与差别,可能就是学校纪律问题的根源。身为家长,身为社会的一份子的我们,是否曾想过我们或许也是问题根源的“帮凶“呢?又或许是我们忽略了他们才会出现类似问题?让我们不分你我共同努力花点心思纠正所有的弊端,还我们的孩子一个健康,快乐又安全的学习空间及环境。

撰稿者:马华中央妇女组教育局主任黄淑华 12-5-2011,11:00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