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陈浩坤:阳捍华受促公布TOL数目及税收,讨海人家应警惕民联州政府的残酷

(莎阿南8日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受促公布州内持临时地契或临时使用准证(TOL)经营餐馆、渔业、工厂生意或住家的数量,以及州政府向TOL持有者征收的收入。

马青总团宣传局秘书拿督陈浩坤指出,人民有权利知道雪州境内到底有多少如行动党支持者口中所说的“霸占土地者”,以及身为漂白非法工厂委员会主席的欧阳捍华,在民联执政这九年内,解决了多少“霸占土地”的个案。

拿督陈浩坤(左)促欧阳捍华公布州内持临时地契或临时使用准证(TOL)经营餐馆、渔业、工厂生意或住家的数量,以及州政府向TOL持有者征收的收入

拿督陈浩坤(中)促欧阳捍华公布州内持临时地契或临时使用准证(TOL)经营餐馆、渔业、工厂生意或住家的数量,以及州政府向TOL持有者征收的收入。右一为拿督宋奇才

拿督陈浩坤说,土地管理的权力在于州政府,这是无可抵赖的责任,如果指丹绒士拔情人桥两间海鲜餐馆的业者是霸占土地多年,现在要归还土地是合情合理,那请问雪州政府及欧阳捍华,在过去40年及20年以TOL方式经营生意的业者,难道不是州政府允许的作业方式?

“过去州政府允许的情况下经营生意,发展社区旅游业,现在一句要美化就翻脸不认人,拆人店铺,这种惨痛的经历,雪州还有多少TOL持有人会面对同样的风险?”

也是巴生区团署理团长拿督陈浩坤今天发文告指出,从大港南下沙白安南、适耕庄、瓜雪、沙沙兰、巴生、摩立、凯利岛、仁嘉隆、丹绒士拔等等沿海的渔村、码头餐馆数以百计,加上渔民的码头,这些支撑雪州渔业、旅游业经营者是否受到州政府的保障?

“他们会不会随时被停止发出经营准证,然后面对如同丹村餐馆业者那般被行动党支持者人指责是自私自利霸占者的处境?”

拿督陈浩坤强调,绝大部分靠海为生的业者数十年来只是持有TOL的苦苦经营事业,每一年都有缴交费用给地方政府,如果州政府要收回TOL,在法理层面是天经地义,但州政府应该事先做好一切安顿的措施,方为仁政。

“州政府欧阳捍华起初仁慈的答应让餐馆有临时安顿之地,结果去了哪里?让业者重返原地经营生意的承诺越来越官腔,要申请、要面试、要审核、要考虑,这是承诺吗?

“于法,州政府当然讲得通,但是于情、于理,欧阳捍华及行动党对业者做过什么,整盘计划的改变演进是否合情合理,这简直罄竹难书。”

林立强:雪州政府强拆行动蛮横及无理,捍卫丹村情人桥餐馆旧地重建

情人桥餐馆被拆除(莎阿南16日讯) 雪邦与瓜拉冷岳县新村发展官林立强强烈谴责雪州政府蛮横无理强拆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两间历史悠久的海鲜餐馆!

他斥责,州政府毫无预警出动执法单位及神手摧毁餐馆为之蛮横,不守答应餐厅业者先安顿新地点再拆迁的承诺为之无理。

他说,丹绒士拔州议席虽然是伊斯兰党选区,但与之共同执政的民主行动党不阻止暴政不协助保障丹村旅游业开荒鼻祖的业者权益,反而只有县议员出面说一切照章行事,真是岂有此理。

Lim Lid Chian 01

 

他指出,雪州丹绒士拔情人桥之所以会成为著名旅游景点,是因为当地村民自立自理开设景点如海鲜餐馆、土产店、供游客拍照的道具等等一点一滴成就今日的名气。而被暴力拆除的海鲜餐馆,则是在当地树立40年经营了祖孙三代的丹村旅游业开荒鼻祖。

“整起事件最令人心寒的是,当情人桥一炮而红后,雪州民联政府却选择过河拆桥,以提升当地设施为名,强行拆除海鲜餐馆,把业者赶出景点!”

林立强今日发表文告,要求雪州政府无条件赔偿受影响业者的损失,并在情人桥区域保留地段让业者重新营业,更不能阻止业者售卖非清真海鲜菜肴。

他还谴责在网络上发表餐馆业者咎由自取言论的网民,一昧为行动党辩护,失去了同理心、同情心及明辨是非的良心。

“在过去一年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出尔反尔,无法兑现承诺,在没有白纸黑字的保障情况下,试问在当地苦心经营40年,而且生意一直兴旺的餐馆业者,能贸然相信搬迁异地重新开始吗?”

最后,他表示雪州马华必会持续监督州政府当局整治情人桥的进展,丹村情人桥会否像其他旅游景点在官方插手后变成不伦不类的白象计划,且让大家严正以待。

修正法案把东西马切割,违反平等精神

马华格拉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表示,1956年伊斯兰法庭( 刑事权限 ) 修正法案把东西马切割,违反了宪法tan-seong-lim人人平等的精神,而且也导致东西马穆斯林遭受不公平的宪法对待。

他发表声明指出,一个国家不应在不同的地区贯彻两套完全不同的宪法,这对不同地区的人民是极度不公平的,而且严重违反宪法平等条款。

与此同时,各族人民也不应因持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就须面对不同的宪法对待。

他披露,不管是东西马的人民,或者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应该受到同样的宪法管制,以避免出现出现种族分裂的问题,同时也破坏东西马人民之间的和睦关系。

他感到疑惑,一旦修正法案将东西马切割,这是否意味着东西马的穆斯林将面对不同的刑罚惩治?

他质疑,抵触宪法的东西马穆斯林是否可选择在不同的法令下接受审讯,这是否会引起更多的混淆和争议?

“东西马出现两个宪法制度是不能被接受的,这是违宪的举动,而且也会在族群之间引起混淆。”

他说:“马华对于违反宪法的修正案绝对不会妥协。”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环境事务局主任的陈松霖是针对政府接手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RUU355法案一事作出回应。

另一方面,陈松霖也呼吁,各造给予内阁时间对1956年伊斯兰法庭( 刑事权限 ) 修正法案的最新版本进行讨论,而且不要胡乱作出揣测,避免在族群之间引起混淆。

他有信心,马华领袖将会在内阁会议表达马华和华社的立场,并确保修正法案不会违宪,并保证非穆斯林的权益。

雪政府连制水都无法解决,更妄谈入驻布城

tan-seong-lim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狠批,如果雪州政府连制水和断水的问题都无法解决,主导雪州政府的希望联盟更妄谈要入驻布城执政中央。

他对于雪州频频出现制水和断水的情况作出谴责,并斥这不是人民能够信任的州政府。

他指出,由于年关将近,雪州出现制水或断水的情况,将导致居民陷入“水荒”的窘境。

“如果雪州人民每天只是忙着“扑水”,这将对人民的起居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

他说:“目前距离华人农历新年还有短短的一周,在频频制水和断水的情况下,雪州人民要如何进行大扫除或制做年饼?”

他披露,雪州政府执政至今并没有拿出具体的方案解决制水和断水的问题,这显示雪州政府从来没有正视这项影响人民日常生活的课题。

他揶揄,如果雪州政府连制水和断水的问题都无法解决,人民要如何相信主导雪州政府的希望联盟有能力可以执政中央。

他认为,接管雪州水供公司的雪州政府应该为雪州频频制水和断水的问题负责。

“雪州频频制水和断水的问题,已经显示雪州政府的管理水平和能力,而人民应该重新思考是否应该继续把执政权赋予表现平平的雪州政府。”

陈松霖是对雪州水供公司宣布,冷岳河出现污浊的情况,导致吉隆坡及乌鲁冷岳县80区制水和水压低,而班丹柏兰岭更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断水接近5日,导致约7000户居民日常生活受到影响一事,发表声明作出回应。

马华雪州妇女组-致反对任何形式的伊刑私人法案提呈

马华雪州妇女组在州执委会议,-致反对任何形式的伊刑私人法案提呈; 同时力挺总会长与中央领导力抗任何侵犯国民权益的法案。

雪州妇女组主席拿督王锺璇说,国人现在关注不是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如何修正他所要的伊刑私人法案,而是提呈这项法案的动作已反映他不尊重我国的立国宪法。所以,不论哈迪阿旺本来从365款(监禁不超过3年,伊斯兰鞭刑不超过6鞭,罚款不超过5千) 提至无限,再到和朝野伊教国会议员商讨后修正欲提呈的伊刑私人法案(监禁不超过30年, 鞭刑不超过100伊斯兰鞭刑,罚款不超过10万), 落实伊斯兰刑事法本就不符合国情。

王锺璇强调,我国从独立前一致依据英国宪法至独立后的立国宪法,是以全民的权益为依归; 也成为多元民族国家内国人互相敬重和谐相处的楷模,我们绝不同意有任何私人议程偏袒影响国民法案的存在。

王锺璇也表示遗憾,在伊刑私人法案即将在国会提呈二读的非常时刻,当马华和其他国阵盟党面对伊刑私人法案的变数在积极商讨对策时; 不同阵线的政治人物不但不配合,依然持着‘你做我反’ 的心态,不仅袖手旁观还借题发挥落井下石,置国人之未来于冷库。我国的未来政治趋势,朝野政治人物必须在大课题能取得共视; 不然就不是原地踏步,而是后退千步。OLYMPUS DIGITAL CAMERAOLYMPUS DIGITAL CAMERA

拿督黄祚信:诚信党呈动议助长伊刑法,行动党从旁协力欺骗人民

拿督黄祚信:诚信党呈动议助长伊刑法,行动党从旁协力欺骗人民

%e6%8b%bf%e7%9d%a3%e9%bb%84%e7%a5%9a%e4%bf%a1%e5%b7%a6%e4%b8%80%e5%92%8c%e9%9b%aa%e9%82%a6%e5%9b%ad%e4%b8%98estate%e5%b7%a5%e4%bc%9a%e4%ba%a4%e6%b5%81拿督黄祚信(左一)和雪邦园丘(Estate)工会交流

(莎阿南19日讯)诚信党支持在野党大联盟要纳入伊党,同时提呈替代动议加强伊斯兰法庭权限,行动党扶植的伊党2.0,再度养虎为患!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公正党与土团党已公开表明愿与伊党协商,以一起迎战大选,接着诚信党也开口,在野党大联盟应该把伊党也纳入,以便在来届全国大选单挑国阵。

「接着,诚信党也呈上替代动议,以加强伊斯兰法庭的权限与刑罚,这和伊党呈的私人动议如出一辙!」

他指出,现在是行动党的旧爱新欢,都各别呈一套伊刑修正法案,而更可悲的是行动党这次完全支持诚信党!

「马华一再严正声明,拒绝推行任何形式伊刑法,希盟却眼见无法阻止伊党,唯有再提呈替代动议,两者权衡取其轻,结果还是加大了伊斯兰法庭的权限,最后必然殃及其他族群!」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说,最近,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已松口,只要是可以救国,该党可以跟任何政党合作,可视为要与伊党重修旧好的前奏。

「为诚信党一再站台的行动党,一直对华人强调诚信党不同于伊党,他们不会要求实施伊刑法,如今连诚信党都表示要和伊党合作,更主动提呈替代动议,行动党这次不能再躲,必须对选民表态,公开表明的立场!」

他指出,行动党跟诚信党继续合作,等同认同该党所作所为,行动党至今为止的所有反伊刑法说辞,都是笑话。

「以最近的局势看来,行动党已是有迹可循,通过诚信党为桥梁再次靠拢伊党,没人敢再坚持跟伊党断交。」

「如今看这恶法再次一步步走进,行动党又再一次欺骗了人民!」

拿督梁国伟轰“替代动议”只是毒药裹糖衣,雪马华抨诚信党执意要伊刑法

拿督梁国伟轰“替代动议”只是毒药裹糖衣,雪马华抨诚信党执意要伊刑法

BT 100816(莎阿南1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炮轰诚信党计划在国会提呈“替代动议”以取代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的伊斯兰刑事法法案私人动议,其实也只是换汤不换药,把伊刑法法案动议包装到“更迷人、更亲非穆斯林与易于接受”!

他抨击,诚信党通讯主任卡立沙末表示该党原则上支持哈迪阿旺的私人动议,已显示诚信党其实是支持在国会通过伊刑法法案,只是要让字眼更清晰。

他指出,卡立沙末宣称诚信党的“替代动议”更仔细与更清晰,就表示这项动议其实也是希望通过伊刑法法案,并非要反对法案在国会通过。

“诚信党的替代动议只是在毒药里添加糖衣而已,只是要让非穆斯林看起来威胁并不那么大,但其实这项替代动议依然包含着伊刑法的本质,并没有改变伊刑法对非穆斯林的影响。”

“我们促请民主行动党针对诚信党的‘替代动议’发表立场,行动党必须阐明是否支持诚信党提呈经过包装的伊刑法法案替代动议!,同时阐明是否保证认同诚信党这么做。”

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发表文告说,不管是伊斯兰党或是从其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其宗旨皆离不开成立回教国,现在反而兵分两路,伊党继续以保守路线推行伊刑法,而诚信党则借助行动党的力量来以软实力催眠非穆斯林以获得支持。

他指出,行动党以前与伊斯兰党合作,其实就是与鳄鱼为伍,现在与诚信党合作,也是在与虎为伴,最终这两个以宗教为政纲的政党皆会为多元民族宗教的国家带来巨大破坏!

他也抨击如今诚信党重蹈伊党数年前的覆辙,以开明先进来包装其欲落实伊刑法的野心继续欺骗华社,而行动党却任由诚信党这么做以换取诚信党的支持。

“我呼吁华社借这次的事件看清楚诚信党的真面目,尤其是诚信党已明言原则上支持哈迪阿旺的私人动议,华社不可不防伊刑法在行动党的推波助澜下再一次来袭。”

拿督吴亚岭:促雪州预算案应着重解决民生问题,高大上发展计划无法惠民

拿督吴亚岭:促雪州预算案应着重解决民生问题,高大上发展计划无法惠民

BD 250816拿督吴亚岭(前排左2)促请雪州政府在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解决民生问题,不要搞些“高大上”却无法利民的计划。前排左3起为黄俊毅,陈运鸿和叶琰明。

(莎阿南25日讯)雪州议会即将在10月提呈2017年度州财政预算案,雪州马华联委会促请大臣阿兹敏应把更多焦点放在解决民生问题与居住环境上,而不是一些“高大上”的发展计划。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主席拿督吴亚岭指出,自从民联/希盟执政雪州以来,民联/希盟州政府为了让政绩看起来“好看”,在每年财政预算案上着重于“高大上”的发展计划,数年间批准了不少大型综合发展计划。

他说,雪州政府这种着重发展的亲商心态,对发展商来说是无任欢迎的,毕竟发展商唯有通过推行发展计划兴建更多新住宅与商业单位才能赚钱,这也让雪州在短短数年冒出不少大型崭新的购物商场、新镇。

“然而,雪州政府重商而轻民生,却导致广大的雪州子民受苦。尤其雪州政府并不重视基本建设,也让雪州在短短几年成为举国闻名的闪电水灾州、全国骨痛热症案例榜首。”

“我吁请大臣阿兹敏以及雪州政府在制定明年度财政预算案时,更应该把焦点放在解决民生问题与基本建设上,增加更多拨款改善州内9个县各水灾黑区的配水系统。”

马华士拉央区会主席拿督吴亚岭发表文告指出,雪州各区的高速发展导致绿地减少,天然排水系统受到干扰,因此才会让原本不会发生水灾的地区变成水灾黑区,雪州政府必须尽快鉴定这些地区并提升其排水系统。

他也提到,雪州政府必须减缓发展饱和地区的发展计划,近期就有安邦武吉柏迈山路一项42层楼的综合发展计划遭到当地居民反对,因为该区住宅区已经相当拥挤,已不再适合发展。

他劝告雪州政府在批准新的综合发展计划前,必须评估当地是否有需求,也必须聆听当地居民民意,不应一味满足发展商的要求而随便批准一项计划。

“如果连居民的基本生活建设都搞不好,就算有再多‘高大上’的发展计划也不会让雪州子民受益。试想像,如果一户人家逢雨必灾,在下雨时会不会还有心情去商场闲逛?”

事项:2016年度政府资助华小及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暨维修拨款e- 申请

致各位区会主席:

2016年度政府资助华小及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暨维修拨款e-申请正式启动!

随函附上“2016年度政府资助华小及国民型华文中学发展暨维修拨款e- 申请”的使用指南和详情。请查询 State & Schools  & User manual_Final
谢谢!申请截止日期为2/5/2016,敬请将此消息发放予各校,让各校负责人可在限定时间内顺利把申请和文件交到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处。

感恩!🙏🏻

拿督陈浩坤:“陈博雄意图卸责归咎人为,做好州议员本份解决水患”

拿督陈浩坤:“陈博雄意图卸责归咎人为,做好州议员本份解决水患”

(莎阿南1日讯)不是马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是陈博雄州议员认为,只要把班村水灾全归咎于一个水泵和怪罪马华就能了事。

马青巴生署理团长拿督陈浩坤表示,班达马兰州议员陈博雄指马华没有做好功课,甚至是对班村的水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说法太可笑,足见其个人短视,甚至于感到莫名其妙。

他今日发表文告回应指出,当班村发生水灾即前往巡视,就有3名印裔居民指着阻塞的沟渠,无奈地向他投诉指阻塞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甚至已没来清理沟渠和杂草多时,是导致逢雨必灾的原因之一。

「我对陈博雄州议员指责我的回应感到奇怪,因为班达马兰的居民都知道,在过去8年以来,区内的水灾问题已越来越严重,一旦下起豪雨都得提心吊胆,担心水势会涨上来,这种日子绝对不好过,他们都很清楚水灾肇因是在那里。」

「我想,也许州议员并没有住在区内,所以不知道这里的排水系统出现问题,更没能感受到居民逼切的诉求。」

他指出,解决水灾问题需要多管齐下,包括检查沟渠崩裂及阻塞情况,并予以提升及定时检查,而不是将水灾完全推给一个水泵和一名失职的官员,难道整个班达马兰大水灾就因为一个水泵?

「如果按照州议员陈博雄的说法,水灾完全是人为,那是否意味着因此次人为疏失,面对家俱损坏等问题的人民可以向州政府索偿?或者州政府打算以何种补偿来发放给人民?」

「马华目前在雪州身为反对党,扮演着监督执政党的角色,如果连反对党的马华都能接获投诉电话,第一时间抵达现场给予居民慰问和协助,这难道不也是身为国州议员应有的责任?」

拿督陈浩坤说,所以,在指责马华之前,烦请陈博雄自己也做好州议员的本份,真正会让人民唾弃的,一直是遇事卸责的民联作风。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