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冠文:促内政部勿再续聘再米汉

BB 20171117马华乌雪区会主席兼新古毛区协调官拿督黄冠文对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以助改造恐怖份子“成绩斐然”为由,将在早前批评柔佛州苏丹及污辱华裔“不卫生”的宗教司查米汉形容为“资产”的言论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查明汉早前批评在槟州发生大水灾之际,放下宗教禁忌,邀请受水灾影响的华裔及印裔灾民进入祈祷室内避难祈祷室唤礼员沙诺,说明这名宗教司的观点狭隘与短视,同时也反映他对真正伊斯兰教义的无知。

“如不知道查米汉到底在改造恐怖份子的工作上的成绩有多么‘斐然’,但是单凭他在近期所发表的言论与行为而言,他就是一名不及格的宗教司和大马公民,这也是为何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禁止他在雪州传道,以免雪州子民受其极端思想荼毒的原因。”

拿督黄冠文是于日前应邀出席新古毛观音阁庆贺观音宝诞活动,与村民共餐互动后发表上述谈话。

他指出,内政部继续聘请查米汉在监狱局改造恐怖份子之举,将向社会传达错误讯息,会让人以为宗教极端主义者可获社会接纳,甚至获得政府的“奖励”。

他说,内政部聘请查米汉这样的极端宗教去改造恐怖份子,形同是让“杀人犯去辅导伤人犯”,这不仅无法将恐怖份子改造成为更适合多元种族与宗教社会的人,反而让他们更极端。

他也认为,内政部再继续聘请查米汉之举,也与大马奉行的中庸价值观背道而驰。

Advertisements

刘新金:官员长期矌工引诟病,雪州政府应全面整肃

%e5%88%98%e6%96%b0%e9%87%91(莎阿南17日讯)地方政府官员长期矌工严重,雪州12县市议会待整肃!

马华沙登区会副主席刘新金表示,根据莎市长自行爆料,莎市政厅内有一批官员“长期矌工”,有者长达18至20天没有上班,更曾有人连续57天打卡后就不见人了。

他说,据知,莎市政厅早在1999年时已获得ISO的认证,如今竟然发生官员长期矌工的问题,着实令人难以想像。

“在州首府的莎市政厅的官员,尚且如此明目张胆地矌工,其他11个县市议会的官员,是否也有如此怠工且效率低下的问题,掌管地方政府的欧阳捍华州行政议员,理应严密监督。

刘新金建议欧阳捍华,应重新拟定一套全新的工作考核与评估标准,以杜绝部分官员,无论是合约还是全职,皆能通过新评估标准下消除消极怠工效率低下的陋习。

他表示,根据马华了解,不少即使矌工或怠职的合约公务员或官员,最后仍能获得续聘,这就是制度上的弊病所在。”

“地方政府的行政效率一直以来都为人诟病,如今再传出官员们‘热爱矌工’的事,整肃纪律更是刻不容缓。”

他指出,往后,升迁、调动和续聘与否都要严正的评估审核,涉及层面包括地方政府各部高层公务员、地方行政机构高层公务员等,以确保所有公务员能主动改善工作态度,提高工作效率,方能惠利人民!

拿督郑有文:巴生新路牌邮编出错酿重大损失,雪马华抨市议会承包商办事马虎

郑有文博士3(莎阿南15日讯) 马华巴生区会副主席拿督郑有文博士对于巴生新路牌邮区编号出错引起大混乱表示遗憾,并抨击巴生市议会办事不力,在没有监督核准的情况下就立上错误的路牌,显示雪州地方政府施政马马虎虎、得过且过!

根据报道,巴生全市新路牌有80%的邮区编号出现错误,原因是承包商依照电子导航系统(GPS)上的资料制作路牌,但没料到GPS上的资料有误,因此所立上的新路牌上的邮区编号都发生错误。

对此, 拿督郑有文抨击巴生市议会与其所委托的承包商做事不认真、含糊不清及没有效率,不仅浪费人民的钱也浪费时间,同时也引起居民混乱,更影响巴生的经济发展!

“首先,出错的新路牌已经不能用,导致市议会又必须再度更换,意味着制作错误路牌的费用已经被浪费了,而制作新一批的路牌又需要花一笔钱,加上耗时一段时间,这是在浪费资源和浪费时间!”

“其次,新路牌的邮区编号出错,大大影响商家送货与收货的流程,浪费物流公司的人力及时间,例如快递公司因找不到正确的地址而必须折返,再择日运送,以及商家因送货收货延迟而引起的损失,这些都是经济上的损失。”

也是国阵巴生国会选区协调官拿督郑有文发表文告说,尤其是近期电子商务蓬勃发展,不少巴生区的商家及消费者都使用网上购物及物流运送,路牌邮区编号错误将导致物流展延,造成不便以及金钱损失是超乎想象的。

他指出,这次的事件显示雪州地方政府并没有严谨监督承包商,就连承包商立上新路牌后也没有去检查,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生路牌出错的情况,这证明了雪州地方政府身在其位,不谋其职,掌管地方政府的行动党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必须交代!

他也质问巴生市议会是如何遴选路牌承包商?为何该承包商公司可以仅以GPS的资料来制作路牌而不是到每个旧路牌地点记录邮区编号?这也显示巴生市议会所遴选的承包商偷工减料跑捷径,反而导致更大的损失!

“民众不要以为新路牌上的邮区编号出错是小事,如上所述,引起的连锁效应是非常大的,制作路牌的费用可能不多,但是错误的邮区编号引起物流上的巨大损失,最终承受后果的是众多商家与消费者。”

陈运鸿:林吉祥换选区如走马灯,火箭上下对选民不忠诚

chan-wun-hoong-01(莎阿南15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秘书陈运鸿指出,由林吉祥的上阵选区记录,到雪州“新秀名单”出炉,民主行动党对选民绝无“忠诚”二字。

陈运鸿说,林吉祥从政50年,已经先后在8国7州选区上阵,将选区视为蜻蜓点水的政治秀场,将选民的委托视为理所当然的供奉香油钱。

他表示,林吉祥这种换选区如走马灯,对选民毫无忠诚的政治文化,深深影响了行动党,造成现在的行动党中选的海啸议员都不会以扎根当地,服务选民为己任。

“行动党的候选人每逢大选就以谩骂国阵来向选民乞讨选票,中选后就将选区弃置不顾,或是敷衍服务了事,到下一次大选是就到别处继续‘找吃’。”

也是马青士拉央区团团长的陈运鸿说,雪州行动党在上届全国大选横扫雪州4国15州议席,现在则传出“新秀名单”,要在来届大选更换至少三分一的议员,很多现任的议员要调往别州。

他呼吁雪州选民要认清行动党这种不负责任的政治文化,将选区视为酒店,喜欢来就来,搞砸了就拍拍屁股走人,留给另一人来收拾残局。

“沙登的欧阳捍华,莲花苑的张菲倩、金銮镇的黄思汉、班达马兰的陈博雄等等则服务选区不力,搞到当地民不聊生,民生课题层出不穷,不过听说他们将会被调走,又上演挥一挥衣袖走人的戏码。

“而有心在地方扎根服务的行动党议员,就会被上层领导视为有意要培植地方势力,动摇领导的地位,这点我们从很多火箭的‘毒瘤’身上看到该党是何其的残酷。”

陈运鸿说,选民必须摈斥行动党,认清行动党的背叛本质,唯有马华及国阵是始终如一为选民服务的政党,以身作则给下一代立下正确、道德的榜样。

陈松霖:拟定完整机制,减轻学府负担

TAN SEONG LIM 01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暨宣传局主任陈松霖促请,中央政府拟定完整的机制划一处理独中和华小土地税问题,并建议让建设学校的校地直接豁免土地税或象征式收取土地税,以减轻独中和华小的负担。

他认为,如果独中和华小的经济负担获得减轻,将能把所获得款额用在推动教育事务上回馈学生,这显得更有意义。

他指出,不管是独中或是政府资助的华小都面对土地税的问题,这对资金不足的独中和华小绝对是一项沉重负担。

他披露,州政府在非营利学校用地方面,确实有提供校方缴付1令吉象征式土地税的方案,但目前仍有部分学校的地契类型,不属于非营利学校用地,导致校方无法享有此福利。

他进一步说明,由于土地问题属于州政府的权限范围,要把校地转为非营利学校用地,需要校方进行申请,而且手续过程冗长及繁杂。

因此,没有妥善或即时处理土地税问题的独中或华小,可能会受到土地局的严厉对付。

他建议,政府应该以更宽容的态度处理学校拖欠土地税的问题,而且应该与州政府配合给予面对土地税问题的独中和华小援助,毕竟学校是办教育非营利机构,一定会面对“收入不足”的问题。

“国内多州政府包括霹雳州、砂州、甲州、槟州和雪州分别以拨地或象征式征税的方式给予独中和华小协助,这显示州政府重视和肯定独中和华小对国家教育作出的贡献。”

他说:“政府应该拟定一套完整的机制处理独中土地税问题,让用作建设学校的土地,直接豁免土地税或象征式收取土地税,这种惠民政策不仅能减轻学校的负担,同时也直接让就读独中和华小的学子受惠。”

他相信,如果政府愿意与州政府配合在土地税问题给予独中和华小援助,一定会获得华社的高度赞扬和支持。

他对于柔州政府取消古来宽中分校与苯珍培群独中积欠的130万土地税给予赞扬。

也是工程师的陈松霖是对柔州政府取消古来宽中分校与苯珍培群独中积欠的130万土地税一事发表声明。

古来宽中分校与笨珍培群独中的地契,皆不属于非营利学校用地,导致分别积欠50多万令吉与70多万令吉的土地税。因此,柔州政府宣布取消古来宽中分校与笨珍培群独中,两所独中积欠的130万令吉土地税。

与促同时,柔州政府也将协助把两片校地,转换为非营利学校用地,为两校争取每年缴付1令吉的象征式土地税。

陈松霖:行人天桥工程进度慢

BQ 陈松霖(右)和叶锦英(左)双双指着没有被围起来的行走天桥底层

陈松霖(右)和叶锦英(左)双双指着没有被围起来的行走天桥底层

(首邦市12日讯)陈松霖促有关当局正视搁置行人天桥工程

搁置行人天桥有碍市容,会对行人带来危险,也成为蚊虫滋长的温床。

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备选委员会主席陈松霖工程师今天是与其行动室主任颜明富及副主任叶锦英一起巡视选区後做出此呼吁。

根据一个每天都接送孩子到首邦市子文小学的家长,这个横跨子文小学前道路的行人天桥工程已停顿超过一年了。

陈松霖:”这个行人天桥的结构已经做好,艰难的部分都已经完成,只剩下栏杆和顶盖就可以收工让大众使用了。为什么有关当局没有去处理?难道有关当局这一整年來都没有针对这个问题开会讨论以采取适当的解决行动?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

这搁置的行人天桥已经横跨过首邦市子文小学前的道路。它在靠近子文小学这边由安全网围起,另一边只以隔离墩围起,安全措施不足。

行人桥底下野草叢生将成蚊虫滋生的温床。

陈松霖:提前发出灾难警报,减少财务人命损失

TAN SEONG LIM 01随着气候不断变化,多州河床水位不断高涨,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暨宣传局主任陈松霖表示,气象局应该在水灾发生时扮演关键角色,提早向人民发出灾难警报,以达到预防效果,并把财务损失和人命伤亡减低!

他指出,气象局的表现必须全面提升,准确地向人民发出灾难警报,让人民作好防灾措施,包括收起贵重财务,并迁移至安全地区。

他披露,气象局是采用新科技收集资料,这些资料必须被善用,确保防备灾难行动能有效开展开。

他建议,气象局应根据标准作业程序行事,即最迟在水位上涨三天前,向人民发布灾难警报。

他认为,如果气象局能根据标准作业程序,不但能有效疏散居民,各造也能迅速进行协调及进行救援。

“一旦气象局掌握气象情报,就应即刻发布气象警报,尽早把警报传达给可能受天灾影响的居民知道,让人民作好防范措施,迅速展开疏散行动把损失减低。”

他说:“如果气象局能够充分扮演关键角色,迅速应对灾难的发生,这将有助减少不必要的财务损失和人命伤亡。“

也是工程师的陈松霖是对国内多州河水水位高涨,可能在多州引发水灾一事发表声明。

随着气象局向多个州属发布雷暴雨警报后,水利灌溉局的官方网站显示,国内数条河的水位已高涨至令人担忧的水平,恐引发河水泛滥。

这些河流坐落于霹雳、雪兰莪、森美兰、槟城和马六甲,由于河流水位已超过正常水平,因此该局官方网站已向5个州属发出警告。

陈松霖也提到,在多州河水水位高涨的情况下,民众应提高警惕,防范水灾来袭。

他强调,政府应与专家配合探讨和研究国内各州如何有效防洪,减低水灾的发生机率。

他重申,由于各州防洪措施都不同,所以不能使用同样的程式。

因此,政府在制定各州的防洪方式,需要与逐个州属进行研究。

“每个地区水灾情况不同,所以政府必须与州政府及专家配合,拟定策略更有效防止水灾。”

“我建议,各州发展工程都需要设有蓄水池,地方政府应该重新检讨蓄水池容量是否足以容纳雨水,以缓和排水情况。”

黄淑华:维护王室尊严,州议会不应拒绝辩论武吉斯人课题

Ng Siok Hwa(莎阿南10日讯) 马华瓜拉冷岳区会妇女组主席黄淑华指出,雪州政府及州议会必须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发表的“武吉斯人”言论表态,以示维护雪州苏丹及王室的尊严。

黄淑华表示,雪州议会拒绝辩论敦马该番得罪雪州王室的“武吉斯人”言论,是不惜无视雪州王室地位及具有包庇及维护敦马意图。

黄淑华说,轰埠州议员拿督阿都苏古提呈辩论相关议题的动议,雪州议长居然以“与公众利益无关”及“是一项不合理的课题”为由拒绝动议。

他质问雪州政府,难道敦马这番侮蔑到雪州王室的言论不是一项课题?

黄淑华强调,雪州政府及州议会绝对有必要表态,以维护雪州苏丹及王室的尊严,避免日后再有人对武吉斯人发表错误、具歧视性及荒谬的论述。

“但很可惜及令人遗憾,雪州议会居然为了不令马哈迪尴尬,淡化此课题,错过了为雪州王室伸张正义的机会。”

马哈迪上个月在大集会上指首相纳吉可能拥有“武吉斯海盗”背景,迷路后才来到大马,因此促请对方返回武吉斯。过后雪州王室理事会发文告,指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与王室理事会成员对马哈迪的言论深感失望及愤怒。

雪州王族拥有武吉斯血统,因此马哈迪的言论不仅诋毁武吉斯裔,也蔑视雪州王族。而且王室也认为马哈迪的言论是在煽动马来西亚人民,以憎恨与蔑视武吉斯裔。

黄淑华重申,任何人都不应该以族裔来标签任何人的背景,虽然马哈迪表示他只是针对首相纳吉,但那番武吉斯海盗言论是具有歧视性的标签,应该受到谴责及制止。

李慧玲:巴生周二大水灾切断交通,雪马华促阿兹敏严正视听

%e6%9d%8e%e6%85%a7%e7%8e%b2(莎阿南9日讯) 马华加埔区会秘书李慧玲促请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在对槟城大水灾慷慨解囊之际,也应检讨改善雪州境内水灾黑区,特别是周二巴生及莎阿南才发生闪电大水灾,严重到切断了往返两地的交通。

她说,雪州巴生及莎阿南也刚刚经历了一场触目惊心的大水灾,虽然受影响程度及严重程度不及槟城,但雪州政府也必须找出肇因并加以解决,否则有朝一日雪州也将像槟城一样,疏于治水工作而成为水灾州。

她指出,周二发生在巴生及莎阿南的闪电大水灾其实规模不小,受灾地区包括巴生新镇永旺购物中心道路、联邦大道双溪拉绍收费站道路、西海岸大道部分路段、兰花园商业区、沙巴都大道前往莎阿南、新巴生谷大道前往莎阿南7区大路等等。

“受灾地区都在大道及公路上,水位甚至高过三尺,而且发生在清晨及上班时段,水深切断了巴生往返莎阿南的交通,导致交通大瘫痪,不仅不少汽车泡在水中,也影响了两个地区的经济运作。”

“据了解,相关地区已经是逢雨必灾,但是排水系统却没有获得提升改善。上述路段有些地区正在进行工程,很显然是地方政府并没有严厉监督工程带来的后果。”

李慧玲发表文告表示,雪州大臣阿兹敏日前慷慨捐献100万令吉给槟州政府,这是无可厚非,不过阿兹敏也应回头看看自己管辖的雪州,其实也一样面对水灾的困扰。

“我促请阿兹敏也要关心自己那已经失火的后院,雪州有不少地区也是水灾黑区,在非雨季期间,雪州政府是否已经鉴定了这些黑区并改善排水系统、做好防灾措施?”

她说,除了巴生及莎阿南,其他水灾黑区也包括加影、蒲种、万绕,这些地区平日都会因为一场雨而发生闪电水灾,如果降雨量剧增,会否发生大水灾?雪州政府可否作答?

“槟城大水灾是因为山坡过度发展所导致,而雪州的水灾原因又是什么?雪州政府必须找出答案才能对症下药,而不是等待水灾来临后才来发表会改善、会提升等等的公关术语。”

黄文强:雪马华全力投入槟城水灾赈灾,促州政府诚实面对大水灾肇因

%e5%a4%a7%e6%b8%af-sungai-besar-%e9%bb%84%e6%96%87%e5%bc%ba%e5%90%8c%e5%bf%97-sdr-ng-boon-keong(莎阿南8日讯) 马青雪州州团副团长黄文强表示,雪州马华将响应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的号召,全力投入槟城大水灾的赈灾工作,陪同槟州水灾灾黎度过最艰难时刻,并将竭尽所能提供一切所需物资。

他对槟州经历有史以来最严重水灾感到痛心,马华也在水灾发生次日就动员志工团前往槟城展开赈灾、派发救援品,发动全党上下的力量参与救灾工作。

无论如何,他认为,这场大水灾虽说是因暴雨而引起的天灾,但是灾情严重亦有人为因素,包括槟州政府只说不做的治水、环境被破坏导致排水不佳,否则灾情本应可减轻。

“从众多水灾照片来看,洪水是黄色的,这显然是参杂了黄泥,而这些黄泥水都是从各灾区附近的秃头山冲下来,这意味着附近的山坡已经失去了吸水的效果,随之而来的是黄泥参杂洪水一起冲下来。”

“城市灾区的积水都是黄泥色,显示这些洪水都是从山坡冲下来的,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槟城光秃秃的山坡无法吸收降雨量而参杂黄泥冲到平地,平地的排水系统又失灵,才导致大水灾。”

也是马华大港区团团长黄文强发表文告说,目前最重要的是救灾让灾黎尽快回到生活轨道,然而在这之后,槟州政府有必要诚实面对及探讨大水灾的肇因,而不是保持否认症候群,否定水灾与槟城过度开发有关。

他指出,过度开发的后果在平时是不会浮现出来的,唯有在较反常的情况下,例如降雨量激增才会浮上水面,槟州政府不能把大水灾仅仅归咎于降雨量,毕竟如果没有过度开发,灾情是有可能较为轻微的。

“诚实面对水灾肇因才是预防水灾的方法,如果抱着侥幸的态度,祈求往后不会有突然激增的降雨量,这无疑是刻舟求剑。山坡过度开发的后果现在才浮现,难保以后不会再度发生,州政府有什么良策去预防?”

他说,身为槟州首长的林冠英大可否认土崩是土崩、否认水灾是水灾,但当这些含有人为因素的灾难发生时,最终受害的却是广大槟州子民,槟州政府不能那么自私让槟州人去承担州政府失职带来的恶果。

Previous Older Entries Next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