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冠文:是雪州政府在神圣的州议会内提供不确实数据给全体州议员,还是负责管理房屋、发展及木屋事务的行政议员刻意误导雪州人民?

(吉隆坡31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黄冠文州议员要求民联雪州政府解释,为何民联议员纷纷针对雪州廉价屋数量展示数个不同版本的数据,犹如上演雪州廉价屋罗生门事件,严重打击雪州政府威信。

也是国阵雪州议会副党鞭黄冠文也谴责雪州行政议员依斯干达发表与州议会文件不同的廉价屋兴建数据,让人质疑到底雪州政府本身是否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否则怎么如此直接了当的廉屋数据,为何近期内在民联人民代议士手中会有4个版本?

他表示:“更严重的是行政议员如今向公众宣称州政府已兴建了逾6千间廉价屋,但与雪州政府所提呈的州议会文件资料不符,因为该记录列明雪州政府只有总数5,612间廉价屋计划 (价值4万2千零吉或以下),其中已经完成的只有287单位,兴建中的也只有区区的825个单位,因此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应该出来解释,到底是雪州政府在神圣的州议会内提供不确实数据给全体州议员,还是负责管理房屋、发展及木屋事务的行政议员刻意误导雪州人民?”

他也谴责雪州政府内的华裔行政议员由始至终均保持沉默,以明哲保身的态度,任有民联议员胡扯雪州廉价屋数据,即使明知潘检伟、张念群及许来贤三位雪州民联国会议员对外宣称彼此不同版本的数目,他们仍旧噤若寒蝉也不加指正,似乎是一幅事不关己的默许态度,难怪雪州政府在颁发奖学金的工作,会严重地边缘化华裔子弟,人民从这起事件就能掌握其中关键。”

黄冠文也特此感谢越俎代庖的潘检伟、张念群及许来贤三位雪州民联国会,在没有厘清情况下胡乱抛数据,反而让雪州人民因此有机会识穿民联误导人民的伎俩,到事件一发不可收拾时的情况下,迫使民联雪州行政议员迟至事件延烧一周后,终于打破沉默对外交代,间接协助国阵雪州反对党议员对州政府施压。

他对于潘检伟和张念群至今还搞不清楚民联已执政雪州的现象啼笑皆非,因为执政党议员亲自到本身执政州属工地拉布条,而且要3位民联雪州国会议员身兼雪州政府发言人厘清雪州廉屋数据,追根究底还是因为民联州政府效率不彰所致。

他指出,不管是潘检伟或是许来贤事前宣称的2万3千间,还是潘检伟与张念群事后澄清的5,813间,都与州议会文件的计划兴建5,612间廉价屋(包括还未开工的4,499间),以及依斯干达宣称的6,470间不同。

他披露,基于依斯干达的数据与议会书面报告不同,因此国阵雪州议员将会在下一次州议会内质问民联州政府,以免助长民联议员报大数的政治歪风。

Advertisements

王钟璇:连州议会上的数据也可信口开河,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 吉隆坡31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王钟璇对雪州民联政府自执政后,政策丶执行错漏百出,甚至州议会的会议记录数据竟可出现四五个版本,令人惊叹!

至今无人可肯定,究竟哪一份数据才是正确的!是不是为了撇开责任丶逃避问题,结果造成用一个谎言来掩饰另一个骗话?

她挑战雪州大臣卡立,立刻采取行动对付掌管房屋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依斯干达,否则卡立本身则应该针对错误的数据,负上全责。

“雪州人民已厌倦雪州民联政府癫三倒四的作风,如连州议会上的数据也可信口开河,还有什么可信的呢?”

她讥嘲雪州民联在这四年来的最大的“贡献”是垃圾淹城丶加影大水灾丶巴生大水灾等; 试想如民联继续执政,雪州还有前途可言?

也是雪州格拉那再也国会选区协调官的王钟璇说,雪州政府在处理水供问题方面,将政治和人民福利混为一谈,拖三延四令逼切需要落实的冷岳2计划搁置长达500多个日子。

水供专家预计,我国在未来四五年内将面对水供危机。而雪州丶隆市和布城都因发展成长率比其他地区快速,用水量求过于供,这将造成严重水荒。如属于我国行政中心的地区发生水荒,国家将陷入混乱。

她说,雪州大臣卡立一直说重组水供公司后可以改善水供; 但公司重组与冷岳计划是两码事,前者是商业活动丶后者则是工程,不应混而一谈。其实,如雪州大臣重组水供公司的用意是增加效率,那由中央政府出资建设的冷岳2工程应可同步进行以加强功效。

王锺璇期待,雪州民联政府能为雪州子民的福祉,放下党政因素,与中央政府携手为民供水!

叶炳汉 : 雪州政府领导层4年多的施政方针,没有全面照顾雪州人民的需求,反而把焦点放在企业牟利的活动上!

(吉隆坡31日讯) 马华雪州联委会政宣局主任拿督叶炳汉针对三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公开喊话,要雪州州务大臣花钱保州政权的诉求显示,雪州民联议员也不满雪州政府没有真正地照顾人民,把公共资源好好用在地方建设、人民福利以及环境卫生等等基本措施上。

也是雪州国阵宣传局主任的他指出,一般上政党议员都能各司其职,彼此在本身的范畴内完成论政参政的角色,而民联雪州国会议员选择饶过他们党内州议员同僚,去劝谏雪州政府更关注民生发展,显示出民联代议士察觉到雪州政府在地方建设的疏漏,包括道路、渠道及路灯等基本措施鲜于修建,垃圾和水供等问题拖延多时,影响到雪州人民的日常生活和卫生环境。

他表示,有关课题其实可以通过民联雪州州议员更名正言顺地在雪州议会的平台上辩论,进而促使州政府采取积极的惠民政策,可是卡立已经让民联的代议士一再地面对居民的责难,所以才让民联国会议员对州政府失去信心,公开对州政府的诉求。

他指出,近期内也发生民联雪州三位国会议员,分别是潘检伟、张念群和许来贤等人回应雪州廉价屋的政绩和数据,让人质疑到底是雪州政府内已经是江郎才尽,所以没有更恰当的发言人,还是该党国会议员对州政府事务的机制有所保留,才越级回应有关议题?

他表示:“事实上,雪州政府领导层4年多的施政方针,没有全面照顾雪州人民的需求,反而把焦点放在企业牟利的活动上,更重视与大型发展商开发购物商场和推展豪宅建设计划,而忽略了其他阶层人民的需求,其中包括兴建更多廉价屋给低收入阶层,所以知情的雪州行政议员团队在廉屋事件深知理亏,而不敢面对群众,直到纸包不住火的时候,才迟迟地让相关行政议员出来澄清其他民联国会议员的数据不对的情况。”

拿督叶炳汉认为雪州政府应该好好反省和检讨,并把这两起民联数位国会议员干预雪州政府的施政视为一个警讯,更认真地看待利民的发展工作,而不是利用州政府公共资源,以坐享其成的心态去分享商业牟利活动,而忽视草根人民的需要,以及雪州未来发展等更重要的议题。

黄凤玲:挑战许来贤拿出具体资料,公布民联雪州政府执政四年多一共分配了多少间4万2千零吉的廉价屋给八打灵再也南区的选民!

(吉隆坡27日讯) 马华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妇女组署理主席拿汀黄凤玲抨击许来贤身为雪州执政党籍国会议员,刻意引用误导性的廉价屋数据欺骗选民,以捞取本身的廉价政治宣传。

针对许来贤宣称民联自2008年执政至今共在雪州兴建超过2万3000间可负担房屋,黄凤玲进一步挑战许来贤拿出具体资料,公布民联雪州政府执政四年多一共分配了多少间4万2千零吉的廉价屋给八打灵再也南区的选民。

她也促请许来贤向潘检伟讨教,为何潘检伟发表与他不同的数据,那就是民联雪州政府在4年多只完成5813个中廉价屋,以及向公正党背景的雪州大臣卡立了解,为何州议会的书面记录只表明雪州政府至今只建好287个单位 (价值4万2千零吉的廉价屋),而不是许来贤所宣称的2万3000间?

她认为许来贤作为雪州执政党背景的议员,应该先做好功课才来邀功,而不是将尚未建好以及根本还未开工的房屋单位也算在内,意图浑水摸鱼地误导选民。

她也谴责许来贤当了4年多的州执政党副主席,至今丝毫没有长进,依旧停留在在野党思维模式看待雪州事务,认为建设雪州廉价屋是中央政府的责任,而不是雪州政府的责任,以便为州政府四年多来只建设了287间廉价屋的无能找借口。

她表示,倘若民联议员认为他们无法有效地管理雪州政府,一切都要依赖中央政府处理,那么索性民联做回雪州在野党,让国阵来领导。

王锺璇:如果州议会的会议记录资料是正确无误的,那行动党正副宣传秘书又怎能以另一套数字来指鹿为马,误导人民?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副秘书王锺璇对行动党在雪政府建可负担房屋的课题中,继续强词夺理的作风,感到遗憾。

她质疑为何身为国会议员并在雪州兼任州务大臣及高级行政议员的卡立和郭素沁丶以及数位行动党籍的行政议员和州议员不针对此课题回应,反而由两名国会议员来代言!

“难道众行政议员郭素沁丶欧阳捍华和刘天球,对雪州事务没有发言权?身兼国会议员的州务大臣卡立及高级行政议员郭素沁,应是以官职身份回应,为何不站出来?难道身为国会议员的行动党正副宣传秘书潘俭伟和张念群,比较熟悉雪州的事务?”

王锺璇说国阵在雪州是反对党身份,所以反对党质问执政党回应,是正常不过的事。现在不仅不由州政府回应,还搬人拉布条指责拿督林祥才; 令人不仅对州政府是否只有行动党的代表在‘话事’?而把政府与政党的角色混为一,真得只有行动党做得最 “妙” !

“ 雪州马华手上有的是州议会的会议记录,如果这些文件资料不对,就是雪州政府在州议会中发表不正确的讯息。州议会是神圣之地,岂能以不准确资料企图误导州议员,甚至是雪州人民?如果州议会的会议记录资料是正确无误的,那行动党正副宣传秘书又怎能以另一套数字来指鹿为马,误导人民?”

因此,王钟璇认为身兼国会议员的雪州州务大臣卡立,应勇敢站出来向各界厘清真相。究竟雪州民联政府在过去4年内,到底完成了多少间售价4万2千零吉,惠民的廉价屋?同时应针对雪州议会书面回答的数据,那就雪州政府只完成了287个单位的低价屋 (价值介於3万5001令吉至4万2000令吉) 做出澄清。 而民联领袖对州政府数据似乎有所质疑,才出现所引述的数据出现数个版本。所以,身为一州之首的卡立,不该继续保持沉默,更不应让人觉得雪州政府是只由行动党主导,尤其是在州政府内没有担当任何职位的党领袖抢代发言!

郑有文:连起码的40%成绩都交不出来,人民如何能够期望这个州政府有效地领导雪州先进州的宏愿?

(吉隆坡2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谴责潘检伟在雪州廉价屋课题上,涉嫌玩弄数字误导人民,所以才会在相同的课题上,引述两个版本的数据来自相矛盾。

他指出潘检伟于23日在国会声称雪州政府已兴建了2万3677间廉价屋,然后又于25日与张念群在联合文告中承认雪州政府执政至今只建了近6千间可负担房屋,自己揭穿本身前日报大数的事实。

他指出即使潘检伟玩弄数据,把价格更高的中价屋计算在内,只完成了25%的建屋计划,仍旧处于不及格的执政指数。

实际上,潘检伟试图以比较笼统的可负担房屋名称,把售价比廉价屋高两至三倍的房子数量,与廉价屋混为一谈,以试图在数据内灌水,掩饰雪州民联政府执政迄今只完成了287个单位的低价屋的事实。

他也坚决否定潘检伟把州政府效率奇差的现象,归咎于建屋需要长时间进行的理由,因为任何有常识的人无法苟同执政四年多还没建好廉价屋的工作进度。

他说,马华雪州联委会主席林祥才日前出示雪州大臣卡立的一份雪州议会书面回答显示,卡立在该书面声明中已承认雪州政府虽计划兴建2万3637个单位的可负担房屋,四年来只完成区区287个单位的低价屋,只完成了雪州州务大臣卡立的3万间廉价屋目标的1%,因此雪州政府廉价屋绩效近乎零分。

他认为民联雪州政府若是以懒洋洋的态度来敷衍人民,连起码的40%成绩都交不出来,人民如何能够期望这个州政府有效地领导雪州先进州的宏愿?

他引述有关资料说:“根据这份雪州议会书面回答,卡立透露雪州政府将会兴建3种类型的可负担房屋,即:(一)价值介於3万5001令吉至4万2000令吉的低价屋,已完成287个单位,正在兴建826个单位,待建4499个单位。(二)价值介於4万2001令吉至7万2000令吉的中低价屋,正在兴建16个单位,待建2516个单位。(三)价值介於7万2001令吉至10万令吉的中价屋,正在兴建5510个单位,待建9983个单位。 ”

他表示,有关数据显示民联执政四年来,已经悄悄地减少廉价屋计划的比率,取而代之的是比国阵执政雪州时期所提供的廉价屋高两至三倍售价的房子,来加重贫穷家庭的负担。

他也挑战雪州政府,针对在308大选后上台前后所许下的承诺及如今有多少项已完成的工作,列出一个清单,让人民看清楚雪州政府除了会自我宣传之外,还有什麽政绩。

他揶揄,雪州政府4年来的政绩最出色的,便是加影和巴生发生百年开埠以来最严重大水灾丶雪州大闹历来最严重水荒和雪州成为垃圾州,民不僚生,苦不堪言。

郑有文 : 除非卡立出示文件或者白纸黑字,否则人民大可将卡立所说的,当作是谎话!

(吉隆坡25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针对雪州大臣卡立否认雪州经济理事会批准国能批准国能建筑这项跨越部分位於雪州的蕉赖地区与位於吉隆坡地区的康乐花园的鱼骨高压电缆计划的说法,挑战他对示真凭实据来解释,而不是单靠一把口,就想把责任隐瞒!

“人民对于雪州民联政府一而再地口说无凭已感到非常厌恶,除非卡立出示文件或者白纸黑字,否则人民大可将卡立所说的,当作是谎话!”

他炮轰,卡立是目前的大臣,他可以随时下指示终止该项由雪州经济理事会批准的工程,为何他不要这样做?背后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他说,卡立每次遇到问题,包括巴生丶加影等地大水灾丶水荒等时,都只会用同一句谎话“那是前朝的事”来推卸责任,如果全部事情都是前朝的事,为何他可以动用大笔雪州的资金来为民联作宣传打广告?

也是雪州国阵青年团宣传局主任的他说,卡立在处理雪州事务时就软弱无力,但是在处理民联有利益的事情时,便快速无比,包括市县议员的津贴三级跳丶终止有经验有配备的垃圾处理承包商,找来一批没有经验丶没有能力丶没有器材的承包商,造成雪州各地遭垃圾淹没等事件,却是快速无比。

“我希望卡立不要将雪州当作是民联的资产,用雪州的钱来出薪水给民联朋党丶用雪州的钱来作为民联的宣传等,这都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他说,民联向来作风,都是意图推卸责任,因为批准高压电缆工程的始作俑者便是雪州民联政府本身。

“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在2008年年底批准了横过康乐花园高压电缆的工程,主事的便是雪州民联政府,也即是身兼敦拉萨镇国会议员的雪州州务大臣卡立。”

他说,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2011年12月9日二批横过康乐花园高压电缆工程,证明这是民联州政府的决定,责任不在国能,如今卡立还在张着眼睛说瞎话,足以显示卡立的诚信全失。

李万行:雪州政府一直逃避问题,将公司重组问题牵涉到水供计划上,两个课题根本就不可以混而一谈!

(吉隆坡24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财政李万行炮轰雪州大臣卡立,在雪州水供课题上故意歪曲事实指鹿为马,故意混淆视听,捞取廉价政治宣传! 他说,水供是民生的问题,过去的开斋节和新年,雪州子民都在惊慌中渡日,担心随时会断水,但是雪州政府有做过什麽吗?

“雪州政府只会一直指责中央政府的不是,却没有认真看课题的严重性?为何他们会担心水供问题被解决?”

他说,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澄清,中央政府并没有政治化雪州水供问题,而只是根据工程专家估计实情,即雪州丶吉隆坡和布城水供未来两年内不足以供应这些区域需求,才进行从彭亨输水至雪州的计划。

“雪州政府一直逃避问题,将公司重组问题牵涉到水供计划上,两个课题根本就不可以混而一谈。”

“卡立不是水专家,但如今已有很多机构丶私人界和专家告诉我们这个实情,这已到了危急情况,但雪州政府企图混淆人民。”

李万行说,上述工程都是涉及雪州丶吉隆坡和布城水供,全部地方都是国家的重要行政区,如果这些地方闹水荒,将会是国际上的笑话,政府操作也受影响。

“根据其视察结果,认为如果再不获雪州地方政府批准工程,雪州水供未来将面对很大困境。” 他说,中央政府因了解水供至2016年将面对严竣困境,才批准工程,以便日后每天增加3亿6000万公升水供。 

“虽然现在情况还好,但了解详情的工程师和专家们都知道,雪州水供需求每年增加3.5至4%,意即5年后增20%需求,根据现有设备仅可供应其中60%。” 

他说,新的水供工程计划原订2014完工,现已延迟589天,如今预计2016或2017年完工。 

他指出,日本专家10年前研究,雪州须从外州输水供应,中央政府才决定全数拨款30亿令吉进行计划,如今约20间申请投标,将在明年3或6月正式招标。

陈淑娟:乐龄人士必须居安思危,趁早做好财务规划,以免退休后生活无以為继。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家庭与社会发展局副主任陈淑娟说,根据政府官方统计显示,到2030年马来西亚60岁以上的乐龄人士将占全国总人数的15%,意味着在迈进第十四大马计划的当儿,大马将成为老人国。

“根据2010年人口与住户普查显示,砂州是全国乐龄人士排名榜首至第叁的有雪兰莪(33万4千289人)、霹靂(28万零118人)及柔佛(27万8千零28人),因此这是值得人们去思考的。”

她说,报章上常看到许多老人被弃在政府医院或者老人院的报导,也反映出一个社会问题,即越来越多年轻人為了生活,将父母送入老人院养老,甚至将他们遗弃,老人失去了家庭的温馨与快乐。

“由于物价高涨,退休金已经不敷应用,乐龄人士必须居安思危,趁早做好财务规划,以免退休后生活无以為继。”

她认同,政府目前给予乐龄人士免费医药照顾,加上一个马来西亚诊所等福利,减轻了老人,甚至是年轻人的负担,但仍可以做得更好。

她指出,在《2012年最低退休年龄法案》下将强制私人界退休年龄从现有的55岁延长至60岁的措施,也是一项正面的建议,因為他可以让年长者继续干活并且靠自己寻得生计,而无需依赖子女。

“但这应该设有至少5年的援冲期,以便让中小型工业调适,如政府仓促落实,不但对中小型工业造成打击,对於国内年轻人的失业率也将有所影响。”

他认為,无可否认,一旦落实该法令,虽对年长职员来说是项喜讯,但不要顾此失彼,令到其他方面受到影响。

他说,我国目前正全力朝高收入先进国的目标前进,年长职员的经验可以作為前进的主力,年轻职员则可以成為推动力,缺一不可。

站在年长职员的立场,我们没有理由会反对延长退休年龄计划,因為许多人在达到55岁退休年龄时,仍是有心有力,让他们退休将会是公司和国家的损失。

郑有文:一旦落实了伊斯兰法,对于大马而言将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吉隆坡22日讯)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秘书拿督郑有文揶揄,公正党多位党领袖针对马华总会长蔡细歷今天引述一则来歷不明的手机短讯宣称,一旦大马严格实施伊斯兰刑事法,全国会有约120万人失业的言论,迫不及待“跳”出来反驳,并且企图以更多谎言来掩饰之前已撒下的谎言,很明显是作贼心虚和心裡有鬼!

他说,公正党这一眾华裔党员明知道我国一旦落实伊斯兰刑事法,对我国的经济和国情将带来沉重的打击,对于非穆斯林和华裔,生活将更是180度的转变,但他们却大言不惭,还企图以更多借口来掩饰和“护主”。

“公正党是一群乌合之眾,他们依靠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势力得到今天的位置,甚至由卡立出任雪兰莪州务大臣,在民联的州裡也有官职,因此他们当然不会轻易放手,只会想尽一切方法,来捞取选票。”

他挑战,人民公正党最高理事许来贤和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凯伦,去要求林吉祥针对蔡细歷的说词来回应,以便有个“皇皇”对决,而不是由他们来回应,因為他们二人根本不能代表民联,甚至公正党发言。

他说,马华一直提出伊斯兰法的疑问和该法影响非穆斯林生活的忧虑,是因為这是人民所关切的问题。

“更重要是,一旦落实了伊斯兰法,对于大马而言将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

他说,如果民联执政后会如伊斯兰党的巨头所言,落实伊斯兰法,為何民联不将这个政岗例入民联的宣言,甚至是《橙皮书》?是不是有什麼难言之隐?

“民联為何不可以大大方方面对人民,让人民有一个公平的选择权力,是不是要接受伊法?” 他说,伊斯兰党一直利用公正党和行动党来骗取非穆斯林的选票,在华社面前讲一套做一套,便犹如小人一般;反观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已很有勇气地表明,大马不适合落实伊法,而且目前宪法将会是国家施政的最大方向。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