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梁国伟:丹晚祷禁营业伊党神权扩张,雪州希盟不切割势为虎作伥

Leong Kok Wee(莎阿南21日)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表示,吉兰丹州政府实行“晚祷时间禁止营业”措施,凸显伊斯兰党神权治国主义的再进发野心;雪州希盟迟迟不与伊党切割关系,等于附和伊党的回教化政策,也认同伊党侵损非穆斯林权益。

他说,在伊党执政下,丹州回教化日益扩张推进,早前已经实行“周五午祷时间禁止商贩营业”措施,如今还扩大覆盖晚祷时间,是公然不尊重非穆斯林,严重剥夺非穆斯林权益。

“这显示伊党的神权野心已再度进发,伊党有份执政的州属在酝酿跟进回教化政策,这是不争的事实。伊党领袖甚至多次公开主张,要求雪州政府效仿丹州的回教化政策,足见伊党已经不可能转变,更加不可能变成行动党曾经口中宣说的开明治政。”

为此他要求雪州希盟务必彻底与伊党断绝一切形式的合作关系,否则等同支持伊党的神权治国理念,亦间接同意伊党续推侵损非穆斯林权益的回教化政策。

“非穆斯林选民不要再听什么以大局为重的烂借口,我们只要希盟尤其是行动党向非穆斯林展现诚意,以实际的行动证明希盟反对一切形式的伊刑法,并且立即与伊党划清界线。”

他奉劝行动党,不要成天把已故行动党前主席卡巴星的名号挂在嘴边,甚至还不断引用卡巴星的名言来粉饰自己。

“卡巴星那句‘要实施伊刑法先跨过我的尸体’,是决心与承诺的体现,如今的行动党根本无一人具足卡巴星的精神,所以奉劝火箭人,别再假借卡巴星的名言与精神为自己漂白,事实上却是继续苟活在伊党的极端神权袍衣里!”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指出,自从民联治政雪州,雪州回教化愈见明显,事实已经充分证明,无论是公正党抑或行动党,都没有办法制衡伊党。

“民联执政雪州已踏入第十年,人民没有看到雪州走向更民主,也不见伊党施政开明,难道希盟还要继续壮大伊党,让雪州成为第二个吉兰丹吗?”

“敢问行动党一众领袖,你们成天把原则挂在嘴边,试问你们曾几何时实践过?你们所谓的大局利益,无非为了满足自己的执政野心,少在那里假扮救国英雄。”

他炮轰行动党为了政治利益,继续与伊党藕断丝连,这是彻底出卖非穆斯林的龌龊恶行,唯有行动党拿出最大的认错改过诚意,才能消弭壮大伊党的深重罪孽。

陈松霖:丹州宣布祈祷时间暂停营业,对非穆斯林缺乏尊重

tan-seong-lim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宣传局主任陈松霖表示,吉兰丹州政府宣布所有的商店包括非穆斯林业者,必须在祈祷时间暂停营业15分钟一事,显示回教化政策影响非穆斯林已是不争的事实,同时也对非穆斯林缺乏尊重。

他指出,伊斯兰党在提呈伊刑法时,为了博取支持,多次宣扬非穆斯林不会受到回教化政策,显然这只是信口开河,以达到政治议程。

他披露,在伊党出任州政府的州属,已经逐步落实回教化政策,而且非穆斯林也受到波及。

“这充分显示,伊党在伊刑法课题的论调已经失去公信力,而人民也需重新对伊党作出评估,再衡量伊党是否值得信赖。”

他说:“回教化政策不应该将非穆斯林牵涉在内,这已经侵犯非穆斯林的生活和权益。”

他怒斥,回教化政策不仅对遭影响的非穆斯林缺乏尊重,而且更忽视非穆斯林的权益和感受。

也是马华雪州联委会环境事务局主任的陈松霖是对吉兰丹州政府宣布所有的商店包括非穆斯林业者,必须在祈祷时间暂停营业15分钟一事作出回应。

另外,吉兰丹州行政议员阿都法达阐明,夜间祈祷暂停营业10分钟的政策,所有贩商都要遵守,非穆斯林若要继续营业,可以提交申请。

另一方面,陈松霖也质疑,希盟是否还要继续为虎作伥,坚持回教化政策与伊刑法不会影响非穆斯林。

他认为,吉兰丹州接二连三发生落实回教化政策事件,将导致州内的非穆斯林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这将严重影响他们的日常生活与作息。

“回教化政策影响非穆斯林已是不争的事实,希盟要怎么辩说种种的回教化政策不影响非穆斯林人民的生活?”

他说:“回教化政策不但导致州内穆斯林人心惶惶,也势必影响非穆斯林的的生活及权益。”

他强调,州政府在加强实施回教化政策的同时,必须考量非穆斯林州民的权益。

他并不排除,严厉执行回教化政策将对社会和经济架构造成重大和深远的影响。

他担忧,如果伊斯兰党选择忽视我国的多元种族和文化架构,继续推动回教化政策,这对我国的文明进程将是一大障碍。

黄俊毅:遗憾公正党上议员原则上同意哈迪修改355法令动议

Ng Chun Yie 02马青雪州法律局主任黄俊毅律师针对公正党上议员莫哈末诺莫努迪在上议院表示公正党原则上同意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修改355法令的动议表示遗憾。

“如果哈迪的动议在国会上进行表决,梁自坚律师是否会违背公正党的指示投下反对票?”

也是马华士拉央国会选区事务局主任的黄氏要求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律师及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对次表达两人的立场。

“来自公正党的两名代议士应该清楚的向选民交代他们对于修改355法令的立场。他们日前在出席万挠神坛的宴会时斩钉截铁地向出席者表示公正党坚决反对哈迪修改355法令的动议,如今公正党的上议员却表示该党原则上同意哈迪的动议,到底谁在撒谎?”

黄俊毅在文告中指出,公正党一路以来都试图继续向伊斯兰党示好以保住雪州的政权。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大臣阿兹敏更多次在公开场合向伊党示好,一边厢拒绝宗教极端主义,另一边厢却和神权主义的伊党合作,这叫公正党的非穆斯林议员情何以堪?

李慧玲:希盟领袖涉贪丑闻频传,雪州议员受促申报财产

%e6%9d%8e%e6%85%a7%e7%8e%b2(莎阿南20日讯)随着雪州公正党屡屡传出涉贪丑闻,全体议员不能再闪,公布财产刻不容缓!

马华加埔区会秘书李慧玲表示,28岁即坐拥城堡式豪宅,遭反贪污委员会扣查的公青团安邦区团团长阿当罗斯里,引起关注,他虽未拥有官职,但作为雪州执政党的地方领袖,他得以囤积不寻常的财富,令人关注。

他说,雪州在去年爆出有政府官员索取金钱和性交易贿赂,更有议员助理们出入豪车等传闻,现在再有地方领袖涉贪,现任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理应以身作侧;可惜,他就任至今,一直未曾在官网公布财产。

「其实, 有义务申报财产的官员理应包括立法、行政和司法部门。根据雪州官网,雪州行政议员里,公正党的黄洁冰和阿兹敏一直没有公布财产。其实,截至去年12月,还是只有5位州行政议员有申报财产;可见口里说的是一套,要自律并主动申报财产却是寥寥无几。」

「去年8月,雪州政府宣布将提呈动议强制州议员申报财产,一直自诩清廉的希盟,也还得也得立法『强制』,才能要求州议员们申报财产,可惜这项动议最后仍然是不了了之。」

「当初人民就是因为赞赏民联的透明施政承诺,才把票投给了民联,让雪州变天;时至今日的希盟,却在屡传丑闻后仍选择噤声,反贪倡廉的承诺已背道而驰,推搪理应透明化的责任。」

李慧玲说,与其希盟议员们一再发文告力证清白,没有在吃钱,不如堂堂正正公布财产,让公众审视,不要再以透明化和清廉施政的口号来忽悠选民!

黄俊毅:希盟执政雪州两届仍无能治水,水灾断水交替上演人民吃苦头

%e9%bb%84%e4%bf%8a%e6%af%85(莎阿南20日讯)马华士拉央区会秘书黄俊毅炮轰雪州政府治水无能,导致万挠和根登以及临近市镇在周二早上仅下一场大雨就发生闪电水灾,这场水灾也印证了民联/希盟执政雪州不仅让雪州倒退20年,更让雪州子民吃尽苦头!

黄俊毅指出,自从民联/希盟执政雪州后,雪州各地区的水灾次数比过去国阵执政时的总和更多,而且以前不会发生水灾的地区也沦为水灾黑区,这相信是国阵做不到而希盟一执政就做到的“政绩”之一。

他说,雪州一些人口密集的地区,包括巴生、蒲种、加影,皆已成为水灾黑区,民联执政已经快满两届,仍不见有什么治水措施,而另一边厢,本来甚少水灾的地区却也沦为灾区,民联州政府还有什么借口推搪?

“闪电水灾、无能治水仿佛已经变成是民联执政州属的注册商标,槟州在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领导下,大肆铲山砍树,水灾会发生自不必说,没想到雪州也‘感染’槟州的‘水灾病毒’,而且蔓延甚快,不见康复!”

“雪州政府有时间去制定充满争议、导致非穆斯林不满的《雪州城乡规划指南》,为何不见州政府用心去寻求一劳永逸解决水灾的对策?宁可做一些惹怒民怨的事,却不去解救民困,这样的州政府除了浪费纳税人的金钱还有什么作用?”

也是士拉央国会选区事务局主任黄俊毅发表文告说,日前发生在万挠和根登的闪电水灾,重灾区在万挠煤炭山路和双溪巴高新村出入口一带丶双溪毛糯新村路,及吉隆坡至瓜拉雪兰莪高速大道(LATAR)通往根登新镇一带,由于水灾来得太快,除了造成交通瘫痪,一些车辆也浸泡在水中,损失惨重!

他抨击,雪州各区水灾频频发生,州政府及地方政府施政不良是一大关键,州政府对如何解决水灾没有对策,县市议会因为没有得到州政府的指示而没有方向,而民联的州议员也对水灾没有头绪,只能看着水来水去,日复一日。

他说,“水”也成为了雪州政府一大无解难题,雪州除了经常面对水灾来袭,也惯性面对缺水、水供中断的困扰,断水和水灾交替上演,到底哪一天雪州自民才能摆脱这些困境?

“雪州子民已经给了两届的时间让希盟去表现,奈何两届任期已近尾声,民生问题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变本加厉,选民在来届大选根本不需要再给机会希盟,否则让希盟再执政多5年,雪州恐怕会变成全国最落后的州属。”

钟雅发:促邓章钦履行诺言修改指南,勿把矛头指向马华企图卸责

Chong Ah Watt (Mejar)(莎阿南19日讯)马华格拉那再也副财政钟雅发挑战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立即督促甚至施压雪州政府废除《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中的争议性内容,而不是把问题矛头指向马华,企图为希盟的封闭及宗教歧视政治路线开脱责任。

行动党将《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争议事件归咎马华前朝所为;钟雅发炮轰邓章钦为人没有担当,早前认错道歉纯属政治作秀,实际上毫无检讨及悔过之意。

他表示,邓章钦上周才就指南风波发表认错和道歉声明,才没过几日又把问题归咎马华,彻底证明邓章钦与其他的行动党同僚没什么两样,同样沾染行动党“死不认错”的陋习。

“原以为邓章钦会是行动党的最后一股清流,看来他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实际上没两样,只要面对人民质询,一概摆出‘千错万错没有火箭错’的赖皮卸责态度。”

他指责邓章钦把指南争议归咎马华前朝所为,根本就是转移视线,企图推卸责任,强调雪州目前所推出的指南,与原有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的指南有很大的落差,尤其是一些具有争议性的条文,并不是当初房屋部指南的原貌。

他强调,前任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黄家定当初修改指南的出发点,是为了明文规定在新的发展区,必须为非穆斯林社区提供兴建膜拜场所的保留地,而不像雪州政府现行的指南范本,旨在对穆斯林膜拜场施加诸多限制,甚至还带有歧视成份。

“民联、希盟执政雪州已经迈入第10个年头,期间二度修订指南,并且针对非伊斯兰宗教场所增设了更多的严苛限制,这些都是可以翻查的记录,不容邓章钦在那里睁眼说瞎话。”

空军少校钟雅发续说,希盟向来对外宣称奉行民主、开明与多元体制,然而雪州政府的实际操作却是背道而驰,大开倒车。

“指南风波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希盟的所谓开明与多元体制皆是口惠而实不至,美在宣言包装,却从来未在执政体系内贯彻落实。”

钟雅发表示,邓章钦既然已承认错误,就应该负责到底,督促甚至施压雪州政府马上推行更具多元和包容性的规范指南,而不是把问题归咎马华,自己却什么都不做。

“上周才刚认错道歉,才隔没几天就把问题归咎马华,邓章钦是否已经意识到修正指南的要求,不会被雪州行政议员接纳,所以才会态度大逆转指责马华,以便为行动党的失责与无能铺定卸责后路?”

他有理由相信,邓章钦把问题矛头转向马华,是为了掩饰行动党在雪州政府既不当家也不当权的窘境。

“邓章钦之前辩称一切的问题源自其属下官员未有遵照其指示进行修正,加上他本人疏忽失察,所以才让指南顺利通关的说辞,如今看来都是一派胡言。”

为此他挑战邓章钦履行承诺,立即督促雪州政府宣布废除争议性指南,而不是以“暂缓执行”作为托词,否则邓章钦无从证明他之前的认错道歉是可信之举,绝非政治花招。

拿督郑有文博士:邓章钦认错未解民众质疑,雪州府尚欠人民合理解释

%e9%83%91%e6%9c%89%e6%96%87%e5%8d%9a%e5%a3%ab2(莎阿南14日讯)马华巴生区会副主席拿督郑有文博士提醒雪州政府,勿以为邓章钦一人站出来认错道歉,就能逃避指南风波的问责质询,雪州政府尚欠人民一个合理解释,不容推卸责任。

拿督郑有文表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虽然已就《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第三修订版出现争议性内容认错道歉,但这不足以释解民众对雪州政府的疑虑。

“既然存有争议性的指南是雪州行政议会通过批准,雪州政府就应该总体负责,给民众一个合理解释与交代,而非由邓章钦一人承担所有责任。”

他强调,自从指南风波掀起后,雪州政府一直回避解释,除了邓章钦一人站出来认错道歉,雪州行政议会其他同僚都未有解释交代,如同置身世外。

“新版本指南是10位雪州行政议会于19-10-206批准通过的,邓章钦只是其中的一员,其他的希盟成员,尤其是行动党另外两名非穆斯林议员,难道就不必负上半点责任吗?雪州政府是希盟联合执政的政体,断然不可能由邓章钦一人负起全责。”

“雪州政府迄今未向民众厘清交代,新版指南是由哪一位官员主导修订?为何雪州政府会通过如此不合理且带有歧视成份的规范条文?希盟对这项指南持有什么立场?雪州4名非穆斯林行政议员包括邓章钦,难道没在议会提出反对吗?”

他说,希盟对新版指南的立场与态度是很重要的,因为它反映了希盟的施政纲领,也决定了雪州未来是否步向回教化发展。

“邓章钦与行动党好几位不在雪州行政议会的领袖,不断声辩指南并非法规,实际上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狡辩误导。指南既然有规范条文,政府单位自然是照章行事落实指标,惯例操作下去自然变成共识政策,行动党没有理由不察觉个中的隐忧。”

“更何况邓章钦只是宣布新版指南暂缓执行而非废除,而且这下才刚宣布暂缓执行,邓章钦另一边厢就透露有意引退的消息,事态发展耐人寻味,很难不叫民众不去联想及对雪州政府产生疑虑。”

凭着风波发生后的种种迹象,巴生国会选区协调员拿督郑有文博士有理由相信雪州政府事实上有意将新版指南贯彻执行,所以才会一直回避民众的质询,形成邓章钦成为替死鬼的局面,也充分显露出行动党在整起风波事件中的刻意隐瞒。

雪州非穆斯林膜拜场所指南

雪州马华针对雪州非穆斯林膜拜场所指南的第三版本课题,再做最后一次的声明,以期雪州政府正视问题症结和弱点所在:

(一)限定雪州政府在两个星期内就指南中对非穆斯林膜拜场所的限制和规定,进行修正和删除,并对外公开有关最新版本指南;

(二)呼吁雪州政府尤其雪州行动党莫忘记本身是雪州执政党的角色,当问题出现时,不应拿其他州属做比较来推卸责任或合理化自身的错误,况且,当行动党欲为自己在非穆斯林膜拜场所方面的贡献歌功颂德时,却不见得他们跟全马各州政府做比较;

(三)身为雪州反对党,雪州马华针对雪州政府的施政做出评论和指责,这是雪州马华当下所扮演的角色,促请雪州政府和行动党正视雪州问题,而不是企图以其他州属的情况转移视线;

(四)雪州的相关指南是第三版本,在民联执政雪州近10年以来,已经二度修改指南(2007年推出第一版指南之后,再推出第二版和第三版),问题的症结在于第三版本在草拟过程中,官员是在开倒车,并非越来越开明反而比过往版本更狭隘,这证明民联执政雪州近10年后,仍然无法在行政体系中由上至下贯彻民联倡议的开明和多元精神,更倾向宗教化和种族化的思维显然是民联的失败,雪州政府必须检讨开倒车和无法贯彻开明与多元精神的失败;

(五)雪州政府必须检讨本身在执政方面的弱点,尤其行政议会的草率处事态度,除了邓章钦办公室本身未做最后审核就以相信官员为由,草率的提呈指南至行政议会外,引发开倒车的问题,当指南带至州行政议会时,四名非穆斯林行政议员竟然无人审阅指南而允许指南的推出,这显然是雪州行政议会是如此的草率而非认真过目所有提呈至行政议会的报告和文件,这种执政态度若不导正将会让雪州祸害无穷;

(六)雪州行动党身为最大执政党,检讨本身执政的失败和弱点是责无旁贷,而不是企图推卸责任和转移视线,尤其必须正视他们没有成功贯彻多元精神的失败,一心只想拿其他州属做为雪州政府在这课题的“陪葬品”,以及把责任推向官员,而不正视最根本的问题即开倒车、无法由上至下贯彻开明多元精神,以及行政议会的草率处事弱点,根本就不是一个执政党应有的态度,也辜负了选民的委托。

郑慧玲:火箭议员一如所料,指南事件归咎马华

郑慧玲(莎阿南13日讯)《雪州城乡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出包,一如所料,行动党已将矛头全指向马华!

马青全国副总秘书兼雪州州团副财政郑慧玲表示,闹得沸沸扬扬的雪州政府新版《雪州城乡规划指南》,基于所谓的“疏忽”,采取对非伊斯兰宗教场所实施限制。行动党武吉加星州议员拉吉夫表示,雪州非穆斯林宗教场所的限制源自前朝政府,即国阵执政雪州时即已落实。

“接着,雪州议长杨巧双也指他州也有类似措施,所以促请马华应先去处理其他州的事,言下之意就是要雪州马华在此事件上不再置喙。”

她表示,雪州民联到希盟执政超过8年,还要把罪名套在前朝身上?马华从前做得不好,所以没有受到人民的委托进入议会,人民相信行动党的“改朝换代”,把十多支火箭送进了议会,就是希望行动党有所作为。

“然而,今天,行动党议员在面对疏忽时,没有检讨过错,更没有反省这么多个行政议员都能放行批准这份指南,反而把矛头全指向了马华。”

“一如所料,行动党惯用把马华视作挡箭牌,藉以此开脱屡试不爽,行动党议员从前一直指马华烂,今天的情况就如同你在这份工作上已做了超过8年,还是做不好,要8年前已离职的员工来买单,那人民还选你们这批议员有什么用?”

也是马青巴生区团团长郑慧玲说,行动党的邓章钦、欧阳捍华与甘纳巴迪劳都在雪州行政议会内,当“雪州行政议会”在通过这项指南时,有没有一个行政议员指出指南中的谬误?是否已全员通过?

“如果公众没有察觉,这份指南岂不是就静悄悄地在雪州内全面推行?我希望行动党能够正视这个问题,立刻纠正错误,把指南内影响其他宗教的规条拿出,而不是急着把责任或前朝的身上推!”

陈基蔼:城乡指南原在去年十月通过,为何行动党行政议员不知情?

Print(莎阿南12日讯)马青八打灵再也北区区团秘书陈基蔼炮轰雪州行动党早在去年10月就已经知道,《雪州城乡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新版本列明对非回教膜拜场所不公平的条例,然而行动党的3名行政议员却眼睁睁看着这项指南通过!

陈基蔼引述《南洋商报》的报道说,雪州行政议会是在2016年10月19日通过《雪州城乡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第三修订版,并于当月26日批准出版,拥有3名行政议员的雪州行动党难道会对此不知情?

他指出,除非“雪州行政议会”并不包含邓章钦、欧阳捍华与甘纳巴迪劳在内,否则,当“雪州行政议会”在通过这项指南时,为何没有一个行动党的代表指出其谬误?

“我要质问雪州行政议会,是否在一致同意的情况下让《雪州城乡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第三修订版通过?如果不是,为何不曾听闻有行动党的行政议员站出来反对?”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在雪州政府阻止伊党做坏事’言犹在耳,岂知现在就爆出这种回教化政策,我也要请教行动党的领袖,到底行动党是阻止伊党做坏事,还是看着伊党做坏事?”

陈基蔼发表文告抨击,邓章钦以“一时疏忽”来为这些不合理的指南开脱,简直极尽轻渺及嚣张,天知道还有哪一些回教化政策是在行动党的“一时疏忽”下偷偷执行而尚未被揭发?

他质问,邓章钦自揭自己没有重新再检讨指南而让指南在雪州行政议会上通过,那另外两位行动党行政议员,即欧阳捍华与甘纳巴迪劳是否也是在完全没有阅读该指南的情况下,让指南轻易通过?

“如果身为行政议员都没有阅读所有在会议上通过的文件,意即他们完全没有做好‘监督’的工作,在这种情况下,试问行动党如何去阻止伊党‘做坏事’?”

他揶揄,难怪雪州在民联执政的这几年来那么多回教化政策出台,原来诸位行动党行政议员皆不爱细读会议文件与条例,才导致有那么多回教化政策在行动党的眼皮下通过。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