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祚信:重研农历新年SOP,以符合迎接新年习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今天促请政府重新研究农历新年抗疫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以便更加符合实际情况,同时符合华人迎接农历新年的习惯。

黄祚信指出,昨天公布的农历新年 SOP,只允许自家用饭,严禁家庭之间的团圆,缺乏从实际角度出发的考量,完全不符合华人迎接农历新年的习俗。他举例,如果平时一家人都有紧守SOP,父母的家在同一个花园,或邻近的花园,或者在一些小镇,只隔着一条街,应给予通融,让儿女和父母团圆。同时,兄弟姐妹之间若住得靠近,如果又是小家庭,自我评估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没有感染冠病或出现症状,政府应给予通融,而不是铁板一块,不近人情。
黄祚信指出,自从政府昨天作出宣布之后,民间响起讽刺的声浪,例如“相约在夜市”‘“到捷运团聚”,说明人民对这个政策存有意见。黄祚信认为,政府应管制的是公共场所,实施严厉的程序,而只要紧守SOP,家庭之间的相聚风险较低,应给予通融,让各个家庭酌情处理。黄祚信认为,每个家庭都清楚自己家人,兄弟姐妹之间的健康状况,他们都有足够的智慧去判断家人团聚的风险,依照情况做决定。

黄祚信强调,雪州马华支持政府的抗疫措施,也接受禁止跨州跨县的决定,以杜绝病毒传染,但社区内的小家小户的团聚,应该给予宽容,并依照早前的建议,限制一定人数,即可以满足农历新年大家团聚共欢,举杯畅饮,各话家常的期盼,同时做到降低传染的风险,做到合情合理。

黄祚信同时慎重呼吁全体华裔同胞,新年期间紧守已实施的抗疫SOP,除了照顾一家安康,也协助政府控制病毒,以早日脱离瘟疫,还百姓一个健康和自由的环境。

【文告完】

拿督何启利:2021雪州人民对雪州政府的期望:不要再制水!

2021雪州人民对雪州政府的期望:不要再制水!

对于雪兰莪人民来说,2020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刚结束15天的农新年,从庆祝的心h情回到正常的时刻,因为新冠肺炎的来袭,政府突然在3月18日落实行动管制令,宣布全国都必须面临停工的坏消息,导致人民的收入、孩子的教育都受到严重的影响。那时,大家都充满了焦虑。

雪州人民水供维权小组主席兼马华雪州联委会法律局主任拿督何启利律师说,在雪兰莪,人民除了要面对新冠肺炎的风险,也遇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众所周知的水源污染和水管爆裂导致制水的问题,这根本就是在伤口上撒盐。制水不但在一个月内会发生一到两次,还时常持续好几天,导致雪州的千百万家庭,超过500万人受到影响。避免新冠肺炎爆发,卫生部指示人民要在家隔离和勤洗手,但制水导致人民必须冒着被感染病毒的风险被迫在运水车前排队拿水,甚至还必须额外花钱破费购买水桶、饮用水和食物。

然而,幸好雪州政府终于采取了补救行动:

1. 提高涉及污染者的罚款。

2. 雪州为了监督和抓拿污染河流的凶手,花费200万令吉购买4架无人机。大家都希望这个方法有效,可是结果不理想,无人机无法完成它的任务。因为,大家看到雪州大臣和行政议员们后知后觉的在发现河水污染后,用自己的鼻子来嗅水的味道,以为这样就可以找到凶手。

3. 雪州政府拨款2亿令吉,将污水从污水处理厂转移出去,并对污水处理厂进行升级,但此措施可能会超出应有的成本。其实,只需在进入污水处理厂所有主要河流的每个河口安装检测器来检测水的品质。

我们不间断监督和质问州政府,都是为了希望他们所采取的措施能够奏效。

同时,希望雪州政府能够简化监督的方式。事实上,雪州苏丹长期以来一直指示州政府成立一个监督委员会,我们也相信相关的委员会已经成立,而现在是将其付诸实践的时候了。

1. 收集有关污水处理厂周围集水区活动的所有信息。
所有建立在集水区与河流旁的工业不管是农业、污水处理厂、采砂等等工厂,执法单位必须定期监督和给予警告,并教育他们如何控制水源污染,这就是“预防胜于治疗”的意义。而不是当污染发生时,解决方案就只是关闭污水处理厂,一大群人忙上忙下的解决制水问题之后就不了了之。

2. 必须加快更换破旧水管的速度。
雪州政府常宣称拥有强大的储备金与收入,却没有善用有关款项去加快更换旧水管的速度。无法解决水管定期爆裂和减轻人民的负担,有多少储备金和收入也没用。

3. Langat 2 Water Treatment Plant 项目完成日期必须加快。
Langat 2项目的完成将使食用水的储量增加到20%,这可以快速将相关地区的水源引导到需要的地区。

雪州是先进州,频繁发生制水是可耻的行为。雪州人民的期望很简单,仅希望在新的2021年不要再发生制水问题了!
Happy New Year 2021

拿督梁国伟:超市走道摆酒类不是课题,伊党区部勿小题大做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梁国伟抨击,伊斯兰党班登区部日前通过脸书贴文指控,Dataran Pandan Prima 某超市公然在走道上放置售卖酒精饮品令民众都受到惊吓的言论,只会把小事化大,制造不必要的误解和情绪反应。

“我促请伊党不要小题大做、反应过敏,涉及的超市已经根据规定清楚的张贴注明‘非清真’(TIDAK HALAL)字眼的告示牌,根本不应该成为课题。我很怀疑到底是民众真的受到惊吓,还是伊党自己吓自己?”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的他表示,有关的伊党区部如果真的认为超市的做法有问题,而他们是真诚要解决问题,那么他们大可以直接联系相关超市的管理层,把问题和疑问提出来,寻找最佳的解决方案。

“然而他们却通过社交媒体挑起这件事,这样做根本就不是想要解决问题,而是把问题复杂化,纯粹制造族群之间不必要的误解和破坏社会安宁。”

他希望伊党能够尊重大马社会的多元性,以更开放和包容的眼光看待课题,没有必要把一些简单的课题无限上纲,或加以种族化和宗教化。

“请不要从博宣传的手法回应或处理课题,处在我们这个多元社会,任何课题都应该以协商、中庸的方式来圆满解决。”

拿督何启利律师:雪州水源污染永无止境,200万无人机当摆设?

雪州人民水供维权小组主席兼马华雪州联委会法律局主任拿督何启利律师质疑,雪兰莪州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水源污染、制水断水,究竟州政府花在水供管理和水源监督的钱用到哪里去了?

他说,较早前,雪州耗资200万令吉买4台无人机监测雪州河流一事已掀起轩然大波和舆论争议,一台无人机要价50万令吉,倒不如把200万令吉用在提升水源保护设备或提高净水的蓄水量。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如果州政府善用及有效应用早前耗资200万令吉购买的4架无人机及加强监督州内各水源不被污染倒还情有可原,可是河水污染及制水问题比其他州属有过之而无不及,请问这些无人机还能不能操作?

他说,雪兰莪河流日前再受污染,雪隆区4个滤水站一度关闭, 88万6297个用户面对制水的困境,人民的忍耐已到了一个极点,这种日子还能忍多久?

他非议雪州政府将自身失责推卸的干干净净,将问题推给养鱼池,甚至绘声绘影的声称“有计划污染水源的人士”。按照雪州政府的逻辑,如果警察维持治安无能,是否要怪罪为何有人要做坏事?只要州政府的监督机制到位,河水被污染的问题就会减至最低。

他认为,州政府必须针对蓄水池附近的工业、农业进行全面的资料收集和整理,除了制定有完善的监控机制和施以严厉的惩罚以外,也必须提醒及教育相关业者或居民如何保护河水的洁净。

同时,预防胜于治疗,州政府必须记录并严格监控所有在集水区范围内进行的活动,严防工业、农业、污水池及发展造成水源污染的导因。

“政府必须给予犯法人士更高的罚款和惩罚,才能有效杜绝水源被污染的问题。”

拿督黄祚信文告: 1亿2000万抗疫拨款花去哪了?雪政府应助受影响商民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抨击雪州希盟政府抗疫无能,花了1亿2778万令吉公款作为抗疫款项,至今不但看不到抗疫成效,雪州确诊人数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让人怀疑,这些钱到底去那里?

他促请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丁、掌管卫生、福利、妇女及家庭发展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西蒂玛利亚、以前卫生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里为首的专案小组(taskforce)向人民交代,有关款项的去处,以及为什么雪州疫情失控,多天甚至达4位数的惊人数目。

黄祚信今日发表文告质问祖基菲里,有关专案小组至今做了什么?该组是否还有运作?从3月成立至今已经8个月了,为什么没有宣布进展?雪州确诊人数居不下,为何他们至今仍然静静?

他认为,作为马来西亚的先进州,抗疫款项更是耗费上亿令吉,雪州应该是国内的模范,可是在抗疫方面的表现却是最差的州属,雪州政府不会感到丢脸吗?

“根据阿米鲁丁在3月间宣布,雪州政府将拨出1亿2778万令吉推行‘对抗冠病关怀配套’,声称要协助受影响的雪州人民,当时雪州的疫情也达到100多宗。既然款项已发下来,钱也用了,可是疫情却节节上升,本周确诊人数多天上升至4位数,情况让人感到震惊、担忧和愤怒,不禁要问,州政府有没有做工?1亿多拨款到底花去什么地方了?这些都是雪州纳税人的钱!”

他认为,由于州政府抗疫无能,以致管制令迟迟不能解禁,让商家和人民生活困苦。州政府白白浪费了人民的钱,与其把钱花在无效的抗疫用途,不如做出适当的调整,以其中部分款项直接援助人民和商家,让他们渡过难关。

“我国面对逾8个月的新冠肺炎管制令,不少商家或行业大受影响而倒闭, 根据大马社险机构截至今年10月中的数据,我国已有9万人失业,和去年相比增长了278%,如果州政府没有把钱用在适当之处,疫情也没有办法控制,相信有更多公司倒闭和更多人失业。“

他劝请雪州政府体恤人民和商家,特别是在后疫情时期,商家和人民需要更多的协助和辅助,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能再静静,除了防疫措施以外,应该宣布更多振兴计划,让人民对疫情后的前景更乐观和看到希望。

拿督梁国伟文告:感谢莫哈末哈欣为非穆斯林挺身而出,欢迎更多穆斯林开明言论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梁国伟赞扬武装部队前总司令丹斯里莫哈末哈欣呼吁当局检讨吉隆坡杂货店、便利店及药材店禁卖酒的言论,并欢迎更多这类开明的言论,以彰显我国多元种族的和谐!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指出,近年来禁酒、喝酒在大马被大肆炒作成了种族宗教课题,在种族之间引起纠纷。但事实上问题的核心与喝酒无关,而是遭到有心人士过度诠释教义,把个人的宗教价值观强加在别人身上,强制让人信奉他们的那一套,才会引发问题。

“莫哈末哈欣的言论正好提醒,不要盲目将自己的宗教信仰强加在他人头上,因为这已经违背了伊斯兰要穆斯林当权者保护非穆斯林权利的基本原则。”

他提醒,有心人也故意把喝酒和醉驾划上等号,仿佛喝酒就是罪行的根源,但事实上,醉驾是个人的行为,问题并不是出在酒的身上。

“如果认为喝酒有问题,酒应该禁酒的话,那么难道有人用刀杀人,就要禁止用刀了吗?我们必须搞清楚,人的行为才是问题,而不是酒有问题。所以有关当局应该就个人的犯罪行为采取行动,而不是对酒采取行动!”

他感谢丹斯里莫哈末哈欣在问题纷纷扰扰的当儿,愿意为了捍卫非穆斯林的权益而站出来说话,因为他的言论在这时候更显得难能可贵。

“我们欢迎更多的穆斯林及马来领袖继续挺身而出,为非穆斯林说话,因为这样才能更有力的共同维护我国多元的种族和谐,彰显我国的多元色彩。”

颜康凯博士文告:线上教学免群聚 林吉祥不懂停课不停学?

线上教学免群聚
林吉祥不懂停课不停学?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教育领域造成前所未有的重大打击,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透露,全世界受影响的学生人数在今年4月2日达到顶峰,超过14亿8,470万名学生,或相等于84.8%的注册学生总数比例。

我国同样难以幸免,全国各地学府不得不暂时关闭。无论如何,山不转人转,由于没人清楚疫情何时才能成为过去,各校纷纷推出线上教学模式以确保学生停课不停学。虽然有些学生面对诸如讯号太弱而无法上网学习,或没有上网设备等的挑战,政府正积极协助他们解决线上学习所面临的技术性难题。

在面对一波又一波冠病疫情冲击的2020年,把传统的面对面教学模式转换成线上教学无疑是确保学生能在安全与健康的大前提下继续求学的最恰当途径,此举让学生在等待有效冠病疫苗问世前,不因持续的疫情而影响学习进度。

当我国疫情进入第3波的当儿,不少人口密集的城市近日陆续传出破纪录的单日新增病例,柔佛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却在此刻呼吁教育部和高教部应该在疫情期间让学校和大学运作;这番言论引起马青雪州州团秘书兼中委颜康凯博士的关注。

行管期续运作,学校停课不停学

颜康凯纳闷道,“会不会是有些人在家里憋太久了,对于疫情所造成的生活新常态一知半解,因此发表似是而非的言论?虽然校园暂时关闭,但学校和大学仍然运作,职员在家上班,教师们更是一刻都不得闲,在家给学生提供线上教学活动。这一切的努力,就是要确保学生们的学习进度不受影响;难道林吉祥不清楚,还是不懂学生们‘停课不停学’的新常态吗?”

林吉祥的言论,简直是在抹杀千千万万在线上教导学生的教育工作者在疫情期间所付出的努力。林吉祥认为学校和大学应该在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下重新运作。颜康凯对此反问,“国外许多学府在疫情稍有起色时,让学生在遵守SOP的前提下返回校园上课,但结果都在几天内重新关闭,因为病毒很快便在校园及社区扩散。既然多国的经验已是前车之鉴,林吉祥为何还要提出这种罔顾学生性命安危的建议?”

颜康凯提醒,专家发现冠病现在已变种,就以D614G来说吧,其传播速度比之前快10倍!因此,政府为了人民的安全和健康着想,果断决定停止一切涉及人潮聚集的活动乃避免疫情失控的正确举措。林吉祥现在反而提议让学生返回校园上课,此举岂不是反其道而行,让学校成为病毒转播温床吗?

拿督何启利律师文告:雪府无能再制水,辜负雪州人民

2020年11月11日

雪州人民水供维权小组主席拿督何启利对雪州再度发生大制水事件感到非常痛心,痛斥雪兰莪州政府的无能,完全辜负了雪州人民。

何启利表示,雪州昨日开始的大制水,影响113万9千个用户,面积达1279个地区,范围之广可说惊人。面对这样一个惊动民生的大事件,雪州政府继续推卸责任,让平民百姓和商家工厂再次面对制水的打击。

何启利指出,这是去年至今年的第十一制水,碰上今天的双十一节,可说极其讽刺。人民要求有效的干净水供服务不可得,反而在制水困境中狼狈蓄水、找水、载水,洗刷饮食叫苦连天。另一方面,工业生产也因此停顿,业者的损失无可估量。

何启利指出,干净的水供是人民的基本权利,因此国阵政府早在2008年便警告雪州政府,雪州将在数年内面对水荒危机,要求雪州政府配合,一起实行冷岳(二)计划,从彭亨州输水进入雪州,并进行滤水与供水工程,以增加20%的雪州储水量。可惜的是,基于政治的考量,雪州政府一再拖延,导致冷岳(二)计划延迟施工,估计2023年才能竣工,让雪州人民数年中多次面对制水之苦。

然而雪州政府犯了这个大错之后依然故我,在工程进行期间,非但没有制定B计划以应付水供短缺,而且在把关河水受到污染方面表现得超级无能。

何启利同时指出,雪州大臣阿米鲁曾自豪的指出,雪州政府已设立多个小组,包括他本身领导的拆除河边非法工厂委员会,由行政议员依占和许来贤领导的水源监督委员会和另一个不知谁领导的大节庆水供委员会来监督州内的水供,但大制水却频密发生,面积一次比一次大。眼见屠妖节近在眉睫,人民将再一次在节庆中失去欢笑。

这些一连串的委员会,演戏多过做工,只能以推卸责任的伎俩来掩盖无能,因此应认真做工,并郑重向雪州人民道歉,以免继续成为先进州的耻辱。

【文告完】

颜康凯博士文告:拉大学院拨款 国盟比希盟多42倍 火箭很不是滋味

在国内经济因新冠肺炎肆虐而严重受创的当儿,中央政府依然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中,把503亿令吉的最大笔款项拨给教育领域,占总比例的15.6%;可见国盟政府对教育的重视,显然是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更难能可贵的是,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大学院)获得4,000万令吉的行政拨款及20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总共4,200万令吉。对于马青中委兼雪州州团秘书颜康凯博士来说,当全球处于自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坏的时刻,国盟政府这笔拨款的确诚意满满。

按年比较,已垮台的希盟政府在2019年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中,就连一分钱也没拨给拉大学院充当行政拨款,而发展拨款也只给100万令吉。

拨款比希盟多出42倍!

从希盟的100万令吉,到国盟的4,200万令吉,是42倍之多!国盟政府不但恢复国阵政府每年从不间断发放予拉大学院的配对拨款(matching grant),而且远比希盟多出40多倍。

如此明显的差距,让火箭感到相当不是滋味,尤其是一些曾任希盟部长职,现已成为反对党的火箭国会议员,葡糖酸心态表露无余。张念群便是其中一位对拉大学院拨款大肆批评的火箭议员,她比喻这笔4,200令吉拨款为走后门拨款;但马上便被马华总会长打脸,因为希盟当中央政府时,就连预算案也找不到白纸黑字写明发放给拉大学院的所谓4,000万令吉拨款。

颜康凯奉劝张念群在开口批评之前,最好事先照镜自省,免得自打嘴巴。这位自诩是过去60年来做得最好的教育部副部长,但她留给大家最深刻的印象,却是最卖力把爪夷文强推给华小四五六年级的学生。

在林冠英担任财长时曾说过,由于拉大学院是马华控制的高等学府,他没有理由资助敌对政党创办的学府。虽然希盟已垮台,但林冠英这种政教不分的嚣张气焰,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了解拉大学院的人都知道,马华向来让该学府享有学术自由的空间,不少火箭党员及子女都是拉大学院的毕业生或在籍生,就连火箭槟州首长曹观友及士不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等较为人知的火箭领袖也是拉大学院的校友。

回顾历史,从时任教育部长敦胡先翁于1972年在国会宣布的一对一拨款,到2013年拉曼升格为大学学院时,内阁依然继续提供顶限6,000万令吉的配对拨款。到了希盟掌权的年代,时任财长林冠英马上把国阵当年的白纸黑字承诺撕毁,祭出‘我是政府我说了算’的霸权姿态。

林冠英都不把白纸黑字当一回事,张念群又何必跟自家的秘书长唱反调呢?

拿督黄祚信:请解决问题,别再诸多借口、故弄玄虚!

2020年10月29日讯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不要再以莫名其妙、故弄玄虚的阴谋论来掩盖自己的无能,雪州人民需要的是做实事、为他们解决问题的当官者,而不是千方百计只想着如何推卸责任的政客。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日前指出,过去5至6天,雪州水供单位成功阻止4个河流污染源,并怀疑有人“试图”故意污染雪州河流。

“雪州多次水源污染以致水供中断的事发都是因为非法工厂倾倒废料所导致,已凸显希盟州政府监督不力,根本不是什么阴谋和秘密,雪州大臣不需要再做任何似是而非、强词夺理的解释,而是严厉对付肇事者、并加强监督力度,确保因水源污染导致制水的事件不会一再发生。”

他指出,雪州境内河流不断受到污染,最主要的问题是水源污染的监管不力,相关负责单位缺乏协调工作、各自为政。加上储水量不足,一旦水源受污染就没有替代的水供来源,这是雪州频频断水和制水、长期无法确保稳定供水的主要原因。

“雪州投资机构在欢迎外来投资的当儿,却没有认真看待相关投资对环境造成污染的问题,缺乏有效的环境评估。很多时候造成污染的都是非法工厂,试问这些非法工厂为何能够那么明目张胆的建设厂房,甚至光天化日的经营多时而没有被取缔?雪州执法单位为什么都是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呢?”

他促请雪州大臣不要再推卸责任,企图为自己脱罪,雪州人民已经亲身经历了无数次制水的痛苦,已经民怨沸腾,他们要看到的是解决方案,而不是诸多借口。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