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A will use the land for public purposes, Yeo continues confuse the public

Tan Gim TuanI refer to Yeo Bee Yin’s attack on MCA over a piece of land in SS25 applied and approved by th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Despite statement of assurances from MCA that we will build a public service facility and use the land for public purposes, Yeo continues to confuse the public on our sincerity and commitment.

As political opponents, I understand that Yeo and her personal assistants (who are now appointed MBPJ Councillors) need to follow the “script” to attack MCA incessantly to secure their own political future. They have also been very dishonest by giving malicious false accounts of fruit trees being planted and force eviction of squatters on that piece of land. Many of these appointed MBPJ Councillors may not even know the actual facts as they are not from Petaling Jaya in the first place.

But make no mistake that MCA intends to deliver on our pledge despite the scurrilous and unwarranted attacks by Yeo.

To address Yeo’s claim that MCA should return the piece of land to the government if our intention is for public purposes, allow us to showcase an example of the Pakatan government’s inability to maintain existing community halls in Petaling Jaya.

As an example, members of the Public have consistently complained about the conditions of Community Halls which has been under the maintenance of the Petaling Jaya City Council for the past 10 years under Pakatan Harapan’s leadership. The deplorable condition of Community Halls and Public Facilities is reason enough for anyone including the MCA not to have faith in the government agencies under Pakatan to get the job done. What is worse is that we begin to see a flurry of window dressing exercises to show minor improvements on public amenities that coincide all too well with the approach of the General Elections to come, instead of a plan of consistent improvements throughout the years as was promised.

MCA will fund the development and maintenance of the public services facilities because we have the capacity to do it.

No, this is not a boastful statement from MCA. We do have the knowhow and expertise. We have set up UTAR on both private commercial land and on State Approved land. Until today, UTAR operates under an independent panel of professionals and educators. The benefits and value of such an education centre is priceless to the society and is an example of what MCA can achieve for the community.

We are still waiting for Yeo to clarify on what basis they claimed that the land was valued at RM 400 psf. Is this the value of mixed development or commercial high rise development similar to the developments in PJ Section 13 and Taman Megah which was recently approved by the elected Petaling Jaya Representatives and Petaling Jaya City Council members under Pakatan Harapan’s leadership

In fact, we dare say that in terms of giving back to society, MCA has done a whole lot more than DAP. May I remind Yeo that all talk and no action can only lead to the detriment of the community under your care.

Not only did DAP not do any noteworthy community projects at their party’s expense, they cannot even get their own government agencies to maintain the community halls that BN built and handed over to them when they won the right to be the government in Selangor.

Talk is cheap. No point trying discredit MCA, when you failed to deliver.

MCA already declared that we will build a public services oriented facilities on the piece of land. It’s been 10 years since Pakatan took Selangor, you can’t keep blaming MCA or Barisan National for your failures. If you’re not willing to help the community, get out of our way. We got this.

Advertisements

陈锦传:杨美盈利用SS25马华公益地段攻击马华表遗憾

Tan Gim Tuan我对行动党百乐镇区州议员杨美盈继续利用位于SS25地段继续混淆视听,借机攻击马华而深表遗憾,尽管马华已声明有关地段将作为公共利益之用。

我可以了解杨美盈和她的助理(今已被委为八打灵再也市议员)为了他们的政治前途,必须要按照他们的“剧本”对马华进行攻击和作出不实的指控。

尽管面对行动党一众无理的攻击,马华仍坚持履行我们的承诺。

在回复杨美盈声称马华若一心为着公共利益,理应归还有关地段给雪州政府的说法,让我们来以实际例子证明,希盟政府根本没有能力管理好八打灵再也的民众礼堂。

举一个例子,公众经常投诉自希盟执政的十年期间,区内的民众礼堂缺乏维修。这些公共设备的情况足以令任何人,包括马华对希盟州政府领导的机构信心尽失。更糟糕的是,为了迎接大选的来临,他们才开始对公共设备略做维修,他们从来没有对州内的公共设备的维修进行长期的规划。

马华有能力发展与维修,在这片地的课题上,马华将寻找资金发展与维修有关的公共服务设备。

马华曾在商业地段和州政府拨出的土地上成功建立拉曼大学,至今拉曼大学仍由一群专才管理。这所大学对社会而言是无价的,也显示马华能为社群谋福祉。

我们仍等候杨美盈针对有关地段值每方尺400令吉作出澄清,这个价钱与八打灵再也13区和美嘉园的综合发展或商业大楼的价钱相近,也是希盟新任八打灵再也市议员们所批准的。

事实上,我们必须强调在回馈社会方面,马华比行动党有更完整的策划。我要提醒杨美盈,别以为只讲不做就能给社区带来好处。

这些年来,行动党非但没有在社区服务有任何显注的表现,就连雪州内的民众礼堂也无法管理好。

讲是容易的,如果在执行上行动党自认无能为力,就别一直想抹黑马华。

马华已宣布将在上述地段建立附合公共利益的设施。过去的民联和现在的希盟执政雪州已快10年了,总不能把自己无能一再推卸给国阵和马华,如果不愿意协助人民,就请离开,让我们来做。

陈锦传
马华英文源流局主任
八打灵再也北区区会主席

颜康凯:郭素沁利益比学生健康重要言论,实在难以接受

BV 20171016火箭把印刷商利益摆中间,学生权益搁一边 当学生们因为书包塞满了许多作业簿而长期抱怨太沉重时,火箭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并没有关心过他们的处境;现在教育部副部长拿督张盛闻果断的执行教育部指南,让书包减重,郭素沁竟然关心起印刷商而呼吁慢点下手。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言论,因为就其言论而言,看来出版商的利益远比学生们的健康来得更重要。马青总团宣传局副主任颜康凯抨击,“果真如此的话,这是不能令人接受的看法!”

颜康凯不忘提醒郭素沁,“在决定作业簿使用的多寡时,学生们是完全没有发言权的。”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作业簿印刷商年年稳赚,学生使用越多作业簿,印刷商的利润也随之水涨船高。

当拿督张盛闻一声令下,立马给莘莘学子的书包减轻重量,相信千千万万的学子及家长们都会为此齐声喝彩;冷不防郭素沁竟然发出噪音,为印刷商叫屈而呼吁教育部必须再三斟酌,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也是梳邦区会新媒体主任的颜康凯透露,“学生书包过重的问题日益严重,作业簿的数量,已经多到泛滥的地步,因为有不少作业簿的内容存在重复性;这样不但加重书包重量,也加重学生们的功课量,但却对于学生吸收新知及培养创意思考没有帮助。”

颜康凯补充,“当学生们因为功课繁重而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学习的乐趣就与他们渐行渐远。当他们提不起兴趣学习,就不容易跟进学习进度;这是间接导致辍学的原因之一。”

孩子们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与希望,让他们在快乐的环境中学习与成长,是大家的共同的重要责任;因此,教育部决定严格执行指南,其出发点肯定是站在学生们的权益为考量基础。

颜康凯纳闷,“莫非火箭议员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种盲目的反对声音,不但完全没有任何营养,对国家及社会也毫无建树。”

颜康凯批评,“身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应该善用她的身份,在国会提出具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本末倒置,非但不顾及学生们的痛苦,反而大发慈悲关心印刷商的利益;难道她只是代表印刷商,而不是代表学生及家长们发声的国会议员?”

林立强:黄锦伦不必操心论傲慢嚣张,更显现情人桥重建不三不四

Lim Lid Chian 01(莎阿南16日讯) 雪邦与瓜拉冷岳县新村发展官林立强斥责行动党瓜冷县议员黄锦伦发表的“不必黄祚信操心”论充满傲慢,更显现出雪州政府当局处事不专业、不负责任。

林立强说,马华身为雪州的反对党,监督雪州政府一举一动是天经地义,维护人民利益更是义无反顾,反观行动党作为雪州执政党,应该接受监督,遇到批评应虚心,事情处理不当更应虚心接受,而非嚣张傲慢的说“不必你来操心”。

他指出,丹绒士拔新村情人桥的重建并非现时今日才完工,而早在一个多月前已经竣工,那时身为行动党丹村支部秘书的黄锦伦难道没有发现情人桥细节疏漏百出,还是黄锦伦另有隐议程,不想情人桥早日启用?

他表示,情人桥之所以坎坷,不是国阵、马华、中央政府造成,而是行动党、雪州政府办事不利、不专业、出尔反尔、背信承诺的恶果。

“欧阳捍华之前大言不惭指拆餐馆重建情人桥是为了渔民利益,如今新的情人桥搞得不三不四,对游客危险,对渔民不便,迟迟不能启用,难道责任只在于承包商?黄锦伦口口声声指会与当地渔民协会商讨改善,难道整个计划之前没有与渔民接洽,了解渔民的需求?

“马华监督有关工程的不利,黄锦伦还有面子指不必马华操心,如果黄锦伦及行动党有能力搞好情人桥,还会出现现在这种残局?”

林立强说,欧阳捍华及行动党执意搞情人桥美化,没有遵守承诺临时安顿餐馆,已经摧毁了一方商家、百姓的生计,这是这点就已显示欧阳捍华、行动党的残暴不仁施政,加上黄锦伦九品之流的傲慢态度,整个行动党的嚣张无能尽显无遗。

林立强提醒欧阳捍华,尽速回应两家被他强拆的老牌海鲜餐馆业者诉求,设立安顿地点给业者,赶紧在那片空地动工兴建美食中心及设施,赶紧恢复丹村昔日的兴旺,还当地商户小贩兴隆。

行动党对啤酒节和大集会采不同标准, 王锺璇:究竟需不需要警方支持?

ong-chong-swen(吉隆坡13日讯)马华妇女组全国副主席拿督王锺璇质疑雪州政府, 为何对警方的劝告前后抱持不同的态度?她问说:究竟雪州希盟政府在办活动时, 警方的支持仅是供他们参考还是必须跟从的条件?

也是马华雪州妇女组主席的王锺璇表示, 早前雪州的巴生啤酒节(后来改名为“巴生德国美食与饮料派对”), 隶属于州政府的市议会声称基于警方不支持而宣告不办。但警方同样不支持希盟在雪州八打灵再也的集会, 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却声称, 八打灵再也市政厅已批准, 叫警方不要干预。

“从这两件事上, 显然看出雪州政府, 特别是行动党邓章钦和欧阳捍华的矛盾及自打嘴巴; 针对啤酒节, 他们把市议会不批准啤酒节的责任推卸给警方, 但对于大集会的课题, 他们又可以无视警方的劝告, 一意孤行的要进行。”

“我们要问欧阳捍华的是, 如果雪州政府只把警方的劝告当作参考, 他大可发挥行政议员的权力, 指示地方政府批准啤酒节, 因为地方政府根本是隶属于州政府的权力之下。但是为何市议会却基于警方不支持为由, 而对巴生德国美食与饮料派对喊停?同样的, 如果警方的支持是必要的条件, 那为什么在大集会的事件中, 欧阳捍华又说不理会警方的劝告?

“到底雪州政府, 特别是欧阳捍华的标准是什么?警方的支持是参考性的还是必要性的?”

王锺璇表示, 从啤酒节课题在雪州的演变, 可以看出希盟为了照顾”不是盟友却是联政”的伊党感受, 根本无意在州内办啤酒节。当初只是为了展示雪州的开明宽容搏宣传, 结果伊党的強烈反对; 欧阳只有缩沙自我矛盾, 利用警方当挡箭牌!

庄凯伦:德国美食取消,邓欧应向人民道歉

Chng Kai Krun马青雪州州团委员庄凯伦今天发表文告,促请两名言而无信的雪州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及欧阳捍华,针对巴生市议会拒绝发出申请准证给予主办单位,导致”巴生Centro德国美食及饮料派对”正式被取消一事,公开向人民道歉。

“一个是雪州的高级行政议员,另一个是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及新村事务的行政议员,有必要站出来向人民交代,为何拥有最终批准权的巴生市议会会拒绝发出准证给予主办单位。”

也是马青莎亚南区团秘书的庄凯伦表示,之前巴生市议会高调的宣布已批准巴生Centro主办”德国美食及饮料派对”,而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更一再强调举办”德派对”的决定权是操纵在地方政府手上,而不是警方,警方只是给予看法而已,甚至公开表示就算没有警方的支持信,巴生市议会也可放行举办”德派对”,可是如今操控生死大权的巴生市议会却拒绝发出申请准证,犹如狠狠的刮了邓章钦一巴掌。

“从两名行政议员信誓旦旦的表示”德派对”可继续举行,到如今胎死腹中,整个过程犹如上演了一场大龙凤,志在充英雄欺骗人民及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而已。”

因此,身为雪州高级行政议员的拿督邓章钦及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及新村事务的行政议员的欧阳捍华,应该立即指示巴生市议会撤回取消准证的决定,重新发出申请准证给予主办单位,好让”巴生Centro德国美食及饮料派对”能继续如期举行,否则就请为自己之前”夸夸其谈”的言论,公开向人民道歉谢罪吧!

陈松霖:宗教族群间和谐不应受到破坏

TAN SEONG LIM 01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对宗教师扎米汉莫辛以粗俗言语诋毁华裔及其他宗教作出严厉的谴责,并表示宗教和族群之间的和谐不应受到挑拨离间和破坏,所以口出狂言的宗教师应在煽动法令下受到对付。

他认为,扎米汉莫幸的言论已经引起各族之间的哗然,这种具有挑衅和敌意的论调,可能会引起种族冲突。

他指出,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国家,而多元文化更应该受到尊重和包容。

他狠批,扎米汉莫幸的极端论调已经违反首相纳吉所倡导的一马精神,同时也与马来统治者所秉持的中庸精神背道而驰。

因此,扎米汉莫幸应该受到警方援引煽动法令的对付,以达到阻吓的效果,而且也避免极端课题被挑起,破坏族群和宗教和谐。

“思想狭隘和言论极端的扎米汉莫幸,已经违反联邦宪法和国家原则,这种恶行绝对不能被纵容,否则族群之间的摩擦和冲突,将对多元社会的和谐造成严重的冲击。

他说:“政府不能对极端主义作出妥协,避免国民团结受到影响,所以警方必须援引煽动法令对付扎米汉莫幸。”

陈松霖是对宗教师扎米汉莫幸批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及诋毁华裔作出回应。

宗教师扎米汉莫幸公开批评禁止“只限穆斯林洗衣店”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并以粗俗语言诋毁华裔和其他宗教。

他也指责华裔如厕后没有清洗,反流在衣服上的粪便与尿液会在洗衣时,污染穆斯林的衣服。

陈松霖怒斥,发表极端言论的宗教师扎米汉莫幸对宗教缺乏真正的了解,同时也对其他宗教和种族,没有足够的尊重和包容。

他认为,扎米汉莫幸以狭隘的角度诠释和理解宗教,这已经间接导致族群之间出现分化和分裂的迹象。

他强调,宗教不应被政治化,反之应该以包容、接纳、理解和尊重的态度看待宗教。

他建议,各族之间必须进行更多的横向交流,打破族群之间的文化隔阂及促进了解。

“国民团结及宗教融合是国家成功的基石,所以加强族群之间的凝聚力,才能达到民强国强的目标。”

他说:“国家的团结和稳定不容受到任何的破坏,任何的极端言论和行为必须被遏制。”

拿督黄祚信:情人桥启用一拖再拖,保安疏漏更具隐议程

Ng Chok Sin 02 - Copy(莎阿南11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指出,丹绒士拔新村情人桥竣工后屡屡出现状况,启用日期一再拖延,欧阳捍华应为保安疏漏向人民道歉。

黄祚信说,欧阳捍华作为雪州行政议员,应该承担责任,检讨情人桥工地保安疏漏,而导致桥上设施接二连三被破坏,令当地渔民期待已久的新桥启用变得遥遥无期。

他表示,重建情人桥作为欧阳捍华的标杆政绩项目,后者应该确保有关工程按照计划兴建落实,并遵守承诺兴建应该兴建的设施,而不是目前仅有的一片空地。

黄祚信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他今日发文告指出,情人桥的安全性、实用性是关键,雪州政府及欧阳捍华必须确保这两项要素获得保障。

他说,马华非常遗憾欧阳捍华刻意政治化此议题,然后嫁祸于人的行径,这只会让人看穿他要转移视线的居心。

“马华作为监督雪州政府的负责任反对党,在情人桥事件上为业者、为渔民出声有错吗?”

他促请欧阳捍华别再搞小动作,模糊了兴建情人桥是为了渔民作业方便的初衷。

“如果雪州政府没有能力扮演保障情人桥安全的工作,马华愿意出钱安装监视摄像机,甚至组织警卫团负责情人桥的保安。”

黄祚信强调,马华会持续监督雪州政府处理情人桥课题,继续为海鲜餐馆业者、渔民的利益出声,而欧阳捍华、雪州政府所谓的美化,在地面画画,在垃圾桶画画,都是在转移视线,模糊初衷。

火箭拿人民的钱要挟人民?

火箭拿人民的钱要挟人民?

火箭拿人民的钱要挟人民?马青总团宣传局副主任颜康凯对于槟州首长林冠英发表“进了门才给钱!”及“如果被阻止,是国民型中学的损失”等言论嗤之以鼻,并直斥“有个这种思维的领袖,才是人民的损失!”

颜康凯质问,“这种附带条件式的给钱法,居心何在?”

颜康凯补充,“火箭槟州政府在发放拨款予规模比国民型中学小得多的宗教学校时,不但金额比国民型学校高出许多倍,更没有附件进门才给钱的条件。由此可见,火箭槟州政府在对待国民型中学时,显然抱持双重标准。”

颜康凯怒斥,“那些都是人民的钱,要给就爽快点,别把国民型中学当成要饭的可怜虫!一边厢挂着关心学校的语气,另一边厢却语带威胁,说什么不就范是学校的损失;听其言,观其行,其诚意有几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也是雪州梳邦马华区会新媒体局主任的颜康凯调侃,“是不是给了发表「美国总统白痴论」的首长进入校门后,个个学生就会变得更聪慧过人?”

颜康凯批评,“本应日理万机的一州之长,竟然把州内要事搁一边,带着一众行政议员及国州议员,浩浩荡荡到校,却只为派点小钱。这种毫无效率的安排,简直是劳民伤财。分为人民的公仆,每月领着人民的俸禄,这就是火箭人民代议士的付出?”

颜康凯抨击,“槟州有许多棘手的问题还在等待州政府出台方案,越来越频密发生的闪电水灾便是一个例子;州政府竟然还有时间拉大队到访学校,而不顾百万州民所面对的困境。”

颜康凯希望华社能从这件事件中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火箭领导的槟州政府「给你一点小钱,却要你的尊严」!

颜康凯不忘呼吁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与副部长拿督张盛闻关注这种不良的歪风,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加以纠正,避免神圣的学府,沦为政客的道场。火箭拿人民的钱要挟人民?

马青总团宣传局副主任颜康凯对于槟州首长林冠英发表“进了门才给钱!”及“如果被阻止,是国民型中学的损失”等言论嗤之以鼻,并直斥“有个这种思维的领袖,才是人民的损失!”

颜康凯质问,“这种附带条件式的给钱法,居心何在?”

颜康凯补充,“火箭槟州政府在发放拨款予规模比国民型中学小得多的宗教学校时,不但金额比国民型学校高出许多倍,更没有附件进门才给钱的条件。由此可见,火箭槟州政府在对待国民型中学时,显然抱持双重标准。”

颜康凯怒斥,“那些都是人民的钱,要给就爽快点,别把国民型中学当成要饭的可怜虫!一边厢挂着关心学校的语气,另一边厢却语带威胁,说什么不就范是学校的损失;听其言,观其行,其诚意有几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也是雪州梳邦马华区会新媒体局主任的颜康凯调侃,“是不是给了发表「美国总统白痴论」的首长进入校门后,个个学生就会变得更聪慧过人?”

颜康凯批评,“本应日理万机的一州之长,竟然把州内要事搁一边,带着一众行政议员及国州议员,浩浩荡荡到校,却只为派点小钱。这种毫无效率的安排,简直是劳民伤财。分为人民的公仆,每月领着人民的俸禄,这就是火箭人民代议士的付出?”

颜康凯抨击,“槟州有许多棘手的问题还在等待州政府出台方案,越来越频密发生的闪电水灾便是一个例子;州政府竟然还有时间拉大队到访学校,而不顾百万州民所面对的困境。”

颜康凯希望华社能从这件事件中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火箭领导的槟州政府「给你一点小钱,却要你的尊严」!

颜康凯不忘呼吁教育部长拿督斯里马哈基尔与副部长拿督张盛闻关注这种不良的歪风,并采取适当的行动加以纠正,避免神圣的学府,沦为政客的道场。

陈松霖:教育部长严惩霸凌学生,有助瓦解校园霸凌势力

TAN SEONG LIM 01对于教育部长马哈兹尔建议带头引发霸凌案件的学生应被停学六个月,马华格拉那再也区会副主席陈松霖表示认同,并认为在“擒贼现擒王”的原则下,能够迅速瓦解校园霸凌势力,而且有助达到警惕的效果。

他指出,校园霸凌日益猖獗,政府绝不可等闲视之,而且必须采取更严厉的手段惩治涉及带头引发霸凌案件的学生。

他披露,当带头引发霸凌案件的学生被停学后,“助威”的学生在失去“领导者”的情况下自然“树倒猢狲散”,不会继续在校园作威作福,霸凌案件就会停止。

他进一步说明,让带头引发霸凌案件的学生停学六个月是一个可行的方案,这远比体罚更符合人道立场,而且也能给涉案者一个改过反省和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认为,六个月的停学期能够给予被惩治的学生足够时间,思考本身犯下的错误行为,然后作出纠正。

他说:“让带头引发霸凌案件的学生停学六个月能达到警惕和阻吓的效果,让其他学生了解霸凌的严重性不敢在学校“越界”袭扰其他同学。”

“当停学期结束,被惩治的学生必须证明已经纠正错误及改过自新,才能珍惜重新获得返回校园的机会,这是停学省思最重要的意义。”

陈松霖发表声明对涉及霸凌案件的带头学生必须被停课六个月作出回应。

教育部长马哈兹尔建议,涉及霸凌案件的带头学生必须被停课六个月,并安排参观监狱以达到警惕的效果。

陈松霖促请社区非政府组织及家长与校方保持紧密合作,杜绝校园霸凌事件。

他强调,单凭教育部和学校的力量,委实无法彻底消灭霸凌事件,因为学校纪律只能管制霸凌事件不会发生在校内,却无法控制发生在校外的学生霸凌事件。

他重申,只有家长及社区非政府组织的配合,才能真正解决校园霸凌事件。

“父母与孩子关系比较密切,假如孩子在学校被欺凌,也许会告诉父母,父母应该转告校方;社区商家或非政府组织一旦发现任何学生被欺凌,也可以协助告诉学校。”

他也提醒家长应该时时与校方保持密切联系,有些孩子在家长面前可能是好孩子,但在家长背后可能又是另一个模样,家长必须有所了解。

陈松霖也提到,如果要达致“零学校霸凌案”的目标,各个单位必须克尽职守,相辅相成,齐心协力地杜绝校园霸凌。

他坚持,学生是国家与社稷未来的顶梁柱,各造理应引领学生迈向康庄大道。

因此,校园霸凌案则犹如校园里的一颗毒瘤,非去除不可。

“只要各造将杜绝校园霸凌之良策付诸于行动,一定能够打造一个安全的校园,好让学生们安心求学。”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