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黄祚信:舆论霸凌污蔑受害业者不公不义,州政府须保证业者续供原味佳肴

Ng Chok Sin 02(莎阿南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强调,任何将受害业者归咎为阻碍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重建进程的指责,都是对业者有欠公平及不人道的谬论。

拿督黄祚信指出,雪州政府及行动党支持者不应将情人桥的重建与当地美化工程捆绑混为一谈,进而变相绑架了已被强拆的两间海鲜餐馆业者,指责业者霸占公家地段,阻碍当局重建情人桥,损害丹村渔民的利益。这是非常误导性和没有根据的。

“我要强调的是,海鲜餐馆与情人桥的重建根本没有直接关系,雪州政府当局强拆餐馆,是因为要进行额外在岸边的美化工程。

“而为什么当局无视业者上诉权利就执意强拆餐馆?为什么急着开展所谓的美化工程?为什么要将重建情人桥的单纯事件搞到如此复杂的项目?为什么可以将原本项目判给承包商及举办动土礼后一改再改计划?这些问题,都有待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正面回答。”

拿督黄祚信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他今日再度发文告声援受害业者,以及谴责欧阳捍华说辞反复,不正面回应问题,更动员网络枪手污蔑受害业者,将受害业者描绘成自私自利、阻碍发展的利益之徒。

“马华是出自于道义,提供业者法律援助,为业者发声,监督州政府的不公、不义,结果也被行动党人乱扣帽子,指马华捞取政治资本,更指业者接受马华援助是‘罪有应得’,这种无理、无赖抹黑的舆论压力,真正反映行动党的舆论霸凌文化。”

拿督黄祚信表示,既然现在餐馆已被拆除,业者也无奈提出愿意重返原地经营的申请,马华只希望雪州政府保证,尽快安顿业者在临时地点经营生意,以及向业者保证在原址重新开张的餐馆,能继续提供非清真的海鲜佳肴,保持餐馆数十年的风味原貌。

拿督林祥才: 吁雪州人作海鲜餐馆业者后盾,纵容雪州政府强拆将后患无穷

Profile Pic 2(莎阿南22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拿督林祥才呼吁雪州人民不要对雪州政府强拆丹绒士拔两家海边餐厅事件袖手旁观,反而应成为受害业者的后盾,集体向雪州政府及行动党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施压以便给予业者交代。

拿督林祥才指出,两家海鲜餐馆自上周被雪州政府强拆夷平至今,雪州政府、欧阳捍华以及全体行动党雪州国州议员皆选择冷处理此事件,不针对此事发表立场也不回应,显然是在寄望课题冷却下来。

他说,强拆餐馆事件发生后,行动党的网上红豆兵军团立刻标签业者是霸占土地的流氓,意图为雪州政府漂白其强拆行动,而其他行动党国州议员不发一言,这种集体缄默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

“换作是国阵政府强拆餐馆,行动党的议员们早就拉大队到现场以肉身挡拆店大队,还会举大字报为业者控诉。但现在雪州政府迫害餐馆业者,这些行动党的议员们就噤若寒蝉。”

“我呼吁雪州人民一起为餐馆业者发声,向雪州政府及欧阳捍华施压,促请他必须兑现为业者寻找暂时性营业地段及重建餐馆的承诺。我们不会知道,下一个商店被拆的人会轮到谁。”

也是八打灵再也南区区会主席拿督林祥才发表文告说,雪州政府已经向人民展示了他们胆敢在一夜之间就能把经营40年的餐馆夷平,以此类推,雪州境内任何一个仍在使用临时地契营业或居住的人民,都会有被雪州政府逼迁强拆的潜在风险。

他解释,这就是为什么雪州人民在这个课题上必须团结一致,勇敢为餐馆业者挺身而出,如果这起事件就这样不了了之,这个希盟雪州政府往后将会更肆无忌惮以征用土地作为发展之名,任意强拆民宅商店。

“丹村两家餐馆业者在与州政府的角力中输了,手无寸铁的业者肯定敌不过掌权的雪州政府与财雄势大的发展商,雪州人需要站在同一阵线,对抗这个已经丧失CAT原则的州政府!”

拿督黄祚信:雪州CAT已名存实亡,不透明施政害苦人民

Ng Chok Sin 02(莎阿南21日讯)雪槟希盟两州在308后大力推行的“CAT”,如今已是名存实亡!

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表示,随着近年来发生的一连串课题,显示无论是槟州或者雪州政府,早已失去当初“CAT”的施政原则,即缺乏诚信(Credibility)丶公信力(Accountability)和透明度(Transparency)。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的他说,在第二次获得人民委托组成政府后,希盟政府已完全失去当初的原则,违背对选民的承诺,以致在推行各种政策都以人民背道而驰,渐行渐远。

“我们已看不到所谓的以民为本,不见与人民共商决策,反而一意孤行地推行,槟城的强行拆迁,以及雪州近日发生的情人桥事件,就是最佳例子。”

他指出,以森州乌鲁沉香木屋区事件为例,发展商兼地主在高庭赢了官司,还是允许行动党的律师团继续上诉,最后才来执行拆除庭令;反观雪州政府,在餐馆业者仍在上诉期间,就强行来拆除,雪州政府还不如私人发展商来得人道!

“很遗憾的是,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指两宗案件性质不同,情人桥事件涉及公众利益,难道拆木屋就是涉及个人利益?这等自圆其说的标准,除了是为雪州政府开脱,实在想不出别的说法。”

他说,情人桥从开始美化工程至今,工程内容一变再变,其中存有的隐议程和猫腻,雪州政府至今仍无法清楚交待。

“在一切仍未明朗,甚至已承诺的土地重建都可以变卦,叫业者如何能相信州政府,把辛苦数十年的家业拱手让路发展?”

黄祚信说,追根究底,就是因为雪州政府的不透明,才会演变成今日的情人桥事件,而且,我很肯定,这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宗!

拿督黄冠文:州政府征地应妥善安置受影响人士

拿督黄冠文雪兰莪州丹绒士拔着名地标情人桥旁的两间餐馆在毫无预警下,于本月16日早上遭瓜冷县土地局官员拆除,被夷为平地,令人觉得婉惜!

事发当日,发生了餐馆业跪地哀求,淋火水砸头,力阻土地局官员拆除建筑物的场面,但是官员却不为毫不留情,将两间拥有几十年历史的餐馆夷为平地。

其实,法律不外乎人情,土地局官员不应该如此冷酷,更何况业者已经做出让步,要求多一天的时间,以让他们有时间能够自行搬迁。

椐我了解,丹绒士拔情人桥因长期遭风吹雨打和海水侵蚀,加上年久失修,在2013年6月25日突然坍塌,后来雪州政府答应拔款重建,而重建工程在2015年启动重建工程。

有关重建工程也涵盖了情人桥附近的两家海鲜餐馆和一座庙宇。而雪州政府也同意在重建期间,餐馆业者可以继续营业,直到工程竣工后,才搬迁到新地点营业。

后来,雪州政府也曾口头上答应餐馆业者另拨出两块地段安顿他们,惟至今依然没有任何消息。

事实上,根椐一般的程序,州政府若要征地另做发展用途,应该妥善安排受影响的业者或居民,并且做出合理赔偿,然后再进行拆除及发展工程,这样才能达致双赢。

拿督黄祚信:限餐馆业者两周申请重回原址,雪马华炮轰欧阳捍华威胁业者

(莎阿南20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驳斥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放话限令丹绒士拔两家被拆餐馆业者在2周內以书面向县议会申请,在美化工程竣工后重返原地营业,这显然与当初答应业者的条件大相径庭。

拿督黄祚信质问欧阳捍华,从现在开始到所谓的美化工程竣工,到底耗时多久?而在此期间内,两家餐馆该在哪里营业?当初欧阳捍华答应业者的条件为何与现在南辕北辙?

他说,欧阳捍华昨天促请业者必须在两周内以书面申请,在工程竣工后重返原址继续营业,否则将开放让其他人申请相关的营业单位,这显然是在威胁业者。

“雪州政府当初答应业者,会拨出两块沿海土地供重建参观,请问这两块土地如今在哪里?就算州政府最后愿意拨地,在重建期间,餐馆该在哪里营业?如果没有地点营业,请问谁来负责两家餐馆整百名员工的收入?”

“我要揭穿的是欧阳捍华对业者反反复复的口头承诺,到最后一项也没有实现。甚至在州政府以强硬手段铲平餐馆后,还说州政府对业者‘仁至义尽’,请问州政府的‘仁’和‘义’表现在哪里?”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说,两家餐馆在被拆除前已经经营了40年及20年,在国阵执政雪州期间都相安无事,为何在民联执政短短9年就发生这种强拆事件?是否一名行政议员就有权利碾压平民商家?

他指出,欧阳捍华指控两家餐馆是非法经营,但是导致两家餐馆沦为非法的,却是州政府本身。雪州土地局先驳回业者的临时土地使用准证的更新申请,县议会再吊销他们的营业执照,整个事件都是州政府在自导自演。

“由始至终,业者都没有反对当地的美化工程,但州政府有欠妥当的安排才是业者拒绝搬迁的主因。欧阳捍华无法给出黑纸白字让业者搬到新地点,后来又改口叫业者搬回美化后的原址,在在显示欧阳捍华反覆其舌。”

拿督黄祚信:促请欧阳捍华别再畏缩,应具政治勇气面对业者

拿督黄祚信(前排左4)促请欧阳捍华应勇于面对拆迁事件的受害者

拿督黄祚信(前排左4)促请欧阳捍华应勇于面对拆迁事件的受害者

(莎阿南19日讯) 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别再缩头缩脑,应展现为政者的责任及勇气,与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拆迁事件的受害者见面。

拿督黄祚信说,雪州政府当局绝不能以为强拆了丹村情人桥两间海鲜餐馆,事件就能告一段落。有关单位尤其是欧阳捍华,还欠受害业者及人民一个交代。

他指出,欧阳捍华不能只是以“业者反反复复,还将事件带上法庭”为由,就将自己曾经对业者许下的承诺一笔勾销。

“其中一间餐馆的业主李俊祥质问欧阳捍华,当初承诺的那2片地到底在哪?该2片地是否合法?拆除餐馆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问题欧阳捍华必须回答。”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今日发文告表示,根据强拆丹村情人桥海鲜餐馆事件的记录,根本是欧阳捍华不负责任信口开河在先,导致后来业者发现可疑,才会捍卫本身的权益毅然不搬走。

“一开始信任行动党、支持民联的餐馆业者欣然答应接受欧阳捍华开出的优渥条件,但两年过去却一直得不到有关条件的官方书面保证,还承诺变质,从开始的两家餐馆各有一块地,变成共用一块地,原地美化后所谓优先申请也还需要州政府考虑批准以及竞标,业者才发现欧阳捍华当初说的都是甜言蜜语。”

拿督黄祚信说,现在餐馆已经被强行拆除铲平了,欧阳捍华不应该再畏缩,只通过媒体喊话,通过网络枪手在网络抹黑业者。

“李小龙说过,一旦犹豫不决的时候,我们便会畏缩。欧阳捍华你为什么害怕面对业者?害怕面对马华三翻四次提出的辩论挑战?是不是自知理亏?”

他促请欧阳捍华,是时候发挥为政者应有的勇气及承担,与业者面对面商讨完善的处理方式,雪州马华站在道义的一方,也会欢迎雪州政府完美解决此次事件。

林立强:雪州政府强拆行动蛮横及无理,捍卫丹村情人桥餐馆旧地重建

情人桥餐馆被拆除(莎阿南16日讯) 雪邦与瓜拉冷岳县新村发展官林立强强烈谴责雪州政府蛮横无理强拆丹绒士拔华人新村情人桥两间历史悠久的海鲜餐馆!

他斥责,州政府毫无预警出动执法单位及神手摧毁餐馆为之蛮横,不守答应餐厅业者先安顿新地点再拆迁的承诺为之无理。

他说,丹绒士拔州议席虽然是伊斯兰党选区,但与之共同执政的民主行动党不阻止暴政不协助保障丹村旅游业开荒鼻祖的业者权益,反而只有县议员出面说一切照章行事,真是岂有此理。

Lim Lid Chian 01

 

他指出,雪州丹绒士拔情人桥之所以会成为著名旅游景点,是因为当地村民自立自理开设景点如海鲜餐馆、土产店、供游客拍照的道具等等一点一滴成就今日的名气。而被暴力拆除的海鲜餐馆,则是在当地树立40年经营了祖孙三代的丹村旅游业开荒鼻祖。

“整起事件最令人心寒的是,当情人桥一炮而红后,雪州民联政府却选择过河拆桥,以提升当地设施为名,强行拆除海鲜餐馆,把业者赶出景点!”

林立强今日发表文告,要求雪州政府无条件赔偿受影响业者的损失,并在情人桥区域保留地段让业者重新营业,更不能阻止业者售卖非清真海鲜菜肴。

他还谴责在网络上发表餐馆业者咎由自取言论的网民,一昧为行动党辩护,失去了同理心、同情心及明辨是非的良心。

“在过去一年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出尔反尔,无法兑现承诺,在没有白纸黑字的保障情况下,试问在当地苦心经营40年,而且生意一直兴旺的餐馆业者,能贸然相信搬迁异地重新开始吗?”

最后,他表示雪州马华必会持续监督州政府当局整治情人桥的进展,丹村情人桥会否像其他旅游景点在官方插手后变成不伦不类的白象计划,且让大家严正以待。

拿督梁国伟:民联宣言承诺不达标,雪州人民获空口支票

Leong Kok Wee(莎阿南16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拿督梁国伟表示,已故民联州政府说好要建的莎阿南公共交通枢纽,经过4年仍是纸上谈兵,难道建巴士站也算?

回顾2013年第13届大选所发布的雪州民联宣言,许多已承诺的建设发展,来到今天都一一以失败告终。

他说,当时,宣言对选民承诺,州政府会在州首府莎阿南建设一个公共交通枢纽,这几年过去,却是连一个影儿都不见。

“待民联已亡,希盟冒起,这样的计划自然又是不了了之,承诺的交通枢纽没有,很多说好要做的依然不见。”

也是马华班丹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发表文告说,308时,民联许下的多个承诺未能落实,包括巴生华人文化中心、集中养猪区课题、全面落实地方选举等,如今都是无声无息。

“当在505前检视政绩时,民联以仅执政一届,时间不足以全面落实308竞选承诺为由,交出一张不及格的成绩单。”

他指出,经过两届,选民的眼睛也是雪亮的,既能看到有改善的地方,亦看到希盟不足之处。

“当初许下空泛且毫无执行力的承诺,如今已是一一现形,难以再用经验不足,或者时间不够来推搪,企图掩饰这是个只会许下空白承诺的联合阵线!”

拿督黄祚信:促邓章钦停止自吹自擂,应交代雪城乡指南进展

Ng Chok Sin 02(莎阿南14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无需大肆宣扬州政府批准了多少个地段充作非回教膜拜场所,反而应交代《雪州城乡规划指南》中的争议条文是否已经获得厘清?

拿督黄祚信指出,邓章钦日前宣称雪州政府自2008年以来就批准了252个土地申请以充作非回教膜拜场所用途,还自夸数量比国阵执政雪州期间更多,这无疑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宣传手段。

他揶揄,如果邓章钦对雪州的宗教事务了如指掌,为何此前《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第三版闹出争议性条文时,邓章钦却后知后觉,还把责任推卸给负责的官员?

“距离《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爆发争议已经两个月,雪州政府最后一次关于此课题的说法是‘暂缓执行及重新检讨’,我想请问邓章钦,雪州政府是否已经完成了检讨工作?”

也是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促请邓章钦与其宣布一些自吹自擂的数据,不如先好好把《雪州城乡规划指南》妥善处理,尤其争议性的条文甚至会影响到雪州境内往后的屋业及商业店屋的发展。

根据《雪州城乡规划指南》第三版内容,争议性条文包括非伊斯兰膜拜场所不能设立在商业店屋、住家或穆斯林住家50公尺范围內。同时,庙宇保留地建筑若兴建在多元宗教居民聚居的地区,需知会及通知200公尺半径內居民的同意。

除了该指南外,拿督黄祚信抨击,雪州政府的行动党议员也惯性忽略或假装看不到州政府所推行的回教化政策,一些政策甚至在落实后引起反弹,行动党的州议员才发现。

“三名行动党行政议员长期对雪州回教化政策不闻不问、后知后觉,遇到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课题才大肆宣扬,如此避重就轻、眼高手低的从政态度,只能以浑水摸鱼来形容。”

马华雪州联委会银行月结单显示无相关款项,李继香勿污蔑!

Loo Kooi Thiam马华雪州联委会银行月结单显示无相关款项,李继香勿污蔑!

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吕贵添严厉谴责行动党新古毛州议员李继香指马华雪州联委会在第13届大选之前,接受1000万令吉资金的指控,马华雪州联委会的银行月结单显示没有这笔资金进入户口,这证明雪州马华是清白的。

李继香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单凭《砂拉越报告》的报导污蔑雪州马华。

“李继香的指控是完全毫无事实根据的污蔑,已经对雪州马华造成了名誉伤害,李继香单凭一个信誉破产的《砂拉越报告》就污蔑马华雪州联委会在第13届大选前收取1000万令吉的资金,这种伎俩是非常儿戏、卑鄙肮脏的政治手段。”

雪州马华提醒李继香以及雪州行动党领袖,雪州政府还有很多影响雪州人民生活起居的课题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而雪州马华也将继续扮演监督的角色。

“雪州马华奉劝李继香请好好履行其州议员服务人民的职责,而不是一心只想着如何抹黑马华、打击马华,这种卑劣政治伎俩毫无建设性,也不会对雪州人民带来任何利益。”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