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祥义:“猫头鹰捕鼠不实际,哗众取巧掩盖无能”

刘祥义:“猫头鹰捕鼠不实际,哗众取巧掩盖无能”

Low Seow Hwee 3(莎阿南30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炮轰雪州政府失责管制地方卫生,不去彻底解决垃圾泛滥问题,反倒热衷推行不切实际的“猫头鹰捕鼠计划”,以哗众取巧手段掩盖治政无能事实。

他指出,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只会一味高调宣传梳邦再也市议会实行的“猫头鹰捕鼠计划”,可是却逃避地方政府无力管治环境卫生的事实。

“请问欧阳捍华,难道区区12对猫头鹰,就能解决雪州垃圾泛滥、鼠患肆虐等症结问题?”

他批评欧阳捍华只会博取媒体宣传,却毫无治政能力,甚至未能驾驭及有效监督地方政府做好民生及卫生工作。

“自从民联执政后,雪州到处可见垃圾泛滥现象,鼠患蚊症问题更是屡创新高,这很明显是环境卫生出了问题,是地方政府管制不当、疏于民生工作所造成的。”

他炮轰欧阳捍华和雪州政府,不去正视地方卫生问题,也不彻底加强卫生管制工作,反而费神费力去推行不切实际的“猫头鹰捕鼠计划”,简直不知所谓。

“梳邦再也市议会已经亲口作实,一只猫头鹰每晚只能吃上一至两只的老鼠,就算他们现在有12对猫头鹰,那又能起多大作用?”

马华梳邦区会主席刘祥义指出,地方卫生条件恶劣,地方政府失责在先,欧阳捍华监管不力,更是难辞其咎。

“欧阳捍华驾驭不了地方官员,放任他们用不切实际的手法来掩盖失责与无能,如今还沾沾自喜说这是亚洲首开先例的猫头鹰捕鼠计划,等同默许地方政府可以继续懈怠民生管理工作。”

他奉劝欧阳捍华,与其用猫头鹰逗乐民众、自我宣传博出位,不如多花心思去监督地方政府管治民生问题。

“如果单凭猫头鹰就能做好卫生,地方政府和他这位管理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岂不是白领薪水?”

刘祥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
兼马华梳邦区会主席

Advertisements

李德信:“办事不力导致怨声载道,沙登人民继续苦中跨年”

李德信:“办事不力导致怨声载道,沙登人民继续苦中跨年”

Lee Tak San(莎阿南28日讯)治水不力八年还在赖前朝,欧阳捍华年终成绩单还是不及格!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李德信表示,已故民联的议员一贯作风,就是做不好的事都赖给前朝政府,那就万事皆休,皆能推卸得一乾二净。

「古腰河在国阵时期曾获拨款全面清理,迄今已是超过10年的事。反而是自己民联掌政以来,已多次说要一劳永逸解决水灾问题,但水患问题却是越来越严重。」

「古腰河需要按年进行提升、挖深、清理等工作,避免河床过浅影响河水川流。近月来常常发生水灾,此时竟然又把矛头指向前朝政府,根本就是意图遮掩本身过失的做法,实在可笑。与其只是花时间想各样的借口来推卸责任,不如坐下来实实在在地想想解决问题的方法会更好!」

马华沙登区会主席李德信指出,州议员欧阳捍华就曾在2013年4月时说到,州政府将拨款900万令吉,作为解决史里肯邦安古腰河水患的用费。

「回顾2014年及2015年,区内发生大大小小的水患不计其数,试问这900万拨款又是用在何处?恳请YB大人公布拨款去向,以及列出民联掌政8年期间,到底清理了古腰河多少次?」

他说,已故民联已执政八年,自己做政府很久了,结果却拿不出政绩来。无论如何,也不好又把国阵拖下水啊!这样的做法用在第一年和第二年效果或许显着,但到现在还说同样的话,真不可思议。是时候用心为民服务,别继续用这些招数来蒙骗人民了!

「沙登区民生问题多多,不理居民商家反对的单行道计划,也造成生意一落千丈,但堵车问题并没有因而解决,反而民声喧天。」

「身为地方代议士,不要只会上报讲前朝坏话,本身却没交出实际政绩,年终的成绩单还是不及格。希望地方议士能在来年用点心来做事,不要再苦了人民!」

李德信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副组织秘书
兼马华沙登区会主席

郭诚辉:“促华社分析谁壮大了伊党,雪马华:行动党贼喊抓贼”

郭诚辉:“促华社分析谁壮大了伊党,雪马华:行动党贼喊抓贼”

Kek Seng Hooi(莎阿南23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郭诚辉促请华社应评估分析,如今伊斯兰党壮大到能够只手在国会提呈伊刑法私人动议,究竟是谁首先在背后把伊党养大至肆无忌惮,以及是谁在过去几年不断怂恿华社在大选投给伊党支持票。

他指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从1990年开始,民主行动党就不断给伊党提供养分,不断为伊党筹集支持力量,甚至不惜诱骗华社投票给伊党,只为了能与伊党进行“票票交换”,以换取马来人的支持。

他说,行动党与伊党三次结盟皆是为了互相利用,行动党利用伊党的马来人支持力量来企图夺权,伊党利用行动党擅长诱骗华社的特点,来达到落实回教国的阴谋。

“但行动党万万没想到的是,行动党与伊党翻脸后,夺权计划因为是去马来人支持而戛然而止,但是伊党的回教国目标,却不会因为伊党与行动党断交而遭腰斩,因为伊党在行动党三次结盟的扶持下,已经壮大到目中无人!”

“我要质问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如果他早知道‘伊党哪里可能放弃伊刑法’,那为何还要三次和伊党结盟?为何在与伊党断交之后,才来说‘我早知道伊党怎样怎样’这种马后炮的言论?”

马华大港区会主席郭诚辉发表文告表示,由此可见,行动党早在2008年就已经知道伊党不曾放弃伊刑法,但为了夺权就不惜忽视这个潜在威胁,等到闹翻之后才来发表“早知道”这种事后孔明的言论。

他指出,如今行动党想把养大伊党的责任推卸给马华,抨击马华无力阻止巫统与伊党合作,但林冠英可曾想过,马华从来没有与伊党有过接触,倒是行动党三度是伊党的亲密伙伴!

“就连目前在雪州,行动党和伊党依然是雪州政府里的盟党,处在同一屋檐下,即表示行动党和伊党仍然是在同一条船上,请问林冠英还有什么道德制高点来指责马华?”

“我呼吁华社必须看清楚,行动党口头上反对伊刑法,但在过去20多年来却一直用行动来扶持伊党,由此可证明行动党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卖华’政党,对此,林冠英必须作出交代!”

郭诚辉
马华雪州联委会副财政
兼马华大港区会主席

刘锦明:“火箭专门嫁祸马华,林冠英习惯性耍赖”

刘锦明:“火箭专门嫁祸马华,林冠英习惯性耍赖”

Low Kim Mang(莎阿南22日讯)雪州马华揶揄民主行动党不求政绩表现,反而勤于嫁祸马华,民行秘书长林冠英更是习惯性耍赖,成为大马政坛奇葩。

马华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刘锦明指出,民行在308及505大选高票胜出,此后未有积极服务选民,也未见政绩表现,遇到问题面对人民的质询,第一时间就是推卸责任,简直辜负了选民的付托与信任。

他说,尽管巫统及伊斯兰党领袖已经一再表明,巫伊合作不涉及政治结盟,可民行却继续渲染大作文章,试图制造“巫伊政治结盟,联手共推伊刑法”的假象,无非就是为了转移“民行才是伊刑法始作俑者”的事实。

“民行三度跟伊党结盟,而且双方还立下协议,同意伊党推动伊刑法,今天的局面绝对是民行自己一手造成。”

“林冠英和民行众领袖不去检讨跟伊党的结盟决策,也不去切割跟伊党的合作关系,反而贼喊抓贼,将巫伊合作课题全部归咎马华,简直毫无政治道德可言。”

他表示,民行之所以如此嚣张,全因他们仗着选民的支持目中无人,遇到问题永远只会推卸责任,将伊刑法与回教化现象,统统嫁祸给马华与民政党。

“他们现在完全无视自己当初如何为伊党涂脂抹粉,也忘记当初如何卖力为伊党护航站台,甚至也选择性忘记‘民联不会落实伊刑法’的种种承诺。”

“如果‘马华须对巫伊合作负起全责’的论调可以成立,那么民行明明知道伊党的党纲与政治斗争,却仍要三度跟伊党结盟,那民行该当何罪?”

马华安邦区会主席刘锦明批评林冠英与民行厚颜无耻,明明卖华在先还不思检讨悔改,如今还变本加厉到含血喷人,彻底愧对选民,尤其是大力支持民行的华裔选民。

“林冠英不可能不会分辨合作与政治结盟的区别,哪一种的隐患及责任最大,林冠英本身清楚得很,只是他选择渲染巫伊合作课题,习惯性推卸责任而已!”

他直言,巫伊合作若真如林冠英所形容般的“罪大恶极”,作为3度跟伊党结盟的友好政党,民行更加应该勇于认错,并且公开向选民和华社道歉。

他挑战林冠英公开向马来社会清楚明示“行动党坚决反对伊刑法”,并且当面批判及质疑巫伊合作献议,而不是躲在背后,将巫伊合作的局面,统统推卸给马华与民政党。

刘锦明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组织秘书
兼马华安邦区会主席

拿督黄祚信:“只有一个政党与伊党合作三次,林冠英骂伊党如盖自己三巴掌;火箭没骨气,不敢退出雪政府”

拿督黄祚信:“只有一个政党与伊党合作三次,林冠英骂伊党如盖自己三巴掌;火箭没骨气,不敢退出雪政府”

Ng Chok Sin 1(莎阿南16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炮轰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质问巫统与伊斯兰党打算合作课题的同时,却忘记了民主行动党曾三次与伊斯兰党合作,这犹如自己盖了自己三巴掌!

民主行动党分别在1990年、1999年与2008年三度分分合合,当时民主行动党诸位领袖口口声声“为了人民”,仿佛与伊斯兰党合作是正义凛然的事,同时也把伊斯兰党描绘成中庸理智的政党,为伊党涂脂抹粉不在话下。

他说,民主行动党每次与伊党闹翻,皆搬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理由,让人不解的是,如果民主行动党早知道与伊党理念不合,又为何会在2008年与伊党结盟?

他指出,林冠英指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发表的“‘可与伊斯兰党合作,只要不落实伊刑法’的说法,是在咬文嚼字、自欺欺人”,那林冠英与其他行动党领袖在2008年至2014年同样发表伊党不会落实伊刑法,是否也是在咬文嚼字、自欺欺人?

“不要忘记,马华从成立以来不曾和伊党合作过,但是行动党却已经与伊党合作了三次!如果行动党能把伊党形容到那么邪恶,为何当初会不顾一切三次和伊党结盟合作?”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抨击,林冠英日前还搬出“伊党哪有可能会接受不实施回刑法的条件”的言论,如果林冠英有这个觉悟,那全体行动党领袖与党员在过去两次大选之前向华社保证伊党不会落实伊刑法,是否是在集体欺骗华社?

“我们借林冠英的言论可以看出,行动党早知道落实伊刑法就是伊党的终极目标,但是行动党为了夺权不惜蒙骗华社,等到行动党与伊党断交了才来揭穿伊党的真面目,显示自己非常正义,殊不知这是做了婊子还立牌坊!”

他抨击,伊党如今能在国内政坛占一席之位,也是由行动党在过去数年里鼎力扶持,连哄带骗诱使华社投票支持伊斯兰党,因此,真正的“卖华”政党就是林冠英的民主行动党!

“最让人不可接受的是,如今行动党这边抨击巫统打算和伊党合作,但是在雪州,行动党目前仍实实在在的与伊党组织雪州政府!可以说,目前与伊党关系最密切的,除了公正党之外就是行动党!”

“如果行动党真的那么有骨气,我挑战行动党现在就退出雪州政府,而不是这边厢骂伊党,那边厢却与伊党在雪州政府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

拿督黄祚信
马华中委
兼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
兼马华雪邦区会主席

马青总团体育局主催“ 2015马青总团运动会”, 101位雪州马青团员参与全部6项比赛!

(莎阿南15日讯)马青总团体育局主催“ 2015马青总团运动会”, 101位雪州马青团员参与全部6项比赛!

这次运动比赛,共有101马青雪州团员参与羽球、乒乓、足球、排球、保龄球及篮球共6项体育项目。

雪州马青体育局则协办羽球比赛项目,日期是从本月18日至20日。

马青总团长兼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上议员,昨日在现场转交雪州州旗仪式时表示,运动比赛会有输赢,不管结果如何,只要坚持不懈,我们必定可以笑到最后。

在今年12月18至20日的马青运动会中,由于受到党员热烈回响,因此,今年运动增设了许多球类运动,让参赛者进行角逐。

他同时也为所有参赛的马青团员打气加油,并希望这次的一系列赛事能够顺利进行,团员们友谊第一。

雪州马青在最近举办一连串的运动项目,除了本月18日的运动比赛,马青举办的多项活动,如之前举办的非一般的寻宝“Fun转火车趴趴走”,都旨在提升身心灵健康,更能促进团员之间的交流。

雪州马青鼓励参赛者准时到达会场,同时也欢迎大家出席观赛。

201512142242361

张盛闻上议员现场转交雪州州旗仪式。前排左起郑慧玲、陈运鸿、陈有双、施华胜、李永明、龚进华和黄国辉。

刘祥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赏林冠英一巴掌,应明白不发展也是一种贡献”

刘祥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赏林冠英一巴掌,应明白不发展也是一种贡献”

Low Seow Hwee 3(莎阿南10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刘祥义炮轰槟州首长林冠英,自从上任首长以来就不停变卖槟州土地及老屋并催建高档大楼,终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谴责,这犹如盖了林冠英一巴掌。

他指出,林冠英以发展之名,在上任槟州首长以后就不断的变卖槟州土地兴建豪宅以及摩登高楼,甚至姑息新加坡企业集团大量“采购”槟州老屋,这形同是“变卖槟州文化遗产”!

他说,林冠英的行径就连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看不过眼,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亚太委员会主席乔瓦尼伯卡迪日前到访槟州时,也只能婉转规劝林冠英“不应跟风新加坡及香港”,暗示林冠英不应再卖地拆旧楼建大厦。

乔瓦尼伯卡迪吁槟城守护本身城市文化灵魂、走出本身路向,勿在乔治市管理上以香港和新加坡为典范,并指乔治市自2008年7月7日入遗至今,走在守护文化遗产路上面对许多挑战。

他抨击,林冠英的想借着把槟城现代化、起大量高尚住宅区以及现代高楼来彰显自己为槟州带来发展,殊不知这并不是槟州人民所希望的,同时也会让槟州的特色消耗殆尽。

“林冠英一直以发展之名来合理化其卖地、卖老屋的行为,最近更意图通过强硬手段来批准填海工程,试问如果槟州继续被改头换面,那槟州还是原本充满文化特色的槟州吗?”

“我奉劝林冠英应该记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劝告,毕竟槟州世界文化遗产的地位并不是林冠英争取的,而是前朝国阵州政府的努力,如果槟州因为林冠英缺乏长远目光的政策而被取消世界文化遗产地位,那林冠英就是不折不扣的败家子!”

马华梳邦区会主席刘祥义发表文告说,马来西亚每个州属都有各自的特色,并不是要发展成为大都会、充斥着钢骨森林才是先进州,尤其是槟州一直以来就是以传统文化及老街著称,硬硬铲除文化遗产来迎合时代发展,是非常可惜的。

“如果林冠英怕自己没有政绩没有贡献,大可以努力保存现有的文化古迹,不需要以香港新加坡为目标,毕竟连新加坡的财团也来采购槟州的老屋,就证明了即使‘不发展’,其价值也可以大过‘发展’。”

刘祥义
马华雪兰莪州联委会宣传局主任
兼马华梳邦区会主席

拿督吕贵添:“灵县禁中药店售酒指令,雪州政府何时有定案?”

拿督吕贵添:“灵县禁中药店售酒指令,雪州政府何时有定案?”

Loo Kooi Thiam(莎阿南9日讯)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拿督吕贵添要求雪州政府即时表态,雪州八打灵县禁止中药店售酒的指令争议,到底何时才有定案?

他表示,雪州大臣阿兹敏与行动党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曾经表明,雪州行政议会必就灵县中药店禁止售酒事件作出定夺,可半年过去却无下文。

“雪州行政会议到底有无讨论此事?要是真有讨论,为何研议了大半年还没有一个定案?到底要业者等多久?抑或雪州政府默许灵县的禁酒令?”

他要求掌管地方政府事务的欧阳捍华,针对“中药店售酒禁令”措施,阐明州政府立场,并且明确交代事情进展。

“欧阳捍华半年前表明中药店禁酒令风波会在短期内得到圆满解决,甚至还明言雪州行政会议将在两周内有所定夺。”

“现在半年过去了,已经过了很多个两周又两周,欧阳捍华还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拿督吕贵添表示,就算雪州政府认同灵县地方政府的做法,赞成“禁止中药店售酒”指令,州政府也总该站出来给业者一个说法,而不是让业者无止境等下去。

“农历新年将近,正是礼篮畅销时节,雪州政府必须给业者一个议决定案,不管赞成与否,都必须给业者一个说法。”

他炮轰欧阳捍华为人懦弱,每次遇到“酒类”课题就畏畏缩缩,不是推说雪州行政议会“尚无定案”,就是任由种种“禁酒令”生效执行。

“从去年的啤酒节,到茶室广告牌、仓库储酒执照、禁止中药店售酒等种种跟酒类有关的措施,欧阳捍华没有一次摆平,对于地方政府一连串的回教化措施,一概都是无能为力。”

他揶揄欧阳捍华是史上最窝囊的行政议员,职权表面上是掌管地方政府事务,实际上却是处处受制于地方政府官员,毫无驾驭能耐。

“欧阳捍华不愧是行动党议员,只会空口许诺,完全没有兑现基础。看来欧阳捍华是希望让时间冲淡一切,铁了心肠配合地方政府,阻断中药店业者的营生财路。”

他要求欧阳捍华拿出诚意解决禁止售酒指令,尽速给中药店业者一个明确交代。

拿督吕贵添
马华雪州联委会财政
兼马华莎阿南区会主席

拿督黄祚信:“促阿兹敏欧阳捍华政府雪州地方政府,勿专注搞政治却忽视民生问题”

拿督黄祚信:“促阿兹敏欧阳捍华政府雪州地方政府,勿专注搞政治却忽视民生问题”

Ng Chok Sin 1(莎阿南8日讯)马华中委兼雪州联委会秘书拿督黄祚信促请雪州大臣阿兹敏以及负责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必须立即整顿雪州各地方政府的运作提及提升服务效率,因为与前朝政府相比,目前雪州各县市议会工作效率可谓每况愈下。

他指出,自从民联执政雪州以来,州内各区的民生问题就像雪球那样越滚越大,几乎每个地区都有本身的问题,其多样化的程度让人咋舌,不禁让人感叹为何雪州民联政府会如此效率低下以致无法解决。

他举例,安邦再也市议会将在明年落实泊车固本制,居民纷纷反对并指这是开时代倒车,因为固本制不仅不比电子付费机来得方便,更会增加出错的机率,也大大影响路过当地的驾车人士的便利性。

“此外,我也接到小贩投诉指沙登大学岭巴刹的搬迁一再展延,原订今年9月可以搬迁,却被梳邦再也市议会展延至11月,尔后再展延到明年1月,造成小贩不便也影响小贩的入息。”

“另外,巴生各地区在近几年频频发生水灾,巴生市议会也每次在水灾发生后承诺改善排水系统,惟真实情况是如今每下一次雨就会发生闪电水灾,请问巴生市议会是在干什么?”

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发表文告指出,从卡立依布拉欣担任雪州大臣,再到如今的阿兹敏,两人的共同点就是好高骛远,却无心处理民生问题及解决民疾民困,从来没有给地方政府订下方向与关键表现指数。

他抨击,现任大臣阿兹敏在上任后,只专注于搞政治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仅没有一个明确的施政方向,甚至连执政党阵容与名堂都没办法给出一个肯定。

他也质疑民主行动党的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有做官的心,却没有做官的能力,对于管理地方政府事务没有一套方针,对政策后知后觉,对问题不闻不问。

“须知道,县市议会的工作效率与人民的生活舒适息息相关,一旦民生问题不能解决,受苦的将是广大的当地居民。我奉劝阿兹敏与欧阳捍华,与其费力搞政治,不如立即整顿各地方政府。”

拿督黄祚信
马华中委
兼马华雪州联委会秘书
兼马华雪邦区会主席

拿督陈浩坤:“陈博雄意图卸责归咎人为,做好州议员本份解决水患”

拿督陈浩坤:“陈博雄意图卸责归咎人为,做好州议员本份解决水患”

(莎阿南1日讯)不是马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是陈博雄州议员认为,只要把班村水灾全归咎于一个水泵和怪罪马华就能了事。

马青巴生署理团长拿督陈浩坤表示,班达马兰州议员陈博雄指马华没有做好功课,甚至是对班村的水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说法太可笑,足见其个人短视,甚至于感到莫名其妙。

他今日发表文告回应指出,当班村发生水灾即前往巡视,就有3名印裔居民指着阻塞的沟渠,无奈地向他投诉指阻塞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甚至已没来清理沟渠和杂草多时,是导致逢雨必灾的原因之一。

「我对陈博雄州议员指责我的回应感到奇怪,因为班达马兰的居民都知道,在过去8年以来,区内的水灾问题已越来越严重,一旦下起豪雨都得提心吊胆,担心水势会涨上来,这种日子绝对不好过,他们都很清楚水灾肇因是在那里。」

「我想,也许州议员并没有住在区内,所以不知道这里的排水系统出现问题,更没能感受到居民逼切的诉求。」

他指出,解决水灾问题需要多管齐下,包括检查沟渠崩裂及阻塞情况,并予以提升及定时检查,而不是将水灾完全推给一个水泵和一名失职的官员,难道整个班达马兰大水灾就因为一个水泵?

「如果按照州议员陈博雄的说法,水灾完全是人为,那是否意味着因此次人为疏失,面对家俱损坏等问题的人民可以向州政府索偿?或者州政府打算以何种补偿来发放给人民?」

「马华目前在雪州身为反对党,扮演着监督执政党的角色,如果连反对党的马华都能接获投诉电话,第一时间抵达现场给予居民慰问和协助,这难道不也是身为国州议员应有的责任?」

拿督陈浩坤说,所以,在指责马华之前,烦请陈博雄自己也做好州议员的本份,真正会让人民唾弃的,一直是遇事卸责的民联作风。